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约斯·尤利乌斯·凯撒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葛约斯·尤利乌斯·凯撒(,西元前102.07.12~前44年),古罗马人,政治家、军事家。

凯撒的全名为葛约斯·尤利乌斯·凯撒(GaiusJuliusCaesar,西元前102.07.12~前44年),是活跃于古罗马政治的政治家、军事家)。尤利乌斯家族,原是土生土长于罗马的古老贵族;不过家道随时间中落,凯撒出生时,自称姓尤利乌斯者,仅剩凯撒一家人。公元前75年,凯撒仿效当时罗马贵族子弟,为研习修辞学、辩术而前往罗德岛。

葛约斯·尤利乌斯·凯撒 - 生平简介

古罗马杰出的军事家、政治家和作家,共和国末期的独裁者。出身于罗马著名的尤利乌斯家族,父亲曾任行政长官。少年时期学习过修辞学和演说术,受过良好的教育,从政初期曾是民主派领袖,反对贵族派。历任财务官、监察官、祭司长和大法官等职。公元前60年与庞培、克拉苏结成三头同盟,共同统治罗马共和国,史称“前三头”。公元前58年取得高卢总督职位,几年内征服了高卢全境。他不仅有大量财富,更重要的是他训练了一支忠于自己的强大军队。

公元前49年,凯撤打败了庞培,夺取了政权(克拉苏已在一次对外作战中死去)。以后几年间,他获得无限期的独裁权力,集执政官、独裁官等大权于一身,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军事独裁者。共和国名存实亡,元老院权力日渐削减。凯撒实行的一些措施,如将行省土地分给8万老兵,减轻负债者的债务,惩治贪污勒索官吏等,触动了元老们的利益,引起元老贵族的不满。公元前44年3月15日,在元老院议事厅,被以布鲁图和喀西约为首的反对派刺死。凯撒留下两部有历史价值的著作,即《高卢战记》、《内战札记》。

葛犹斯?犹理乌斯?凯撒出生于公元前102年,正是罗马共和国发生严重政治危机的时代。这时,罗马的经济基础已经经历了巨大的变化,它已经变成西方古典时代奴隶制度最发达的国家,原来的小农业已完全被大规模使用奴隶劳动的大庄园取代,直接的军事掠夺和以贡赋等方式向被征服地区进行的压榨,使地中海沿岸各地的财富大量涌入意大利,加速了罗马的社会分化。

经济上的巨大变化,自然要影响到罗马的政治生活,被征服土地在日益扩大、由雇佣军组成的常备军在不断扩充,奴隶人口在急剧增加,由失业小农民和释放奴隶构成的游民阶层也在大量涌向首都,这就需要大大加强国家机器才能应付,但这时的罗马国家体制却基本上还是当年台伯河上那个小公社的那套城邦制度。它那年年重选的文官政府、它那已变得臃肿不灵的公民大会和它那由少数世代掌权的豪门贵族垄断的元老院,根本无法适应这个局面。从公元前二世纪三十年代起,就不断有人从不同的角度出发,提出种种民主改革的方案,但都因为触犯豪门贵族的利益,因而受到盘踞在元老院的一小撮所谓贵族共和派的反对,遭到失败。此后,主张民主改革的人前仆后继、奋斗不息,民主运动从合法的要求改良逐渐发展到采取阴谋暴动甚至内战的方式。公元前82年,豪门贵族的保护者苏拉用血腥的大屠杀镇压了反对派,民主运动才一时沉寂下去。但大屠杀并不能消除引起要求改革的根源,苏拉不久死去后,民主运动马上就卷土重来。这时,罗马贵族共和政府的颟顸无能、社会秩序的动荡不安,军人的专横跋扈,已经大大削弱了国家的力量,到公元前一世纪的七十年代,局势终于发展到极为可虑的地步。东方强邻的进攻和西方行省的割据都还在其次,严重的是地中海上的海盗横行和斯巴达克斯所领导的奴隶起义。海盗横行不但使沿海地带民不聊生,连罗马也因海外的粮食运不来而有断炊之虞;奴隶起义使意大利遭到汉尼拔战争以来最沉重的一次兵灾,而且从根子上震撼了罗马的奴隶制度,打击了奴隶制经济。奴隶起义迫使奴隶主对剥削奴隶和经营田产的方式作出某些改变,也迫使奴隶主改变控制奴隶的方法。更重要的是迫使他们不得不变换已不能保障奴隶制经济发展的共和政体。正象革命导师恩格斯指出的那样:“……当某一个国家内部的国家政权同它的经济发展处于对立地位的时候——直到现在,几乎一切政治权力在一定的发展阶段上都是这样,——斗争每次总是以政治权力被推翻而告终。”凯撒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登上政治舞台的。

