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侃

黄侃

黄侃(1886—1935)黄侃(1886-1935),我国近代颇负盛名的语言文字学家、训诂学家和音韵学家。黄侃治学勤奋,以愚自处,主张“为学务精”、“宏通严谨”。

黄侃他重视师承,但不墨守师说,常以“刻苦为人,殷勤传学”以自警。虽是名声赫赫之学者,且身体虚弱,仍致力学术而不倦,“惟以观天下书未遍,不得妄下雌黄”,发愿50岁后才著书。所治文字、声韵、训诂之学,远绍汉唐,近承乾嘉,多有创见,自成一家。在音韵学方面对古音作出了切合当时言语实际的分类。晚年主要从事训诂学之研究。黄侃著作甚丰,其重要著述有《音略》、 《说文略说》 、《尔雅略说》、《集韵声类表》、《文心雕龙札记》、《日知录校记》、《黄侃论学杂著》等数十种。


黄侃 - 生平简介

黄侃:湖北蕲春青石岭大樟树人。原名乔馨,字梅君,后改名侃,又字季子、季刚,号量守居士。1886年4月3日生于成都。1905年留学日本,在东京师事章太炎,受小学、经学,为章氏门下大弟子。1914年后,曾在北京大学、武昌高等师范(武汉大学前身)、北京师范大学、山西大学、东北大学、中央大学(南京大学前身)、金陵大学等学校任教授。在北京大学期间,向刘师培学习,尽通春秋左氏学的家法。1935年10月8日殁于南京,年仅49岁。

其父黄云鹄,进士出身,曾任四川盐茶道、按察使等职。为人执法严正,不畏强暴,提倡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近代史上,有“黄青天”之称,后因平反冤狱,得罪权贵辞官而去。黄云鹄不仅政声清廉,而且是文学家、书法家,在蜀、鄂两地,留下之墨迹,仍可随时觅见。

生平年表

1886年1岁4月3日(夏历二月廿九日)生于成都金玉街三道会馆。
1888年3岁随江叔海先生问字,初授《论语》。
1890年5岁随父还居原籍湖北蕲春。
1896年11岁随父至武昌,读经而外,纵览诸子、史传,能为诗文。次年丁父忧。
1900年15岁应县试,进学。
1902年17岁入武昌湖北普通学堂肄业。同学有宋教仁、董必武等。
1905年20岁在文普通学堂因宣传排满思想开除,以故人之子得张之洞资助留学日本。
1907年22岁以运甓、不佞、信川等笔名写作《释侠》、《专一之驱满主义》、《哀贫民》等文,刊于章太炎主编之《民报》。师事太炎先生。写有《新方言后序》  《国故论衡序》。
1908年23岁回国侍母疾,不久,母逝,本于孝义,闭门定省,曾写定《春秋名字解诂补谊》诸稿。时清廷命逮革命党人,胥吏欲捕之,遂仓皇离乡,再走日本,往依章师。日夕研讨国学。
1910年25岁返国还里,筹设孝义会,宣讲种族大义及中国危急状听者甚众。
1911年26岁辛亥革命起,奔走江湖,然不欲谋仕宦,后退居沪上,主《民声日报》。
1914年29岁勤治故籍,研索《广韵》,综合前说,定古声十九类,古韵二十八部之目。有《仙道平论》、《释若者》等文刊于《雅言》杂志。
1919年34岁于《国故月刊》、《国民月刊》发表《广韵佚字》、《毛诗正韵评》等文。因与胡适等人不谐,转教武昌高等师范。
1920年35岁在《唯是学报》发表《声韵通例》、《与友人论治小学书》等。并为《说文》、《尔雅》等作讲章。
1923年38岁仍任教武昌,有《音略》、《释公士大夫》、《文心雕龙札记》等刊于《华国月刊》、《国学卮林》。
1925年40岁作《中国文学概谈》、《文学记微》等文,刊于《晨报》副刊。
1927年42岁应聘北京师范大学,秋后转教东北大学。
1928年43岁南下应南京中央大学聘,讲章有《礼学略说》、《唐七言诗式》诸稿。先后同事有汪东、胡小石、汪辟疆、陈伯弢、王伯沆、吴梅等。
1931年46岁于《金陵学报》、《金声》是发表《诗音上作平证》、《章炳麟黄侃往来论韵书》等,讲《三礼通论》,批注《尔雅义疏》。
1933年48岁出版《日知录校记》。
1935年50岁因病逝世于南京。逝前讲授《说文部首》及史汉文例。遗稿有《尔雅郝疏订补》、《说文注》、《广韵注》、《切韵表》、《集韵声类表》、《古韵谱》等。

