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因哈德·海德里希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在党卫队的罪恶历史中,希姆莱的助手莱因哈徳·海徳里希,是一个仅次于希姆莱的人物。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 -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

一次艳遇毁掉了他的海军前程 二十七岁主管党卫队保安处天生的情报人才极其残忍的性格,盖世大保的头子,有犹太血统的他却是灭犹狂

在党卫队的罪恶历史中,希姆莱的助手莱因哈徳·海徳里希,是一个仅次于希姆莱的人物。

这个二号人物海德里希,长着蓝蓝的眼睛,鹰钩鼻子,宽宽的肩膀,修长的身材,白暂的皮肤。潇洒的风度,英俊的面容,健壮的体魄,各部分都配合得相得益彩,真可谓上帝的宠儿。可谁又能够想到,在这完善的外表下,包藏着一颗那么恶毒凶残的勃勃野心。

海德里希是-个体育迷, 他精通击剑、骑马、飞行、滑雪。并已是现代五项全能运动选手。后来,他还担任了党卫队全国领袖的体育运动总监。

莱因哈徳·海徳里希生于1904年3月7日。他的父亲布鲁诺·海徳里希是萨斯勒河畔哈勒市音乐专科学校的校长。由于家庭生活优裕,海徳里希从小就感到万事如意。

海德里希在哈勒市度过了童年初青年时代。他受过良好的教育。因具有音乐天赋,曾专攻过一段音乐课程,练习拉小提琴相通钢琴,想当个音乐家。但到1922年复活节的时候,十八岁的海徳里希突然改变主意,加入了皇家海军。

他服役于停泊在基尔港内的老式巡洋舰“柏林”号上。舰长是海军少校威廉·卡纳里斯。他们两人关系很好。工作之余,海德里希经常到比他大七岁的上司家里做客。与他的夫人和朋友们-起演奏海顿和莫扎特的四重奏。

海徳里希在海军里严守纪律,进步很快。1924年他成为见习士官,1926年升为少尉,1928年当上了中尉,可谓乘风顺行,青云直上!

海德里希长期以来就对政治感兴趣。他在1918年和1919年这两年中,参加了哈勒市的德国国家青年团。但他认为这个组织太温和,所以在1920年又加入了德国人民攻守同盟。他一向渴望参加他周围发生的政治活动和军事活动,因而,很快就成为哈勒自由团的卢齐师的志愿联络人。 1921年,他与另-个人一起成立了一个新的同盟——德国人民青年队。这时候,他的脑子里装的全是极端主义的理论。这些理论受到了所谓的“爱国人士”,特别是具有军团主义思想的人的热烈颂扬。终于,他被自由团的军官们的思想感染了。

在海军里,他同那个由他协助成立的同盟保持着关系。他从海军通讯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舰队旗舰“石勒苏益格一荷尔斯泰因号”上任通讯军官,经常与波罗的海海军驻地各通讯部门联系。1928年,他通过了俄语考试,成绩优秀,可谓天资聪颖的海军军官。

正当他官运亨通时,一次艳遇毁掉了他的前程。事情发生在1930年夏末的一个晚上。海德里希闲得无聊,就拉着朋友莫尔,到基尔附近的海上去划船。

当他们非常惬意地荡漾在退潮后的平睁的海面上时,忽然传来女人的呼救声。他们循声望去,只见一条小船翻了,两个划船的姑娘都落在水里。

海德里希和莫尔急忙将船划到出事地点,跳道水中,把两个姑娘救了上来。其中的一个姑娘金发碧眼,长得十分漂亮。她叫莉娜·玛蒂尔徳·冯·莫斯滕,年方一十九岁,是波罗的海费尔马思岛乡村教师的女儿。

海徳里希和莉娜一见钟情,很快便堕入情网。他们不顾莉娜父亲的反对,于1930年12月9日订了婚。

可是,莉娜仅仅是色狼般的海德里希猎获物中的一个。他们订婚不久,汉堡军火厂的一个高级军官的女儿找上门来,要跟他结为夫妻。关于此事当时众说纷坛,但大多数人认为:海德里希想把这个姑娘收做情人,一次乘机用酒把她灌醉,然后奸污了她。

