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个人简历 > 名人简历

曹性 简历


曹性(?-198?),东汉末年吕布的部将。本为郝萌部属,建安元年(196),郝萌在袁术的怂恿下谋反吕布,被高顺击退;回营时曹性与郝萌交战,杀死郝萌,并将首级交给吕布。曹性在吕布面前揭露陈宫曾参与谋反,但吕布因为陈宫是大将,因而没有追问。曹性因为阻止郝萌的谋逆行为而得到吕布的赏识,被称为“健儿”,并得到了原本属于郝萌的兵权。

曹性 - 历史传记

建安元年六月夜半时,布将河内郝萌反,将兵入布所治下邳府,诣厅事閤外,同声大呼攻閤,閤坚不得入。布不知反者为谁,直牵妇,科头袒衣,相将从溷上排壁出,诣都督高顺营,直排顺门入。顺问:“将军有所隐不?”布言“河内儿声”。顺言“此郝萌也”。顺即严兵入府,弓弩并射萌众;萌众乱走,天明还故营。萌将曹性反萌,与对战,萌刺伤性,性斫萌一臂。顺斫萌首,床舆性,送诣布。布问性,言“萌受袁术谋”。“谋者悉谁?”性言“陈宫同谋”。时宫在坐上,面赤,傍人悉觉之。布以宫大将,不问也。性言“萌常以此问,性言吕将军大将有神,不可击也,不意萌狂惑不止。”布谓性曰:“卿健儿也!”善养视之。创愈,使安抚萌故营,领其众。

曹性 - 演义传记

吕布部将。
号称吕布手下“八健将”(张辽、臧霸、成廉、魏续、宋宪、郝萌、侯成、曹性)之一。
曹操派大将夏侯惇与高顺军交战,曹性作为高顺的部将参战,当高顺被夏侯惇追赶之时,他在旁放冷箭射中了夏侯惇的左眼,却也因此被大怒的夏侯惇一枪刺穿面门而死。但夏侯惇从此也永远失去了一只眼睛。
附:演义原文(第十八回)
却说夏侯惇引军前进,正与高顺军相遇,便挺枪出马搦战。高顺迎敌。两马相交,战有四五十合,高顺抵敌不住,败下阵来。惇纵马追赶,顺绕阵而走。惇不舍,亦绕阵追之。阵上曹性看见,暗地拈弓搭箭,觑得亲切,一箭射去,正中夏侯惇左目。惇大叫一声,急用手拔箭,不想连眼珠拔出,乃大呼曰:“父精母血,不可弃也!”遂纳于口中啖之,仍复挺枪纵马,直取曹性。性不及提防,早被一枪搠透面门,死于马下。两边军士见者,无不骇然。
以上内容为有关曹性的正式记载。

曹性 - 应是到天涯

想像中,性公不是战死,而是起着他心爱的马浪迹天涯。仿佛能看见吕布在后面追喊着:“性公,回来!”他却只顾前行,只管放歌。渐行溅远,最后渺然于山水之间。
——这个“少好游侠”的汉子,一生都是这样稳稳重重的。
为人臣,忠心耿耿,拼死奋战战叛将郝萌。
为武将,射术精准,火光飘渺间便射中夏侯元让的眼睛!
驳陈宫,敢骂这吕布第一谋士“陈宫同谋,与郝萌反”。
驰战场,在乱箭如雨中依然谈笑自若,全似于家中逍遥坐地
曹性,好个曹性!天生一股霸气凌霄!
吕布对他的评价是:卿健儿也。性公骁勇善战,射术三国第一,人皆惧之射。然性公内心善良,对部下朋友确是体贴细微。

