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塔宁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俄罗斯矿业巨头。俄传媒大王。俄罗斯七大寡头之一。 弗拉基米尔·波塔宁出生于莫斯科一名苏联外贸部高级官员的家庭。在其他寡头不得不白手奋斗的年轻时代,波塔宁已经依靠家庭背景进入莫斯科的精英学校——国际关系学院,毕业后即入外贸部,从事原材料进出口贸易工作。1991年苏联解体前后,波塔宁辞去政府工作,成立了自己的贸易公司Interros,在他背后撑腰的是当时俄罗斯最大的原材料出口商。 

第一桶金

  则是在1993年开办联合进出口银行(Uneximbank)赚到的。其时正值俄罗斯的非国有化改革初起阶段,即所谓丘拜斯私有化或债券私有化阶段,实行的是通过给所有公民(包括婴儿)发放私有化债券的形式来分配国有资产。波塔宁以1万美元成立的Uneximbank只是数千家一夜之间冒出的私人银行中的一个,这些银行均号称要为俄罗斯的经济重建提供服务,而事实上,其中的多数中小银行是为腐败官僚和黑社会组织所控制,那些财力雄厚的大银行则为寡头所有,它们的目的都只有一个:进入有利可图的国有资产收购交易。这一阶段改革结束时,私有化债券都集中到这些银行手中,他们利用债券控制了数千家国有企业。

  1995年,俄罗斯的非国有化改革进入新阶段:大型国企先进行股份制改造,再拍卖或招标出售股份。波塔宁在此时被聘为政府顾问,协助设计改造和出售方案。

  在其他寡头的支持下,波塔宁设计出了著名的“贷款换股份”计划,即政府通过出让国有企业的股份给私人银行和金融机构以换取其急需的贷款。名义上,该计划是为解决政府的资金困难,而在操作上,如众多外部人士所诟病的,这项计划被叶利钦政府中握有权势的人所操纵,严重地低估了国有资产的价值。贷款换股份计划表面上以拍卖形式实施,然而并非所有有意竞拍者都能获得邀请。据称,叶利钦的女儿坦娅对竞拍者的名单有强大的影响力。

  正是在波塔宁自己所设计的方案和一手操纵中,他如愿以偿将诺尔里斯克镍矿公司收入囊中,除此之外还有俄罗斯第五大石油公司Sidanko等一系列工业企业。在诺尔里斯克镍矿的拍卖中,波塔宁的Uneximbank银行被政府指定为主持者,波塔宁以1.701亿美元(比起始价1.7亿美元仅高出10万美元)胜出,获得诺尔里斯克镍矿38%的优惠股和51%有表决权的股份,另一竞价者3.5亿美元的出价则被判为无效。与国际上的交易所对其40亿美元的价值评估相比,波塔宁付出的代价就像一场玩笑。

  “这的确不好,”事后波塔宁在谈到此项拍卖时说,“拍出的价格太便宜了。但是让我们停止讨论它吧。这虽然不好,但至少解决了给它(诺尔里斯克镍矿)找一个更好的主人的问题。”

  1996年,波塔宁在总统大选中为叶利钦连任作出了重要贡献,被任命为叶利钦政府的第一副总理,专司经济改革,这使他成为所有寡头中担任政府职位最高的。在任的一年中,他被指责以权谋私。其中之一是他颁布了一项针对性的减税政策,使诺尔里斯克镍矿公司省去了巨额税款。

金塔顷刻倒塌变成了废墟和垃圾

  4年之内,Uneximbank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膨胀起来。至1997年,其资产已达37亿美元。这一年,乔治·索罗斯出资9.8亿美元协助波塔宁完成了用18亿美元对Svyazinvest电信公司25%股权的收购,英国石油也投资5.71亿美元收购了Sidanko石油10%的股份。与此同时,波塔宁还从西方银行和欧洲债券设法贷到6亿美元用于收购国企。尽管以西方标准衡量尚嫌小,Uneximbank此时已是俄罗斯最大最有权势的私人银行之一。

