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立三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生于1880年的杜立三(1880-1907.6.30)原名杜国清,乳名小立子,祖籍天津市,闯关东时杜家落脚今辽中县于家房镇青麻坎村,这个被当时大清朝官府称为“辽西巨匪”的“一号通缉犯”,在当地百姓心目中却是个口碑不错的绿林人物。后人丁逐渐兴旺,杜姓后裔滋生繁衍到台安大张镇等地。

子承父业

绿林人物中子承父业的有不少,杜立三就是其中之一。12岁那年杜立三即开始闯荡生涯。16岁时,族叔杜宝兴将其父杜宝增告发,不久就被官府砍了头。父亲去世后,杜宝兴又开始打起其母主意,准备将这个寡妇卖掉。除夕之夜,杜立三的母亲触景伤情,潸然泪下,杜立三再三追问获悉详情。正月十三,少年杜立三率领同伙,将杜宝兴和其儿子抓至今台安县黄沙坨镇处决。报了杀父之仇后,年少的杜立三在绿林中小有名气。

杜立三更出名的是他接收同伙时的做法。凡意欲入伙者,都要经过杜立三的开枪试胆。被试者头顶鸡蛋一个,杜立三站在几十米开外,开枪射蛋,站得稳、不胆怯、不怕死者一律录用。射中鸡蛋十之有九,但不乏少数被命运作弄了的倒霉蛋儿。不过,这样的枪法在绿林中已经是凤毛麟角了。

崭露头角

1900年,辽河两岸开始办巡捕局。杜立三也效法,开辟一片稳固的大后方,将今台安县黄沙坨镇和辽中县朱家房镇一带定为根据地,行话称“压地面”,向当地百姓收取饷银。毕竟杜立三是以打家劫舍起家,贪婪本性难改,每年10亩地需交饷银两块大洋,比当时的国税还重。因在辽河岸畔,杜立三及手下还向过往船只收取过境费:每船每趟五块大洋,绿林中称为“打水鸭子”。

杜立三“压地面”之后,曾下令维修辽河河道,这或许是他在百姓心目中被称做“好汉”的原因所在。当时辽河有三条支流,无人治理多年,常常洪水泛滥,杜立三下令将其中一条截流,至此由辽中境内到台安县韭菜台共几十公里的低洼地势,变成沃野良田。当地人也曾在永丰屯境内树碑立志,历史总是能公允地评判一件事,一个人。

杜立三在建立自己的营房时,役使远近许多村民,一直到1958年,他的营房地基才被推平做田地。

行侠仗义

杜立三这样一个绿林豪强也曾行侠仗义救过一个卖艺女子。一次,有叔侄女二人打把势卖艺,地痞无赖滋事,打死叔叔,又欲对卖艺女子强行无理。卖艺女子在反抗中,虽然身受重伤,仍然顽强反抗。杜立三上前怒斥,打退无赖。之后把这名卖艺女子接回家中养伤,二十天后资助她回到关里老家。

大战沙俄

十九世纪末,沙皇俄国借口三国干涉归还辽东半岛,把日本赶出辽东半岛有功,攫取了由哈尔滨通向旅顺的筑路权,而辽河当时是一条重要水道。沙俄在向东北南部扩张中,与杜立三的利益发生冲突。由此可分析,这个“包打洋人”的绿林好汉根源上还是出于被逼无奈。

沙俄军队曾多次抓捕杜立三,杜立三也多次歼灭小股俄军。为保证水路畅通,沙俄曾派兵到今台安县境内张荒地大桥附近驻扎。卧榻之侧,岂容沙俄兵酣睡,枪法精准的杜立三组织人马几次攻打。在战斗中杜立三先后打死三十多沙俄兵,打伤上百人,迫使沙俄军队退回辽阳。张荒地的战斗使杜立三名声大振,“包打洋人”的绰称因而得名。沙俄兵也十分惧怕杜立三,他们之间常以“出门遇上杜立三”来诅咒对方。

杜立三攻打沙俄军队,日本帝国却得渔翁之利。日本人千方百计寻找游弋不定的杜立三,以供给杜立三枪械。后来,日俄战争中,杜立三曾配合日军,攻打沙俄军队,骚扰沙俄的后方补给线,为日本的最后胜利出力。李明申老人在他的撰文中指出,杜立三包打洋人的名,一半出于私利,一半出于日本人指使,或许有一丁点的民族气节,只是迎合当时民众的愿望,才最终使这个绿林人物扬名于世。

