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戈·查韦斯(人物)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乌戈·拉斐尔·查韦斯·弗里亚斯(卡斯蒂利亚语:Hugo Rafael Chávez Frías,1954年7月28日—2013年3月5日)男,第52任委内瑞拉总统,曾因发动“二·四”军人政变入狱,出狱后查韦斯创立了左翼的第五共和运动以对抗民选的委内瑞拉总统。在1998年当选总统,2007年宣誓连任。2011年被查出身体内有恶性肿瘤而接受手术,2012年公开宣布痊愈并竞选总统,10月赢得大选获得连任。2013年3月5日,委内瑞拉副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下午在军事医院宣布,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于当地时间16时25分去世,终年58岁。

人物生平

乌戈·拉斐尔·查韦斯·弗里亚斯,1954年7月28日出生于委内瑞拉西部小镇萨瓦内塔。

1975年,他从委内瑞拉军事学院毕业,并获陆军工程军事科学和艺术硕士学位。

1989年至1990年,他就读于西蒙·玻利瓦尔大学,进修政治学专业。曾获“卡拉博博之星”、“陆军十字”等勋章。

1982年创建“玻利瓦尔革命运动”,主张建立玻利瓦尔倡导的“拉美国家联盟”。

1991年,他在委内瑞拉军队中任空降营中校营长。

1992年,他发动了旨在推翻安德烈斯·佩雷斯总统的“二·四”军人政变。政变失败后,他被捕入狱,两年后获释。

1998年1月,查韦斯创建“第五共和国运动”,并出任主席。

1998年12月6日,他作为竞选联盟“爱国中心”的总统候选人参加大选并获胜。

1999年2月2日,他宣誓就任总统。

1999年9月创办《总统邮报》。

2000年7月30日,查韦斯在根据新宪法重新举行的大选中再次当选总统,并于2000年8月19日就职,任期6年。

2002年4月11日,委内瑞拉部分军人发动政变,罢黜了查韦斯的总统职务,并组成以佩德罗·卡莫纳为临时总统的新政府。2002年4月14日,在阿列塔少将的支持下,查韦斯重新掌握了政权。

2013年3月5日,委内瑞拉副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下午在军事医院宣布,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于当地时间16时25分去世,终年58岁。查韦斯遗体做防腐处理后将安置在革命博物馆,并举行国葬。

执政方向

查韦斯主张用激进的措施进行改革、削减中央集权、实行地方分权。在经济上,查韦斯强调要建立自力更生和具有竞争力的经济,加强政府财经控制,削减公共开支,主张优先发展农业。在对外关系上,强调参与全球化和各国平等;尊重主权和不干涉他国内政,主张在相互合作的基础上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加速地区一体化,加强和发展同邻国、安第斯地区国家和南方共同体成员国的关系。

执政影响

国内政策

查韦斯是1997年成立的委内瑞拉第五共和国运动政党的创始领导人,2007年该党与其他数个政党合并成立委内瑞拉社会主义统一党,查韦斯担任领导人直至去世。查韦斯提倡玻利瓦尔革命,对于民主社会主义和托洛茨基主义的理想,并反帝国主义。除此之外,他曾严厉批评新自由主义的全球化、自由放任式资本主义以及美国的外交政策。查韦斯的国内政策以“玻利瓦尔任务”为根基,玻利瓦尔任务是一系列的政治活动,以彻底改变委内瑞拉的经济和文化情况为目标。

玻利瓦尔任务授权政府展开大规模的反贫穷计划,建构数以千计的免费医疗诊所来照顾穷人,和针对委内瑞拉成人文盲的教育计划—据称成果使超过一百万人识字,以及法定的食物和住宅补贴。从1998年至2005年,婴儿死亡率已经显著的下降。查韦斯的改革在委内瑞拉国内和国外都引起争议,获得许多称赞与批评。过半数的委内瑞拉人认为查韦斯拯救了贫穷人口,但许多人则认为他越来越偏向独裁,而且误导了经济发展。一些外国政府则视查韦斯为全球石油价格和地区性稳定的威胁。美国政府声称查韦斯对拉美地区民主化的进程造成了威胁,但一些国家则相对查韦斯的理想表示同情,另外一些国家则相当欢迎他的双边贸易以及相互的援助协议。查韦斯的支持者称这整起任务是由公民和劳工们所管理监督的,任务也没收了许多被指控为已无人使用的土地和工厂,改授予之前没有土地的穷人和原住民社区。

