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个人简历 > 名人简历

董其昌 简历


董其昌是明代后期著名画家、书法家、书画理论家、书画鉴赏家,“华亭派”的主要代表。生于明世宗嘉靖三十四(1555)年,卒于明毅宗崇祯九(1636)年。
明代后期著名画家、书法家、书画理论家、书画鉴赏家。“华亭派”的主要代表。董其昌生于明世宗嘉靖三十四(1555)年,卒于明毅宗崇祯九(1636)年,他字玄宰,一字元宰,号思白,又号香光居士,人称“董华亭”。万历进士,授编修,官至礼部尚书。华亭(上海松江)人。 一作上海人(上海在唐为华亭县地,清属松江府。华亭、云间、松江、上海、娄县俱为一地)。

董其昌 - 个人概述

董其昌(1555-1636年)字玄宰,号思白、香光居士,上海松江人

。董其昌出身贫寒之家,但在仕途上春风得意,青云直上。公元1589年,(万历十七年)三十四岁的董其昌举进士,开始了他此后几十年的仕途生涯。当过编修、讲官,后来官至南京礼部尚书,太子太保等职。他对政治异常敏感,一有风波,他就坚决辞官归乡,几次反复起用。

董其昌才溢文敏,通禅理、精鉴藏、工诗文、擅书画及理论。他是海内文宗,执艺坛牛耳数十年,是晚明最杰出、影响最大的书画家。董其昌的绘画长于山水,注重师法传统技法,追求平淡天真的格调,讲究笔致墨韵,墨色层次分明,拙中带秀,清隽雅逸。《画史绘要》评价道:“董其昌山水树石,烟云流润,神气俱足,而出于儒雅之笔,风流蕴藉,为本朝第一。”董的绘画对明末清初的画坛影响很大,并波及到近代画坛。一直以来,董其昌的作品都是海内外大收藏家寻觅的目标。

董其昌精收藏,曾珍藏董源4幅山水《潇湘图》、《溪山行旅图》、《龙宿郊民图》、《夏山图》,并以“四源堂”名斋(后为袁可立子袁枢递藏),还有精选李思训《蜀江图》、《秋江待渡图》,董源《征商图》、《云山图》、《秋山行旅图》,巨然《山水图》,范宽《雪山图》、《辋川山居图》,

李成《着色山图》,郭忠恕《辋川山居图》,江贯道《江居图》,赵大年《夏山图》,赵子昂《洞庭二图》、《高山流水图》,王蒙《秋山图》,《宋人册页》等18幅。从中可以看出,董其昌的收藏足以令其傲视当代。

董其昌的书法成就也很高,董的书法以行草书造诣最高,他对自己的楷书,特别是小楷也相当自负。董其昌虽处于赵孟睢⑽恼髅魇榉ㄊ⑿械氖贝氖榉ú⒚挥幸晃妒苷饬轿皇榉ù笫Φ淖笥摇K氖榉ㄗ酆狭私⑻啤⑺巍⒃骷业氖榉纾猿梢惶澹涫榉缙菘樟椋缁宰恪1驶熬⑿阋荩降牌印S帽示剑贾毡3终妫儆匈缺省⒆局椭剩辉谡路ㄉ希钟胱帧⑿杏胄兄洌中胁季郑枥试瘸疲ψ饭欧āS媚卜浅=簿浚菔ǖ〉闷涿睢J榉ㄖ炼洳梢运凳羌欧ㄖ蟪桑 六体”和“八法”在他手下无所不精,在当时已“名闻外国,尺素短札,流布人间,争购宝之。”(《明史·文苑传》)。一直到清代中期,康熙、乾隆都以董的书为宗法,倍加推崇、偏爱,甚而亲临手摹董书,常列于座右,晨夕观赏。康熙曾为他的墨迹题过一长段跋语加以赞美:“华亭董其昌书法,天姿迥异。其高秀圆润之致,流行于褚墨间,非诸家所能及也。每于若不经意处,丰神独绝,如清风飘拂,微云卷舒,颇得天然之趣。 尝观其结构字体,皆源于晋人。盖

