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近生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张近生,河南省开封市人,1955年生,汉族,大学毕业,张善子、张大千第二代弟子,大风堂传人,别署啸风堂主,虎画家。 画家自幼喜爱绘画,先从工笔仕女、没骨花卉入手,继学山水、动物画,以画狮、虎、豹、猿见长。

个人档案

  姓名:张近生

  性别:男

  出生年月:1955

  国籍:中国

  籍贯:河南开封

  民族:汉族

  身份:张善子、张大千第二代弟子,大风堂传人

  政治面貌:无

  职业:画家

个人履历

  1974年投近代中国著名画家张善子、张大千昆仲入室弟子李宝铎门下,专攻画走兽。

  1986年《月华初上?声震天中》参加中国六大古都“中国画联展”。

  1993年《饱虎图》入选《海内外河南藉著名书画家作品邀请展作品集》(特邀)。

  1994年《群英会》入选《中国现代艺术家作品润格》(特邀)。

  1995年《张近生百虎画展》在郑州开幕(省美协、省花鸟画研究会、省中国画研究院、省书画院联办)。

  1996年《悄悄话》入选《中国扇面书画艺术作品集》(金奖)。

  1997年《威震环宇》入选《中日现代美术通鉴》(特邀)。

  1998年《虎年胜意》虎作精品挂历出版。

  2000年《天生我才必有用》入选“1949~2000《中国美术全集》”(特邀)。

  2001年《四面云山谁作主》入选《千秋伟业》画集(特邀)。

  2002年《黄河蕴雄风》入选《首届“黄河杯”全国诗书画篆刻作品大奖赛作品集》(金奖)。

  2002年《宝宝长大?雄视天下》入选《“嘉翰杯”全国中老年书画作品大奖赛作品集》(金奖)。

  2002年《大风起兮》入选《第一届“兰馨杯”全国诗书画篆刻家作品大奖赛作品集》(精品奖)。

  2002年受特邀赴津门参加国内大型书画名家艺术交流活动——“全国书画名家天津行”。

  2003年《张近生画虎》画集出版。

  2004年《张近生书画新作》画集出版。

  2004年12月~2005年1月应邀赴台湾进行文化交流,并在台北议会举办大型画展。

  2005年1月2日,台湾《中国时报》发表《中国画家张近生虎画 台北市议会展出》记者专访报道。

  2005年1月5日,赴张大千故居摩耶精舍,在“张大千灵厝”前祭祖,认祖归宗。祭文被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

  2005年6月,《走进台湾摩耶精舍》出版

  2010年11月,张近生参加了汴梁八友精品展

个人简介

  1974年投近代中国著名大画家张善子、张大千入室弟子李宝铎先生门下,专攻画虎。画家苦心钻研30余年,既承师门又博取古今名家各派之长,融会贯通,不仅在虎的造型、笔墨技巧和创作构思方面有独到之处,而且将人的喜怒哀乐和七情六欲注入“虎”中,赋予作品深刻的内涵和鲜明的时代特色,特别是其泼墨大写意“虎”具有强烈个性,笔墨淋漓,情趣盎然,颇受大家称道。

  画家作品多次在国内大型画展中荣获大奖并入选画册,国家级书画专业报刊也屡屡介绍张近生画虎艺术,画家曾举办“近生画虎展”、“十杰画展”、“虎作精品展”,尤其是1995年由河南省美术家协会、河南省花鸟画研究会、河南省中国画研究院、河南省书画院在省会郑州联合举办的“张近生百虎画展”,在社会各界、特别是在艺术界引起强烈反响。1998年出版的《虎年胜意》虎作精品挂历广受欢迎。

  2002年画家受特邀赴津门参加“全国书画名家天津行”国内大型书画名家艺术交流活动,与国内丹青高手深入切磋技艺,获益匪浅。2003年《张近生画虎》画集由河南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该画集收录了画家近十年来的精品力作30余幅,画集封面内页印刷精美,尽显其独特画风,备受行家关注。2004年12月受台湾河南省同乡会特邀,赴台湾参加艺术交流活动,同时在台湾台北市议会举办“张近生书画新作”书画展,大受台胞欢迎,台湾《中国时报》记者即时进行了专访报道,《民众日报》和其他媒体等都进行了广泛报道,观者如潮。

