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式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卜式,西汉大臣,洛阳(今属河南)人 。以牧羊致富。武帝时,匈奴屡犯边,他上书朝廷,愿以家财之半捐公助边。帝欲授以官职,辞而不受。又以二十万钱救济家乡贫民。朝廷闻其慷慨爱施,赏以重金,召拜为中郎,布告天下。他以赏金悉助府库;身为郎,仍布衣为皇家牧羊于山中。武帝封其为缑氏令,以试其治羊之法,有政绩,赐爵关内侯。元鼎中,官至御史大夫。後因反对盐铁官营,又兼不习文章,贬为太子太傅,以寿终。
  

历史记载

  《汉书》原文和注释

  原文:卜式,河南人也(1)。以田畜为事。有少弟,弟壮,式脱身出,独取畜羊百余,田宅财物尽与弟。式入山牧,十余年,羊致千余头,买田宅。而弟尽破其产,式辄复分与弟者数矣(2)。

  注释:(1)河南:郡名。治洛阳(在今河南洛阳市东北)。(2)数(shuò):屡次。

  原文:时汉方事匈奴,式上书,愿输家财半助边。上使使问式:“欲为官乎?” 式曰:“自小牧羊,不习仕宦,不愿也。”使者曰:“家岂有冤,欲言事乎?” 式曰: “臣生与人亡(无)所争,邑人贫者贷之,不善者教之,所居,人皆从式,式何故见冤!”使者曰: “苟,子何欲(1)?”式曰:“天子诛匈奴,愚以为贤者宜死节,有财者宜输之,如此而匈奴可灭也。”使者以闻。上以语 丞相弘(2)。弘曰: “此非人情。不轨之臣不可以为化而乱法(3),愿陛下勿许。”上不报(4),数岁乃罢式。式归,复田牧。

  注释:(1)苟,子何欲: 《史记·平准书》作“苟如此,子何欲而然?”文意较明。(2)弘:公孙弘。(3)不轨:不法。(4)上不报: 《史记·平准书》作“于是上久不报式”,文意明白。

  原文:岁余,会浑邪等降(1),县官费众(2),仓府空(3),贫民大徒(4),皆卬(仰)给县官,无以尽赡(5)。式复持钱二十万与河南太守,以给徙民。河南上富人助贫民者(6),上识式姓名,曰:“是固前欲输其家半财助边。”乃赐式外繇(徭)四百人(7),式又尽复与宫,是时富豪皆争匿财(8),唯式尤欲助费。上于是以式终长者,乃召拜式为中郎(9),赐爵左庶长,田十顷,布告天下,尊显以风(讽)百姓。

  注释:(1)浑邪:匈奴浑邪王,见本书 《匈奴传》。(2)县官:指官府或天子。(3)仓:粮仓。府:钱库。(4)徙:迁移。由中原迁至边地。(5)尽赡:全部供给之意。(6)助: 《史记》在助字下有“籍”字。籍,所上之簿册,卜式之名在其中。(7)赐式外徭四百人:赐给卜式四百人更赋钱。 外徭:谓出徭戍钱,即更赋钱。(8)匿:藏也。(9)中:近侍之官。属郎中令(光禄勋)。(10) 左庶长:爵名,第十级。

  原文:初式不愿为郎,上曰: “吾有羊在上林中,欲令子牧之。”式既为郎,布衣草0 而牧羊(1)。岁余,羊肥息(2)。上过其羊所,善之。式曰: “非独羊也,治民亦犹是矣。以时起居,恶者辄去(3),毋令败群。”上奇其言,欲试使治民。拜式喉氏令(4),缑氏便之;迁成皋令(5),将漕最(6)。上以式朴忠(7),拜为齐王太傅(8),转为相(9)。

  注释:(1)草0 :草鞋。(2)羊肥息:言羊既肥又生多。(3)去:除也。(4)缑氏:县名。在今河南偃师县东南。(5)成皋:县名。在今河南荥阳县西北。(6)将漕最:言其领漕,课最上。(7)朴: 质也。(8)齐王太傅:齐王国太傅,辅佐齐王。(9)相:诸侯王国之相,统众官。