曹性 - 历史的故事


夜半时,萌受袁术谋,反布,将兵入布所治下邳府,诣厅事合外,同声大呼攻合,合坚不得入。布将高顺即严兵入府,弓弩并射萌众;萌众乱走,天明还故营。性反萌,与对战,萌刺伤性,性斫萌一臂。顺斫萌首,床舆性,送诣布。布问性,言“萌受袁术谋。”“谋者悉谁?”性言“陈宫同谋。”时宫在坐上,面赤,傍人悉觉之。布以宫大将,不问也。性言“萌常以此问,性言吕将军大将有神,不可击也,不意萌狂惑不止。”布谓性曰:“卿健儿也!”善养视之。创愈,使安抚萌故营,领其众。
生尽欢,死无憾,把握自己的真心决不放弃。这就是性公的处世之道吧。所以他可以在寒鸦环绕下安然闭目。这是多少名士高人穷极一生而不可得的人生境界。无论世事如何,性公永远是性公,是那个骑马
飞跃于战场之上,轻轻拉弓一射的性公!

曹性 - 武将之道

黄昏过后,便是夜了。夜并不都是伸手不见五指,漆黑一团的。月夜是十分美丽的,银白的月光洒向人间,满天的星星,又新鲜,又明亮,到处都看得清楚了,甚至能辨得出军帐外的一根根草茎。
中军帐内坐着六七名将领。帐前的郝萌正拿着一封书信——陈宫写给他的。大意是让郝萌在今夜起事,而且袁术会来援助。郝萌正在跟帐下诸将表决心并对他们许诺一些事情,还没等郝萌说完话,帐下便站出一个人,向郝萌大吼:“郝萌,你个无耻之徒!”郝萌看着这个站出来反对自己的人——曹性,问了一声:“我无耻在何处?”“汝受吕将军大恩,而今不思回报,却还敢发动叛乱,背叛主君!”郝萌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强行镇定下来,仔细背诵着陈宫教给他的话:“这……你说我背叛主君,可是你现在所做的不也和我一样吗?”“我和你不一样,我所效忠的唯有吕将军一个人!你现在若是收回你刚才说的话,我们还可以把这当成是玩笑。”“我心意已决,性公若肯与我共谋大业固然好,否则休怪我不顾往日情谊!”郝萌向前招了一下手,其余五六名裨将皆抽出刀来对着曹性。曹性也拔出刀来,凛然道:“我曹性不会受你这等小人威胁!”言毕,便先杀了一名裨将,待众人回过神来时,曹性早已夺门而出,乘着一匹马向东驰去。因为曹性知道,在郝萌的领内没有曹性自己的同志,只有去下邳才能阻止郝萌的恶行。而郝萌立刻下令追杀曹性。

郝萌一路追杀过来,曹性赶到下邳城外的兵营,大吼一声:“郝萌造反,众将士随我镇压叛乱!”这一声吼叫雄浑而有磁性,立刻便引来数百人。吕布听闻城外有打斗声,带着几个姬妾出门远望,然后赶忙进入了高顺的本营。而曹性,则站在远处,拉满了弓弦,箭镞直对着郝萌的头……忽然曹性心念一动,故意将瞄准的位置偏离了一点,将箭射出。只听得一声惨叫,一只血淋淋的手臂落在了地上……能将其手臂射断,可见性公力道之猛;手臂断处如同斫断一样,可见性公力道拿捏之准!古往今来,能够如此熟悉弓箭者,莫过性公也!

很快,高顺就将郝萌的首级割下,叛乱被平定了。曹性却反而有些伤感,他坐在下邳的城壁上,默默地等着天亮。高顺也没有急于领功,而是带着郝萌的首级找到了曹性。“为什么?”高顺问。“什么?”“你明明能杀死郝萌的。”“嗯……毕竟我曾经是他的下属,况且我也不想多伤人命。”“那你这算什么?”高顺拿起郝萌的头颅,“他虽不是你亲手所杀,但也是因你而死。”“至少我会心安些。”高顺却大笑起来:“哈哈哈……性公,你太善良了!你这样在乱世中是无法生存下去的!在这个乱世,你若不杀他,他就杀你,这种人为了自己的野心,连良心都能出卖,他才不管是不是心安呢!”曹性看着高顺,脸上有种奇怪的表情:“你,你在含沙射影地斥责吕将军吗?”“吕将军……他的确是这种人……只不过他比别人单纯一点而已。”“那你为什么还要跟随他那么长时间?”“在他杀死丁建阳的时候,我就有所觉悟了。身为一名武将,就应该时刻保护主公,为自己的主公奋战到底。这颗头颅应该是你的,你拿去吧!”高顺把郝萌的头送到了曹性面前。曹性不像那些穷酸文人那样矫揉造作,况且他也知道高顺做出的决定是无法更改的。于是曹性便把它拿了过来,心里已经想好了:我这就去领功!这就去揭穿陈宫的阴谋!可是,我真的能变成高顺那样能适应的乱世的人吗?
没有人知道,曹性他自己,也不知道。

