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羹尧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年羹尧(1679年—1726年),字亮工,号双峰,中国清朝名将。原籍 凤阳府怀远县(今属 安徽),后改隶汉军镶黄旗,清代康熙、雍正年间人, 进士出身,官至四川总督、 川陕总督、 抚远大将军,还被加封太保、一等公。

公元1700年(康熙三十九年)中进士。走上仕途。公元1709年(康熙四十八年),升任 四川巡抚,成为封疆大吏。

1723年,年羹尧奉命掌管西部一切军务大权,实权大过其它一切高职军官,西部地方官员均听命于他。同年,年羹尧奉命平定罗卜藏丹津动乱,战争持续到第二年,年羹尧巧妙战术横扫全场,大获全胜,于是声名四起。

公元1724年(雍正二年)入京时,得到雍正帝特殊宠遇。但翌年十二月,风云骤变,他被雍正帝削官夺爵,列大罪九十二条,于公元1726年(雍正四年)赐自尽。

人物生平

早期生涯

年羹尧,自幼读书,颇有才识。公元1700年(康熙三十九年)中进士,改 庶吉士,授职翰林院检讨。曾多次担任四川、广东 乡试考官,累迁 内阁学士。

公元1709年(康熙四十八年),升任 四川巡抚,成为封疆大吏。据清人萧奭所著的《 永宪录》记载,这时的年羹尧还不到30岁。对于康熙的格外赏识和破格提拔, 年羹尧感激涕零,在奏折中表示自己“以一介庸愚,三世受恩”,一定要“竭力图报”。到任之后,年羹尧很快就熟悉了四川通省的大概情形,提出了很多兴利除弊的措施。而他自己也带头做出表率,拒收节礼,“甘心淡泊,以绝徇庇”。康熙对他在四川的作为非常赞赏,并寄以厚望,希望他“始终固守,做一好官”。

公元1710年(康熙四十九年),斡伟生番罗都等掠夺 宁番卫(治今四川省 冕宁县),杀死 游击周玉麟。上命羹尧与四川提督 岳升龙剿抚。岳升龙率兵讨之,擒罗都,年羹尧至平番卫,闻罗都已擒,引还。 川陕总督 音泰弹劾年羹尧延误军情,应该撤职上命留任。公元1717年(康熙五十六年), 越巂卫(治今四川省 西昌市东南)属番与 普雄(今四川省 越西县)土千户那交等为乱,年羹尧遣游击张玉剿平之。

平步青云

年羹尧也没有辜负康熙帝的厚望,在击败 准噶尔部首领 策妄阿拉布坦入侵西藏的战争中,为保障清军的后勤供给,再次显示出卓越才干。

公元1717年(康熙五十六年), 策妄阿拉布坦遣其部将策凌敦多布入侵西藏,杀死 拉藏汗。四川提督 康泰率兵出黄.胜关(今四川省 松潘县),军中哗变,引军而还。年羹尧遣参将杨尽信抚谕大军,密奏康泰失兵心,不可用,请求亲赴松潘协理军务。上嘉其实心任事,遣都统 法喇率兵赴四川助剿。

公元1718年(康熙五十七年),年羹尧令 护军统领 温普进驻里塘(今四川省 理塘县),增设 打箭炉(今四川 康定)至里塘驿站,增设四川驻防兵。上嘉年羹尧治事明敏,巡抚无督兵责,特授 四川总督,兼管巡抚事,统领军政和民事。

公元1719年(康熙五十八年),年羹尧以敌情叵测,请赴西藏为备。廷议以松潘诸路军事重要,令羹尧毋率兵出边,檄法喇进师。法喇率副将 岳钟琪抚定里塘、 巴塘。年羹尧遣知府迟维德招降乍丫、察木多、察哇诸番头目。

