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理运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刘理运1906-1936 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人,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九军二十七师师长。1930年10月(一说1929年)刘理运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任连长、营长、红九军二十五师七十三团团长。1934年任第二十五师副师长,红九军二十六师,任师长。后任红九军二十七师师长,1936年7月,他任红九军二十六师师长,10月随方面军北上到达甘肃会师,11月奉命编入红军西路军,参加西征作战。同年12月在甘肃永昌二十里铺战斗中身负重伤,不久牺牲

刘理运 - 人物介绍

(1906-1936)  湖北黄安(今红安)人。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

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九军二十七师师长。

1930年10月(一说1929年)刘理运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他曾在鄂豫院边红一军任班长、排长等职。   

1931年,刘理运任红四军任连长,

1932年在红四方面军任营长。参加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各次反“围剿”作战及西征入川。

1933年7月部队扩编后,他任红九军二十五师七十三团团长。

1934年任第二十五师副师长,不久成立红九军二十六师,任师长。率部参加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和各路反“围攻”作战及进攻战役。   

1935年5月,刘理运率部参加长征。同年冬任红九军二十七师师长,率部南下转战川康边。

1936年7月,他任红九军二十六师师长,10月随方面军北上到达甘肃会师,11月奉命编入红军西路军,参加西路军西征作战。同年12月在甘肃永昌二十里铺战斗中身负重伤,不久牺牲。

刘理运 - 经历

 刘理运(1906——1936),又名礼运,出生于湖北省红安县上新集镇龙井冲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幼年在家读过私塾。父亲刘明时靠种佃田和做瓦窑养家糊口。刘理运弟兄8人,他排行老大。从小就帮助父亲种佃田和在窑上学做泥瓦工。大革命时期,他在党组织的宣传影响下,参加了农民运动。1927年11月参加了著名的黄麻起义。1929年,在他的带领下,二弟和三弟一起参加了赤卫队,为保卫根据地而贡献力量。

1930年夏,红一军第一师在京汉路一带游击。二程区苏维埃政府为了配合红军行动,动员本地群众拥军参战。刘理运领头带着十几个青年报名参加红军,编入许世友所在的那个营当战士。同年10月,经许世友介绍,刘理运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先后任班长、排长、连长、营长。

1932年,杜甫店战斗打响后,红四军第十二师三十四团团长许世友带着通信员赶到一营阵地。其时,刘理运在一营任营长。许世友对他说:“敌人的枪不错,这次要多缴几支,把敌人放近点再打!”刘理运心领神会,立刻命令部队停止射击。敌人见红军停止射击,便向红军阵地蜂拥而来。待敌刚到阵地前,刘理运命令部队扔出一排手榴弹。在烟幕的掩护下,刘理运带头冲入敌群,手握大刀向敌人猛扑过去。战士们紧跟其后,左一刀,右一刀,与敌人近身打起肉搏战,打得敌人落荒而逃。战后,战士们拿着刚缴获的“三八大盖”,把枪栓拉得哗哗响,个个都笑得合不拢嘴。刘理运对许世友说:“团长,这仗打的邪乎,上来就耍大刀,真过瘾!”许世友说:“同志们,大家不要光顾着高兴,把战壕修好,再想想有什么好的战斗经验。”在全营的干部会上,刘理运经过认真思考,总结出三条,一是领导下基层靠前指挥;二是区别不同的情况,运用不同的战术;三是指战员必须具备过硬的本领。许世友听后,夸赞他讲的好,要求大家都照刘理运讲的去做。