  画展期间,由台湾故宫博物院派专员陪同,画家张近生带着鲜花、珍馐专程前往摩耶精舍张大千师祖灵厝前祭祖。祭祖仪式第四项阅读《祭师祖张大千先生文》,当画家读最后一段“师祖,吾来相祭,汝知否?!”时,全场人员无不为张大千先生再传弟子张近生真挚的情感所打动。祭祖结束后画家参观了师祖张大千先生故居,在师祖灵厝前拍照留念,与师祖原画室正在作画的大千先生蜡像合影,了却画家多年夙愿。

  随后,画家张近生将恩师李宝铎先生生前珍藏的师祖张大千先生一九四九年赠弟子李宝铎先生的珍贵照片捐献台湾故宫博物院(现由台湾故宫博物院存摩耶精舍),同时收藏的还有《张近生画虎》、《张近生书画新作》画集各一册;《张近生作品》小册子一册;《张近生画虎》光碟一片;《祭师祖张大千先生文》一张、《张近生艺术简介》一张,均由台湾故宫博物院图书文献馆登录编目珍藏,以供众览。

  多年来,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及港、澳、台不断有一些知名人士将其作品订购、收藏。个人传略、作品被收入《世界美术家传》等诸多名人大辞典。 张近生现为中国当代走兽画研究会会长、张大千再传弟子联谊会会长、中外书画家西安联谊会副秘书长、河南省黄河书画院艺术部总监、山西太行国画院名誉院长、河南国信拍卖行艺术顾问、开封日报社编辑。

  

相关评论

  中原画坛历来是才俊辈出。近年来声誉日隆的张近生先生,以画虎名,早在艺术圈内圈外得雅号“老虎”,并渐被冠以“中原第一虎”之美誉。观整个画坛,画虎者并不少,而以面目雷同者多,标新立异者少。近生先生以其独具个性之“虎”虎步画坛,被公认为全国画虎名家。

  早在1995年,近生先生便在中原重镇郑州举办个人“百虎画展”,引起轰动,被多家媒体追逐采访。此后,他的“虎”多次入选各类美展,并被国内外多家美术馆收藏。自2006年始,近生的作品开始受到北京翰海、中鼎国际等多家拍卖公司的青睐,频频邀请他提供作品参加拍卖,并且他的作品藏家欢迎,拍卖成交率较高。

  受古城开封浓郁的文化艺术气息的濡染,近生先生是带着独特的艺术灵性步入中国画领域的。他自幼便跟随多位古城名家学画工笔仕女、无骨花卉、山水、动物等。渐长,他对画虎产生了浓厚兴趣。经过打听,古城开封正蛰居着一位画虎名家,他就是李宝铎,早年受业于近现代大画家张善孖、张大千兄弟,是大风堂入室弟子。年少气盛的张近生当即便奔往宝铎先生府上。这一年是1974年,李宝铎正承受着“文革”带来的痛苦不堪的生活,他战战兢兢地收下了张近生这个徒弟。

  自此,张近生30余年专攻走兽画、尤擅画虎。成为张善孖、张大千第二代弟子。

  深厚的功底加上艺术灵性,使张近生对于老师画法的师承很快便达到娴熟的程度。然而,随着艺术视野的开阔,张近生面对自己的作品,每每陷入不安,这种不安甚至使他无法再提起画笔。是亦步亦趋在传统领域里构图描摹?还是冲破传统桎梏求新求变?张近生很清楚:选择前者,自己艺术的道路不会走得太远;选择后者,自己能否凤凰涅槃淬火重生?张近生由不安变得痛苦,在痛苦中,他不愿再重复地描摹,他干脆撂开了画笔。这一撂竟是两年,这两年中,他如饥似渴地进行艺术和文学知识上的积累,同时期望从中寻找出路,找到自己的艺术语言。

  痛定思痛,张近生悟出:投身艺术,只有变是唯一不变的真理!此时是20世纪80年代之初,时逢农历癸亥年。观当时画坛,许多中国画家仍在传统的天地间不厌其烦地勾画着艺术的梦想。然而在张近生的胸中,却憋足了一股求变的郁勃之气——他开始了新的探索。