凯撒出身于罗马的一个古老但已中落的贵族家族,由于他和老一辈的民主派领袖马略和钦奈有亲谊,青年时代就受到贵族共和派的排挤,迫使他只能自始就站在民主派一边,逐渐成为反对派的领袖,一面也按部就班地从财务官、工务官升到司法官。但在这时候,他除了在街头的游民阶层中拥有巨大的号召力以外,没有别的政治资本,为此他设法跟当时在军队中有极大势力的克耐犹斯?庞培和代表富豪们即所谓骑士阶层的罗马首富马古斯?克拉苏斯结成“三人同盟”。当然,这三个人代表的是三个不同利益的集团,只是因为同样受到把持元老院的贵族共和派的排挤,才凑合到一起去的。凯撒在这两个人的共同支持下,当选上公元前59年的执政官,但由于元老院的掣肘,并没有什么大的建树。

这时,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政局动荡,罗马统治集团中无论那一派的领袖人物,都从实际经验中体会到,要掌握政权,必须先有一支武装力量,只有利用武力,才能在政治上有所作为。因此,凯撒在执政官任期届满之后,竭力设法争取到高卢行省去担任行省长官,目的是趁在高卢的机会训练起一支自己的军队,作为政治上的后盾;同时,在高卢大事开拓疆土,掳掠奴隶,还可以为自己在罗马的奴隶主阶级中取得声誉,又可以乘机积聚起一大笔财富来作为今后政治活动的资本。

凯撒在公元前58年前往高卢,到公元前49年初方回意大利。他在高卢的九年中,据普鲁塔克说,曾经屠杀了一百万人,俘虏了一百万人。他本人和他部下的将吏都发了大财,使他能在罗马广施贿赂,甚至一直贿赂到要人们的宠奴身上。他还在平民中举办各种演出,发放大宗金钱,并在意大利许多城镇兴建大量工程,既讨好了包主的人,也讨好了因此获得工作机会的平民。这样一来,他在意大利公民中的声望,渐渐超出“三人同盟”中的其它两人,特别是他借高卢作为练兵场所,训练起一支当时共和国最能征惯战的部队,而且是一支只知有凯撒、不知有国家的部队。

凯撒的成功刺激了克拉苏斯,他在公元前63年赶到东方去发动对安息的战争,希望在那边取得跟凯撒同样的成功,不料全军覆没,死在那边。这就使得原来鼎足相峙的“三人同盟”,只剩下凯撒和庞培两雄并立,彼此日益猜忌,加上元老院中一些人的从中挑拨拉拢,庞培终于和凯撒破裂,正式站到元老院一边去,成为贵族共和派借以对抗凯撒的首领。公元前49年凯撒带着军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入意大利,庞培措手不及,带着全部政府人员和元老院仓皇逃出罗马,渡海进入希腊,听恁意大利落人凯撒手中。次年冬天,凯撒也赶到希腊,在法萨勒斯一战击败庞培主力。庞培逃往埃及,被埃及人就地杀死。凯撒在肃清了其他各地庞培余党后,重新统一全国。
凯撒一个行省一个行省地肃清庞培余党的过程,也就是扫除罗马贵族共和体制的残余影响,建立新的统治机器的过程。因而,被凯撒重新统一了的这个罗马国家,已不再是过去的那个软弱无力、遇事拖拖沓沓的旧的罗马共和国,它已经是一个全新的中央集权的军事独裁国家,已经能够象身之使臂、臂之使指那样地统一指挥全国了,这对地中海沿岸各地区的经济发展和文化交流肯定是有利的。

