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鲲化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在著名的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墙上悬挂着的一幅大照片,这是一个清代官员打扮的中年人,头上顶戴花翎,身着官服,足蹬皂靴,清癯的脸上生着一双睿智的眼睛。120多年前,他不远万里来到美国,创立哈佛大学的中文教育,在中美文化交流史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他的名字叫做戈鲲化。 1879年,有一位中国人受聘到美国哈佛大学任教。这是中国向西方大学,第一次派出教师,去传授中国文化,是在中美文化交流史,乃至整个中外文化交流史上,都具有重大意义的一件事。但是一百多年来,这位中美文化交流的先行者,一直不为世人所知。许多人,甚至连他名字都没有听说过。但他确确实实是登上哈佛讲台的中国第一人,确确实实是中美文化交流的第一人,确确实实是输出中国文化的先驱者。

基本内容

   1879年,有一位中国人受聘到美国哈佛大学任教,这是中国第一次向西方世界的大学派出教师,去教授中国文化,也是一件在中美文化交流史乃至整个中外文化交流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事。但是一百多年来,这位中美文化交流的先行者一直不为世人所知。直到今天,我们好多人仍然对他还是一无所知,甚至连他名字都没有听说过。但他确确实实是登上哈佛讲台的中国第一人,确确实实是中美文化交流的先驱,确确实实是中国文化输出的先行者。

  在著名的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墙上悬挂着的一幅大照片,这是一个清代官员打扮的中年人,头上顶戴花翎,身着官服,足蹬皂靴,清癯的脸上生着一双睿智的眼睛。120多年前,他不远万里来到美国,创立哈佛大学的中文教育,在中美文化交流史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他的名字叫做戈鲲化。

  戈鲲化其人

  戈鲲化,字砚畇,一字彦员,生于清道光十八年(1838年),卒于清光绪八年(1882年),享年44岁。祖籍安徽休宁,寄籍浙江宁波。

  他青、少年时代天资聪颖刻苦努力,尤其是官话和古典文学造诣更是名重一时,先后通过乡试和会试,从秀才直到举人。弱冠之年,由于父母先后去世,“读书不成,从军幕府”,在清政府平定太平军的将领黄开榜的身边当了五、六年幕僚,奔走于吴楚之间。此后又在美国驻上海领事馆任职两年,便“移砚甬上”,来到英国驻宁波领事馆任翻译生兼中文教师,时间长达15年之久,其间“曾捐得宁波候选同知,蓝顶戴,属九品官中的第五品”。出版有《人寿堂诗钞》和《人寿集》著作两部,在当时中国文化圈中颇有名气。

  清光绪五年(1879年),由他的在宁波口岸任职税务司官员的中文学生、美国人杜德维推荐,与美国哈佛大学签订赴美任教合同,并携带家眷和一大批中国书籍于当年8月底抵达哈佛大学。抵达哈佛后,戈鲲化在1879年10月22日正式开课,他的第一份教材是一篇小说。戈鲲化在哈佛开馆授徒,但学生并不局限于本校人士,任何有兴趣了解中国的学者,或者希望从事外交、海关、商业及传教事业者,只要缴费就可选修他的课程。戈鲲化每周上五天课,每次上课他都要穿上官服,要求学生尊师重道。他还为哈佛的教授们特别开设了中国诗文讲座,有时还应邀到教授俱乐部去演讲。1880年,戈鲲化以他的特立独行和厚重的中国文化背景成为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令人瞩目的贵宾。

  在哈佛,戈鲲化的教学以其丰富的内容、充分的准备和高度的技巧著称,深受学生和同事的好评。戈鲲化是作为语言老师被聘任的,但他的文化自豪感决定了他更想做一个文化传播者,而不仅仅是语言老师。他选择的载体是中国诗歌,因为“诗言志”,诗歌是非常民族化的,融合了民族精神。因此,他在任何场合,几乎都不忘吟诗、讲解诗。