  原文:会吕嘉反(1),式上书曰: “臣闻主愧臣死。群臣宜尽死节,其驽下者宜出财以佐军,如是则强国不犯之道也(2)。臣愿与子男及临菑习弩博昌习船者请行死之(3),以尽臣节(4)。”上贤之,下诏曰: “朕闻报德以德,报怨以直(5)。今天下不幸有事,郡县诸侯未有奋由直道者也(6)。齐相雅行躬耕(7),随牧蓄(畜)番(蕃)(8),辄分昆弟,更造(9),不为利惑(10)。日者北边有兴(11),上书助官。往年西河发恶(12),率齐人入粟。今又首奋(13),虽未战,可谓义形于内矣。其赐式爵关内侯,黄金四十斤,田十顷,布告天下,使明知之。”

  注释:(1)吕嘉反:见本书《南越传》,(2)强国不犯:国家威强而不见侵犯。(3)子男:自谓其子。 临菑:县名。在今山东淄博市东北。临淄习弩:古时临淄入长于射弩。博昌:县名。在今山东博兴东南。博昌习船:古时博昌临近渤海,故长于使船。(4)以尽臣节:谓从军以尽死节。(5) 报德以德,报怨以直: 《论语·宪问篇》有孔子曰“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故诏引之。(6)未有奋由直道:言元欲愤激而从于报怨以直之道。奋:愤激。由:从也。(7)雅行:言行为雅正。(8)畜蕃:言畜牧滋多。(9)更造:意谓再行创业。(10)不为利惑:谓不惑于利。 (11)日者:往日。兴:谓发军。(12)岁恶:犹凶岁。年谷不登。(13)首奋:为首愤激。

  原文:元鼎中(1)强国不犯:国家威强而不见侵犯,,可罢(2)。上由是不说(悦)式。明年当封禅(3),式又不习文章(4),贬秩为太子大傅,以儿宽代之,式以寿终。

  注释:(1)元鼎:汉武帝年号(前 116—前 111)。(2)可罢:卜式言可罢盐铁等事,详见本书 《食货志》下。(3)明年:指元封元年(前 110)。是年武帝至泰山封禅。(4)文章:谓文物典章。

  