同年10月,刘理运随宜四方面军从鄂豫皖根据地突围西行入川。行至川陕边之漫川关东家坪山峡谷时,部队遭敌5个师的围堵。在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徐向前总指挥决定从北面敌之薄弱环节实行突围,当即命令十二师三十四团团长担任突击任务。团长许世友接受任务后,命令刘理运率一营担任前锋,抢占北山隘口右侧的无名高地成功。随后,全团集中火力与敌多次冲杀,并在三十五团的助攻下,终于占领了通往陕南的北山隘口,使全军脱离险境。漫川关一战,刘理运所率领的一营,上去时有五六百人,战斗结束时只剩下80多人,付出了惨重代价。徐向前后来回忆说:“漫川关突围,是关系我军生死存亡的一仗。许世友那个团立了大功……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12月下旬,红四方面军翻越大巴山,进入川北后,全军兵分三路,向西、南、东三个方向展开。在通江与川军田颂尧部的战斗中,红十二师三十四团奉命在通江城西南十余里的鹦歌咀一带担任主攻任务,刘理运率一营与兄弟营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击溃了围攻红军的川军李炜如部,歼灭了该部一个团,俘敌500余人,占领了通江县城。不久,又攻占了巴中县城。

反三路围攻作战胜利后,红四方面军扩编,刘理运被任命为红九军二十五师七十三团团长。1933年九十月间,在历时十余天的营(山)渠(县)战役中,他率七十三团冒雨穿过荒僻的山径小路,一举攻占了敌人的险要阵地龙背场,击溃守敌一个营。10月3日以肉搏战连破敌人7道工事,为夺取战役的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1934年7月的万源保卫战中,刘理运率全团在大面山担任主阵地的阻击任务。在十来天的阻击战中,每天要打退敌人五六次以上的疯狂进攻,从白天打到黑夜,子弹打光了用刺刀和大刀拼杀。他和战士们只有一个信念:人在阵地在,死守阵地。阵地前敌人尸首一堆又一堆,臭不可闻。敌人为了突破红军阵地,以4个旅的兵力轮番攻击,致使红军伤亡过大,部分防线被突破。刘理运马上电告师长许世友,要求把“敢死营”拿上去,许世友立即表示同意,并命令他“一定要把敌人打回去,把失去的阵地夺回来”。刘理运脱下衣服,举着大刀,带领“敢死营”的战士们以及原来坚守阵地的两个营,一起冲向敌群。战士们见他如此神勇,个个精神百倍,勇猛似虎,用大刀左砍右剁。一度失去的阵地又很快夺了回来。

由于刘理运率部多次出色地完成了艰巨的战斗任务,在1934年11月召开的红四方面军党政工作会议,他受到方面军总部的表彰;他所在的七十三团,荣获“攻如猛虎,守如泰山”的奖旗一面。不久,刘理运升任为二十五师副师长、二十七师师长。

懋功会师后,红四方面军继续长征。在长征途中,刘理运率二十七师干部战士英勇杀敌,历次战斗都有非凡表现。如在1935年12月的绥(靖)崇(化)丹(巴)懋(功)战役中,他指挥该师以“夜袭”和“迂回包围”等战术,5战5捷,被朱德总司令称之为模范战斗。朱德总司令亲自撰文(即《绥崇丹懋战役中我左支队二十七师两河口、抚边、达维、夹金山、日隆关、巴郎山一带战斗经过及其模范教训》,总结推广。他在文中写道:“这次战役的经验,我红二十七师起了模范作用,是役计十五号到二十号,整一星期内,大小五个战斗,行军五百里,各个击破敌人在八个团以上,缴获很多,牺牲很少。两河口战斗,很迅速秘密的出敌不意,以四个营来夜摸,坚决地摸垮了敌人的两个团及一个手枪营。杀伤敌人及缴获均多,又有迅速的跟踪追击,击退了抚边之敌,占领了抚边。在敌火之下,能迅速的架起了桥梁,渡了抚边河,很合隘路线战战术原则。用迂回包围的方法,只用少数部队钳制,很技术的消灭敌人两营,占领了隘口。同时,跟踪,夜摸达维,袭取达维。乘天尚未拂晓,即不停留地向夹金山追击,不在白天攻夹金山工事,仍用夜摸,又得到最后胜利。懋功之敌溃逃时,虽兵力不敷用,能派兵截击,缴获亦多。夹金山任务完毕,即迅速集中兵力打日隆关、巴郎山,以先头营的勇敢击敌人警戒部队后,即勇猛地追击,夺取了日隆关及天险的巴郎山,并消灭了邓敌一团。

