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慧珠

言慧珠

言慧珠(1919年-1966年9月11日)原名义来,学名仲明;蒙族旗人,祖籍北京,1943年在上海拜梅兰芳为师。曾与影星白云热恋。是我国著名的京剧、昆曲女演员。

言慧珠 - 简介

言慧珠,蒙族,北京人。京剧大师言菊朋之女。自幼耳濡目染,深受父辈熏陶,培养了她对京剧的强烈爱好。十二岁开始学戏,从程玉菁、赵绮霞学“程派”青衣戏,同时从阎岚秋、朱桂芳学武旦戏。由于天赋聪敏,又肯勤学苦练,再加上文武并举,她不仅奠定了深厚的基础功功底,还掌握了很多好戏、能戏。年稍长,她即登台演出,擅演《六月雪》、《玉堂春》等文戏,《演火棍》、《扈家庄》等武戏。正式登台不久,凭借清脆嘹亮的嗓音、俊美秀丽的扮相和非凡的艺术才华,她开始被观众推崇。一九三九年,她与父亲言菊朋合作,组成“春元班”(当时人称“言家班”),父女二人经常同台合演《贺后骂殿》、《三娘教子》等戏。随着不断地舞台演出实践,言慧珠舞台艺术日趋完美,声誉也不断提高。她为了继续艺术深造,又向朱桂芳、徐兰沅学《廉锦枫》、《凤还巢》、《生死恨》、《霸王别姬》等梅派戏,表演风格也随之由“程派”转为“梅派”。一九四三年,言慧珠正式拜梅兰芳为师,不但向梅师学习了《西施》、《太真外传》等戏,而且对梅派艺术进行了孜孜不倦、专心致志的刻苦钻研,终于取得了优秀梅派传人的赞誉。言慧珠的代表作有《西施》、《太真外传》、《廉锦枫》、《生死恨》、《木兰从军》、《霸王别姬》、《抗金兵》、《凤还巢》、《墙头马上》等。

言慧珠 - 艺术历程

票友下海

言菊朋生有二男三女,二妞即言慧珠。言家为蒙族旗人,言菊朋还当过蒙藏院的小京官,自己因酷爱京剧而下海,却不想让女儿学戏,所以慧珠从小接受的是正规教育,还是京城名校春明女中的学生。但言慧珠自幼能歌擅舞,边求学、边学戏,执意依傍梨园。12岁开始跟程玉菁、赵绮霞学程派青衣,12岁后从朱桂芳、阎岚秋学梅派、习武旦,并以小票友客串登台。看到女儿对戏十分痴迷,言菊朋拗不过她,只好改变初衷,允她放弃学业,下海献艺。

随父演出

言慧珠1935年登台初演《扈家庄》。1939年,20岁的言慧珠随父所组言家班春元社,到南北各大城市演出。她除了陪父演出《贺后骂殿》、《三娘教子》、《打渔杀家》等戏外,梅、程派唱工戏都能上,还能演《扈家庄》等武工繁重的武旦戏。所以,那时小言的号召力已不亚于老言。有一次,言菊朋唱大轴《托兆碰碑》,慧珠压轴《女起解》唱完后,观众居然走了一半。

言慧珠

改归梅派

经历一段演艺实践后,言慧珠决定悉心改梅派,遂问艺于梅兰芳琴师徐兰沅,开始努力钻研梅派艺术。到20世纪40年代初期,其艺已趋成熟。1943年,言慧珠正式拜梅兰芳为师。她好学不倦,执弟子礼甚恭,随侍师侧,深获梅氏夫妇喜欢。如此数年如一日,言慧珠终于成为梅派传人中得天独厚的佼佼者。梅兰芳还让自己的班底陪她唱戏,使她的技艺更上一层楼。抗战期间,梅兰芳息影舞台,给了言慧珠一展梅艺的机遇;抗战胜利,梅重登舞台,每逢演出,言必在前排观摩,还用笔速记其唱念细处、表演动作。“台湾梅兰芳”顾正秋曾说:“她《生死恨》的唱我最佩服,因为她学梅先生极象,和梅先生一般无二,几可乱真。”1946年自组言慧珠剧团,赴各地演出。

