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晓敏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中国国家艺术体操队教练何晓敏,出生于1971年7月,1994年5月开始执教竞技体校的集体项目,在2003年9月的最后10天里,何晓敏带领中国艺术体操姑娘们完全靠自己的实力拿到了个人、集体两张奥运会入场券。

何晓敏 - 个人介绍

项目:艺术体操
身份:教练员

1976年 开始在广西桂林市体校学习体操

1981年 在北京体育大学竞技体校开始从事艺术体操训练

 1985年-1991年 开始代表国家队参加大赛 

何晓敏 - 运动成绩

  1986、1987、1988、1989年全国比赛个人全能冠军

1988年 汉城奥运会个人全能第十四名

1991年 英国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个人全能亚军、圈操亚军

1992年 全国大学生运动会个人全能冠军

1993年 退役在体育大学继续大学运动系的学业

1994年 留校任教毕业

    

何晓敏 - 执教简历

1994年5月 留校任教,开始执教竞技体校的集体项目

 1996年2月—1997年12月 执教香港队

 1998年4月—2002年7月 执教广东省队,任集体项目主教练

 2002年8月—2004年8月 执教国家艺术体操队,任集体项目主教练

何晓敏 - 有信心为祖国和家乡争得荣誉

中国国家艺术体操队在教练何晓敏、庞琼的带领下飞离北京,赴雅典参加奥运会艺术体操集体项目比赛。中国艺术体操集体队的广西籍教头何晓敏临行前告诉父母:有信心为祖国和家乡争得荣誉。

何晓敏的妈妈称,当得知女儿即将率队赶赴雅典时,20日晚上她和女儿通了电话。何妈妈表示家里一切均好,嘱咐女儿不要挂念父母,放开手脚去参加比赛,争取为国家和家乡夺得荣誉。

8月21日上午,何晓敏即将登机时,在机场给父母打来电话。何晓敏说,目前艺术体操队队员状态良好,没有太大的心理压力,身体情况极佳。同时,她要求父母不要为她担心,她有信心在奥运会上取得好成绩。

何晓敏的爸爸表示,女儿能够率领国家队参加奥运会,他们全家为此骄傲。尽管奥运会比赛很残酷,但他们期待着女儿带领队员在夺金的道路上走的更远,不辜负国家和人民的希望。

何妈妈说,他们夫妇俩天天守在电视前观看比赛,有时连饭都烧焦了,他们关心中国的每一场比赛,每一枚奖牌获得时他们都很兴奋,同时,他们对出现失误的运动员表示理解。“奥运会是最高级别的体育比赛,能去参加的都是最优秀的运动员,他们身负为国家争取荣誉的重担,压力很大,竞争也很残酷,出现失误是不可避免,我们应该多一点理解和宽容!”何妈妈说。
 

何晓敏 - 何晓敏的世锦赛“战地日记”

中国艺体:走向世界的那几天

1996年和2000年,外卡成为中国艺术体操踏入奥运殿堂的唯一理由。这个理由建立在世界艺体平衡发展的原则上,建立在欧洲人“不可战胜”的神话上,建立在对亚洲艺术体操的“照顾”上。
然而,在2003年9月的最后10天里,中国艺术体操姑娘们却完全靠自己的实力拿到了个人、集体两张奥运会入场券。国家队的何老师这样记忆着……


9月18日 漫长的“旅途”
上午姑娘们还在北京出大早操,午夜就到达布达佩斯了。从中午11点半离开学校到现在,加上法兰克福转机的时间,十几个小时里大家一直在赶路。
深夜的布达佩斯有些凉,推开比赛馆旁Stuation酒店的大门时,娜娜(陆颖娜)和君君(戴永君)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打点好行李,给姑娘们分配好房间之后,就赶快让她们睡下了。
办了些必要的杂事,我和庞琼也进了房间。她的脸色还是那么不好,自一个月前在天津封闭至今,就一直这样。前两天在京做了身体检查,片子显示肺部有阴影,可能是肺炎。这段日子,和姑娘们一样,几个教练的身体也在超负荷运转着,我也比一个月前瘦了,熟识的记者见面还大赞我更苗条更漂亮了。
今天,对于个人组的孙丹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第一次参加世锦赛又赶上17岁生日,前不久还击败钟玲,拿了全国锦标赛个人全能冠军。今天,对于中国艺术体操也是个特殊的日子。
从2002年12月组队至今,所有人都在为奥运会入场券不停地努力着。现在,到了该让世界欣赏一下的时候了。没有别的奢望,只盼着这群丫头在比赛中能正常发挥。