曹性 - 曹操与曹性

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啊!
那是1800多年前的第N场雪.....
窗内灯火忽明忽暗,潮冷的空气中,拉长的身影显得极为疲倦.尽管余光盏盏,却丝毫感觉不到那丝家里应有的温暖...窗外雪白的一片,白得可怕,白得另人窒息,可已经连着下了3天的大雪了啊!!!
曹嵩幽幽打了一个响嗝,将怀边的女人一下子推到了地上.遍又自各的大喝起来.桌上,十余盘菜整齐的摆满了整个大桌,中间的那锅燕窝汤,不知是结了冰呢?还是汤本来就那么白,完全察觉不出一丝热气,看着这燕窝汤,仿佛嘴和鼻子正急速地吸喙着那寒彻背脊的冷气,曹嵩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该死的,菜又结冰了!"

曹嵩狠狠地将筷子扔到了地上,那是双铁筷子,特有的金属声撞击在被寒冷所润滑的地面,"叮咚叮咚"荡漾在曹嵩的耳中!曹嵩盯着刚刚欲食的那叠菜,仿佛在嘲笑自己般,正冷冰冰的望着自己,自己的力量也只不过在那叠雪白的菜上滑过一道小口子而已....

曹嵩有些无奈,刚刚的怒意瞬间被另一个世界的刺骨寒风所吞噬.不知何时,一位气质不凡温闻谈雅轮廓清秀的人不快不慢的走了进来,似乎完全觉察不到丝毫的冷.
外面...?雪白的映照下,那棵大槐树下不知何时又躺了两句尸体.他们是冷死的,还是饿死的呢?

曹嵩的眼神略有些空洞,那位高雅之士不紧不慢的关上了门.
"大人,那李氏死也不肯招旧,难不成这孩子...?"
"住口!"

曹嵩气愤地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而此时,旁边那位大夫也被吓得不寒而栗,失去了刚进门时的那阁雅形象.
倒上酒,曹嵩再次将地上的女人"拣"了起来,轻轻搂在了怀中,仿佛自己宠物般,动情地拂拭着她的头发.
此时的曹嵩非常矛盾,因为他知道,他很清醒,他狠清楚那个孩子就是他自己的,尽管不知道过了多少个日夜,但是一听到她死也不招的时候,曹嵩就已经知道,那孩子就是自己的!那份倔强,是不会欺骗自己的!这也是曹嵩格外欣赏她的另一个原因.

为了再次看到她,曹嵩又来到了这个不毛之地,店里老板娘亲热的招待着曹嵩,曹嵩可对这老板娘没兴趣,对这个穷乡僻壤没兴趣.当看到她第一眼时,他清楚的发现,除了她,他这辈子已经没什么追求了.呵,大司农,四世三公又如何?没兴趣!

"主公,可不能再感情用事了,就向那次的曹性,留给人家抚养吧....."
正当曹嵩回味着那柔媚时刻之时,仿佛整个世界破碎般,刚才的那阵阵温暖,瞬间被现在不知从何处吹来的冷风所熄灭!
"……"

曹嵩没有说话.但眼神中多了些心酸与苦涩,曹性就是曹嵩在外偷偷生的,若不是鸭梨大神的劝检的话……可是……她可是我最心爱的女人啊,怎么办?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
怀中的那个女人,似乎看穿了曹嵩的心事,可怜兮兮的趴在曹嵩腿上.曹嵩怜悯地抚摸着她的脸,似乎……她就是她,正告诫着自己,我们永不离弃,永远在一起……
"不行,我不能放弃我的孩子,那可是我和她的孩子啊!"
曹嵩的眼线里出现了几许泪珠……
"唉,大人,您太……"
"不多说了,请鸭梨大神来吧,让她为我孩儿起名,以正家业!"
"就知道大人您会要这孩子的!"那士大夫顿了顿,"我就知道,大人您千里迢迢剿匪为由,看她为实!"
……
都没说话,房子里此时寂静得有些可怕!

