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以刚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华以刚,江苏常州人,1949年4月2日生。是中国围棋界元老之一,现任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秘书长兼裁判委员会主任、中国棋院院长、中国围棋队领队、《中国围棋年鉴》编委会副主任。

华以刚 - 概述

华以刚,江苏常州人,1949年4月2日生。11岁进体校,16岁进集训队。现任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秘书长兼裁判委员会主任、中国棋院院长、中国围棋队领队、《中国围棋年鉴》编委会副主任。华以刚获1979年全运会个人赛亚军,1978年、1980年、1981年、1982年、1984年第三、第六、第五、第三、第四名。获第4届“新体育杯”围棋赛第五名。获第3届、第7届“国手战”围棋围棋第六名、第四名。获首届中国“元老杯”围棋赛冠军,进入第13届新体育杯循环圈。获1996年“超越杯”元老围棋赛冠军。华以刚1982年被授予围棋八段。


华以刚 - 人物生活

2004年“春兰杯”屡屡与世界冠军失之交臂,残酷的现实让平时妙语连珠的中国围棋协会秘书长华以刚八段也颇为无奈,在2003年12月28里欢迎酒会上,他专门向前来采访的记者们举杯,表示:“谢谢大家对围棋的关心,不过,中国棋手成绩好的时候要关心,成绩差时也需要关心,就算是骂,也可以!”一旁的前中国棋院院长陈祖德九段也附和:“对,就是不要不闻不问。” 

现任中国棋院院长的华以刚是与陈祖德、王汝南齐名的中国“围棋三老”。从棋艺角度讲,华以刚是专业八段,曾经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棋坛的风云人物;从讲棋水准看,华以刚当属“超一流”,直至今日,仍无人能出其右。由国家体育总局与辽沈晚报社联合主办、沈阳市东陵区人民政府承办的“中华寺风景区”杯全国围棋锦标赛行程过半,华以刚正在紧张筹备首届世界智力运动会。

华以刚给人的感觉,相当谦逊,待人彬彬有礼。他的日语不错,连说话的腔调,都有点像日本人。华以刚做事认真仔细,甚至有点一丝不苛。有一个理论,“华老”过去是常常挂在口上的。他说,他做事情,有两个原则,即“两性”原则,一是合理性,一是操作性,两者缺一不可。合理而不可操作,操作而不尽合理,都是不能做的。准确地说,华以刚更像一个“技术官僚”。

围棋界元老华以刚是上海人,后来长年生活在北京。他说过一件事:有一次他家水管坏了,请北京的熟人来修。在修理中需要旁人拧个螺帽,那师傅说:“老华,往北拧!”华以刚虽在自己家里,一时却找不着北。为此,华老感叹:北京人有关东南西北的方位感特强,而上海人对前后左右的空间感特别敏感。由此联想到我们的时评家们在议论某一具体社会现象时,通常能分得清“前后左右”,但倘若放到更大的思想语境中,就往往“找不着北”了。这是因为他们“只讲小道理,不讲大道理”,而“不明白大道理,就不可能真正明白小道理”。

华以刚 - 人物荣誉

华以刚获1979年全运会个人赛亚军;

1978年、1980年、1981年、1982年、1984年第三、第六、第五、第三、第四名;

获第4届“新体育杯”赛第五名;

获第3届、第7届“国手战”第六名、第四名;

获首届中国“元老杯”围棋赛冠军;

进入第13届新体育杯循环圈;

获1996年“超越杯”元老围棋赛冠军 。

华以刚 - 人物观点

人人都下围棋,世界不会有战争

围棋源于中国,也是中国最受重视的智力项目之一。围棋不仅仅是他管理的一个项目,更是他热爱的事业。2008年,中国围棋打破了近年来韩国的垄断地位,先后在“农心杯”“丰田杯”“富士通杯”上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对这些成绩,华以刚很自豪。