黄侃 - 学术成就

黄侃在经学、文学、哲学各个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尤其在传统“小学”的音韵、文字、训诂方面更有卓越成就,人称他与章太炎、刘师培为“国学大师”,称他与章太炎为“乾嘉以来小学的集大成者”“传统语言文字学的承前启后人”。他主张中国传统语言文字学的研究应以《说文》和《广韵》两书为基础,他重视系统和条理,强调从形、音、义三者的关系中研究中国语言文字学,以音韵贯穿文字和训诂。

黄侃的古文字学主要见于《音略》(《国学卮林》1920年第1卷第1期)、《声韵略说》(中央大学《文艺丛刊》1936年第2卷第2期)、《声韵通例》(《唯是》月刊1920年第1、2册)、《黄季刚先生与友人论治小学书》(《唯是》月刊1920年第3册)等论著中。他对上古声韵系统的贡献主要有:提出古声十九纽说;提出古韵二十八部说;提出古音只有平入二声说。他吸收前人研究成果,融会贯通,建立了自己的古声韵系统,即古音学体系。他在古音学上所取得的成就结束了自顾炎武以来的古音研究工作,使他成为清代古音学的殿后大师。作为其语言文字学著作的一部分,他还有几十种表谱对古代汉语进行分析。他的《文心雕龙札记》对中国古代文学理论的研究有过很大的影响。他的《汉唐玄学论》《礼学略说》《讲尚书通例》等著作对哲学、经学的研究也有许多创见。由于他治学严谨,不肯轻易著书,若非定论,不以示人,并曾说:“年五十,当著书”,可惜在他年方五十时,未及撰成宏篇巨著就过早地谢世了,留下大批未经整理的点校笺识古籍的遗稿。

黄侃去世时年仅五十,虽未专门出版任何著作,却成为海内外公认的国学大师。程千帆说:“老师是中外学术界公认的大师之一。……大师之大,大在何处?……我觉得季刚老师的学问是既博且专的。无论你用经、史、子、集、儒、玄、文、史,或义理、考据、词章来分类,老师都不仅有异常丰富的知识,而且有非常精辟的发明。他在文字、音韵、训诂诸方面的成就是空前的……”

黄侃 - 论文著作

黄侃

黄侃的主要著作:《黄季刚先生遗嘱专号》(中央大学《文艺丛刊》1936年第2卷第2期)、《黄侃论学杂著》(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1964年)、《集韵声类表》(上海开明书店1937年)、《日知录校记》(中央大学出版组1933)等。在湖北省蕲春县青石镇的青石中学,有一所黄侃图书馆。

专著
《文心雕龙札记》,北京文化学社,1927年;中华书局,1962年。
《反切解释》上编,中央大学出版组,1929年
《日知录校记》,中央大学出版组,1933年。
《集韵声类表》,上海开明书店,1936年
《黄侃论学杂著》,收著作十五种,上海古籍出版社,1964年。
《说文笺识四种》,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
《字正初编》, 武汉大学出版社,1983年。
《黄季刚先生遗书》,台北石门图书公司,1980年。
《文选黄氏学》,台北文史哲出版社,1977年。

论文


《春秋名字解诂》,《国学粹报》4卷4期。
《与友人论治小学书》,《唯是学报》第三册,1920年。
《稷通释》,《华国月刊》1卷期,1923年11月。
《释尸鸠》,《华国月刊》1卷4期,1923年12月。
《咏怀诗笺》,《东北丛刊》第3期,1931年1月。
《中国文学概谈》,原载《晨报》副刊,又载艺社《文学论集》,1929年。
《文学记微》,同上。
《秋华室说诗》,《苏曼殊全集》第五册,1929年。
《诗音上作平证》,《金声》创刊号,1931年5月。
《汉唐玄学论》, 《时代公论》1卷11期,1933年6月。

黄侃 - 生平轶事

民国学人中有三个著名的“疯子”,一个是被黄兴称之为“章疯子”的章太炎,一个是刘师培,还有一个就是被称作“黄疯子”的黄侃。有意思的是,这三人不仅都是民国时期的国学大师,而且章太炎、刘师培与黄侃还是师生关系。这三人的共同特点是,学问大,脾气怪。其中黄侃的脾气之大、性格之怪更是学界闻名。

