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绕朗巴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瑜伽自在列绕朗巴(1856——1926年)是《莲花遗教》等诸多密续中授记的掘藏大师。藏历火龙年(公元一八五六年),大师诞生于康巴地区新龙县(今四川省 甘孜藏族自治州 新龙县)境内,父名耶瓦达吉,母名邬金卓玛。幼年时期,列饶朗巴被...

尊者入世

出生情况

瑜伽自在列绕朗巴(1856——1926年)是《莲花遗教》等诸多密续中授记的掘藏大师。藏历火龙年(公元一八五六年),大师诞生于康巴地区新龙县(今四川省 甘孜藏族自治州 新龙县)境内,父名耶瓦达吉,母名邬金卓玛。

幼年资质

幼年时期,列饶朗巴被闲劫千佛的总集化身白玛邓登尊者认定为 莲华生大士的亲传弟子多吉登君(伏魔金刚)的化身,为孩子和家人做了加持后,尊者对大师的父母说:“幸运的人,你们的孩子将来会成为对佛陀圣教的传播和利益众生事业作出不可思议功德的人。”

他很快就学会了读写,因为对世俗生活感到厌烦,他转而向年喇(意即:新龙喇嘛—中译者注)·班玛邓灯(Nyala Pema Duddul)以及佐钦寺的巴珠仁波切(Patrul Rinpoche,也译作 华智仁波切--中译者注)和堪布班玛班匝(Pema Vajra)学习佛法。年纪很小时,他第一次去见年喇·班玛邓灯,这位大成就者给他看了一些兰扎文,他一眼就认出了字母u2018萨u2019(Sa)。年喇·班玛邓灯认为这是一个标志,意味着这大地上没有人会比他更伟大。这些大成就者认证这个小孩为一个非凡的化身,要求把他送到寺院去,但是他父亲舍不得唯一的儿子出家,坚持要他追逐世间利益。不久以后,有一天他外出打猎,用猎枪瞄准时他看到了空行文字,很快他就病了。治好病后,他被一种对所有 世俗活动的厌倦感所压倒。父亲要求他再去打猎,但他做了个梦,梦中护密一髻佛母出现在他面前,用她的白色独牙刺穿他的心脏。他再次病倒后,做了一次降神,预言他必须修习佛法,因此父亲终于心软了。

他去到了一个偏远的闭关处,在此发现了一个狮面空行母密修仪轨的意伏藏,并记录下来。他从学于 喇嘛索南塔耶(Sönam Thayé,班玛邓灯的月亮式心子—中译者注)座前,在上师指导下精进修习《龙萨金刚藏》的 前行。

青少年时期行持

从13至18岁,他 闭关修行。在此期间他通过天眼直接看到了很多事情。例如,有次他清楚地看到离闭关处很远的一个行人骑在马背上,向他所在的方向而来。途中行人停下来休息,下马时茶杯从口袋里掉落了。过后,行人到达了伏藏师索甲的地方,想拿出杯子喝茶时才发现丢失了。伏藏师索甲告诉他杯子在哪里如何丢掉的,行人后来正好就在那里找到了。闭关时他解密了一份佛母 益西措嘉手写的伏藏。

闭关结束后,他跟喇嘛索南塔耶和其他一些人一起到 噶陀寺,接受了丹贝坚赞(Tenpé Gyaltsen)的 灌顶以及噶陀格泽活佛(Kathok Getsé Tulku)的传法。当他接受《幻化网根本续》(Guhyagarbha Tantra,也译作《秘密藏续》—中译者注)教授时,所有的外在世界如同是本觉智慧的显现。

他掘出并解密了 金刚橛伏藏《扬桑措普》(Yang Sang Tröpa,伏藏师索甲掘藏的 普巴金刚广轨—中译者注),然后按授记指示,用五年的时间去实修。最后,他按伏藏里所授记的那样,在木猴年(公历1884年)的8月21日把伏藏供养给蒋扬钦哲旺波(Jamyang Khyentse Wangpo)。蒋扬钦哲宣布伏藏师索甲是一位真正可信的伏藏师,并给他灌顶。当他们一起做会供时,一个宝匣出现在坛城的中央。而后伏藏师索甲从蒋扬钦哲那里接受了很多传法,包括他写下的《杰尊宁提》修行指导。

