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义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陈义,动物学家,教育家。中国寡毛类动物形态学和分类学的奠基人。发现并定名100多种蚯蚓,为中国蚯蚓资源的调查及其利用填补了空白,曾编著《动物学》、《普通生物学》、《无脊椎动物学》等多种大学教科书。

陈义,动物学家,教育家。中国寡毛类动物形态学和分类学的奠基人。发现并定名100多种蚯蚓,为中国蚯蚓资源的调查及其利用填补了空白,曾编著《动物学》、《普通生物学》、《无脊椎动物学》等多种大学教科书。

陈义 - 简介

陈义,号宜承。1900年5月13日出生于浙江省高登县(今富阳县)新登区湘源乡马弓村夏家岭。父亲陈亦发,为私塾教员,并操持祖产田30多亩,他与子辈均参加劳动,并雇工帮助。母亲陈周氏为家庭妇女,在陈义15岁时即去世。兄弟4人,陈义排行第三,均分居。兄弟4人分居时,陈义仅得耕田1亩和山地1小块,由其两兄长分担后供他读书。

陈义出身小农家庭,家境清贫,从小勤学善读兼习农事,曾做过牧童,放牧过牛、羊。1906~1911年在他父亲执教的私塾读书并下田务农。1912~1913年在他父亲任教的小学读书。1913~1916年在新登县立小学学习并读古文。1916~1917年转入新登县第二高级小学并学左传等。1917~1918年在福广小学及绿诸小学任初小教师。1918~1919年考入浙江第一师范学校预科学习,直至1922年。小学毕业时,以“好学不倦”出名。适值五四运动,陈义富于爱国热忱,积极参加学生运动的游行与罢课。1920年曾参加杭州市青年会圣经班学英文,1921~1922年又在该会夜校学英语,因而与青年会接触较多,并由该会派他去参加了1921年在北京召开的世界基督教学生代表大会。1922年夏末在第一师范学校毕业,而以同等学历考入厦门大学商科,但在一年后转入教育系学习并在该系办公室兼做文书、打字等工作。1924~1925年学习心理学和英文等。1925年冬,师从秉志学习动物学。1927年夏获得教育学士学位。毕业后回杭州,经高小时老师蔡绍牧介绍至杭州第一中学任博物课教员。1928年经秉志介绍至中央大学任助教。1930年加入中国科学社为社员。1931年申请美国洛氏基金会(当时称China Medical Board,Peking)的基金,经著名生理学家蔡堡推荐,获得基金会的资助,1932年9月到美国留学,经西雅图(Seattle)至费城(Philadelphia),就读于宾夕法尼亚大学动物学系(Department of Zoology,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1933~1934年又获得洛氏基金去林穴海洋生物学实验室(Marine Biological Laboratory,Woodshole)学习无脊椎动物学和胚胎学。1935年3月获得宾夕法尼亚大学哲学博士(Ph.D.)并加入美国学术团体Sigma Xi学会为正式会员(Chapter member,The Society of the Sigma Xi)。1935年6月赴华盛顿国立博物院(National Museum of Washington)核对中国蚯蚓标本约一周。同年7月经旧金山(San Francisco)、檀香山(Honolulu)回上海。回国后,经秉志介绍入中央大学理学院任教授,在此期间先后参加中国动物学会,应聘为教育部大学用书特约编辑,兼任师范学院博物系系主任、任川西科学考察团生物队队长,参加中央研究院南川金佛山采集动物标本的工作,还兼任华西大学动物学教授及博物馆主任。1949年4月至1950年任南京大学理学院教授兼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医科大学生物教员。1950~1974年任南京大学生物系教授兼普通动物学教研组主任。在此期间,于1950年他还应聘担任中国科学院动物标本整理委员会委员;1951~1954年被选任中国动物学会江苏分会理事长;1955年7月任教育部《生物学》特约编辑;1956 年夏在青岛被选为中国动物学会理事;同年11月任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兼职研究员;1963年2月任教育部高校教材编审委员会委员。此外,他还担任过中国科学院动物名词审查委员会委员,江苏省科普协会生物学主任,江苏省血防小组成员等职务。1956年起被选为中国政治协商委员会江苏省委员会第三届、第四届委员。1974 年8月23日因病在南京逝世。

