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维塔耶娃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茨维塔耶娃(1892-1941),俄罗斯白银时代杰出的女诗人。茨维塔耶娃不仅以诗歌的形式表达了内心独特的感受,她还写下了大量的散文随笔,表达他对艺术创作,对同时代的作家、对俄罗斯、对平凡生活的认识,这些散文随笔像她的诗一样,感情强烈,充满真知灼见,是留给人类精神世界的一笔宝贵遗产。

茨维塔耶娃 - 概述

茨维塔耶娃?玛琳娜?伊万诺夫娜(Цветаева Марина Ивановна,1892-1941)诗人,小说家,剧作家。生于莫斯科。父亲是莫斯科大学的艺术史教授,俄罗斯第一家精美艺术博物馆的创建人。母亲有德国和波兰血统,具有很高的音乐天赋,是著名钢琴家鲁宾斯坦的学生。

茨维塔耶娃6岁习诗,18岁发表了第一本诗集《傍晚的纪念册》(Вечерний альбом, 1910),紧接着又出版了两本诗集《魔灯》(Волшебный фонарь, 1912)和《选自两本书》(Из двух книг, 1913)。20年代出版了两本同名书《里程碑》(Версты),其中收录了1914-1921年间的抒情诗。1922年移居布拉格,三年后转赴巴黎。在国外期间,发表过诗集《俄国以后》(После России, 1928)等。1939年回国。1941年自杀身亡。

茨维塔耶娃 - 诗歌人生

玛丽娜·伊万诺夫娜·茨维塔耶娃是20世纪俄罗斯最具世界性影响的伟大诗人之一。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布洛茨基对她更是欣赏有加,称她为“20世纪最伟大的诗人”。可以说,茨维塔耶娃把一生的寄托给了诗歌。

1892年9月,茨维塔耶娃生于莫斯科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莫斯科大学教授,知名的语言学家和艺术理论家。母亲是极具音乐天赋的钢琴家。在茨维塔耶娃14岁时,她的母亲就因病去世,但其生前对女儿的教育影响了茨维塔耶娃一生。母亲生前除了对女儿的音乐熏陶,还给她们讲故事,朗诵诗歌,教育孩子们不要在乎物质的贫穷,而要崇拜神圣的美。
 
茨维塔耶娃6岁就开始写诗,16岁开始发表作品。18岁时,她的第一本诗集《黄昏的纪念》出版。该书获得了当时著名诗人、评论家勃柳索夫、古米廖夫、沃洛申的一致好评。这些诗虽然还略显稚嫩,但已显示出茨维塔耶娃在诗歌上的天才气质。

《黄昏的纪念》出版后,茨维塔耶娃的诗歌创作一发而不可收。1912和1993年她相继出版了诗集《神奇的灯》和《选自两本书》。1916年,诗集《俄里》问世。这些诗集就如同诗人的心灵独白,没有任何的矫揉造作,以细腻而又充满激情的文笔描绘了女主人公对爱情和自由的憧憬,以及对亲人和周围世界的爱。茨维塔耶娃早期的作品充满了阳光气息,自由自在的草原、夜晚的篝火、快乐的车夫等浪漫主义形象展示了年轻女诗人对爱情、生命、死亡的思考及对诗歌艺术的探索。她的作品以独特的个性引起人们的普遍关注。

国内战争和十月革命使茨维塔耶娃生活和创作发生了巨大变化。她的丈夫艾夫隆曾是白军军官,后杳无音讯。十月革命后的最初几年,生活的贫困导致她的小女儿夭折。以前她所熟悉的生活一去不复返,茨维塔耶娃不得不为自己和大女儿的生存而奔波。此时,她创作了大量的诗篇,如《我的阁楼,我的宫殿》、《噢,我简陋的家》、《我坐着,没有说》、《天鹅群》等。1921年,茨维塔耶娃出版了诗集《里程碑》,这本诗集大多描写了诗人对丈夫的思念及其个人生活的艰难,流露出诗人对未卜前途的忧虑和困惑。
 “我的灵魂和你的灵魂是那样亲近,
 仿佛一人身上的左手和右手。……
 我们闭上眼睛,陶醉和温存,
 仿佛是鸟儿的左翼与右翅。……
 可一旦刮起风暴———无底深渊
 便横亘在左右两翼之间。”

