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建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毛泽建(1905-1928) 革命烈士。长沙府湘潭人,毛泽东堂妹。

毛泽建(1905-1928) 革命烈士。长沙府湘潭人,毛泽东堂妹。1921年随毛泽东来长沙,入崇实女子职业学校读书,加入青年团。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衡阳省立第三女子师范学校中共学生支部书记和湘南学联女生部部长。1926年以后任中共衡山县委妇女运动委员,发展农民运动。“马日事变”后,参加领导南岳暴动,旋转移至耒阳坚持游击战争。1928年5月被捕,8月就义于衡山。

毛泽建 - 生平

1905年10月出生于湘潭县韶山冲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六七岁时过继给毛泽东的父母做女儿,她的名字是毛泽东取的。1921年春,毛泽东回韶山,教育全家干革命,把她带到长沙,就读于建本和崇实女子职业学校,课余参加送信、站岗等革命活动。1921年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23年上半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夏改名毛达湘。经夏明翰介绍前往衡阳,考入湖南省立第三女子师范,任学校地下党支部书记,积极发展党员,开展地下活动,工作卓有成效。1925年五卅运动期间,带领三女师同学开展反帝爱国运动,抵制日货,斗争了衡阳商会会长,焚烧了堆积如山的日货。

1926年夏天,北伐军进军湖南。她与共产党员、省学联负责人、丈夫陈芬,积极发动组织群众支持北伐战争。后受党的派遣到衡阳集兵滩农民讲习所工作,举办了两期培训班,培训农运干部400多人,发展党员20多名。经常深入神皇山、园山、磴子岭等处开办农民夜校,发动组织农会,建立农民自卫队,开展革命斗争。她组织的神皇山农民协会被评为湖南省和衡阳县模范农协。

1927年1月,出席了全省第一次妇代会。会后回到衡阳继续开展农运,带领群众斗争土豪劣绅。马日事变后,湖南各地反革命气焰嚣张,她拿起武器,投入了武装斗争,带领集兵滩一带农民,袭击地方武装,拔掉土豪劣绅的据点。1927年9月,她和衡阳县委负责人一道组建了衡北游击师,多次夜袭挨户团,镇压土豪劣绅,大煞了敌人的气焰。

1927年10月,她接受党的任务,同陈芬一道赴衡山组织新的县工委,任县工委妇运委员,作出了开展武装斗争、进行土地革命的决定。11月上旬,衡山农民游击队宣告成立,她参加游击队领导工作,有时扮成朴实无华的农家女,有时扮成珠光宝气的贵妇人,往来于城镇和乡村间,刺探敌情,部署工作,带领游击队员袭击挨户团,打击土豪劣绅,炸县衙,破坏敌人的通讯设备,行动神出鬼没,敌人闻风丧胆,成了闻名的“女游击队长。”

1928年初,根据中共湘南特委指示,她和陈芬等组织发动了南岳暴动。此后不久两人因身份暴露,转移至耒阳,参加了朱德、陈毅领导的湘南起义,她任耒阳妇女联合会负责人。1928年4月,朱德率部上井冈山,她和陈芬留在耒阳坚持游击战争,分别任游击队队长、党代表,指挥游击队摧毁了敌人许多反动据点,处决了省议员、大土豪赵水生和劣绅李善,有力地支援了井冈山斗争。1928年5月初,她和陈芬领导的游击队在夏圹铺与耒阳县挨户团遭遇,展开激烈枪战,因寡不敌众不幸被捕。不久,井冈山下来一支队伍,袭击了耒阳县团防局,将她救出。因怀孕8个月,行动不便,当敌人反扑过来时,她坚持留下,隐藏在当地一个孤老婆婆家里。一个仲夏之夜,她的孩子出生了,因孩子的啼哭声惊动了敌人,又被捕了。敌人以她系“毛泽东之妹,马日前后,均负共党要职”,把她从耒阳押到衡阳,继之押到衡山,使尽种种手段和酷刑,梦想从这位共产党员、女游击队长身上捞到我党的重要机密和军事行动计划,她毫不畏惧,宁死不屈。她在狱中写下了“誓死为党”,“毛泽东是大有希望的,革命一定会胜利”等血书表达自己对党的赤胆忠诚。

1929年8月20日英勇就义于衡山县城南马庙坪,年仅24岁。毛泽建之死,毛泽东十分痛惜。1949年毛泽东曾说:"菊妹子的牺牲很可惜,她是个好同志。”