1936年7月,刘理运调任二十五师师长。10月下旬,根据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命令,红四方面军率三十军、九军、五军西渡黄河,执行新的作战任务。命令过河部队改称西路军,转向甘西方向行动。刘理运率二十五师一路苦战,11月12日进至横梁山地区。这时,上级命令九军相机拿下古浪城,留下第七十五团在横梁山以保障古浪侧翼的安全。军长孙玉清、军政委陈海松考虑到七十五团独当一面,独立作战,不太放心,决定让刘理运留下直接指挥,并将师部唯一的一部电台留下来,师政委杨朝礼率师部及七十三、七十四团进占古浪。

刘理运率七十五团在横梁山坚守到19日。开始几天相对平静,后两天敌人向七十五团阵地不断发起冲击,特别是18日这天,敌人骑着马蜂拥而上,屡屡逼进刘理运的指挥所。刘理运让司号员吹号,自己亲自带领两个连扑向敌人,很快将敌人击溃,除打死一些人外,还抓了十几个俘虏,缴获了十几支六五式步枪和一些大刀。

军部接到横梁山战况电报后,于18日深夜电示刘理运,要他带领七十五团进至凉州以西,永昌以东的三十里铺待命。所谓三十里铺,其实并无镇子,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标记,只是一些稀稀疏疏的民房,像星星一样点缀在这片戈壁滩上。11月底,刘理运率七十五团到达三十里铺,与陆续从古浪突围而来的二十五师师部及七十三、七十四团会合。在这里,刘理运在与师政委杨朝礼的交谈中,详细了解到古浪作战的情况,为红九军在古浪遭受的严重损失而扼腕叹惜。

随着西路军部队在凉州以西到永昌、山丹一带集结,而永昌又是凉州至山丹之间的中心地带,因此敌人的重兵也开始向永昌一带转移。12月上旬,军部命令二十五师担负永昌以东的防御任务。二十五师师部驻于永昌二十里铺。

部队到后的第二天下午,敌人大量马队从凉州方向铺天盖地而来。刘理运和杨朝礼指挥部队坚守住地房屋和土围子,不在野外同敌人硬拼。恰在这时,西路军政治部前进剧社来部队慰问演出。他们刚过三十里铺,处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离二十五师住地有好几里地,左右和后面是一个开阔地,一下子被冲过来的敌人骑兵包围,被逼进路边的一个土围子,里面住着一户人家。在四面无援的情况下,剧社的男女演员英勇奋战了大约两个小时,大部分同志牺牲,部分同志被俘。几个女演员死在顶里边,是负伤后宁死不屈,被敌人剥光衣服强奸后杀死,下身血肉模糊。

开始,刘理运、杨朝礼还不知道是前进剧社的演员,只知道有几十个人在土围子里与敌孤军作战,打得英勇顽强,但部队策应不上,火力又够不上去,只是干着急。遍地是敌人骑兵,如果部队鲁莽出动,不仅救不了他们,还会招致更大的损失。直到下午四五点钟时,军部来电报问前进剧社的同志是否安全到达,师部才知道是怎么回事。黄昏后,敌人骑兵退走,刘理运带领司令部作战参谋张志勇和1个排的战士赶到那个土围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幅惨不忍睹的场面。有个演员重伤未死,他有气无力地指着院内身首异处的一个女演员说,她下身被砍了几刀,是剧社最小的女孩子,还不满16岁。在敌人攻进土围子之前,大家把她藏进地窖里,但房东为了领赏钱,竟向敌人告密,敌人把她拉出来,在院内当场轮奸后将其杀害。

听到这里,刘理运满腔怒火,决定找房东算账,但这家人跟着马敌跑了。刘理运又命令战士们将土围子推倒,做成坟堆,将牺牲的同志的尸体用东西包裹起来,埋入坟中,并派人将那位受重伤的同志送到永昌西路军总部医院治疗。

当晚,军政委陈海松带军部交通队来到师部,听完刘理运的汇报后,陈海松说:前进剧社在我们的驻地被敌人搞掉了,这是我们的耻辱!古浪战斗失利,孙玉清军长被撤了职,我不相信九军从古浪失利以后就打不了大胜仗,我们决心要在明天打个大胜仗,不消灭一部分进攻我们的敌人誓不罢休!