  1998年4月,波塔宁大肆铺张地庆祝Uneximbank成立5周年。巨大的广告牌遍布莫斯科街头,Uneximbank在广告上化身为众神之王宙斯,宣称它将“像自然一样亘古不朽”,最终成为全世界最大的银行。

豪言壮语犹在耳边

  俄罗斯便爆发了经济危机,卢布大幅贬值,大量持有政府短期债券的银行纷纷倒闭。在随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波塔宁的帝国坍塌了。到1999年初,Uneximbank已负债20亿美元,净资产几乎为零。2月,它拒付欧洲债券2.5亿美元的借款。从1997年的巅峰时期至此时,波塔宁控制的三家大型企业——诺尔里斯克镍矿、Sidanko石油和Svyazinvest电信的市值已从310亿美元狂跌至38亿美元。索罗斯在其所著的《全球资本主义的危机》一书中公开承认,持股Svyazinvest是他投资生涯中“最失败的投资”,此时他和波塔宁共同持有的该公司25%股份大约值50万美元。Sidanko石油被多家债主向法庭提请破产,最终在2001年转手给了另一个寡头弗里德曼所控制的TNK石油公司。

重新上路

  随着2000年上台的普京誓言要“将寡头作为一个阶层消灭”,同样是在叶利钦政权下发迹的波塔宁行事开始处处小心谨慎,尽管他并没有公然表露政治野心。就在媒体大亨古辛斯基被逮捕后不久,俄罗斯检察机关就对诺尔里斯克镍矿的私有化过程提出了质疑,质疑的要害正是价值被低估,拍卖被操纵。作为回应,波塔宁一面辩称交易并无违法之处,一面迅速追加了1.4亿美元,作为补偿对该公司价值的低估,并藉此表明自己的合作态度。

在政治上

  他不与普京公然作对,反以颇为合作的态度招架对其财产来源问题的攻击,并委婉地承认普京对寡头进行打击的合理性。“普京在政治和生意之间划了一条边界,而我绝对不会越界”,2003年,波塔宁公开表态说。

  为了响应普京提出的对社会多做贡献的号召,波塔宁成立了慈善基金会,每年至少拿出100万美元救助孤儿和设立奖学金。目前为止,弗拉基米尔·波塔宁慈善基金会已资助了100所学校和超过1500名学生。而在他的诺尔里斯克镍矿矿区,波塔宁也不吝钱财地兴建社会福利和环保工程。2000年,他投入166亿卢布用于修建各类公共服务机构和设施。在他的手中,诺尔里斯克的生活水平达到6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顽强存活赢回自己

  后寡头时代的波塔宁依靠自己在商业和政治上的双重才能顽强地存活了下来。Uneximbank垮掉之后,他将诺尔里斯克镍矿公司及其它有价值的资产装入Inteross控股公司和几家离岸公司以度过难关,并乐观地等待情况好转。在经济危机最严重的时候,为了鼓舞士气,兴致饱满的波塔宁甚至还邀请了100位朋友到法国滑雪度假,大肆狂欢。

  随着俄罗斯经济在普京治理下的复苏,波塔宁的Inteross也开始重振。在2001年按销售额排的俄罗斯5大私营企业中,Inteross以年销售40亿美元的规模排名第四。2003年,诺尔里斯克镍矿公司则完成了52亿美元运营收入和8.6亿美元利润。在《福布斯》杂志2003年俄罗斯富豪排行榜中,波塔宁以54亿美元的身价名列第四。在2004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上显示,他的个人净资产为49亿美元,排行第85位。

  和阿布拉莫维奇相似,波塔宁开始在西方世界寻找自己的容身之地。在接连传出他对英超球队阿森纳和曼城队的收购意向消息的同时,波塔宁还在试图打进艺术品收藏界这一上流权贵们的小圈子。2002年,波塔宁从已经倒闭的Inkombank银行手中以100万美元买下了俄罗斯至上主义艺术家马列维奇的著名作品《黑方》,将其捐赠给俄罗斯文化部,创下了俄罗斯艺术品国内拍卖的最高价格。

