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学忠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殷学忠出生于湖北省黄石市大冶县殷组镇殷祖村。该村是一个扶贫村,这里四面环山,是个极为闭塞的穷山村。他排行第五,是家中最小的一个同名还有地质学专家殷学忠。是我国的地质学家

安利领袖殷学忠

  人物简介

  自古雄才多磨难,从来纨绔少伟男。

  殷学忠出生于湖北省黄石市大冶县殷组镇殷祖村。该村是一个扶贫村,这里四面环山,是个极为闭塞的穷山村。他排行第五,是家中最小的一个,初中的时候,她父母过早就离开了他们,兄弟姐妹五人相依为命,日子熬得异常的艰苦。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尚未成年的殷学忠过早就承受了巨大的生活压力,家境的贫苦促使他愈来愈产生强烈的求知欲望。少年的种种磨难,令他更加奋发图强的学习,只有读书,才是唯一的出路。苦尽甘来,他终于考上了武汉理工大学的轮机管理系轮机管理专业。虽说山沟里飞出来的状元,但仍旧要坚强不屈的去面对那艰难困苦的现实生活。

  80年代看广东,90年代看浦东,早在中学年代,年少的殷学忠被电影片《上海滩》所吸引,这个山沟里的穷孩子对上海滩一直是梦寐以求。1993年,当他带着满腔热血走出武汉理工大学的校门时,决定南下上海,联络好上海一家海运公司后,便准备启程。但身无分文,只得向老师借来48元,藏在衣兜里。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人物经历

  出到上海

  千里江陵,轻舟已过,秀丽风光无暇看,心境似箭飞申城。

  当他顺着长江漂流而下到达第十甫码头时,心里又紧张又兴奋。紧张的是:自己听不懂一句上海话,举目无亲,兴奋的是,如愿以偿在此拚打天下,立足上海。

  1993年3月18号,他永生难忘的日子,他在华寿海运公司正是上班,等待他的并不是想象中繁华喧闹的上海滩,漫长的远航生活令他孤独无助,四海为家。看到退下来的老船员浑身是病又无法报销的账单,看到远航--停泊--远航这三点一线的生活圈,长达3年的煎熬,他宛如轮船上的一个小小零件,夹在成千上万的零部件里,迷迷糊糊的虚度年华,看不到任何希望,被破铜烂铁包裹住了理想。当停泊靠岸时,又是孤身一人,背着空荡荡的行囊走在上海的街头,像一只笼中的小鸟,没有自由,没有方向,没有目标,不知道未来在哪里,一个人可以没钱,但不可以没有希望。偏偏希望如泡沫般破灭,他的人生似乎又从终点回到了起点。面对着滔滔翻滚的黄浦江,心中起伏万千,男儿不展风云志,空负天生八尺躯,想起早逝的双亲,想起山沟里的日子,想起哥嫂养育自己的艰辛,他泪洒黄浦江畔。我的明天究竟在哪里?我的人生路该往何方?我的航标漂流何处?他如迷途的羔羊,在彷徨,在寻觅,在呼唤。

大豆市场可能被国外粮商垄断

  面对来势汹汹的进口大豆,无论是豆农、还是管理者,都备感无奈,那么作为大豆产业的下游产业,饲料加工业又有什么对策呢,青禾科技有限公司是哈尔滨市一家规模较大的饲料加工企业,从进口大豆价格上涨以来,企业的成本大幅度上涨,而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跟着提高出厂价。

  黑龙江省青禾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殷学忠:“以前1900多块钱,就是最初,最低的时候,现在应该是2200多了。”

  记者:“那因为这个豆粕涨价,你的这个饲料出厂价提高了多少钱?”

  黑龙江省青禾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殷学忠:“出厂价我们提高了150元左右,100元到150元。”

  殷学忠分析,饲料涨价给周围的养殖场增加成本,照此下去,肉蛋奶等食品将不可避免地出现价格上涨,采访中记者发现,这个推断并非空穴来风,2006年12月25日,由于受到粮油涨价等生产成本提高的影响,

肯德基开始上调部分产品价格,与此同时,各地也传来了肉蛋奶、餐饮行业涨价的消息。

  国内制油企业和饲料企业对进口大豆的强烈依赖,已经使我们的相关产业深陷困境当中,完全受制于人,在这种情况下,谁能帮助我们的企业走出困境,谁又能来保卫我们每一个人餐桌,不被洋大豆所控制?

