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继光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戚继光(1528年11月12日-1588年1月5日) 字元敬,号南塘,晚号孟诸,汉族,山东登州人。明代著名抗倭将领、军事家,与俞大猷齐名。率军之日于浙、闽、粤沿海诸地抗击来犯倭寇,历十余年,大小八十余战,终于扫平倭寇之患,被现代中国誉为民族英雄,卒谥武毅。世人称其带领的军队为“戚家军”。有多部军事著作及诗作传世,戚继光纪念馆现为福建省爱国教育基地。另有,电影电视剧《戚继光》上映联播。

戚继光 - 个人概述

戚继光(1528~1588)明朝名将,民族英雄,军事家。字元敬,号南塘,晚号孟诸。蓬莱人。

其七世祖为河南卫辉府人,六世祖戚祥年幼时与母亲为避战乱,随舅父一家迁居安徽定远昌义乡(“从外氏避乱濠梁,居定远之昌义乡”)。五世祖戚斌袭世职登州卫指挥佥事,经六世至戚继光。

嘉靖七年闰十月初一(1528年11月12日)生于鲁桥(今山东济宁东南)。出身将门,自幼喜读兵书,勤奋习武,立志效国。17岁袭父职任登州卫指挥佥事。

二十五年,分管屯田。

二十七年起,连续五年率卫所士卒戍守蓟门(今北京昌平西北),春去秋归。

二十八年十月,中武举。

二十九年,赴京师(今北京)会试,时蒙古右翼土默特部首领俺答率军威逼都城,上陈守御方略,临时任总旗牌,督防京城九门。

三十二年,实授都指挥佥事,领山东登州、文登、即墨三营24卫所兵马,操练水军,整顿军备,抗击入侵山东沿海的倭寇。他赋诗言志:“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止止堂集》)。

三十四年七月,调任浙江都指挥使司佥书,司理屯田。次年,以足智干练升都司参将,镇守宁波、绍兴、台州三府。在龙山(今属宁波)、缙云、桐岭与倭寇三战三捷。乘胜追击逃倭遇伏,沉着应战,果断指挥,迫倭寇遁逃入海。实战中,察知明军作战能力较低,难以抗倭,多次上书请求训练新军。

三十七年,在岑港(今属舟山)作战失利,免职,抗倭自效。
次年三月,在浙江按察使司副使谭纶节制下,领兵救援台州。五月,歼灭入侵桃渚(今临海东)倭寇。九月,往义乌招募农民、矿工4000名(一说3000名),按年龄和身材配发兵器,编组训练。

三十九年,针对明军兵器装备种类繁多、沿海地形多沮泽、倭寇小股分散的特点,创立攻防兼宜的“鸳鸯阵”,以12人为1队,长短兵器迭用,刺卫兼顾,因敌因地变换阵形,屡败倭寇。利用作战训练间隙,撰成《纪效新书》,阐述选兵、编伍、操练、出征等理论和方法,并以此训练戚家军,使戚家军闻名于世。改任台州、金华、严州(今建德东)三府参将,整顿卫所武备,督造战船,严守海防。

四十年,倭寇万余、船数百艘蜂拥浙东象山、宁海、桃渚诸地,戚继光确立“大创尽歼”的灭倭战策,集中水陆军先至宁海,而后依次剿除,九战皆捷,擒斩倭寇1400余,焚死、溺死倭寇4000余,史称“台州大捷”,浙江倭患基本解除。升都指挥使。又募义乌兵3000,参加镇压进入江西的闽粤起义流民。

四十一年,福建倭患日趋严重,戚继光奉命率精兵6000入闽抗倭。至宁德,乘退潮率将士携稻草盖淤泥,涉海进攻横屿岛(今宁德东)倭巢,斩倭2600余。转兵福清,深夜攻占牛田(今福清东南),被倭寇称为“戚虎”。乘胜进至兴化府城莆田,偃旗息鼓,出敌不意,夺占林墩(莆田南),先后捣毁福建三大倭巢。班师浙江,升都督佥事,任副总兵,守卫闽、浙海防。

四十二年,新倭日增,围兴化,据平海卫(莆田东南)为巢。戚继光第三次赴义乌募兵万人,奉命率中路军与右路福建总兵俞大猷和左路广东总兵刘显协力作战,攻克平海卫,斩倭2200余,缴获器械3900余件,救出被掠男女3000余。不久,升福建总兵,镇守福建及浙江温州、金华两府,督理水陆军务。同年冬,倭寇万余围仙游(今属福建),戚继光领兵仅6000,遂行缓兵计,等待援兵,各个击破,解仙游之围。次年,乘胜追至同安县王仓坪、漳浦县蔡坡岭,歼逃倭数千。

