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璧娘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陈璧娘,女,生年不详,云霄县陈岱人。她虽身为女子,但却是南宋著名的巾帼英雄,亦是一位爱国诗人。

陈璧娘 - 简介

陈璧娘(陈碧娘),云霄县陈岱人,生年不详。她出身于名门望族,祖父陈景肃,南宋绍兴进士,曾任台州知州。父陈肇,官至参知政事。自宋绍兴二十一年(1151年)至景定二年(1261年)的百余年间,她的祖父陈景肃、父亲陈肇(旧《漳州府志》作陈宗一),兄弟陈植和陈格一门四进士,成为八闽历史上少有的双父子进士。祖、父、弟均忠君爱国,亮节高风。璧娘秉承家风,自幼就善诗能文,知书达礼,深明民族大义。时逢宋末,她虽身为女子,但见外族入侵,爱国热情不让须眉。乃宋末抗元名将、都统张达之妻,是南宋著名的巾帼英雄,亦是一位爱国诗人。 

陈璧娘 - 个人事迹

南宋景炎元年(1276年),元军大举南侵,势如破竹,攻占南宋都城临安(今杭州),山河破碎,社稷濒危。皇室在部份将官的保护下南奔退守福州 。南宋景炎三年(1278年)五月,南宋遗臣张世杰、陆秀夫等拥立赵昺为帝,在广东新会县以南大海中的崖山建立小朝廷,作为最后抵抗元军的据点,形势十分危急。时张达在广西抗元兵败回家。璧娘明知宋朝大势已去,仍劝丈夫赴崖山勤王抗元。当时璧娘之弟陈植、从弟陈格亦在崖山军中。张达见璧娘深明大义,自己便毅然从军效命。璧娘渡海送夫至钱澳(今广东南澳县境内)而别,后人因碧娘别夫于此亦称“辞郎州”。

陈璧娘胞弟陈植,时任提督,统率岭南沿海一带兵马;堂弟陈格,时任海船卤簿。值此国难当头,两弟皆尊乃姐之命,与姐夫张达合兵一处,奔赴雷州崖山,保护宋朝幼主赵昺。璧娘在家中,因思念亲人和报效祖国的情感交织,写了一首《平元曲》寄给丈夫及二弟,其豪迈悲壮的气概、爱国情操迄今犹闪耀着光芒。诗道:“虎头将军眼如电,领兵夜渡龙舟堰。良人腰悬大羽箭,广西略地崖西战。十年消息无鸿便,一纸凭谁寄春怨! 日长花柳暗庭院,斜倚妆楼倦针线。植兮再吸倾六罐,格也一弹落双燕。何不将我张郎西,协义维舟同虎帐。无术平元报明主,恨不身是奇男子。倘妾当年未嫁夫,请效明妃和西虏。虏人不知肯我许?我能管弦犹长舞。二弟慨然舍我去,日睹江头泪如雨。几回闻鸡几濒死,未审良人能再睹。”

迨祥兴二年(1279年)二月,她心系前线,闻崖山危急,毅然将爱子托寄于漳浦县四都寮口村(今诏安县管)的张达姐郭张氏家中,遂带部份乡勇义军,前往崖山与敌血战。陈璧娘在率义师与元兵苦战时,还“拟词四解以歌”。《四解歌》又称《辞郎吟》,其诗歌抄录如下:“(一)丈夫知有宋天王,别吾去者海茫茫。后有奸宄妾抵挡,试看风霜飞剑芒。(二)郎辞行,勿回顾,北去潇潇虎门树。传檄早定潮州路,恢复中原驰露布。(三)郎有身,身许国,无以家为仇可复。妾有身,身许郎,勿谓兵气不我扬。(四)一洗千秋巾帼态,泪痕乌在血痕在。策郎马,送郎舟,国仇可雪,妾身何求?”张达在崖山殉难,她寻得尸骨埋葬后,竟绝食而亡,其节烈诚可歌可泣!

 璧娘与夫张达所生之子,名千乔,自此由其姑抚养成人,并成家衍后于此(张千乔的后裔乃辟建一村名“东峤”,从此历传一脉至今)。 东峤村中现仍保存“祖姑庙”一座,乃陈璧娘之子孙后裔为铭恩而建,刻有堂联:“尊祖念姑,刻木不忘花月夜;归宗抚侄,造容聊报太平年。”又“抚侄归宗传百世,奉姑附祖祀厶千秋”。 东峤张氏宗祠也有一楹联:“孝可作忠,痛先人斩木救驾,特表其勋千古;思堪锡类,念我祖依姑承祧(tiao),犹存祀典万年”。同样也反映了此一史事。1959年,广东省潮剧院根据陈璧娘事迹,创作演出《辞郎州》剧目,因其事迹感人至深而风行闽粤。

TAGS: 宋朝 巾帼英雄 文化人物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