毛泽建 - 故事

 

倔强菊妹子

毛泽建是毛泽东的堂妹,1905年10月出生于湖南湘潭县韶山冲的东茅塘。

毛泽建的父亲叫毛尉生,给人家帮工,因生活贫困,劳累过度,患了肺病,经常咯血。母亲陈氏,是个勤劳俭朴的家庭妇女,患有眼疾,双目只见微光。家境窘迫,生活艰难的毛泽建,9岁那年得到毛泽东父母的关照,从东茅塘搬到了上屋场毛泽东的家里。由于毛泽东的父母没有女儿,从此便收养了毛泽建。她的乳名叫“菊妹子”,“毛泽建”这个名字是到上屋场后,三哥毛泽东给她取的。

毛泽建从小性格就很坚强,来到上屋场后不久,一天,家里突然闯进来几个强盗,逼问她贵重的东西藏在哪里,她一句话也不肯说。强盗将她打得鼻青脸肿后,悻悻地离去。

1919年,毛泽东的母亲病逝,第二年春上,毛泽东的父亲也去世了。由于毛泽东正率领驱张(湖南军阀张敬尧)代表团远在北京,一时回不来。14岁的毛泽建无依无靠,只好又从上屋场回到了东茅塘自己的家里。

这时,毛泽建母亲的眼睛几乎失明,4个弟妹中,大的不到10岁,小的尚未脱乳,生活十分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毛泽建的母亲便听从一个远房亲戚的劝说,把她送到韶山附近的杨林乡肖家去当童养媳。

毛泽建在肖家每天干着繁重的家务活,一家大小、里里外外的事情都压在她一个人肩上。尽管累得连腰都伸不直,但她还是经常遭到婆婆的责骂,甚至还受到不准吃饭的处罚。

一天傍晚,毛泽建洗刷铁锅时,突然头晕眼花,额头撞到铁锅边上,裂开了一道很深的口子,血流不止。婆婆不仅不来救护,还压着她的头往烧红的锅边上烫,痛得她昏死过去。从这以后,她的前额就留下了一块伤疤。

1920年8月,毛泽东偕夫人杨开慧回到韶山,将毛泽建从肖家接了回来,解除了不合理的婚姻。一天上午,毛泽东把全家叫到一起,对大家说:“这些年,国家动乱,民不聊生,有志的青年要舍家为国,舍己为民。”随后指着毛泽建说:“菊妹子这几年受的苦就更多了,这怪不得哪个,不革命就没有别的路可走。”毛泽建一听,急切地说:“三哥,我要跟你去读书,去革命,我再也不回肖家去了……”

毛泽东没有让毛泽建失望,带着她来到长沙,送她到建本和崇实女子职业学校读书。由于她刻苦攻读,进步很快。22年9月,中共湘区委员会在湖南自修大学附设的补习学校开办不久,毛泽建就来到这里,白天在自修大学补习,晚上到平民夜校听课。

在两年半的时间里,毛泽建学完了需要学习五六年的课程。她除了积极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外,还主动为文化书社送书藉和报刊,为在清水塘秘密召开的会议站岗放哨,帮助工会刻印传单、张贴标语等。在革命斗争中,她的思想觉悟不断提高,于1921年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1923年上半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3年夏天,军阀赵恒惕通缉毛泽东。不久,毛泽东离开长沙前往上海,行前将毛泽建改名为毛达湘,委托夏明翰介绍前往衡阳。同年秋天,毛泽建考入省立第三女子师范学校。

赶走欧鸣皋

毛泽建与夏明衡(夏明翰的妹妹)、朱近之、候碧兰等革命女青年在衡阳的湖南省立第三女子师范学校(简称三女师)就读时,除了学习之外,还积极参加学校和社会上的政治活动,到工厂和城郊讲演,演出文明戏,揭露帝国主义掠夺中国和反动军阀祸国殃民的罪行。三女师座落在衡阳市郊的荷花坪。春夏,毛泽建经常带领同学到凉风习习的湘江中央的东洲讨论国家大事;秋冬,到枫红似火的回雁峰向同学们宣传“为什么主张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她讲得深入浅出,很有见地,同学们都十分佩服她。不久,她介绍夏明衡、朱近之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被选为中共三女师支部负责人。