刘理运连夜召开会议,将陈海松的指示传达到全体指战员。部队通宵未睡,冒着刺骨的寒风挖工事。第二天中午时分,敌人的马队从东、南两个方向朝红军阵地扑来。陈海松亲自指挥作战。刘理运建议在阵地上坚守到黄昏时才出击,但陈求胜心切,恨不得马上把敌人一口呑掉,过早地下达了反击的命令。红军指战员冲入敌马队,奋力拼杀。这时,敌人在远处又集结了更多的马队向交战地冲来,形势于我不利。刘理运果断命令部队停止冲锋,返回工事坚守待命,敌马队有黄昏时撤走的习惯,刘理运想抓住这个时机,消灭敌人一部。黄昏时刻即到,刘理运站在一个土包子上,正要下达作战命令,突然敌人的一排子弹射来,击中了他。司令部作战科长张志勇和警卫员迅速将他抬下土包,叫来医务人员包扎后,用担架急送永昌抢救。由于伤势严重,失血过多,刘理运经抢救无效牺牲。

刘理运 - 殉职之职

关于刘理运在西路军的任职,由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战史编辑委员会编、解放军出版社1998年10月出版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人物志》,认定为红九军第二十六师师长,二十五师师长为王海清。经反复调查并查阅有关资料获知,红九军第二十六师早已撤销,浴血河西的九军部队只有第二十五、二十七两个师。笔者在参加湖北红安革命传统教育基地软件建设工作期间,就刘理运在西路军的任职事拜访了西路军老战士张志勇将军。张老说:我原来在红四军第十二师三十四团,就是许世友当团长的那个团。1933年木门会议决定部队扩编,十二师扩编为九军,三十四团扩编为九军第二十五师。从这时起,我一直在这个师,直到西路军兵败祁连山。一、四方面军在懋功会师后,我由七十四团调到师部当参谋,后任侦察科长、作战科长,对师部干部比较熟悉。刘理运是1936年7月间调到二十五师任师长的,来之前他是二十七师师长。二十五师前任师长是熊厚发。有的材料说熊任师长有命令,但未到职,实际到职了,但任职时间不长,我由师部参谋改任侦察科长就是熊师长提出来的。熊离开二十五师回到三十军第八十八师,任副军长兼师长。刘理运接熊手任二十五师师长后,直至牺牲,职务再未变动。干柴洼战斗、横梁山战斗、永昌战斗,白天黑夜要,我一直跟他在一块。他中弹时,我就在他的身旁,是我和他的警卫员把他扶着的。他任二十五师师长是绝对准确的。至于任职起始月份,由于事隔70多年,也许记得不那么确切,但也不至于错得离谱:因为那段历程太坎坷了,想忘记却无法忘掉。我也知道王海清曾任过二十五师师长,但不是在西路军阶段。红四方面军战史对师级以上干部牺牲一般都记了一笔,但未记刘理运,不知何故?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专门为刘理运是二十五师师长一事写了份证明材料,交给战史修改办公室,还同战史办的同志面谈过一次。他们认为我提供的情况可能是对的,但战史已出版,只能留待以后再版时研究更正。 

刘理运 - 评价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纪念刘理运烈士,中共永昌县委、县人民政府在永昌县红军西路军烈士陵园内,修建了刘理运烈士纪念碑。

 

 

TAGS: 中国近代史 军事 军事人物 历史 烈士 红军 革命烈士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