1922年,当茨维塔耶娃得知丈夫艾夫隆流亡国外后,便追随丈夫到了国外,他们先后在布拉格、柏林、巴黎侨居。固执而高傲的茨维塔耶娃不愿反苏,也不与周围反苏的移民社会为伍。移民圈子视其为“异己”,与其断绝来往。茨维塔耶娃在国外的流亡生活艰辛而孤寂,诗歌成了她排遣和宣泄情感的惟一途径。因此,这一阶段的诗人不但没有消沉,创作反而更为活跃,尽管她的诗在当时无处发表,鲜为人知。这一时期茨维塔耶娃的作品大多以祖国、俄罗斯为主题,抒发诗人对祖国的思念和远离故土的痛苦,作品《思念祖国》、《铁轨上的黎明》、《房子》、《好样的》、《小巷》等表达的就是这种情绪。1924年,茨维塔耶娃完成了长诗《山之歌》和《终结之歌》。这些作品被收入诗人生前最后一本诗集《俄罗斯之后》,该诗集于1928年在巴黎出版。1926年,她写就了讽刺抒情诗《捕鼠者》,并着手长诗《来自大海》、《楼梯之歌》、《空气之歌》的创作,这些作品充满了对资产阶级庸俗的市侩习气的嘲讽和鞭挞。

诗人早已厌倦了移民生活,她曾写道:“我移民生活的失败是因我不是移民,我的灵魂始终在那里,在我来自的地方(指俄罗斯)”。此后茨维塔耶娃的创作主要集中在“诗人与时代”和“良心世界的艺术”两大主题上。诗人非常客观地评价了革命对俄罗斯文化、俄罗斯诗歌以及对当时俄罗斯诗人生活和创作所带来的影响。
 
1939年,茨维塔耶娃带着对祖国崇高的信念,结束了长达17年的流亡生活,同丈夫、儿女回国。严酷的“大清洗”时代,茨维塔耶娃一家也难逃这一劫难。不久,女儿与丈夫被捕入狱,妹妹也被关进了集中营,茨维塔耶娃在莫斯科依然生活在孤独之中,她的作品遭封杀,她只能靠翻译的收入勉强维持生计。

卫国战争爆发后,她和儿子被疏散到小城“叶拉布加”。在那里,她甚至被拒绝做洗碗工来养活儿子。一生孤傲、刚烈的诗人茨维塔耶娃在被剥夺了爱情、家庭和终生为之奉献的诗歌艺术之后,于1941年8月自杀身亡,令世人扼腕叹息。

茨维塔耶娃 - 诗选

 我的日子
  
我的日子是懒散的,疯狂的。
我向乞丐乞求面包,
我对富人施舍硬币。
用光线我穿过绣花针眼,
我把大门钥匙留给窃贼,
以白色我搽饰脸色的苍白。
乞丐拒绝了我的请求,
富人鄙弃了我的给予,
光线将不可能穿越针眼。
窃贼进门不需要钥匙,
傻女人泪流三行
度过了荒唐,不体面的一日。
  (绿豆 译)
 诗歌在生长
  
诗歌以星子和玫瑰的方式生长,
或好似那不曾为家人所期望的美人。
对于所有的花环和最高荣耀
一个答案:它从那儿到达我这里?
我们在睡,忽然,移动在石板上,
天国那四瓣的客人出现。
噢世界,捉住它!通过歌手-在睡梦中-被打开了
星子的规则,花朵的公式。
  (绿豆 译)
我的窗户
  
我的窗户非常的高。
你将不可能以你的手指够着它。
仿佛是我阁楼墙上的十字架
太阳已开始在徘徊逗留。
窗栏正如一个精致的十字形。
宁静。- 尽管不朽。
我想象它仿佛就是我
被安葬在天国中。
  (绿豆 译)
 无题诗三首
1,
我乐意生活地毫无瑕疵,又简单。
象一部日历--一柄钟摆--一个太阳。
一种精妙比例的世俗隐逸者,
明智如同每件上帝的创造物。
明白精神是我的伴侣,精神又是
我的向导。
未经通告的进入,如一线光,一瞥注视。
如我所描写的去生活:简洁,无暇纰--
上帝指定的方式,但朋友不会。
  