翻译

  卜式,河南人(黄河以南人),以种田畜牧为工作。有年少的弟弟,弟弟成年后,卜式脱身(离家)出来,自己取叻畜羊一百多头,田宅财物全部都给了弟弟。卜式进入山裏牧羊,十多年后,羊达到了一千多头。而他的弟弟却将所有财产都用光了,卜式马上又分给了弟弟一些(羊)。
  那时候汉朝正在对匈奴采取军事行动,卜式上书,愿意捐出一般家财帮助边疆。上级(皇帝)派人问卜式:“你想做官吗?”卜式说:“我自小牧羊,没有学习做官,不想做。”使者说:“你家裏有冤情,希望说出来吗?”卜式说:“我生来跟人没有争斗,同乡的人贫穷,我救济他们,不善良的人,我教育他们,去到哪里,人们都顺从我,我又怎麽会有冤情呢?”使者说:“那麽,你想要什麽呢?”卜式说:“皇上讨伐匈奴,我认为贤能的人应该以死明节,有钱的人应该捐出来,这样的话匈奴就可以灭掉了。”使者听见了,告诉了丞相弘。弘说:“这不是人之常情,不守规矩的臣子不可以用他,使法令混乱,希望陛下不要允许。”皇上不判罪(领情),(囚禁了)几年后放了他。卜式回家,又到田裏牧羊了。
  一年多后,匈奴浑邪等人投降之后,朝廷开支很大,国库空虚,贫民大迁徙,所有费用皆由朝廷支出,朝廷负担不起来。卜式又拿了20万给河南太守,用来髪给迁徙的民众。河南的富人(受影响),都帮助贫民,皇帝听到卜式的名字,说:“是以前希望捐出一般家产帮助边疆的人!”,就下诏赐给卜式很多奖赏。但卜式把这些奖赏全部还给了官府。那时候,富豪都争相把财产藏起来,唯有卜式还想给朝廷捐钱。汉武帝为了表彰他,下诏拜卜式为中郎官,赐爵左庶长,赏田十顷,布告天下,用来使其尊贵显赫,用他的良好品德教育、激励天下人。
  初时,卜式不愿意做官,皇帝说:“我有羊在林里,希望你去牧它们。”卜式才做了官,穿著布衣草鞋就去牧羊。一年多后,羊都很肥美。皇帝探访他牧羊的地方,对这很满意。卜式说:“ 不仅仅是羊,治理人民也是这样。按时起居,凶恶的人赶走,不要让整个群体败坏。”皇帝对他的话很惊奇,想让他试著治理人民。将他升为缑氏令,。。。皇帝因为卜式忠诚,又升为齐王太傅,转做相。
  适逢吕嘉造反,卜式上书说:“我听说皇帝因为臣子羞愧而死。群成应该尽力以死明节,才能低下的人应该出财以辅佐军队,这样就是强国都不能侵犯的规律(道理)。我愿意跟子男和临菑学习弓箭,博昌学习船的人请求前往,以死来表明臣子全部的气节。”皇帝认为贤能,下诏说:“朕听说用德行来报答德行,用正直来回报仇怨。现在天下不幸出事了,郡县诸侯都没有奋力(发扬)正直之道的。齐相(卜式)向来对农事亲力亲为,尽心尽力进行畜牧,常常分给兄弟,更造(?)不为利益迷惑。从前北边有动乱,(他)上书帮助官府,。以前西和收成不好,带领齐地的人缴纳粮食。现在又领头人发起动乱,虽然未开战,可称得上是(高尚的)道德(表露)在内心啊!(内心有高尚的品德

  

生平轶事

  牧羊以致富

  卜式,原是西汉河南郡(今河南温县)人,是孔子的门生----战国时著名文学家卜子夏的七世孙,自幼家境贫寒,上不起学,以种田和畜牧为生。父母双亡,家中只有个幼小的弟弟,等到弟弟成人后,卜式把田地房屋财产都给了弟弟,自己只带走畜羊一百多只,进入山放牧,过了十多年,他的羊达到一千多只,又自己买了田地房屋。而他弟弟由于只是玩乐而坐吃山空,家产耗尽,于是卜式又屡次把家产分给弟弟,受到邻里的称赞。

  输财以助边

  当时汉朝正在和匈奴作战,国库很紧张。卜式上书表示愿意把财产的一半拿出来支援边境战事。
  于是汉武帝便派遣使者问他,“你这样做,是不是想做官呢?”
  他答道:“我从小就放羊,没学过做官的学问,不习惯过官吏的生活,我不愿意做官。”
  使者接着问,“那家中是不是有冤屈打算上告?”
  他又回答,“小人生下来就从不和人争执什么,对我的家乡人,生活困难的我就借他们钱粮,对行为不端正的人,我就开导教诲他。我住的那里,人们都依赖我,对我都很友好。我能有什么冤屈呢?”
  估计使者也郁闷了,便问,“既然是这样,那你拿一半财产出来是想做什么?”
  卜式老实的回答道:“天子讨伐匈奴,我认为有能力的人应该到前线拼死做战,有钱财的人就应该捐献出来,资助军队。这样我们大汉就能把匈奴消灭了。”
  使者把上面的话汇报给汉武帝,皇帝便把这些话说给丞相公孙弘听,公孙弘说道:“这可不符合人的本性。对那些图谋不轨的人,不能为了利益而破坏法纪。请陛下不要答应。”所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便是如此。于是皇帝一直没回复卜式,这样拖了几年,卜式一直闲置着。卜式回家乡后,继续着种田放牧生活。