  中国农科院大豆研究所研究员王继民:“现在我担心的就是大豆有可能是国外垄断我们农产品市场的第一个试验品,下一个有可能比如说玉米或者其他产品。”

  

走进安利

  正在他彷徨无助之时,大学的同窗一一陈晓斌带着安利这份事业机会出现在他的眼前,他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令他非常的惊喜,重新找到了他人生的定位点,安利一一点燃了他生命的希望。现在回头看来,那一刻的相逢改变了他的后半生,也许,没有当初的相遇,他的人生历程一定会改写过来。当时陈晓斌将安利事业的前景价值、奖金制度一股脑的倒了给他后,他半信半疑,信的是同学一定不会骗他,疑的是自己究竟有没有能力来从事这事业。1996年5月,他加入了安利,炒了公司的鱿鱼,离开了他栖身3年的轮船,离开了那连他名字都不知道的老板。全身仅有1800元,买了一款套装,在上海的市郊租了一间6平方米的民房,再添置一部BB机,囊中只剩100元,这个“家”的全部财产只有一部录音机和20张付后坚先生的录音带,他就这样开始了安利事业。他一边学习了解,一边积极的销售,整整3个月下来,一天一个面包,吃了3个月的面包,挨饿挨苦都不在乎,但就是连一瓶洗洁精都没卖出,一个人都没推荐进来。他并不因此而气馁,反而写了一张“永不放弃”的四个大字贴在破旧的墙上,因为在他心中有一个还没圆的梦想,因为他很清楚知道他唯一的资本只有努力,努力,再努力。而支撑着他的精神支柱,就是他的梦想。他从来不惧怕贫穷,那不是重要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他,要做当代的“孟轲”。苦难是人生的老师,每当他走过上海浦东张杨路的时候,他都回头望一眼挂在高处的这么一张的广告牌:“下个世纪我的家陆家嘴花园”,这个花园是当时上海浦东最高档次的住宅,他发誓:3年后一定在那里安家。这是他23岁的第一个人生目标,希望有一个家,最渴望的一个家。果然不出所料,他3年后住在了陆家嘴花园。也许,成功和失败,就如黄埔江的浪花一样转千弯转千滩,分不清是欢笑,还是悲忧。他熬完3个月后,身无分文,没钱买船票,只能以躲票的方式“偷渡”去江苏南通开发市场。凡人具大受之才者,必大有其量,必能忍人所不能忍,方能为人之所不能为。当时在南通的条件也很差,殷学忠找来一块破旧不堪的三角板,挂在墙上对着这3个女生讲。如今,当年听他讲的两个女生现在安利里己成为领导人。而当时他心中就只有一个梦想,别无他物。

  在第一个月,成绩是9%,收入200元,他很开心,以后会更多,他心想。在第二个月,成绩是15%,之后,3个女生又带出3个老太太,真是:杨门女将威风凛,走遍南通如虎行。安利的事业逐渐蓬勃发展起来。到了1997年1月,他又回到武汉,月底又上东北,开拓济南和烟台的市场。但紧跟着是退货风波及98事件,几乎全军覆没。他在此刻,来回奔波于武汉,南通,山东这3个地方,从产品着手,经过他这么奔波,转型后的恢复就特别的快,3户6个人同时被安利公司邀请到美国纽崔莱基地参观。在2000年底,他们又恢复了往日的风采,开始一路高歌挺进全国各地。

  梦想,在他人生的字典里如刻骨铭心的永志不忘。安利给予他们带来的一切,让他拥有一个相当圆满的人生,点燃了自己的希望,更点燃了无数人的希望,让梦想成真,成就自我的价值,成就辉煌的人生,成功,就是付出别人付不出的东西,得到别人得不到的东西。殷学忠深有体会地对笔者说。

  上海滩的梦想,是美好的,是延续的,是奔流的,源远流长……

 

地质学家殷学忠

  1936年1月4日,常隆庆和助手殷学忠,殷学忠作为中国西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主任常隆庆的助手、协理员,从綦江铁矿出发,与常隆庆教授徒步到会理会理调查因地震造成“金沙江断流”问题。

  1936年3月,途径攀枝花营盘山一带,无意中发现有金属矿成矿条件,发现攀枝花有磁铁矿脉。

  后来,常隆庆教授写成《宁属七县地质矿产》一书,第1次提到攀枝花有磁铁矿脉。

 

TAGS: 人物 地质学 安利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