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俊福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孙俊福,宁安农场长丰林场的一位普通的造林工人。他从1977年参加工作到现在一直坚持深山造林24年之久。曾获“全国十大杰出青年”

孙俊福,宁安农场长丰林场的一位普通的造林工人。他从1977年参加工作到现在一直坚持深山造林24年之久。24年来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下,他克服了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山路难行,蚊虫叮咬,毒蛇猛兽袭击,住窝棚,喝空山水,吃用物品全靠他肩扛步行往返40余里山路拿到山上。没有电灯照明,更谈不上电视、广播。春季满手血泡,夏季露湿全身,秋季半身泥土,冬季顶寒冒雪。

孙俊福 - 人物介绍

孙俊福,黑龙江垦区宁安农场林业工人,人称“山林之子”,他坚持二十几年在深山老林植树造林,植树一千多万亩五十多万株,把北大荒的老爷岭、张广才岭十几座秃山都栽满了绿树。他以大山为伴,与森林为伍,在荒山野岭中,克服重重困难,用火热的青春和汗水,绿化着荒山。1976年10月,初中毕业才16岁的小俊福和二十余个伙伴来到黑龙江农垦牡丹江管理局宁安农场长丰林场当了一名植树工人。植树工人的苦是一般人体会不到的。一大早就踏着遍山的露水启程,走两个多小时才到达植树地点,还没干活就累得筋疲力尽了。山里闷热得喘不过气来,火辣辣的太阳晒着。喝的是山泉水,吃的是凉饭菜。山林里草爬子、瞎蠓、蚊子特别多,连叮带咬,脸上身上常常青一块、红一块,痒痛难忍。胳膊、腿上都是树枝刮破的血口子,再裹一身总是湿漉漉的衣裤,一干就是十余小时,那种滋味让人听了都浑身难受。等到披着月色回到家,浑身上下像是散了架。

一件平凡的工作一旦在心中变得神圣起来,就会创造出惊人的奇迹,发出璀璨的光芒。几年的工夫,小俊福由刚当植树工人时最年轻的一个,变成了造林队资格最老的造林好手。在1979年-1982年期间,他比一般工人多植树十万余株,是全场植树最多的一个,且成活率高达89%以上,高居全场之首。1989年,他去深山植树,5岁的儿子被蛇咬中毒,因延误治疗而夭折。但是他仍不改初衷,与林场工人一道完成了十几座荒山秃岭的植树任务。10多年间,他植树48万株,经林业部门检验,成活率、保存率均居黑龙江农垦林业承包户之首,在平凡的岗位上创造了不平凡的业绩。黑龙江省委、省政府做出了在全省开展向孙俊福同志学习的活动,全国总工会也做出了向孙俊福学习的决定。1991年他被入选《北大荒英雄谱》。

孙俊福 - 小品原形

获奖剧目:《大山的儿子》
剧目类型:小戏春晖 话剧 小品
所属国别:中国大陆
编剧:匡野 胡志拥
导演:匡野 王学君
主演:吴英周 健龙 杨丽萍
出品者:黑龙江省农垦总局
摄制日期:2002年11月

小品《大山的儿子》剧中原型是黑龙江垦区宁安农场林业工人孙俊福同志,他坚持二十几年在深山老林植树造林,植树一千多万亩五十多万株,把北大荒的老爷岭、张广才岭十几座秃山都栽满了绿树。为了植树在深山老林里一住就是十七年,年仅五岁的孩子在山上被毒蛇咬伤,因无法及时送往医院抢救,离开了他亲爱的爸爸妈妈。就是这样也没有动摇他植树造林的决心。孙俊福同志是全国“五一”奖章获得者,被授予全国“十杰”工人,全国“十杰”青年,全国植树标兵。当选为十五大代表。他用自己的行动忠实的实践着”三个代表“的典范。孙俊福是北大荒优秀的儿女,是北大荒人典型的杰出代表,本小品反映了他生活中的一个真实的故事。

孙俊福 - 造林事迹

在中国第一个国营农场——宁安农场,有一位被誉为“大山之子”的植树工人,他与妻子在大山深处搭起窝棚,离群索居。为了深爱的大山,他们献出青春年华,舍弃新潮生活,失去爱子而不改初衷……他就是全国劳动模范、全国十佳优秀工人、全国十大杰出青年--孙俊福,他的妻子叫刘春玲。

需要爱情,更爱大山

俊福的爱情生活充满了曲折。已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亲朋好友东奔西跑忙着做媒拉线,姑娘倒是没少看,可都嫌他是个植树工人。其实,俊福的心中有过一个“小芳”。姑娘从小和他一起长大,一起读书,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随着时间的流逝,淡淡的友情逐渐升华为浓浓的爱情。两人相处了一年多的时间,最后含泪分手。就因为他是一个植树工人,只能栽树,没有“前途”。