四十四年,率水陆军至梅岭(在今诏安境),围剿勾结倭寇的海盗首领吴平,迫其逃至南澳岛(今闽粤交界海域)。旋与广东总兵俞大猷合攻南澳岛,俘斩吴平部 1200余人,焚死、溺死逾5000人,毁船近百只,吴平遁逃(一说投海死)。奉命兼管广东潮州(今潮安)、惠州及驻江西的伸威营军务,担负保卫自浙江温州至广东惠州数千里的海防重任。与谭纶、俞大猷等抗倭名将浴血奋战十余年,基本荡平东南沿海倭患。隆庆元年(1567)十二月,戚继光奉调京师训练士马。次年,以都督同知任神机营副将。建策用三年时间训练10万车步骑精锐边军,用战车拒敌、步兵应敌、骑兵逐敌之法,加强北边防卫。受命总理蓟州镇(治三屯营,今河北迁西县西北)、昌平、保定练兵事务,节制三镇总兵以下将士。后改任总兵。考察边关形胜和敌我军情,将辖区数千里防线分为12路,设东西协守,分统诸路。同年冬,率兵至青山口(今河北迁西东北),击败蒙古朵颜部董狐狸、长昂。三年,升右都督兼督蓟州、永平、山海关军务。

次年,请设武学。于帅府止止堂向所部将校讲授韬略、将艺和治军练兵之道。五年前后,写成《练兵实纪》,主张练兵之要在先练将,强调将官必须进行德、才、识、艺修养,倡办武庠(军校),从实践中锻炼、造就精通韬略的良将。六年,建辎重营三座,又创车战营六座,造战车1109辆,分置密云、建昌(今迁安东北)、遵化等地。同年冬,集车步骑军约10万人于长城边进行实兵对抗演习七天,又校阅多日,为古代练兵史上之壮举。万历元年(1573)至三年,建御敌台1337座,多次率兵出塞击败扰边的董狐率兵出山海关,援助辽东总兵李成梁大败蒙古插汉部首领土蛮(图们札萨克图汗),录功加少保。次年,创制自犯钢轮火,埋于沿边御敌台下,以杀伤敌军人马。在镇16年,加强边备,蓟门安然。

十一年,受排挤,调镇广东。

十三年,遭诬陷罢归登州。十五年十二月初八(1588年1月5日)病卒,终年61岁。有《止止堂集》留世。戚继光戎马一生,抗倭战功卓著。注重练兵,尤善育将,严明军纪,赏罚分明。抗倭作战中,创立攻守兼备的鸳鸯阵,灵活巧妙地打击倭寇。镇守蓟州,修城筑堡,分路设防,有力地抵御蒙古骑兵。

戚继光 - 个人荣誉

时浙江多被倭患,而旧军素质不良。戚继光招募农民和矿徒,组成新军。严明纪律,赏罚必信,并配以精良战船和兵械,精心训练;他还针对南方多湖泽的地形和倭寇作战的特点,审情度势,创造了攻防兼宜的“鸳鸯阵”战术,以十二人为一队,配以盾、枪、叉、钯、棍、刀等长短兵器,因敌因地变换队形,灵活作战。每战多捷,世人誉为“戚家军”。

戚继光 - 肃清倭寇

嘉靖四十年(1561年),戚继光大败倭寇于台州,以功进都指挥使。四十一年,奉命率师增援福建,捣毁倭寇巢穴横屿(今福建宁德东)、牛田(今福建福清南),直至兴化(今福建莆田南)等地,进都督佥事。四十二年。他再次领兵入福建,在福建巡抚谭纶的指挥下,与刘显、俞大猷联合攻克平海(今莆田东南)。进为都督同知,又升为总兵官,镇守福建和浙江金华、温州二府,都督水陆诸戎务。四十四年,俞大猷率水兵,戚继光将陆兵,于南澳剿平广东倭寇,解除东南倭患。四十五年,进职兼管潮、惠二府并伸威等营戎务。

隆庆二年(1568年),戚继光以都督同知总理蓟州(今河北蓟县)、昌平、保定三镇练兵事务,后又为总兵官,兼镇守蓟州、永平、山海诸处,并督帅十二路军戎事,因屡立战功,万历二年(1574年)升左都督,七年加太子太保,录功加少保。为当国大臣高拱、张居正等倚重。戚继光在蓟州十六年。加固长城,筑建炖台,整顿屯田,训练军队,制订车、步、骑配合作战的战术,形成墙、台、堑密切联络的防御体系,多次击退侵扰之敌,军威大振,蓟门平静。时人誉为“足称振古之名将,无愧万里之长城”。

