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李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罗伯特·李(罗伯特·爱德华·李,1807年1月19日-1870年10月12日),又常简称为李将军,美国将领、教育家,是南北战争期间联盟国最出色的将军,出生于弗吉尼亚州威斯特摩兰县。罗伯特·李在美墨战争中表现卓越,并在1859年镇压了约翰·布朗的武装起义。在美国南北战争中,他是美国南方联盟的总司令。内战中,他在公牛溪战役、腓特烈斯堡战役及钱瑟勒斯维尔战役中获全胜。1865年,罗伯特·李在联盟军弹尽粮绝的情况下向尤里西斯·辛普森·格兰特将军投降,从而结束了内战。战后,他积极从事教育事业,任华盛顿大学(现名华盛顿与李大学)的校长。1870年病逝,葬在弗吉尼亚列克敦。罗伯特·李一直维持着联盟国代表象征及重要教育家的形象。

战前

少年

罗伯特·爱德华·李出生于弗吉尼亚州威斯特摩兰县的Stratford Hall Plantation,为独立战争英雄亨利·李(Henry Lee)(绰号轻骑兵哈利)与安·希尔·李(Anne Hill (née Carter) Lee)的第四子。他在1825年入学美国军事学院(United States Military Academy,俗称西点军校),并于1829年在46名同学中以第二名的成绩毕业。

军校毕业

李将军其后曾驻防于乔治亚州考克斯珀岛(Cockspur Island)上的普拉斯基堡(Fort Pulaski)七个月。1831年,他转调至维吉尼亚州的门罗堡(Fort Monroe)担任助理工程师。驻扎该地期间,他与马莎·华盛顿(Martha Washington)的曾孙女玛丽·安娜·伦道夫·蒄提斯·李(Mary Anna Randolph Custis Lee,1808年u20131873年)结褵于其父母位于华盛顿特区对面的住处,阿灵顿之屋(Arlington House)。他们共有三子四女:乔治·华盛顿·卡斯蒂斯·李、威廉·亨利·菲茨休·李、Robert Edward、Mary、Annie、Agnes、与Mildred。

工兵生涯

1834年至1837年间,李在位于华盛顿的工兵总司令部担任助手,且于1835年夏协助勘定俄亥俄州与密西根州之间的州界。1837年,他接获生平第一个重要任命,担任工兵中尉,监督圣路易斯(St. Louis)港口以及密西西比河上游与密苏里河的工程。其成果使他得升为上尉。1841年,他奉调至纽约港的汉密尔顿堡(Fort Hamilton),在当地负责构筑碉堡。

美墨战争

李将军于美墨战争期间(1846年u20131848年)表现卓越超群。他当时在由韦拉克鲁斯(Veracruz)推进至墨西哥市的过程中,是温菲尔德·斯科特(Winfield Scott)的主要助手之一。身为幕僚的他以个人侦搜促成了美军多场胜仗。他找出了数条可用的攻击路线,墨军犹以为这些路线无法穿越而未加防守。

功绩

他于1847年四月的塞罗戈多战役(Battle of Cerro Gordo)后升为少校。他曾参与的战役有康崔拉斯(Contreras)、楚鲁巴斯科之役(Battle of Churubusco)、以及夏布尔特佩克之役(Battle of Chapultepec)。他在此役中负伤。战争结束后擢升为中校。

美墨战争之后,他驻防于巴尔的摩港的卡洛堡(Fort Carroll)三年。其后于1852年成为西点军校校长。在西点的三年中,他改善了校园内的建筑与课程,并付出时间与官校生相处。其长子乔治·华盛顿·卡斯蒂斯·李于其任内入学西点军校,并在1854年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

1855年,奉调至第二骑兵队开赴德州前线,协助保护当地移民免受阿帕契与卡曼契族印地安人的攻击。那一阵子并不是李感到称心如意的日子。他不喜欢长期远离家人,尤其时当他的妻子病重。李只能尽可能的经常回家探视。

1859年,当约翰·布朗(John Brown )于维吉尼亚州的哈普斯渡口(Harpers Ferry)(今位于西维吉尼亚)发动突袭时,李正好人在华盛顿。于是奉命逮捕布朗并重建秩序。他迅速达成任务并返回德州的驻地。当德州于1861年脱离联邦时,李奉召至华盛顿待命。

奴隶主

身为维吉尼亚上流社会成员,李终身与奴隶制度接触密切,但他名下拥有的奴隶未曾多于半打。实际上,在于维吉尼亚石桥郡(Rockbridge County)的记载中重新发现其1846年的遗嘱前,未能确知其名下是否拥有任何奴隶。其遗嘱内容为在他去世时解放一名叫做Nancy的女奴及其子女。