  波塔宁还是继古辛斯基之后的俄传媒大王,他拥有《消息报》、《共青团真理报》等多家报纸的股份。 依靠金融业起家的这位俄罗斯富翁自1990年以来建立了一个由工业公司、银行和媒介组成的商业帝国,年收入超过160亿美元,总资产达380亿美元。

裸捐的俄罗斯巨富

  他是一个宣布将在死后捐出大部分资产的亿万富翁——俄罗斯的富豪弗拉基米尔·波塔宁。而让人敬佩的不只有他的行为,更有他捐款的理由。

日前,俄罗斯巨富波塔宁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专访时说,他已作出决定,将在死后捐出数十亿美元家产,只给子女留下一百万美元。消息一经传出,立刻成为俄罗斯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

  波塔宁说,财富应当为社会服务,他自经商以来一直都在为这一决定做准备。他认为,自己积累和管理的资产不应由后代继承。他担心子女生活在自己的阴影中,而且会丧失努力追求自己事业的动力。

  波塔宁有2个儿子和1个女儿。女儿阿纳斯塔西娅25岁,长子伊万20岁,小儿子瓦西里只有11岁。阿纳斯塔西娅透露,波塔宁在宣布这个决定前曾跟家人商量过,也得到了他们的支持。

  在子女眼里,父亲的决定对他们来说并不意外,单是女儿阿纳斯塔西娅,就曾多次与父亲一同出席慈善活动。其实,波塔宁从事慈善事业已经有年头了。早在1999年,他就成立了自己的慈善基金会。10年来,他推动了许多慈善项目,包括救助孤儿、设立大学生奖学金、举办社会福利和兴建环保工程。

  现年49岁的波塔宁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创办联合进出口银行,积累大笔财富,此后更涉足石油、机械制造、建筑地产等领域,打造了一个庞大的金融工艺帝国。至于波塔宁的资产总额,由于统计时间不同,一直说法不一。2009年福布斯杂志估计他的财产总额为21亿美元,但是随着世界经济开始复苏,波塔宁的资产迅速回升。

  波塔宁作为首位捐出全部财产的俄罗斯富豪,也有媒体认为,此举为俄罗斯其富豪树立了榜样。而弗拉基米尔·波塔宁这样解释他的行为,一百万美元可以帮助一个人获得良好的教育,安心找到工作,自食其力,但是十亿美元则会害死他,剥夺他生活的意义。

人物评价

  在富豪争相炫富、富二代趾高气扬的俄罗斯,波塔宁这一勇敢的决定得到了众人的赞赏。而俄罗斯的富豪中,也已经有人开始效仿波塔宁。俄罗斯大型金融投资集团——“三人对话”公司老板瓦尔达尼扬就表示,他赞成波塔宁的主张,并且自己也已经在这样做了。他给孩子们存了一笔钱,其余大部分积蓄则投入了各类慈善项目。他说:“孩子们应当学会自食其力。”

从俄罗斯寡头缔造者到慈善家

      弗拉基米尔-波塔宁(Vladimir Potanin)应邀在莫斯科一家青年创业者俱乐部发表讲话。他表示,那次讲话绝对是段愉快的经历。

      这位俄罗斯大亨开玩笑说:“没人问我对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或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的看法。”他指的是有关俄罗斯执政“二人组”中的哪一位明年会成为总统的辩论——在他看来,这个问题算不上特别重要。“也没人向我打听有关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Norilsk Nickel)的事情。”