许久,一位白发苍苍,胡子,眉毛都雪白无比的老年人进来了,约莫至少也有80岁了吧!没错,他就是镇上大家供拜的鸭梨大神,左手紫木,右手鸭梨,经天纬地之才,奇门盾甲之术,做了一辈子的隐士,镇里人称他为鸭梨大神.
传说他右手的鸭梨,就是花果山水帘洞里千年结成的神仙供品,就算脱离了枝叶,只要不食之,鸭梨永远不褪色,永不枯老!
"右乱情了吧!"
老者亲切地开口了.
"……"
"希望大神再次为我曹家祖业保平安!"
曹嵩礼貌的鞠了个躬.
"鸡也,鸭也,合也,分也……"
老者长长叹了口气,将左手那呈正方形状的紫木摆在众人眼前.紫木如同一个切菜的案板,只是上面刻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与奇形怪状的图形.
倏儿,那个神奇的鸭梨也正正方方摆放在紫木中央.老者双眼紧闭,虔诚的祈祷着,嘴里隐约间不知道念叨着什么.
很安静,貌似外面的雪也停了吧!曹嵩紧紧注视着眼前的鸭梨,突然间发现,那个神奇的鸭梨竟然在不经意间动了一下.虽然只是微微颤动了一下,但足以让人信服这鸭梨大神的神威!
随着老者嘴里节奏的加快,那个神奇的鸭梨也渐渐加快了自己的步伐,愈来愈快,愈来愈快……
"砰……"
大家谁都没有预料到,鸭梨竟然掉到了地上,被摔成了粉碎,是那么的突然!这是鸭梨,可不是梨子啊!
"呃……"
老者冷汗直冒,要不是曹嵩搀扶着,恐怕随时都有倒地的危险!
"怎么了大神?这鸭梨?"
此时曹嵩他们也变得慌乱起来...
"天意,乱世之处,必有天意啊!"
与刚才神情恍惚相比,现在明显有所好转,可是,依然说着另谁都听不懂的话!
"什么天意?这孩子有什么问题吗?"
"……"
老者轻轻将紫木重新审视了一遍,双眉紧锁,眼神中充满着恐惧与不安!
"你真的要收留这个孩子?"老者问道.
"对,一定!我一定要这个孩子,不管付出任何代价!"曹嵩坚贞的答道!
"……"老者再次摇了摇头,"唉,那好吧,这孩子复姓'操'吧!"
"'操'???这名字也太...虽然我本性风流,但也不至于让自己孩子……"
"天意不可违,这孩子长大之后一定是乱世奇才!"
"可是……"
"'操'与'性',都乃天意,天下终究归谁手,不知,不知也!"
说罢,老者塌雪而去……
从此,这位鸭梨大神销声匿迹.而活跃在历史舞台的,正是'操'与'性'!