  作为诗人的戈鲲化,用中国诗歌的魅力和中国诗人的气质,感染了从未接触过中国文化的美国人。戈鲲化不仅自己喜欢诗,而且强烈地意识到诗的价值,有意识地在美国致力于中国文化的传播,要把诗的精神带到美国。为此,戈鲲化专门编纂了中文教材《华质英文》,这本教材被哈佛大学称作“有史以来最早的一本中国人用中英文对照编写的介绍中国文化尤其是中国诗词的教材”。在这本收录了戈鲲化自己创作的15首诗作的小册子中,既有中文原诗,又有英文译文,还有对诗中词句、典故的英文解释,甚至还标出了平仄发音。通过这种方式,戈鲲化不仅使中文教育更加生动,也让学生在学习汉语的同时了解到中国的文化。在异国的戈鲲化就这样顽强地成为中国文化输出的先行者。

  在日常生活中,旅居哈佛的戈鲲化也以一种开放积极的姿态融入了美国社会。他一到哈佛就开始学习英语。很快,他就摆脱了基本上不会说英语的窘境,能比较随意地用英语和人们交谈,甚至可以翻译自己的文章和诗歌。他从不排斥美国文化,对所见所闻总是备感兴趣,孜孜以学。

  戈鲲化很注意与身边的美国人友好交往。美国报刊评价他“擅长交友,待人真诚”,“他独特的社交气质使他能够与社会各界人士交往,努力使自己能被大家接受”。依靠着自己的努力,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戈鲲化与美国的汉学家们和当地社会名流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尽管戈鲲化关于汉语教学和文化传播有许多雄心勃勃的设计,可惜“千古文章未尽才”,他在哈佛的任教期还未结束,就于清光绪八年(1882年)2月不幸患上了肺炎,虽经当地名医全力抢救,但他的病情仍不断恶化。几天后,带着事业未竟的遗憾,戈鲲化在异国的土地上走完了自己的人生旅途。当年2月17日,哈佛大学在阿普尔顿教堂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当年5月,他的遗体和家人在杜德维的护送下回国,遗体安葬在宁波,家人被安置在上海。

  戈鲲化赴美背景

  美国的汉学研究比欧洲的一些国家起步晚,但在这一过程中,哈佛大学却以其特有的气魄走在了前面,而鼐德(FrancisP.Knight)则是促成这一计划得以实施的最重要的人物。

  鼐德生于美国麻萨诸塞省波士顿,早年来中国营口经商,创办了旗昌洋行。自1864年起,除担任美国驻营口领事外,还兼任瑞典、挪威、法国、荷兰、德国、日本等国驻营口的领事或副领事。1877年2月,在中国已生活了15年的他根据自己多年的生活体会,针对美国在华商务和传教事业的需要,致信哈佛大学校长查尔斯·W·埃利奥特(Charles·W·Eliot),提出募集一笔钱,从中国聘请一位教师,在该大学建立中文讲座的建议,其目的是通过学习中文,培养一些年轻人,为他们将来在中国政府供职提供条件,增强他们在中国进行商业贸易的能力。

  当时学习汉语,一般都要到中国来。把老师请到美国,属于比较独特的想法。在当时西方的汉学圈子里,对此也有激烈的争论。但是鼐德勇于坚持自己的意见,而且他特别具有实干的精神,从教材到老师的生活,从中文班的学生来源到这些学生将来的出路,每一个细节他都考虑得非常周到。另外,哈佛的态度也非常积极。作为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大学,发展到19世纪下半叶,哈佛的系科更加齐全,实力更加雄厚。中文教学在美国的高等教学中还很罕见,探讨到底在美国开设这一教学的余地有多大,无疑极具挑战性,也为哈佛的进一步发展开辟了空间。所以,当时的校长埃利奥特以他的远见卓识,大力促成了这件事。

  鼐德则委托担任清朝总税务司的英国人赫德帮忙。赫德又把此事托付给任职宁波税务司的美国人杜德维。早在康熙年间,宁波就是中国四个对外通商口岸之一,1844年开埠以后,与外国的贸易往来更加频繁,人们的思想比较开放,赫德认为在宁波更容易找到合适的人选。经过仔细考虑,杜德维选中了自己的中文老师戈鲲化。

  戈鲲化被选中,大致有这么几个原因:其一,他当时是英国驻宁波领事馆的翻译生兼中文教师,已成功地教出了一个法国学生、一个英国学生和杜德维这个美国学生,具有对西方人实施中文教育的经验;其二,他已有长达十几年的外国驻华领事馆翻译生的工作经验,具有丰富的与外国人打交道的经验;其三,他是个熟谙中国文化的作家、诗人和教师,在当时中国文化圈中颇有影响,而他土生土长的南京口音官话,正好符合哈佛大学的要求;其四,他正因为在上海一家刊物上发表了批评官员行为的言论文章而遭到官府惩办的威胁,愿意离开是非地赴美执教。难怪戈鲲化任职单位的上司、英国驻宁波领事馆的固威林理事称:“在我看来,作为一名老师,没有比戈先生更合适的人能担任现在这个职位了。”