公元1720年(康熙五十九年),上命平逆将军 延信率兵自 青海入西藏,授年羹尧定西将军印,自拉里会师,并咨询年羹尧孰可署总督者。年羹尧言一时不得其人,请以将军印畀、护军统领 噶尔弼,而移法喇军驻打箭炉,上用其议。巴塘、里塘本云南 丽江土府属地,既抚定, 云贵总督 蒋陈锡请仍隶丽江土知府 木兴;羹尧言二地为入藏运粮要路,宜属四川,从之。木兴率兵前来收地,至喇皮,击杀番酋巴桑,年羹尧疏劾。上命逮木兴,囚云南省城。八月,噶尔弼、 延信两军先后入西藏,策凌敦多卜败走,西藏平。上谕羹尧护凯旋诸军入边,召法喇还京师。年羹尧不久遣兵抚定里塘属上下牙色、上下雅尼,巴塘属桑阿坝、林卡石诸生番。

公元1721年(康熙六十年),年羹尧进京入觐,康熙御赐弓矢,并升为川陕总督,成为西陲的重臣要员。这年九月,青海郭罗克(今 果洛藏族自治州)地方叛乱,在正面进攻的同时,年羹尧又利用当地部落土司之间的矛盾,辅之以“以番攻番”之策,迅速平定了这场叛乱。公元1722年(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抚远大将军、贝子 允禵被召回京,年羹尧受命与管理抚远大将军印务的 延信共同执掌军务。

到了雍正即位之后,年羹尧更是倍受倚重,和隆科多并称雍正的左膀右臂。隆科多是 胤禛的亲郎舅,在胤禛继位前已为他效力多年,二人关系甚为亲密。

公元1723年(雍正元年)五月,雍正发出上谕:“若有调遣军兵、动用粮饷之处,著边防办饷大臣及川陕、云南督抚提镇等,俱照年羹尧办理。”这样,年羹尧遂总揽西部一切事务,实际上成为雍正在西陲前线的亲信代理人,权势地位实际上在抚远大将军延信和其他总督之上。雍正还告诫云、贵、川的地方官员要秉命于年羹尧。同年十月,青海发生 罗卜藏丹津叛乱。青海局势顿时大乱,西陲再起战火。雍正命年羹尧接任抚远大将军,总督各军,驻 西宁坐镇指挥平叛。

当时年羹尧初到西宁,大军未集,被罗卜藏丹津得知,于是率军偷袭,直取西宁。年羹尧率左右数十人坐于城楼上,毫不慌张。罗卜藏丹津以为有诈,率军引退。年羹尧令兵攻击贼垒,敌军认为年羹尧兵少,不为防备,驱桌子山土番当前队;炮发,土番死者无算。岳钟琪兵至,直攻敌营,罗卜藏丹津败逃,仅率百人遁走。

到了公元1724年(雍正二年)初,战争的最后阶段到来,年羹尧下令诸将“分道深入,捣其巢穴”。各路兵马遂顶风冒雪、昼夜兼进,迅猛地横扫敌军残部,大获全胜。年羹尧“年大将军”的威名也从此震慑西陲,享誉朝野。

平定青海战事的成功,令雍正喜出望外,遂予以年羹尧破格恩赏:在此之前,年羹尧因为平定西藏和平定郭罗克之乱的军功,已经先后受封三等公和二等公。此次又以筹划周详、出奇制胜,晋升为一等公。此外,再赏给一子爵,由其子年斌承袭;其父年遐龄则被封为一等公,外加太傅衔。此时的年羹尧威镇西北,又可参与云南政务,成为雍正在外省的主要心腹大臣。

君臣知遇

年羹尧不仅在涉及西部的一切问题上大权独揽,而且还一直奉命直接参与朝政。他有权向雍正直接上报,把诸如内外官员的优劣、有关国家吏治民生的利弊兴革等事,随时上奏。他还经常参与朝中大事的磋商定夺。

在有关重要官员的任免和人事安排上,雍正则更是频频与年羹尧交换意见,并给予他很大的权力。在年羹尧管辖的区域内,大小文武官员一律听从年的意见来任用。元年四月,雍正命 范时捷署理陕西巡抚,不久想要改为实授,把原任巡抚调为兵部侍郎,雍正特和年商讨这项任命。另一次雍正在安排武职官员时“二意不决”,就征询年羹尧的意见,问他如果将陕西官员调往他省升用“你舍得舍不得”,要他“据实情奏来,朕依尔所请敕行”。四川陕西以外官员的使用,雍正也经常征求年的意见。

