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可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原名任静,笔名、网名夜雨。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 ,大学文化。自由画家,网络作家。 种过地,打过工,经过商,当过教师,做过编辑。 先后在《萍乡报》、《厦门日报》《海燕》文艺副刊、《海峡文艺》、《芳草地》、《特区工人报》、《厦门晚报》、《宜春日报》及各大文艺、美术网站等发表了小说、诗歌、散文、杂文、随笔及书画作品。书画作品被海内外友人和展馆广泛收藏。

基本内容

任可

   原名任静,笔名、网名夜雨。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 ,大学文化。自由画家,网络作家。

  种过地,打过工,经过商,当过教师,做过编辑。

  先后在《萍乡报》、《厦门日报》《海燕》文艺副刊、《海峡文艺》、《芳草地》、《特区工人报》、《厦门晚报》、《宜春日报》及各大文艺、美术网站等发表了小说、诗歌、散文、杂文、随笔及书画作品。书画作品被海内外友人和展馆广泛收藏。

  散文作品有《三月》、《秋叶红了的时候》、《诗意地堕落》、《美丽的伤感》、《当春水漫过小桥》、《清照两相怜》夜雨飘零的网事》、《秋天随笔》等。 

  爱好广泛,喜爱文学、音乐、摄影,涉猎诗书画印,鉴古通今。书法以篆隶见长。

  性情高雅,温纯耿直,喜独好静,谦虚好学。有忠义之心,无攀媚之骨;与烟酒赌毒今生无缘,对乡情野趣偏爱有加。

  去留无意,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宠辱不惊,静观天际云卷云舒。

  如此而已。

  诗意地堕落

  沉睡的清晨,总莫名的喧嚣。我狠自己为什么不会抽烟,不会喝酒,不会搓麻。这时候,不会抽烟,但我想让飘荡的烟熏去游离线性的思索,缠绕破碎的希望;不会喝酒,可我愿醉死之前吟唱平仄的变奏,在忏悔和死月下看着熄灭的梦;不会狂赌,而我要在彻底输光的瞬间,剥离灰烬的诗意,挤兑着卑劣的自我,无力的支配狂想失控的沉默。

  于是,许多事我不想做 ,我就不做,可说多话我想说 ,但是我能不说。我不再奢求,只要平静堕落,毫无挣扎的生存。哪天死去 无声无息,就象淡淡的烟尘,忘记了理想和抱负。用单调的笔触勾勒出庸俗的画,用存活的理由幻想交流的她,在忧郁和失意的痛苦中抽搐无力,在废墟般尘嚣的都市里崩溃、堕落、逃避。我要离开恶劣低俗的满足。

  暗色调的冷夜流动着残酷的压抑,口中没有纯度的空气窒息着无边的烦躁。失去坐标,漫无目的。

  我在向宽容奔跑,带着狼狈,带着嘲笑,带着耻辱。在冰冷的十字街头,我的灵魂燃烧得很灿烂,我想清吻那

  死亡,微笑着抛离这世界。追逐,奔跑,带着我的亲爱。

  夜雨情秋

  窗外,雨声淅沥,这是个秋雨迷情的季节。蒙蒙的雨雾给城市笼罩上一层薄薄的纱,似梦、似幻……

  我独倚窗前,形神温婉柔美,任心头涌起楚楚怜意。在思念、在企待?又恰逢夜雨不断,落叶飘零,因而触景生情,敲键代笔抒怀,籍以表达心中的思慕之情。

  静坐屏前,手执鼠标,与一曲轻舒的音乐相伴夜游。

  风拂过窗前,夹带着湿润的气息,清新怡人。雨中,梧桐摇曳着心事,那片片披着水珠的树叶,在无声地飘落。

  是谁,出现在手中的书卷里?是谁,用平仄填满诗风词韵,落笔生花,在笺纸上洒下了思念的墨迹?明眸含情,在字里行间与我窃窃私语。心事凝固在这一刻,思念飘入秋雨中。沐浴瑟瑟寒雨、甘畅淋漓。

  三魂渺渺,七魄茫茫。此时,你是否与我一样,冥冥之中,用跨越千年的不朽文辞与我交谈?是否也想到了我,也在辞章与我悄声呢喃?或是撑伞雨行,轻踏落叶前来看我?