而后,他去到扎卡桑噶绕腾寺(Dzahka Sangak Rabten Ling),从曲珠仁波切根松南嘉(Choktrul Rinpoche Kunzang Namgyal)那里接受了龙萨金刚藏的前行和正行的教法,同时他在那里解密了一卷有关真实意赫鲁嘎(Yangdak Heruka)的伏藏。

青年以后的修行

之后,他从巴珠仁波切的弟子纽舒龙多丹比尼玛(Nyoshul Lungtok Tenpé Nyima)接受了龙钦心髓的传法。接受了五加行的传法后,他把闭关修行的法本记在心里,并把修法付诸实践。他逐渐接受了大圆满心髓的全部教法,全都记在心里。在修习 大圆满前行的“吽”字清净外境修法时,他达到如此的水平以致于他能通过观想力将陶罐粉碎。在这段时间,除了一件瑜伽士的长袍之外,他一无所有,独处森林之中,日夜修行。

跟纽舒龙多呆了一段时间后,他返回扎卡(Dzahka),解密了一个 马头金刚仪轨。一天,他走到白岩珍宝顶(Drakkar,扎嘎神山,即新龙县雄龙西乡朗朗神山—中译者注),知道那里可以掘出一个伏藏。日出时份,他看到白岩对面有一道门,但他用石头和普巴杵都无法打开,因此他只好找个休息的地方,睡了过去。睡觉中他被响声吵醒时,却发现岩石自己裂开了,留下一个小孔,刚好只够他伸进一只手。他伸进手去拉,就把门打开了,暴露出一个很大的洞,里面放着一个大铁匣。他在匣里发现了纳南·多杰邓炯的帽子,黑披风,金刚杵和铃,写有金色文字的YABDAR,普巴杵,还有两张图表。

紧接着他花了几个月从 麦彭仁波切(Mipham Rinpoche)得到了《幻化网根本续》(Guhyagarbha Tantra)的详细教授。

成年时期的不凡

在铁龙年(1880年),他解密了一个叫《扬炯内伊德米》(Yangjang Nekyi Demik)的伏藏,并来到了佐钦寺。到了之后他告诉 堪布班玛班匝,他到这里是为了掘出《扎孙班玛宁提》(Tsa Sum Pema Nyingtik),并讲述了有关这个教法的历史:水猴阳年的第十天,莲师在桑耶寺将此教法交付给纳南·多杰邓炯。堪布很高兴地说:“你一定要取出这个伏藏。取藏时一定要带上我。”伏藏师和堪布一起来到了如丹班玛塘(Rudam Pema Thang),在那儿做了个持明会供,然后来到帕钦珠巴山(Mount Palchen Drubpa)前面的一个洞穴。他们到了藏宝处,却发现有一条蛇盘绕在洞口。伏藏师索甲认出那条蛇即是伏藏守护神鲁增玉查钦(Lutsen Yutrapchen),随即要求他自己松开让路。洞里有三个匣子,但伏藏师索甲只拿了那个装有《扎孙班玛宁提》的匣子。

由于过去的共同愿力,堪布班玛班匝和伏藏师索甲在他们的智慧密意中合而为一。有一次,堪布提议他们俩一起做个药物会供。但他们缺少一种特殊的药材,名叫诃子,所以伏藏师索甲说他去找一些过来。堪布跟他一起去。他们来到室利僧哈附近的灌木丛中,发现一条身镶黄带的蛇,同时也闻到了诃子的强烈香味。他们将药材作为宝藏般地挖出,然后用荆棘覆盖,再次封闭宝藏门。堪布对伏藏师索甲说,“你能够象这样成办任何意愿实在令人惊奇。毫无疑问,这表明你已圆满成就了对所有显现和存在的掌握。”

