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绍枢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陈绍枢 北京华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2008年奥运会火炬手之一。

个人经历

  见到这位浙商的前一天,他刚从东莞的生产工厂回到北京,安排好日渐紧张的生产任务。同时,2012年伦敦夏季奥运会和温哥华冬季奥运会的负责人也找到他商谈合作。很多人都想知道他凭什么拿到数百吨“鸟巢”剩钢的独家运营权,陈绍枢则认为,这个创意并不新鲜,还有许多为商之道促成今天的成功。

  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最初做徽章、工艺品生意,1994年买断1996年哈尔滨亚冬会纪念品专利权,开始事业起跑。后为2000年悉尼奥运会、2004年雅典奥运会生产纪念徽章。2005年成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非贵金属类特许经营商,开始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一条龙的经营历程。2006年初,拿下数百吨“鸟巢”建设剩余钢的独家经营权。2007年11月,上市2个月的“鸟巢”钢首批纪念模型被报道“售罄”……

   抢救来的“鸟巢”钢

  记者见到陈绍枢的前一天,他还在东莞的生产工厂强调生产的“科学调配”:不能增加工人的劳动时间、强度来满足生产量。“不仅是为了奥运,一个企业如果不把社会责任放在第一位,肯定走不远。”

  华江现在有3个生产工厂,每天生产12万枚徽章。这让人联想到此前“u2018鸟巢u2019模型上市两月近售罄”的报道。陈绍枢告诉记者,实际上根据零售商订货的情况看,“鸟巢”模型估计已经卖了1.3万套左右,剩下的还在不断生产。至于有消费者“买不到”的抱怨,则是由于一些零售商计划在一些特殊纪念的日子里再拿出来销售。

  陈绍枢透露,这批从9月19日上市的“鸟巢”模型所用的“鸟巢”钢,仅仅是手中几百吨“鸟巢”钢的10%。而现在这几百吨“鸟巢”钢,还是从钢厂“抢救”回来的!原本建筑“鸟巢”剩余下来的钢有1000多吨,但陈绍枢申请这批钢的独家运营权用了一年的时间,“鸟巢”钢也险些被钢厂“回炉”。2006年初,陈绍枢拿下独家运营权赶到上海江南造船厂时,工厂负责人对他说:“你要再不来,过不了几天我就把它们全回炉。”因为造船厂所在地已经成了世博会主会场的建设地,这里一共40多吨“鸟巢”钢险些葬身炼钢炉。最后,这几百吨“鸟巢”钢分别从3个工厂拿到。

   这个创意不新鲜

  至于陈绍枢怎样带领他的企业拿到“鸟巢”钢的独家运营权,他说,这首先是一个创意,但这个创意一点也不新鲜。“这个创意在MBA的案例里都有,对u2018鸟巢u2019钢来说不一样的是,历史赋予的机会难得!”陈绍枢说,德国推倒的柏林墙、美国自由女神重修时的底座都是成功案例。

  用“鸟巢”建设剩余的钢制作纪念品的想法萌生于朋友之间喝茶聊天,那是2005年,其后,陈绍枢开始真的去实现聊天中的畅想。对一个要申请“鸟巢”钢独家运营权的中国企业,麦克尔·佩恩和国家奥委会奥林匹克博物馆的馆长问他:“鸟巢”这个未来的奥运会主会场在中国人心中是一个什么地位?

  “鸟巢”是中华民族树立自信的标志。“在经济上,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距离是不可量化的,但是现在我们申办了奥运会,距离就不远了。”陈绍枢说:“今天我们有奥林匹克历史上最好的主会场,这是奥林匹克新的开始。我们自信了!”

  对于国际奥委会来说,能否利用好奥林匹克这个品牌,就先入为主地决定于这个回答。后来,麦克尔·佩恩成为了华江的顾问。

   胜出有因

  胜出还因为华江是北京2008年奥运会非贵金属类特许经营商、生产商,同时具有产品设计研发能力。除此以外,早在1996年,陈绍枢就为亚特兰大奥运会制造过纪念章,后来的2000年悉尼奥运会、2004年雅典奥运会也都保持合作。所不同的是,亲身参与设计开发产品还是头一次。

  上世纪90年代,华江收到大量的国际订单,从国际客户那里了解到,世界上成千上万的人疯狂地收藏徽章。他说:“那时我就想,我们国家经济发展到一定时期也会这样的。”

  同时他也感到十分心痛:“这是生产型企业的心痛!亚特兰大奥运会时,我卖给美国的徽章是5元人民币,美国零售商在当地的售价变成了10美元。中间这个差价,就在于设计和企划。今天如果奥运会不是在中国举办,我们也很难去竞争。”

  就徽章制作来说,“中国的工艺绝对是世界一流的”。不久前,他在瑞士一位收藏家那里看到了大量的徽章,几乎所有工艺上乘的都是中国制造。“许多颜色只有中国工艺可以做到。”陈绍枢说。