“章、黄之学”

1903年,18岁的黄侃以优异成绩考入武汉文普通学堂,这所学校是湖广总督张之洞创办的新式中学。因父亲与张之洞有旧,1905年,黄侃被官派至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恰好和章太炎同寓。

关于黄侃与章太炎的相识,有这么一种说法。当时黄侃住楼上,章太炎住楼下。一天夜晚,黄因内急,不及上厕所,便从楼窗中解裤洋洋直泻。章太炎此时夜读正酣,蓦地一股腥臊尿水瀑布般往下飞溅,禁不住高声怒骂。黄侃本系贵公子出身,且正年轻性躁,盛气凌人,也报以回骂。不骂不相识,待双方互通姓名后,彼此都熟知对方大名,遂将话锋转到学问上,两人越谈越投机。章太炎是渊博绝伦的朴学大师,黄侃便折节称弟子。自此,黄侃师从章太炎问学经年。章太炎清高孤傲,对近世文人极少嘉许,惟独对黄侃刮目相待。

1914年2月,章太炎从日本回国后因反对袁世凯称帝,遭到软禁,先囚于北京本司胡同,后囚于东城钱粮胡同。此时黄侃正接受北大之邀来京担任教授之职,辗转打听到章氏下落,冒着生命危险前往探视。黄侃见章寂寞一人,便以请章讲文学史为由,留下来伴宿。黄侃与师同舟共济数月后,终被警察驱逐。

黄侃是章太炎弟子中最有成就者,成为他和其师章太炎的学术,被人誉为集乾、嘉汉学之大成的“章、黄之学”。在近代语言文字学的发展基础上,承前启后,影响甚大。

孝子
  

黄侃,祖籍湖北蕲州。父黄云鹄,字翔云,进士出身,曾做过四川盐茶道、成都知府,后官至四川按察使,为清二品大员和著名学者,—生著述甚多。黄侃3岁开始背诵唐诗宋词,4岁就延师教读。黄佩聪颖好学,从小就显示出过人的才气。

黄侃不仅才华出众,而且还是有名的孝子。其生母周孺人去世后,因思念母亲,黄侃特地请老友苏曼殊画了一幅《梦谒母坟图》,自撰了一篇沉痛的悼文。

为生计所迫,黄侃经常四处奔波教学,随行都会带着一口棺材,一时成为时人谈资,黄侃却依然我行我素。这口棺材是黄父当年在四川做官时自制的,后因棺材太小留给了田夫人。田夫人系黄父正室,黄侃对田夫人视若生母。1922年夏,田夫人去世,黄侃专门在日记中撰写了慈母生平事略。文末云:“孤苦苍天,哀痛苍天!孤黄侃泣血谨述。”每逢生母、慈母生日、忌日,黄侃必率家人设供祭祀,伤恸不已。
  

桀骜不逊  

黄侃学问既大且博,经、史、子、集几乎无所不通,尤其在音韵、文字和训诂方面学问精深。黄侃学问大,脾气也大,这一点颇为时人诟病。周作人谈到这位大师兄时,也颇有微词:“他的国学是数一数二的,可是他的脾气乖僻,和他的学问成正比例,说起有些事情来,着实令人不敢恭维。”

1908年前后,陈独秀到东京民报社章氏寓所造访,钱玄同和黄侃二人到隔壁回避。陈、章二人闲谈时,谈到清代汉学的发达,陈独秀列举戴、段、王诸人,多出于苏皖,颇为苏皖人自豪。后采话题转到了湖北,说湖北没有出什么大学者。正在隔壁屋子里的黄侃突然跳出来反诘道:“湖北固然没有学者,然而这不就是区区;安徽固然多有学者,然而这也未必就是足下。”陈独秀听了默然而去。
  
雅谑胡适  

黄侃属于守旧派,向来看不惯胡适等一批新派人物的做法,一有机会便冷嘲热讽。一次,黄侃当面责难胡适:“你口口声声要推广白话文,未必出于真心?”胡适不解其意,究其故。黄说:“如果你身体力行的话,名字就不该叫胡适,应称‘往哪里去’才对。”胡适十分尴尬。