9月19日 前所未遇
调整了一个上午,中午12点,拉着姑娘们到训练馆里活动了两个多小时。由于中国队比所有参赛队早到一天,场地显得很空旷,可一点都不寂寞,相反在这里我们受到了前所未遇的热情接待。
布达佩斯的华人不算多,可当我们到这时真的感到了一种家的温暖。不停地有华人从城市的各个地方赶到酒店看我们。送小礼品,请吃饭,听说还组织了一支800多人的拉拉队,在比赛那天会穿着统一的服装为我们加油。要真有这阵势,也算开了中国艺术体操国际比赛的先例了。有了那赛场氛围,我这帮“人来疯”们想必会更精神吧,希望如此!


9月20日 暗涌硝烟
今天,是到匈牙利正式排场地训练的第一天。馆里一共有14块正规场地,比想象中的要多。随着各队陆续报道,这里的比赛气氛更浓了,明显有一种忙乱和紧张的感觉。5月份保加利亚比赛时的那些老对手们也都露面了,还有卡巴耶娃、恰希娜等明星,她们的到来多少对姑娘们有些影响。
全天总共安排了两次4个半小时的训练,完成了10个成套的量。由于24个队同馆训练,赛会不允许使用正规音响设备,只得放着小CD机摸节奏训练。
姑娘们对场地还明显不太适应,准备活动的调动不够快,但看得出,心理状态还都不错。
中午第一次上秤,胡美和李佳的体重长了。按计划控制了饮食,又特别盯着练了一天,到晚上再称时就明显好多了。可能是馆里太乱的缘故,娜娜和君君的心有些躁,得多提醒她们稳住。
本届世锦赛与往常最大的不同就是赛前训练时间多了,以前仅有两天,这次长达6日,有好有坏。准备时间充裕了,可心理和体力的保持,兴奋点的调节等等都要做细致的计划和安排。


9月21日 初现端倪
今天是赛台训练。根据新规则,从本届世锦赛开始,裁判在比赛前每队要看三次赛台训练课,从而对各队的成套有初步的把握。由于看课可能会对赛场打分有影响,大家都很重视。
说实话,赛台上姑娘们表现不错。我们独特的成套音乐一响起,许多人便将目光自然转到了中国队身上。随着训练的进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我们。确实,往年那支“土里土气”的中国队已经成为历史了。
成套练完,有几个裁判点了点头,这是个好兆头。五带中,平衡是我们的最大亮点,腿也是优势之一,姑娘们自己都意识到了,也努力地争取和表现了,很争气。
从各个方面的反应来看,今天是个好的开端,但还有四天才比赛,每天两个成套的一次次重复会令人疲乏,得提醒姑娘们准备和处理好细节。
整理好心态,正常面对每一天才好。
……


9月24日 风雨骤起
等了4天,世锦赛终于开幕了。个人团体下午也开始了比赛,可老天爷并不太配合。
一大早,天就阴沉沉的,到6点钟进馆准备开幕时,窗外已挂上了水帘。上午照常训练,可姑娘们的身体一直是凉冰冰的,再加上连着练了几天,大家都有些疲,产生了抵触情绪。自我调动不够积极,又是和西班牙队共用场地,为了抓紧时间,整个上午除了“快点,快点,快点”我似乎就没喊别的。
五带做得非常糟糕,下来后大家的心情都比较压抑。到了这节骨眼上,必须要激励大家的斗志才行。
下午观看个人团体比赛。一切波澜不兴,中国队的孙丹、章硕、朱敏鸿都发挥正常,可意外偏偏出在了向来稳定的钟玲身上。最后一项球操,一个高抛她没接好,球弹出好远,失败!
最终,中国队列团体第八,钟玲、孙丹分别以第18和第25的名次进入27日的个人全能决赛。由于个人奥运会席位由全能决赛的名次决定,所以钟玲的反应还算平静。