  毁家抒世难

  过了一年多,又碰到汉军屡次出战,匈奴的浑邪王等投降,朝廷费用很大,仓储府库也空了。到了第二年,大量贫困民众流离迁徙,都靠朝廷供给其吃住,朝廷不能全部供养。卜式便拿出二十万钱给河南的郡守,分给迁徙来的百姓。河南郡守向上报了当地富人资助贫民的名册,武帝看见卜式的名字,记起了他,说:“这就是从前想捐出家财一半助边的那人么?”于是,武帝赏赐卜式,把四百戍边人的十二万给养钱归他,卜式又把这些钱通通还给朝廷。此时,富豪之家都争着藏匿钱财,只有卜式偏拿出钱来助边。武帝于是以卜式为长者,因此特别尊显他,以他做榜样教化百姓,便征召他,拜为中郎,赐爵左庶长,又赐予他良田十顷。并诏告天下,想用这样的尊荣显贵来带动其他人。

  放羊言治国

  最初,卜式不愿做中郎,武帝说:“我有羊群养在上林中,想要你去饲牧。”卜式才肯拜为中郎,他穿上布衣,着了草鞋去牧羊。过了一年多,羊长得很肥大且头数也多了。武帝路过,见了这群羊,很称赞卜式。卜式说:“不仅牧羊是这样,治理民众也犹如这样。按照时令放养羊,不好的羊把它去掉,不使它带坏羊群。”武帝认为卜式是奇才,就拜他为缑氏县的县令。拜为齐王太傅,后来转为齐相。

  上书尽臣节

  南越吕嘉反,卜式上书道:“臣闻主愧臣死。群臣宜尽死节,其驽下者宜出财以佐军,如是则强国不犯之道也。臣愿与子男及临菑习弩博昌习船者请行死之,以尽臣节。”他请求汉武帝批准他父子和齐国熟习舰船的人前往南越效死。皇上认为他很贤德,下诏书道:“朕闻报德以德,报怨以直。今天下不幸有事,郡县诸侯未有奋繇直道者也。齐相雅行躬耕,随牧畜悉,辄分昆弟,更造,不为利惑。日者北边有兴,上书助官。往年西河岁恶,率齐人入粟。今又首奋,虽未战,可谓义形于内矣。其赐式爵关内侯,黄金四十斤,田十顷,布告天下,使明知之。”着实把他表扬了一番,又封侯又赐物,又想利用这个来带动天下人。
  可惜当时全国无人响应,当时列侯数以百计,没有一个人要求从军打南越。汉武帝很生气。正好举行酎祭活动,天下列侯奉命进献黄金助祭。少府检查所献黄金,凡重量不足或成色不好的,皇上命令一律以“不敬”罪加以参劾。结果,因此而被革去爵位的,有一百零六人。辛巳(初六),丞相赵周也被指控“明知列侯所献黄金重量不足,却纵容包庇”,被逮捕下狱,赵周自杀。
  当时的大司农桑弘羊常自诩为计臣能手,说什么“民不加赋,国用自饶”。结果被卜式斥责他“不务大体,专营小利。”

  直言遭贬秩

  元鼎(前116—前111年)中期,皇帝征召卜式代替石庆为御史大夫。所谓在其位谋其政,卜式就上表说盐铁专卖不好,应该停止。皇上因此不喜欢卜式。元封元年应当封禅,卜式又不擅长写文章,便被贬秩为太子太傅,由儿宽代替。卜式最终得享天年。

  

人物评价

  班超曰:“(卜式)以鸿渐之翼困于燕爵,远迹羊豕之间,非遇其时,焉能致此位乎?”并称其质直。卜式著有《养猪羊法》,可惜也佚失了。
  虽然司马迁认为其曲学阿世而将其传写入平准书,但卜式作为一个普通的农民,能有上面那样的思想和作为,已经可以流芳千古了。1937年,张善孖画了一系列历史人物,以激励时人报效祖国,其中卜式的人物画就在此次参拍的《忠孝故事》图中。

TAGS: 汉代 中国古代史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