  在华江北京公司的徽章展示厅里,有这样一句话:从中国制造到中国设计。“所以我定位我的公司不是徽章公司,是文化公司!”陈绍枢强调。

   28元也要诚信

  1984年年底,陈绍枢的创业之初,一个28块钱的赔钱订单决定了他一生执著恪守的为商之道。

  1981年开始,19岁的陈绍枢做推销校徽的业务。他向哈尔滨市大兴的一家保险公司推销徽章时,那家公司负责人问:“你们不会又是浙江的吧?算了,我都下3个订单了,没人给我交货。可我年初开业就需要这个。”

  一共56个徽章,每枚5毛钱,加上运输就不挣钱了。但他还是签了合同。

  回到浙江,他想转市场,但心里总牵挂着这个订单。转过年来他还是去送货了。一路花了300块钱,在火车上站了3天3夜。

  到了长春的保险公司,原先那个负责人疑惑地问:“是你……这还是28块钱吗?”

  “当然,合同上写着。”

  这个东北人突然急了:“你小子,你赚什么钱,你疯了!”

  “这有啥奇怪,这是信誉。”

  后来,这人把每年8万辆汽车的公司标识不干胶印刷业务交给了他。陈绍枢做了半小时的预算,给出了报价:2毛5分钱一个。那人又急了:“你疯了,我们在哈尔滨做还3毛5分。”

  “没有算错。”陈绍枢认真地回答。他对陈绍枢非常敬佩。这个订单在陈绍枢的公司里很轰动,几乎可以令他不干活吃3年。

  “这个经历太深刻了,后来我一直坚守信念,放在心底。”他说。

  生意不在“关系”

  陈绍枢喜欢广交朋友,漂泊生活也能自如。

  1997年3月8重庆正式成为直辖市。他3月2日到成都,从成都赶往重庆,去争取重庆直辖市纪念徽章的运营权。那天晚上,还要翻一座山,还有七八个小时的路程就到达目的地时,汽车在山顶抛了锚。他从山顶往下看,灯火通明,而这里,他一个人也不认识。

  43天以后,他成立了公司,装修了办公室,拿到了重庆直辖市银质纪念章的发行权,做出了1万套产品,开了一个盛大的新闻发布会,45家媒体到场。

  因为他为自己做好了流程图,第一天申请发行权,见市领导,有希望就注册,发行权拿到时公司也注册了,然后找办公室付订金,领到营业执照那天,直接摆到办公桌上……

  “一个地方有没有熟人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合情、合理、合法做一件事就行了,事实也告诉我,这都能实现。”他说。

经商哲理

   本色:我是匠人,不是商人

  “我不是一个很好的管理者!我很矛盾,所谓管理,成功案例都来自西方,我在北京大学学了几年的MBA,看到能拿得出手的全是西方的,但我觉得照搬不一定是合适的,不过也没有时间让我摸索怎样才算合适了。”陈绍枢认为,管理完全是个性的,永远没有最佳,中国很多本土企业的老总经历很多,他们才是对的。“我还是小企业,人比较少,没有走过那条路,我是不合格的。”他说,“我的定位是匠人,老老实实把这件事做好,以诚实为本,不是有几个媒体宣传你就是企业家了,这不是钱的问题,是社会责任。”他还说:“从商的最高境界是企业家,那是与科学家、艺术家平起平坐的称呼,不管什么家,首先是思想家。”

   商经:创意源于市场

  这听上去不太对头。但陈绍枢认为,艺术品最终还是商品,企业运作衡量的还是效益。商品的创意来于市场总监,不是艺术总监,艺术只是提升价值。艺术品是少数人的,商品则是大多数人的。产品研发之前要想好,你做的是什么东西,什么人能欣赏,但还要比他超前一些,要引领消费,但不能过于超前。

  华江的主设计师袁泽华告诉记者,即便如此,团队也经常感到每过半年陈绍枢都在艺术审美上有一个新的超越。因为他实在“非常好学,很能吃苦”。

   真知:崇尚牛顿而非诸葛

  我们中国人自古崇尚诸葛亮,欣赏聪明才智,但这在国内还行得通,国内讲人情、道德和关系,到了国际市场是不行的,国际上就讲规则。要国家化就要懂得崇尚牛顿,要学会读懂每一个商机里面的游戏规则,然后严格地照做。不要打“擦边球”,这种小聪明不是智慧。

   灼见:徽章收藏而非纯投资

  目前的徽章价格,在中国是国际的20%。国际上,奥林匹克徽章一般是10欧元,在中国约20元人民币,但品质是完全一样的。如果你有收藏一些2008年奥运会的徽章,到2012年伦敦奥运会时,你可以用20元人民币的徽章去换10欧元的。我认为,徽章不能是富人才能买得起的,但也不能把它纯粹当做投资来等待升值,那是不理性的。要把收藏徽章当做爱好,那样回报更大,也包含了精神满足。

TAGS: 名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