 戚继光在张居正死后受到排挤。万历十一年被调任广东总兵官。十三年以年老多病,谢职归家,十五年病逝,著有《纪效新书》、《练兵实纪》两部军事名著和《止止堂集》等。

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袭父职为登州卫指挥佥事。

1555年秋调往浙江抗倭,任参将,镇守宁、绍、台(今临海)三府。戚继光鉴于明军纪律松弛,素质不良,战斗力低下,至义乌招募农民和矿工3000余名,编组训练成戚家军,成为抗倭主力。

嘉靖四十年(1561年),在台州、仙居、桃渚等处大胜倭寇,九战皆捷。次年奉调援闽,连破倭寇巢穴横屿、牛田、兴化,闽境倭寇主力被消灭殆尽。因功升署都督佥事。

四十二年再援福建,破倭寇巢穴平海卫(今莆田东南),进官都督同知,升福建总兵。

此后转战闽粤沿海各地,终于解除东南沿海倭患。

隆庆二年(1568年),明廷特召戚继光总理蓟州、昌平、保定三镇练兵事,总兵官以下悉受节制。16年间他整饬防务,加强战备,修筑御敌台,设立武学,训练将士,编成一支车、骑、步三者皆备的精锐部队,使防御巩固,京师(今北京)安全。后被排挤,南调镇守广东。再后被诬陷夺职。

1588年1月5日卒于登州。

戚继光 - 戚继光家族

由戚继光儿子们编纂的《戚少保年谱耆编》,对戚继光家事、蓬莱戚氏家族事迹的记载较为系统。以下,是根据该书,结合清版《蓬莱县志》、《登州府志》、黄县《戚氏族谱》及戚继光生前挚友汪道昆所撰《孟诸戚公墓志铭》等有关史料,对戚继光家族事务的考证及结论。

1、戚继光列祖及其事迹
《年谱》记载:戚继光的先祖,原是春秋时卫国的大夫,封邑于河东(今属河北省),食采于戚;元末为了避乱,举家迁往安徽定远昌义乡。其始祖戚详随朱元璋起兵,征战三十余年,后来战死于云南,明廷为表彰其开国功,授其子戚斌为明威将军,世袭登州卫指挥佥事。从戚斌开始,戚氏家族在蓬莱定居。五世祖戚斌“享百岁寿,教子成名”,他在任上维修城墙,操练军队,练达而勤勉,深受下级拥戴和同僚嘉许,是公认的好官。四世祖戚珪不仅精通武艺,而且“倜傥有侠节,能文章,诗赋骈丽有唐风”,是个地方名士。戚继光说他“学问渊深,英气盖世,乃艰于嗣,纳刘媛,生我曾祖”。曾祖戚谏,从小力大过人,弱冠时曾独搏一虎,为乡里人所称道,可惜27岁时就去世了。戚谏有两个儿子,长子戚宣没有子嗣,过继次子戚宁的儿子景通为嗣,承袭了世职。戚景通就是戚继光的父亲。

祖父戚宁,妻阎氏,生戚景通后六年去世;以子景通贵,赠“昭勇将军、都指挥佥事”。
阎氏24岁而孀,“躬纺绩,事姑训子,艰苦万状,毫无怨色”,抚孤守节63年,含辛茹苦抚育幼子,节孝闻名乡里;87岁逝世,“从祖兆,合葬芝山之阳”。后因曾孙继光贵,追赠“太淑人”。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朝廷于登州立“母子节孝”坊和“父子总督”坊,分别褒扬阎氏及子戚景通、戚景通及子戚继光。
2、蓬莱戚氏前八世世系
据《年谱》记载,蓬莱戚氏家族前八世世系如下图所示:
(缺)

据清顺治版《登州府志》、康熙十二年版《蓬莱县志》、乾隆版黄县《戚氏族谱·序·附录·蓬莱戚氏先代世次谱》,得蓬莱戚氏前八世世系图如下:
(缺)

3、戚继光父辈情况
戚景通,字世显,“赋性刚毅好学,能尽聪明正直,通于神明,居官有守,以孝廉闻,尝提兵破刘贼及青州贼李琪等,屡立战功”,曾任江南漕运把总、山东总督备倭、大宁都司掌印、神机营副将等职,为官清廉,政声颇佳。因原配张氏不育,后又娶王氏,至56岁得子继光,后又得子继美。
《年谱》记载:戚景通有嫡夫人张氏、庶夫人王氏。