三女师校长欧鸣皋,是一个思想保守、老奸巨猾的家伙,他规定女师学生过河只能乘坐自备的划子,不能与劳苦大众同船。毛泽建发动同学,主张“劳工神圣”,批判吃人的封建礼教,理直气壮地与劳苦大众同船过渡,并利用这个时间向大众宣传马克思主义。

欧鸣皋在学生面前两面三刀,耍尽花招,有一部分学生恨透了他。但是,也有相当一部分人没有看清他的真实面目,甚至对他毕恭毕敬。毛泽建决定揭开他的伪善面纱。恰在这时,学校的伙食越办越坏,引起许多学生不满。毛泽建与支部的其他负责人作了研究,估计是欧鸣皋在捣鬼。于是她们秘密到伙食团了解情况,一问之下,果然是欧鸣皋伙同财务人员贪污了学生的伙食费。毛泽建抓住真凭实据,带头揭露了欧鸣皋的贪污行为,又发动学生团团围住了校长室,迫使欧鸣皋承认错误,并答应改善学生伙食。

与顽固派校长的斗争取得了胜利,许多学生识破了这个伪君子的“庐山真面目”,欧鸣皋威风扫地,而毛泽建却得到许多同学的拥护,被推举为学生领袖。欧鸣皋在学生面前出了丑,自然不甘失败。为了扑灭学生心中燃起来的革命火焰,他想出了一个办法。这天,欧鸣皋将200多名师生集合在会堂里,讲了几句开场白之后,接着将一个60多岁的和尚请上讲台。原来,欧鸣皋企图利用佛学,引导学生服从自己。

“欧校长,学生请教。”就在和尚口若悬河地讲解佛家的“四大皆空”时,毛泽建高声质问欧鸣皋:“三女师是寺庙还是学校?你是住持僧还是校长?”欧鸣皋被问得瞠目结舌:“这……当然是学校,我自然是校长。”毛泽建穷追不舍,出语锋利:“既然是学校,我们就应当学习知识。你是校长,为什么把和尚请到讲台上,是不是要把我们这些女生培养成为尼姑?”“是呀,我们要学知识,不听佛经!”“我们要做国家的有用之才,而不是去做尼姑!”

学生们一个个义愤填膺,纷纷向讲台冲去。老和尚见势不妙,急忙离开讲台,溜之大吉。欧鸣皋更是狼狈不堪,低头缩脑躲进房间里,将房门关得铁紧。他没有料到,这些平日里文质彬彬、纤秀柔弱的女生,竟会有如此胆量。

下午,毛泽建与夏明衡带领进步同学英勇地冲进伪县政府衙门,强烈要求县长陈祺祥调走三女师校长欧鸣皋。陈祺祥考虑到此事已轰动了衡阳教育界,不得不向省府呈文,免去欧鸣皋的校长职务。

次年,中共湘南区委成立,毛泽建被选为区委委员,分管妇运和学运工作。

智斗“鲁恶鬼”

1925年冬,经毛泽东牵线搭桥,毛泽建同三男师毕业的陈芬结婚。婚后,陈芬奉湘南特委的指示,回老家耒阳从事革命活动,毛泽建与其同往。陈芬的家在陈家村,前有耒水,背靠青山。但就这么一个依山傍水、山青水秀的地方,也是恶霸横行,民不聊生。陈芬和毛泽建来到陈家村不久,就碰到当地劣绅鲁庆煊(外号“鲁恶鬼”)催租抢人,并将佃户陈志秋毒打致死一事。“得想办法惩治一下‘鲁恶鬼’!”毛泽建和陈芬了解情况后,义愤填膺,两人当即商量起对策来。

第二天早上,毛泽建和陈芬分头将晚上写好的“鲁恶鬼打死佃户陈志秋罪责难逃”、“要为陈志秋鸣冤”等标语贴到集市上,待赶集的人挤满集市时,毛泽建又跑到集市的戏台上,声泪俱下地向大家诉说了陈志秋被打死的真相,激起了台下数千群众的愤怒。赶集的人在毛泽建和陈芬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朝“鲁恶鬼”家涌去。

鲁家的两扇朱漆大门早已拴得铁紧,毛泽建灵机一动,亮开清脆的嗓音喊道:“姓鲁的,你不出来答话,我们点起一把火,把这栋房子烧个精光!”狗腿子鲁保六在屋里一听,慌了神,只得打开大门,毛泽建和陈芬立即带领大家冲了进去。