其生平多临《阁帖》,于《兰亭》、《圣教 》,能得其运腕之法,而转笔处古劲藏锋,似拙实巧。……颜真卿、苏轼、米芾以雄奇峭拔擅能,而要底皆出于晋人。赵孟钣裙婺6酢F洳ㄔ春弦唬誓≈钭娱闷湟猓闳笾朗奔旧2菔橐嘧莺崤佩从兄拢奚跣纳汀F溆媚睿ǖ嗉洌A倌∽疃啵 每谓天姿功力俱优,良不易也。”据说,康熙还亲自临写董书,致使董书得以风靡一时,出现了满朝皆学董书的热潮。一时追逐功名的士子几乎都以董书为求仕捷径。 在康熙、雍正之际,他的书法影响之深,是其他书法家无法比拟的。

董其昌的书法,历来评说褒贬不一。褒者倾其溢美之词,清代著名学者、书法家王文治《论书绝句》称董其昌的书法为“书家神品”。谢肇称其“合作之笔,往往前无古人”。周之士说他“六体八法,靡所不精,出乎苏,入乎米 ,而丰采姿神,飘飘欲仙”。但对董其昌的批评者也很多,包世臣、康有为最为激烈。包世臣云:“行笔不免空怯”。康有为《广艺舟双楫》讽刺道:“香光(董其昌)虽负盛名,然如休粮道士,神气寒俭。若遇大将整军厉武,壁垒摩天,旌旗变色者,必裹足不敢下山矣!”

董其昌走上书法艺术的道路,出于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起因是在考试时书法不好,遂发愤用功自成名家。这在他的《画禅室随笔》有所记述,其中还自述学书经过:他在十七岁时参加会考,松江知府衷贞吉在批阅考卷时,本可因董其昌的文才而将他名列第一 ,但嫌其考卷上字写得太差,

遂将第一改为第二,同时将字写得较好些的董其昌堂侄董源正拔为第一。这件事极大地刺激了董其昌,自此钻研书法。董其昌回忆说:“郡守江西衷洪溪以余书拙置第二,自是始发愤临池矣。初师颜平原 (真卿)《多宝塔》,又改学虞永兴(世南),以为唐书不如魏晋,遂仿《黄庭经》及钟元常(繇)《宣示表》、《力命表》、《还示帖》、《丙舍帖》。凡三年,自谓逼古,不复以文征仲(征明)、祝希哲(允明)置之眼角。”这段话中可以看出董其昌几乎学习研究了以前绝大部分名家,从钟王到颜、柳,从怀素到杨凝式、米芾,直至元代的赵孟睢

董其昌没有留下一部书论专著,但他在实践和研究中得出的心得和主张,散见于其大量的题跋中, 董其昌有句名言:“晋人书取韵,唐人书取法,宋人书取意。”这是历史上书法理论家第一次用韵、法、意三个概念划定晋、唐、宋 三代书法的审美取向。这些看法对人们理解和学习古典书法,起了很好的阐释和引导作用。董其昌一生勤于书画,又享高寿,所以传世作品很多,代表作有《白居易琵琶行》、《袁可立海市诗》、《三世诰命》、《草书诗册》、《烟江叠嶂图跋》、《倪宽赞》、《前后赤壁赋册》等

董其昌 - 艺术特色

董其昌是中国书法史上极有影响的大家之一,其书法风格与书学理论对后世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明末书评家何三畏

称董其昌的书法:“天真烂漫,结构森然,往往有书不尽笔,笔不尽意者,龙蛇云物,飞动腕指间,此书家最上乘也。”在赵孟俯妩媚圆熟的“松雪体”称雄书坛数百年后,董其昌以其生秀淡雅的风格,独辟蹊径,自立一宗,亦领一时风骚,以致“片楮单牍,人争宝之”,“名闻外国”,为中外文化交流增添了光辉。“潇洒生动”的山水画他特别讲求用墨的技巧,水墨画兼擅泼墨、惜墨的手法,浓淡、干湿自然合拍,着墨不多,却意境深邃,韵味无穷;无须炫异矜奇,而真气横溢,充塞纸间。董其昌的设色山水,或用杨升没骨法,从彩笔代替墨笔,完成线条、轮廓、钩、勒、皴、擦,尽态极妍,不为刻画;或仿黄公望的浅绛法,参以赵大年、赵孟俯的青绿法,别树一格,层次分明,淡雅清新,生机盎然。