2,
我的血管猛然被砍开:无法遏制,
不能回复,生命向前喷涌。
稳稳拿住您的碟和碗!
每只碗很快将会太浅,
碟子太平扁。
漫过边沿,远远地
渗入黑暗的泥土,去肥沃莠草。
不可逆转,无法遏制,
不能回复,诗歌向前喷涌。
  
3,
用这只手,海员以它
曾在方圆数百里吹响号子,
用这只手,它曾在夜间伪造颂歌,
象一个文盲,我划下X。
如果那还不够,我预先同意!
将它俩都剁下,因此在夜间,
喷涌着,愉悦的红色巨浪
将淹湮墨水的小河!
  (绿豆 译)
 刀刃
  
在我俩之间躺着一把双面刃。
誓言将在我们的思想里生存……
但是热情的姐妹们在这里!
但是兄弟般的激情在这里!
是如此一个混合物
风中的大草原,和嘴唇吹拂
中的深渊……剑,拯救我们
远离我俩不朽的灵魂!
剑,摧折我们又刺透我们,
剑,处死我们,但是懂得,
有如此般真理的极至
存在,如此一片屋顶的边缘……
双面刃在播种不和?
它也将人们聚拢!在海岬开凿一个洞,
将我们聚拢,恐惧中的守护者。
伤口插入伤口,软骨刺入软骨!
(听!如果一颗星,在陨落……
不是为了一个,从船上坠入大海
的孩子的许愿……这里是海岛,
为每一个和每份爱情的海岛……)
一把双面刃,倾入
蓝色,将变成红……我们揿按
双面刃插入自身,
最好是躺下!
这将是个兄弟般的伤口!
以此方式,在群星下,没有任何
罪恶……仿佛我俩是
两兄弟,为一把剑所焊接在一起!
  (绿豆 译)
我的大都市里一片黑夜
  
我的大都市里一片黑——夜。
我从昏沉的屋里走上——街。
人们想的是:妻,女,——
而我只记得一个字:夜。
为我扫街的是七月的——风。
谁家窗口隐约传来音乐——声。
  
啊,通宵吹到天明吧——风,
透过薄薄胸壁吹进我——胸。
一棵黑杨树.窗内是灯——火,
钟楼上钟声,手里小花——朵,
脚步啊,并没跟随哪一——个,
我是个影子,其实没有——我。
金灿灿念珠似的一串——灯,
夜的树叶味儿在嘴里——溶。
松开吧,松开白昼的——绳。
朋友们,我走进你们的——梦。
  (飞白 译)

像这样细细地听

像这样细细地听,如河口
凝神倾听自己的源头。
像这样深深地嗅.嗅一朵
小花.直到知觉化为乌有。

像这样,在蔚蓝的空气里
溶进了无底的渴望。
像这样,在床单的蔚蓝里
孩子遥望记忆的远方。

像这样.莲花般的少年
默默体验血的温泉。
……就像这样,与爱情相恋
就像这样,落入深渊。

(飞白译)

茨维塔耶娃 - 人物评价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布罗茨基曾在一次国际研讨会上宣称:茨维塔耶娃是20世纪最伟大的诗人。有人问:是俄罗斯最伟大的诗人吗?他答道:是全世界最伟大的诗人。有人又问道:那么,里尔克呢?布罗茨基便有些气恼地说:在我们这个世纪,再没有比茨维塔耶娃更伟大的诗人了。而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评奖委员会主席埃斯普马克也认为,茨维塔耶娃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既是她的遗憾,更是评奖委员会的遗憾。茨维塔耶娃在20世纪世界文学史上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与她同时代的诗人爱伦堡曾经这样评价她:“作为一个诗人而生,并且作为一个人而死”。

TAGS: 人物 俄罗斯人 名人 诗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