凯撒从统一罗马国家到死去,还不到四年,但就在这样短的时。期内,他仍能完成了许多值得称道的工作,最堪注意的有两个方面:首先,他象摧枯拉朽地破坏了旧的贵族共和体制,把军政大权集中于一身,基本上完成了向君主独裁制的过渡,把过去几百年发展中随时遇到问题、随时修修补补、牵强凑合起来的那些重床叠架、支离破碎的旧制度,作了一番整齐划一的工作。他把执政官、统查官、保民官、大祭司长等重要职务兼于一身,他把元老院降为咨询机构、他把公民大会当作可有可无的装饰品,都是为他后来的继承人把罗马变成披了共和制外衣的帝国开创了道路。次之,他企图逐步废除旧罗马作为一个城邦霸国所遗留下来的种种特权,把意大利各城镇的地位提高到和罗马相等,把各行省的地位提高到和意大利相等,并且把公民权陆续给予罗马的各个行省——当然只给奴隶主阶级——使这个大帝国的统治集团基础更加扩大巩固。但这项工作仅只完成了一部分。过去他在高卢时就已经把公民权给了山内高卢人,后来还让他们的部分首领进入元老院,引起了那些把公民权视为禁脔,不愿别人分享的旧公民的不满,他们讥刺他:“凯撒在凯旋式里牵着高卢人走,却牵他们进了元老院;高卢人脱下了长裤子,反穿上了(元老们的)阔边长袍子。”

公元前44年,他制定适用于意大利各市镇的自治法,给它们跟罗马同样的地位;他恢复了意大利一向免除的关税;他还计划废除由商人承包征收行省税赋的办法,改由国家直接派人收取,取销行省人民最痛恨的一项秕政。难怪当时沸沸扬扬地传说他想把首都迁到亚历山大里亚去,把罗马改造成一个东方式的君主国家,主要就是因为他降低了罗马城在国家中地位的缘故。

凯撒在公元前44年被贵族共和派的残余分子刺杀,结束了他忙碌的一生,他的嗣子、他姊姊的孙子该犹斯?犹理乌斯?凯撒?屋大维安弩斯,那奥古斯都,在凯撒奠立的基础上,彻底完成了把奴隶制的罗马共和国改建成帝国的任务。

历来评论凯撒的人很多,大部分人都把他吹捧成不可一世的英雄人物,伟大的政治家,天才的统帅,作家、演说家等等,仿佛他是一个恁空建立了这个大帝国的人。其实,凯撒的一生斗争,只不过是奴隶主阶级中一个统治集团跟另一个统治集团为了该不该改变统治方式而作的斗争,虽然在一段时间内改善了这个奴隶制国家的处境,使奴隶制经济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可是受惠的仍然只是奴隶主阶级,根本没影响到当时广大奴隶阶级的命运。其次,他一生的成功,主要应该归之于他的恰巧处在罗马共和国这样一个国家,这样一个历史时代,一时风云际会,机缘凑合,让他不自觉地完成了历史要他完成的事业,这里,他的个人品质象坚毅、机智大胆、圆滑等等,在其中只起了极其有限的作用,因而过分吹捧凯撒是不恰当的。正象革命导师恩格斯说的那样:“恰巧拿破仑这个科西嘉岛人做了被战争弄得精疲力竭的法兰西共和国所需要的军事独裁者,——这是个偶然现象。但是,假如不曾有拿破仑这个人,那么他的角色是会由另一个人来扮演的。这点可以由下面的事实来证明,即每当需要有这样一个人的时候,他就会出现:如凯撒、奥古斯都、克伦威尔等等。”