在事业和爱情的天平上,俊福把砝码移向了绿化大山。尽管多次失恋,但他毅然把全部爱和力量倾注在绿化大山的事业上。她嫁给了他,也嫁给了青山真正的爱情往往是在人们对它几乎绝望的时候突然降临的。孙俊福和妻子刘春玲是1983年相识的,没有花前月下的窃窃私语,没有温馨浪漫的恋爱经历,1984年4月28日,两人行李一搬,甚至连像样的家具也没有,就幸福地结合了。

春玲是一个心地善良、性格爽朗的女人,她和丈夫日夜劳作、相濡以沫。这么多年来,俊福吃过的苦,她一点也没少吃。如果说把俊福比做顶天立地的大树,她足可比做含英蕴华的泥土。春玲干起活来,不像女人。她和俊福一样疯了般地干活,休息时,也不管脏不脏,就席地而坐,大葱蘸大酱,啃可能爬上蚂蚁的凉馒头,喝有小虫的泡子水。打林带,满手是刺,干完活后,用针挑刺,把手纹都挑乱套了。每天脚板都让露水泡得白白的,走了形。

1986年农场实行造林承包,承包的条件是3年林木成活率、保存率验收合格后,给每亩造林费15元。干这么苦累的活,收入这么少,二十余名植树工人纷纷离去。俊福和春玲商量,他们想:人人都想干挣钱多、出力少的工作,可是,造林这艰苦的活总得有人干呀!于是,他们承包了离家最远、条件最差的张广才岭上的千亩荒山。知夫莫若妻,妻子理解丈夫那份不平常的心事。春玲和丈夫又扛着铁锹,背着树苗,拎着干粮上了张广才岭,每天一起耕作在注满深情的荒山。

与艰苦抗争

张广才岭的植树地点离家十五余公里,别说是山路,就是柏油公路也得走两三个小时,何况他们要踩着草稞子,钻着树隙……除去这些时间,在山上干上一天,树却栽不了多少。等晚上回到家,累得连炕都上不去了。

为了节省走路时间和减少劳累,夫妻俩一商量,用3天时间在山里搭了简易窝棚,支上锅灶,车上不去,便把行李、粮食、树苗、工具背上山,在大山里安了家,过上了离群索居的生活,成为张广才岭上唯一的一户人家。那里没有山泉,吃水就全靠下雨时积存在小水泡子里的雨水。遇到旱季,水泡子仅剩下一点点红色的浑水底子,上面浮着一些令人肉麻的小虫,只好用苇子管一点一点吸着喝。既不遮风又不挡雨的窝棚里没有电,没有灯,没有广播,更没有电话,也没有可以说话的第三个人。现代人拥有的一切他们都没有,也不可能有。并且窝棚里时常有毒蛇出没,尤其是暗夜,那闪着磷光的蛇眼和伸缩喷吐的信子让人魂飞魄散。

有一次俊福身背树苗路过沼泽地时,一不小心“沉”了进去,顷刻间稀泥没过腰间,越陷越深,使了半天劲,就是拔不出身子。危在旦夕之际,他想到背上的树苗,就把树苗从背上卸下来,趴到装树苗的麻袋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拔出了脚。而后,把身子放平,往前爬了两步,解下绑腿带子,系到麻袋上,吃力地爬两步,拽着麻袋挪一截。实在不行,就滚着前进,打两个滚,拽一拽麻袋。两个小时,才走出这两公里多的沼泽地。等他一瘸一拐地把树苗背回窝棚时,一头栽到炕上晕了过去,一连睡了十余个小时。

山里的蛇多。有蝮蛇、青蛇、土球子蛇、野鸡脖子蛇、黄花松蛇、乌松蛇、冰蛇等等。窝棚是土房子,爱招蛇、招老鼠,简直可以说是“蛇窟”和“鼠窝”。窝棚四周是蛇,土墙上四周是蛇洞和鼠洞,棚顶的茅草内每时每刻都有蛇探头探脑,做饭时蛇上锅台,夜里从棚顶掉下来,钻进被窝是常事,吓得他们不敢脱衣睡觉。为了防止蛇掉下来,他们用塑料布兜在棚顶,但塑料布兜里的蛇一晚上劈里啪啦掉个不停,还一条条地来回游荡着,让人提心吊胆,头皮发麻。每年他们都要打死三百余条蛇,有时,一天竟打死十余条。窝棚里的老鼠多得成灾,吱吱叫个不停,常常在半夜把他们的耳朵、脚趾和脑门咬破。每天睡觉之前,他们都要把米袋枕在头下,害怕老鼠吃了米。

在这样的环境里,不管有多累、多困,有动静就满脑子都是蛇、老鼠,没法睡踏实,常做噩梦。长时间以来他们都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症,而憨厚的俊福常常开导妻子。就这样,俊福和春玲与天斗,与地斗,与野兽斗,每年植树百余亩,用青春和汗水绿化着大山。  