又一次,黄侃给他学生讲课兴起之际,又谈起胡适和白话文。他说:“白话文与文言文孰优孰劣,毋费过多笔墨。比如胡适的妻子死了,家人发电报通知胡某本人,若用文言文,‘妻丧速归’即可;若用白话文,就要写‘你的太太死了,赶快回来呀’11个字,其电报费要比用文言文贵两倍。”全场捧腹大笑。

京剧名伶谭鑫培风靡北京城,各大学多有好之者。某日,北大课间休息,教师们闲话谭鑫培之《秦琼卖马》,胡适插话道:“京剧太落伍,甩一根鞭子就算是马,用两把旗子就算是车,应该用真车真马才对!”在场者静听高论,无人做声。黄侃却立身而起说:“适之,适之,唱武松打虎怎么办?”一时为之哄堂。一次宴会上,胡适大谈墨学,黄侃甚为不满,跳起来说道:“现在讲墨学的人都是些混账王八蛋!”胡适大窘。黄又接着说:“便是适之的尊翁,也是混账王八!”胡适正欲发作,黄却笑道:“我不过是试试你,墨子兼爱,是无父也。你今有父,何足以谈论墨子?我不是骂你,聊试之耳。”胡适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只得忍气吞声。
  
穿布衣“钉鞋”的教授   

中央大学规定师生进出校门要佩戴校徽,黄侃偏偏不戴。门卫见此公不戴校徽,要看他的名片,他说:“我本人就是名片,你把我拿去吧。”争执中,校长出来调解、道歉才算了事。

在中央大学兼课的名流颇多,教授们大都西装革履,汽车进出,最起码也有黄包车。唯黄侃进出,每着一件半新不旧的长衫或长袍,一块青布包几本常读之书。

一个雨天,其他教授穿胶鞋赴校,而黄侃却穿一钉鞋。“钉鞋”又称“木屐子”,即以桐油反复油浸后的牛皮为鞋帮,厚木块为鞋底,再钉上铁钉防滑。这种钉鞋在乡下走烂泥路极佳,而在城里走水泥路就不太合适了。课后,天放晴,黄侃便换上便鞋,将钉鞋用报纸包上挟着出校门。新来的门卫不认识黄侃,见此公土气,且携带一包东西,便上前盘问,并要检查纸包。黄放下纸包而去,此后几天一直未去上课。系主任见黄教授连续几天未到校,以为生病,便登门探望。黄则闭口不言,系主任不知所以然,赶快报告校长。校长亲自登门,再三询问,黄才说:“学校贵在尊师,连教师的一双钉鞋也要检查,形同搜身,成何体统。是可忍,孰不可忍?”校长再三道歉,后又托名流们劝驾,但黄终未去中央大学授课。
  
黄侃个性轻狂,一生结婚九次,报刊曾有“黄侃文章走天下,好色之甚,非吾母,非吾女,可妻也”之说。章太

炎的夫人汤国梨曾回忆黄侃骗婚黄绍兰一事,致其一生流离失所,直斥黄为“无耻之尤的衣冠禽兽”,“小有才适足以济其奸”。

勤奋治学

黄侃治学勤奋,以愚自处,主张“为学务精”、“宏通严谨”。他重视师承,但不墨守师说,常以“刻苦为人,殷勤传学”以自警。虽是名声赫赫之学者,且身体虚弱,仍致力学术而不倦,“惟以观天下书未遍,不得妄下雌黄”,发愿50岁后才著书。所治文字、声韵、训诂之学,远绍汉唐,近承乾嘉,多有创见,自成一家。在音韵学方面对古音作出了切合当时言语实际的分类。晚年主要从事训诂学之研究。黄侃著作甚丰,其重要著述有《音略》、《说文略说》、《尔雅略说》、《集韵声类表》、《文心雕龙札记》、《日知录校记》、 《黄侃论学杂著》等数十种。

黄侃 - 读书之道

应读之书:

《十三经注疏》 、《大戴礼记》 、《荀子》 、《庄子》 、《史记》 《汉书》、《资治通鉴》、《通典》(不读《通典》,不能治《仪礼》)、《文选》、 《文心雕龙》 、《说文》、《广韵》,以上诸书,须趁三十岁以前读毕,收获如盗寇之将至;然持之以恒,七八年间亦可卒业。