由于他从小入学不易,均由他人资助才得完成学业。在他就学的过程中,早年得益于陈邦杰、陈世、秉志、伍献文、王家楫等的帮助和影响,使他一直抱有“人救我,我救人”和“读书救国”、“教育救国”的想法,甚至在当上教授以后,置地产、造房时竟在房上书写:“但问耕耘,不求收获”。他除了受亲友、老师和基督教青年会的影响以外,还受到陈嘉庚“毁家兴学”和张季直“务商兴县”的影响。他很羡慕及敬佩陈嘉庚的为人,希望自己能有朝一日也获得巨资,做点有益于社会的事业。由于有这种想法,所以对于自己特别节俭,抱定“躬自薄而厚于人”的主张,梦想积成巨款,在新登县设立清贫奖学金,发挥阶级友爱,救济品学兼优但贫穷而失学的青年。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早期他曾想去南洋经商,扶植华侨,提高祖国地位,故曾在厦门大学商科学习过一年。后转入教育系学习,决心投身于教育事业。在晚年,还想做一个像张季直那样的人,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帮助,促使新登能成为一个繁荣兴盛的先进县。为了实现他“人救我,我救人”的愿望,就在1935年任中央大学教授以后,将其积蓄的薪金带回新登奖学,后经乡人建议置奖学产、奖学田。于当年即购田7亩,将年租作为贫困亲友子女的学费。1946年又托表兄周文祺代置5亩多田,为纪念他的母亲,称之为陈义母田,设陈母周氏清贫互相奖学金,所收租金全作为奖学金赞助他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其亲友、乡人的子女,凡成绩达到85分以上者均可获得该奖学金。一直到“文化大革命”期间,他还在扶助贫困失学青、少年上学。经他助学的年轻人先后有26个。至今新登中学的吴校长仍保存着几十年前陈义捐款白洋千元给福广小学做助学金的亲笔信。1952年时陈义曾对自己作过评价:在业务上是努力的,能吃苦耐劳,富有责任心,对教学任务或友人相托之事能认真负责地对待;在生活上有勤俭节约的习惯,从不铺张浪费。陈义因受家庭、学校及社会的影响,造就了他沉默寡言、埋头苦干、为人正直、谦虚谨慎、克勤克俭、乐于助人的独特性格和优良品德。凡了解他的人,都十分敬佩他的高尚精神。

陈义的前妻陈素云,曾在上海市霍山路小学任教。后妻吴秋云,婚前任小学教师,婚后料理家务。有1子4女,均已成家立业。

陈义 - 简历

1900年5月13日 出生于浙江省新登县(今富阳县)新登区湘源乡马弓村夏家岭。

1906~1917年 先后在私塾、小学学习。

1917~1918年 任小学教师。

1918~1921年 在浙江第一师范学校预科学习。

1922~1923年 在厦门大学商科(预科)学习。

1923~1927年 在厦门大学教育系学习,获教育学士学位。

1925年 冬师从秉志学习心理学、动物学。

1927~1928年 任浙江杭州市第一中学博物教员。

1928~1932年 任中央大学助教。

1932~1935年 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动物学系研究院学习,获哲学博士学位。

1935~1949年 任中央大学教授。

1949~1974年 任南京大学生物系教授、动物学教研室主任、无脊椎动物学教研室主任。

1974年8月23日 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于南京。

陈义 - 主要论著

1、Chen Y. On some new Earthworm from Nanking, China. Sci Rpts Cent Univ Nanking Ser B, 1930, 1 (1) : 11-40.

2、Chen Y. Miscellaneous notes on zoo logy from my collecting trips to Chekiang and Kiangsu Provinces. Wissen und Wissenschaft, 1931, Ⅱ (4): 1-16.

3、Chen Y. On the terrestrial Oligochaeta from Szechuan I. With descriptions of some new forms. Contr Biol Lab Sci Soc, China, Zool ser, 1931, Ⅶ (3): 117-171.

4、Chen Y. A preliminary survey of the Earthworms of the Lower Yangtze Valley. Ibid Zool ser, 1933, Ⅸ (6): 177-296.

5、Chen Y. On two new species of Oligochateta from Amoy. Ibid Zool ser, 1935, Ⅺ (4): 109-122.

6、Chen Y. On a small collection of Earthworm from Hongkong. Bull Fan Mem Iust Biol Zool ser, 1935, Ⅵ (2): 33-59.

7、Chen Y. On the terrestrial Oligochaeta from Szechuan Ⅱ. With the notes of Gates types. Contr Biol Sci Soc, China, Zool ser, 1936, Ⅺ (8): 269-306.

8、Chen Y. Oligochaeta from Hainan, Kwangtung. Contr Biol Lab Sci Soc, China, Zool ser, 1938, Ⅻ (10): 375-427.

9、Chen Y. Taxonomy and faunal relations of the limnitic Oligochaeta of China. Ibid Zool ser, 1940, ⅩⅢ (10): 1-131.

10、Chen Y. A histological study of the “Stomach” and caecum in the genus Pheretima (Oligochaeta). J Morph, 1941, 68 (3): 507-517.

