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博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根本博(1891年6月6日 - 1966年5月24日)日本陆军中将。一夕会成员,昭和军阀的骨干。最后一任驻蒙军司令官。投降后兼任北支那方面军司令,最大的“功劳”是古宁头之战使用「严岛合战」战法帮助国民党守住了台湾。

少壮将校时代

   福岛县人,1911年陆军士官学校23期毕业,同年进入第七师团第十四旅团步兵第二十七联队,任步兵少尉,1914年 步兵中尉。1921年步兵大尉, 1922年陆地大学第34期毕业后,回到步兵第二十七联队任中队长,在陆军中央省混,1926年晋升步兵少佐,北伐军打到南京的时候,他是南京领事馆驻在武官,据说1927年3月南京事件的时候,他赤手空拳的对付乱兵,被刺刀刺伤,最后跳楼逃命的时候负了重伤。由于这个事件,他成了对华强硬论者,竭力批评 币原喜重郎的协调外交。

归国工作

  归国后、在参谋本部任职,1928年6月起草了满州某重大事件实施纲要、满蒙问题等解决方法、以国策研究为目的、与 石原莞尔、 铃木贞一、村上启作、 武藤章等陆士21期生与21期生等少壮将校为中心、同年11月这9人结成木曜会,第二年5月、以军政改革与人事刷新、统帅权独立、合法的国家总动员体制确立为目标,与永田铁山、 冈村宁次、小畑敏四郎、 板垣征四郎、 土肥原贤二、 东条英机、 山下奉文等陆士15期与18期生为中心结成的二叶会联合组成一夕会。 1930年9月,晋升中佐,当年提出国家改造的樱会也加入一夕会,樱会是个非常激进的组织,作为樱会中心人物的 桥本欣五郎中佐连续组织了31年的三月事件和十月事件,企图建立军部独裁,但都失败了。此外,作为参谋本部支那课支那班班长的根本博还参与了 九一八事变的前期谋划,据关东军参谋 花谷正回忆,根本博中佐知道这个计划的95%;是陆军中央的核心人物之一。 1932年根本博调驻 上海武官,1934年回到陆军省任 步兵大佐。

中坚将校时代

  1935年8月12日相泽三郎刺杀统治派老大永田铁山的时候,他莫名其妙的和被带走的相泽三郎握了一下手,结果被视为同情相泽,在统治派内部遭受很大的非议。 二·二六事件时候,他是陆军省新闻班长,被叛乱军官给陆军大臣的上书中被认为是弄权的中心人物,与武藤章中佐,片仓衷少佐一起被要求即刻罢免。还企图在他上班途中伏击他,只不过他因为头天晚上饮酒过量而睡过了头没起床,从而捡了条命了。

高级将校时代

  二?二六事件后的陆军重组时被任命为二十七联队联队长,日中战争后作为中国通使用,1938年 晋升少将,担任华北方面军副参谋长,1939年任兴亚院华北联络部次长,同年转任华南第二十一军参谋长,1940年任华南方面军参谋长,1941年3月晋升中将,调任驻满洲第二十四师团师团长,1944年2月任第三军司令官,同年12月转任驻蒙军司令官,45年8月苏联对日宣战后,他坚守内蒙一线,15日昭和天皇下令停战,他立即撤退当地的4万日本侨民,同时命令继续下令抵抗,公然宣称,如果以后被问罪,自己切腹就完了,对于苏联军队,不论理由的如何,应断然灭之。部下官兵也跨过必死一边控制住苏联军的攻击,一边可怕的白刃战,来自八路军攻击必死也忍耐,坚守装上了侨民4万人的列车和线路。从8月19日开始了的跟苏联军的战斗持续了大概三日,但是日军拼命的反击苏联军因为丧失了斗志,日军开始8月21日以后撤退,最后的队27日回到了到万里长城。迎接了的驻蒙昧军参谋长记着「落泪不停,也著样子慰藉的念头能力wazu」。另一方面,20日逃出了内蒙古的4万人的日本人,三日三晚上挂上(放上)逃出了到天津。到此后也登上打捞船日军和政府有关人员他们的食品和衣服的提供必死努力了。

  打捞时候,驻蒙昧军的野战铁路司令部,对撤回列车的食品供给被认为费着脑筋。从8月17日左右开始,先,沿线的各站在卡车大量运送着军队的仓库有的米和压缩饼干。同时,在满洲关东军8月10日,计划了侨民的紧急运输,不过,侨民会在短时间的出发为了导致大混乱反对不可能,到11日几乎谁都不出现在新京都站,到第一列车不得不只装上军人家族。一般认为这个招呼了侨民的悲剧。再者,前任北支派遣军司令下村定陆军大将在投降后成了日本最后的陆军大臣,因此根本博兼任了北支那方面军司令官。