后来绕莎堪布根桑索南(Rashar Khenpo Kunzang Sonam)在传授《入菩萨行》第九章给伏藏师索甲之后,很赞叹他对大中观的理解。

有一次,伏藏师索甲生了重病。伏藏师荣仁多杰(Rangrik Dorje,班玛邓灯的太阳式心子—中译者注)和扎卡曲珠(Dzahka Choktrul)来看望他,并做了长寿灌顶,供养上一些药。由于他们的善心以及蒋扬钦则旺波于狗年(1886年)在宗萨寺给予的长寿灌顶,伏藏师索甲的病好了,并留在嘎杰(Garjé)闭关处好几个月。

33岁时,他和阿崔邓曲来到孔乔(Konjo),在阳土鼠年(1888年)的2月25日,他掘出了几个伏藏,包括一系列的圣 观世音修法和一尊小的四臂观世音菩萨(Khasarpani)雕像。

同一年,十三世嘉华喇嘛至尊嘉华土登嘉措(Gyalwa Thubten Gyatso),为了整个西藏的利益,特别为了教法(兴盛),几次邀请伏藏师索甲前来拉萨,并授记如果他能前来,在拉萨的大寺院和布达拉宫里复制他最近掘藏的观世音伏藏系列,将对教法和各处的众生带来极大的利益。此外,伏藏师索甲了知在前往 拉萨和前藏途中挖掘几个新伏藏的时间已经到了,因此他和塔清(Tharchin)及其他几个人启程前往拉萨。如同授记,他在旅途中掘出了几个伏藏。

九月份到达拉萨后,正值佛陀的天降节,他主持了许多次的盛大会供法会。而后他住在绕萨珠囊宫,部分解密了从孔乔取出的圣观世音伏藏系列和来拉萨途中从秘密 空行母湖取出的伏藏。圣观世音伏藏系列的内修法和密修法部分是在 布达拉宫里解密的。

从第一次的见面起,直至伏藏师索甲给嘉华喇嘛所有这些伏藏的传法和灌顶期间,两个大成就者在智慧密意里合而为一。

来到雅鲁舍扎(Yarlung Sheldrak),伏藏师索甲掘出了名为《喇嘛昆度格珠嘉措》(Lama Kundü Ngödrup Gyatso)的伏藏,是佛母益西措嘉的手写卷。当他在罗布林卡供养给至尊(嘉华喇嘛)时,至尊自己解密了《库孙日度图珠益音特佐》(Kusum Rigdü Tukdrup Yishyin Terdzö),并指示萨迦达钦金刚持解密剩下的手稿。完成后,伏藏师索甲给至尊嘉华喇嘛和萨迦达钦进行灌顶和传法。

他也在绕萨珠囊大殿里的马头金刚像下取出了名为《图珠钦烈扬英益音诺布》(Tukdrub Trinlé Yangnying Yishyin Norbu)的伏藏,同时在前藏的个朝圣地举行许多次会供,利益了许多幸运的弟子。从拉萨归来后,他住在创却噶(Trom Chögar)。在那里他接受了喇嘛龙多的《宁玛噶玛》(Nyingma Kama)的灌顶和传法。

铁兔年(1891年),嘉华喇嘛通过乃穹降神知道了伏藏师索甲已取藏出一尊名为“见解脱如意宝”的莲师小替身像,以前有预言说这尊像应保存在拉萨。伏藏师索甲因此被请求带着这尊像到拉萨,乃穹活佛与他在噶首(Gashok)碰头。在此他们一起做了 会供和 开光仪式(rabné)。

九月份他们到达拉萨。然后在二十二日,即佛陀从兜率陀天降生的节日,莲师见解脱像被安放在主殿里,在香烟缭绕之中接受善男信女的朝拜。在至尊嘉华喇嘛、乃穹活佛、敏林赤钦以及佐钦仁波切和无数僧众大会之中,举行了开光仪式(rabné)和trüsöl的献供,并做了会供。

水龙年(1892年)的正月初一,伏藏师索甲在宗荣的一个名为“大悲空行母秘密洞” 的洞中取出了《空行秘密智慧深滴》(Khandro Sangwa Yeshe Zabtik)的手卷。