多才多艺

言慧珠反串言派老生也称一绝。《贺后骂殿》她既能演贺后,也能演赵光义;《让徐州》、《卧龙吊孝》唱来也深受戏迷赞许。她也一样能演展示才艺的玩笑戏,如《戏迷小姐》、《戏迷家庭》等,九腔十八调信手拈来,与童芷苓一样,言慧珠也涉足话剧、电影,她主演的《万古流芳》、《杨贵妃》等都颇受欢迎。

黄金岁月

20世纪50年代初,参加上海京剧团。到20世纪60年代初,言慧珠步入了她艺术生涯的黄金岁月。结合自己喜爱昆曲、擅演武戏的长处,她把《木兰从军》、《天女散花》、《嫦娥奔月》、《贵妃醉酒》、《西施》、《洛神》等都进行了提炼加工,改编演出了《木兰从军》、《龙凤呈祥》、《太真外传》等。此外,她编演了《梁祝》、《春香传》及现代剧《松骨峰》等,还参加过现代戏《沙家浜》的演出。1957年调上海市戏曲学校任教。20世纪50年代末期,她与夫君俞振飞一同担任上海戏曲学校领导期间,除了教授学生京昆表演技艺,仍不断登台献艺,所出演的《百花赠剑》、《长生殿》都极具特色,广受赞誉。她与俞振飞合演的《墙头马上》曾被拍摄成彩色影片。这期间,言慧珠还随团出访苏、英、法、德、捷、波、瑞、比、卢等国家。1960年曾赴香港演出。

含冤自缢

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夺走了她的艺术生命。1966年9月11日,在一次备受摧残的批斗之后,到饭店饱餐一顿,回家后,她扮好戏装,自缢身亡,年仅47岁。打倒“四人帮”后,为言慧珠举行平反追悼会时,许姬传撰写了一副挽联,广为国内外报刊所转载:惊变埋玉,洛水神悲生死恨;还巢失凤,游园遥想牡丹亭。

言慧珠 - 艺术特色

她扮相艳丽、亭亭玉立,嗓音清亮圆润,又文武兼擅,创造性地继承梅派,开拓梅派表演领域。她演的《贵妃醉酒》突破了“贵而不醉”或“醉而不贵”的通例,创造了“贵而欲醉、醉而犹贵”的意境,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她改编演出的《木兰从军》以甜美的嗓音、优美的身段、扎实的武功令行内人钦服;她为《龙凤呈祥》中孙尚香创造了水袖动作、为《太真外传》中杨贵妃设计了在一张转动圆桌上载歌载舞的“舞盘”,每当演出时都能博得满堂彩声。言慧珠嗓音纯正、甜净、圆润、衷气充沛、韵味醇厚,运腔如行云流水、婉转自如、严谨精细。她能准确把握梅派炉火纯青、声情并茂的唱、念,具有全盛时期梅先生的演唱风貌。她的唱不温不火,对剧中人物的抒情掌握得恰到好处,能领会梅派演唱艺术雍荣华贵、深入浅出的艺术真谛。

建国后,言慧珠的表演艺术已臻化境,她在梅派艺术的基础上,又根据自己的特点对一些传统剧目精益求精,进行了大胆的突破和革新。如《梁山伯与祝英台》、《芦花河》、《花木兰》等,既保持了梅派艺术的浓厚色彩,又平添新意,别具一格。她在与俞振飞的长期合作中,曾共同致力于昆曲的复兴和改革,经常合演《游园·惊梦》、《惊变·埋玉》等昆曲名剧,并于一九五九年与俞振飞将元杂剧《墙头马上》改编为昆剧上演,她在剧中出色塑造了女主角李倩君的艺术形象,得到行家及广大观众的首肯及赞扬。言慧珠唱念的一个特点是断在行腔尾音、念白尾声的未尽处,犹如将尾部顶端切去。这同许多演员将声、音消失到尾部顶端处不同,从而构成了言慧珠演唱风格的一个亮点。

言慧珠 - 个人轶事

大形于色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一天晚上,在火车站月台,妹妹黄宗英给兄长送行。黄宗江身披军大衣,他已是一名部队作家了。那月台上还有许多的军人,只见身穿豹皮大衣,珠光宝气的言慧珠奔月、散花般地朝他们兄妹走来。黄宗英嫌她“扎眼”,偷偷说:“咱们躲着点!”却怎么躲也没躲过。她全身扑向黄宗江,将这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拥入怀中。这个举动,把黄宗江吓了一跳。