相反,也有一些人竭力诟责凯撒,说他镇压了民主运动,把他的取销行会组织、恢复意大利关税。减少发给贫民口粮分额等等,说成是背叛平民。这些责难往往是出于对罗马当时的所谓“平民”、“民主运动”等等名词作了过分现代化解释的结果。要对共和末年聚居在罗马的所谓平民、他们的构成、他们的政治作用和经济地位等等作一番分析,是一件比较复杂的工作,而且也不是这里该做的工作,但至少可以肯定说,他们绝不是十八、九世纪的那种工业无产阶级。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第二版的序言中引用过的西斯蒙第的名言——“罗马的无产阶级依靠社会过活,现代社会则依靠无产阶级过活”——这就是关于他们的最中肯的结论。在公元前一两世纪中,他们在政治上从来没产生过一位自己的代表,也从来没提出过自己的一套政治纲领,他们一直是形形色色政治活动家手中播弄的工具。正跟我们不能把他们当做现代无产阶级一样,我们也绝不可以把凯撒看做是路易?拿破仑甚或梯也尔一流人物。凯撒在这里,只是不多不少地做了当时其他活动家做过的事情,可以责备他的至多是他起初利用了他们、后来又离开了他们而已。而离开他们、甚或损害到他们,则是.当时不问那个民主派活动家一旦当权之后,势必难免的事情。特别是凯撒,只要从前面简单地举出来的他所致力的工作来看,就可以知道这是他这些工作的必然结果。首都的游民阶层久已成为国家的沉重负担,要减轻对行省的搜括、减少罗马这个城市的特权,就不得不采取一些对这些游民不利的措施,象发放给公民的免费口粮,被凯撒从三十二万份一下子降到十五万份,把这一过去一向认为是公民应享的特权严加限制,变成真正的社会救济,就是一个例子。而且建立了强有力的个人统治之后,公民大会连作为橡皮图章的作用都失去了,游民阶层在政治上的地位也就宣告结束,用不着再竭尽国库所有去讨好他们,这正是合乎逻辑的发展,也是从共和国向帝国过渡的必然结果。凯撒一生的所作所为可议的地方虽然很多,恰恰不在这一方面。

葛约斯·尤利乌斯·凯撒 - 三头政治

凯撒开始进入政治的世界。不过这时罗马仍处於共和的时代,政治掌握在老一辈组成的元老院手中,并不是年轻又没钱的凯撒能发挥的地方。西元前60年,凯撒受克拉苏(MarcusLiciniusCrassus,西元前114~前53年)、庞培(Pompey,西元前106~前48年)之邀,结成政治同盟,确立後称”前三头政治同盟体系”的体制。但先前克拉苏与庞培二人早已秘密结盟,是这时才邀请凯撒加入。西元前56年,他们再次聚会,约定克拉苏在叙利亚地区、庞培在西班牙、凯撒在高卢,各自发展势力。

凯撒按照约定计划,从西元前58年起,以近八年的时间远征高卢(现今北意大利、法国、比利时等地的区域)。凯撒首先击败居住在现今瑞士一带的高卢人,然後与他们结盟,共同对抗更北与势力更强的高卢人。西元前52年,高卢境内的萨尔特人发生叛乱,凯撒花费2年的时间镇压,高卢从此完全纳入罗马的势力版图。西元前51年出版的《高卢战记》,是凯撒征服高卢的过程纪录,1~7卷是凯撒在戎马倥偬中执笔,仅第八卷由部下撰写。

克拉苏死后,三人同盟中仅剩下庞培与凯撒。由于在高卢战争中掳获的战利品与课征的税金,使凯撒能归还以往的借款并成为大富翁,同时也赢得罗马民众的爱戴。身为盟友的庞培,忌妒凯撒的成就,企图联合元老院将凯撒从罗马放逐。西元49年1月,凯撒在北意大利波隆纳以东、临亚德里亚海的拉芬纳(Ravenna)获悉此事,随即率领手边的军队抵达卢比孔(Rubicon)河畔。卢比孔河是凯撒拥有军事指挥的高卢与意大利本土间的境河。凯撒如果率领军对渡过这条河,就违反罗马的法律。不过凯撒的心意已决,高喊”骰子已经掷出了”(Thedieiscast),便率军渡过卢比孔河攻入罗马。庞培匆忙渡过亚德里亚海,逃往希腊所在的巴尔干半岛。凯撒平定罗马之後,在与庞培决战之前,为杜绝後患,首先出兵归属庞培势力范围的西班牙。