2006年3月,社区会议法被批准了,借由这项法案,社区共同体能够自行组织社区会议,政府会承认这些会议的合法效力,会议也能够取得联邦的资金和土地以用于社区计划。省略了由地区和国家政府管制可能造成的腐败和贪污。

查韦斯第一次当选时的政见便是反贪污和重新分配财富给予穷人,但批评者认为他的政策都是最容易产生贪污和犯罪的部份。他们也指出在警察和军事部队里存在着广泛的贪污现象,并指责查韦斯的政策造成首都卡拉卡斯的谋杀案件比率居高不下。除此之外,批评者指责查韦斯建立的“玻利瓦尔小组”武装部队滥用暴力,并指责查韦斯的公民后备军人政策只是想要胁迫国内的反对派并压制内部的冲突罢了。国际特赦组织的报告认为委内瑞拉仍缺乏一个独立和公正的司法机构,美国国务院则认为委内瑞拉的执政和法律权力过度集中而没有经过任何制衡。同时,批评者认为查韦斯政府不愿意利用私营部份功能的结果导致了公共建设的失败和住房建筑的赤字。

查韦斯在2007年3月30日表示在2007年内建立132个社会主义培训中心。在4月24日下令该国所有企业职工每周至少上4小时马克思主义理论课,将该规定还将向军队和学校推广。在4月29日,委内瑞拉社会主义统一党进行党员登记,旧有的第五共和运动及一些其他政党被合为该党,该党成为了委内瑞拉最大的左翼政党。查韦斯的批评者认为查韦斯政府的政治举动是强化意识形态。

劳工政策

查韦斯与国内最大的工会联盟委内瑞拉劳工联盟(ConfederacióndeTrabajadoresdeVenezuela,CTV)之间一直关系紧张,委内瑞拉劳工联盟长期以来都与反对党民主行动(AcciónDemocrática)结盟。在2000年12月的地方选举中,查韦斯发起一项公民投票以强制工会内部必须进行由国家监督的选举,这个动作被国际劳工组织强烈谴责,认为这是查韦斯试图干预工会内部的事务。在公民投票通过后,委内瑞拉劳工联盟被迫进行内部选举,选举结果仍由反查韦斯的领导人卡洛斯·奥尔特加(CarlosOrtega)获胜而得以继续担任劳工联盟的主席,而拥护查韦斯的候选人则指责这场选举是个大骗局。

由于委内瑞拉劳工联盟的反查韦斯立场,查韦斯的支持者另外成立了委内瑞拉国家劳工工会(UniónNacionaldeTrabajadores),以彻底取代委内瑞拉劳工联盟为最终目标。几个支持查韦斯的工会都从委内瑞拉劳工联盟里退出,改加入国家劳工工会旗下,国家劳工工会的成员数也不断增长。在2003年,查韦斯改派遣国家劳工工会前往周年性的国际劳工组织会议,将委内瑞拉劳工联盟排除在外。

2005年1月19日,一间名为Venepal的造纸工厂倒闭了,劳工们占据了工厂并重新开始生产以示抗议,但工厂资方扬言要变卖整个工厂的配卖。查韦斯于是下令国有化这间工厂,将信用贷款的尺度延伸至劳工身上,并下令委内瑞拉的教育机构向这间工厂购买更多纸张。这些都是查韦斯扩大国家干预经济的一部份。

