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诲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吕诲(1014年-1071年)  北宋官吏。字献可, 幽州安次(今 河北 廊坊西)人, 寓居 开封, 吕端孙。

人物简介

吕诲(1014年-1071年)  北宋官吏。字献可, 幽州安次(今 河北 廊坊西)人, 寓居 开封, 吕端孙。登 进士第,历旌德、扶风主簿,迁 云阳令,历知翼城、交城二县。召为 殿中侍御史。以言事罢,出知 江州。上疏仁宗请早建 皇嗣。英宗即位,召为侍御史,改 起居舍人、同知 谏院。治平二年,迁 兵部员外郎,兼侍御史知杂事。以争濮王封赠事出知 蕲州。神宗初,徙知 晋州、 河中府,召为三司盐铁副使,擢 天章阁待制,复知 谏院,拜 御史中丞。 王安石执政,奏劾王外示朴野,中藏巧诈,必误天下,罢职,出知 邓州。明年,改知 河南府,旋提举西京崇福宫。熙宁四年卒,年五十八。吕诲为官三居谏职,皆以弹奏执政大臣而罢,时人推服其耿直,为 北宋著名的敢谏之臣。现存文章以奏议、议论文为多,奏议往往关切时政,议论有先几之见,清康熙皇帝谓其《选部论》“综名实以立言,足资经济”(《御制文第三集》卷40)。著有《吕献可章奏》20卷,凡289篇, 司马光为作序(《郡斋读书志》卷19);又有《吕诲集》15卷(《 宋史·艺文志》七)。今已佚。《全宋诗》卷399录其诗四首。《全宋文》卷1034至1040收其文七卷。事迹见 司马光《右谏议大夫吕府君墓志铭》(《温国文正司马公集》卷77)、《 宋史》卷321本传。

《宋史·吕诲传》

吕诲,字献可, 开封人。祖端,相太宗、真宗。诲性纯厚,家居力学,不妄与人交。 进士登第,由 屯田员外郎为 殿中侍御史。时廷臣多上章讦人罪,诲言:“台谏官许风闻言事,盖欲广采纳以补阙政。苟非职分,是为侵官。今乃诋斥平生,暴扬暧昧,刻薄之态浸以成风,请下诏惩革。”枢密副使 程戡结贵幸,致位政地,诲疏其过,以 宣徽使判 延州。复上言:“戡以非才罢,不宜更委边任; 宣徽使地高位重,非戡所当得也。” 兖国公主薄其夫,夜开禁门入诉。诲请并劾阍吏,且治主第宦者罪,悉逐之。御药供奉官四人遥领团练使,御前忠佐当汰复留,诲劾枢密使 宋庠阴求援助,徇私紊法。诏罢庠而用 陈升之为副使,诲又论之。升之既去,诲亦出知 江州,时嘉祐六年也。

上疏请蚤建 皇嗣,曰:“窃闻中外臣僚,以圣嗣未立,屡有密疏请择宗人。唯陛下思忠言,奋独断,以遏未然之乱。又闻太史奏,彗躔心宿,请备西北。按《天文志》,心为天王正位,前星为太子,直则失势,明则见祥。今既直且暗,而妖彗乘之,臣恐咎证不独在西北也。自夏及秋,雨淫地震,阴盛之沴,固有冥符。近者宗室之中,讹言事露,流传四方,人心骇惑,窥觎之志,可不防其渐哉!愿为社稷宗庙计,审择亲贤,稽合天意,宸谋已定,当使天下共知。万一有奸臣附会其间,阳为忠实,以缓上心,此为患最大,不可不察也。”仁宗以诲章付中书 韩琦,由此定议。

召为侍御史,改同知谏院。英宗不豫,诲请皇太后日命大臣一员,与淮阳王视进药饵。都知 任守忠用事久,帝之立非守忠意,数间谍东朝,播为恶言,内外汹惧。诲上两宫书,开陈大义,词旨深切,多人所难言者。帝疾小愈,屡言乞亲万几。太后归政,诲言于帝曰:“后辅佐先帝历年,阅天下事多矣。事之大者,宜关白咨访然后行,示弗敢专。”遂论守忠平生罪恶,并其党史昭锡窜之南方。内臣王昭明等为陕西四路钤辖,专主蕃部。诲言:“自唐以来,举兵不利,未有不自监军者。今走马承受官品至卑,一路已不胜其害,况钤辖乎?”卒罢之。