三更归梦三更后

1957年,中国政治的风向陡转,从“整风”转入“反右”。舞台上那么机灵的言慧珠,晕了,也傻了:自己无非是一心只想多演戏的呼吁,怎么会成了“发泄不满情绪”、“猖狂向党进攻”?如果自己当了右派,心高气傲的她从此只能是一堆土、一摊泥,别说演戏,连个人样儿也无。再往下想,她就想到了死——自杀。这是她贯穿一生的情结,死结。一天,上海文艺界在文化广场收听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的录音传达。刚传达完毕,从喇叭里念出了包括言慧珠在内的一连串的名字。大家估摸着:他们可能都是上海市的右派了。在上海戏剧界,有两个真心替她着急的人,那就是俞振飞和许思言。俞振飞跑去找到徐平羽,希望领导能宽大言慧珠,否则,这个女人很可能走向绝路。徐平羽说:“她发言影响很不好,人缘也不好,很难过关。唯一的办法是深刻检讨。”

俞振飞约了许思言,一齐来到华园。为了让她检讨,俩人费尽唇舌。言慧珠不是不想检讨,而是对检讨毫无信心。许思言火了,指着孩子说:“你不做检讨,戴上帽子,小清卿怎么办?”小清卿,是言慧珠在1955年秋率“言剧团”到无锡演出时,与老生薛浩伟一度同居的结晶。为此,她不得不与这个自己并不爱慕的人结婚。言慧珠仿佛被电流击中,双手紧紧抱住孩子,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洒满衣襟……她终于低头了,到京剧院向领导表示接受批评。“过关啦,过关啦!”言慧珠从剧场回到家,一进门就对等候在那里的俞振飞和许思言,大喊大叫。跟着,她就让家里的佣人摆上准备好的螃蟹宴。酒过三巡,她抱着孩子,突然立起,说:“患难之中见人心。今天我不知道向你们说些什么好!”

可萌绿,亦可枯黄

1966年,发动了“文革”。她和丈夫浑身上下刷满糨糊,前胸后背全都贴着标语和大字报。二人垂眉低首,在院子里一站就是几小时。他俩还要清扫厕所,因俞振飞平素为人和蔼,能随遇而安,便有人悄悄帮忙。对言慧珠则大不相同。她平时待人刻薄,出语尖利。本来对她有好感的,就没几个。现在见她扫厕所,可有人高兴了。只要见她直直腰,稍息片刻,就会引来大声责骂。这些学生在批斗的时候那么粗暴,可在抄家的时候又很是精细,把言慧珠塞在灯管里的、藏在瓷砖里的、埋在花盆里的钻戒(多达几十枚)、翡翠、美钞、金条(重十八斤)、存折(六万元)都掏了出来,整整抄了一天一夜。言慧珠一生唱戏的积蓄,顷刻成空。言慧珠一生惜财如命,顷刻间却化为乌有。她坐在地上,大喊:“天理,天理何在啊!”

为了小清卿,她曾偷偷拿出两、三千元的现金,给几位要好的朋友,请他们替自己今后照顾好孩子。但这些朋友,为保全身家性命把钱都如数上缴了。这样一来,罪行越搞越严重。当艺人金素雯、胡梯维夫妇自杀的消息传来,言慧珠便萌生了和俞振飞一起自杀的念头,遂叫保姆买了熟菜和两瓶酒。她不哭了,也不愁了,满脸微笑地喝酒吃菜。夫妇二人一再碰杯之后,她开了口:“真是对不住,连累你了。我们结婚多年,性格两样,可也不好不坏。等运动过去,好来好散,我们就离婚吧。”