金刚橛伏藏《利刃精藏》(Yang Nying Pudri)由一系列的伏藏文和伏藏品所组成,莲师把它委托给五个弟子:卡钦·白玉旺秋,朗钦·白玉僧格,努钦·桑吉益西,多杰邓炯和舒布·白玉僧格。但是各种情况表明伏藏师索甲列绕朗巴,即纳南·多杰邓炯的转世,才是真正的掘藏者。

1895年的秋天,伏藏师索甲与蒋贡康楚(那时已82岁高龄)一起去扎查仁青查(Tsadra Rinchen Drak)山里的“愤怒赫鲁嘎喜悦之洞”。当伏藏师索甲靠近洞口时,岩石表面清晰地凸现出伏藏门的轮廓。看到这样,他显得激动起来,朝门扔了一块石子。大地立即发出剧烈的碰撞声,好像整个山都要沉陷下去。岩石上出现了一个开口,同时一种优雅的香气弥漫空中。伏藏师索甲把手插入岩石,拿出一尊阔步前进、手持 金刚杵和 普巴杵的小雕像,还有装有《利刃精藏》的匣子。他小心翼翼地用丝绸包起来,以免其他人看到,然后放在他的明妃手拿的伏藏箱里。岩石里发现的伏藏同时也充满了 甘露,但他说这些不是他该拿的,他就不会去拿。可是他的明妃坚持地恳求他,为了不让她失望,他取了一些这种尝即解脱的甘露,其它的原封不动。他供养上伏藏的替代物,关上门并封好。而后蒋贡康楚加入他们,一起给伏藏护法供上朵玛,唱念赞颂文和吉祥文。

火猴年(1896年),是乃穹降神预言伏藏师索甲来拉萨给至尊嘉华喇嘛传伏藏法的时间。因此,他与班玛喜绕和沙玉活佛一起启程,第三次前往拉萨。他给至尊供奉上《普巴利刃精藏》(Phurba Yang Zab Nyingpo)的伏藏文卷。乃穹降神授记说,在解密伏藏之前,伏藏师索甲需要在觉沃佛像(释迦牟尼佛的十二岁等身像—中译者注)呈奉广大供献,并在莲师见解脱像前举行会供。解密《普巴利刃精藏》后,如《特益东萨》(Themyik Dön Sal)所示,伏藏师索甲给至尊做了相应的灌顶和指导。

同年,伏藏师索甲从绕萨珠囊取藏了《塔崔多杰措帕德钦巴瓦》(Tamdrin Dorje Tröpa Dechen Barwa),并在罗布林卡宫附近的桑围珠益(Sangwé Drupkyil)解密。如《普巴利刃精藏》中的《内炯扎莫》(Nejang Zabmo)所指示的,他在阎魔朗(Yamalung)闭关一个月修习《泽珠桑度》(Tsedrup Sangdü)的长寿外轨,然后在楚沃日(Chuwori)另外花一个月修习内轨。最后,他为至尊做了一个长寿灌顶。返回康区前,他还掘藏了两个 度母仪轨,一个在雅鲁舍扎(Yarlung Sheldrak),一个在查泊日(Chakpori)。火猴年底,他回到了康区。火鸡年(1897年)他为康楚仁波切做了《普巴利刃精藏》的灌顶和指导。

不久后,他掘藏了 赤松德赞的《秋吉拉普》(Chögyal Laphur)。而后,他意识到有返回拉萨的必要,因此他在取出另一尊莲师像后,立即再次启程。他在孔波(Kongpo)的塔度(Thadul),以蒋贡康楚的侍者罗萨桑嘎丹增作为文记员,解密了《贡托》(Ngöntok)和《利刃精藏》的一些其它的章节。

当他来到拉萨,他为至尊嘉华喇嘛呈献了莲师像、《秋吉拉普》和《利刃精藏》的指导。第二天早晨,至尊做了一个清晰的梦,记录在他的传记里。嘉华喇嘛梦中发现自己在莲师宫殿前,在此他碰到两个天人,唱颂着有关《利刃精藏》修行的授记。在一篇颂中他们承诺:愤怒广大游舞尸林中,入于怖畏普巴极密坛;谨守三昧耶等诸誓言,迅速成就共不共悉地。必定如是!