围棋的魅力何在?每次被问到这个问题,华以刚都会反问对方:“你认为生命在于运动,还是在于静止?”就在对方尚在思索时,他继续说:“我认为,生命在于脑运动。”当今社会,不少老年人虽然肌体健康,但是患上了老年痴呆症。“脑袋坏了,肌体再健康,也体会不到生活的乐趣。如果多下围棋,多做脑运动,就不容易患上老年痴呆症。”

之所以说下围棋是脑运动的最好方式,是因为围棋变化多端。北宋数学家沈括说,围棋的变化数目大概是768位数字。9位数是一个亿,768位数对人脑而言是无法形容的。“目前深蓝和更深的蓝已经超过了国际象棋的世界冠军。而围棋的电脑程序只能达到正常孩子学一年棋的水平。围棋变化太多,可谓千古无重局。如果人人都下围棋的话,世界上就不会有战争了。棋盘上就可以消磨所有戾气了嘛。”华以刚打趣道。   

国际围棋联盟难以领导职业棋界

国际围棋联盟是由日本棋院发起成立的,国际围棋联盟还难以领导职业棋界,世界围棋真正“大一统”时代的到来需要中、日、韩围棋界的领导人发挥“政治智慧”。华以刚介绍说认为,以前的作用主要是举办世界业餘围棋锦标赛,它和职业棋界原本没有关係。但是,本届智力运动会借用了这个组织,它的地位和作用也随之发生很大变化,可以说实现了“升格”。但是,如果想领导世界职业围棋组织,它还做不到。诚然,国际围棋联盟是唯一获得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总会认可的世界性围棋组织,但是还看不到由它来领导职业棋界的现实性。   

在华以刚看来,国际围棋联盟要想成為名副其实的世界围棋的管理机构,离不开中、日、韩三大围棋强国的政治智慧和三方的共同作用。首先,国际围棋联盟必须得到三方的共同认可,才能和谐地开展工作。其次,它必须有一定的经济基础,需要一定的财力和经济来源,否则的话三国棋界领导人要想见个面都不容易。此外,这个组织的构成和功能必须自我完善,内涵需要进一步丰富。参照其他一些体育项目国际组织的经验,其主席多由在政治或财力方面具有很强影响力的人物来担任。中、日、韩任何一方直接出人担任主席都很难得到三方的共同认可。在这种情况下,轮值主席制也许是个可行的办法。

华以刚对棋界规则不统一的问题的观点是,即便中、日、韩都同意由国际围棋联盟统一组织国际赛事,规则问题仍然需要协调和解决。本届世界智运会採用的规则是以应氏棋规為基础的智运会规则,这个规则得到了欧美棋手的称讚,有人认為它朝著规则统一的方向前进了一大步。华以刚表示,无论国际围棋联盟的发展前景如何,中国都会在进一步推动围棋在世界范围内的普及和发展方面努力,这是中国棋界的领导层下一步要考虑的事情。华以刚认为,中国在推广围棋方面有一定有利条件,比如在中国围棋是由政府来管理,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可以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据华以刚介绍,现在能够出去教棋的职业棋手為数不少,其中比较突出的有在法国教棋的樊麾二段,现在连法国政府都要给他发工资。

华以刚承认,日本围棋界在把围棋推向世界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也让他们拥有不可忽视的“软实力”,“比如,围棋的通行英文翻译是GO,而不是围棋的中文中文拼音,这些都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下一步我们要争取在围棋的普及和推广方面迎头赶上,而推广围棋也是弘扬中国文化的一个很好的途径”。

华以刚 - 人物影响

中国棋院院长华以刚对2007年中国围棋的得失进行了盘点。华以刚认为,古力、常昊的表现可圈可点,不过整体而言中国棋手对抗韩流的形势依然严峻。

古、常可圈可点
华以刚坦言,中国棋手2007年在国际赛事中的战绩和2006年没法比,但是古力和常昊的个人表现还是可圈可点。他们夺得的三星杯和春兰杯冠军也是很“值钱”的。中国棋手2006年战绩辉煌,罗洗河、古力和王檄分别夺得三星杯、LG杯和亚洲快棋赛冠军,而且还在春兰杯赛中包揽四强。在即将过去的2007年,中国棋手最值得骄傲的成绩就是常昊和古力的两个世界冠军。