经济政策

委内瑞拉是世界上的主要石油输出国,石油也成为委内瑞拉发展经济的基础。查韦斯鼓吹石油输出国组织限制石油出产量以获取更高油价,使他被冠上“价格骗子”的浑名。在石油输出国组织2006年6月举行的会议上,委内瑞拉是唯一一个希望借由降低石油出产量以提升油价的成员国。在查韦斯执政下,委内瑞拉最大的国有石油公司—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减少了25%的石油出产量,委内瑞拉无法达成现行的石油产出配额。不过,福布斯主张这是因为一些石油产出国出于政治的动机而试图诋毁委内瑞拉的产业。查韦斯试图扩展委内瑞拉的出口市场版图,加强与其他开发中国家的合作开发计划,包括阿根廷、古巴、中国和印度。油价的高涨使委内瑞拉获得了更多进行社会计划的资金,但也造成委内瑞拉经济越来越依赖查韦斯政府和石油产业的支撑,私营部份扮演的角色则逐渐萎缩。

查韦斯将委内瑞拉石油公司置于能源和石油部门的管辖之下。查韦斯也借由提高共同开采委内瑞拉石油所需的开采权费用来增加更多石油收入。查韦斯也试着清盘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在美国的子公司Citgo名下的财产。能源和石油部门成功的重组了Citgo的利润结构,使得委内瑞拉石油公司的收益大为提升。

在查韦斯的执政下,从1999年至2004年,人均GDP下跌了1-2%,但由于石油价格的飙涨、石油罢工的结束、和石油消耗的大量增长,最近委内瑞拉的经济状况相当茁壮,GDP成长比率在2004年达到18%、2005年10%。许多经济成长都是直接由最贫穷的人口区块受益,实际收入在2003年至2005之间据报成长了55%之多,不过一些经济学者认为这种成长只要油价下跌便会随之停止.。从查韦斯上任到现在为止,委内瑞拉政府的统计数字指出失业率下降了6.4%而贫穷人口比率则下降了6%。世界银行的报告指出在过去十年委内瑞拉的贫穷人口下降了10%,从40%下降至30%。不过,一些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主张委内瑞拉政府的贫穷报告并没有与其庞大的石油收入作成比例的计算。

委内瑞拉的失业率从2003年20%的最高点—也就是长达2个月的罢工和停工导致全国的石油产业瘫痪时,下降至2006年2月的10%。不过,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最近所创造的工作机会并非固定性的,一旦油价下跌,公共预算将无法再付出这些工作的薪水,这些人将再度失业。

2007年3月30日实行“集体所有制”,将大型农场收归国有及重新分配闲置土地给穷人。

2007年5月1日,由于委内瑞拉已经提前还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30亿美元债务,查韦斯宣布委内瑞拉退出这两个组织,并要求它们归还原先委内瑞拉缴纳的成员国会费。

外交政策

查韦斯重新调整了委内瑞拉的外交政策,借由双边贸易和互惠协议来促进拉丁美洲的社会和经济整合,包括他称之为“石油外交”的策略。查韦斯专注于在各种跨国机构上促进他所计划的拉丁美洲整合,与其他拉丁美洲国家发展双边贸易关系也是他政策的主要重点,委内瑞拉向巴西购买军火的比率逐渐增加、与古巴进行技术专家交换石油的协议、由委内瑞拉自费建立输油管至哥伦比亚以销售便宜的天然气,并以委内瑞拉的石油换取阿根廷的肉品和乳制品。查韦斯称委内瑞拉拥有“一张有力的石油牌以影响地理政治的舞台…”他宣称“就是这一张牌使我们能与强大的美国相抗衡”。除此之外,查韦斯与其他的拉丁美洲国家领导人紧密合作,尤其是在能源的整合方面,以及在美洲国家组织会议上争取采纳反贪污公约的胜利。查韦斯也极力争取加入并参与南美洲的南方共同市场贸易联盟,以扩展南半球的贸易整合计划。