海德里希以一位海军军官不能跟一个轻浮的姑娘结婚为由,跟她断绝了关系。可姑娘不服,她的父亲上告到海军领导机关首脑埃里希·雷德尔海军上将那里。

雷德尔召见了海徳里希,劝说他放弃莉娜,与那个姑娘重归于好。海德里希拒绝了。结果,他被开除了海军。

海德里希失业后,参加了海军冲锋队。不过,这并不能说明他有志于政治,只不过是混个军官职业而已。他和海军生涯结下了缘,其他兴趣放在了体育运动方面。对政治他根本不懂,只是感兴趣而已。

但是,海徳里希的未婚妻莉娜却精于政治之道,她敬慕希特勒。认为自己未来的丈夫也必须向希特勒求其前程。海德里希的姐姐伊丽莎白,帮助莉娜实现了心中的宿愿。她想起海徳里希有个教母,其儿子是幕尼黑冲锋队的高级领袖,并且不久即将成为党卫队的要员。

此人是费里徳里希·卡尔·冯·埃贝施泰因男爵。

伊丽莎白领着海德里希去找他,他果断地表示乐意帮忙。多亏他分不清无线电军官和情报军官的区别,把这位搞无线电的军官当成情报军官介绍给党卫队全国领袖希姆莱。

希姆莱正处心积虑地想物色一名谍报人员做他的保安工作。 193l年6月14日,海德里希走进了希姆莱的房间。希姆莱要对海徳里希进行测试,拿出纸笔,让他在二十分钟之内,描绘出党卫队未来的谍报工作组织的设想。

海德里希很快就交了卷。希姆莱对海德里希的设想感到满意。 于是在193l年l0月5日,向纳粹党汉堡区领导机关发了一个通知: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同志(汉堡.党员证第544916号)以党卫队全国领导机关总部成员身份于今年l0月1日起,参如全国指导处工作,作为单独活动的党员。

海德里希被授予党卫队突击队中队长衔,并开始工作。

早在1931年年初,希特勒就指示希姆莱组织一个保安处,负责纳粹领袖的保卫工作。希姆莱立即仿效旧德国陆军参谋本部的模式,在党卫队高级指导处建立了一个叫做IC的部门——陆军参谋本部主管侦察敌情的部门。党卫队全国领袖希姆荣在任命海德里希后,自己仍亲自任IC的领导,但把实际工作全部委托给海德里希了。这一年,海德里希二十七岁。

海德里希带着希姆莱交给他的几本卷宗,搬进了褐色大厦中分配给他的办公室,从此开始了除他以外再没有第二个纳粹分子适合干的事业-谍报头子和秘密警察的生涯。

海德里希作为保安处的头目,试图把从海军情报处那里学到的东西,运用到实际工作中去。他按照军队的模式组织他的工作,并对他的技术人员进行技术培训。他把当时管理得很不完善的索引卡建立起来,但是由于缺乏资料,不能您他所希望的那样迅速地加以充实。

从1933年1月起, 他一直着手弥补这些缺陷。他不满足于只监视党的敌对者。这一行,党和冲锋队的谍报组织也在于。他想超出这一范围:保安处应该出色地工作,以排除党内的竞争者,确保保安处在全党的唯一情报机构的垄断地位。

乘希特勒上台执政之机,海德里希使保安处从隐蔽的状况中走出来,以建立新德国的新警察。

希姆莱对他的工作很满意, 忙不迭地酬以应得的头衔。1931年12月1日,海徳里希任一级突击队中队长,1932年7月19日正式当上了保安处长,1932年7月29日任旗队长,1933年3月21日任区队长。

希姆莱把海德里希视为“天生的情报人材”,是“一部活的记录器”,“一个了解所有线路并使它们始终连接畅通的有头脑的人物”。

海徳里希不负希姆莱的期望,办事严谨,从不感情用事,不停地搜集情报并监视对纳粹有不满情绪的人。

海德里希对人有着敏锐的嗅觉,有着令人惊异的眼力,能事先看清敌友的动向。他的同事从来不敢跟他说假话。

海德里希仿佛生来就适合做一个极权主义国家情报机关的头子。

海德里希是第一个提醒希姆莱“利用党卫队全国领袖这个地位能干什么事业”的人t;把党卫队进一步发展成为第三帝国的警察权力机构也是他的主意。

海德里希设计了一个严密的监视系统蓝图,用以监视国民生活中的每一个领域,确保纳粹党的绝对统治。进行监视工作的只有党卫队全国领袖的保安处一家,进行指挥的也只有海德里希一人。