遭遇诱杀

杜立三不仅势力越来越大,而且还威胁到地主、豪绅和官府的安全。东北总督徐世昌权衡再三,决定采取“以毒攻毒”的办法,派受抚不久的张作霖前去剿灭杜立三。张作霖接到命令后,认为除掉杜立三可以向徐世昌邀功请赏,飞黄腾达。因此,张作霖把张景惠、张作相、汤玉麟找来,一起谋划,他们均认为杜立三枪法好,势力又大,如带兵直接前往征剿,恐怕有失,最后决定诱杀。张作霖先以结义兄弟关系,派人向杜立三贺喜,佯称奉天总督府派员来向他招抚,给他的官位比自己还高,请他速来新民拜见委员,筹备晋升事宜。杜立三同他母亲和弟弟商量,都认为前往新民风险太大,凶多吉少,很可能是张作霖设的圈套。因而他没有答应张作霖的邀请。张作霖见杜立三不来,又请杜立三的同宗叔父杜泮林出来说劝。张作霖用花言巧语将杜泮林接到新民府,重情相托,并引见徐世昌派来的委员,证明确是招安。张作霖说:“我和立三都是绿林朋友了,我现在归附官府,有了一个好出路。但贫贱之交不可忘,因而想劝立三也洗手不干了。凭立三的才干和力量何愁不青云直上,可是立三却认准一条路走到黑,我劝了几次都不听。前几天徐总督带着一师兵到奉天,发誓一定要剿灭立三的人马,我一听很着急,几次禀徐总督,暂缓用兵,让我先疏通疏通。我特地让部下摆了几桌席,我们哥俩叙一叙,我进最后忠告,可惜他误会了,不但不来,并且说些闲话。现在立三的处境不好,我也不计较这些了。这次请老人家来,就是替立三想想办法。”杜泮林听了这话,大为感动,认为张作霖这个人很够朋友,人家对于自己的侄子这么诚心善意,遂慨然挥笔写了一封信,让他速来招安。杜立三见到叔叔亲笔信,感到讲得有道理,替他想的也周到,不得不信。但为稳妥起见,杜立三临行时做了周密布置:第一是通知附近匪帮和留守的亲近匪众二百多人,准备发生意外时,让他们驰援;第二是由青麻坎到新民二百里途中,安置四个哨所,每所有十名骑匪,如有风吹草动,立即快马传报。他自己精选十三名身手不错的土匪作为随身护卫,一同赴新民府来会张作霖。张作霖的布置更加周密,在杜立三动身之前,密令张景惠带骑兵五百人绕道八角台暂住,等杜立三动身后,又进驻新开河镇,一面准备进剿杜立三的老巢,一面防止外匪增援。另遣一部分骑兵准备消灭路上的哨所,并防止杜立三回窜。在新民府街上兴和店为杜立三设招待处,店内伏下便衣队伍。新民府后大院做为会谈场所,已布好伏兵,专等杜立三入网。杜立三一行人走到新民府城郊外,张作霖派人前去迎接,安置在招待处。不多时,张作霖来招待所拜会,轻衣简从,只带两名护卫,杜立三感到惊讶。张作霖同杜立三寒暄几句,便招呼上酒席,与杜立三共进午餐。张作霖频频举杯,庆贺杜立三此次进省一帆风顺,升官耀祖。随同杜立三来的十三名保卫人员经招待处大酒大肉尽情款待,皆大欢喜。宴后,张作霖同杜立三到新民府大院共商招安事宜,杜立三见张作霖只带两名警卫,便也只带两名保镖,其余人都留在了招待处。杜立三和张作霖进到新民府大院后不久,张作霖就在新民府的后院客厅里,摆起了一场鸿门宴,他宴请的是辽西巨匪、也是他的结拜兄弟杜立三。宴席结束后,杜立三刚走出门口,就被突然从外面冲来的几个大汉按倒,其中一名大汉手起刀落,将杜立三杀死。这就是张作霖诱杀杜立三的经过,此时正是1907年6月6日。

TAGS: 人物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