曹性 - 银河射手曹性传

东汉末年,战火横飞于世,民生潦倒。或言下邳之地有异士曰曹性,性诞之夜,有夜观星象者,察射手座犯于牛郎,乃千年难得一遇之异景,遂语之父母:此子日后必成大器。
性幼时尝与郝萌,吕布为伍。一日,吕布路途偶然拾得图书一册,察之,书内皆春宫之图谱,其时布尚年幼,甚惑,问之郝萌,萌亦不解,无奈问性,性傲然一笑,随即以手指书中之画一一解说,布与萌面红耳赤,惟性神色淡定,侃侃而谈,面面俱到,布与萌皆叹:性公真神人也。其后,性每日勤习射术,其筋骨佳奇,故进境神速,年及弱冠,乃有大成。性每酒至半酣,尝自比后弈,黑暗游侠,曰天下之射尽在己,众人嘬舌。遂一传之于十,十传之于百,名声鹊起。
某日,一老者入下邳,欲与性公较射术,性公出,观此人须发尽白,身着玄色铠甲,背负五尺硬弓,双目微缩,眉角之中一股凌威之气若隐若现,盖乃西蜀军中传闻花甲之年尚能开二百五十石之弓,素有射坛活化石之称者黄忠是也。既知此,性公不禁虎躯一震,轻敌之心顿时去了九分。
少顷,二人相约至武场,忠问:如何比试?性公笑答:黄老前辈乃射坛元老,在下安敢冒犯?随黄老前辈意愿便是。忠听罢头发尽皆上指,面上不屑之情易于言表,随即狂笑道:哈哈哈!!!既然如此,那便听从某之建议。语罢,但见忠双手上举,竟将缨盔卸下,片刻,便见数只苍蝇徘徊其顶,忠狂笑一声,奔至远处,反手搭弓,一箭三发,转瞬之间,苍蝇应声坠地,顿时吼声四起,中有七旬老妇者慕忠英武,泣不能自持,乃中途昏厥。忠收弓捋须,一身牛逼之气,不在话下。性公亦击节叫好。须臾,性公左右取弓至。但见那弓身长尺余,通体半透,性公持弓把玩,弓时而化为S形,时而变作B形,忠暗衬:柔韧之性已至于斯,定是上佳塑料造就。性公引弓至百步之外,背身搭弓,但闻破空之声大作,亦是三箭齐射。射罢,蝇虫无恙,众大惊。忠怒道:岂非性公亦沽名之辈?射出此般鸟箭也敢言射,真太不知羞耻也!性笑曰:将军少安,适才三箭,某虽未取之性命,然实已中伤其要害,将军若不信,尽可抓来查看。忠将信将疑,遂抓之于手中详察。怎知那蝇虫之私处竟已化作烟灰。忠虎躯一震,后一声长叹:吾骑马一生,纵横射坛数载,自以为练就一手好射,今日一睹性公之射,方知什么才是真正的射,在下受教了。性公听罢仰天长哮道:宁教我射天下人,休教天下人射我(该句后为孟德仿写,性公低调,未尝向曹索版权)。四周顿时欢呼如雷,中间有少女狂呼“呀吗碟”,忠泪流满面。其后,性名之盛,射术威风,一时无二。江东塞北,闻性公之射,小儿不敢夜啼;窑中熟客,思性公而自伤莫能举;闺中佳人,窑内花柳,每有私语,皆论及性公神射,湿意泛滥,不能自持。或作诗云:校场神箭猎虫鞭,汉升弓老无颜面。英名自此昭然起,千载谁堪一射间。
名声既起,慕性公之名而拜者甚众,有女子貂蝉者尝裹衣战性公,性巍然挺立,丝毫不为所动。蝉泣而问之:性公何故不射?性悠然叹道:汝不闻小射射于靶,大射射于人乎?蝉似有所悟,问:然则性公之射何如?性公眼神一凛,眉角高扬,举臂指于苍天之中朗声道:性之射,当射于九天之上!!!貂蝉听罢伏倒于地,哽咽不能语。其后,性偶有性情高涨之时,常作黯然状,旁人不解:性公射得一手妙箭,何故伤怀?性叹曰: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尔等亦安知吾之射哉!
建安元年,星野有异,初未以为意,数月之后,穹顶之星乃悉数暗淡,山林多野火,河流尽倒贯,时局混乱不堪。或有道士欲作法控之,未遂。消息传诸性公,性公坦然笑道:时机已到,待某射之。左右惊道:主人之箭已能射之九天乎?性公娇憨一笑:非也,人皆知我能射箭,然此次某之射出者非箭也。众皆莫能通惑。是日午夜,性逾墙而出,穿过一处安静小巷,疾行数百步,至一旷野。性公变作观音坐莲状,手绘琵琶,口中念念有词,约摸半柱香时间,有黄光自性体内放出。少时,金光大作,性翻身而起,穹顶上射手座光芒大盛,空中传来一声狂吼:独坐胡床,抚玉鞭;龙吐玉蜒,射九天。语毕,性下身陡然射出一阵耀目光柱,四周刹时狂风大作,光柱以摧枯拉朽之势直入云霄,状若擎天之金箍大棒,九天之上雷神怒吼,震聋发溃,而光柱则四散作满天星斗悬于穹顶之上。射罢,性公以手抚阴坐长叹。此后,星野重归于静,灾祸亦随其止息。后世有好天文者察其状而名之曰“银河”。性公低调,是故人但闻性公善射箭,而不知性公之射银河也。
又逾数年,曹操引大军伐吕布,谴夏侯敦为先锋。吕布麾下大将高顺前往控之,不数合,顺气力不支,引刀败走,性匿林中,出箭毁一目。夫性之伟迹,敦早有耳闻,实慕之久已。今睹罢性公英姿,自亢奋不已,遂御马欲近观,孰料敦情急之中不及收枪,枪头透性脏腑,性公乃自此永别射坛。敦悔恨昏厥。
性卒之日,天下缟素,射手座主星陨落,普天之下,王侯草莽,文臣武将,下至丐帮,上达九五,悉数禁欲三天。性生前守身如玉,此突然暴毙,不知多少红颜扼腕泣下,更有绝代佳人或出家为尼,或引刀自绝,貂蝉闻之,遂自甘堕落于布于卓之间,不胜唏嘘。其悲恸之情惊天地,泣鬼神,一年之后,方逐渐恢复。
自性公神游之后千余年,射坛再未有能者射于天下。当今世上,有陈惯西者射术有小成,微有功德,世人皆言有性公遗风,然能否达至性公之射境,惟留与时光考之,此乃后话(完)

