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进(体育)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胡进,辽宁省鞍山人。

1976年入选中国男排。1984年12月至1986年6月任国家女排助理教练。1988年2月至5月任国家青年女排主教练。1988年5 月至1989年1月任国家女排二队主教练。1989年1月至1993年3月任国家女排主教练。1999年3月再次出任中国女排主教练。

介绍

  现任:中国女排领队

  曾任:中国女排主教练

运动生涯

  1966年入鞍山市业余体校进行排球训练。1971年入辽宁青年排球队。1974年入辽宁排球队。1976年被选入国家排球集训队,任队长。

评价

  技术全面,二传稳,进攻威力较大,发球攻击性强。曾多次参加国际比赛。中国国家排球运动管理中心给胡进的评语中写道:“面对接队后可能遇到的各种困难和巨大压力,胡进没有过多考虑个人得失,毅然挑起这副重担。虽然胡进在带队过程中,在队伍管理、比赛机会的把握上存在着不足,未能实现中国女排2000年奥运会的既定目标,但应该肯定胡进和女排队员们所作出的努力,胡进仍不失为一名尽心尽责的优秀教练员。他热爱排球事业,有强烈事业心、责任感和钻研精神,有着坚强的意志和不服输的拼劲,在其任职期间,勤奋努力,全身心地扑在中国女排队伍上,并取得了亚洲锦标赛冠军、世界杯和奥运会第5名的成绩。”

荣誉

  其所在队于1977年第三届世界杯赛中获第五名,1978年第九届世界男排锦标赛获第七名,同年参加曼

  谷第八届亚洲运动会男排比赛获第三名,1979年第二届亚洲排球锦标赛获冠军(他获“最优秀运动员奖”),1981年第四届世界杯赛获第五名,1982年第十届世界男排锦标赛获第七名,同年新德里第九届亚洲运动会男排比赛获亚军。1980年获运动健将称号。

人生经历

  热爱中国女排的人对胡进这个名字一定不会陌生,作为四川女排的主教练,现在他仍在挚爱的排球事业上默默地奉献,排球已经成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谈的最多的也是工作。

  从1994年开始担任四川女排主教练到现在,时间过去了12年,胡进与四川队结下了深厚的感情。虽然四川队的训练条件不太好,胡进也没享受什么特殊待遇。但提到四川女排,胡进一下子就打起了精神。目前的四川女排正处于调整期,队员大都比较年轻,经验不足,导致上场比赛时紧张,所以成绩一般。“四川队现在从整体上说还是稳步前进的,队里现在也有一些比较优秀的年轻队员,希望她们经过比赛的磨练,积累比赛经验,逐渐成长起来,争取在以后的比赛中取得理想的成绩。”当记者问到胡进新年工作的目标时,他说:“我现在把主要精力放在了2009年的全运会,通过这段时间的训练和比赛,希望球队水平提高一些,进步更快一些,争取打进前八名,积累比赛经验,为2009年全运会做铺垫。现在辽宁女排和天津女排的成绩都很好,我们要多向她们学习。争取在全运会上取得好成绩。只有队伍的成绩好了,我才安心。”张口闭口全是工作,看来胡进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工作上。

  虽然胡进现在是四川队的教练,但他对辽宁女排的成绩也很关心,他说现在辽宁女排的成绩很好。“今年联赛中队员表现得都很好,像楚金玲、杨昊等球员发挥得都很好,年轻队员在老队员的带领下,也发挥出了水平。辽宁女排顺利走过了新老队员交替的过渡阶段,没有出现青黄不接的局面,还有更大的上升空间。”胡进说他有很长时间没回鞍山看看了,但是他对家乡有着深厚的感情,尤其说到老师吕国信的时候,他的话也多了起来,“吕老师带队非常认真,很感激他,如果没有吕老师,也不会有我的今天”。

重握四川女排主教练教鞭

  曾两度担任中国女排主教练的胡进也是两度入川任四川女排主教练。在首次入川的1994年至1999年中,他率领四川女排于1995年夺得全国城运会冠军、全国青年比赛冠军,1996年获得全国锦标赛冠军,1997年获得全运会沙滩排球赛冠军,他连续4年当选四川省“十佳”教练。今天当他再度接手四川女排时,四川女排已风光不再,在全国联赛第一阶段比赛中,四川女排失去了争夺前六名资格,苦于保级。

妻子

  张蓉芳,排球运动员。运动健将。河南新蔡人。1970年入四川队。1976年被选入国家队。历任中国女子排球队队长、四川省体委副主任、中国女子排球队主教练。197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以“三快一刁”(眼快、手快、脚快、球路刁)著称。是第三届世界杯女子排球赛、第九届世界女子排球锦标赛和第九届亚运会女子排球比赛冠军中国队的主力队员,第二十三届奥运会女子排球比赛冠军中国队队长。任主教练期间,中国女排获第十届世界女子排球锦标赛和第十届亚运会女子排球比赛冠军。四次获国家体育运动荣誉奖章。