董其昌作画强调写意,使绮丽多姿的山水更富有浪漫主义的色彩。尤其是他兼长书法、诗文,每每绘完山水,题以诗文,行楷簇簇如行蚕,闪闪如迅霆飞电,全图诗、书,画相映成趣,和谐一致,更富有抒情意境。董氏的创作,因而成为文人画追求意境的典范。 如《遥峰泼翠图》,整个画面不过是干远景而已,笔墨也很简单,但神韵、骨力俱足。画面的前部作一隅坡脚,缀以数块荒石。坡脚上有三株老树,交错而立。中间一株是夹叶树,稍事勾勒,却枝叶备见;旁边两株的树叶,则充分发挥泼墨的作用,左以直抹示盘曲,右以横点示傲岸,浓淡相间,一派生机。画面上部以淡墨一抹而就,远山横贯,仅见轮廓隐人天际

,山体却茫茫然,仿佛烟岚萦绕,雄浑无比。作者再用浓墨在一片淡远的景色中,染出几处高低错落的树叶,远近有致,层次丰富,烟云流动,充塞渚岸。左侧绘有小坡,坡上以横墨抹出数株直树。中间汪洋大水,不施笔墨,而万顷湖面浩瀚无涯之气势跃然纸上。此图长225厘米,宽75厘米,如此大幅立轴,只寥寥地布置些近树远山,就把握住整个画面峰遥、水阔、树翠的神情。这正是董其昌巧妙地运用“王洽泼墨,李成惜墨,两家合之,乃成画诀”(见图上自题)的结果。全幅似疏似漏,但没有照应不到的地方,用笔爽利遒劲,又含蓄灵秀,纯以墨色气势的润泽、醒目而动人遐思。如不是熟练地掌握“空处有画”的本领,就不会有这样高明的布局。有人认为这是董其昌从“宽能走马、密不通风”的书体结构中触悟而得,这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整幅立轴不设色,但面貌清丽,有咫尺千里之势,给人以远深宁静的感觉。

董其昌与河南睢阳袁可立为知交,天津市艺术博物馆藏有一幅董其昌78时为其同年挚友袁可立而作的《疏林远岫

图》, 坡石错落,勾勒圆浑,用笔虽简而各蕴姿态。画上有款云:“年家袁伯应(袁枢)司农上疏归省尊人大司马节寰年兄(袁可立),赠以诗画。”安徽省博物馆收藏有16幅《董其昌纪游册》,均为董其昌早年时为袁可立所画,原为河南袁枢(袁可立子)家藏品。

他暮年所作《关山雪霁图》,山峦林壑,绵延无际。右方重峦叠嶂,气势沉雄。中间幽壑重重,峭壁矗立,村落、丛林、流泉、山径,错落有致,杂而不乱;大江曲折跌宕其间,虽有干岩万壑,亦无窒碍不通的感觉。左方云烟弥漫,浸淫树石,路遥山重,隐人微茫,深远莫测,意味不尽。图中以渴笔钩勒峰峦山石,皴擦的运用极其准确、灵活,而线条流走轻快,疏密得宜。山冈陵石的凹凸明暗,则以横点巨苔,配上淡墨直皴的层层渲染来加以完成,技巧纯熟,无懈可击。意境朴厚深邃,很有“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诗意。全图用笔老辣生拙,骨力练达,墨气鲜润,绝去甜俗,以疏旷之笔,画出凝寒淡远的景致。卷尾数行行楷跋文,书体娟秀刚劲,更使此图富有书卷气,爽朗潇洒,自具风格。

董其昌 - 艺术成就

董其昌是在文征明逝世之后文人画的一面旗帜。在他有力的推动之下,所掀起的文人画创作热潮,并最终确立了文人画的一统天下地位。自明末至清亡的三百余年间,中国的画坛和书坛称为“董其昌世纪”,是毫不夸张的。由于他出生于松江华亭,画史上把他和他周围的画家叫作“松江派”或“华亭派”。