读经次第应先《诗》疏,次《礼记》疏。读《诗》疏,一可以得名物训诂,二可通文法。《礼》疏而后,泛览《左传》、《尚书》、《周礼》、《仪礼》诸疏,而《谷》、《公》二疏为最要,《易》疏则高头讲章而已。陆德明《经典释文》宜时时翻阅,注疏之妙,在不放过经文一字。

读书语录:


▲语言文字之学,为各种学问之预备,舍此则一无可通。
▲由小学入经,出经入史,期以十年,必可成就。
▲小学之事在乎通,经学之事在乎专,故小学训诂自本文求之,而经文自注疏求之。
▲治经之法,先须专主一家之说,不宜旁骛诸家。
▲治经须先明家法,明家法自读唐人义疏始。
▲治史之要,以人、地、官、年为入门之基;四者亦即历史之小学也。
▲读书贵专不贵博,未毕一书,不阅他书。二十岁以上,三十岁以下,须有相当成就;否则,性懦者流为颓废,强梁者化为妄诞。用功之法,每人至少应圈点书籍五部。
▲初学之病四:一曰急于求解,一曰急于著书,一曰不能阙疑,一曰不能服善。读古书当择其可解者而解之,以阙疑为贵,不以能疑为贵也。
▲凡阅近人书籍,须先调查其材料。
▲清人治学之病,知古而不知今;明人治学之病,知今而不知古。
▲治中国学问,当接收新材料,不接收新理论。佛经云,依法不依人,即此义。
▲汉学之所以可畏者,在不放松一字。
▲读天下书,至死不能遍,择其要而已矣。刘申叔年三十五而学成,即得择要之法。
▲不有根底之学,而徒事翻书,此非治学之道。然真有根底之学,而不能翻书,亦不免有鄙陋之讥。翻书者因所知以及所未知,其用有二:一、己所不知,翻之而得;二、己所不记,翻之而记。凡临时检查而得之者,必其平时能翻之者也。
▲治学须知二事,一曰治学之法,一曰持论之方。
▲凡研究学问,阙助则支离,好奇则失正,所谓扎硬寨、打死仗乃其正途,亦必如此,方有真知灼见。韩非有言:“变业无成功”,此可为吾人讲学之鉴。
▲人类一切学问,当以正德利用厚生为三德。
▲凡学问无论何种,以平易近人为常,以不可思议为变。
▲中国学问有二类,自物理而来者,尽人可通。自心理而来者,终属难通。
▲学问不可趋时或挟势利以行。如唐张鷟在当时文名籍甚,文词行于海外,今所存者,一《龙筋凤髓判》,一《游仙窟》(得自日本)耳。又云,学术废兴亦各有时,惟在学者不媕婀而已。
▲所谓博学者,谓明白事理多,非记事多也。

黄侃 - 作为革命者的国学大师

黄侃先生,全国知识界都知道他是国学大师,其实他又是一位民主革命的先驱。
 
黄侃年轻时所处的时代,正是中国社会发生激烈变革的一个非常时期。黄侃倾向革命,同时也积极投身革命。
  
黄侃在湖北文普通中学堂读书时,认识了宋教仁、查光佛、欧阳瑞骅、董用威(即董必武),这些人后来都成为著名的革命党人(大部分成了有学问的革命家)。

当时,黄侃已开始接受革命思想。他和宋教仁非常要好,他们一起在同学中经常宣传反满、反君主专制等革命思想。当时,监学李贡三是个不学无术的官僚,黄侃曾多次讥讽他,结果被开除学籍。后来黄侃以故人之子的身份,去见湖北总督张之洞,张认为黄侃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资助他官费留学日本,那时黄侃不过20岁左右。黄侃在日本又遇到了宋教仁(宋因为进行革命活动被开除学籍亡命日本),不久,即参加了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同盟会。张之洞听说黄侃在日本从事革命活动,就不再资助官费了。
  
1908年春,黄侃自日本返国侍奉母疾,直至11月母逝安葬完毕。这时两江总督端方在南方大捕革命党人(由于叛徒告密,端方掌握党人名单),听说黄侃在家乡,密电湖广总督陈夔龙逮捕黄侃,当时捕快已经出发,正在途中,得到消息后的黄侃,仓皇出奔,又辗转逃亡日本。
  
