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善章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温善章是黄河水利委员会设计院水利专家、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他是“高坝大库蓄水拦沙”方案的反对者。

温善章 - 简介

温善章是黄河水利委员会设计院水利专家、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他是一位有着48年“三门峡水库情结”、看着三门峡水库一天天“长大”、耿直不阿并且深具真知灼见的水利专家。他曾专门就三门峡水电站可能会造成上游地区泥沙淤积问题向有关部门上书。他的意见同样没有被工程决策者采纳。 

温善章老先生认为,如果当初的决策者,能够更认真地听取不同的意见,尤其是反对者的声音,三门峡水库也就不会有今天的尴尬。在这一点上,温老先生认为,三门峡工程留给中国水利史的借鉴意义是深远的。 

温善章 - 经历

1956年毕业后,温善章被分配到电力部所属的水电总局参加工作。1956年12月和1957年3月,他先后向国务院和水利部呈述《对三门峡水电站的意见》。《意见》中说:设计水位降为335米,水库死水位300米到305米;汛期不蓄水,排泄泥沙;汛末和冬季蓄水,以备春季灌溉和航运之用;动迁人口在15万以内。

1957年6月10日至24日,在北京,包括27岁的温善章在内,近70名水利界重要人士坐到了一起。苏联专家没有出席,但写来了反驳温善章建议的意见。反驳意见中说,如果变拦沙为排沙,降低水位,则大坝一不能解决黄河下游的泥沙淤积问题,二不能起到有效调节水量的作用,三必将要使发电效益大大减小。总之,如果采纳温善章的建议,将削弱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的综合利用效益。

温善章 - 对三门峡水库定位观点

对于三门峡水库的定位,温善章的观点是:完全废弃不是最佳选择,应考虑废物利用。今后,三门峡水利工程原有的那些功能,大部分可转由小浪底工程承担。遇到洪峰时,三门峡大坝可不抬高水位,保持畅泄状态;在非洪峰期,可以低水位径流发电;在特大洪水时,则临时滞洪。

不仅如此,在“定位”基础之上,对于根除潼关淤积和渭河水患,温善章还有一个已经酝酿了16年的“拦沙填补黄土高原峡谷沟道”设想。

他是“高坝大库蓄水拦沙”方案的反对者。1955年,他看了邓子恢(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关于黄河规划报告中所提到的三门峡大水库,认为不符合中国国情。当时,他还是天津大学水利系的在校生。1956年的三门峡设计,蓄水水位提到360米,将要淹没陕西关中平原350万亩良田,动迁90万人口。对这个概念,温善章在心理上难以承受。他认为损失太大了,“我是从农村出来的,我了解农村”。  

经过反复思量,温善章针对原方案中“高坝(360米)、大库(650亿立方米库容)、蓄水、拦沙”的规划,提出了“低坝(335米)、小库(90亿立方米库容)、滞洪、排沙”的个人建议。比较之下,两方案的核心区别是:“拦沙”与“排沙”“多淹”与“少淹”。 

温善章 - 设想

早在1987年,温善章就提出,根除黄河下游和渭河下游水患的长远之策是,在黄河上中游黄土高原多沙粗沙来源区的沟道中和山陕峡谷河段,修建不断加高的高坝进行拦沙,把入黄泥沙减少到2亿~3亿吨,变黄河下游和渭河下游(潼关河床)的淤积性质为冲刷性质,从而终使下游和渭河成为高滩深河。在上述沟谷中修高坝拦沙,处理单位体积泥沙的费用和移民动迁人数,仅相当于黄委会现规划提出的其他减轻河道淤积办法的1/20~1/10。

温善章说,这些大坝拦沙,还能把黄河高原区域的侵蚀环境变为沉积环境,不仅可以淤地、改变沟道地形,还能够改善水环境。总之,能改善生存环境,能把黄土高原的峡谷沟道变为沃野良田。

温善章 - 相关事件

几次改建证明决策失误

1973年,经过领导照顾,黄万里被准许在监视下到当时的“三线”,潼关以下地区考察黄河、渭河的地貌和河势,记者在黄万里后来写给领导的一封信中看到他当时在知道华县在三门峡建成后受到的灾害后写下的一首诗:

听罢毕家遭害苦,不禁簌簌泪交颐。

暴洪施虐知拦阻,恶碱侵农待溉漓。

凡此事先皆可见,一般律定莫相违。

平生积学曾何用,愧对苍生老益悲。

“三门峡是是决策失误。”温善章回忆,三门峡刚刚修好,蓄水刚刚超过潼关一点,移民就受不了。故土难离,陕西出了一本书《黄河大移民》,他们从富庶的关中迁到土地贫瘠的甘肃,过不下去就回来,回来之后得不到安排又迁回去,有的来来去去有4次之多,有的人两边生活上没着落。

但他们和逃难的不一样。他们本身祖祖辈辈就生活在关中平原,而且生活还过得去。不管有没有明确表态,后来三门峡的功能几次改变,三门峡几次改建,这本身就说明是错了。

“如果不影响老百姓,能够拦沙又有什么不好呢?我们不能总是用技术问题来掩盖社会经济问题,这是一个社会问题,不是技术失误。”温善章说。

反思更多的方案

温善章认为,当初如果不修三门峡,上游情况肯定是要好一些。但是渭河下游的情况却很难说,水利专业有句术语“大水大河,小水小河”,如果上游来水少,必然会出现河道萎缩,如果再出现了大水,可能就会出现灾害。今年的渭河大灾中,人为因素和自然因素哪个更多现在还很难说。全部归到三门峡也是不客观的。

温善章说,正因为这个原因,许多年来,他从来没有就这个问题表达自己的态度。

据温善章介绍,上个世纪30年代,日本提出过两个三门峡方案,蓄水一个是320米,一个是350米,但是考虑到淹没问题,他们更倾向于前一个。后来在40年代,美国人建议过在另一个地方修大坝,也可以实现防洪。修坝的地方,并不一定非要在三门峡,也不是说就没有替代方案。

“如果我们能够晚几年修建三门峡,替代方案会更多,也不至于打乱国民经济部署。当时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晚个十几年,代价不会这么大。”温善章说。
TAGS: 人物 工程师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