儿子永远留在了山上

张广才岭不能忘记,北大荒不能忘记,1989年,俊福和春玲5岁的儿子林林永远地留在了绿色的森林里。

这一年春季,为了赶进度,俊福夫妇把古稀之年、智力不健全的母亲和年幼的儿子林林接到山上看窝棚。小林林特别懂事,不哭不闹,唯一的玩具就是妈妈给他买的5只小鹅雏。6月20日,夫妻俩一大清早就带着工具像平常一样上山去挖树坑。8点多钟,一条3尺多长的毒蛇咬住了正在玩耍的林林,孩子哭叫着:“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快回来救救我吧!”毒液在他体内迅速扩散,伤口在流血。不知所措的老奶奶赶跑了毒蛇,一边揉着他的伤腿,一边哄着他睡觉,看到小林林疼得难忍,便用擀面杖挤压伤口,以为能减轻疼痛。大凡在山里住过的人都知道,被毒蛇咬后,最怕耽误抢救时间,最忌揉摸伤口。老人这样做,反而加快了毒液在体内的扩散。

晚上8点多钟,俊福夫妇回到窝棚,里面的情景把他们吓傻了:林林全身浮肿,昏迷不醒,一条腿从脚一直黑到大腿根。老母亲哭着说:“你们走后不大一会儿,孩子就让蛇咬了。我背不动他,又找不到你们。深山里上哪找别人呀?没办法,孩子喊疼,我就给他揉腿,怎么也不见好,疼得孩子自己找来镇痛片,一连吃了十多片也不管用。”俊福和春玲什么也没说,他们抱着孩子疯了一般往山下跑,忘了疲倦,忘了饥饿,只知道要争取时间,抢救林林。足足跑了两三个小时,才赶到林业站卫生所。由于卫生所条件简陋,药品缺乏,又连夜送往农场职工医院。此时,孩子已被蛇毒煎熬得不时说着胡话。经主治医生检查,孩子已危在旦夕,无力抢救,只好用车转送到宁安县人民医院。宁安县人民医院看不了,又去牡丹江市。市里医院没有蛇药,又去部队的209医院,这时已是后半夜两点多了。

医生见况气坏了,用针头指着俊福、春玲说:“你们实在是不称职,不配当孩子的父母!”春玲“扑通”一声就跪下了,苦苦向大夫哀求一定要救活她唯一的儿子。但是不该发生的悲剧无可奈何地发生了:因耽误时间过长,抢救无效,林林停止了呼吸,生命的年轮永驻于5岁的光阴。春玲把林林的身体紧紧地抱在怀里,哭得死去活来。俊福也哭成了泪人。自从林林出生后,孙俊福就没抽出一天时间好好亲亲他、陪陪他,俊福心里非常内疚。埋葬林林是俊福一个人去的,他像种树一样,将儿子的遗体掩埋在他们造林的杨木沟山头上,把“林林”这粒种子永远留在了大山。

俊福当上了劳模以后,有人说他们的劳模是用孩子换来的。春玲却认为要是用儿子换荣誉的话,就算给她10个、100个劳模,她也不换她的林林。满目青山,都是我林林的身影大山不负有情人,1991年11月27日,俊福、春玲又喜得贵子。他们高兴得不得了,给孩子取名叫“继林”,意思是让孩子长大以后“继续造林”。

孙俊福 - 相关词条

孙继争

孙家栋

孙干卿

孙嘉淦

孙建明

孙剑涛

孙健初

孙锦昌

孙劲松

孙敬良

孙家正

孙菊仙

孙俊福 - 参考文献

http://www.hljnews.cn/xw_jryw/system/2007/08/14/010045957.shtml

TAGS: 中国人 人物 劳动模范 孙姓 工人
名人图文
  • 孙传芳山东泰安人:孙传芳,字馨远,泰安人,清道光年间其高祖孙成信从泰安岔河迁入泰安祝阳的陡沟,曾祖父孙国矩兄弟二人排行老大,祖父孙廷源兄弟
  • 孙凤祥,1958年3出生,籍贯辽宁沈阳。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沈阳凤祥集团董事长。孙凤祥的凤祥集团是沈阳最大的房地产商之一,他曾经跟韩国
  • 孙剑涛出生在山西太原市,是中国的现代企业家,成就:摩尔曼斯克“名人” 。
  • 孙嘉淦(1683-1753年),字锡公,又字懿斋,号静轩,山西兴县人,历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是清前期一位突出的有胆识的宰相级官员。前人评价说,“嘉
  • 孙多慈是孙氏家族还不乏艺术人才。然而,孙家的艺术人才中,故事最动人、情感最缠绵的,还是女画家孙多慈。 孙多慈的父亲叫孙传瑗(养癯),曾任大学
  • 1938年至1940年在北平燕京大学物理系、西南联合大学数学系学习。1997年11月当选为全国工商联合会第八届名誉副主席。
名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