青海平定之后,雍正在给年羹尧奏折的朱批中写道:“尔之真情朕实鉴之,朕亦甚想你,亦有些朝事和你商量。”年羹尧进京期间,即与总理事务大臣 马齐、 隆科多一同处理军国大政。雍正还因为他“能宣朕言”,令其“传达旨意,书写上谕”。年羹尧俨然成了总理事务大臣。

雍正跟年羹尧的私交也非常好,并且给予特殊的荣宠。雍正认为有年羹尧这样的封疆大吏是自己的幸运,如果有十来个像他这样的人的话,国家就不愁治理不好了。平定青海的叛乱后,雍正极为兴奋,把年视为自己的“恩人”,他也知道这样说有失至尊的体统,但还是情不自禁地说了。为了把年羹尧的评价传之久远,雍正还要求世世代代都要牢记年羹尧的丰功伟绩,否则便不是他的子孙臣民了:不但朕心倚眷嘉奖,朕世世子孙及天下臣民当共倾心感悦。若稍有负心,便非朕之子孙也;稍有异心,便非我朝臣民也。

至此,雍正对年羹尧的宠信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年羹尧所受的恩遇之隆,也是古来人臣罕能相匹的。公元1724年(雍正二年)十月,年羹尧入京觐见,获赐双眼孔雀翎、四团龙补服、黄带、紫辔及金币等非常之物。年羹尧本人及其父年遐龄和一子年斌均已封爵,十一月,又以平定卓子山叛乱之功,赏加一等男世职,由年羹尧次子年富承袭。

在生活上,雍正对年羹尧及其家人也是关怀备至。年羹尧的手腕、臂膀有疾及妻子得病,雍正都再三垂询,赐送药品。对年父亲遐龄在京情况,年羹尧之妹年贵妃以及她所生的皇子 福惠的身体状况,雍正也时常以手谕告知。至于奇宝珍玩、珍馐美味的赏赐更是时时而至。一次赐给年羹尧荔枝,为保证鲜美,雍正令驿站6天内从京师送到西安,这种赏赐可与唐明皇向杨贵妃送荔枝相比了。

正对年羹尧宠信优渥,并希望他们彼此做个千古君臣知遇榜样。他对年说:朕不为出色的皇帝,不能酬赏尔之待朕;尔不为超群之大臣,不能答应朕之知遇。……在念做千古榜样人物也。

此时的年羹尧,志得意满,进而做出了许多超越本分的事情,最终招致雍正的警觉和忌恨,以致家破人亡。

君臣失和

年羹尧才气凌厉,恃上眷遇,师出屡有功,骄纵。行文诸 督抚,书官斥姓名。请发侍卫从军,使为前后导引,执鞭坠镫。

年羹尧的失宠和继而被整是以公元1724年(雍正二年)十月第二次进京陛见为导火线的。在边疆时,蒙古王公和额驸阿宝见到年羹尧必须跪拜。在赴京途中,他令 直隶总督 李维钧、 陕西巡抚 范时捷等跪道迎送。到京时,黄缰紫骝,郊迎的王公以下官员跪接,年羹尧安然坐在马上行过,看都不看一眼。王公大臣下马向他问候,他也只是点点头而已。更有甚者,他在雍正面前,态度竟也十分骄横,“无人臣礼”。年进京不久,雍正奖赏军功,京中传言这是接受了年羹尧的请求。又说整治 阿灵阿(皇八子 胤禩集团的成员)等人,也是听了年的话。这些话大大刺伤了雍正的自尊心。

十一月,年羹尧结束陛见回任后,接到了雍正的谕旨,上面有一段论述功臣保全名节的话:“凡人臣图功易,成功难;成功易,守功难;守功易,终功难。……若倚功造过,必致反恩为仇,此从来人情常有者。”在这个 朱谕中,雍正改变了过去嘉奖称赞的语调,警告年要慎重自持,此后年羹尧的处境便急转直下。