曹性 - 句子赏析

原文:布谓性曰:“卿健儿也!”
“布”字用得好!“布”字有散开、分散、传播到各处之意,也有宣告、公开告诉大家之意,用在这里便是表明性公的大名早已响彻寰宇,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谓”字用得好!“谓”是古文里的一个文词,若是改用“告”“称”等字,便无法显出吕布对性公的真情实感!
“性”字用得好!正所谓“食色性也”。孔子在《礼记》里讲“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凡是人的生命,不离两件大事:饮食、男女。一个生活的问题,一个性的问题。性公之名实在绝妙,若没有性,则人类无法延续。用在此处便是表明性公对人类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曰”字用得好!“曰”字可演化为“日”字,与“性”字有异曲同工之妙!
“卿”字用得好!“卿”是朋友之间表示亲爱的称呼,翻译成现代文就是“亲爱的”,可见吕布与曹性亲密无间的关系!并表达了吕布对性公的赞赏。用其他字远不如“卿”字表达出的感情真切!
“健”字用得好!这里的“健”字并不是取健康的意思,取的是强有力的意思。而且《说文》中解释道“健,伉也。”表明性公无与伦比的力量!与“健”字相比,“万人敌”“一身是胆”“天下无双”等词都显得黯然失色。
“儿”字用得好!“儿”字表明性公当时还很年轻。正所谓年轻无极限,三国时期的万民都把希望寄托在这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身上。
“也”字用得好!用在句末,表示判断语气。充分肯定了性公的能力。“也”自翻译成现代文就是“啊!”这就是吕布对性公的感叹!

曹性 - 思想

观性公与夏侯元让一场后细细品味发现性公不但射术超群,还颇具大思想家风范。
1.只射元让眼睛并不伤其性命,由此可看出性公之仁,于吕奉先手下为将时并不从叛将变节,反出手教训叛将,是为德。性公仁德体现出了浓厚的儒家思想。
2.性公武艺超群,射术精湛,却甘心为一无闻小将,并未学他人争名逐利,一切顺从自然只求一小将身份立于乱世,暗合道家无为思想。
3.元让奉操名讨伐,战事连累无辜百姓。性公不忍,故抛弃与元让亲情于半途想以一箭点醒元让令其悔悟。伤元让后坐于马上不避不战硬受元让一枪。是还于伤元让之情。性公作为又深符墨家法家主张。
4。阴阳交合乃天地至理,性公更是此道大家,与阴阳家比之所悟更为透彻。
然性公思想不同于吕不韦兼儒墨,合名法之杂家。更以自身事迹激励后世,保我天朝人丁兴旺,故可将性公思想另辟一学,是为性学,诸公以为如何?

