时振华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时振华(1958.10—)山东潍坊人。擅长中国画。1975年考入潍坊工艺美术研究所,毕业于潍坊教育学院,1991年进修于中央美院中国画系。2005年研修于中国研究院龙瑞艺术工作室。现为中国美协会员、山东省美协理事、潍坊画院专职画家,潍坊市美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擅长山水、花鸟画。作品《荒野的呼唤》获中国体育美展一等奖,《秋梦》获“中国的四季”美展银奖。

荣誉

  先后在潍坊工艺美术研究所、潍坊工艺品厂、潍坊画院工作。《雄风》入选第三届中国体育美展并被国际奥委会收藏,《沂蒙情深》入选首届全国中国画展,《永恒的期待》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十余次参加由文化部、中国文联、中国美协等举办的各类展览,获金奖、银奖各一次;六次获山东省各类展览一等奖。被中国文联、中国美协评定为“97'中国画坛百杰”;获山东省美术创作荣誉奖。

  出版有《时振华作品精选》。 1993年第三期《美术》杂志发表于赵修道文章《评荒野的呼唤》;在《齐风2000一山东山水画六人展》中,《美术》2000年3期发表邵大箴文章《齐风可赞》;大众日报发表刘曦林文章《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美术观察》发表徐思存文章;《中国画研究》发表范迪安等系列文章均有章节评论。

  2000年8期《东方美术》发表孔维克评论文章《从古画中走出来的人一记青年画家时振华》。2002年6期《文艺研究》发表周怡平评论文章《艺术之大、宇宙之小一论时振华的山水画创作》

文章著论

  我对山水画写生的认识

  发布时间:2010-2-24 15:38:40 作者:

  细想起来,我喜欢看山和画山还源于十八岁时的头一次见山,从来没有出过门的我第一次进山写生是坐了三天多的车到了雁荡山。当眼前突然见到如此高耸的灵岩峰就被深深的震撼了。远远的看见一缕青烟从合掌峰里漂了出来,从未见过山的我简直就象进了西游记上描述的仙境里……。那时还没有画下来的能力,但对山的热爱已经深深的扎根在心里。从此,每年都到山里住些时候,过几天神仙般的日子……。一晃三十年过去了,但对自然的热爱却与日俱增。

  我认为写生首先要尊重自然,热爱自然,虚心的向自然学习。要认真的观察她、研究她、热爱她、体悟她。在与自然的交流中生发出高妙而独特的表现方法。而这种笔墨的样式,是此时此地的、与众不同的,与古人不同,与今人不同,与自我不同。与自然共同完成的写生,应是天人合一的产物。

  这些年看了好多的画家写生,我认为有些不妥并引以为鉴的情况大概有如下几种:

  对各种不同的山没有独特的感受,只是用自己习惯性的笔法记 录山的大形,走马观花式的一天画好多张,写生等于收集“自己画法”的构图。这种写生失之简单,缺少观照。因天南地北的山各有不同,历代画家也因之生发了十分丰富的表现方法。皴法的产生与自然的启发是分不开的。

  过于注重写生稿的完整性,往往迁强附会,主观的搬来搬去,把对自然的感受遗弃了。这种写生往往没有现场写生那种自然的气息,观之无味。即是画的细,也是有些油滑气的小品而已。

  三、无论画什么山,也不管风清雨露的气象,还是朝夕晦明的变化,只是用一种笔法记录山的大形。这种写生感觉麻目,激情缺失,过于浅薄和简单化,难以在山水画上登堂入室。

  四、千辛万苦到了山里,而只对破房子感兴趣,加上几棵树找些近景的变化。但往往山里的房子相对来说是最简单的物体,时常画成又一张小品上的几个方块而已。这种写生没有感觉或视而不见,无异于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五、对景写生时,满脑子是古人或别人的方法,拼凑一堆概念性的符号,失去了写生的意义。因把自然与感情世界结合在一起的升华,才是写生的基本要素,此种方法不叫写生而是“做死”

  六、对着美丽的大自然,不着边际的画“大写意”,不知潇洒从何而来。此种写生不是缺乏基本的写生能力就是买弄笔墨,这种江湖气最不足取。

  我自己的写生是从年轻就凭着对山水的热爱,摸着石头过河,走了很多的弯路。总结起来大约有三个阶段:头十年非常认真的对着山画,研究各种山势山体的结构,完成了以线造形的基本问题;第二个十年用各种笔墨手段对景写生,即验证古人,同时又探索和发现创造性的艺术处理手法;近十年来始终把对自然的感受放在第一位,十分注重笔墨与自然的结合关系,尽可能找出自己特有的方法,把对自然的感悟表现出来。这往往是一个山水画家画风的形成、独特笔墨样式的确立以及完美创作作品最主要的桥梁。反之就等于浪费感情、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写生的意义也就不存在了。

  龙瑞先生讲:写生是写山体生命的历程。规律是“道”。是生生不息的自然之“道”。写生不能停留在笔墨探索的层面上,画一个地方要从历史的、人文的、大的时空上去把握和关注它的境界气象。

  山水写生的高标在前,“道”路已明确,我当加倍努力。

  ——————时振华

  2006年6月6日

代表作品

TAGS: 艺术 书画家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