  雨水不停,神思悠悠,雨声穿过耳际,心被淹没……

  也许,你正欲望打伞而来。我用婉约的心,在雨夜氤氲的绵绵柔情里 ,痴痴等候,……

  清照两相怜 

  梧桐细雨伴黄昏,夜来微雨淡妆湿。 魂断梦醒,人瘦风西。

  风住尘香花谢, 物是人非泪尽。

  一地黄花催人老 两杯浊酒随我眠。谁知我心?

  笔墨空有惊人处,徒三叠阳关,惟一缕清魂。

  情凄切 意缱绻。

  君且去,多情有我,清照两相怜。

  三月

  三月,春寒料峭。我细数窗外的雨滴,想起那与你风雨同行的日子,

  憧憬着你拉着我的手走向灿烂的彩虹.然雨雾迷蒙,思绪在矮檐下久久停留.....

  三月,多梦季节。你象那飘忽的云,时而栖息在冰冷如我手指的参差的枝梢,又凝成一颗晶莹的露珠悬挂在我干枯的叶端。今天,你变成一缕

  清风,我感觉你悄然而来,柔柔地吻过我清瘦的脸颊,我茫然地追逐着,却

  不见你的芳踪。

  三月,风暖季节。风暖季节,芳草碧连天。我与等候相守、与孤灯为伴的长夜,只有你茵茵绿意充盈我无边的梦。

  风暖季节,我躺在你如绿色地毯般柔柔的情怀,沐浴着金色的阳光。

  当和风摇曳着满树春花时,望短天涯,夕阳已红,我们一道到那遥远的天际去涂抹缤纷。

  三月,绿色的生命,浪漫的青春岁月!

  当春水漫过小桥

  站在长长的河堤,贪婪地凝望着汽笛喧嚣风尘弥漫过后远方天边那片余辉里蒙胧而浪漫的诗意。

  当春水漫过小桥,唱着欢快的曲子融化着山野绿地的时候,三月的小雨浸透了我湿漉漉的情思。

  不必说新翻身的泥土散发着阵阵芬芳,嘹亮的牧童短笛告别了夕阳,绿色垂帘的柳枝下盛开着七彩的伞花,水雾迷蒙中黛色的远山绰约我的眼睫,更有那火红的杜鹃深情地燃烧着山巅,也燃烧我炽热的情感。

  单车上夹着一束洁白的野花,一路幽香,送我扑入黄昏的都市的时候,满目华灯初上,霓虹闪烁……

  提起泪光盈盈的往昔,如同提起感情的网绳,往昔无情地去了,只有年轻的心默默地感受着春天的瑰丽。

  致LANCE

  今天儿子参加中考。大雨。我接送他。时光飞逝,记得曾几何时我自己的初中时代。还有,四中这个熟悉的地方。二十多年前,那一切的一切。看来我真的老了,往事不堪回首。

  看着儿子进考场,背影消失在人流中的那一刻,我若有所失,又若有所思。我强烈地意识到孩子是真的长大了!

  是呀!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担心你摔倒,你不再要我牵你的手?又是从哪一天开始,你放学回家不再在我面前叽哩呱啦地讲学校的事情,只是默默的去完成自己的功课?从哪个冬季开始,他临睡前总要到我床前说一句"晚安",但一直以来爸妈总要在夜半起来为你检查被子!

  从哪一年开始,你把日记本挂上一把小锁;从哪一年开始,为自己的电脑加上密码;从哪一年开始,,没征得爸妈的同意为自己取了另外的英文名字和网名?不记得,不记得!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今天看到你的高高的背影,我在心里问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认真、这么用心地看过你的背影了?如果有一天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只看到他的背影,我知道那就是我的儿子吗?我不敢肯定地回答!