      波塔宁不希望自己因争夺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控制权而被定性,这一点儿也不令人意外。自2008年起,他与竞争对手、寡头奥列格-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的争夺战便一直时断时续——波塔宁旗下的集团拥有这家全球最大镍生产商30%的股权,而德里帕斯卡拥有25%。二人不断打官司,指控对方犯有共谋罪、进行了有争议的股票回购和向第三方出售股权。这场战争对双方的形象都没什么好处,令人想起了俄罗斯上世纪90年代的“狂野东方”资本主义。

      即便在当时,波塔宁也不希望被看作一位粗鲁的俄罗斯亿万富翁。他渴望得到西方同行的认可,想在身后留下一些东西。“我当然希望人们记住我的家族,”他表示。“我很想创造一种能流传很久的东西。这对我很重要。”

      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许要归因于他的成长背景。与共产党统治瓦解后俄罗斯第一批企业巨头中的大多数人不同,波塔宁出身苏联一个精英家庭,其父是派驻土耳其和新西兰的外贸官员。他曾经向英国《金融时报》解释过,自己是如何学会尊重商人成就的——当他还是一名17岁的年轻共产党员时,他仍相信所有资本家都是无情的剥削者的宣传,但有一次,他父亲带他参加了一个由新西兰一位顶级富豪举办的宴会。他的苏联爸爸承认,自己尊重这位创建了一家企业、并雇佣了数千人的企业家。

      波塔宁追随其父,进入了对外贸易部,但在1990年共产党统治垮台后离开,自创了一家外贸公司。他属于第一批“寡头”——这个词最初用来指在苏联解体后聚敛财富、并用其来获得政治影响力的一个特殊群体。实际上,是波塔宁推动了寡头的出现——或者说,最起码是他给出了点石成金之术,让这些人最初的财富成千上万倍地增长。

      波塔宁是1995年臭名昭著的“贷款换股份”计划的主要策划人。当时,商人们纷纷贷款给缺钱的俄罗斯政府。待到政府无力偿贷之时,这些大亨就能够以异常低廉的价格购买核心国有资产。波塔宁与当时的合作伙伴米哈伊尔-普罗霍罗夫(Mikhail Prokhorov),以1.701亿美元的价格,合力购买了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38%的股份。现如今,这部分股份价值180亿美元。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是位于俄罗斯北极圈内的矿业和金属业巨擎。

      尽管年仅50岁,但波塔宁已证明自己是一个善于在各种环境中生存的人。上世纪90年代中期控制着俄罗斯大部分经济的“七位银行家”,如今仅剩三位——波塔宁、米哈伊尔-弗里德曼(Mikhail Fridman)和阿尔法集团(Alfa Group)的彼得-伊文(Pyotr Aven)——仍在俄罗斯经商。七人之一的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现在正在狱中服刑,而曾在上世纪90年代短暂出任过俄罗斯副总理的波塔宁,却有幸主持俄罗斯版的《学徒》(Apprentice)电视节目。他旗下的Interros控股公司经营范围横跨银行业、矿业和媒体。今年3月,《福布斯》(Forbes)杂志估计,波塔宁是俄罗斯第四富有的人,身家达178亿美元。

       这是在俄罗斯,获得如此一大笔财富必然伴随着一些夺人眼球的企业纠纷——波塔宁不仅与德里帕斯卡有纷争,10年前还与弗里德曼产生过争执。或许还记得父亲教导自己要尊重他人的成就,波塔宁对这二人都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客气。“他是个成功的人,我认为,他的成功值得我们尊重,尽管我不喜欢他的某些做事方式,”他如此评价德里帕斯卡。对弗里德曼的评价也如出一辙:“我喜欢这个人,但我们无法成为朋友。我想,我们彼此都尊重对方。”

实际上,波塔宁表示,正是这种牺牲人际关系的意愿,将积极进取的亿万富翁与那些“宁愿打工”的人区分开来。

       他表示:“人们普遍认为,商人要随时准备承担赔钱的风险。但我认为,商人要承担的最大风险是失去人际关系、朋友或人际交往的风险。”