1910年,湖北革命党人函电催促黄侃回国,共举大事。他回国后,与革命党人详细分析了当时形势和情况,并深刻总结了湖南等地起义失败的教训和因素,认为现在时机尚未成熟,切勿轻举妄动,当前应该做好组织、宣传二步工作,特别是要办好报纸刊物,鼓吹革命,激扬民气,发动群众,突出刊述民族大义。至此,黄侃频繁往来于武昌、蕲春之间,开展革命活动。并在鄂东南蕲春、黄梅、广济、浠水、英山、麻城及与湖北接壤之安徽宿松、太湖等八县组织孝义会。不畏艰苦深入民间,到处宣传民族大义和中国危亡的状况,号召人民起来推翻君主专制,每次讲演听者达数千人之多,八县听过黄侃演讲者有数万之众。当时蕲、黄一带的豪杰之士,都愿和他结识,称之为“黄十公子”。
  
黄侃回国的时候,正处于清朝统治摇摇欲坠,革命力量蓬勃发展时期。当时湖北著名的革命团体有“共进会”和“文学社”。“文学社”成立于1911年1月30日(辛亥元旦),蒋翊武为社长,重要成员有詹大悲、刘复基、王宪章、李六如、何海鸣、温楚珩等人。“文学社”之命名即以“武备兼学文学”之义,实际上是研究文学为名,避免官府注意,“文学社”社章就是由黄侃和温楚珩审定的。
   
1911年初宋教仁到上海创办《民立报》,积极筹备同盟会中部总会(或称中部同盟会),在长江中游地区发动革命。不久同盟会员谭人凤、居正奉黄兴之命先后到武汉开展革命活动,居正本与黄侃熟识,到武汉后颇得黄的帮助。居正曾去武昌监狱探视胡瑛(湖南桃源人,与宋教仁同乡,1907年因进行革命活动被捕,判监禁十年),就是通过黄侃疏通狱卒随同前往的。胡瑛在狱中颇受优待,并能和外面通信。“文学社”有什么活动,也经常派人到狱中和胡瑛商量。
  
1911年春,黄侃到河南,为布政使江叔海(瀚)幕客,并在豫河中学堂任图文教员。黄侃在课堂上宣传革命,因此不到半年就被解职了。1911年七、八月间,他从河南回到汉口,詹大悲设宴招待,酒后黄侃大骂立宪派,认为他们所提出的和平改革方案纯属欺骗,当下提笔为《大江报》撰写时评,标题为《大乱者,救中国之妙药也》。翌日黄侃回蕲春。此文刊出,震动一时,鼓舞人心,深受革命人士欢迎。清政府大为惊惧,认为此是大逆不道之举,下令将《大江报》封闭,并逮捕了詹大悲、何海鸣。在法庭上,詹、何二人不愿暴露黄侃,都争认文章为自己所作。最后,审判庭判处詹、何二人徒刑一年,或缴纳罚金八百元抵刑。那时革命党人都很穷,他们无力筹款,遂入汉口巡检礼智司监狱。
  
《大江报》被封,舆论界大哗,特别是新军士兵对此表示极大的愤慨。当时,湖广总督瑞澂、第八镇统制张彪等人,也了解到新军中有革命党人,且与《大江报》有联系,生怕士兵“大乱”。于是瑞澂下令对新军严密监视,士兵中如有思想不轨或形迹可疑者,或开除或看管。革命党人原定辛亥年中秋节(即1911年10月6日)起义,不料消息外露,清政府更进一步严令新军各营房禁止士兵随时出入,革命起义无法发动。9日汉口革命机关被破坏,名册落入敌人手中,清军警按册捕人。此时,大家感到若不发动起义就有束手待毙的危险。10月l0日夜晚(辛亥年八月十九日),第八镇工程营士兵首先发难,爆发了轰轰烈烈的武昌起义。
  
从辛亥革命发展过程来看,《大江报》时评《大乱者,救中国之妙药也》是—篇讨伐清廷的檄文,激起了革命党人起义的决心。过去,有关辛亥革命的史料,皆认为《大乱者,救中国之妙药也》为詹大悲所作,实际上是出自黄侃的手笔。
   
