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春龙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孙春龙,男,1976年生,陕西铜川人。《瞭望东方周刊》社会调查部主任、主笔。主要作品有《山西官煤勾结黑幕》《金三角毒枭禁毒》《中印边境真相》等,曾写过有关陕西的多篇报道,如《留守陕北的北京知青》《陕西政协副主席被双规》《西安网友参政试验》等。

孙春龙 - 简介

孙春龙,男,1976年生,陕西铜川人。《瞭望东方周刊》社会调查部主任、主笔。2008年9月15日,一封《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的一封举报信》出现在《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的博客上,由此引爆了网络。尽管这封举报信随后被网站删除了,但还是引起了中央领导的重视,国务院迅速组成调查组彻查娄烦“8·1”事故。

主要作品有《山西官煤勾结黑幕》《金三角毒枭禁毒》《中印边境真相》等,曾写过有关陕西的多篇报道,如《留守陕北的北京知青》《陕西政协副主席被双规》《西安网友参政试验》等。

孙春龙 - 经历

1997年,来自陕西铜川的农家孩子孙春龙从咸阳师专毕业,成了西安印钞厂的一名“干部”。厂子效益不错,工资不低,一切看起来都很稳妥,可孙春龙觉得有些“抱负”在心里痒痒着。于是,他带着以前写的“文学作品”,到西安晚报社成了一名“新闻临时工”。

做记者让他感到幸福。他跑得很“欢”。再后来,他怀揣着新闻梦,成了新华社新创刊的杂志《瞭望东方周刊》的一名记者。他把做一名调查记者当做自己的理想。外表“五大三粗”的他,显然也是调查记者的合适人选,在那些被围追堵截的灾难现场,“人家有的以为我是装修工人,有的以为我是矿工,可就没人把我当做是记者。”

在国外,调查记者是最受尊敬的记者,也是最受尊敬的社会人群。他们总是在社会最阴暗的角落出现,调查那些被遮蔽的真相,揭开那些被金钱与权力掩盖的内幕。“调查记者的荣光,就在于揭开真相,促成社会的公平与正义。”孙春龙这样认为。而在中国,真正的调查记者寥寥可数。孙春龙希望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调查记者。如普利策所说的,记者应该成为国家这艘大船上的瞭望者。

孙春龙不缺少执著。在此次娄烦事件之前,他曾多次去山西,报道过山西官煤勾结黑幕和黑砖窑案等。那年采访完山西黑煤窑,情切之下,他曾在博客上发过“于幼军(时任山西省长)你为什么不辞职”的一封信。他执著于自己所关注的。“缅甸我去过六七次,金三角去过四五次。以前因禁毒的报道去过金三角,后来每年的禁毒日前后都会再去。我一直关注着那里,和许多人都成朋友了。”山西娄烦之难,本来作为记者,刊发了报道,“任务”也算完成了。可后来眼看着“石沉大海”,他实在是心里放不下,遂有了此后致书山西代省长、博客举报的举动,终使娄烦之难大白于天下。

孙春龙 - 在震区

2008年5月12日以来,铺天盖地有关震区的消息震撼着每一个国人的心,那些画面、那些声音时刻让国人揪心。作为一名记者,此刻,孙春龙却没有更多地刨根问底式的采访,他所做的,用倾听和帮助获取更多的人性化资料。

“从职业的角度我们应该多问,但从人性的角度考虑,我不敢多问。很多时候我拿着记者本站在那儿,他们会给我说,但是我不敢多说什么”。在他心里,过多的问题只能让灾民重现灾难,摧毁他们的意志。“这是我从其他村民那里知道他的情况,有一个乡的副乡长的女儿失踪了,在那种情况下,失踪是一个好听的词,他没有时间到绵阳市找他的女儿和老婆。一个礼拜后,他从乡镇到北川回报工作,然后打算此刻到绵阳市找女儿和老婆。到北川看到悲惨的情况后,他毅然返回工作,他知道太悲惨了,这么久了,没什么希望了。但是最后,他老婆托人给他说,他老婆还活着,当了名志愿者!但女儿还没有消息。听完这个事情之后,我跟他坐在一起很长时间,他把我领到旁边,他们乡党委书记老婆、父母都不在了,他说的是他党委书记的情况,没有说他自己的情况,他是农校毕业,他说:‘我在现场不敢哭,老百姓看到我哭就更坚持不住了。’”