张夫人“静庄仁慧,孝谨出于天性,事姑尽恭,暮年不懈。侍大父巾栉翼雅,相对如宾。虽数随任,而于衣服、簪珥之饰一无所蓄,更有樛木、小星之风”。王夫人去世时,戚继光年仅十岁,张夫人对他“慈爱甚于己出”,含辛茹苦抚育他成长。张氏去世时,戚继光24岁,已成家。张氏虽不是戚继光生母,但对戚继光人格品性的影响,却不亚于其生母王氏。
庶夫人王氏,系登州卫百户王公之女,戚继光生母,赠一品夫人,“赋性端庄”,与张氏相得甚懽,很受家族成员的尊重,42岁去世,那年戚继光只有10岁。

4、戚继光兄弟姊妹
《年谱》中提及戚继光的弟弟戚继美和一个妹妹。戚继美小戚继光6岁,因父功,得以诸生的身份廕“千户”,担任过都督、骠骑将军等职。《年谱》卷一有戚继光九岁时妹妹抢夺其玩具,他“手舞毒蛇逐而索之”的记载,看来戚继光有妹妹是无疑的,至于几位?有无姐姐?封建社会妇女不入谱系,《年谱》缺少记载,无从知悉。

据清版《登州府志》、《蓬莱县志》、《重修蓬莱县志》、黄县《戚氏族谱·序·附录·蓬莱戚氏先代世次谱》,戚继光有胞弟二:继美、继明。
《世次谱》“戚继美”条下注曰:“中武科;任狼山总兵,升贵州总兵,遂居黔中。子失名;孙司宗,任三台营参将,后失查。”而“戚继明”条下注曰:“庠生,以子金贵,赠总兵官、左都督,生一子金。”
5、戚继光配偶及子女
《年谱》记载,戚继光13岁定亲,18岁娶妻“万户南溪王将军栋女”王氏,后因王氏不育,又分别于36岁、37岁、48岁娶妾沈氏、陈氏、杨氏,先后生祚国、安国、昌国、报国、兴国五子。其晚年所作《孝思祠祝文》明确地说:“今有五子一侄,率承烝尝。”

综合分析清版《蓬莱县志》、《登州府志》、汪道昆《孟诸戚公墓志铭》、黄县《戚氏族谱·序·附录·蓬莱戚氏先代世次谱》等著所记,戚继光离世前,有“五子一侄”:祚国、安国、昌国、报国、兴国、金。其中祚国、安国、报国为陈氏所生,昌国为沈氏所生,兴国为杨氏所生,金为戚继光二弟继明之子。

据清版《蓬莱县志》、《登州府志》、黄县《戚氏族谱·序·附录·蓬莱戚氏先代世次谱》,戚继光子嗣情况如下:戚祚国:袭“登州卫指挥佥事”,升济南府掌印都司;戚安国:荫“锦衣卫指挥”,早夭;戚昌国:字文明,中乙未武举;荫“锦衣卫指挥、都督府都督同知”;赠“骠骑将军”,赠蟒玉佩绣春刀,生三子:盘宗、显宗、振宗;戚报国:廪生,荫“锦衣卫百户”,赠“骠骑将军”;戚兴国:庠生,荫“锦衣卫指挥佥事”,赠“昭勇将军”。

据《孟诸戚公墓志铭》、《戚大将军孟诸公小传》,戚继光还有一子名寿国。两文都称之为“胄子”,可见是受了封荫的儿子,而《年谱》中无载,可能是在王氏不育的情况下,从王氏娘家过继的养子,也即民间所说的“螟蛉子”。因他与戚氏并无真正的血缘关系,故戚继光向列祖祷告时没有提及,作为戚继光子嗣的《年谱》编者们也有足够的理由对他采取不著录的态度。

《孟诸戚公墓志铭》载,戚继光第三妾杨氏生一子名辅国,《年谱》说杨氏生一子名兴国。从兴国是《年谱》编者之一的情况推断,似乎辅国之说难以成立。

戚继光子嗣降生顺序,《年谱》作祚、安、昌、报、兴,与黄县《戚氏族谱·序·附录·蓬莱戚氏先代世次谱》所载相同;而汪道昆《孟诸戚公墓志铭》作“阴纳陈姬举祚国、安国、报国,沈姬举昌国,杨姬举辅国(疑为‘兴国’之误”。