然而,当李的岳父George Washington Parke Custis于1857年十月去世时,李经由于执行其遗嘱,自妻方获得了可观的房产,并有权暂时支配63名奴隶,包含男女及小孩。依Custis遗嘱所言,自其去世起的五年内,在“遗嘱执行人自视最为得当时”解放这些奴隶。

Custis的遗嘱于1857年12月7日认证。虽然Robert Lee Randolph、Right Reverend William Meade、与George Washington Peter与李共为遗嘱执行人,但另三人不符资格,所以仅剩李一人单独负责结算房产及支配Custis的奴隶。李发觉自己需要资金来清偿其岳父所遗留的债务,及修缮所继承的房产。于是,尽管遗嘱提供奴隶们在“遗嘱执行人自视最为得当时”得到解放的机会,他仍决定充分利用遗嘱所给予的五年支配权,雇用这些奴隶们到邻近的农场以及有更多工作机会的维吉尼亚东部去工作,以资获利。这项决定使Custis的奴隶们感到不满,他们曾被告知在Custis去世后即可获得自由。

1859年,这群奴隶中的三名-Wesley Norris、他的姐妹Mary、及他们的一名表亲-逃到北方。纽约论坛报(New York Tribune)收到两封(日期为 June 19与 June 21)的匿名信。这两封信基于传闻与1866年全国反蓄奴规范(National Anti-Slavery Standard)所印行的Wesley Norris的访谈记录,声称Norris等人在距宾州边界数哩处遭捕获,并送回给李,遭李施以鞭刑并以浓盐水擦拭伤痕累累的背部。他们在行刑后被迫到维吉尼亚的里士满工作,后又被转送至阿拉巴马。Wesley Norris在1863年1月于该州潜越战线至北军所控制的区域而获得自由。

李于1862年秋,五年期满后,释放Custis的其余奴隶。

对奴隶制度的观点

自内战结束后起,李通常被视为在一定程度上反对蓄奴。在战后及重建期间,李成为联盟国错失伟业论的中心象征。而当分离世代视蓄奴为严重错误后,李在一定程度上反对蓄奴的概念有助于他作为南方光荣的象征,及建立全国性共识。

最常被引用来主张李反对奴隶制的证据有:(1)解放Custis的奴隶,一如上述;(2)李1856年写给妻子的信函。信中写道:“我相信,在这个开化的时代,只有少数人不明白制度性蓄奴在道德上与政治上皆属有害。”(3)在战争最末期,他支持奴隶登记加入联盟国部队,并以解放其自由作为服务功绩的最后犒赏。

批评家则认为这些反对奴隶制度的描述误解了李的真正言行。例如说,解放Custis的奴隶之举通常被误解为是李本人的决定,而实际上是Custis遗嘱内的要求。李写给妻子的信函也因选择性引用而遭误述。在描述奴隶制度的害处后,他随后写道:

详述其诸般缺失到底无用。我认为,这种制度无论如何对白种人的祸害更甚于对黑色种族,而虽说我在感情上强烈支持后者的行径,我对前者更加同情。黑人在道德观念上、社会心理上与实际情形上若身在非洲会大大的好过于身在此处。我希望他们所经历的痛苦折磨-对其种族而言是必需的-可以把他们变好。他们要过多久才得受感化,端视全知全能的悲悯天意之所识与所为。 (原文:It is useless to expatiate on its disadvantages. I think it however a greater evil to the white man than to the black race, & while my feelings are strongly enlisted in behalf of the latter, my sympathies are more strong for the former. The blacks are immeasurably better off here than in Africa, morally, socially & physically. The painful discipline they are undergoing, is necessary for their instruction as a race, & I hope will prepare & lead them to better things. How long their subjugation may be necessary is known & ordered by a wise Merciful Providence.)

实际上,该信的主题-赞成富兰克林·皮尔斯总统的演沟-完全不是奴隶制的祸害,反而是非难被李描述为“既不可靠又不负责”且为“有害作为”的废奴主义。

最后,批评家指称,无论在个人上对奴隶制抱持什么样的态度,李完全参与奴隶制体系,却完全未有过任何公开性的不同作为,直到军事情况终于极度绝望后,才计划在不公平的情形下有条件的武装黑奴。

内战

1861年4月18日,在战争前夕,摄于1865年经由马里兰州共和党人弗朗西斯·布莱尔(Francis P. Blair)在其子蒙哥马利布莱尔(Montgomery Blair)-林肯的邮政局长-位于华盛顿的住处调解下,林肯总统透过国防部长西蒙·卡梅伦(Simon Cameron)提议由李指挥联邦军。李在情感上反对南方脱离,并曾于1861年在信中猛烈抨击为“完全是一场革命”,背叛开国先烈。然而他因效忠于出生地,维吉尼亚,而加入联盟国。

