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育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杜育,字方叔,襄城邓陵人,杜袭之孙。生年不详,卒于晋怀帝永嘉五年,即公元311年。幼便歧嶷,号为神童。及长,美风姿,有才藻,时人号曰杜圣。累迁国子祭酒。洛阳将陷,为敌兵所杀。杜育著有文集二卷,(《隋书》、《唐书·经籍志》)传于世。

 

杜育 - 人生经历

杜育是在主业上几乎没有什么成就,但他作为业余型专业茶人,却无心之中在茶史上摘得了一项冠军。陆羽曾分别在《四之器》、《五之煮》和《七之事》中三次提起杜育。

说他在主业上没有什么成就,主要是因为在正史《晋书》浩浩130卷里他却连个传记都没捞着立上一个。只是在介绍贾谧的二十四友的时候点了一下他的名字;在傅咸从父弟傅祗的传记说到八王之乱司马伦失败后,才顺笔带过一句司马冏收常侍杜育等付廷尉,也就是把他交给司法机关惩办;在苟晞的传记中,苟晞在上表时提到一句“前司隶校尉刘暾、御史中丞温畿、右将军杜育,并见攻劫”;在刘琨传中点到:“刘乔攻范阳王虓于许昌也,琨与汝南太守杜育等率兵救之。”

《晋书》里涉及到他的内容好像也就只有上面这几句了,而且每次都只是点到名就完事了。倒是清人严可均在辑纂《全晋书》时,给后人留下了有关他相对详细信息:“育字方叔,襄城人。初与石崇等为贾谧二十四友,永兴中拜汝南太守。永嘉中进右将军,后为国子祭酒。有《易义》若干卷,集二卷。”但是,正如刚刚提到的,陆羽在《茶经》里却多次提到了跟他有关的事情。那个跟他有关的事情就是《全晋书》里也提到的一篇名叫《荈赋》的文章。

杜育 - 代表著作

杜育《荈赋》是中国最早的茶诗赋作品,全文如下:“灵山惟岳,奇产所钟,厥生荈草,弥谷被岗。承丰壤之滋润,受甘霖之霄降。月惟初秋,农功少休,结偶同旅,是采是求。水则岷方之注,挹彼清流;器择陶简,出自东隅;酌之以匏,取式公刘。惟兹初成,沫成华浮,焕如积雪,晔若春敷。”

这首《荈赋》是现在能看到的最早专门歌吟茶事的诗赋类作品,是中国古代早期茶文化的文学基础,它第一次完整地记载了茶叶从种植及生长环境到采摘时节及劳动场景到烹茶选水及茶具的选择和饮茶的效用等全部过程的文章。作品中“酌之以匏,取式公刘”,其意是杜育从事茶汤艺术,如先贤公刘那样,饮茶用具是用葫芦剖开做的饮具。此引自《诗经·大雅·公刘》章节的“酌之用匏”。《荈赋》是第一次写到“弥谷被岗”的植茶规模,第一次写到秋茶的采掇,第一次写到陶瓷的宜茶,第一次写到“沫沉华浮”的茶汤特点。这四个第一,足以使《荈赋》在中国茶文化发展史上的地位令人刮目相看了。

杜育被后世人誉有“美丰姿”的雅号,公刘子(周文棠)先生著《茶道》认为:杜育是使饮茶具有风雅文化的第一人,由于赋予饮茶活动审美艺术,并以此来涵育人的修养,故公刘子先生认为杜育《荈赋》标志着中国茶道文化的萌芽。注:公刘(公元前十六世纪左右)是周部族的远祖,这是周部族史诗之一,歌颂了公刘率领族人从邰迁居豳的伟大业绩。