人们涌向各个房间寻找“鲁恶鬼”,但不见踪影。毛泽建来到一间杂屋,看到一具黑漆棺木搁在墙边,棺盖并未封严。她眼睛一亮,走过去朝棺木盖猛地一拍:“鲁庆煊,你还不出来吗?再不出来,我就把盖子封死。”只听棺木里传出一个颤抖的声音:“莫封死了,我就出来,我就出来!”“鲁恶鬼”出来后,毛泽建和陈芬勒令他负责陈志秋的全部安葬费,并赔偿陈家300块光洋。

智伏“罗老八”

1926年夏天,北伐军浩浩荡荡开进衡阳城。毛泽建积极组织青年学生到街头、工厂和城郊讲演,热情宣传北伐战争的大好形势和重要意义,动员各界群众支援北伐。随后,她受党的派遣到衡阳县集兵滩农民讲习所,讲授共产主义学说,辅导学员阅读《新青年》、《向导》等革命刊物。从集兵滩回到县城后,又负责县委妇女会和儿童团的工作,与担任国民党衡阳县妇女部长的夏明衡一起创办了衡阳妇女运动讲习所。为了争取妇女在经济上的平等地位,使妇女取得工作的权利,她根据自己在长沙的经验,创办了妇女习艺所和妇女缝纫社。

1926年春夏之交,按照党组织的安排,毛泽建任中共衡阳县执委,并在集兵滩开展农民运动。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使集兵滩的农民翻了身,扬眉吐气,而土豪劣绅们却像霜打的茄子,都垂下了头。有个大土豪叫罗季平,外号“罗老八”,仗着有两个兄弟在国民党里做官,对农会阳奉阴违。当时正值第一次国共合作,“罗老八”摇身一变,成了国民党区党部委员,挂起了“革命”的招牌,以此对抗农会的减租运动。毛泽建与中共衡阳县委员负责人肖觉光、戴金吾等研究,认为必须抓住“罗老八”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革命派”的把柄,才能斗翻他。

“罗老八”50岁生日那天晚上,罗家大厅“高朋”满座,热闹非凡,十九桌酒席上摆满了鸡鸭鱼肉、山珍海味。喝了一会儿酒,吃了几道菜后,乡绅们脸红得像猪肝,借酒发疯,有的诉说“委屈”,满腹悲伤;有的连声哀叹世道变坏了,老泪纵横;有的伤感时风,呜呜咽咽……“罗老八”见众人一副狼狈相,很不高兴,站起来说道:“诸位切不可长穷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农会乌合之众,是兔子尾巴长不了的,朝朝代代,哪一个泥脚杆子造反能成气候?李自成打下北京城,也只坐了40天江山哩!太平天国那么大气候,最后还不是一败涂地吗?我两位兄弟来信,国民党不少人都咒骂农民运动糟得很,连共产党的总书记也埋怨农会搞得过火呢!”

正当“罗老八”唾沫横飞、得意忘形之时,毛泽建带领农会纠察队来到大厅里,她厉声喝道:“‘罗老八’,你可知罪?”“呵呵!”“罗老八”瞪着眼睛干笑了几声,连忙转腔:“毛女士,我罗某拥护国民革命,拥护农民运动,何罪之有呢?”“住口!”毛泽建冷笑一声,“嘿!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我们早就知道你对农民运动‘拥护’得很嘞。不过,口说无凭,有白纸黑字为据。”说罢抖开一副对联。

“罗老八”望着对联,不由大吃一惊,额头上冷汗直冒。原来,这是“罗老八”亲笔书写的一副内容十分反动的对联,上联是“农事翻身,稻梁栗麦黍稷杂种出现”;下联是“会场扩大,马牛羊鸡猪狗六畜成群。”这副对联他藏在书柜里,想等农会倒台那天,便拿出来挂在大厅里,好出一口被久久压在心里的闷气。不料他的丫环接受了毛泽建宣传的革命道理,痛恨地主老财,把对联偷出来,交给了毛泽建。