战争爆发时李奉派指挥维吉尼亚境内一切武装力量,后成为联盟国军初始的五名上将之一。然而李尊崇自己合众国上校的军阶,拒绝佩戴联盟国将军徽章。他仅愿佩戴联盟国上校的三星章,而要等到战争胜利后方在承平时期升为联盟国将军。

在指挥维吉尼亚西部的联盟国军,并负责卡罗莱纳海岸防务后,他成为美利坚联盟国总统杰佛逊·戴维斯的军事顾问。两人在西点军校即相互认识。

北弗吉尼亚军团

李与儿子卡斯蒂斯和助手,1865年4月16日。在约瑟夫·约翰斯顿(Joseph E. Johnston)将军在1862年6月1日于七松之役(Battle of Seven Pines)负伤后,李继任北维吉尼亚军团司令,获得第一个领兵作战的机会,他迅即发动了一连串的攻势。在七日战役中,他面对由乔治·麦克莱伦(George B. McClellan)率领,威胁首都里奇蒙的联邦军。联盟国部队因李将军的攻击行动而伤亡惨重,并因李将军部下执行战术时的无能而受损,但他的积极行动挫败了麦克连能。在麦克连能撤退后,李将军在第二次牛奔战役(Second Battle of Bull Run)中击败另一支联邦军队。他后来入侵马里兰,企图重新补给军需,并尽可能的影响北方不利于战争结束的选举结果。麦克连能因截获一份南军所遗落的军令而得知李将军的计划,并在南军得以集结之前增援优势兵力至安提耶坦。在那血腥的一日中,李将军抵挡住了北军的攻击,但不得不撤回维吉尼亚。

因对麦克连能无法摧毁李将军部队战争结束时的罗伯特·李。而感到失望,林肯总统任命安伯洛斯·本赛(Ambrose Burnside)为波多马克军团司令。本赛下令渡过拉帕罕诺克(Rappahannock)溪发动弗雷德里克斯堡战役(Battle of Fredericksburg)。其部队因搭桥渡河而延迟,让李将军的部队有充分的时间组织坚强的防御。1862年12月12日的攻击行动对联邦军而言是一场灾难。林肯其后又任命约瑟夫·胡克为波多马克军团司令。胡克在1863年五月推进至维吉尼亚的钱瑟勒斯维尔。其部队遭李将军及托马斯·杰克逊将军以大胆的行动分割为数段,且侧翼受攻,因而挫败。对联盟国而言,此战为以寡击众的重大胜利,但代价沉重:杰克森将军-李将军最重要的部属-伤重不治,为国捐躯。李将军听闻噩耗,叹道:“我右臂已断。”

1863年,李将军再度着手攻略北方,期望南军的胜利可迫使联邦承认联盟国的独立地位。他企图在宾夕法尼亚的盖茨堡击败乔治·米德所率领的联邦军,却无法达成。他的部属未能以他所预期的魄力积极进攻,史都华(J.E.B. Stuart)的骑兵队又远在战场之外,而李将军决定对联邦军战线中点发动大规模正面攻击-即灾难性的皮克特冲锋(Pickett's Charge)-导致惨重的伤亡。一如安提耶坦之战,李将军被迫后撤,但未受有力的追击。在这场失败后,李将军于1863年8月8日向联盟国的戴维斯总统书面请辞遭拒。

罗伯特·李与旅行者在1866年9月。1864年,新任的联邦军总司令尤里西斯·格兰特企图摧毁李将军的部队并进占里奇蒙。李将军率其部队扺挡住其两项企图的进展,但格兰特以其优势的增援武力逐次逐步的向东南方持续推进。连串战役发生于欧华连(Overland )、史波特斯凡尼亚法院(Spotsylvania Court House)、冷港(Cold Harbor)。格兰特最终令其部队暗渡詹姆士河而骗过李将军。在抵挡联邦军进占彼德斯堡(Petersburg)-里奇蒙铁路补给在线的心脏地带-的企图后,李将军的部队在彼德斯堡被围,并竭力掘壕自卫。他企图打破僵局,派遣具伯·尔利(Jubal A. Early)经审南多亚溪谷(Shenandoah Valley)袭击华盛顿,但尔利败于菲利普·舍利丹(Philip Sheridan)的优势军力之下。彼德斯堡之围自1864年持续至1865年6月。

联盟军总司令

1865年1月31日,李将军升任为联盟国武装力量总司令。1865年初,他力促通过让黑奴加入联盟国军以换取自由的构想。该构想在联盟国败亡前的短暂期间内未有结果。

在联盟国军因持续数月的战役而筋疲力竭之后,一支联邦军成功的于1865年4月2日攻下彼德斯堡。李将军放弃防守里奇蒙,并企图与约瑟夫·强森(Joseph Johnston)将军在北卡罗莱那的部队会师。其所部为联邦军所围困,于1865年4月9日于阿波马托克斯法院投降。若干部下(间接由戴维斯总统指示)提议拒降以让部份小单位渗透出包围圈外,并进入山区以进行长期的游击战,为李将军所拒。