说到震区采访,孙春龙说,“他们主动会说,包括绵阳市体育场,这是安置灾民的地方,很多人都会说。我14号就到这里了,当时还没有从恐慌中解脱出来,当时余震不断,当时感觉特别强烈,灾民脸上的恐慌和紧张我一下子就感觉到了。有很多学生一下子就哭起来了,第一次特别大的灾难给他们造成的影响非常大,遇到余震就特别恐慌”。或许真如他所说,只要去倾听,你就会得到很多内容。没有必要去残忍的引爆他们的悲伤。作为一个媒体人,孙春龙坚持:一个媒体的责任,不是把更多的惨烈扩大,在抢险阶段,我们需要的万众一心,把灾难度过。惨烈的场面看到很多,我们在报道的时候要有一定的筛选,包括看到尸体、房屋倒塌,包括看到灾民的表情和眼神,那些都是很绝望的,是不知道将来怎么办的无助的表情。我们不是把到处的尸体这种情况描写出来,我们需要挖掘救援中人性中最美的东西。

孙春龙 - 揭露娄底矿难瞒报事件真相

一封举报信

2008年9月14日,当很多人的注意力都被北京残奥会比赛吸引的时候,一封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的举报信出现在《了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的博客上,引爆网络。和别的举报信不同,这是一封留有真实姓名和电话的举报信。

在这封《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的一封举报信》中,孙春龙用上了一些网络流行语,“我是一名记者,我有责任用各种手段去让真相显现,我不是打酱油的,我也不会去做俯卧撑,其实归根结底,我们都有着同样的目的,就是让这个世界和这个国家更加美好。”孙春龙的举报缘于之前自己的一次采访。

2008年8月1日,山西省娄烦县寺沟村尖山铁矿发生了山体滑坡的事故,据当地媒体的报道,有11人被埋。此事被当地确定为一起山体滑坡所致的自然灾害。8月底,孙春龙在《了望东方周刊》发表了《娄烦:被拖延的真相》,他经过暗访、核实,指出娄烦事故存在着瞒报谎报,死亡人数至少在41人以上。但稿子发出后,不到一天就在网络上被删除。

孙春龙说,在这之前,他已经三次向相关部门举报无果。稿子被删,举报无果,孙春龙回想起自己在娄烦乔装打扮,历尽艰辛的探访,“那天是在中秋节,心里很难受,一直想在现场的时候,家属对我们充满期待。”9月14日,孙春龙在博客上发表《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的一封举报信》,指出娄烦事故存在瞒报行为,也不是自然灾害,而是重大责任事故。 “其实,我当时还邮寄了一封。”2008年11月3日,在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孙春龙说。

一个批示

温总理的批示让真相大白,也让我得到佑护

“我没有想到这封信会被高层关注。”孙春龙说,尽管这封举报信随后被网站删除了,但还是引起了中央领导的重视,并最终促成国务院组成调查组彻查娄烦“8·1”事故,他受邀参加事故调查。9月17日,温家宝总理和国务委员马凯在“有博客刊登举报信反映8月1日山西娄烦县山体滑坡事故瞒报死亡人数”上作出了重要批示,要求核查。事故真相由此渐渐浮出水面。孙春龙的举报,也得到了安监总局的充分肯定。

在十一期间安监总局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新华社《了望东方周刊》在这次事件的作用,新闻发言人说:“此事件之所以从‘自然灾害’变为‘重大责任事故’,这篇报道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孙春龙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一句话:感谢温总理,他的批示让真相大白,也让我得到佑护。娄烦垮塌事故已经被定性为一起重大的责任事故,真相正在调查当中。对孙春龙来说,事情本该这样光明地结束了,但他却说,承受的巨大压力至今没有消除,甚至在想到儿子的时候有过托孤之念,直到现在,他还会对家门口停着的陌生汽车感到紧张,也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不会踏上山西的土地了。

一种感觉

离真相越近,越能感觉到排山倒海般的压力

孙春龙已做了近10年的调查记者。“我有把稿子放到博客上的习惯,当时就把举报信也放到博客上了。再不做,这个事情就没有机会了。我心里一想到现场就难受啊,他们的亲人就埋在土堆下,他们在旁边烧纸钱。” 尽管孙春龙受邀参加了国家安监局的调查小组,但是“压力”还是“排山倒海”而来。