  我想不起来,从哪天开始,你已经不习惯我送你上学了,反而过马路的时候是你拉着我的手说;爸爸,开车慢点,路上小心!也想不起来,从哪年开始,和我说话时他的口气变了。我想不起来,哪天起,我盼望你早点回来帮我们把电脑问题摆平;哪天起,家里的某些事要等你回来听听意见;莫非哪天起我们不知不觉地对孩子有了依靠?这时候,你妈妈就想攀着你的肩膀说;儿子,你又长高了!想不起来.

  真的想不起来!从哪年哪月开始,儿子忽然懂事了!独立了!总是在我开心的时候比我更开心!在我伤心的时候逗我开心!在我的生日那天你意外的向我敬酒,还偷偷在我的博客中留言给我惊喜!

  是的,我们都太忙了,以前有段时间,在你在学校上课的时候,我在一面工作一面想你,直到泪流满面!记得从两三岁开始,你就开始了"读书生涯".我就希望你是个全才,起码爸妈所具备的你一定要有,可你总表现不那么优秀,甚至和我们对着干。你知道这个时候,爸妈是多么伤心!从你学会走路开始,路,就要靠你自己去走了!即使摔到了,也要自己努力爬起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就这么跌跌撞撞地一路走来,风风雨雨中,步伐越来越稳重,脚印也越来越深刻!我愿意陪你走!陪你哭,陪你笑!

  啊,是雄鹰就要搏击长空!儿子,你已长大,快去飞翔吧!那一片天空会因为你的展翅而更加宽广!

  快要考试了,去吧!你的目标应该是:更高!更远!更强!相信你能考好。

  爸爸祝福你!!

  秋叶红了的时候

  一叶落而知秋也。

  你是那枝头飘落一片色泽斑斓的秋叶,点燃我梦幻中辉煌的球,告诉我风霜高洁的秋之境界。

  我划一叶木筏走进清纯如你眼眸的你的心湖,红叶拂动我的长发,枝头间垂落的野果敲打着的头,那烂漫的山花和潺潺流淌的山泉定会怡然你的心胸。这里音乐不再响起,我怎忍惊动你!你是那山泉过处原野上欢快的小鹿哟,你扑闪的眼睛唤醒我痛苦的记忆。

  你走出我茫然的寻觅去吧!我愿远远伫立在荒原,默默地看着你,无声地呼唤你的名字。

  我的生日

  天是我的生日。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

  其实我没有生日,这个日子也不一定是我的生日。我是苦命人,家境贫寒,兄弟姊妹多。我母亲生了十个孩子,带大了我们七个。母亲也记不清我是哪天出生的。 我的母亲生下我就下地干活。我的母亲才是真正的苦命人,她六岁嫁到我家做童养媳,受尽了常人难以想像的苦难。我们是老大带老二一个一个拖大的,我的童年很苦。

  以前我们不在乎生日,后来要算命了,听说要合“八字”,由于生庚不准确,只好按照我的命来逐一排除地推算。所以。我从那时起就不相信“八字”。看来,我的生日母亲实在记不起来。大姐说是五月吧,好象是端午节后几天,那是一个黄昏,她在地里种第二茬红薯。到一九八九年了,要办第一代身份证了,得个具体的日子。综合这些推断,我就定它为五月初九日下午五点。

  哭笑不得

  出生于江西宜春乡下的一个贫苦农民大家庭。我从小喜欢写字、画画、写东西。但那时候没有条件学,也没有人教。都没有,只好自己乱搞。

  没有笔,我们就自己动手做,把圆珠笔芯插进细竹子做圆珠笔,把毛发插在细竹子做毛笔。没有白纸,我就把包面条的纸反过来用,可是那时候面条对我们来说是多么奢侈的东西。我们的作业本很紧张,纸张都是颜色深暗的,一写就湮,难得有白纸。纸张是多么宝贵的东西。这张纸写正面写反面,写了铅笔写钢笔,写了钢笔写毛笔,往往要写上好几层,实在没有利用价值了也从来舍不得随便扔掉,可以用来包东西,可以用来当手纸。记得有一次拿一张写过毛笔字的纸上厕所,结果把个屁股擦的黑黑的,真是叫人哭笑不得。

