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庆同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孔庆同(1912~1942),河南省光山县沙窝(今属新县)人。1942年5月在冀中反“扫荡”战斗中牺牲,时任八路军冀中军区第8军分区司令员。民政部公布第一批著名抗日英烈。

人物生平

在华北烈士陵园里,一位 八路军高级将领长眠于青松翠柏之中。他就是著名的抗日英雄、冀中八分区司令员孔庆同。

1928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 商南起义,曾任 红二十五军排长、连长、营长, 参加了 长征。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冀东抗日联军第一支队支队长,冀东抗日联军第四总队总队长。同年10月冀东抗日联军主力开赴平西后,率部留在冀东坚持抗日游击战争。1941年任冀中军区第八军分区副司令员。1942年5月在冀中反“扫荡”战斗中牺牲。

主要事迹

1937年盛夏,河北省 丰润县 腰带山一带的潘家峪、 东高庄、苏庄、大岭沟等偏僻山村,一位年轻人走村串巷,沿街叫卖:“卖篦子喽!卖篦子喽!”

吆喝声引来许多村民。他边卖边说笑,讲《三国》、说《水浒》,进而向人们讲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 长征,爬雪山过草地的故事。话到深处,他就向人们谈起日寇侵华民族危亡的事情来。他还会拉二胡,时常拉起民间流行乐曲,当老乡们听得兴起,转而拉起抗日曲调,什么《黄河怒》、《黄河愤》、《九·一八》、《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等。有时,卖篦子的青年打开包袱,拿出一把系着红绸布,闪耀发亮的小军号,吹将起来。他究竟是谁?怎么有这么大的本事?八成是共产党吧?

不错,这位年轻人正是 中共中央北方局派到冀东从事抗日武装大暴动准备工作的共产党员孔庆同。他1912年出生在河南省 光山县农民家庭。1927年春,光山建立了中共地下党组织,建立了农民协会,组织贫苦农民拿起大刀长矛,开展轰轰烈烈的革命斗争。年仅15岁的孔庆同参加了农民赤卫队。时隔不久,共产党领导的这支农民武装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他当了司号员。部队领导人把染过烈士鲜血的一把小军号交给他,他总是把它擦得锃光闪亮。每当战斗中发起冲锋,战士们一听到那激越的号音,立刻精神大振,勇气倍增,像下山的猛虎扑向敌人。每次战斗结束,同志们都为他请功。

1934年11月, 红二十五军遵照中央指示,退出 鄂豫皖根据地,实行战略转移, 长征抵达 陕北。此时,孔庆同已经成长为红军营长了。但那把小军号一直没有离开过他。

1937年8月,中共中央在洛川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提出《抗日救国十大纲领》,还提出在日伪统治比较严密的冀东地区创建抗日根据地的重要决策。 中共中央北方局即时选派一大批军政经验丰富的干部前往冀东。孔庆同作为年轻军事指挥员,离开 延安,到了天津 中共中央北方局,然后化装成为卖篦子的商人,跑遍冀东各县所有的联络点,宣传抗日道理,组织开展敌后游击战,培训军事干部,着手做抗日武装大暴动的准备工作。那把小军号随他到了冀东,在 燕山、滦河地区奏起抗日的号角。

孔庆同到达冀东4个月后,中共冀热边特委在 滦县多余屯召开冀东10县抗日人民代表大会。会上,党的负责人李运昌传达了中共中央关于在冀东举行抗日武装大暴动,建立冀东抗日联军的指示。会后,孔庆同连夜赶回 丰润县腰带山区,调集党员和农民自卫会骨干300多人,集中于 遵化、丰润、 迁安3县交界处的茅山诸乐寺,举行誓师大会,最先组成了冀东第一支抗日武装队伍。随后,中共冀热边特委负责人来到诸乐寺,宣布这支队伍为冀东抗日联军第一支队,孔庆同任支队长,史贞为支队政委, 周志国和 魏春波为支队特派员。

支队组建以后,武器和弹药的来源成为一个十分紧迫的问题。孔庆同与支队领导人商量后,决定消灭茅山镇反动民团,夺取武器。尔后,他亲自带两名侦察员趁茅山镇集日,化装进入镇内摸清敌情,连夜带队伍包围民团局。孔庆同吹起小军号,指挥战士攻入敌巢,又经喊话,团丁们放下武器当了俘虏。

不久,孔庆同与 周志国、 魏春波带领一支队攻入兴隆县药王庙据点,歼灭日军一个小队。

1938年7月上旬,冀东抗日大暴动全面展开,第一支队扩编为冀东抗日联军第四总队,孔庆同任总队长,下辖3个大队,共有1000多人。

一天夜间,孔庆同率领四总队,一举攻占了敌人长期盘踞的 铁厂镇。丰润、遵化两县伪骑兵保安队和伪警察2300多人,在日本顾问督促下,妄图夺回 铁厂镇据点,凌晨时分,分南北两路向铁厂镇扑来。

孔庆同和总队其他领导人研究后,由他率领部队捷足先登,赶到 铁厂镇北的玉皇庙山路两旁埋伏下来。敌人的大队人马刚到庙前,山坡后面突然响起调动部队的号音,一会儿指令,一会儿应和,一会儿在东,一会儿在西,神秘莫测,变化无常。敌人一听号音,好像进了迷魂阵,停在原地,东张西望,惊慌失措。日本顾问以为进了抗日联军的包围圈,命令撤退。孔庆同见敌人开始撤退,又吹起了冲锋号。抗联战士们跃出战壕,居高临下,扑向敌人。激战两个小时,敌人狼狈而逃。共俘敌80多人,缴获枪支200多枝,战马35匹,大大鼓舞了冀东抗日军民的士气。