各方面资料显示,戚继光侄子只有一位,即戚金。据黄县《戚氏族谱·序·附录·蓬莱戚氏先代世次谱》载:戚继光二弟戚继明有一子名金,“号少塘,少从少保戎,屡建战功,由百户历升守备、游击、参将。万历初,从总兵刘延征关西,先诸将登高丽城,叙首功升副总兵。转江南吴松总兵。因疾辞职,回籍定远。神宗末,适边庭多事,自请出关,率兵深入被围,于浑河桥北失尽援,遂陷殁。奉旨褒恤,赠都督同知,荫子,拟谥‘武烈’。生三子,元功、元辅、元弼。世居定远,为定远派。”清道光十九年版《蓬莱县志·选举》“戚继明”名下,有“以子金贵,赠总兵左都督”之注。

从《年谱》记载的资料看,戚继光原配王氏是位贤慧而且通情达理的人。戚继光袭职之初,家中生活困难,她曾经卖掉自己的首饰来备办招待客人的酒菜;曾买回一条鱼,全家吃鱼头和鱼尾,把鱼身留给丈夫。戚继光在浙江抗倭初期,王氏跟随左右,台州战前,有倭大举来犯,人心惶惶之际,王氏毅然决定不离险地,帮助戚继光稳定军心。台州战时,王氏与“戚家军”亲属居新河所城,守军很少,遇有大批倭寇来犯,情势危急,王氏说服守城官兵,动员城中妇孺,穿上“戚家军”服装列于城上,使了一回空城计。

但是据汪道昆《孟诸戚公墓志铭》说:戚继光原配王氏蛮横而嚣张,曾因戚继光纳三姬、举五子之事,“日操白刃,愿得少保而甘心”。后来虽冰释前嫌,过继安国为子,可惜安国早夭,到头来还是“囊括其所蓄,辇而归诸王”,与戚继光弄到一拍两散的地步。这段家族秘史是不足为外人道的,因此《年谱》中没有述及。
6、蓬莱戚氏家族宅第及修缮

《年谱》对蓬莱戚氏的祖居位置没有确切记载,但蓬莱城西南的武霖村旧称“戚家村”,村内现存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父子总督”坊和“母子节孝”坊、明崇祯八年戚武毅公祠,与《年谱》及清版《蓬莱县志》所载相符,且有戚氏古宅基等遗迹,是蓬莱戚氏家族自戚斌始历代聚居之地无疑。

据《年谱》记载,蓬莱戚氏家族房产,除上述城内祖居外,于祖兆芝山之西还有一处房产,可能是为安置守墓者而置备的,位置应在今蓬莱市南王镇位吴村靠近芝山的地方。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戚继光上京办理袭职手续,为了凑够路费,戚景通卖掉了这片房产。

戚景通曾对位于城内的祖居进行过修缮。《年谱》记载:嘉靖十八年(1539年),“时居第垂二百年,久圮,不得已而营缮之”。当时戚家不富裕,戚景通也非崇尚侈奢之人,因此,这次修缮工程可能仅仅是对祖居进行了加固和维护,并无新增。这从戚景通借“绮四户”之事教育年幼的戚继光一事就可看出。

戚继光晚年从广东御任后回到故里,在“延师教子,纂修案牍,捐助修蓬莱阁”的同时,还“于本宅东偏,建宗祠一所”,“立家庙以祀蒸尝”。这座家庙于万历十四年(1586年)十月开工,直到第二年七月方始告成,其格局为:“周计入室,中霤稍高,前南数武为‘望云楼’,前叠石为山台,名曰‘见陇’,左右各厕以廊庑”。

据《年谱》记载,因蓬莱戚氏一支“家运不造,伯绝仲夭,世系几废,二百年来已事纚纚焉”,为昭明先世之烈,戚家曾“考祖籍,作《列传》”一书。

戚继光17岁那年,父亲戚景通去世。当时戚继光赴京办理袭职事宜未还,丧事是由戚景通原配张氏一手操办的,“其襚敛之需一皆出于称贷”,完全靠举债办的丧事。后来戚继光“追庭训,考《保定志》,据《莱山序·孝廉轶事》纪之”,写下《孝廉将军传》一文。

戚继光21岁时,率山东六郡良家子更番戍蓟,长年在外。其弟继美未婚,戚继光夫人王氏卖掉部分首饰为其纳室李氏,希望在家中有个伴。李氏过门后,因年幼不懂事,与王氏不和。戚继光遂拟《黄台吟》喻之:“四瓜犹畏摘,两瓜更何如?一摘瓜分半,再摘蔓且除。家家有南亩,毋使妇人锄。”