“罗老八”一见势头不对,连忙从账房先生手里拿来一串钥匙,点头哈腰地说:“毛女士,老朽一时糊涂,还请你多多原谅。农会要谷要款都行,就作为我的谢罪礼吧,这是库房的钥匙,交给农会,请你……”没等他说完,毛泽建正色道:“‘罗老八’,收起这一套,少玩鬼把戏!你拒不减租,反对国民革命,书写反动对联,仇恨农民协会,理应游街示众!”几个农会纠察队员趋步上前,给“罗老八”戴上高帽子,挂着黑木牌,押着那些喝寿酒的土豪劣绅一道,游了街,围观群众无不拍掌叫好。

巧布疑兵阵

1927年5月,长沙“马日事变”之后,中共湖南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八、九月间,毛泽建与肖觉先、戴金吾、屈淼澄带着各方集合起来的农民武装来到妙溪山,组成了衡北游击师。游击师成立以后,曾多次夜袭挨户团,缴获了不少武器弹药,严惩了反攻倒算的土豪劣绅和团防武装。

集兵区团防局长钟亚阶的“清乡队”几次上山“剿匪”,都被游击师打得狼狈而逃。钟亚阶贼心不死,在县里借了一个连的实力,决心再次“围剿”游击师,并发誓要活捉毛泽建和肖觉先、戴金吾。

在严峻的形势面前,毛泽建与肖觉先等进行了冷静的分析,认为敌强我弱,不能硬打硬拼,必须诱敌深入,智歼群魔。他们所想的办法之一,就是利用钟亚阶派到游击师活动地妙溪山一带侦查的狗腿子,令其带回错误的情报,诱而歼之。

这天晚上,钟亚阶得到情报,毛泽建和肖觉先带领游击师正在炼丹极的松林里煮饭吃。钟亚阶一听,高兴极了,连忙带着“清乡队”向山上爬去。快到炼丹极时,果然见到松林里有一堆火,还隐隐约约传来碗碰碗的响声。敌连长忙令士兵卧倒,向火堆射击。只见那火堆瞬间化作数十只熊熊的火把,在松林里一闪一闪。敌连长大喝一声:“上!”钟亚阶阻止道:“且慢,毛泽建等诡计多端,要是有埋伏,那就上当啦。松林后边是炼丹极,地形险要,没有退路可走,先集中火力猛射一阵,然后兵分两路,包抄过去。”敌连长一听有理,命令道:“狠狠给我打!”顿时,机枪和步枪射个不停。打了好一阵,松林里的火光全都被打灭了,敌人的子弹也消耗得差不多了。钟亚阶好不欢喜,心想这下子游击师的人都见阎王去了。他同敌连长带领士兵跑到松林里一看,顿时傻了眼,松林里一具尸体也没有。原来,毛泽建和肖觉先在松林里布了疑兵阵,故意烧了一堆火,让战士发出碗碰碗的声音,假装在吃饭,然后把灌满煤油的楠竹筒点燃挂在树枝上,人全都撤到炼丹极的悬崖下埋伏。

钟亚阶见到这个样子,一声哭叫:“哎呀呀,又上当了。”掉转头猛跑,游击师的战士从两侧冲上来,“叭!叭!叭!”一阵射击,把敌人打得尸横遍野,敌连长被活捉,钟亚阶被击毙。

夫妻脱险境

1927年,第一次大革命失败后,陈芬任中共衡山县委书记兼军委书记,毛泽建也调离衡阳县,去衡山县担任秘书兼妇女委员,与陈芬战斗在一起。不久,衡山工农游击队宣告成立,毛泽建担任了游击队的领导工作。她有时装扮成珠光宝气的贵妇人,有时装扮成朴实无华的农家妇女,来往于城镇与乡村之间,刺探敌情,部署工作。她带领游击队袭击挨户团,炸毁县衙门,打击土豪劣绅,破坏敌人的通讯设备,成了远近闻名的女游击队长,令敌人闻风丧胆。

一天,毛泽建隐蔽在县城一个地下交通员的家里。刚吃过早饭,交通员递给她一张字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