自此以后,金刚橛修习成为嘉华喇嘛自己的朗吉僧院的定时法会,至尊为了把它作为重要修法而写了一本手册。伏藏师索甲分别在耶帕、钦浦和舍扎进行伏藏法的修习。土猪年(1899年)的正月十四日,他开始在布达拉宫闭关进行金刚橛念颂。第一晚上,他梦见一个看起来就像是他母亲的女人给他一条打结的丝线。第二天早课时,他直接见到一髻佛母,给了他一个授记后就消失了。他与阿崔、阿孜仁波切一起去扎热,从湖中取出一个匣子。他从内林僧格宗浦(Nering Senge Dzongphuk)取藏了几个手写卷和一个佛母益西措嘉的发结。然后他在唐吉闭关一个月,为嘉华喇嘛修长寿法。

这段时间,为了庆祝大祈愿节(Mönlam Chenmo)而在拉萨举行了一场金刚橛药物会供,并为《利刃精藏》制作了木刻版。伏藏师索甲前往贡波,从年泊扎卡拉楚的金刚亥母洞取藏了《旺钦》,而后返回拉萨。他在耶帕闭关了一个月。他以金刚橛瑜伽士琛列作为文记员,解密了《普巴玛纳绕拓》(Phurba Marnag Rakta)。然后与他的一群随从人员到桑耶寺住了一段时间,其间他掘藏出一尊邬金嘿热嘎像和另一尊四臂观世音菩萨像。他在钦浦完成了一个月的闭关,接着在雅仑舍扎做了另一个闭关。在扎司玛唐取出了一些长寿甘露丸伏藏品。他去了萨迦寺,与伟大的萨迦传承持有者互相灌顶传法。在萨迦寺附近的一个岩洞里他取出了一尊文殊师利像,这尊像后来供养给了麦彭仁波切。同时他也朝拜了扎地的秘境,并从雅多玉佐(Yardok Yutso)取出了《拉格楞仁钦德密》(Laglen Rinchen Demik)。他拜会了住于楚布寺的第十五世噶玛巴卡洽多杰(Khakhyab Dorje ,1871-1922),为了好的缘起之故而供养上一些自己的伏藏法。他游历了乌苏觉沃、刚热托嘎和其它地方后,返回拉萨,在布达拉宫解密了《旺钦》伏藏。

返回康区后,他解密了从 昌都(Chamdo)的琼通拉康(Jotön Lhakhang)的金刚手岩洞取出的两个修法。然后他去了扎卡,于铁鼠年(1900年)在前往接受龙多仁波切闭关指示之前,他解密了更多从金刚手岩洞取出的伏藏法。他到扎卡从曲珠仁波切接受一百零八卷《 甘珠尔》的传法,以及桑吉林巴的《喇嘛根德》(上师意集)的灌顶和传法。他也解密了一个金刚手伏藏法。七月初十,莲师在伏藏师索甲的梦中显现,为五种姓空行母所环绕,给他完整的《缘起除障》(Tendrel Nyesel)灌顶和传法,而后化为光明。每个空行母轮流为他作了相应的授记。二十五日,在做空行秘密总集会供时,伏藏师索甲心里对《缘起除障》的隐藏点变得清楚。他没说什么,但是写下了一个字条,扎卡秋珠看了很高兴。为了吉祥的缘起,他们一起以持明龙萨的 金刚亥母伏藏法做了一个会供。伏藏师索甲写下一个祈愿文以祈求掘藏《缘起除障》无有违缘障碍,同时也能带来广大利益。二十七日,当护法送给他伏藏宝匣时,伏藏师索甲说他比取出任何其他伏藏都要高兴。二十八日傍晚,莲师骑着一只老虎显现在伏藏师索甲面前,给他关于《缘起除障》解密的授记。八月初三,伏藏师索甲取出了一个装有甘露的宝匣。从初十至十二日的短短两天里,他解密了整个《缘起除障》法本,然后一心专注写下深广的发愿文。他感到无比的快乐。