杜育 - 茶道大师

杜育,字方叔,襄城邓陵人,司马懿的军师杜袭之孙,卒于晋怀帝永嘉五年。幼年随父从河北迁移至湖北习武弄文,号称神童,也作天才少年。长大成人后,一表人材,怀有文韬武略,时人又称其杜圣。官至右将军,常任国子祭酒(古代学官名,晋武帝咸宁四年设,以后历代多沿用。为国子学或国子监的主管官。),在晋八王之乱司马伦失败后,洛阳将要陷落之时,杜育出兵营救,战败后被敌兵活捉,后交刑部处死,时年约30岁。

杜育著有《易义》(儒家经学,又为占卜类书,如易经或周易等)、《杜育文集》两卷,收入《隋书》和《唐书经籍志》而传于世。《全晋书》收录杜育散记《荈赋》等五篇作品。《荈赋》全文如下。“灵山惟岳,奇产所钟。厥生荈草,弥谷被岗。承丰壤之滋润,受甘霖之霄降。月惟初秋,农功少休,结偶同旅,是采是求。水则岷方之注,挹彼清流;器择陶简,出自东隅;酌之以匏,取式公刘。惟兹初成,沫成华浮,焕如积雪,晔若春敷。若乃淳染真辰,色责青霜。白黄若虚。调神和内,解慷除。”  

在现存的正史古籍中,《荈赋》是中国茶叶史上第一篇完整地记载了茶叶从种植到品饮的全过程作品,文中讲从环境、种植、生长以及到采摘时节,还有劳动场景到烹茶、选水及茶具的选择和饮茶的效用等。如文中所写“灵山惟岳”、“丰壤”指的是生长环境,“月惟初秋”指的是采摘时节,“结偶同旅”指的是采摘场景,“岷方”、“清流”指的是对水的选择,“东隅”、“陶简”和“酌之以匏”指的是对茶具的选择,“沫成华浮,焕如积雪”指的是烹茶初成时的茶汤状态,“调神和内,解慷除。”指的是对饮茶功效的记载。《荈赋》比唐朝陆羽的《茶经》要早四百多年,难怪陆羽在其《茶经》一书里分三次提出杜育作品,这在《茶经》一书里都实为罕见。可见《荈赋》在我国茶叶史上的地位有多高。  

造物主往往弄人于不经意间,人们常常悲伤于一些神童或者天才不是早逝就是痴呆,也因此才给了那些大器晚成者留下了诸多的光环和崇高的地位。杜育的早逝当然有其时代背景的因素,而西晋时期的人又刚好不是以“灵魂在飞扬”就能谋求一方作为的时代,因而杜育战死沙场又是处在情理之中。但不论怎样,多才的杜育在活着不过三十岁的光阴里,为茶人留下的不只是一篇让人意味深长的《荈赋》,而是留下了太多的遗憾和未知的精神负担。换句话说,假如他生活在汉唐两朝的任何一个时期,那么他成为某个领略的一代宗师并非难事,惜别他的《易义》,让众多后来的文人墨客纷纷效仿,试问来者:“一位领兵打战的军人,要怎样地去寻找时间来著书立说?”,如果晋王朝也算是强势王朝的话,也许就没有后来的《茶经》编著者陆羽了。因为杜育的著书功力显然在陆羽之上。但苦于时代造主,天才的杜育早早就香消玉殒。甚至于常常将王育定在茶圣这一位置上。不过事实上他还没有完成作为一言圣人该完成的任务就脱袖升天而去,留给人们太多伤痕累累的推测和叹息。杜育作品,真可谓大师手笔,字数不多,却有一道攻心的茶香。人们常说杜育是非茶专业人员,他应该是中国茶史上最早的茶学专家。至少在没有挖掘出更有说服力的史实面前,不得不承认关于茶最早最全面的文章是由他创作而成。要创作这篇作品,显然是要调研和总结茶叶常识的,否则难成其文。天才能流芳千古,只因为不定于年岁,假若再借他三十年时间活着,也许相关的经书、兵册、史传、茶道等等都会一一来到人间。然而这终究是一个假设,他寻尽一生的精神世界,都被强大而又野蛮的历史给淹没了。