虎头蛇尾有偶然也有必然
华以刚认为,下半年中国棋手成绩不佳,特别是在三国擂台赛、三星杯等赛事中多次官子失败,其中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华以刚说,半目胜负的棋,存在比较大的偶然性。一般说来,赢1目半才是真的赢,赢半目可能是运气。另一方面,的确有不少中国棋手对局势的判断介于“偏于乐观”和“盲目乐观”之间。华以刚指出,韩国名将李昌镐的强大与曹薰铉多年在国内赛事中对他的磨砺分不开,李世石、朴永训等人的崛起李昌镐也起了带动作用。中国围棋在2007年有些“虎头蛇尾”的感觉。年初中国棋手连夺两项世界冠军,但是自6月份开始先与亚洲快棋赛冠军失之交臂,随后富士通杯赛无缘四强,11月份在LG杯和三星杯赛中又都未能进入决赛。

李世石更成熟总体形势严峻
韩国棋手李世石在最近一年风头无人能及。华以刚评价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李世石在为人和下棋方面都日趋成熟,他最强大的地方在于对棋的悟性和对棋型的敏感性上。至于李世石的强势能维持多久,还需要慢慢看。但是,不管别人怎么强大,对中国棋手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要自强。华以刚强调,整体而言中国围棋面临的形势还是很严峻。中国棋手的厚度很好,像陈耀烨、周睿羊、朴文尧、李喆、古灵益这批棋手都到了很关键的时刻。华以刚比喻说,就像攀登珠峰一样,中国棋手到达“大本营”以上的有很多,但要真正爬上“珠峰”还有很大难度。

女子围棋将出“狠招”
中国女子棋手在2007年的表现很不理想。华以刚透露,即将正式接管国家女队训练工作的俞斌正在酝酿“狠招”来促进女子棋手水平的提高。据华以刚介绍,俞斌的想法是让高水平的男棋手和女棋手结成“一帮一”的对子,通过男棋手一对一的指点来争取在较短时间内提升女棋手的水平。为此,中国棋院也在准备相应的激励机制。一旦有女棋手通过“一帮一”得到提升并且在世界大赛中取得佳绩,帮助她的男棋手也会得到相应的物质奖励。

华以刚 - 人物评价

华以刚生于1949年,1982年被授予围棋八段,一直从事围棋行政工作,曾任中国棋院围棋部主任、副院长、中国围棋队领队、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等职。华以刚是上海人。我们都依中国围棋队的称呼,叫他“华老”。华以刚给人的感觉,相当谦逊,待人彬彬有礼。他的日语不错,连说话的腔调,都有点像日本人。华以刚做事认真仔细,甚至有点一丝不苛。有一个理论,“华老”过去是常常挂在口上的。他说,他做事情,有两个原则,即“两性”原则,一是合理性,一是操作性,两者缺一不可。合理而不可操作,操作而不尽合理,都是不能做的。准确地说,华以刚更像一个“技术官僚”。华以刚还是一个好丈夫。他很顾家。男人的一些恶习,他也是不沾的。   

中国棋院现在的领导组合,相当有意思。刘思明大致是粗线条、有感觉的那一类,华以刚则是技术工匠型的。这两人档搭,中国棋院的事业,估计会有起色。至少,可能不会逊于前任陈祖德、王汝南。刘思明已表示,要做详细调查研究,根据市场规律、体育运动规律和棋牌运动发展的规律争取开拓更大的市场。显然,他是一个有经营意识的人。华以刚的表态更有意思,他说他会“全力支持刘主任工作”。一个刘主任,足见其待人处事的分寸感。因为从辈份和棋力说,“华老”都是老者矣。有关领导部门,将一个职位分拆让两个人做,看来也是有用意的。

TAGS: 中国围棋棋手 体育 围棋棋手 智力 棋手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