在他不凡的成年时期,还有一件事情不得不提。蒙古军队入侵拉萨的时候,列饶朗巴大师应十三世达赖喇嘛土登嘉措和广大僧俗信众的请求,修普巴金刚密法仪轨,使敌人主帅七窍流血,暴死在军中,解除了西藏的劫难。列饶朗巴大师曾经为十三世达赖喇嘛土登嘉措、十五世噶玛巴碦昌多吉、萨迦法王等传法和灌顶,弘法利生的事业宝幢耸入浩妙无尽的虚空中。

晚年境界

铁牛年(1901年),伏藏师索甲与几个弟子和僧人一起返回拉萨,在红宫解密了《旺钦》根本伏藏中的《贝玛创瓦》(Padmé Trengwa)。在净相中他见到怙主玛哈嘎拉,解密了一个玛哈嘎拉仪轨和会供仪轨。他为至尊嘉华喇嘛做了《缘起除障》的灌顶和传法,而后至尊写了一篇祈祷文献给本法的护法。水虎年(1902年),他在桑耶寺取出了一个黑马头金刚仪轨和《蒙噶宁波》仪轨(Mengak Nyingpo)。水兔年(1903年)正月二十五日,他解密了《图珠扎东宁波》(Thukdrup Zabdön Nyingpo),这是四年前在查卡拉楚(Drakkar Lhachu)的金刚亥母洞取出的。同年的稍后,列绕朗巴与至尊嘉华喇嘛一起到一藏宝地并掘出了一个伏藏。他取出了三个伏藏,但是只拿了其中的一个,而把其它两个和祈愿文再封存回去。后来,当他要解密伏藏时,却无法完全解读密码文字,因此他明白这伏藏的掘藏时间还没到。他在本何查卡东仁(Bhendhe Chakkar Dongring)解密了伏藏法《格热绕沙托诚匝》(Guru Raksha Tötreng Tsal)。木龙年(1904年)三月二十一日,他在梦中见到多杰美噢巴扎,得到一个授记。而后他解密了黑色马头金刚伏藏。 火马年(1906年),伏藏师索甲时年五十一岁。虽然他自己的伏藏以及蒋扬钦则旺波的陈述,还有其它的一些缘起,都表明他的寿命只有五十岁,但是由于各种正面的因素,他的寿命已被延长而超出了所有的预言。这一年,依照《桑东玛特益》(Sengdongma Themyik)和授记的指示,他从玛荣取藏了一个宝匣。三月二十四日,他接连体验到八个非凡的净相。他掘藏出《泽珠依音诺布》(Tsedrup Yishyin Norbu)和二十一颗长寿甘露丸。他也秘密地取出了《措嘉佛母意修法》和《格热德钦嘉波依扎》(Guru Dechen Gyalpo Shyidrak)。依伏藏法修习后,长寿甘露丸变成四百颗。十一月二十日,他掘藏出《卡耶桑瓦度巴》(Kagyé Sangwa Düpa)中轨,并在扎扎寺解密。

火羊年(1907年),他来到佐钦寺,向第五世佐钦仁波切土登·曲吉多杰请求《大宝伏藏》(Rinchen Terdzö)的灌顶,并从格芒曲珠得到相关的传承和指导。他和自己的空行母、儿子以及许多僧人一起接受灌顶传法。灌顶时他体验到一系列的净相。十月十五日,他在梦中面见了一髻佛母,并转录了一个伏藏。他解密了《贡度扎登宁波》(Gongdü Zabdön Nyingpo)中轨。土鸡年(1909年)十月二十九日,空行母帕多康达嫫(Pal Dökham Dakmo)出现在他面前给了他一些教言。铁狗年(1910年)六月二十五日,一髻佛母显现并交付给他题为《三钉》的《空行母秘密教言》。七月七日至九日,伏藏师索甲从拉楚扎取出了许多益西措嘉佛母亲手做的佛像。然后他解密了《拥左度巴》的《特益》(themyik),拜见了第三世多珠千仁波切吉美丹贝尼玛,而后到玛嘉泊绕(Magyal Pomra)去取出了许多伏藏。