一、在绘画功用观念上的反传统

儒家的传统观念,是把做任何一件事情都与“道”联系在一起,其核心是“治”,即有补于国计民生和维护社会秩序。在绘画功用目的上则是“成教化,助人伦”,“指监贤愚,发明治乱”。这个观念在人物画为主的时代,士大夫们是没有异议的,但自花鸟、山水画兴盛起来之后的宋代,就有所动摇了。《宣和画谱》的作者们,在对花鸟、山水画的解说上,试图与这一观念联系起来,显得是那样牵强附会。因此苏轼提出他和他的一些朋友们的画,是为了“自适”和“适意”。这虽不能说与“成教化,助人伦”相对抗,但却另闢了一条蹊径,而“适意”中则包含了作者的个人人格。有“用之则行,舍之则藏”(《论语·述而》)的意味。并没有离开圣人之道。到了元代,倪瓒则提出“聊以自娱”说,不过他所指的是自己的作品,不牵涉到总体绘画观念,不是强加于人的。他对抗的是他人索取,为的是保持个人的人格独立。但话一经说出,传颂远近,已经有点离开圣人之道了。董其昌则不然,在他的著作

中明确地提出:“画之道,所谓宇宙在乎手者,眼前无非生机,故其人往往多寿。至于刻画谨细,为造物役者,乃能损寿,盖无生机也。”他举出赵孟睢⒊鹩⑸偈俚脑蚴恰胺且曰摹⒁曰忠病薄K怠凹睦钟诨曰乒伎嗣磐ァ薄U庖欢位拔抟煊凇靶浴保冉沧约海舶ū鹑耍患扔写醋鞯姆椒ǎ舶醋鞯墓獭7浅C魅罚哪康模褪俏烁咝耍约嚎炖郑醚炷辍U夂退诠俪∩系奶仁且恢碌摹T诙胶阊д保龅铰榉常秃芸齑侵啊H蚊蕉笔埂⒑幽喜握保筒蝗ジ叭尉椭啊W瞿暇├癫可惺槭保龅轿褐蚁桶殉殖汀吧钭砸丁保扒敫婀椤薄U庑┮锹湓谒臻砩希峙虏换崾钦庋

二、提倡不为造物者役

董其昌创作有不少“仿古”画册,同时图中并标明是仿哪家哪法。以古人的各种笔法来作画,或集中于一卷,或分散于册页之中,是从沈周开始的,但他只是运用而不标榜。到董其昌明白标榜之后,逐渐成为一种流行格式,发展到“四王”,几乎每幅都要如此题榜了。石涛曾对此愤怒过,而后人则对此指斥为“复古主义”,或认为不懂得师法自然,只能是跟著古人一步一趋,没有创造,并都

归罪于董其昌。固然,这是一种流弊,确实与董其昌的倡导有关。流弊之产生,在董其昌自己已有察觉,他说:“浅学之流,朝事执笔,夕以自标,或曰此学范、关,此学董、巨,殊可惭惶。”只是不说自己是始作俑者。这一格式的产生,就是他在“玩”的艺术中“玩”出来的。

董其昌曾经反覆宣传:“画家以古人为师,已自上乘,进此当以天地为师。” “画家初以古人为师,后以造化为师。”“天闲万马,皆吾师也。”可见他对师造化,是提倡者而非反对者。又评论元代诸名家时说:“黄、倪、吴、王四大家,皆以董、巨起家成名,至今只行海内。至于学李、郭者,朱泽民、唐子华、姚彦卿,俱为前人蹊径所压,不能自立堂户。”又可见他提倡创造,而不是保守。他所说的“以古人为师”,是要在巨人肩膀上再造高峰,而标榜古人,则是以古为徒,以此为乐。