葛约斯·尤利乌斯·凯撒 - 外交关系

当时的埃及,由年仅13岁的国王托勒密13世,以及20岁的姊姊克丽奥佩特拉7世(CleopatraⅦ,西元前69~30年)共同统治,姊弟两人因不睦而相互争斗。才色兼备的克丽奥佩特拉7世向凯撒求助,凯撒被他的魅力所迷,便协助她对抗敌对的亚历山卓市民。不过凯撒当时仅率领少数士兵,兵力薄弱,反遭囚禁在王宫中。不久後,来自小亚细亚(土耳奇)的援军抵达,凯撒与克丽奥佩特拉7世终於击败托勒密王的军队;托勒密王在脱逃途中,因落海,溺死。西元前47年3月左右,凯撒在小亚细亚的捷拉(Zela)击败米斯里戴帝斯王(Mithridates)的儿子法纳西兹(Pharnaces),将“我来,我见,我征服(Veni,vidi,vici)”的捷报送回罗马。西元前46年4月,凯撒在突尼西亚的塔普苏斯(Thapsus)战役中大破庞培馀党;西元前45年3月,并在西班牙的蒙达(Munda)彻底摧毁庞培派的残馀势力。

葛约斯·尤利乌斯·凯撒 - 凯撒之死

西元前44年,凯撒成为终身的独裁官,却也在同年遭到暗杀,结束了他56年的一生。在刺杀凯撒之前,计画暗杀的这群人曾努力游说凯撒的好友布鲁斯特(MarcusJuniusBrutus,西元前85~前42年)加入,因为布鲁斯特为人刚正不阿,可以赢得罗马市民的尊敬与信赖。布鲁斯特曾是庞培的部署,交战时曾被凯撒俘虏,但是凯撒不仅宽大地赦免了他,同时还提拔他,布鲁斯特因为感恩而不愿背叛凯撒。筹划暗杀的刺客团,写了封内容写有“布鲁斯特,你还在睡吗?”的信给布鲁斯特。这封信,改变了布鲁斯特的想法。布鲁斯特同意加入暗杀行动,暗杀团的人数则超过60人。凯撒计画讨伐於西元前53年击败克拉苏的波斯,元老院在他出发前三天的西元前44年3月15日,邀请凯撒前往元老院,由其中一人拦住来到元老院的凯撒,佯装是为犯了罪而被放逐海外的兄长求取赦免;在遭凯撒断然地拒绝後,这名男子即拉住凯撒的衣服,这是暗杀团事先约定的暗号,随後立刻涌出约40名男子,持短剑攻击凯撒。仅以手中持有一片记事版反击的凯撒,在攻击的人群中,发现自己所欣赏的布鲁斯特後,痛苦地说到:『你也有份吗?布鲁斯特!』接著就用衣服遮住自己,不在抵抗。身上连重23刀之後,凯撒倒卧在地上,不久之後就气绝身亡。据说当时在凯撒身旁,耸立著昔日曾是盟友的庞培雕像。

葛约斯·尤利乌斯·凯撒 - 政治建设

公布一定的税则,禁止税吏的勒索;资遣破产失业的人民,前往人烟稀少的地区垦殖;让高卢、西班牙等地的城市居民享有罗马公民权;指派高卢人及其他意大利人入元老院,促进各地的罗马化;兴建各种工程,增加人民就业的机会;废除原有的旧历,改用埃及传来的阳历(即著名的”儒略历〃TheJulianCalendar,自B.C.45.1.1实施,後经A.D.1582罗马教宗乔治十三(GregoryXIII)一次修正,至今尚通行於世界)凯撒推行的各种改革,虽博得一般人民的爱戴,但专制独裁的作风也引起有些人的厌恶。

古罗马政治体制:“独裁”制度最初是古罗马民主政治体制下的一种应付非常时局的临时性措施。”独裁者”在职期间虽然大权在握,但他是由”长老会”按照法定程式遴选而不是自封的,他的权力源自”长老会”的合法授权。因此,古罗马的独裁制度并不是对民主政治的一个否定,而是民主政治在非常时局下的一种权变。而且独裁者的独裁统治具有一定的时效性。在独裁制度盛行的近百年时间里,罗马共有八十八位独裁者,其任期均未超出六个月。到苏拉(LuciusCorneliusSulla)和凯撒当政时期,古罗马独裁政治的性质开始发生变异,其任期也逐渐由六个月延长至一年、三年、十年,乃至终身制。不过,当时的政论家们普遍认为,苏拉和凯撒在位时的罗马政治是”专制”、”淫政”,而不再是原始意义上的”独裁政治”了。

葛约斯·尤利乌斯·凯撒 - 参考资料

http://www.cnga.org.cn/youshi/soft.asp?id=29557

TAGS: 历史人物 战争相关人物 社会科学人物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