共创辉煌

非常夫妻

  胡进和张蓉芳是一对把大悲大喜全部奉献给中国女排的非常夫妻;是世界上唯一的一对都当过国家队女排主教练的“非常夫妻”。张蓉芳退得光彩,胡进则是灰溜溜被赶下台的。 胡进的黄金年华都与中国女排捆在了一起。” 他们的孩子叫“胡十” 当年张蓉芳前脚搬出中国女排宿舍,后脚胡进就受令搬了进去-29岁的他被任命为中国女排教练,与邓若曾主教练一起去争取中国女排的“四连冠”! 两个人已经定好的婚礼 不得不推迟。 好在,邓若曾主教练、胡进教练不负重望,带着中国女排仍然赢得了世界杯赛,蝉联“四连冠”,张蓉芳终于舒了一口气。不久,她这位中国女排“三连冠”的副队长、队长,与“四连冠”的教练胡进踏上了婚姻的红地毯。婚后的日子本应美美满满,可两人过得并不舒心。因为,偶尔见一次面,张蓉芳总见胡进愁眉苦脸、心事重重-原因是,女排出现了危机!全国人民关注的中国女排正在走下坡路,而且,很难找到一剂良方,以确保女排的队伍建设、精神、斗志焕发青春。天生认真的胡进不能不愁。 谁来接管“病蔫蔫”的中国女排? 胡进与妻子猜来猜去都没想到更适合的人选。 这天,正在成都电讯工程学院进修的张蓉芳接到一个电话。这电话的内容让她大吃一惊:眼下的女排队员最服的就是她们的楷模张蓉芳和郎平,在她们的一致要求下,“上头”已拍板让张蓉芳出任主教练,郎平为教练员! 她打电话给胡进:“我能当一支世界冠军队伍的教练?!” 几乎是在同时,胡进接到了中国青年女排主教练的任命。 他们终于有了新婚后的第一次长相守。 不巧的是,张蓉芳怀孕了。仅仅剩下三个月,就是第十届世界锦标赛,一大堆难题摆在张蓉芳这位孕妇兼主教练面前,直缠得她心力交瘁。张蓉芳30岁了,已属于高龄孕妇,生养都可能出现问题。俩人常分别,她是多么希望身边今后有一个孩子陪伴啊;他是多么希望在自己出行的日子,孩子能代替他让她感受到他的生命讯号啊。

中国女排五连冠

  张蓉芳痛苦不堪。两难中,她流泪了,哭得好伤心,哭得好庄严。 最令她痛苦的是,中国女排队伍已显不齐,实力明显下降,要是在她手上丢了冠军,她的英名将随之付之东流。 好在老天帮她。 在捷克的体育馆里,中国队最“畏”的古巴队,上场时竟然没有了超级明星路易斯。原来,路易斯刚刚生了孩子,这无疑意外地帮了中国队一个大忙。张蓉芳指挥着中国女排摘下“五连冠”。接着,又在第十届亚运会上高奏凯歌。 半年后,他们的孩子呱呱落地了。没有翻字典查辞海,他们就为孩子取名“胡十”,以纪念第十届世界排球锦标赛和第十届亚运会,那段怀着孩子征战的岁月,那段圆了“五连冠”梦、几乎是十全十美的岁月。 孩子可是随他的妈妈、随中国女排,受了许多胎儿所没有承受过的痛苦啊!1986年7月,张蓉芳挺着大肚子,准备生孩子。胡进却在积极准备竞选中国女排主教练,结果,5名报名竞选者中,有3名当上了教练,曾是女排四连冠教练的他,却意外地名落孙山。1987年至1988年,既要带1岁的孩子,又要当国家体委训练局副局长的张蓉芳,毋庸置疑地被任命为中国女排的领队出征汉城奥运会。 当时,稳稳地当了八年偶像的中国女排被国内观众视作看家的王牌,别的项目不拿金牌可以原谅,独独女排不拿金牌不可原谅。 可中国女排接连输给了美国、秘鲁、苏联。国内媒体动怒了。球迷声讨他们。 张蓉芳在这次挫折之后的1989年初,胡进出任中国女排主教练。“个人事小,女排事大”,胡进扔下妻子和孩子,与队员一起住在国家队,累得两次肺栓塞住院抢救,直到冒险使用“溶菌霉素”才挽回生命。他这是拼了老命卧薪尝胆,准备重新崛起。尽管他带队拿了两次世界亚军和一次第3名,中国女排在与古巴队交锋中也创造了连胜12场的纪录,胜当时的另一支强队美国队,也都是3比0的大比分,可到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本来已将金牌算在账上的中国女排竟输给了第二集团的弱队荷兰队,最后只拿了个第7名,国内谴责声铺天盖地。 张蓉芳已经有了一道道伤痕的内心世界,忍受着颈椎、腰椎在过去打球时断裂过的伤痛,忍受着不能弯腰、蹲腿,只能卧床但不得不带刚刚5岁的儿子的窘境,可她仍然要安慰胡进,叫他拿得起放得下,千万千万不能给气得倒下!胡进黯然离开了女排。 真正的男人 谁知,正当胡进兼任主教练的中国沙滩排球队具备世界冠军实力之时,胡进又被中国女排的教练选拔 。