孙春龙对此描述:我们离真相越近的时候,越能感觉到那种排山倒海般的压力。你离事情的核心越近,你越觉得寸步难行。

孙春龙喜欢钓鱼,国庆期间压力非常大,他说自己经常一个人不说话,抽烟沉思,住在外省一个朋友那里,钓鱼钓了好几天。银行卡密码什么的全告诉老婆了,说到这里他笑着补充一句:平时都不说的。跟几个知己朋友都交代了,没明说,就说以后帮忙照顾老婆孩子之类的。

此时的孙春龙也在面对不可知的命运。“每次跟着他们一起开会,就已经感觉到,一些地方政府官员和中央调查组人员的博弈已经展开,就是谁战胜谁的问题。如果地方上胜,我可能就败掉了;如果是中央胜,我可能就成名了。”

那个时候,孙春龙突然想到一篇文章的标题《一张纸背后是铜墙铁壁》。“那么多力量压过来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小蚂蚁,很无力,很弱势。”

一个支柱

收到上千条短信,压力大时我会拿出来一条条看

孙春龙网上举报信受到关注之后,很多人给他发短信。他说,目前已经接到上千条短信,还有几百封邮件。孙春龙保存着,一条都没删。压力大时,会拿出来一条一条看。

在这么多的短信中,孙春龙印象深的有两条。其中一条短信说从心底里敬佩孙春龙,署名是山西一假记者。另一条短信署名是基层一安监人员,说自己以后要认真工作,再也不能漠视生命了。这两条留言对孙春龙触动很大:“最起码说明因为我的举动,他们内心开始反省,开始自责。” 经历了娄烦矿难事件后,孙春龙在博客上写道:从我自身来讲,最深的感受是一个人要坚持理想非常难。从事件来讲,最深的感受就是它唤醒了更多的良知。每个人都有良知,只是我们在更多时保持了沉默。

一种诠释

我是一个理想化的记者 不是一个揭黑记者

孙春龙报道了娄烦事件后单位奖励了1万元。对此,网上有人说“奖少了,建议网友们也都给他汇点款,‘揭盖子’的记者,现在太难找了”。

孙春龙笑了,娄烦矿难的转折点,这不是我一个人,肯定幕后还有好多人,这个东西怎么到了总理这块儿,肯定细节上有好多人在努力。

孙春龙说自己一直是一个理想化的记者,对记者这个行业充满了信心,也寄托了太多的希望。可能从业之初,他想的也是要去批评要曝光,但时间久了发现:曝光了一起,还有一百起在等着你。

现为《了望新闻周刊》社会部主任的孙春龙说,一篇调查报道“建设性”很重要,你有没有点到问题的实质,批评对方能不能让牵涉的利益群体心服口服?

他强调:我不是一个揭黑记者,我所做的一些个案性报道,更多的希望能有建设性的东西,能由一而面,解决更多存在共性问题的事。

一个抉择

我所做的事 是记者职责的一个延伸

孙春龙的博客上有句话:“能改变的就改变,不能改变的就适应,不能适应的就宽容,不能宽容的就放弃。”但娄烦矿难事件是例外,这次孙春龙没有放弃。

孙春龙说:“当时我想的是,稿子没有影响我就发举报信,举报信不成我就告那些安监部门不作为,律师我都找好了。在穷尽了一个记者的职责之后,仍然没有让真相大白,我只好继续履行一个人应有的良知。”

记者报道的目的也是为了促成事件的解决,但如果对事件的解决没有任何效果的话,所有的努力只是零,因此后面的举动也是记者职责的一个延伸。

孙春龙 - 博客留言摘录

你为民申冤,你付出那么多的代价来揭露这次事件的真相,你冒着生命危险卧底采访,你是真正的好的新闻记者。

在当今这个社会,我为有你这样直言不讳的人而感动,希望你能顶住压力,来更多揭露社会的丑恶,同时要注意人身安全啊!

龙哥,你是纯爷们,是个纯男人!

向您、向每一位没有泯灭良知和正义感的记者、网民致敬!

TAGS: 中国记者 人物 记者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