国际上,查韦斯经常描述他的运动目标是要对抗新殖民主义和新自由主义。查韦斯不断谴责美国对于伊拉克、海地、和美洲自由贸易区的外交政策。查韦斯与前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菲德尔·卡斯特罗公开的友善关系也造成美国采取在外交上和经济上孤立古巴的报复政策。委内瑞拉原本与美国有着紧密的军事合作关系,查韦斯执政后便迅速断绝了两国的军事合作。除此之外,查韦斯在石油输出国组织哄抬油价的行动也使他在美国极为不受欢迎。在2000年,查韦斯前往参加为期10天的石油输出国组织会议,途中他还与萨达姆·侯赛因会面,成为在海湾战争之后第一位与侯赛因会面的国家领袖。查韦斯反布什的的言论上有时更达到人身攻击的地步。查韦斯曾经称美国总统乔治·沃克·布什为“白痴”(pendejo)。他也曾对美国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作出人身攻击,批评她对于拉丁美洲的无知简直是“彻底的文盲”。2005年底飓风卡特里娜摧残了美国墨西哥湾沿岸地区后,查韦斯政府是第一个表示愿意提供援助的外国政府。但布什政府拒绝了他的援助。

查韦斯与一些拉丁美洲国家领导人之间也有争议存在。在2005年11月10日,当查韦斯在卡拉卡斯向支持者们谈起墨西哥总统比森特·福克斯·克萨达时,他说他替墨西哥人感到难过:“墨西哥人让自己成为了帝国的小狗”,他称这指的是福克斯在美洲自由贸易区上对于美国贸易利益的支持。除此之外,在2005年11月13日,查韦斯在电视谈话节目上称墨西哥总统是“从他的伤口流出血来”并且警告福克斯不要“耍弄”他,除非他想“被叮上”。福克斯在听闻这些评论后,气愤的要求委内瑞拉政府尽速道歉,否则将要撤回墨西哥驻委内瑞拉的大使。查韦斯对此则毫不考虑的主动撤回委内瑞拉驻墨西哥城的大使,于是福克斯在隔天也撤回了墨西哥驻委内瑞拉的大使。不过,虽然两国的外交关系一直相当紧绷,但两国都不曾正式的切断外交关系。一些墨西哥和委内瑞拉的团体也致力于恢复两国外交关系的行动。

2001年,秘鲁政府怀疑委内瑞拉保护和藏匿了逃亡中的布拉迪密洛·蒙特西诺斯在藤森时期因贪污而遭通缉的一名前情报局署长。蒙特西诺斯在那年的6月被委内瑞拉警方捕获,并在几天后被遣返秘鲁。蒙特西诺斯还爆料宣称查韦斯企图透过秘鲁总统候选人奥良塔·乌马拉(OllantaHumala)来控制整个秘鲁。

2006年1月至5月之间,当查韦斯评论起2006年秘鲁总统选举的候选人时,他公开支持乌马拉,并称阿兰·加西亚·佩雷斯是“小偷”和“骗子”,另一名候选人洛德斯·芙洛雷斯是“寡头政治的候选人”。查韦斯的大量评论使秘鲁政府认为他过度干涉秘鲁的内部政治事务而违反了国际法,两国都因此撤回了各自的大使.。不过,查韦斯支持的乌马拉最后仍败选了,亲美国的加西亚当选。

哥伦比亚的总统选举也由亲美国的阿尔瓦罗·乌里韦·贝莱斯当选。一名哥伦比亚武装力量(FARC-EP)的高阶政治成员遭绑架而引起了两国的外交紧张。虽然两国的外交关系一直相当紧绷,但两国都不曾正式的切断外交关系。

查韦斯与伊朗政府保持紧密关系,尤其在能源生产、经济、和产业合作的领域上。他也拜访了伊朗数次,第一次是在2001年,他宣称到伊朗是为了“替21世纪铺设和平、正义、稳定、和进步的道路”。穆罕默德·哈塔米曾三次拜访委内瑞拉,查韦斯还授予他“解放者勋章”并称他为“为世界上的正义奋斗不懈的战士”。2006年5月,艾哈迈迪内贾德宣布伊朗将开发核能后,查韦斯对此表示赞成,并否认伊朗有发展核武器的计划。查韦斯对伊朗的紧密关系和核计划发展的支持使美国政府对此表示关切,康多莉扎·赖斯对此评论道,由于查韦斯与伊朗的关系,使得委内瑞拉已经成为美国眼中“地区性的负面势力”。