胡进前任-女排名将郎平

  与考核班子“盯”上了。 因为,郎平一次又一次地恳求:“我太累了,也该歇歇了。” “郎平意欲辞职,胡进可能出山!” 1999年春节刚过,前任国家女排主教练郎平挂鞭。关于中国女排换帅的消息在华夏大地迅速传开,各地媒体几乎以最大的热情投入到1999年中国体坛第一场舆论炒作战中。一时间,对郎平萌生去意原因的猜测,对胡进复出背景的分析,沸沸扬扬,不一而足。 张蓉芳闻讯后,坚决反对胡进复出。 在决定是否起用胡进的问题上,国家体育总局排球管理中心一共开了两次会,张蓉芳都是回避的。 一身伤病的她,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曾经被社会深深刺伤的胡进,考虑到自己一旦复出,妻子很可能又得“放下排球不管”,这太不公平了,他犹豫、徘徊再三。 张蓉芳知道,就目前中国女排的这支队伍,要想上一个台阶,哪怕是保持亚军位置,难乎其难。在以成绩论英雄,以胜负论声誉的今天,他面临的不是阳光大道,而是悬崖峭壁。“但是,是国家培养了我们,在祖国需要我们站出来的时候,为了一点私利,为了一点名声,为了一个小家,就退缩了,就不敢接受困难的挑战了,不肯战胜自我、超越自我了,还谈什么u2018弘扬女排精神u2019呢?经历了1992年那么大的打击后,我再没什么可怕的了。” 胡进向张蓉芳“坦白”了内心世界。 张蓉芳缄默着,整整一个礼拜没有搭理胡进。她深知胡进的脾气,一旦他认准了的事,任何人都无法改变。他对排球太着魔了,以至于不考虑后果。如果他计较个人得失,他不会复出接队,因为这次带队的风险远远大于成功。

执教中国女排

  但当1999年4月底不服输的胡进正式接受任命,出任风险极大的中国女排主教练时,她还是“例行公事”地向他伸出了手: “祝贺你。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孩子改名叫“胡实” 胡进上任,张蓉芳被迫卸“任”-她不得不把管得好好的中国女排交给另外一位领导分管,这个“重任”她不好也不宜再担当了呀。 孩子毕竟是孩子,听到父亲又当光荣的中国女排主教练了,胡实高兴得直跳:“爸爸,这回你可得收获丰硕果实了,为了你,妈妈可是专门把我的名字都改了。” 在胡十的10岁生日之时,张蓉芳为了不使孩子今后为她和胡进在两次奥运会上的失利而背负沉重的十字架,专门翻起了大辞典,还煞有介事地到崇文门派出所将“十字架”的“十”,改成了实实在在的“实”。1999年初,胡进再度执掌中国女排后,比赛时总是跌跌爬爬。 不光世界前3名没进入,即使在最后的4张奥运会入场券的争夺中也显得勉勉强强。 张蓉芳张蓉芳的丈夫—胡进胡进二次入主国家队,面临的难度一点都不比八年前小。

再创辉煌

  正所谓四年一个轮回,离第一次失败已经过去8年了,经过了两个轮回的胡进却没有逃离失败的圈。2000年,中国女排兵败悉尼奥运会。胡进最终在第二次证明自己的机会中失利。 作为一个教练能够前后两次执教中国女排,这是一种荣誉;可是作为一个教练两次带队出征奥运会得来的是这个队伍历史上两次最差的成绩,这是一种耻辱。荣誉和耻辱,把握在一线之间。他不会再有第三次机会来证明自己了。 2001年2月2日,胡进正式重握四川女排主教练的教鞭。前一天,他把中国女排的教鞭交给了一直与他合作的助手陈忠和。他只说了一句:“忠和,我们都等待着中国女排再度辉煌的那一天。”

访谈录

  昨天上午,国家排球管理中心对胡进的任命宣布以后,记者找到正在

带领四川科利多女排训练的胡进,请他就重新出山一事谈谈自己的想法,

胡指导终于打开了话匣子。

  记者:你对中心选择你来接替郎平感到突然吗?