这年深秋。孔庆同带部队东渡滦河,与节振国领导的工人特务大队会合。两支队伍团结协作,在迁安白杨峪村歼灭了伪满洲军一个营和日军一个小队,缴获的战利品装上骡马驮子,足有一公里长。

1939年秋后,孔庆同到中共中央 晋察冀分局党校学习。第二年春天,他从党校学习毕业,到冀中第八军分区任副司令员、代司令员之职,在保定一带坚持平原游击战。那把军号也一直随身携带。从山区游击区转到平原游击区指挥作战,这对孔庆同来说是一个新的考验。由于他作风民主,团结同志,虚心向老同志学习,很快就适应了平原游击区的环境,率领部队和当地民兵,同敌人展开了驰名中外的地道战、地雷战,打得敌人闻风丧胆,草木皆兵。

1942年秋,一个雾霭弥漫的清晨,白洋淀上,水波粼粼,芦荡漫漫,几只小船穿梭般地向淀中心的芦苇茂密之处驶去。八分区党委紧急会议就在芦苇荡中召开了。孔庆同向党委成员们传达了彭德怀关于“以武装斗争为主,坚持平原游击战争”的指示,组织大家共同分析形势,指出了抗日斗争的长期性,残酷性。还研究确定了下一步的斗争方式。

会议开了整整一天,夜幕降临在 白洋淀,趁着朦胧的月色,几只小船离开淀心,向四处疾驰而去。为了尽快把会议精神贯彻到各个县的游击大队,小船靠岸后,孔庆同率领分区手枪班连夜前往河间县。午夜时分,赶到了河间县左庄,与县大队政委杨捷率领的县游击大队会合。孔庆同连夜向全体指战员传达了上级指示和会议精神。会后,同杨捷共同分析当地斗争形势并作了重要指示,直至深夜。

次日拂晓,村外突然枪声大作。由于当地汉奸走狗通风报信,数倍于我的敌人连夜扑来,把左庄包围得水泄不通。情况十分危急,孔庆同和杨捷指挥分区手枪班和县大队向村西突围。手枪、步枪、机枪一齐向敌人扫射,继而发起冲击,杀开了一条血路。没料到刚奔出村口几百米,前面又响起了重机枪声,原来敌人设置了第二道包围圈。这时,后面的敌人又追过来,县大队腹背受敌,许多战士中弹倒下。

孔庆同果断命令:向北突围!经过激烈战斗,县大队冲杀到柏桐村南,又遇上日本鬼子骑兵部队的截击,情况越来越严重!孔庆同把手枪插在腰带上,一把抓过县大队机枪射手手中的机枪,向敌人骑兵猛烈扫射。日本鬼子纷纷落马,被压在一道大土坎后面。接着他拔出随身携带的军号,叫上机枪手和警卫员向东面的一道土坎奔去,在土坎后面吹响了冲锋的号音。号音一响,立即吸引了敌人的兵力和火力。

孔庆同向杨捷发出命令:“快!率领大队继续北撤!抓紧时机!”杨捷翻身跃起,带领队伍边打边冲,勇猛拼杀,眼看冲出重围。

敌人把所有火力集中到孔庆同所在的土坎部位。一排排子弹像雨点呼啸而来,机枪手中弹牺牲,孔庆同也身中数弹!警卫员奔上来背他,中弹牺牲了,倒在孔庆同身旁。杨捷带领四五名战士冲杀回来抢救,孔庆同高喊道:“别过来!快带同志们撤走!”

杨捷一边向敌人射击,一边向孔庆同靠拢:“孔司令员,我们不能丢下你!”

“少废话!快撤!服从命令。”孔庆同一边喊着,一边摘下警卫员的两颗手榴弹掖在腰里,抱着机枪继续向敌人扫射。他的身后,留下一道浓浓的血迹,染红了棵棵青草!

敌人从四面包抄过来,孔庆同的机枪不停地吼叫,阵地前留下了日寇几十具尸体。突然,机枪声停止了,子弹全部打光。孔庆同回头一看,见杨捷已率县大队突围远去,从容地拔出那两颗手榴弹,拧去环扣,放在身旁,又摘下腰带上那把跟随他多年的军号,静静地等待临近的敌人。

好半天,敌人见土坎后面没有动静,才畏畏缩缩地围了过来。在距离十几米的时候,孔庆同翻身跃起,甩出一颗手榴弹,随着浓烟炸起,敌人又丢下几具尸体,其余的敌人趴在地上不敢动了。

孔庆同一手叉腰,一手举起那把军号,吹起冲锋的号角,那嘹亮不息的号声,在大平原上回荡,体现着中华民族凛然不可侵犯的浩然正气!

敌人惊呆了,纷纷退步。日本指挥官气急败坏地大喊大叫:“快!夺下那把军号,抓活的!”

当敌人像疯狗一样扑到土坎前面时,孔庆同拉响了第二颗手榴弹。他和他那把闪光的军号,与敌人同归于尽。

战斗过后,白洋淀军民掩埋烈士遗体的时候,发现在孔庆同身旁的血泊里有一堆纸屑,那是他忍着剧痛,把身上携带的所有文件全部烧毁了。在烈士献身的地方,指战员们捡起军号的一块块碎片。手捧着这些带有血迹的碎片,大家不禁热泪盈眶,仿佛听到了孔司令员吹起的嘹亮不息的冲锋号声……

TAGS: 人物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