蕲春孝义会重要成员方伯芸、张伯亥、汪翔云等人见到黄侃都表示愿意参加革命军,当下大家议定,先集合会员攻打县城夺取枪械,然后联合各县会党北上,切断清军后路,以解武汉之围。第二天黄侃在旁街湾黄家宗祠召开孝义会大会,宣传武昌起义后的革命形势,号召大家参加革命军,到会者无不动容,踊跃参加。会后决定分四路集中,以县城为总汇合点。这个计划惊动了当地土豪劣绅,他们聚集了一百多人乘轿到黄家,妄图阻挠黄侃的革命行动,并胡说什么以免“蹂躏家乡”云云。结果被黄侃大骂,狼狈而去,这些仇视革命的土豪劣绅们,并不因此而善罢甘休,当夜即由劣绅头子陈勉吾派人持函到田家镇(位于蕲春之南,属广济县)请驻防清水师兵前来逮捕季刚先生。清军到达时,孝义会员尚未全部集中,且只有刀、矛等旧式武器,有的甚至赤手空拳,当下遭到清军镇压,黄侃等人不得已出走,辗转赴上海。
  
轰轰烈烈的辛亥革命,以袁世凯窃取大总统职位而告终。反动封建军阀官僚又都摇身一变成为民国官员。革命党人却遭到排斥打击。黄侃见国事日非,不再过问政治,专门研究学问。
 

黄侃 - 相关消息

武汉大学惊现黄侃诗文书法润例

                                                          黄侃诗文书法润例                                                                


2007年6月,《黄侃遗墨》编者在搜求国学大师黄侃遗墨为之出版书法集时发现:武汉大学档案馆珍藏有一份极为珍贵的“黄侃诗文书法润例”。
  
该“润例”为石印纸本,纵横19×40cm单页。引首系章太炎行书10行文推介黄侃,接后即是黄侃诗文书法的标价:凡“碑、铭、墓、志、传、状、序、跋”等文章80~200银元/篇,“律、绝、古诗”10~20元/首,“排律”每10韵20元;“书法”则4尺全张以内价8元,写扇4元/件,榜书每字4元;另声明为人书作“碑铭墓志”润笔另议,所为书作须另加磨墨费一成。
  
在当时,齐白石画扇售价仅2银元/件,黄侃写扇却倍之,如其书作“九江荆有岩母墓表并篆额”得润笔费500大洋,由此可见黄侃当时书作身价之高!
  
代订“润例”者孙世扬,雅号“黄门侍郎”,系黄侃的入室弟子。“润例”公布的年代,据黄侃再传弟子武汉大学王庆元教授推断:当始于1928年,时黄侃自东北大学转任南京中央大学教席。又据武汉大学档案馆雷雯女士介绍,此件系武汉大学已故名教授、黄侃之侄黄焯捐献进馆。同批捐献的大批黄侃手迹,现均为武大镇馆之宝。
  
有学者就此发现指出:此件由于极富史料和研究价值,必将引起学术界、艺术界的特别关注。

黄侃 - 相关词条

蒙文通   陈垣   吴宓  徐复观  夏承焘   任中敏   文怀沙   南怀谨   徐复

黄侃 - 参考资料

http://theory.people.com.cn/GB/41038/4906374.html]
http://www.guoxue.com/master/huangkan/huangkan.htm
http://www.rmzxb.com.cn/wh/ws/t20071108_164359.htm
http://www.sfrx.cn/sfb_show.php?id=296&show_id=17
http://blog.freehead.com/html/54/t-6607554.html

TAGS: 中国语言学家 人物 各职业人物 学者 文化人物
名人图文
  • 胡小石
    胡小石(1888年1962年),名光炜,字小石,号倩尹,又号夏庐,斋名愿夏庐,晚年别号子夏、沙公。江苏南京人,原籍浙江嘉兴。 国学大师。兼为文字学家
  • 胡适
    胡适 (1891-1962年),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之一。原名嗣穈,学名洪骍,后改名胡适,字适之,安徽绩溪人。深受赫胥黎与杜威的影响,胡适毕生宣扬自由主
  • 何融
    何融现在是生特瑞(上海)工程顾问有限公司总裁。
  • 李方桂
    李方桂(19021987),英文名:FangKuei Li。语言学家。原籍山西省昔阳县。1902年8月20日生于广州,1987年8月21日卒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先后在密执安
  • 林庚
    林庚原籍福建闽侯,1910年2月22日生于北京,193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中文系。193 3年秋出版了第一本自由体诗集《夜》。历任厦门大学、燕京大学、北京大学
  • 梁敏
    梁敏,女,主任医师、医学硕士、海南省人民医院麻醉科主任、海南省有突出贡献优秀专家、海口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
名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