  有个时候,最想得到的是想要有本美术方面的参考书和画画的颜料。曾有一次把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几毛钱拿到城里去买颜料,结果错把绘画颜料买成染衣服的染料。那时候,我们的衣服是用土布放在锅里加水加染料自己染的。“颜料”买回去以后,我好高兴。母亲放我一下午假,我一口气画了好几张画。有色彩的画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画啊!我一个晚上都睡不着,好激动。第二天,我早早地起床了。第一件事就是再来欣赏一下自己用“颜料”画的五颜六色的画。可是,我的画怎么变了啊?画面上竟然长起一层白白的毛!这哪里是颜料,分明是染料太浓了结晶析出。真是叫人哭笑不得。

  家乡情节

  家乡在修缮祠堂。

  昨天,我抽空回去为祠堂画画。一天下来,累得我浑身酸痛。

  中国人都有植根千年的家族观念。祠堂搞好了,少不了要庆典一番,各地的族人相聚一起,混得好的衣锦还乡,嫁出的郎门女婿都要回来送礼吃酒。如此,大宴宾客,皆大欢喜。最重要的当然是为家乡捐款赠物。这也是展示各自、赢取面子的舞台。就像校庆甚至同学聚会。修祠堂,修家谱,家族情结根深蒂固,连国家也默认了。所以,谁都想混出个人样来以光宗耀祖。

  我族上祠堂里出来的,从来没有出过什么有发达出息的人。据说,是因为我们族上缺少“龙脉”。

  我们那地方有一个好美的名字,叫“龙源”。叫龙源的地方怎么会缺少“龙脉”呢?

  据先辈说,原本,我们族上所在是很有发达的风水宝地。特别是我家的叫金银岭的后山。

  金银岭在我很小的童年是一个神秘神奇的地方,那是一座高山,山上古木繁茂,石岩耸立,满是奇花异草。春天一到,满山遍野开满了杜鹃花,蔚为壮观。山里有好多野兽。 不过金银岭的远近闻名是因为山上有神奇的山洞。错综复杂的张山洞,洞口呈五角星形状的五星洞,特别神秘的也是最大的溶洞石古洞。

  石古洞是我们村的骄傲。石古洞是我们村里每个童年伙伴的梦。能够去石古洞了,就能证明自己长大了,不再是小孩。据说石古洞冬暖夏凉,深十里地远,共有七个洞相连,一洞最大,可容纳千人。越往里面越惊险。洞里有悠扬的石钟,还有惟妙惟肖的石桌、石凳、石床,还有常年不断的叮咚作响的水声,还有好多好多的蝙蝠。据说,到了六洞,灯火就不亮了,七洞深处有一个潭,掉下去必死无疑。潭好深好深,有人从潭里倒进秕谷,七天七夜后,有人在距离石古洞十里外的一个叫脚寮村的河心小岛上的石礁岩缝里看见秕谷出来。这引得远近游客纷至沓来这里探个究竟。

  小时候,由于山路太陡峭,有危险,大人当然不让我们去石古洞玩耍。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那里有妖怪。我父亲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听村里人说过,我们村的猎人上金银岭围山打猎。有一个猎人追一个狐狸追得很紧,快到石古洞了,眼看狐狸无路可走,突然一股烟雾,狐狸不见了,石古洞口站着一个美貌女子笑吟吟地过来。猎人丢下猎奇惊慌失措跑回家。三天后猎人神秘死去。但,越是这样神秘恐怖,我们越是想去看个究竟。

  家乡人对石古洞的感情是深厚的。石古洞的伟大还在于它曾经救过我们父辈的那一代。那个兵荒马乱的日子,村民举家搬到石古洞里去避难躲反。头顶飞机隆隆作响,村民躲在洞里,安然无恙。