  胡进:的确有些突然。不过,我也不是今天才知道此事,准确说,中

心敲定由我接替郎平是在联赛进行到第四轮科利多队在济南与八一队比

赛时,徐利主任专门到济南与我商量定下来的。

  记者:你对再度出山怎么看?

  胡进:国家队主教练的风险肯定大,但我作为一个教练员,当然愿意

到更高层次的队伍中去。

  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科利多俱乐部,感谢科利多公司的张良文总经

理,是他们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向我伸出友谊之手,从国外将我请回来,我

也感谢川中各界对我工作的支持,使我能有机会在国内排坛重新做出成

绩。

  记者:你认为目前你将面临哪些困难?

  胡进:首先是时间短,任务重。在我接手工作之后,立刻就要着手准

备今年9月的亚洲锦标赛和10月的世界杯,而且世界杯赛成绩直接关系到

奥运会的入场资格。同时,中心给我下达的任务是保住第一集团的成绩,

力争夺取一枚奥运奖牌。

  其次,需要研究的对手比以前多。

  记者:你执教的中国女排将与以前有什么不同?

  胡进:肯定会有一些变化。我打算突出“三新”,即新人、新组合、

新打法。

  队伍的人员组成要平稳过渡,要以现有队员为基础,有针对性地增加

新人,总体上是队伍的一个延续。我注意到近来国内排坛涌现出来的一些

新人,如八一队的赵蕊蕊、四川队的李雯等。

  人员组合和战术打法上强调全面,结合中国实情,不能一味走古巴、

俄罗斯那样的高大、力量的路,因为我们的力量与这些国家始终会有差

距,所以在顺应世界潮流,向大型化发展的同时,更要发挥我们的快变特

点。

  记者:你如何考虑新的国家队教练班子?

  胡进:国家队教练班子不会有大的变化,原担任教练的陈忠和是我的

老搭挡,李勇也曾与我合作过,我打算与他们继续合作。上周未,我已经

与他们两人谈过了,只要他们同意,别的方面没大问题。

  记者:目前你的工作重点是什么?

  胡进:国家队要到联赛结束后才会集中,我现在仍是四川科利多女排

的主教练,因此主要工作还是继续带领科利多队打好联赛,在保级的基础

上力争有更好的成绩。

  国家队方面,我已委托陈忠和在联赛后期到一些重点赛场去,为新一

届队员的挑选作准备工作。

相关消息

59岁的前国家女排主帅胡进将执教福建队,这并非传闻!昨天早上,胡进现身省篮排球运动管理中心排球馆,观看了福建女排的训练,时间长达一个多小时。之后他还在福建省篮排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王子凌的陪同下,到食堂吃了午饭。胡进此番观摩福建女排是出于什么原因?昨天,记者先后致电福建省体育局副局长陈忠和与省篮排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肖青松,两人都没有正面回应。

陈忠和担任省体育局副局长后,在促进排球发展方面可谓下了大力气。在2013-2014赛季全国排球联赛上,福建男女排是“动作最大”的队伍了,两队分别得到了300万元的赞助,各引进了2名外援,其中福建男排还创了联赛第六的最佳战绩。

下个赛季女排联赛,福建队还可能有“大动作”。首先,球队将聘请胡进担任主帅。另外,陈忠和曾表示“下赛季有可能引进国际一流球员”。如果此前传出的福建女排下赛季得到3000万元赞助属实的话,聘名帅、请大牌球员,应该都不成问题。前几个赛季,郎平执教恒大的年薪是500万元,胡进的年薪应该不少于200万元。

辽宁全运会后,福建排球的教练班子刚刚进行了调整。原福建青年男排主帅侯春俤带队,原福建女排主帅韩木水出任教练。2013-2014赛季,福建女排在得到了300万元的资金支持后,喊出过“小组进入前四”的口号,但遗憾的是,球队最终没能实现目标。

如今,各队都开始着手下赛季的队伍组建。前几天,上赛季执教八一队的胡进转投福建女排的消息在网上不胫而走。从昨天胡进观摩福建女排训练来看,双方已经进入了实质性接触阶段。

如果胡进执教福建女排,仍有一堆问题需要解决。原主教练侯春俤是执教另一支队伍呢,还是辅佐胡进?教练韩木水又将何去何从?此外,胡进能否力促天津二传米杨的加盟呢?而米杨到来,已边练边带队员的老二传陈亚青又该如何安排呢?

2016年03月23日,2016年越南VTV杯国际女排[微博]邀请赛昨晚结束小组第二轮的争夺。B组中,胡进挂帅的福建阳光城女排0-3不敌东道主越南工商银行队遭遇首败。胡进表示大比分输球还是对困难准备不足。

TAGS: 体育 人物 运动员 教练 排球 鞍山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