治平二年,迁兵部员外郎,兼侍御史知杂事。上言:“台谏者,人主之耳目,期补益聪明,以防壅蔽。旧三院御史,常有二十员,而后益衰减,盖执政者不欲主上闻中外之阙失。今台阙中丞,御吏五员,惟三人在职,封章十上,报闻者八九。谏官二人,一他迁,一出使,言路壅塞,未有如今日之甚者。窃为陛下羞之。”帝览奏,即命邵必知谏院。

于是 濮议起,侍从请称王为皇伯, 中书不以为然,诲引义固争。会秋大水,诲言:“陛下有过举而灾沴遽作,惟濮王一事失中,此简宗庙之罚也。”郊庙礼毕,复申前议,七上章,不听;乞解台职,亦不听。遂劾宰相 韩琦不忠五罪,曰:“昭陵之土未干,遽欲追崇濮王,使陛下厚所生而薄所继,隆小宗而绝大宗。言者论辨累月,琦犹遂非,不为改正,中外愤郁,万口一词。愿黜居外藩,以慰士论。”又与御史 范纯仁、 吕大防共劾欧阳修“首开邪议,以枉道说人主,以近利负先帝,陷陛下于过举”。皆不报。已而诏濮王称亲,诲等知言不用,即上还告敕,居家待罪,且言与辅臣势难两立。帝以问执政,修曰:“御史以为理难并立,若臣等有罪,当留御史。”帝犹豫久之,命出御史,既而曰:“不宜责之太重。”乃下迁诲工部员外郎、知 蕲州。

神宗立,徙 晋州,加集贤殿修撰、知 河中府。召为盐铁副使,擢 天章阁待制,复知谏院,拜 御史中丞。初,中旨下京东买金数万两,又令广东市真珠,传云将备宫中十阁用度。诲言:“陛下春秋富盛,然聪明睿知,以天下为心,必不留神于此,愿亟罢之。”

王安石执政,时多谓得人。诲言其不通时事,大用之,则非所宜。著作佐郎章辟光上言,岐王颢宜迁居外邸。皇太后怒,帝令治其离间之罪。安石谓无罪。诲请下辟光吏,不从,遂上疏劾安石曰:“大奸似忠,大佞似信,安石外示朴野,中藏巧诈,陛下悦其才辨而委任之。安石初无远略,惟务改作立异,罔上欺下,文言饰非,误天下苍生,必斯人也。如久居庙堂,必无安静之理。辟光之谋,本安石及 吕惠卿所导。辟光扬言:u2018朝廷若深罪我,我终不置此二人。u2019故力加营救。愿察于隐伏,质之士论,然后知臣言之当否。”帝方注倚安石,还其章。诲求去,帝谓 曾公亮曰:“若出诲,恐安石不自安。”安石曰:“臣以身许国,陛下处之有义,臣何敢以形迹自嫌,苟为去就。”乃出诲知 邓州。 苏颂当制,公亮谓之曰:“辟光治平四年上书时,安石在金陵,惠 卿监杭州酒税,安得而教之?”故制词云:“党小人交谮之言,肆罔上无根之语。”制出,帝以咎颂,以公亮之言告,乃知辟光治平时自言他事,非此也。诲之将有言也, 司马光劝止之,诲曰:“安石虽有时名,然好执偏见,轻信奸回,喜人佞己。听其言则美,施于用则疏;置诸宰辅,天下必受其祸。且上新嗣位,所与朝夕图议者,二三执政而已,苟非其人,将败国事。此乃腹心之疾,救之惟恐不逮,顾可缓耶?”诲既斥,安石益横。光由则服诲之先见,自以为不及也。

明年,改知河南,命未下而寝疾矣。旋提举崇福宫,以疾表求致仕曰:“臣本无宿疾,医者用术乖方,妄投汤剂,率任情意,差之指下,祸延四支。一身之微,固无足恤,奈九族之托何!”盖以身疾谕朝政也。

诲三居言责,皆以弹奏大臣而去,一时推其鲠直。居病困,犹旦夕愤叹,以天下事为忧。既革, 司马光往省之,至则目已瞑。闻光哭,蹶然而起, 张目强视曰:“天下事尚可为,君实勉之。”光曰:“更有以见属乎?”曰:“无有。”遂卒,年五十八,海内闻者痛惜之。

元祐初, 吕大防、 范纯仁、刘挚表其忠,诏赠通议大夫,以其子由庚为太常寺太祝。自诲罢去,御史 刘述、刘琦、钱顗皆以言安石被黜。

TAGS: 北宋 人物 历史人物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