水鼠年(1912年),他从玛嘉泊绕取出了更多的伏藏,解密后在那里闭关了几个月来修伏藏法,同时有僧人举行会供等法事。他返回拜见多珠千仁波切,十月十五日,以多珠千仁波切为文记员,他解密了《德舍彻业尊曲》(Deshek Chegye, Zungchok),即深奥的 药师佛灌顶和药师佛不共悉地。在他留住多珠千仁波切的寺院期间,十月二十八日一个空行母在他的梦中显现,授记了更多的掘藏。十一月八日的下午,他平常的知觉消失了,莲师以降伏万有的形像(Nangsi Zilnön)显现了并给他《奇妙三种授记》。水牛年(1913年)二月初一,伏藏师索甲与他的儿子仁增南嘉、阿崔和一个叫做阿巴的向导到拉泽润(Latsedrung)来掘藏。同年,伏藏师索甲认证安多古润的儿子为麦彭仁波切的转世。五月份,他和几个弟子到了资岭卡(一生唯一一张照片的拍摄时期)。他掘藏出《蒋巴新杰东珠》(Jampal Shinje Dongdruk)的《卡炯》(khabjang),以及甚深的五方佛寂怒本尊修法。八月初一,伏藏护法神提巴扎(Tipatsa)在美嘉山显现给他。木虎年(1914年)二月二十,一个空行母授记了《绕刹图创扎乌步》(Raksha Thötreng Tsal Ubum)的取藏。就是在这时候,为在余生之内能更好地亲近多珠千仁波切,他搬到果洛住。他开始在多山谷的克玛(Khemar)建造一个寺庙,但最终还是留给别人去完成。

木兔年(1915年),他来到舒炯贡波(Shukjung Gonpa),举行北伏藏的《新杰泽达》(Shinjé Tsedak)《仁增东珠》(Rigdzin Dungdrup)的灌顶,并传了他自己取藏的《图钦》(Thukchen)和《吉巴杰由》(Jikpa Gyekyob)的外修法。二月份,他把自己所有甚深伏藏的灌顶和传承供养给多珠千仁波切。三月份,他在多珠寺给弟子慈诚藏波(龙多活佛前世)(Tsultrim Zangpo)所有伏藏的灌顶。四月份,他在绕创寺接着在史钦寺作了几个灌顶。在多珠寺,他解密了几个伏藏,帕当巴桑吉(Phadampa Sangye)在他的净观中显现并给他教导。十月份,他呆在多珠千仁波切附近的住处时,梦见在高山之顶,他遇见一个不认识的喇嘛,坐在一幢华丽房屋的高座上。他心里生起对这个喇嘛的极大信心,这时喇嘛就变成了降伏万有的莲师。