分析年羹尧失宠获罪的原因,大致有以下几点:

第一,擅作威福。年羹尧自恃功高,骄横跋扈之风日甚一日。他在官场往来中趾高气扬、气势凌人:赠送给属下官员物件,“令北向叩头谢恩”;发给总督、将军的文书,本属平行公文,却擅称“令谕”,把同官视为下属;甚至蒙古扎萨克郡王额附阿宝见他,也要行跪拜礼。对于朝廷派来的御前侍卫,理应优待,但年把他们留在身边当作“前后导引,执鞭坠镫”的奴仆使用。按照清代的制度,凡上谕到达地方,地方大员必须迎诏,行三跪九叩大礼,跪请圣安,但雍正的恩诏两次到西宁,年羹尧竟“不行宣读晓谕”。更有甚者,他曾向雍正进呈其出资刻印的《陆宣公奏议》,雍正打算亲自撰写序言,尚未写出,年羹尧自己竟拟出一篇,并要雍正帝认可。年羹尧在雍正面前也行止失仪,“御前箕坐,无人臣礼”,雍正心中颇为不快。

第二,结党营私。当时在文武官员的选任上,凡是年羹尧所保举之人,吏、兵二部一律优先录用,号称“年选”。他还排斥异己,任用私人,形成了一个以他为首,以陕甘四川官员为骨干,包括其他地区官员在内的小集团。许多混迹官场的拍马钻营之辈眼见年羹尧势头正劲、权力日益膨胀,遂竞相奔走其门。而年羹尧也是个注重培植私人势力的人,每有肥缺美差必定安插其私人亲信,“异己者屏斥,趋赴者荐拔”。比如他弹劾直隶巡抚 赵之垣“庸劣纨绔”、“断不可令为巡抚”,而举荐其私人李维钧。赵之垣因此而丢官,于是转而投靠年羹尧门下,先后送给他价值达20万两之巨的珠宝。年羹尧就借雍正二年进京之机,特地将赵带到北京,“再四恳求引见”,力保其人可用。遭年参劾降职的江苏按察使葛继孔也两次送上各种珍贵古玩,年羹尧于是答应日后对他“留心照看”。曾经荐陕西布政使 胡期恒及景灏可大用,弹劾 四川巡抚 蔡珽,上即以授景灏,又擢升胡期恒为 甘肃巡抚。此外,年羹尧还借用兵之机,虚冒军功,使其未出籍的家奴桑成鼎、魏之耀分别当上了直隶布政使和署理副将的官职。

第三,贪敛财富。年羹尧贪赃受贿、侵蚀钱粮,累计达数百万两之多。而在雍正朝初年,整顿吏治、惩治贪赃枉法是一项重要改革措施。在这种节骨眼上,雍正是不会轻易放过的。

身败名裂

公元1725年(雍正三年)正月,雍正对年羹尧的不满开始公开化。年羹尧指使陕西巡抚 胡期恒参奏陕西驿道金南瑛一事,雍正说这是年任用私人、乱结朋党的做法,不予准奏。

年羹尧曾经参劾四川巡抚 蔡珽威逼所属知府蒋兴仁致死,蔡珽因此被罢官,经审讯后定为斩监候;而年羹尧的私人王景灏得以出任四川巡抚。这时雍正已经暗下决心要打击年羹尧,蔡珽被押到北京后,雍正不同意刑部把他监禁起来,反而特地召见他。蔡珽陈述了自己在任时因对抗年羹尧而遭诬陷的情况,又上奏了年羹尧“贪暴”的种种情形。雍正于是传谕说:“蔡珽是年羹尧参奏的,若把他绳之以法,人们一定会认为是朕听了年羹尧的话才杀他的。这样就让年羹尧操持了朝廷威福之柄。”因此,雍正不仅没有给蔡珽治罪,而且升任他作了左都御史,成为对付年羹尧的得力工具。