菊妹:我在南街酱铺候你,速来。

你的芬哥 即刻

毛泽建看完后烧了字条,将自己打扮成阔小姐,撑上洋伞,往南街走去。

“小姐,你找谁?”一个头戴礼帽、身着长衫的阔少迎上来问道。毛泽建仰头一望,正是陈芬。她忍住激动的心情,佯装不识,平静地说:“我找张老板,他在家吗?”“鄙人就是。”“啊,你就是张先生,家父托我找你。”毛泽建兴奋地说。这时,走过来两个算命先生,眼睛贼溜溜地朝这边瞅。“有狗!”毛泽建机警地提醒陈芬,然后挽起他的手臂急走,身后两个人尾追不放。这时街口出现了军警,毛泽建连忙拉着陈芬径直朝一处朱门大户走去。“这是谁家?走错了吧。”陈芬发现已进了一家富户,疑惑地说。“顾不了那么多,快跟我来!”毛泽建推开朱漆大门,一个胖墩墩的矮妇人闻声正欲喝问,毛泽建的手枪已顶住了对方的胸口:“不许喊叫!”矮胖妇女吓呆了,望着毛泽建呐呐地说:“原来是你……毛达湘女士!”

“我同这个同志暂时借你家避一避,若有人查问,你只许讲屋里有女人生孩子,如若出了差错,我们同归于尽!”矮胖妇人频频点头。一会儿,一队敌人前来搜查,矮胖妇女连忙阻拦,对为首的说:“朱队长,我媳妇正在生孩子,里屋去不得!”敌人无奈,只好悻悻离开。矮胖妇人这才用手抹去额角上渗出的冷汗,跑到里屋催毛泽建和陈芬赶快从后门走。他们回到交通员家里,陈芬笑着问:“今天好险,你认识那个矮胖妇人吗?”毛泽建双眉一挑,笑道:“哼,不但认得,还打过多次交道呢!”

原来,这个矮胖妇人是挨户团主任周金的老婆。毛泽建曾带领几个地下党员到新任挨户团主任周金家里借款子,恰逢他不在,他老婆也就是这个矮胖妇人还挺顽固。毛泽建火了,拔出随身携带的一口短剑朝她眼前一晃,吓得她忙不迭地端出一盘光洋。从那以后,游击队、地下党需要经费,只要毛泽建在纸上画一把剑送去,周金就老老实实送钱。

陈芬听了妻子绘声绘色的叙述,称赞道:“菊妹,你真是个智勇双全的奇女子!”

双双洒碧血

1928年4月,白色恐怖笼罩着衡山县城。中共湘南特委遭到敌人的破坏,县委中有人当了叛徒,党组织考虑到毛泽建和陈芬的身份已经暴露,要他们迅速转移。正在这个时候,朱德、陈毅率领的工农革命军来到耒阳。毛泽建和陈芬十分高兴,通过重重封锁,去到耒阳协助工农革命军开展工作。4月底,朱德率领队伍开赴井冈山,毛泽建和陈芬留在耒阳坚持游击战争。这时,毛泽建已经怀孕8个月,艰苦的生活和繁重的工作,使她的身体日渐消瘦。5月初,毛泽建和陈芬领导的游击队与挨户团在夏塘铺遭遇,经过一场激烈战斗,终因寡不敌众,毛泽建和陈芬不幸被捕,陈芬惨遭杀害。毛泽建被井冈山派出的红军部队所救,由于即将临产,行动十分困难,为了不拖累部队,她隐藏在夏塘铺一位孤老婆婆家里。一个仲夏之夜,她的孩子出生了,不料孩子的哭声惊动了正在搜查的挨户团,敌人很快找上门来。毛泽建被捕后,被从耒阳押解到衡山,审讯她的正是“鲁恶鬼”鲁庆煊。原来这个家伙在陈志秋事件后,用金钱打通关系,到衡山当上了县长。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鲁庆煊恶狠狠地说:“姓毛的,今日落在我的手里,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供出共产党的地下组织,登报自首;一条是砍脑袋,赴黄泉路。”“‘鲁恶鬼’,你打错算盘了,站在你面前的是毛泽东的妹妹、陈芬的妻子,要杀要砍,何必啰嗦!”

1929年8月20日,毛泽建戴着脚镣手铐,从容不迫地来到刑场。她高呼:“乡亲们,杀了一个毛达湘,千万个毛达湘会站出来!”一代女杰毛泽建,同她的丈夫陈芬一起,用他们短暂的生命,为革命事业谱写了一曲壮丽的战歌。

毛泽建 - 参考资料

[1] 红色旅游 http://www.crt.com.cn/sdjd/news/2005-8/200583191058.htm

[2] 中国衡阳新闻网 http://www.hyxinwen.com/HTML/2005/10/8/10240.htm

TAGS: 历史人物 各国历史人物 烈士 社会科学人物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