火龙年(1916年)61岁时,他按纽舒龙多的教法传讲了《 普贤上师言教》(Kunzang Lamau2019i Shyalung),并对不同的法子们做了各种的传法。也就是在这一年,他解密了已保存了二十一年的上师系列的《智慧意普巴》法卷。夏天,他去拜见多珠千仁波切,祈请仁波切写下著名的《幻化网根本续释义》--《宝藏之钥》,他自己作为文记员。在多美寺(Domé Monastery)举行日阿纳朗巴普巴法会时,他做了一个梦,因此而为噶玛巴写下了一个会供仪轨。土马年(1918年)他到色通(Setong)检查他的伏藏全集付印情况。当多珠千仁波切生病时,伏藏师索甲赶回来为仁波切修长寿法。 土羊年(1919年),他完成了《拥左度巴》(Yongdzok Düpa)系列的解密。八月十一日,他掘藏出《二十七白长寿空行母》。十五日,他解密了几个关于曼达拉娃、白度母和金刚亥母的长寿修法。夏天,安多格西(蒋巴容威洛珠也是蒋扬钦哲秋吉洛珠的主要格鲁巴上师之一)来拜见伏藏师索甲,得到金刚橛的灌顶。也是在这时候,伏藏师索甲给慈诚藏波传了多珠千仁波切的《幻化网根本续释义》。铁猴年(1920年)三月初八,当他在玛荣伏藏地时,《一千零二佛名号》作为一个意伏藏显现出来。接着在火鸡年(1921年),他从噶玛湖中取出一个宝匣。他还从藏美森格贡巴(Tsangme Senge Gonpa)附近的黑湖中取出一块魂石(bla rdo)。住在藏美森格时,他应空行母之请,解密了两个伏藏,而且是在灯光下完成的。而后,他在梦中得到有关《缘起除障》(Tendrel Nyesel)广、中、略三种仪轨的授记。 水狗年(1922年),他来到佐钦寺室利僧哈闭关处,在格芒仁波切的住处解密了名为《普巴甲钦罗巴》(Phurba Gyachen Rolpa)的金刚橛修法的灌顶仪轨。他先为格芒仁波切做了灌顶,而后给佐钦仁波切以及佐钦主寺的众多僧人作了灌顶。如上一年的授记,他也解密了《缘起除障》的中、略仪轨与会供仪轨。他也解密了一些有关大狮王格萨尔的意伏藏。不久之后,他给慈诚藏波、阿崔、他的佛母和儿子作了《拥左度巴》、《普巴甲钦罗巴》与《缘起除障》的中、略仪轨的灌顶。大约是在这个期间,蒋扬钦哲秋吉洛珠遇见了伏藏师索甲,并从他那里接受了教法。顶果钦哲仁波切著的《蒋扬钦哲传》里是这样描述的:“在途中,他拜见了大伏藏师列绕朗巴。即使在他没见过这位伟大的掘藏师之前,仅仅听闻大伏藏师的名号都会让他自然生起深切无伪的信心。在接下来的许多次会面中,他接受了金刚橛系列的《利刃精藏》的灌顶、传法和口耳传承,这个甚深伏藏本应由蒋贡洛珠塔耶来掘藏的,但因需要而转给大伏藏师本人。同时也接受了列绕朗巴自己的伏藏法,金刚橛系列的《多杰阔巴》(Dorje Köpa)和《嘉彻罗巴》(Gyacher Rolpa),《缘起除障》的广、中轨,以及格萨尔王的意伏藏系列修法。他也得到传授伏藏师索甲伏藏全集的授权。他同时也接受了不少甚深的传承,例如,《珠提贡巴让珠》(Drolthik Gongpa Rangdrol)的灌顶和经典传承,贝玛拉木扎的《杰尊宁提》的灌顶,以及第一世全知蒋扬钦哲为此所写的无可比拟的著名论述。他说,正是因为仅由听闻大伏藏师列绕朗巴的名号而能生起如此自然且强烈的信心,他因此而祈请解密黄卷《缘起除障》的略轨。他经常说伏藏师索甲的学识与修证这两方面都是真正令人惊奇的。”木鼠年(1924年),他解密了若干马头金刚和多杰佐烈的伏藏。而后他把伏藏的剩余部分供养给多珠千仁波切。在这次会面结束时,两位大师互换了洁白的 哈达,这是以前所未尝做过的,而后各自告言:“我将与你在 净土重见。”同年,伏藏师索甲也给安多格西做了更多的灌顶。

示现涅槃

木牛年(1925年),他重新埋藏了所有那些不完整的伏藏,并发愿来世再相遇。藏历火猪年(公元一九二六年),列饶朗巴大师利益人天的事业圆满。在种种吉祥瑞兆和天乐声中,大师的色身融入了不可思议的微妙法界。而列饶朗巴大师掘藏的密法经续木刻版一直密藏在新龙县 嘎绒寺,是嘎绒寺珍藏的无上法宝之一。

TAGS: 藏传佛教 宗教人物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