戚继光27岁时,因戚景通与夫人张氏仍未按祖制合葬,“于是起王母之柩,卜吉合葬于祖兆芝山之阳”。

戚继光28岁奉诏赴浙时,其弟继美还是一介儒生,“且贫,无以为产,……遂举世俸授之,俾佐饘粥之资”。戚继光39岁时,“仲叔柳塘公,郡文学也,欲舍于国庠,乃举俸金五百,俾之为资”。戚继光41岁于蓟州任上时,其弟“领沂州总备,以清苦为言,复以二品及一品俸以佐其官”,听其“支用十年”,其弟“任偏裨”乃罢。
戚继光在其60岁时作的《孝思祠祝文》中说:“所幸先后以绩进,至今官赠及四代”。

戚继光 - 个人影响

 所撰《纪效新书》 、 《练兵实纪》为明代著名兵书,受到兵家重视。

戚继光 - 人物评价

戚继光是一位杰出的爱国将领和民族英雄,在戍边抗倭、平乱安民方面为明朝立下了不朽战功。他在一首题为《马上作》的诗中这样写道:“南北驱驰报主情,江花边月笑平生;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横刀马

上行”。这首诗正是他戎马一生的真实写照。
戚继光戎马一生,抗倭战功卓著。注重练兵,尤善育将,严明军纪,赏罚分明。抗倭作战中,创立攻守兼备的鸳鸯阵,灵活巧妙地打击倭寇。镇守蓟州,修城筑堡,分路设防,有力地抵御蒙古骑兵。

戚继光 - 兵器发明

戚继光不仅是一位战功赫赫的爱国名将,同时还是一位杰出的兵器制造专家。他一生在军事上有不少创造发明,其中之一便是地雷。早在嘉靖42年,戚继光就发明了一种叫做“木发FDDC”的火器,曾经炸伤倭寇数百人。不过这还是地面上的武器。埋在地下的地雷是戚继光53岁时发明的,当时叫“自犯钢轮火”。万历8年4月,戚继光当时任镇守蓟州、永平、山海等处总兵官,已是独镇一方、统兵十多万的大帅了,但仍亲自研究和改进武器。《戚少保年谱耆编》第12卷载:为了防止鞑靼和朵颜等卫的入侵,戚继光在“沿边台墙之下,择其平广虏可集处,掘地埋石炮于内。中置一木匣,各炮之信,总贯于匣中。而匣底丛以火药。中藏钢轮,兼置火石于傍,而伏于地上。虏马蹑其机,则钢轮动转,火从匣中出,诸炮并举,虏知其所自”。明朝人把这种埋在地下、不用人工点燃、让敌人自己踏上就会自动爆炸的新式杀伤武器,叫做“自犯钢轮火”。这就是世界上最早的地雷。戚继光发明地雷是1580年,比欧洲人发明地雷大约要早300年左右。

戚继光 - 戚家军纪念馆

坐落在义乌市南约20公里的赤岸镇乔亭村。这里地形独特,北面低山,状如巨蟹,形成一块低谷,极为幽静。南面低山,山体浑圆,起伏有致。就在两山之谷中,一座气势宏伟的两檐城楼“凯旋楼”岿然耸立。城楼两侧延伸出一座“长城”,顺势蜿蜒,宛如苍龙下山。戚继光是明代抗倭名将,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九月,至义乌南乡招募了3000义乌兵加以训练,成为一支英勇善战的队伍,令倭寇闻风丧胆。仅用了5年时间,肃清了为患数百年东南倭寇。倭寇肃清后,戚继光和义乌兵调北京防务,戍守蓟北1000公里长城,使边境保持数十年安宁。纪念馆后续工程将包括明代兵器馆、演武厅、海上抗倭馆、屯田村,并且还要将“长城”延长,复制出一个更大的戚家军建功立业的舞台来,成为一个完善的寓爱国主义教育于田园风光之中的旅游胜地。