  戈鲲化与哈佛大学的赴美执教合同书是1879年5月26日在上海签订的,哈佛大学方签字的是校长委托的代表人鼐德,该合同书规定戈鲲化在美执教的时间为3年,即1879年9月1日至1882年8月31日。

  戈鲲化的历史贡献

  戈鲲化赴美执教的时间虽然只有短短3年,然而由于他的敬业和才能,依然创造出三个“第一”的纪录,永远留在中美文化交流史册上,这就是:登上哈佛讲台的中国第一人,奠基燕京图书馆的第一批图书和编撰出第一部由中国人为西方人写的中国文化教材。

  他虽然英年早逝,但却留给美国人一笔精神财富。正如他的美国朋友在悼词中所说:“通过戈鲲化的言行,我们发现还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那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兄弟般的关系。”哈佛大学神学院院长埃里福特也高度评价戈鲲化:“当他拜访别人时,具有绅士的老练机智,尊重我们社会的习俗;他款待客人时,又总是以中国的礼仪相待。”这种交流智慧,被埃里福特视作“能在新旧两大文明间进行沟通交流”的佐证。美国著名的《波士顿周日晨报》、《波士顿每日广告报》、《每日图画报》等媒体连续刊发了戈鲲化教授逝世的消息及回忆、纪念他的文章。从这些文章中可以看出,戈鲲化教授是一位操着南京官方口音的作家、诗人,是一位具有绅士风度的儒学之士。他和蔼可亲,温文尔雅,擅长交友,待人真诚,高尚可敬,反应敏捷,富有批判性,幽默感很强,与人交往时迷人的微笑很灿烂。他的作品即兴而作,简短精炼,轻柔而幽默,这是能够吸引英语读者的诗歌特征之一。他是中国罕见的那种优秀教师之一,能不厌其烦地纠正学生的错误。在刚到哈佛的日子里,他积极为自己的工作做准备;他学生来上课时,他的讲演引人入胜。在他去世前不久,哈佛大学校长去看望他,尽管因病而说话困难,他还是尽力谈自己的工作,解释自己因病错过了多少课时。哈佛大学的悼词中甚至这样评价戈鲲化:“我们在中国大圣人孔子身上可以发现类似的品质。”

  过早结束了生命旅程的戈鲲化,没有来得及把他在美国的收获带回国内,用他的学识来推动中国的进步。比起中国第一个留学生容闳,作为第一个出国到西方任教的学者,戈鲲化的身后是寂寞的,一百多年来,他的名字几乎不为世人所知。但是,在中西文化交流史中,他的美国之行所体现出来的意义,无疑应该受到充分的肯定。

  近百年来,中国总的趋势是文化输入,为了富国强兵,扶危救亡,中国一代又一代的知识分子努力向西方寻找思想武器,基本上形成了文化引进的局面。但是西方文化中总夹杂着一些糟粕,面对承袭国学精粹和学习外来先进文化这两种选择,几代中国知识分子都曾产生过困惑,如何平衡两者间的关系也成了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然而在一百多年前,戈鲲化已经找到了这一问题的答案。面对当时强势的西方文化,他试图将其精华与中国文化融会贯通。同时,随着文明的进一步发展,随着多元文化格局的形成,有识之士已经越来越认识到,中国文化也是全球现代化中的一种重要资源,也可以为人类和平、社会发展做出贡献。甚至有人提出以东方文化救西方文化之弊的主张,所以对东方文化的学习和研究在西方发展得非常迅速。按照这一思路向前推,一百多年前的戈鲲化正是文化输出的先行者,他将古老的中国文明及其价值带到美国,给正在高速发展的资本主义文明提供了另一种价值参照,使人们看到了文化共存及其互补的重要性。今天,当我们面对全球化浪潮时,重新检讨和认识19世纪末戈鲲化所做的工作,重新审视他的历史贡献,其意义毫无疑问是重大的。

TAGS: 历史人物 戈鲲化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