  高中作文的时候,我写了一篇《金银岭游记》,老师把它当范文。与其说写得好,不如说是家乡风光好。多少年过去了,现在,沪瑞高速公路在金银岭山腰经过,各种车辆飞速而过,一派现代气息。

  那么,龙源这么好的地方,到底怎么会缺少“龙脉”呢?原来,在金银岭上有一个石头狮子,它每天都在往山顶方向移动,只要石狮子爬到山顶了,我们的族上将会有龙脉,就会出大官。可是,狮子它爬到半山就偷懒,还常常下山糟蹋庄稼。这天,雷鸣电闪,雷公发现下山糟蹋庄稼石狮子就穷追不舍,石狮子仓惶逃命。爬到半山的时候狮子实在爬不动了,雷公一凿下去,狮头落地。从此,庄稼再没有被糟蹋,但我们的族上再也没有发达了。这个传说是真实可信的,现在,金银岭侧峰的半山腰,还清晰可见有一个巨大的石峰,那就是被雷公削掉了头的石狮子了。

  当然,更加重要的证据是,自古至今,我们族上就真没发达过,就真的没出过人才了。

  不过,倒是有一个人,绝无仅有的一个和我族上靠边的人,现在是市里的大官,可她是女的。这就对了,男丁才算数,我们族上是绝对不会出这样的人才的。

  我总觉得自己可以算一个人才,只是没碰上运气。于是有人叫我去找我们的本家大官帮帮忙。可是,天生我缺少几根这样的骨头,生就了我这样一副性格,我怎么就是不愿去麻烦我们的本家大官的她老人家。既然自古至今谁都出息不了,小小的我又算得什么呢?看来,我怎么努力都是白费的, 肯定也成不了人才的了。

  多情的秋天

  雨停了,久违的艳阳终于来了。

  这是一个美丽的星期天。我来到一个美丽的农庄。

  与其说此行为了给农庄做点业务,不如说给了我走近秋天提供了机会。城里只能感受到季节的变换,但是,城里感受不到秋天。只有乡村才有秋天。

  在我眼里,秋天很雅致,秋天很俊朗,秋天很灵动,秋天也很忧伤。

  秋天的雨很凄迷,秋天的天空明净澄澈,飘逸灵动的云彩变幻莫测。不管是阳光明媚的天气还是阴雨绵绵的日子,它都有自己特殊的韵致。秋天里,心底会无端地涌上一种情绪,说不清道不明,沉甸甸地在心头打一个结。单是秋天的树叶,就会从夏日的翠绿里变出好多好多的颜色。

  也许,秋天最容易让人看见无情的光阴的故事,因而秋天最容易让人伤怀。会自然地想起西出阳关那一杯送别的清酒,征途路上沉沉暮霭里残阳如血;粼粼清江水边寒烟的苍翠……

  秋天又很有内涵。诗人看着明月、落叶或是薄暮都会从笔尖流淌出诗句。白驹过隙的时光里因为秋的风情,孤坐窗前,看一树将黄未黄的曾经的绿影,丢却了古人惯有的伤春悲秋的情绪;王维那幽幽恬静的景致之笔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在刹那叹息后忧伤消失得无影无隙。秋天从骨子里透出独特地带着忧郁的静美神韵,才会有这千百年无数以秋为题诗画中的绝笔。

  即便是无雨的秋天,也是如此的惬意。每一丝风,每一缕阳光都赋予了诗情画意的精髓。看朗朗晴空里云卷云舒,总想觅见一群给天空留下影子的大雁,好做明日的追忆。也想在明月清风后,霜凝露结的清晨里,嫣然浅笑,在树林中散步。人在秋天里总是怀着千年的痛,企图挽留时光的脚步。

  秋叶红了,那么灿烂;山坡路边满是金黄的野菊花......

  季节的轮回总是走了又来;同样地,说不清秋天有多少风致情韵!

  而我,却总喜爱给秋天写一些粗浅的句章。

TAGS: 画家 作家 书法家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