戚氏牌坊 位于戚氏宅第南临的牌坊街上,为花岗岩雕坊,共两座,分别位于街的东、西两端,相距160米。西为“父子总督”坊,东为“母子节孝”坊;建于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两坊形制相同,均为四柱三间五楼多脊结构,宽8.3米,高9.5米,进深2.7米,正间上下三坊,上坊两面有“圣旨”、“恩光”刻石;中、下二坊透雕“戚继光征战”、“八仙过海”、“丹凤朝阳”、“二龙戏珠”、“鱼龙闹海”、“麒麟丹凤”、“缠枝花木”等图案。侧间各有二坊,分别雕饰花木鸟兽图案。“母子节孝”坊中间两面额书“旌表赠特进荣禄大夫右都督戚宁妻一品夫人贞节阎氏”、“诰赠特进荣禄大夫中军都督府右都督荐举孝廉戚景通”。“父子总督”坊中间两面额书“诰赠骠骑将军护国都指挥使前总督山东备倭戚景通”、“镇守浙福江广郴桂总兵都督同知前总督备倭戚继光”;牌坊上间。 两坊巍峨挺拔,气势雄伟,构图丰满,雕镂精细,是国内少见的明代大型石雕珍品。“文革”时部分透雕构件被砸毁,所幸整体无恙。1985年修复。现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图3:戚氏牌坊之父子总督坊 4:戚氏牌坊之母子节孝坊 图 4、戚氏墓园 位于蓬莱城东南十里芝山南麓,乃戚详及其以下历代蓬莱戚氏族人归葬之地。《戚少保年谱耆编》载:“先陇素产芝,因名芝山。”“嘉靖二十年辛丑,家严十四岁……曾大母(继光祖母)阎太夫人卒,从祖兆,合葬芝山之阳”。明时,墓园西南不远处的位吴村曾有一处戚氏房产,供守护墓园者居住,戚继光17岁时为凑足赴京袭职的路费,才将此房产卖与他人。 戚继光墓位于墓园南部,有墓碑、石人石马等物,墓道前有石阶通往山下道路。墓为砖石结构,穹窿墓顶,分墓门、通道、前室、后室诸部分,南北长8.22米,东西宽5.4米。墓志为戚继光有通家之好的挚友、江南名士汪道昆所撰,全称《特进光禄大夫少保兼太子太保中军都督府左都督孟诸戚公墓志铭》(以下简称《孟诸戚公墓志铭》),文见蓬莱市史志办所编之《戚继光志·附录二》,墓志铭原石已失;墓志篆盖石尚在,为石英质,已裂为多方,现藏烟台市博物馆,蓬莱戚府有复制件展出。该墓早期曾被盗掘。1987年修复,呈台隆状,台高1.6米,台上正中为墓丘。墓前壁两侧各嵌碑文一方,分别记载戚继光生平及其墓修葺经过。 戚景通墓位于戚继光墓迄北,亦砖石结构,分左、中、右三室。1972年在中室发现墓志铭,亦为汪道昆所作,全称《明故略武将军都指挥佥事戚公配淑人张氏王氏合葬墓志铭》,并出土铜镜一面,均藏于烟台博物馆;墓志篆盖残石藏于蓬莱阁文物科库房,蓬莱戚府有复制件展出。 戚氏墓园现在山东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图4:戚继光氏墓 5、戚氏后人及文物 蓬莱市区至今仍有戚氏后人居住。戚继光第十六世孙戚兆华,建国初与母亲二人在戚氏祠堂内居住,他小时候常听母亲讲起祖先的事迹,多数已经记不清了,只记住了戚详是戚家始祖,戚继光是最重要的祖先。在他的印象中,最令他头痛的要数每年春天看护那些晾晒的祖传之物了。 在蓬莱民间,有“六月六,晒衣书”的习俗。每年进入阴历六月,母亲都要选几个艳阳高照的日子,“请”出族谱及祖宗画像,领着小兆华焚香祭拜之后,挂在明廊内晾晒。记得有两只樟木大箱,一只收藏历代先祖画像(均为立轴,有四五十幅)、几本族谱、两三张谱系图;另一只收藏旧时衣物、古代盔甲、首饰、短兵刃及其它杂物。戚兆华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受命看护这些晾晒中的祖传古董。每到这时,母亲都变得格外严厉,既不准兆华离开,也不准有不尊不重行径,稍有差池就要惩罚。一个正是淘气年龄的小男孩,叫他规规矩矩在院中呆上三两日,也真难为他了。就这样年复一年地过去,小男孩逐渐长成了大人。后来老太太过世了,临终前再三叮嘱,要保管好这些祖传之物。 蓬莱戚氏只此一支,历来以正统自居。清光绪年间,黄县戚氏编修族谱,曾想与蓬莱戚氏联宗,被蓬莱戚氏断然拒绝(见黄县《戚氏族谱·序》)。因蓬莱戚氏近代势微,缺少家族活动,所以没读过几天书的戚兆华从未感受过祖先的荣耀,加之小时候“晒衣书”的痛苦经历,并不知道这些祖传之物的价值,内心除了敬畏,还有莫名的憎恶。上世纪50年代的一天,山东省博物馆有工作人员来到他家,看过这些祖传物件之后,小心翼翼地提出能否“借用”一两件。戚兆华爽快地答应了。于是他俩各挑了一幅“最破烂的”画像,连借条都没打就走了,从此杳无音信。“文革”初期,戚家这些古董名声太大,招来许多人“破四旧”,砸的砸,烧的烧,数百年来的积物毁于一旦……。所幸戚兆华留了一个心眼,事先将两册明版《蓬莱戚氏族谱》和一幅明代绘制的《戚继光画像》另藏它处,得以幸免。 1985年,戚兆华将它们一齐捐献给了国家,初藏于山东省博物馆,后调往中国历史博物馆珍藏,均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同时捐献的还有一把据称是戚继光用过的战刀,刀身近把处镌有“万历十年登州戚氏”8字铭文,现原件藏于山东省博物馆,戚府景区、登州历史博物馆有复制件展出。