查韦斯在1999年收到了利比亚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的个人邀请,2001年他首次前往利比亚拜访。在这趟短暂的拜访中,两人一同商议了国际的情势、油价的下跌、和石油输出国组织的产油层次。一些委内瑞拉国民大会的议员指责查韦斯没有事先透露前往利比亚的旅程,却假装只是前往欧洲和非洲而已。在2004年,卡达菲在的黎波里授予查韦斯“卡扎菲人权奖”,查韦斯则称他为“朋友和兄弟”,宣称两人“拥有相同的社会观点”。在2006年,当查韦斯第三次前往利比亚时,两人签下了一份经济和文化合作的条约,查韦斯称这是一个反抗“美国霸权”的联盟。他在利比亚的访问及谈话,一直被美国严厉批评。2007年1月26日,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访问委内瑞拉,相讨减少原油生产来解决市场上的原油供应过剩。两人表示斥资数十亿美元,帮助一些国家摆脱美国的控制,两国政府还签署了如旅游、教育和矿产等领域展开合作的11项协议。

查韦斯曾于1999年10月、2001年5月、2004年12月和2011年8月共四次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国事访问,于2006年8月、2008年9月和2009年4月共三次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工作访问。

个人生活

查韦斯的第一段婚姻是和一名来自查韦斯老家萨巴内塔的贫穷家庭妇女南希·科尔门娜雷斯(NancyColmenares,并生下3名小孩:罗莎·弗吉尼亚、玛丽亚·加芙列拉、和乌戈·拉斐尔。查韦斯于1992年政变未遂而入狱,两人因此离婚。查韦斯第一次婚姻的期间,他也和一名年轻的历史学家HermaMarksman保持恋爱关系9年之久。查韦斯的第二段婚姻是和记者MarisabelRodríguez,查韦斯和她生下了一女罗莎·伊内斯,查韦斯也已经有一名孙女加布里埃拉了。

查韦斯出身于天主教家庭,虽然他也曾和委内瑞拉的天主教神职人员和基督新教教会产生一系列的争执。他通常将他个人的信仰视为私人的事务,但在查韦斯的总统任期里,查韦斯逐渐透露他的信仰观点,宣称他的信仰、和他对于耶稣个人生命和意识形态的解释,深切影响了的左翼和进步主义思想。

癌症缠身

2011年6月,查韦斯在古巴进行了外科手术,切除了一个“棒球大小”的恶性肿瘤。8个月后在身体检查时,在原处再次发现肿瘤。

2012年4月7日,查韦斯再赴古巴进行第三轮放射治疗癌症。

6月11日,查韦斯在隐瞒了自己癌症病情的情况下,仍然注册成为委内瑞拉总统候选人,10月7日第四次当选总统,但在当选之后,再度前往古巴哈瓦那接受手术。12月10日,再度前往古巴哈瓦那接受手术。

2013年1月10日,由于进行了手术,需要时间休养,无法出席总统就职典礼。

2月14日,委内瑞拉政府公布了4张总统查韦斯的“病床照”,并声称“手术后的呼吸道感染已经得到控制”

2月18日,从古巴返回委内瑞拉并在一家军事医院继续接受治疗,在军事医院渡过余生。

查韦斯于2013年3月5日当地时间下午4时25分去世。副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通过电视宣布了查韦斯的死讯,在声明中他说“查韦斯在与病魔搏斗两年后去世”,宣称“我们国家一贯的敌人”是导致查韦斯患癌症死亡的幕后黑手,并援引阿拉法特的死亡为佐证。他说“查韦斯所患的癌症很可能是美国发动的“科技攻击”引起的,政府将成立专门科学委员会调查查韦斯的病因”。查韦斯遗体将做防腐处理,放入水晶棺永久保存。

TAGS: 人物 政治人物 总统 委内瑞拉 国家元首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