三、强化笔墨在绘画中的审美价值

董其昌说:“以境之奇怪论,则画不如山水;以笔墨之精妙论

,则山水决不如画。”这句话初读起来,颇为费解,又觉不通。他所说的山水是指自然山水。自然山水,怎么会有笔墨呢?董其昌究竟要说明甚么问题?经过琢磨,我以为应作如下理解,才能通顺。原来董其昌主张“行万里路”,有两重用意。一是直接玩赏自然山水,享受君子林下之风;另一是印证古人的画法用意所在,如前述他到洞庭观赏湖光山色而悟米家山那样。又如他说:“湘江上奇云,大似郭河阳雪山。其平展沙脚与墨渖淋漓,乃似米家父子也。” “吾见黄子久《天池图》,皆赝本。昨年游吴中山,策筇石壁下,快目洞心,狂叫曰:‘黄石公!’同游者不测。余曰:‘今日遇吾师也。’”原来他在游山水中,心中带著古人无数画本,经常进行比较。在自然山水中,能获得画本中笔墨的来源,而却得不到笔墨中的趣味。从这个角度来说,自然山水就含有笔墨之意了。比较之中,在体现山水 的千变万化、幽深奇奥上,绘画是有其局限的,但绘画所表现笔墨的自身审美趣味,是不可能俱备的。董其昌的“以天地为师”,而又不为“造物所役”,是要突出笔墨在绘画中的审美价值,所以他非常赏赞米家山“墨戏”的提法。为扬长而避短,不在境的奇上去与自然争高低,而在笔墨的趣味上超乎自然之上去著力。我们在观赏董其昌的山水画作品中,从早年到晚年,于题材内容、构图布局方面,很难看到它们之间有多大差别,而在笔墨的精进上,却留下了明显的足迹。

董其昌认为笔墨即是皴法,皴法是在对自然山石的观察中有所提炼取舍创造出来的。他把古人各种不同的用笔集中于一册或以一家为独幅,就是在玩赏不同的笔法。他说“老米画难于浑厚,但用淡墨、浓墨、泼墨、破墨、积墨、焦墨,尽得之矣。”又说:“士人作画,当以草隶奇字为之。树如屈铁,山如画沙,绝去甜俗蹊径,乃为士气。”这些就是为了加强笔墨在画幅中审美的独立价值。“皴法”也包含著对笔触的审美,其中有轻重缓急之别,可以表现出不同的情绪。董其昌强调是用笔力度,但却要表达出平淡天真。西方绘画直到十九世纪才有对笔触的欣赏,董其昌对笔墨的审美观,是值得重视的。

董其昌 - 华亭派

明代后期著名画家、书法家、书画理论家、书画鉴赏家。“华亭派”的主要代表。董其昌生于明世宗嘉靖三十四(1555)年,卒于明毅宗崇祯九(1636)年,他字玄宰,一字元宰,号思白,又号香光居士,人称“董华亭”。万历进士,授编修,官至礼部尚书。华亭(上海松江)人。一作上海人(上海在唐为华亭县地,清属松江府。华亭、云间、松江、上海、娄县俱为一地)。

