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诚一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原名汪诚仪,安徽歙县人。擅长油画。1954年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绘画系毕业,留校任教。1955年由学院推选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训练班,在著名苏联画家马克西莫夫教授指导下研习油画,1955年由学院推选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训练班,在著名苏联画家马克西莫夫教授指导下研习油画。

个人简介

  原名汪诚仪,安徽歙县人。擅长油画。1954年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绘画系毕业,留校任教。1955年由学院推选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训练班,在著名苏联画家马克西莫夫教授指导下研习油画,1955年由学院推选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训练班,在著名苏联画家马克西莫夫教授指导下研习油画。1981年筹建并负责浙江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二画室教学及系教研工作,任教授。1986年赴欧洲考察,在巴黎国际艺术城举办画展。

作品

    《信》

    《渔火》

    《潮》

    《白鸽系列》

    《油画基础技法》

    《中国当代艺术家画库——汪诚一专辑》

出版

       《江苏画刊》1978年6月,封面,《上海文艺》,1978年9月,封里,《浙江日报》,1978年11月12日,《少年文艺》,1978年12月,封面,《工农兵画报》,1978年12月,封里,文汇报》,上海,1979年12月26日, ,《肖像画选辑》,福建人民美术出版社,1979年,《肖像画选集》,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79年,《联合晚报》,新加坡,1996年9月15日,《联合早报》,新加坡,1996年9月21日 

其他信息

      1957年毕业後回中国美术学院任教达三十余年,其间曾主持油画系第二画室及系教研工作。早在50年代即以表现抒情题材见长,油画班毕业作品《信》的展出和出版,曾引起美术界和社会上许多人的关注和喜爱。作品成功地塑造了新中国第一代青年拓荒者真实感人的形象,其现实主义精神在当时油画界颇具影响,後被收入《中国美术五十年》大型画册。

      

个人说明

        八十年代之後艺术家尝试意象油画的创作方式。他不再严谨地描述客观对象,而是注重色彩的纯化与简括。作品《花的旋律》色彩强烈、用笔粗犷、造型概括,以意写的笔触将激情和灵性凸现出来,彰显了“形”与“色”的主观性和随意性。那些短小的“线”,松化了形象的造型感,模糊了形体之间、色彩之间的转换关系,从而改变了人们的日常视觉经验。此件作品是汪诚一八十年代创作方式的转折时期的重要代表作。

        “文革”之后,汪诚一转向艺术语言方面的探索,但并没有离开现实主义的基本原则,即再现生活的原则。《渔火》最能代表他这段时期的成就。这幅画代表了画家对青少年时期的记忆,那时他曾乘坐民船经常往返于安徽和浙江之间,有时由新安江逆流而上,目睹船夫和纤夫的劳动,兰溪江畔渔舟夜泊的诗情画意,这一切都令他销魂。这幅尺寸不大的画,倾注了画家对水乡生活的挚爱。汪诚一采用了言简意赅的绘画语言,使画面近乎色彩底稿,这可能受到苏联现实主义开放体系的影响。对于惯于严谨造型的观众有一种新鲜感,并具有表现主义的效果。《渔火》与另一幅风格相近的《童年》都在油画系第一届年展中展出。

  

评论文章

        八十年代初汪诚一曾去甘南藏族地区生活,画出了一批色彩强烈、用笔粗犷、造型概括的藏族风情画,其中有《浪山节》、《三头牦牛》、《爷孙俩》、《牧》等。这些画先后在兰州、杭州展出,颇得好评,被认为是“富有特色,具有艺术个性和充满生活气息”的作品。

  1986年汪诚一出访欧洲,回来后风格一变,画出了不少女人体作品,画法从原来比较强烈的色彩和动势转向轻选、淡雅、平和,追求简洁的语言,喜欢以动态的背景和用笔衬托静态的人体,这形成了他九十年代的艺术特色。

  他倡导在油画教学中发挥学生的主动精神,汲取民间优秀传统。他主张因材施教,严格的基础训练与发展学生的个性相结合,反对统得过死和把教师个人风格技巧强加给学生。在色彩教学中反对教条主义,强调发展学生自己的眼睛,提高他们的用色能力和艺术素质。他的格言是,“要经常告诫自己,不要牵着学生走,让他们自己走”。“最重要的是让他们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

布面油画

         2009年 签名:诚一,汪城一:又名诚仪。安徽歙县人。中国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1954年毕业於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绘画系。1955年由学院推选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训练班,在著名苏联画家马克西莫夫教授指导下研习油画。1957年毕业后回中国美术学院任教达30余年,其间曾主持油画系第二画室及系教研工作。 艺术年表:50年代即以表现抒情题材见长,油画班毕业作品《信》的展出和出版,曾引起美术界和社会上许多人的关注和喜爱;80年代后更多地倾向对艺术语言的探索。代表作有《暖风》参加“88杭州中国油画邀请展”、《潮》参加第二届中国油画展、《白鸽系列》参加中国美院进京展等。1986年赴欧洲考察,在巴黎国际艺术城举办画展。

评论

        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水彩画,是几年前她寄给我的一本装璜精致的水彩画集。画册不大,画也不多,面对这些充满激情,扑来而又美好的图画让我看到了一个久违了的陈秀莪,我为她的作品惊叹不已。 那种水彩的韵味和诗一般的境界,是她作品的魅力所在。要达到这种韵味和境界,不仅是她对水彩的控制、色调的把握、造型的简约概括这些技术、技巧运用自如,更是她审美内力的自然流露。看她的画,常有一种说不出的回味。如:早期的“读”、“小羊羔”、“风雨来临”、“夏日”、“莫高窟之二”、“跪着的女人体”、“红白相映”、“菖兰”、“牡丹”、“玉兰”等等均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小时候读“五柳先生传”其中有一句说他“为读书、不求甚解”,我十分欣赏。直至今日,我仍佩服陶渊明的治学精神。其实读书如此,画画又何赏不是。为今有些画就是太求甚解,恨不得把看到的全部画出来,却不去注意精神层面。最后只能是“技术高超”索然无味。

       陈秀莪的作品,好就好在舍弃多余的,留下最动人的诗的语言,从而让我们可以细细品味,回味无穷。

TAGS: 艺术 书画家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