曹性 - 日神将

曹性,乃曹操之子也。少时与叔父夏侯渊练习弓术。一日,渊与性会猎于林,偶遇二虎,渊惧之,欲让性作饵,自逃。乃曰:“吾今日看汝弓术。”性看渊面惧二虎,笑曰:“将军岂可怕虎!”言毕,挽弓搭箭,射死二虎。渊羞惭满面,深恨之。于曹操说:曹性随主公亲子,却怀有二心。吾于性在山林看到吕布正与一虎撕斗,而性却射虎而不射布。此乃何意?”操听罢,大怒,招曹性,使性关于大牢之中,不见天日。布闻之,性乃布之恩人也,岂可不救?乃率兵劫狱,救出曹性。性感布之恩义,在吕布手下做将。因性乃布之恩人,布倍加敬爱之,而高顺却不喜。一日,曹操犯境,布对性曰:“吾之操瞒乃汝之父也,岂能使汝陷于不义?汝明日射死曹操大将即可。”二日,曹操派大将夏侯敦出战。高顺拍马而来。两人斗三十余合,不分胜负。四十合后,高顺力气不济,刀法见梳。敦看顺之破绽,方出刀,性念敦乃性之叔父,便闭眼射中敦左眼,救顺一命。各军少歇。顺回营时,布对顺说:“放箭救你者,乃曹性也。”顺立马对性拜曰:不想公如此好善!”此后二人结为生死之交,不在为恶。自此以后,布沉溺于声色犬马之中,性苦谏不听。不理政事。然曹操攻城,布全然不顾。而宋宪魏续者盗马偷戟,暗开城门,引操军入城。吕布因无兵器宝马,而被擒。曹性亦被擒。曹操念曹性乃是自己亲子本想放曹性一条生路。而夏侯渊曰:“此人射吾兄夏侯敦,连对自己亲叔父下此毒手,主公不怕被害?”操醒悟,乃使曹性赴刑场斩首。性全然不惧。后高顺念其忠义,也不动声色,慨然赴刑场。操之子被己所杀。怕己之名声扫地,便把此事从历史删之,此后,现以无人知晓。

曹性 - 将军神箭乃三国之冠

神箭候选者:曹性,吕布,黄忠,太史慈
第一轮曹性与吕布的对比
吕布辕门射戟,可谓名扬天下!曹将军神箭射目,同样是技压群雄。
然而,比较之下吕布所射乃是固定的死物,而曹将军所射的乃是飞速移动中的夏侯的眼珠!
因此,曹将军本轮获胜!
第二轮曹性对比黄忠
黄忠的优势在于他和曹将军一样,都射中了高速移动的箭靶!!!
然而,黄忠所射者何人,红脸小贼关羽也!此人盗窃上将威名,乃小辈也,射之何足为奇?
夏侯则乃货真价实的猛将,射之可谓难上加难。
况且,关羽乃是三国最有名的箭靶子,难度系数太低,无法说明问题。
曹将军pass吕布黄忠,进入第三轮,对比太史慈
太史慈战绩射中城楼上敌将的手掌
不过可以发现,敌将中箭之后,骂骂咧咧,显然心存不服!
而曹将军则不同,射中夏侯一目后,夏侯对此受宠若惊,竟然把眼珠吃下,作为受箭神曹将军一击的甜蜜纪念!可见三国武人对曹将军神箭是何等的珍惜!
至于被人拿来诟病曹将军的夏侯杀人,是因为心情太激动,跑来向曹将军索要签名之故耳…………不幸枪头错误指向曹将军,曹将军不擅长近身防御,因此………………