三月,出现了“日月合璧,五星联珠”的所谓“祥瑞”,群臣称贺,年羹尧也上贺表称颂雍正夙兴夜寐,励精图治。但表中字迹潦草,又一时疏忽把“朝乾夕惕”误写为“夕惕朝乾”。雍正抓住这个把柄借题发挥,说年羹尧本来不是一个办事粗心的人,这次是故意不把“朝乾夕惕”四个字“归之于朕耳”。并认为这是他“自恃己功,显露不敬之意”,所以对他在青海立的战功,“亦在朕许与不许之间”。接着雍正更换了四川和陕西的官员,先将年羹尧的亲信甘肃巡抚胡期恒革职,署理四川提督纳泰调回京,使其不能在任所作乱。四月,解除年羹尧川陕总督职,命他交出抚远大将军印,调任杭州将军。

年羹尧调职后,内外官员更加看清形势,纷纷揭发其罪状。雍正以俯从群臣所请为名,尽削年羹尧官职,并于当年九月下令捕拿年羹尧押送北京会审。十二月,朝廷议政大臣向雍正提交审判结果,给年羹尧开列92款大罪,请求立正典刑。其罪状分别是:大逆罪5条,欺罔罪9条,僭越罪16条,狂悖罪13条,专擅罪6条,忌刻罪6条,残忍罪4条,贪婪罪18条,侵蚀罪15条。

雍正说,这92款中应服极刑及立斩的就有30多条,但念及年羹尧功勋卓著、名噪一时,“年大将军”的威名举国皆知,如果对其加以刑诛,恐怕天下人心不服,自己也难免要背上心狠手辣、杀戮功臣的恶名,于是表示开恩,赐其狱中自裁。

年遐龄及年羹尧兄 年希尧夺官,免其罪;斩其子年富;诸子年十五以上皆戍极边。年羹尧幕客邹鲁、 汪景祺先后皆坐斩,亲属给披甲为奴。公元1726年(雍正四年),叱咤一时的年大将军以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告终。  

后续

其父遐龄革职,其子富处斩,诸子15岁以上者戍极边。雍正五年(1727年),又赦其诸子交遐龄受教,遐龄死,又复其官职并赐祭。

历史评价

雍正帝:“不但朕心倚眷嘉奖,朕世世子孙及天下臣民当共倾心感悦。若稍有负心,便非朕之子孙也;稍有异心,便非我朝臣民也。” “朕不为出色的皇帝,不能酬赏尔之待朕;尔不为超群之大臣,不能答应朕之知遇。……在念做千古榜样人物也。” “大凡才不可恃,年羹尧乃一榜样,终罹杀身之祸。”“年羹尧深负朕恩,擅作威福,开贿赂之门,因种种败露,不得己执法,以为人臣负恩罔上者诫。”

赵尔巽:“雍正初,隆科多以贵戚,年羹尧以战多,内外夹辅为重臣。乃不旋踵,幽囚诛夷,亡也忽诸。当其贵盛侈汰,隆科多恃元舅之亲,受顾命之重;羹尧自代充为大将军,师所向有功。方且凭藉权势,无复顾忌,即於覆灭而不自怵。臣罔作威福,古圣所诫,可不谨欤!”

陈康祺:“年虽跋扈不臣,罹大谴,其兵法之灵变,实不愧一时名将之称。”

葛虚存:“大将军羹尧军法极严,一言甫出,部下必奉令唯谨。尝舆从出府,值大雪,从官之扶舆而行者,雪片铺满手上,几欲堕指。将军怜之,下令曰:u2018去手!u2019盖欲免其僵冻也。从官未会其意,竟各出佩刀,自断其手,血涔涔遍雪地。将军虽悔出言之误,顾已无可补救。其军令之严峻,有如此者。”

高阳:“细细考查,此人(年羹尧)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才具;否则亦不至于连世宗(雍正)那些令人肉麻的迷汤都分辨不出来,被灌得如中酒一般,沉醉不醒,自速其死。因此,在康熙年间,所受天语褒赞,无非雍亲王故意替他说好话的结果。”

《清史稿》:“隆、年二人凭借权势,无复顾忌,罔作威福,即于覆灭,古圣所诫。”