董其昌 - 激起民变

董其昌出身在一个只有二十亩贫瘠之田的小户人家,生活并不富裕。像几乎所有的读书人一样,他以仕进为人生目标,却屡屡名落孙山,一度以教书谋生。他当初并没有注目书画艺术,也没有从小习书,与书画的结缘始于一次不大不小的人生刺激——十六岁那年,他参加府学考试,文章写得漂亮,理应第一,但主考官认为他字写得实在太蹩脚,而把他降为第二名。明代科考以八股取士,制艺要求按破题、承题、起讲等八部分阐明所论,同时也要求以乌黑、方正、光洁的楷书书写,是为“台阁体”。这种字体虽谈不上什么艺术,但还是中规中矩的。董其昌的名次因此被降级,可见他当时确实写得不能入眼。对自尊心极强的董其昌来说,这简直是奇耻大辱,从此他发愤临帖摹碑,在书法上下功夫。人生需要动力和刺激,有自尊心和事业心的人,别人的一个举动、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都可能会成为助推器,从而改变自己的人生航向。与元代的书法大家赵孟钗逅耆胄⊙а橄啾龋洳瓴趴剂纷郑匀灰丫砉讼笆榈淖詈檬惫猓匆源似鸩剑改晔贾杖缫坏仫贫簧幔诜芘Γ帐故榉üΨ蚓剿踩氲闷涿拧
万历十七年(1589年),三十四岁的董其昌终于考中进士,供职于翰林院,继续努力和探索自己的书画艺术。其时的董其昌还算是一个恭谦之人。例如,翰林院学士田一儁去世,因为一生清廉,身后萧条,他便自告奋勇,告假护柩南下数千里,送老师回福建大田县。
他一度担任皇长子朱常洛的讲官。但因为朝中复杂的人事关系,不久,便告病回到松江。而京官和书画家的双重身份,使他的社会地位迥异往昔,家乡的大财主、士大夫和地方官吏,便联袂登门拜访,不断前来巴结讨好。这时,董其昌的感觉就跟以前大大不同了。
其后,他相继担任过湖广提学副使、福建副使,一度还被任命为河南参政,从三品的官职。但他不以此为意,托辞不就,在家乡优游,整天沉浸在翰墨当中。许多附庸风雅的官僚豪绅和腰缠万贯的商人纷至沓来,请他写字、作画、鉴赏文物,润笔贽礼相当可观。社会地位的提高和财富的空前增加,使得董其昌完全蜕变了,从一个初不起眼的角色,迅速演变成名动江南的艺术家兼官僚大地主,到后来则成为拥有良田万顷、游船百艘、华屋数百间的松江地区势压一方的首富。
官帙的光芒和金钱的力量,会加速人的社会角色的转换,对意志力不强的人发出难以抵挡的诱惑,从而腐蚀、迷乱人的本性,使之异化、变质。
明末江南,大凡有着显宦头衔和赫赫声名的人,无一不是家财万贯者,而这些有钱人很少有不学坏的,在董其昌之前、之后,都有相当数量作恶乡里的恶霸。
董其昌,一个有功名且在书画艺术和文物鉴赏方面有相当造诣的文人,堕落成一个为非作歹乡里的恶霸,成为书画史上有名的恶棍,不能不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董其昌的贪婪也的确不比他的同乡前辈逊色。也许是年轻时家境不很富裕,董其昌一旦拥有了社会知名度,内心的渴求就变得急切,贪婪程度让人吃惊,对钱财的攫取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膏腴万顷,输税不过三分”。虽然董其昌当时的政治地位不及徐阶,但他是全国第一流的书画家,在士林中有很高的声望。这一点又为徐阶所不及。在贪鄙、横暴、无耻方面,董其昌比自己的前辈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本人骄奢淫逸,老而渔色,有多房妻妾,且招致方士,专请房中术,竟到了变态的地步。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秋天,实足年龄已六十高龄的董其昌竟然看中了诸生陆绍芳佃户的女儿、年轻美貌的绿英姑娘。更可恶的是,他的几个儿子都相当专横,尤以第二个儿子董祖常最为狠毒,带了人强抢绿英给老子做小妾,是董其昌强抢民女的主凶。而陆绍芳对董氏父子强抢民女的做法非常愤慨,在四乡八舍逢人便讲,张言批评。松江民众早已对董家的恶行有意见,事情发生后,当即有人编出故事来表达愤怒之情,题目叫《黑白传》,因为董其昌号思白,另一个主角人物是陆绍芳,源于陆本人面黑身长。故事的第一回标题是:“白公子夜打陆家庄,黑秀才大闹龙门里。”不久,说书艺人钱二到处说唱这个故事。董其昌知道后大为羞恼,以为这是一位叫范昶的人捣的鬼,便派人每天对范昶凌辱逼问。范昶不承认,还到城隍庙里向神灵起誓,为自己辩白,董家却依然不放过他,最后竟逼得他暴病而死。范母认为这是董家所逼,于是带着儿媳龚氏、孙媳董氏等女仆穿着孝服到董家门上哭闹,谁知董其昌父子指使家丁对她们大打出手,又将她们推到隔壁坐化庵中,关起门将几个妇女摁倒,剥掉裤子,用棍子捣戳阴户。范家儿子用一纸“剥褌捣阴”的讼状将董家告到官府。但是,官府受理了诉状,又碍于董其昌之名难于处理,一时拖延不决。
