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鼎盛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马鼎盛(1949年9月25日-),香港军事评论员,中山大学历史系毕业、凤凰卫视主播、香港电台节目主持、香港专栏作家、中国近代军事史学会会员、十一届广东省政协委员。1982至1989年在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1989年到香港定居,曾主持亚视马鼎盛讲军事等时政节目,亦曾先后在《明报》、《大公报》、《天天日报》、《星岛日报》、《文汇报》等报刊撰写时事评论及军事专栏,发表过《香港战役十八天》等论文。现主持凤凰卫视《军情观察室》及担任香港电台讲东讲西客席主持。

人物简介

香港军事评论员、中国近代军事史学会会员、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客席研究员。在香港出生,在北京度过青少年时代,毕业于广州中山大学历史系。1980年发表首篇论文《中日黄海大战的胜负问题》。1982至1989年在广东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工作期间,发表《香港战役十八天》等论文。 

马鼎盛出生名门,是粤剧大师马师曾和红线女的儿子,是香港著名的军事评论员,他的军事评论,在全球华人中有很高的知名度。

经历四年的农民生涯后,他又当了六年的工人,恢复高考后,他考入广州中山大学历史系,开始了军事历史的研究,毕业后,他分配到广东省社科院工作,研究近现代军事史,并到过法卡山前线,亲自感受战场的硝烟和体会战争的真实含义。

人物履历

马鼎盛祖藉广东顺德县,1949年香港出生,其父马师曾和母亲红线女俱为粤剧界泰斗级人物,并有一兄马鼎昌。1955年,马鼎盛随父母离开香港,回到中共刚刚建政的大陆。1957年到北京,在北京育才小学和清华附中读书,文革时期当过农民和工人共十年光景。1977年考入中山大学历史系,成了恢复高考制度后的第一批大学生。[1]在读期间与金应熙教授合作发表《一九四一年底的香港十八天战役》。1982年从中山大学毕业后,于1982年至1989年于广东省社会科学院任研究员,期间发表多篇军事论文。

1989年,马鼎盛定居香港,曾在大公报、星岛日报、明报、文汇报及香港电台等媒体工作,积累了丰富的新闻工作经验,2004年正式加盟凤凰卫视,成为《军情观察室》的节目主持人,也同时担任《时事开讲》、《时事辩论会》及《时事直通车》等节目的时事评论员。他目前还是中山大学人类历史学研究中心和客座研究员,也是香港知名的专栏作家,他最多一年发表过六十万字的文章,现在一年保持三十万字以上,并着有《国共对峙五十年军备图录—台海战线东移》等专著。

1995、1996年台海军事演习期间,他的军事分析和研究受到多方关注,邀请他接受采访的要排队预约,最多的时候有七八个新闻机构同时到达他的办公室。他取得这一与家庭文化传统“背道而驰”的成就,得到他的母亲红线女的理解和赞赏。

2013年1月14日,政协第十届广东省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在广州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十一届广东省政协委员名单,马鼎盛连任政协委员。

家庭生活

婚姻子女

马鼎盛于1980年结婚,1983年诞下一女。

母亲离世

2013年12月17日,一代名伶红线女的遗体告别仪式当日举行。

遗体告别仪式上,红线女之子马鼎盛哽咽着说:“红线女与祖国荣辱与共,善始善终,她的生命属于艺术,她的艺术属于人民。母亲红线女永垂不朽。”

主要著作

《国共对峙50年军备图录──台海战线东移》马鼎盛 著,香港天地图书出版社2002年1月初版,ISBN9629930463

《朦胧的年代》马鼎盛 著,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2004年6月初版,ISBN 7-5353-2840-7

《马鼎盛纸上谈兵》马鼎盛 著,广东人民出版社2005年5月初版,ISBN 7-218-04894-3

《马鼎盛:与香港名人谈读书》马鼎盛 著,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2005年5月初版,ISBN 7-80709-012-X

《马眼兵书》,江西人民出版社,2008年5月第1版

人物语录

马鼎盛在政协大会上发言关于南海主权时,一开场,马鼎盛便引用革命先烈方志敏《我的中国》文章,开始了他关于南中国海危机的“现场直播”。正如电视节目中的马鼎盛一样,他极富感染力的言论,博得了在场委员们数次掌声,“直播”也几度中断。

应为南海立新功

“今天的南中国海在流血。”马鼎盛说,这个血就是石油,也就是好多委员都在提的碳,“天然气、石油,每年数以百亿美元,被周边小国家盗采。我们怎么办?我们广东要为今年的南中国海立新功!”他介绍说,自古以来,南中国海的海洋国土就在中国的管辖之下,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广东方面协助中国海军收复了南中国海,“这是我们广东的光荣!”

南中国海已经危急到什么程度呢?他说,不仅每年损失那么多的石油和天然气,而且国防上饱受困扰,中国要持续发展,必须冲向大洋,由一个大陆国家变为一个海洋国家。

大量广东渔民失去生计

马鼎盛说,有一次到湛江讲课的时候,当地人告诉他,海滩上都是渔船,20万渔民失去了生计。广东的渔民历代都是在南中国海经营的,“现在呢,不但被有的国家开炮驱赶,甚至有渔民被抓,一个人罚5万美元,一条船罚20万美元。”

“多么希望他们在解放军保护下免除罚款……”话未说完,现场立即响起了热烈的掌声。马鼎盛停顿了一下,而此时,会议现场主席台两侧屏幕上出现了会场解放军委员的画面。

“解放军也很难,外交无小事。”他自言自语道,现场又是一阵爆笑。

愿死后海葬在南中国海

那广东人民、香港人民能做什么呢?“我觉得最起码的,要用任何方式持续保持中国人民在南中国海的出现。”马鼎盛说,他非常希望某年某月某日,广东的渔民在曾母暗沙打鱼了;某年某月某日,香港的电视台在赤瓜礁拍摄;某年某月某日,澳门的同胞举行海葬,可以到黄岩岛撒下骨灰了。

“如果有这样的服务,我第一个报名,我不是撒骨灰,是整个扔下去。”话音一落,现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和笑声。

“大家吃鱼吃得多了,也让鱼吃我们一回,这是最环保了。南海危机关我们大家的事,我们做一点点事,也是真正爱国的表现。”

掌声再次响起……

“谢谢马鼎盛先生,我们又免费听了一次你的节目。”省政协副主席温思美打趣地为这次演讲做了一个总结。 

TAGS: 军事 凤凰卫视 军事专家 著名作家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