轶事典故

闻声识贼

年羹尧征战西藏的时候,一天晚上三更时分,忽然听到疾风西来,过了一会儿就安静了。年羹尧急忙叫某参将率领飞骑三百,往西南密林中搜贼,果然尽歼贼人。有人问其故,年羹尧回答:“一霎而绝,非风也,是飞鸟振羽声也。夜半而鸟出,必有惊之者。此去西南十里,有丛林密树,宿鸟必多,意必贼来潜伏,故群鸟惊起也。”

料事如神

年羹尧征战青海时,一天查阅地图,知道前面的路有淤泥深坑,于是就下令说:“明日进兵,各人携板一片,草一束。”军中不解其故。等到第二天,遇深沟泥泞,下令军士将束草掷入,上铺板片,大军于是畅行无阻。原来番人想要倚仗此为险,不料大军突然到来。遂捣破番人巢穴。

家族成员

太曾祖父:严孟阳

太伯祖父:严友春

太祖父:年遇春(本姓严,其父为元武将,元末守滁阳殉职后,严遇春避难之怀远,居县北许家河柘塘村。明初占籍,以乡音 讹“严”为“年”,称年遇春,为年氏之始。明朝户部尚书 年富、清朝大将军 年羹尧即出此族。是为安徽怀远始年氏一世祖。)

高曾祖父:年景和

高祖父: 年富,字大有,明代安徽省怀远人。

曾祖父:年华

祖父:年绣

父: 年遐龄(曾任笔帖式、兵部主事、刑部郎中、河南道御史、工部侍郎、湖广巡抚;一等公、太傅)

兄: 年希尧(曾任工部侍郎; 内务府总管大臣、景德镇御窑厂监造) 、年法尧(著有定番州志)、年则尧、年述尧

妹:年氏,其夫 胡凤翚。胡凤翚时任苏州织造,后夫妻双双自杀于寓所。

年氏,胤禛的 侧福晋,雍正即位后封为贵妃。谥号 敦肃皇贵妃。三子一女,皆殇。

妻: 正室, 纳兰性德的女儿。继室:宗室 辅国公苏燕之女

子女:年熙、年富、年斌

年氏:联姻曲阜孔氏家族,未果。

外甥: 皇四女:未命名(1715年—1717年),康熙五十四年三月十二生,五十六年五月殇。

福宜:(1720-1721)雍正第七子。生于康熙五十九年五月,母敦肃皇贵妃年氏,六十年正月卒。

福惠:(1721-1728)雍正第八子。生于康熙六十年十月,母敦肃皇贵妃年氏。雍正六年九月初九卒,十三年追赠 和硕亲王,谥“怀”。

福沛:(1723)雍正第九子。生于雍正元年五月初十,母敦肃皇贵妃年氏,出生之日卒。

年羹尧之后裔,因惧祸,改“年”为“生”,认为“生”字是“年”字倒看,世代为江都县人。

艺术形象

影视形象

《 满清十三皇朝》 凌文海 饰演 年羹尧

《 雍正、小蝶、年羹尧》 张佩华 饰演 年羹尧

《 雍正与年羹尧》 龙方 饰演年羹尧

《 君临天下》 徐锦江 饰演 年羹尧

2010年《 宫锁心玉》 李沁东 饰演 年羹尧

《 雍正王朝》 杜志国 饰演 年羹尧

《 李卫当官》杜志国 饰演 年羹尧

《 江湖奇侠传》 黄海冰 饰演 年羹尧

《 刺虎》又名《 年羹尧秘史》 吕良伟 饰演 年羹尧

2011年《 步步惊心》 邢瀚卿 饰演 年羹尧

2011年《 后宫·甄嬛传》孙甯 饰演 年羹尧

《 食为奴》 欧瑞伟 饰演 年羹尧

小说形象

清末小说《 平金川》,以年羹尧为主角之一。

梁羽生小说中的年羹尧,出处:梁羽生武侠小说《 江湖三女侠》。

TAGS: 清朝 历史名人 人物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