在他的脑海里,还出现了一张政治警察的草图。它与以前的所有警察截然不同之处是:以往的警察对国家政敌只满足于现场抓获,只有当客观危险临头,它才插手干预,而海德里希的警察则要在还没有产生反对思想,更不用说策划敌对行动之前,就侦破对手。

海德里希的警察概念所引申的范围是没有尽头的。它包括国民在日常生活中的一言一行。警察不是国家的一个防范性机构,它应转向主动进攻。换句话说,海德里希所要的警察,将拥有无限权力,只受德国警察的总任务制约,而这个总任务又可归结为:不择手段地保护阿道夫·希特勒的领袖专政。

海徳里希认为,保安处必须掌握新的政治警察中的要职,这支特别警察必须摆脱同内政部门的全部关系。把警察和党卫队合并成一支国家保卫团。海德里希的整个计划包含着一个更为深入的、更加革新的方案的胚芽,即建立党卫队自己的行政机构,把警察、党卫队同国家官僚政治综合成一个统一的总体。

希姆莱的看法与海徳里希一样,两人都希望搞一支由中央领导的全国警察。后来,他们的宿愿终于实现,得以在白骨铺就的阶梯上步步高升。

海德里希最主要的性格就是潜伏的残忍。这个残忍的天性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把那些最厉害的杀人流氓都搜罗到自己的部门里来。组成了一个穷凶极恶的魔鬼集团。

海德里希虽然残忍无比,但对他的上级希姆莱却毕恭毕敬,称其为“全国领袖先生”。凡是希姆莱重视的事情,他都全力以赴,尽快地去办。他的口头语是“一切听从长官”。这些表面现象看起来足以称得上循规蹈矩。但在这屈从的背后他的那些鲁莽行为,却令希姆荣既赞赏又惊讶。

那是当纳粹党人上台不久,希特勒的地位还不巩固,而且反对派的阴谋活动层出不穷时,海徳里希着手把希特勒内部的敌人用婉转的词句所谈论的希特勒的出身情况及其不光彩的家谱编汇成册,保存起来。

海德里希生性多疑,在工作范围内他时刻防备有人在背后向他捅上一刀。在家庭小圈子里,他非常嫉妒他那冷若冰霜的漂亮妻子。为了证实她的忠诚,他专门派人监视她。

海徳里希同样嫉妒他的反对者和朋友的成就。

他所追求的是影响、权势、荣誉和金钱。

他为了控制部下,在主要共事者中间,挑动这一部分人去反对另一部分人。他利用他们,但是当他竭尽全力从他们身上捞到好处后,见他们已无利用价值,便把他们一脚踢开!甚至同他一起工作的,在他看来非常能干或虽然贪图功名、但是不会成为他的竞争者的那些人,也难以幸免。

为了使他们不敢对他轻举妄动,他用纳粹方式建立了一种相互监督制度。他曾毫不隐晦地对人说:“我可以把我的死敌一直逼进坟墓。”

初看起来,这是一句空洞的话,但他确实是这么做了。他反对罗姆,果真把他逼进坟墓。

虽然海德里希曾认为只有英国人的高效率的间谍机构才值得仿效,但事实上,他的手法之高明,足以令英国间谍机构自愧弗如。他曾对人说:“我很羡慕英国,用不给结他们专门规定义务。他们中的每个正直的人都会自觉地为本国情报机关服务,他们把提供情报当做义不容辞的责任,因为从根本上说英国的政权是建立在情报机关的基础上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海德里希以此为信条,步步实施他的计划,在纳粹史上占据了一页。

海谤里希野心勃勃,他想跟希特勒的军事反问谍头子、海军上将卡纳里斯乎起平坐,成为德国秘密管家的主宰。他像希姆莱一样,按典型的德国方式做事,精细认真,颇具组织才能。才能加野心使他在新的工作领域取得很出色的成就。

海徳里希急于取得成绩还有另外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的身世中有个难以抹掉的污点一一犯有“死罪”。有一天,他喝醉了酒,踉踉跄跄地踏进他那灯光照得如同自昼的浴室,对着一面大壁镜里自己的影像走去。突然他像骤遇敌人似的迅速拔出手枪,对着自己的影像‘砰砰”开了两枪,并吼叫道:“我叫你完蛋,流氓? ?