杜育 - 背景创作

晋代随着茶叶生产的较大发展,饮茶的文化性也更加体现出来了。到了南北朝后,茶饮进一步普及,茶饮在民间的发展过程中,也逐渐被赋于了浓浓的文化色彩,东晋时期,茶已成为建康(今南京)和三吴地区的一般待客之物,据刘义庆《世说新语》载,任育长随晋室南渡以后,很不得志。一次,他到建康,当时一些名士便在江边迎候。一见便觉有异,坐席竟下饮,就是说,他一到就感到奇怪,因为刚坐下,就有人送上茶来。任育长是中原人,对茶还不太熟悉,大概只是听人说过。看到有茶上来,便问此为茶为茗?这下子,轮到江东人奇怪了,这人怎么连茗就是茶都不知道!任育长看见主人一脸的疑惑,知道自己说了外行话便连忙掩饰说:“我刚才问,是热的还是冷的”。

因为茶叶生产的发展和茶饮的普及,各种茶事和茶叶美学内涵也引起了当时文学家的注意,在他们的作品中得到了不少的反映。除了《世说新语》、《神异记》、《异苑》中记述描写的内容外,流传下来的还有左思的《娇女诗》,杜育的《荈赋》,杨炫之的《洛阳伽蓝记》等都从各个方面对茶饮、茶事进行了描述。从而提高了茶饮在文化上的品位。西晋杜育的《荈赋》是文学史上第一篇以茶为题材的散文,才辞丰美,对后世的茶文学创作颇有影响。宋代俶吴《茶赋》称:“清文既传于杜育,精思亦闻于陆羽。”可见杜育《荈赋》在茶文化史上的影响。

杜育《荈赋》也是只剩残篇,存文如下:“灵山惟岳,奇产所钟。厥生荈草,弥谷披岗。承丰壤之滋润,受甘霖之霄降。月惟初秋,农功少休。结偶同旅,是采是求。水则岷方之注,挹彼清流;器择陶简,出自东隅。酌之以匏,取式公刘。惟兹初成,沫沉华浮。焕如积雪,晔若春。”“调神和内,慵解倦除。”

两晋南北朝时期,茶文学初步兴起。茶艺萌芽。茶艺是饮茶艺术,是艺术性的饮茶,它包括选茶、备器、择水、取火、候汤、习茶的程式和技艺。

杜育的《荈赋》中有对于茶艺的描写,如择水:“水则岷方之注,挹彼清流”,择取岷江中的清水;选器:“器择陶简,出自东隅”,茶具选用产自东隅(今浙江上虞一带)的瓷器;煎茶:“沫沉华浮,焕如积雪,晔若春。”煎好的茶汤,汤华浮泛,象白雪般明亮,如春花般灿烂;酌茶:“酌之以匏,取式公刘。”用匏瓢酌分茶汤。《荈赋》所描述的,是中华茶艺的雏形,且茶艺发源于巴蜀。

杜育是西晋二十四人文学集团中的一员。《晋书·刘琨传》:秘书监贾谧参管朝政,京师人士无不倾心。石崇、欧阳建、陆机、陆云之徒,并以文才降节事谧,琨兄弟亦在其间,号曰“二十四友”。除上述四人及刘琨、刘琨之兄刘舆外,尚有潘岳、缪征、杜斌、挚虞、诸葛诠、王粹、杜育、邹捷、左思、崔基、和郁、周恢、牵秀、郭彰、许猛、刘讷(见《晋书·贾谧传》)等。二十四友成份复杂,文学成就和影响也不相同。潘岳为二十四友之首,陆机、左思和刘琨是西晋的著名诗人,欧阳建、陆云、石崇、杜育、挚虞等也较有文名,其他诸人或不以文学见长,或传世诗文较少,影响不大。贾谧后因事被诛,许多人受牵连,二十四友亦自星散。

TAGS: 历史 历史人物 文学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