  其实,回过头来看张近生此前的作品,无论是构图、色彩,还是笔墨技法,都已达到相当高度,画中虎的威猛、气派,背景山林景物的苍劲厚实,都颇为入眼,这些甚至成了眼下中原地区不少虎画家的摹本。因为看过张近生那时的画,他们的画总是有些眼熟。

  然而张近生已经开始了他艺术上痛苦的蜕变。或许,艺术家总是从不断否定自我中获得精神上的愉悦,对于近生来说,这种愉悦是累积在痛苦之上的。此后,近生在“变法”的道路上一路走来,不断探索,反复锤炼自己的笔墨语言,完善自己的艺术。

  观今天张近生先生笔下的虎,既能体味到传统中国画的神韵,又能感知强烈的现代感与近生与生俱来的情趣和灵气,在他的笔下,雄浑与宁静、阳刚与阴柔、动物性与人性,就这么和谐地走在了一起。

  拿近生“变法”前后的作品进行对比,我万分感慨,他在艺术道路上的艰辛付出是常人无法理解的。

  对近生作品深有研究的书画家认为,品张近生的虎作,可品出三种味道。

  一曰“虎威”。“威”可以说是虎的灵魂和本质,画虎失去“威”,便“画虎不成反类犬”。近生笔下的“虎”,贵在表现出了虎的神威与气势。他已经脱离了求形似,而着力抓“神”,用酣畅漂流的笔墨表现虎的神态、神情、神威。观他的《声威震大千》等佳作,一股“虎威”跃然纸上,这些“虎”已经远离了桀骜狂放,但丝毫不失阳刚之气,显得大气。

  二曰“虎情”。画出虎的威猛对于近生来说不是难事,其“变法”前后两种不同的威猛尽在近生把握,画出“情”却不是那么容易。近生对老虎的习性经过长期的观察与揣摩,在“情”上与虎颇有沟通。他笔下的虎,勇猛而不凶残,具神威而无淫威,表现出了老虎生活的多侧面和老虎性情的多样化。近生的虎作,是其艺术家思想情感和社会生活的再现。透过近生笔下的虎,能使人窥见人性、人情和社会万象,富有思想性和浓郁的人情味。他的《静观人间群犬争》、《天伦之乐》以及老虎四条屏《喜》、《怒》、《哀》、《乐》等,与其说是画虎,毋宁说是在表现人。谈起这些,近生有自己中表的见解:“画画其实就是画情,没有情感的画幅何以打动人!”蘸墨着意、挥毫显情,这是近生在艺术上的刻意追求。

  三曰“虎趣”。此乃艺术家艺术技巧、生活体验和情感陶冶的综合展现。画出“意”和“情”是画家的一种高追求,但画出“趣”却是近生在艺术上更难得的高境界。“得意人生”“激情人生”诚可贵,但能够“诙谐人生”者万千中能有几人?艺术家能寓艺术性、思想性于“谐趣”之中,必是大手笔。近生把“兽中之王”画得千姿百态、妙趣横生,主要凭借作品立意上的“特”,造型上的“奇”,在作画时把“有我”与“忘我”融于一体。“有我”才有情,“忘我”才有趣。“趣”是大情感、大智慧、大人生的凝炼、概括与表露。他的画作《笑世间可笑之人》、《何须眉眼来传情》、《悄悄话》等,他笔下的卧虎、奔虎、笑虎、醉虎……不仅被巧妙地人格化,而且寓意深刻,趣味盎然。他的一幅《觅》,画面上方4只虎作寻觅猎物状,但画面上半部却空白一片,无物可觅,4只既不像饥饿又不似临敌的“山君”,个个虎视眈眈,跃跃欲试,意欲何为,耐人寻味。

  解读近生的“虎”,说他虎步当今画坛,实不夸张。至此,应该说近生已经颇具大家风范,他的立意、他所达到的境界,充分显示了一个画家对艺术本体语言的觉醒。愿近生在艺术上能够永远怀着一分天真,怀着一颗不知疲倦的、年轻的心,向着艺术山峰的金顶攀登,去一览众山,看别样的一种风景!

TAGS: 中国 画家 书画名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