曹性 - 曹性前传

曹操年轻时,曾与陈留一位民女相爱。但是由于曹操出身显赫,与那位民女地位悬殊,曹操之父曹嵩坚决不允曹操与此民女的婚事。由于曹操顾及其孝廉之名,担心影响自己实现匡扶汉室的理想,不得不忍下,把该民女送往一偏僻处所,并与其产下一子,名曰性。
后来性公之母早年抑郁而终,曹操便把性公送往并州刺史丁原处,嘱托丁原多多照顾其子,但不要放他出城,以免生起事端。当时曹操与丁原交厚,丁原便尽力照顾性公,却从不让他出并州境外。
性公成年后,与丁原之义子吕布结交,并将其身世告知吕布,吕布叹惋,将其弓术教于性公。性公便日夜修习其弓术,以致后来已渐渐超过吕布。一日,性公与吕布外出打猎,二人看到远处的高空中有一只雕,吕布曰:“看吾射之。”箭出,雕应弦而落。此雕刚被射中时,性公一边从背后抽箭,边曰:“看吾射其左目。”箭出,在远处望之,不见此雕有任何变化。二人上前寻雕,见吕布之箭穿此雕之腹而出,而性公之箭正钉在此雕左目之上。能射中翻滚坠地之雕,并能正中其左目,其箭术可谓出神入化,古今第一人也!
时黄巾贼四起,吕布多次恳请丁原,希望能带性公出征,丁原皆不允。一年后,黄巾贼首领张角病死,黄巾军土崩瓦解。而后十常侍谋杀大将军何进,袁绍将董卓引入洛阳。此后董卓大权独揽。由于废立汉少帝之事与丁原发生冲突,并看中吕布,遣吕布之同乡李肃前去劝诱,并以赤兔马诱之。吕布先打发李肃到驿馆歇息,自己却先拜访丁原,曰:“曹性乃天下少有之英豪,怎可让其终年囚于并州之中。”丁原仍不允之,与吕布一言不和,闹将起来,吕布火气上涌,错手将丁原杀死。于是吕布便将错就错,携同性公与李肃投董卓,张辽、高顺、宋宪、魏续等随之。
性公到洛阳与曹操重逢,曹操想劝性公随自己回陈留共谋大业,但性公不允,也不愿与曹操相认。曹操无奈,已知其子不肯原谅自己。后曹操暗杀董卓未遂,逃归陈留起兵讨伐董卓。董卓派遣华雄与联军相拒于汜水关,曹性随之。开战前夕,性公在汜水关外巡查,与韩馥军上将潘凤结交,二人相见恨晚,惺惺相惜。战时性公把守军帐,听闻潘凤被华雄所杀,大恸,独自一人在军帐内向东悲泣。
之后吕布诛董卓,但被李傕郭汜击退,性公便随吕布东奔西走。此外传详细谈了性公在前期所作之事,至于剿杀叛贼郝萌、在下邳不忍杀害夏侯敦,只轻轻射伤其眼珠等事,其它文章已记述得很详尽了。

曹性 - 念奴娇怀性公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东边故城,人道是:三国性公下邳。
一箭穿空,箭头扑面,卷起千滴血。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性公当年,元让出征了,雄姿英发。
拈弓搭箭,脱弦间,眼珠灰飞烟灭。
性吧神游,灌水应笑我,不生华发。
爆吧如梦,一尊还酹性公。
编辑本段关于曹性的诗
性公神射世间稀,
千里江山一箭平。
夏侯啖睛非勇烈,
只为珍存报将军!
小沛战鼓隆,
将军拉弓走。
神箭射夏侯,
曹军胆尽否!
啖眼诗
一箭射太急,夏侯马上泣.
本是曹家生,相射何太急?
大将军
曹性一箭射向东,微风吹中夏侯目.
夏侯左目忽无主,到底深红还浅红?
性公无名箭,
艺比李广强。
射人先射眼,
擒贼先擒王。

后备注意

欲观曹性,还是应以其历史传记为主
其他则不可尽信

TAGS: 三国 三国演义人物 东汉 历史人物 各时代历史人物 小说人物 虚拟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