但是,如果像人们经常说的,俄罗斯的寡头们正在效仿美国的卡内基(Carnegie)和洛克菲勒(Rockefeller),从商业“海盗”变身合法商人再变身为慈善家,那么波塔宁在这条路上比许多人都走得更远。他不是唯一一位从事慈善事业的俄罗斯寡头;比方说,德里帕斯卡也从事过多年的慈善活动。但波塔宁是第一位宣称将捐出全部财富的人——去年他宣布,将逐步把几乎全部财富捐给慈善事业,而不是留给自己的三个子女。

       而且,尽管说寡头会拥护良好的企业治理听上去就像火鸡会支持圣诞节一样,但波塔宁也承担起了这一职责,主持着一个于2003年建立的全国治理委员会。

所有这一切都让围绕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展开的激烈斗争成为一件非常令人遗憾的事。在短暂的停战之后,去年6月双方再一次爆发激烈的斗争。经过一场有争议的股东投票,德里帕斯卡的俄罗斯铝业集团(Rusal)在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董事会占据的席位最终少于波塔宁的Interros集团。

       从诉讼和反诉中厘清事实真相一向是件棘手的事情。根据波塔宁的说法,他与德里帕斯卡的分歧,从根本上讲是“心态”方面的。

       波塔宁表示,他认为企业应该由独立、专业的经理人管理;股东应对企业管理保持一定距离,专注于战略问题。他暗示,德里帕斯卡“喜欢自己当CEO”。俄铝则表示,德里帕斯卡并不想当CEO,但由于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表现欠佳,他试图更多地参与管理。

      这件事短期内似乎找不到任何解决办法。即使二人最近在波塔宁位于莫斯科郊外的乡村别墅里会面后,情况依然没有改观。与许多事情一样,双方对那次会面所讨论的内容有着不同的说法。

       波塔宁将自己事业的持久生命力归功于“按游戏规则办事”。普京2000年成为总统,并表示寡头们可以保留他们在上世纪90年代获得的资产,只要他们不参与政治、安分守己。自那时起,那些非官方的规则便逐步开始演变。

      “你在这个国家挣钱、投资,”波塔宁用他那连珠炮似的英语解释道。“你保护环境、发工资、缴税和承担社会责任,这意味着你在帮助人……坦白地讲,如果你将这一切与欧美那种更发达的体系相比较,你会发现实际上两者非常相似。”

       他表示,自己现在的重点是让Interros成为“一个管理我(以及外部投资者)财富的有效工具”。这家控股公司正寻求开发新的机遇,例如升级俄罗斯老化的基础设施。

“我们在俄罗斯仍比在其它地区更有竞争力,”他补充道。“这里的宏观经济形势更有利,尽管俄罗斯应加大力度改进本国商业环境。作为本土公司,我们更容易承受俄罗斯商业环境缺陷带来的风险。”

       他补充道,成功发展Interros十分重要,因为这将是他布施所需财富的来源。他计划在未来10年将每年的慈善捐款额从1000万美元增至2500万美元——其中大部分都捐给教育和文化项目。

       他仍未决定最终将如何捐出自己其余的财富。但他只会为家庭成员留下仅够他们维持舒适生活的财产。

      他承认,自己之所以决定效仿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部分原因是希望留名于世。但他在一份也许会让欧美商业巨擘们感到惊讶的声明中表示,他捐出自己财产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帮助我的子女免受巨额财富的压力”。

       “我有一个原则:要想帮助自己子女或其他任何人,就给他一百万美元。要想毁了他,就给他十个亿,”他表示。“如果(我的子女)凭自己本事挣到了钱,他们将有权利决定拿这笔钱干什么。如果他们从我这里继承来了钱,他们下半辈子都将活在我和我给他们的钱的阴影中。这对他们不公平。也许他们不希望成为亿万富翁。也许他们想过另外一种生活。”

TAGS: 人物 政治家 俄罗斯 企业家 个人简历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