11、Chen Y.Notes on naidomorph Oligochaeta of Philadelphia and vicinity.Notulae naturae,Acad Nat Sci Phila,1944,136:1-8.

12、陈义.动物学(大学用书).上海:商务印书馆,1945.

13、陈义.普通生物学(大学用书).上海:商务印书馆,1946.

14、陈义.从发现美国几种水栖寡毛类新种后感想.科学,1946,28(5):239-246.

15、Chen Y.On the terrestrial Oligochaeta from SzechuanⅢ.J W China,Bor Res Soc,1946,XⅥ(B):83-141.

16、陈义.无脊椎动物学(大学用书).上海:商务印书馆,1954.

17、陈义.无脊椎动物学(高校交流讲义).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55.

18、陈义.中国蚯蚓.北京:科学出版社,1956.

19、陈义.我国沿海桥虫类调查志略.动物学报,1958,10(3):265-278.

20、陈义.中国动物图谱环节动物(附多足类).北京:科学出版社,1959.

21、陈义.南京近郊蛭类及一新种之记载.动物学报,1962,14(4):515-524.

22、陈义.海南岛桥虫类动物初步报告.海洋科学集刊,1963,(4):1-20.

23、陈义.脊椎动物学(大学用书).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1963.

24、陈义,许智芳,杨潼等.中国陆栖寡毛类几个新种的记述.动物学报,1975,21(1):89-99.

25、陈义,许智芳.中国陆栖寡毛类几个新种的记述Ⅱ.动物学报,1977,23 (2):175-181.

26、陈义.无脊椎动物生活趣闻.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1981.

27、陈义.无脊椎动物比较形态学.杭州;杭州大学出版社,1993.

陈义 - 科学成就

编写出第一套具有中国特色的动物学教科书

陈义编写了中国第一套动物学教科书。为了编写这些教科书,他几乎献出了自己的全部业余时间和节假日。在编写过程中,他参考了大量国外有关书刊,并密切联系中国实际,这套教科书内容充实,深入浅出,图文并茂,深受广大师生的欢迎。在这套教材中,尤以50 年代(1954~1957)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无脊椎动物学》最具代表性,此书系陈义根据自己所编《动物学》一书修订、补充而成,内容要求与当时原苏联大学第一年的动物学(无脊椎动物学部分)大致相同,而在编纂时则结合中国实际情况,以中国材料及中国动物分布为主,每门或每纲先以国内常见动物作形态、生理讨论,再分别作综合性叙述,使学生易于理解,从中获得感性认识和逐步深入的了解。该书插图约1000幅,便于学习时进行图文对照。1954年夏,中国高等教育部召开全国综合性大学教学研究座谈会时修订了动物学(一)的教学大纲,并讨论决定由陈义和陈阅增主编一本简明教科书、高等学校交流讲义《无脊椎动物学》,此书由10位教授参加编写,经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后,可作为高年级学生与教师的参考用书。直至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先后在中国高等教育部召开的动物学教学大纲座谈会和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召开的无脊椎动物区系学术讨论会上,都获得了代表们的高度评价。认为陈义所编的《无脊椎动物学》是很具特色的,实为系统动物学体制的先驱,除突出了比较形态与分类部分外,还介绍了生理、发生、分布及与人类经济方面的关系。特别是在叙述蜜蜂和蚂蚁的群居生活时,以生动的事例批判了唯心论与目的论的学术观点,还其动物以本来面目,这是极难能可贵的。该书经过广大师生几十年的教学实践和应用,至今仍有较高的参考价值。

陈义从事教学、科研工作数十年,为动物学,特别是寡毛类动物学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他有很强的事业心,即使在8年抗日战争时期,学校西迁至成都的艰难环境中,仍然坚持教学和科研工作。在经费奇缺的情况下,他仍用了六七年的时间写成了两本水平较高的教科书《动物学》和《普通生物学》,分别于1945年和1946年出版后送给美国国立医学图书馆(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 of America),以实现他“藏之名山,传之千古”的志向。他曾多次表示不但自己要做专家、教授,还要自己的子弟和学生都做专家、教授。在他的这种主导思想影响下,确实为国家培养出了不少当今动物学界的骨干力量和专家、教授,他的桃李满天下,事业后继有人。陈义对学生的选择和教育方式是与众不同的,他对智力高低的学生一视同仁,对资质聪敏的学生固然很喜爱,对“反应较迟钝”的学生更是谆谆教导,他对此有句格言“笨鸟先飞”,他自譬为笨鸟,并经常用这句话来鼓励、鞭策学生。他认为即使智力不强,只要勤苦学习,同样能为祖国作出更大的贡献。