复员后的白团

  1949年4月解放军渡江后,刚被遣送回国的北支派遣军司令官根本博中将(Nemoto Hiroshi),家中来了一位台湾青年访客,他自称叫「李鉎源」,交给他一封中华民国已下野总统蒋介石的亲笔函,蒋以国民党主席的名义,请他来华协助风雨飘摇的「国民政府」。

  根本与蒋是北伐时期的旧识,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时,苏军南下攻打驻蒙日军,共军也趁国军来到前要接收日军,第一军元泉馨少将干脆率军先投了阎锡山,助阎守太原。总之,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根本博得到老蒋的协助,顺利将35万部队与45万日侨遣送回国,自己也免于「战犯」追诉。据根本博回忆录说,战后老蒋在书房里召见他时,侍卫长商震上将、战区司令官孙连仲上将都站着,老蒋却拉着他的手请他坐下,没有一丝战胜国的骄傲,让他感激在心。因此一接到蒋的「密令」,立刻召集旧属,准备赴华「报恩」。

  根本博在五月初化名「林保源」,率化名「周志澈」的吉川源三中佐(陆士41期,陆大44期)、化名「宋义哲」的浅田哲大尉(陆军航校教官)、化名「陈万全」的冈本秀俊少尉(干部候补生)、化名「刘台源」的中尾一行曹长(下士)、化名「林良材」的吉村虎雄与化名「刘德全」的照屋林蔚(浪人),一行七人准备偷渡到上海。

  但船还没出发,汤恩伯就准备弃守上海,根本博于是转赴台湾,但在日本九州时,竟被美国宪兵逮捕,然而经过一番「表白」,美军不但放行,还派一日裔美军随行保护。根本博就搭乘90吨重的机帆船「捷真丸号」南下,不料又遇台风,「捷真丸号」在琉球海域沉没时,被美国军舰救起,经过一番详查,美军竟在6月10日将他们7个日本浪人,用军舰送到基隆。

台湾行

  根本博到台湾后,老蒋又惊又喜,原来老蒋根本没发什么「密令」,这「密令」是投共之前的北平傅作义将军发的。据根本博回忆录说,他们七人到基隆后,台湾当局不听美国海军的解释,以致他们被扣押了一个月。尤其晋见老蒋之前,通知他们理发沐浴更衣时,他们都以为会被枪毙了。结果老蒋召见后,令曹士征在日本致送他们七人家属补助金,并请他们立刻赴金门协助汤恩伯。

  根本博一行人的行动,被港日媒体大幅报导,连美国「芝加哥论坛报」也转述。最夸张的有「蒋在日本招募十万义勇军协防台湾」、「蒋在日本招募义勇航空队协防台湾」,当时日本军人回国后,不但生活无着落,美军也不准他们从事公职,社会也瞧不起这些战败的军人。根本博的新闻一出,日本回国军人(尤其是飞行员),一大堆人挤到驻日代表团要报名,震动了盟军总部。

  结果根本博一行人的新闻,让盟军加强安检,原本老蒋与冈村宁次的布局也被牵连,「义勇军」胎死腹中,缩水成了由化名「白鸿亮」的富田直亮少将组成「顾问团」,也就是一般人熟知的「白团」。

  金门古宁头战役国军大获全胜后,根本博又协助汤恩伯防守舟山群岛。虽然根本博比起其它军事顾问不同,他是直接参战、功劳很大,而且官阶辈分都比富田直亮高,但「白团」成员一起抵制他,更严重的是为了防守舟山群岛,他赴日本以「渔捞」为名,买了33艘机帆船,却因一位前海军中将在口角时杀了一个流氓,引起日本海上保安队的追捕。

后记

  根本博的行动不够保密,以致连累冈村宁次也被盟总 麦克阿瑟约谈,而中国代表团团长朱士明也收到盟总的警告,招募「义勇队」计划胎死腹中,让老蒋非常不满,于是先遣送其它六人回日本。而化名「周志澈」的吉川源三中佐,又侵吞了其它几人的安家费,在日本成了重大新闻。老蒋担心连「白团」也没有优秀的日本军人来参加,终于一怒之下,将根本博也遣送回去。根本博回日本后,郁郁寡欢、终日酗酒,1966年病没。
TAGS: 福岛县 昭和军阀 昭和人物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