董其昌及其家人“封钉民房,捉锁男妇,无日无之”的令人发指的罪行,早已激起了民众特别是士林的愤怒:“敛怨军民,已非一日,欲食肉寝皮,亦非一人,至剥裩毒淫一事,上干天怒,恶极于无可加矣。”海刚峰曾经预言过的“民今后得反之也”,果然变成了轰动江南的事实。朝野为之震动。这是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春天的事情,一场群众自发的抄家运动。有人把这个过程记录了下来,是为《民抄董宦事实》。事件爆发前,有人贴出了词锋犀利、无比愤怒的檄文,张榜公告,读来令人血脉贲张:人心谁无公愤。凡我同类,勿作旁观,当念悲狐,毋嫌投鼠,奉行天讨,以快人心。当问其字非颠米,画非痴黄,文章非司马宗门,翰非欧阳班辈,何得侥小人之幸,以滥门名。并数其险如卢杞,富如元载,淫奢如董卓,举动豪横如盗跖流风,又乌得窃君子之声以文巨恶。呜呼!无罪而杀士,已应进诸四夷,戍首而伏诛,尚须枭其三孽。……若再容留,决非世界。公移一到,众鼓齐鸣,期于十日之中,定举四凶之讨。谨檄。
从初十、初十一到十二日,各处飞章投揭布满街衢,儿童妇女竟传:“若要柴米强,先杀董其昌。”人们到处张贴声讨董其昌的大字报和漫画,说他是“兽宦”、“枭孽”,以致徽州、湖广、川陕、山西等处客商,凡受过他家欺凌的人都参加到揭发批判的行列中来。甚至连娼妓嫖客的游船上也有这类报纸辗转相传,简直到了“真正怨声载道,穷天罄地”的地步。
人们愤怒的情绪积聚着,到了十五日行香之期,百姓拥挤街道两旁,不下百万,骂声如沸,把爪牙陈明的数十间精华厅堂尽行拆毁。第二天,从上海青浦、金山等处闻讯赶来的人早早就到了,上房揭瓦,用两卷油芦席点火,将董家数百间画栋雕梁、朱栏曲槛的园亭台榭和密室幽房,尽付之一焰。大火彻夜不止。他们还把董其昌儿子强拆民房后盖了未及半年的美轮美奂的新居,也一同烧了个干净。
十七日,适逢有个穿月白绸衣的人,手持绘有董其昌墨迹的扇子,人们也怒不可遏地冲上去将其撕扯掉,还把不服气的持扇人痛打了一顿。
十九日,仍不罢休的民众将董其昌建在白龙潭的书园楼居焚毁,还把董其昌手书“抱珠阁”三字的匾额沉在河里,名曰:“董其昌直沉水底矣。”
坐化庵正殿上有一块横书“大雄宝殿”的大匾,落款“董其昌书”,老百姓见了,纷纷用砖砸去,慌得和尚们自己爬上去拆下来,大家齐上前用刀乱砍,大叫:“碎杀董其昌也。”
董其昌被吓得要死,惶惶然避于苏州、镇江、丹阳、吴兴等地,一时如丧家之犬,直到半年后事件完全平息才敢回家。
就这一事件,人们对董其昌提出了尖锐的批评:“不意优游林下以书画鉴赏负盛名之董文敏家教如此,声名如此!”“思白书画,可行双绝,而作恶如此,异特有玷风雅?”
当然也有人为之遮掩的,说他是为名所累。但毛祥麟在《墨余录》中特别指出:“文敏居乡,既乖洽比之常,复鲜义方之训,且以莫须有事,种生衅端,人以是为名德累,我直谓其不德矣。”
毛祥麟说得好,这怎么能归结于为名所累呢?而是董其昌的大行有亏!
这事件看起来仅仅是冲着董其昌一家来的,实质上它是一根导火索,也是整个社会不稳定因素的一个强有力的例证。大明王朝的政权已经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地步了。

董其昌 - 参考资料

1.博宝网艺术名人http://artist.artxun.com/D/13-12730/info.shtml
2.http://ks.cn.yahoo.com/question/1406122706900.html
3.http://www.zhshw.com/lidai/ming/dongqichang/
4.董其昌专题http://special.artxun.com/20080310/048ae808ba9dcd33fc81c68f1f5ae507.shtml
5.董其昌书法http://special.artxun.com/20080310/0c408dc0dc2cbc81c0a6d1780eba8bb9.shtml

TAGS: 上海古代人物 中国人 中国古代书画家 中国画家 中国近代书法家 书法 书法篆刻 元明清 历史人物 各朝代中国人 文化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