中国蚯蚓研究的奠基人
在解放战争和10年“文化大革命”时期,工作条件较差,生活也不安定的情况下,他都利用一切可能的条件坚持研究工作。为了搞清楚跳蚤的体外寄生生活和生态现象,他竟将跳蚤培养在自己的手臂上,用自己的鲜血来饲养它,以进行观察。陈义一直坚持蚯蚓可供食用的观点,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当个别学生强迫他吃生蚯蚓时,他反而藉此机会悉心研究蚯蚓的味道。事后,他对人说:“我一直认为蚯蚓是可以食用的,果然有甜味,蚯蚓的体腔液是甜的。”他的这种无怨无悔的敬业精神,感动得学生们热泪盈眶,终生铭记老师的亲切教诲。陈义坚持科研和教学并重,在亲临教学第一线执教基础课程《动物学》、《生物学》、《无脊椎动物学》、《无脊椎动物比较解剖学》的同时,始终注意将理论和实践结合,专业与科普并重,其中对蚯蚓的形态学和分类学方面的研究最为深入,贡献也最大。在蚯蚓的形态分类学方面,他认为人为分类的因素应排除到最低限度,尽量做到自然分类,为了体现这个观点,提出了分类在形态学上的依据,首先应考虑生殖系统的体表性特征的区别,因为生殖器官受外界环境条件的影响是最小的。从进化的观点来看,存在生殖隔离、地理隔离,而主要是生殖隔离。这个学术观点是与德国、英国、加拿大和日本有关专家的观点相近的,而与原苏联等有关专家的观点则有所不同。在他的学术观点影响和指导下建立起来的中国蚯蚓的分类系统具有一定的特色,因此他不愧是中国蚯蚓研究的创始人和奠基人。他经过几十年的精心研究,发现并定名为新种的蚯蚓达100种之多。陈义一生发表的学术论文有数十篇(其中用英文发表的就有10多篇),并编辑成《中国寡毛类动物论文集》。此外,还有各种专著及教科书10本,晚年还主持了《中国动物志》——环节动物门寡毛纲分册的编写工作。遗著《无脊椎动物生活趣闻》(原名《无脊椎动物鸟瞰》)已由其学生许智芳整理、修改、补充后促成出版。另一遗著《无脊椎动物比较形态学》也已由学生陈永寿等人整理后出版。

在他的论著中,充分表明他对中国西南地区,特别是对四川省寡毛类资源的深入调查,做了大量的工作。在1931~1946年间先后发表了三篇论文《四川陆栖寡毛类Ⅰ~Ⅲ》(On the terrestrial Oligochaeta from SzechuanⅠ~Ⅲ),其中的第三篇是在抗战8年中完成的,共报道了新种34个,新亚种1个,新记录21个种和1个亚种。这些记载弥补了盖茨(Gates,G.E.1935、1939)对中国蚯蚓调查所作报道的不足,为后人进一步调查西南地区的蚯蚓资源及综合利用,留下了宝贵的参考资料。

多年来陈义坚持的“蚯蚓可以食用”的观点现已受到广泛重视。1980年中国农业部、粮食部、农垦部、国家水产总局和环境保护领导小组在上海联合召开了18个省、市、自治区科委,19个研究所与高等院校等80个单位,100多位代表参加的《蚯蚓及其综合利用学术讨论会》。在会上,国家畜牧总局局长李易方满怀激情地即兴吟诗一首:《咏蚓——献给已故大师陈义教授》赢得全体代表长时间热烈的掌声,这说明了陈义在国内学术界中具有深远的影响。

陈义在国际有关同行中也享有盛誉,外国专家曾纷纷来信索取论文,谋求交流,例如美国寡毛类分类学家盖茨曾多次赠送论文给他,并引用他的原始记载;加拿大水栖寡毛类专家伯瑞克斯特(Brinkhurst,R.O.)不仅引用了他的文献,而且还编成程序输入计算机,用于对寡毛类进化的研究;日本蚯蚓分类学家山口英二引用了陈义发表的Pheretima exiloides,Ph.corrugata,Ph.leucocirea三种蚯蚓,编入了《新日本动物图谱》。在加拿大,雷诺兹(Reynolds,J.W.)和库克(Cook,D.G.)主编的《寡毛类的名称、描述和模式标本——寡毛类命名法》(Names,Descriptions and Type Specimens of the Oligochaeta-Nomenclatura Oligochaetologica)一书中介绍了陈义,并称他为中国研究寡毛类的奠基人。

陈义 - 参考资料

[1] 中国科学技术 http://www.cdstm.cn/zhuanlue/persondetails.jsp?personid=174853
TAGS: 中国小说家 人物 同济大学教师 文化人物 河北大学教师 自由撰稿人 诗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