琐事

在威廉琼斯(J. William Jones)的《罗伯特·李将军个人话旧、轶闻与信笺》一书中,李将军在1870年10月12日所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叫希尔一定要上来拆帐篷。”

罗伯特·李的诞辰纪念日在维吉尼亚州是李-杰克森纪念日的一部分,在密西西比州则与马丁·路德·金诞辰纪念日共同作为官方假日。

李将军最喜欢的一匹马,旅行者,于战后在华盛顿校园陪怑着他。马尾上的毛因倾慕者们想要点名驹与名将的纪念品而被拔掉不少。李将军去世后,旅行者在灵车后领头送葬。李将军死后不久,旅行者因为踩到锈钉而感染破伤风,因无可救药而遭射杀。它下葬在华盛顿与李大学校园,紧临于李教堂下。1907年其遗骸被掘出并展示于教堂中,于1971年再度下葬于李教堂外。

1969年在电视节目The Dukes of Hazzard中所使用的大马力道奇车,为纪念他而命名为“李将军”(General Lee)。

尽管有总统特赦令,李将军悬于詹姆士河堤堰的肖像令包含非洲裔美国人在内的许多人感到不快。因此为了种族和谐的目的而于1990年代移除。

李将军身高180公分,鞋号4又1/2,相当于现今的6又1/2号。

电影战地中声/众神与将军(Gods and Generals)中,李将军的角色由罗伯特·杜瓦尔饰演。他是李将军的后裔之一。

阿拉巴马的李郡为纪念他而命名。阿灵顿之屋,又称寇提斯李大宅,坐落于今阿灵顿国家公墓内,由国家公园管理处负责维护,作为对其家族的纪念。

美军二战前研制生产的M3“格兰特/李”中型坦克是以李将军和他的主要敌人格兰特将军命名的。

战后

无国籍

战争结束之后,李将军曾官方申请战后特赦,但未曾获淮。申请书送出后上呈至国务卿威廉·亨利·西华德(William H. Seward)的桌上,他以为是旁人将事情完成后呈送的副本而将之归档,数十年后方于其抽屉中再度发现。李将军将不获响应当成政府对其保留法律追诉权。

李将军申请特赦立下范例,鼓励许多前美利坚联盟国部队官兵接受再度成为美利坚合众国公民。1975年,在一名国家档案记录管理局(National Archives and Records Administration)职员发现李将军宣誓效忠的誓词后,杰拉尔德·福特总统对他发布特赦,并由美国国会回复其公民权。

李将军夫妇战时居住于妻子的娘家,寇提斯李大宅(Custis-LeeMansion),遭联邦军没收,成为今日阿灵顿国家公墓的一部分。在他去逝后,法院裁定该处房产遭违法查扣,须归还其子。州政府提议收购其全部土地而获同意。

他自1865年10月2日起于维吉尼亚勒星顿担任华盛顿学院(今华盛顿与李大学Washington and Lee University)校长。在超过五年的任期中他将华盛顿学院由一所不知名的小学校转变成美国第一所提供商业、新闻、与西班牙语课程的大学。他立下全面性,令人摒息的荣誉观念-我们只有一条校训,就是每一个学生都是绅士(We have but one rule, and it is that every student is a gentleman)-在华盛顿与李大学以及其它若干独断维持荣誉体系的学校垂范至今。重要的是,李校长专注于让学校吸引南北双方的学生。然而,该校仍维持着种族隔离制度。自1795年约翰·查维斯入学以后,华盛顿学院,或说华盛顿与李大学,直到1966年才招收第二个黑人学生。

罹病与逝世

1870年9月28日,李校长感觉不适,无法清楚的说话。医生们赶到后,仅能协助让他躺在床上,希望病情能自行好转。几乎可以确定李校长是得了中风。这场中风损坏了脑前叶,使他言语失能,无法咳嗽。他经由人工喂食以维持体力,但转而罹患肺炎。因为无法咳嗽,李校长死于并发症肺炎(而非中风本身)。他在中风后两周,1870年10月12日,逝世于勒星顿,葬于华盛顿与李大学校园的教堂下。

拆除雕像

2017年8月16日,在美国马里兰州最大城市巴尔的摩,包括罗伯特·李在内的美国内战时期南方将领的4座雕像被连夜拆除。市长称此举是为了防止这些引起分裂的雕像引起混乱,以防夏洛茨维尔市的暴乱在巴尔的摩上演。

TAGS: 历史 美国 军事 历史人物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