这话言慧珠讲过多次,俞振飞也不觉奇怪,安慰道:“说些什么呀!难得这样聚聚,该多好!这运动还不定哪天结束呢。”再喝一杯后,言慧珠亮出了自己的想法:“金素雯夫妇双双上吊去了。我们怎么办?一起死吧,一了百了。你肯吗?”因为言慧珠一生说过无数次的“死”,自己也“死”过多少次。俞振飞听了,尽管一惊,可没放在心上。遂好言劝解:“我不死,你也不要死。好端端的人,为什么要死?我们又没有做亏心事,干嘛要死!”“我俩都是文艺界出了名的人,这次运动不会饶过我们。”言慧珠已完全绝望了。人生可怜,无计相留。1966年9月11日,吃过晚饭后,言慧珠拉着儿子的手,来到自己的卧室(已与俞振飞分居)。很严肃,很庄重地看着11岁的小清卿,之后突然说:“妈妈要到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以后你要听‘好爸’(俞振飞)的。”说完,拉着儿子的手,又来到俞振飞的卧室。言慧珠先跪在丈夫面前,然后一定也要小清卿跟着跪下去。孩子并不愿意,但看到母亲的神情,也就跪下了。她还要小清卿连喊几声“好爸”,孩子也顺从地喊了。俞振飞忙扶他们起来。起身的言慧珠郑重道:“请你一定把他(言青卿)抚养成人!”俞振飞当场回答:“只要我有饭吃,他就有饭吃。我喝粥,他就喝粥。”

托付完毕,母子二人回到自己的房间,言慧珠给了小清卿50元钱和一块小黑板,并对他说:“明天是星期天,你好好到公园玩一玩吧。”据保姆王菊英说,当晚的11点半到12点之间,言慧珠曾下楼到孩子的房间,坐在床边,呆呆地望着,望着……只要托付好孩子,她一了百了。第二天,华园十一号里还是一片寂静。保姆像往常一样准备好早餐后,推开二楼卫生间的门——“啊!”一声惊叫。一代红伶,去了。她穿着睡衣,素面赤脚,直直地把自己挂在浴缸上面的横杆上,冰冷而凛然。再检查,房内桌上,放着一叠钞票,五千元。上面写着,谁抚养孩子,钱就给谁。另有信三封。一给领导,一给丈夫,一给孩子。她回顾了自己的一生,做了自我批评,对丈夫表示歉意,叮嘱清卿好好做人。还有一封写给孩子生父薛浩伟的信。

言慧珠 - 怀念先人

悼言慧珠

悲欢离合舞娉婷,
演绎人间冷暖心,
艺压群芳畅千曲,
献身梨园最关情。
奈何风雨催太紧,
一花独放百花零。
可怜慧珠坦然死,
绕梁至今有余音。

言慧珠 - 相关书籍

《粉墨人生妆泪尽——母亲言慧珠与“好爸”俞振飞》

本书作者言清卿是言慧珠的独子,作者口述母亲风生水起的精彩一生,追述言慧珠精湛的艺术成就。同时,从亲历者的角度,对继父、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俞振飞的为人、与母亲的感情纠葛给出了自己的版本。本书中采用了两百多张珍贵的历史照片和言慧珠的艺术、生活照,多数为首次刊登。

出版: 文汇出版社  
类型: 传记
定价:29.0元             

TAGS: 京剧 京剧旦角演员 京剧演员 人物 历史人物 戏曲名家 社会科学人物
名人图文
  • 俞振庭
    俞振庭(1879—1939)京剧演员。北京人,原籍江苏苏州。著名武生俞菊笙之子。演武生。模仿其父风格,但仅注意武打的勇猛而未得神髓。常演剧目以《金钱
  • 叶盛兰
    叶盛兰,原名叶端章,字芝如,原籍安徽太湖。1914年出生于梨园世家,1978年病逝。叶盛兰是我国著名的京剧小生,师从清末著名小生演员程继先,叶派艺术
  • 阎岚秋
    阎岚秋(1882—1930)京剧演员。艺名九阵风,北京人。出身艺人家庭。著名武旦朱文英之婿。在小天仙科班习艺,演武旦,兼演花旦。早年曾用“飞来凤”艺
  • 余玉琴
    余玉琴,男,京剧花旦。是擅演武净的名演员余顺成幼子。演出剧目有《醉酒》等。
  • 言兴朋
    言兴朋,男,1953年生于上海,农历癸巳年。京剧老生演员,言派艺术的第三代传人。蒙古族,原名言一青,原籍北京。其祖父言菊朋创立京剧老生言派,父亲
  • 杨月楼
    杨月楼(1844~1889)名久昌,派名久先。清咸丰间随父到北京天桥卖艺,被徽居名角张二奎收为弟子,使习武生。初在上海搭班,隶丹桂园。所演《安天会》
名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