戚继光 - 戚继光与张居正

戚继光时代,文官集团最显赫人物是张居正。戚继光以他农民式的狡黠看出,要想在帝国这块犹如铁板似的文官制度中获得游刃有余的自由度,惟一的办法就是得到文官集团最高领袖张居正的支持。

已经无从考证戚继光和张居正到底是如何相识相知并结成非同寻常的关系的了。严格地讲,他们的关系既有友谊的成分却又并不如友谊那样单纯;既有上下级的和谐,也并非只如上下级一般简单。我们从戚继光每次给张居正写信都非常谦卑地自称“门下走狗小的戚某”来看,他们的关系确实耐人寻味。

倭患即除,东南沿海为之一清,这时,蒙古军队又屡犯北边,给事吴时来上疏请召同为一代名将的俞大猷和戚继光北上戍边,但最终成行的不是在当时名望比戚继光更大的俞大猷,而是“操行不如”他的戚继光。这不能不看作是张居正在其中起了作用。

1578年,张居正回故乡江陵为父守丧,他好像怕这短期的离任会引起戚继光的不安,特地写信给戚,告诉他接任蓟辽总督———也就是戚继光的顶头上司是他的心腹梁梦龙。此后,戚继光每遇有事,总是令传骑飞马直报江陵张居正。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种做法将成为日后反对者痛击他们的有力证据。

但是,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张居正和戚继光的关系如此密切非同寻常呢?从历史的蛛丝马迹中我们大抵可以看出如下一些耐人寻味的细节:据说张居正因纵欲过度不到57岁就去世了;兵部尚书谭纶曾把房中术献给张居正。而戚继光,这位在前线叱咤风云的统帅,则不惜重金购买了数个被称为“千金姬”的美女作为礼品送给首辅大人。此外,据一些笔记所载,戚继光在与倭寇的作战中,更是多次将斩获的珠宝及春药等物秘献给张居正。

这些细节虽然令我们为一代英雄居然有如此作为而感到气馁,但也向我们表明了一个英雄的真实人格;更说明在那样一个时代里,即使是英雄也需要趋附于铁腕人物。在某种意义上,我们也许可以说,整个十六世纪后半叶,大明帝国的江山竟然是靠美女和春药来维持的。假如没有那倾城倾国的千金姬,没有那久而不泄的房中术,我们不知道张居正对戚继光是否还会有如此的信任和支持?

张居正死后,戚继光立即从壮年的辉煌落入晚年的凄凉。戚继光先被调任广东总兵,次年,在全国到处大规模清算张居正的运动中,戚继光心灰意冷———也没法不心灰意冷,向朝廷请求退休,希望以这种体面的方式保持住一个老军人的晚誉。但是,皇帝没有给这位曾为帝国作出过重大贡献的名将一点面子,而是宣布他是张居正的党羽,遭到了革职处分———虽然不论是革职还是退休其结果都一样,但皇帝显然更愿意以革职的方式来安排这位名将的晚年。

古人说过,世间之难堪事,莫过于英雄末路与美人迟暮。晚年的戚继光除了三五个好友来往外,便只能在书房中潜心编他的《止止堂文集》。万历十五年十二月十二日,也就是西元1588年1月17日,英雄戚继光走完了他人生的最后路程,在贫病交加中死去。在他死的这一年,西班牙无敌舰队被新崛起的英国人击败,英国从此取得海上霸权达3个世纪之久。而在东方的古老中国,海禁依然是闭关锁国的主题。戚继光死时正值春节临近,在遥远的北京城里一派喜气洋洋,大红大绿的门楼被涂抹得艳俗而夸张,没有一个人对戚继光这个没落英雄的贫病而死表示出一丁点的忧虑或同情。人们都在忙着过年,忙着迎来送往。至于国防和军备,那是多么遥远的事情啊,这个帝国已经无法承受任何外来打击,因此他们也就不愿意相信———世界上还会有外来打击。

TAGS: 中华名人 元明清 军事学家 军事家 各时代历史人物 山东人 山东代言 明朝诗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