9月25日 “神经质”的一天
清早,胡美和娜娜对我说:“远洋姐(吕远洋)一大早起床就发神经,站在床边不停地抖腿和胳膊,还说是身体好紧,不抖就动不了。”这也难怪,远洋都20岁了,四次参加世锦赛,1999年与悉尼擦肩而过的经历让这次布达佩斯之行成了她“最后的希望”。不仅是她,对于所有姑娘来说,决赛前的最后一天都不会太舒服。
果然,上来的第一个圈球成套,李佳就由于重心靠后摔了一大跤,整天的效果都不够好,除了最后一套还过得去外,大部分时间姑娘们都打不起精神。
晚上,怕她们由于过分紧张而出岔子,我到两个房间看了看。一进屋就感觉怪怪的,往常听音乐、看大片的那些放松招数全没了。远洋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拿着遥控,眼睛恍惚地盯着电视。又白又瘦的小脸就像打了蔫的小白鼠。
看我进来,姑娘们的眼神都直直的,好像在说:“别说比赛,别说比赛,不然我们就要崩溃了!”说实话,我比她们也好不到哪去,能不能去雅典就在明天那一下了。


9月26日 冥冥中的期待
今天真的是特殊的一天,许许多多的人都在体会着心脏的承受能力。也许是自己冥冥中预料到了这样的过程,所以当身处其中时,并没有感觉到太多意外。
抽签结果,中国队第一组第十个出场。下午3点进场准备,第一项圈球,连着练了三套都是100%的成功。然而,进场时,引导员的一次疏忽让姑娘们在场边呆呆地站了5分钟,又突然宣布比赛开始,先前的好心情一下子变得躁了起来。
娜娜的一抛和二抛李佳都是弹地才接到,场上的节奏一下子变得凌乱起来。紧接着,君君和胡美一次漂亮的抛接配合也因为发力问题,圈被拍了出去,大失败。20.9分,整个中国队的情绪一下子低沉下来,谢颖副主任和另一位教练急得落了眼泪。
看着姑娘们走下赛台,我的心却出奇地平静。我了解我的队员,在这样的刺激下,她们一定能发挥出更大的潜力,此时的话不要太多,但要坚定,给她们一种不放弃的信念。
带着这种信念,调整了50分钟后,姑娘们开始了第二项——五带的比赛。开场动作,虹虹(蒋颖妍)的“顶踹燕”踢带是中国队的独创,一人同时踢出四条彩带,直接飞到场地另一边的四个伙伴手中,姑娘们完成得非常漂亮……
如我所料,成套动作天衣无缝,23.25分,姑娘们都尖叫着,娜娜紧紧抱住君君大喊:“进了!进了!”单项排列第3,总排名第7,中国队伴着7个欧洲国家进入2004年雅典奥运会。


9月28 日 最后的酒会
27日的个人全能和28日的集体单项决赛有着同样的“玄机”。
钟玲在带操里超常发挥,以决赛第15名的成绩拿到了奥运会席位。连她从没做满过的转体两周也被漂亮地完成了。中方裁判打了24分的高分,赛后意大利裁判长阿布鲁兹尼以谈话的方式向她提出警告:那是卡巴耶娃这样的人才会得的分数。
我们的五带也进了单项决赛,当先我们出场的意大利队在出现较大失误的情况下依然得到“理想”的分数时,我看了一眼阿布鲁兹尼,她表情平静地坐在裁判席上。姑娘们的成套如前天一样完美,最终列意大利之后,以第四名在世锦赛中谢幕。
晚上的酒会是世锦赛的惯例,我穿了件传统的中式服装,盘起长发,这种场合我习惯如此打扮。表演完扇子舞,姑娘们也各自“靓”了起来。她们甜甜的笑脸同近几天赛场上的表现一样,在金发碧眼的海洋里是道独特的风景。
明天就回去了,再过两天就是国庆节,也是庞琼的生日,希望世锦赛这份生日礼物会让她的身体感觉好些。

 

名人图文
  • 陈一冰1989年开始体操训练,2005年开始在国际比赛中崭露头角,是中国男子体操新生代中的佼佼者,在2006年,2007年,2010年的体操世锦赛上,都是中国
  • 黄旭(1979年2月4日),中国体操运动员。现已退役。
  • 梁富亮(1983.1.14),中国体操运动员,是我国新一代体操选手中的佼佼者,很有发展潜力的全能型运动员。5岁开始在广西业余体校练体操,1990年进入广西
  • 程菲是中国女队近两年涌现出来的一颗新星!她的腿部力量出众,使中国女队在弱项跳马和自由操上有了重大突破。她在跳马上独创的动作“腱子后手翻转体18
  • 杨伊琳(Yang Yilin,1992年8月26日—),中国体操运动员,被称为“中国的小霍尔金娜”。在2008北京奥运会体操女子团体比赛中,杨伊琳在高低杠发挥出
  • 邹凯(Zou Kai,1988年2月25日),中国体操运动员
名人推荐
相关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