海徳里希为什么如此仇恨自己呢?因为他的祖先里有犹太人。

这点海德里希心里当然明白,他在加入纳粹党以前那段时间里,这点事无关紧要。他曾非常坦诚地对希姆莱说:“我的父母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我本人也受过天主教的洗礼,定期去教堂做祈祷。当过教堂的副弥撒和童声唱诗班成员。我已经超脱了犹太家庭。”

希姆莱听后立即派人着手调查,事实真相并不复杂,很快就查明,海德里希的祖母萨拉·毛赤同祖父卡尔·尤利乌斯·海徳里希结婚时,从犹太教改信天主教。海德里希的祖父因患肺结核早逝,去世前不久萨拉生下厂布鲁诺,即海德里希的父亲。

萨拉后来与古斯塔夫·罗伯特·休斯结婚。

海徳里希的犹太血统不是出自继祖父,而是出自祖母。

希姆莱知道这个情况后,立即向希特勒做了汇报。奇怪的是,一向主张反犹的希特勒却表示,让海徳里希继续留任保安处头子。

海德里希的上帝就是为取得权力的权力,在他的身上体现了赤裸裸的政治手腕工艺学,体现了海徳里希以此获得“怀疑一切”的绰号的那种统治者的怪症,但他并不厌恶犹太人。

国家社会主义统治者们相互间的权力争斗,使海德里希和他的全国领袖希姆莱较快地实现了他们梦寐以求的目标,速度之快完全出乎两人的预料。弱小的国家改革派威廉·弗立克在同戈林的普鲁士分离主义进行争夺中,普台士的警察领导大权落入希姆莱和海德里希的手中。

戈林所以要把秘密警察交给希姆莱,是想跟党卫队结为同盟,以此换取党卫队支持他对冲锋队头子进行血腥的清算。

1933年4月底, 希姆莱控制了普鲁士的警察大权,担任副头子兼督察员。海德里希作为副头子的代表负责领导秘密警察处。

他们同时还扩大了在党内的权力基础。

海德里希于6月9日规定:即日起,除党卫队全国领袖保安处外,不许再出现任何党的情报和谍报机构,也不许搞名为国外情报组织、实则插手外交的机构。

海德里希清楚地看到,就他的组织的人数而言,还搭不起一支新警察队伍的架子。1933年秋,保安处仅有一百名工作人员,驻外地机构的人数更是少得可怜。他认为,现在我们再也不需要党了,它已经开辟了取得政权的道路,完成了它的历史作用。现在应该是党卫队打入警察,并和警察建立一个新组织。

希姆莱完全赞同海德里希的主张。他委托海德里希着手在秘密警察处的最高层将德国各邦警察合并,贴上党卫队的标志。海德里希计划把那些富有经验的警察干部改造成忠于政权并且只是薄施一层褐色油彩以资点缀的实权入物,供领袖专政的种种任务支配。

对实用主义者海德里希来说,他不在乎信仰是否坚定,而是首先强调业务能力。

海德里希依靠他的新僚属巩固未来的统治机器的核心,也就是那个被人提起就感到毛骨悚然的庞然大物——秘密警察(盖世太保)。

海德里希有意识地扩大秘密警察那种威风凛凛的名声,因为只有无所不知和毫不留情地出击的名声,才能使秘密警察印上领袖专政最强大的威慑性武器的标志,并遏制任何可能存在的反对政权的行动。

海德里希主张绝对完善的监视论,在全国建立起完整的监视网,把八千万德国人民罩在这张无形的大网之中。后来,这张网几乎覆盖整个欧洲。

过去,戈林使他的部属感到,国家敌人主要就是共产党人和马克思主义者。海德里希却为秘密警察关于谁是国家的敌人带来了明确的新概念。他说:“今天的国家敌人是一切蓄意反对人民、党和国家及其世界观基础和政治行动的人。”

海德里希和他的同燎们绞尽脑汁,设计出一套表格和卡片索引系统,用来记录每个可能的政权敌人。 柏林秘密警察处及其在外省的分局都建立了所谓的A部卡片索引,分为三类登记着秘密警察心目中所有的政权敌人。

A部一类, 索引卡左上角用红色检字器标出记号。属于这一类的是已经着手采取各种秘密措施,准备进行一次普通动员予以逮捕的政权敌人;

A部二类,印有蓝色检字器标志,是准备采取公开发布通令予以逮捕的敌人,

A部三类, 带有绿色检字器记号,是尚未构成安全威胁的公民。但海德里希认为,这类人物,在严重困难考验的时刻,将是非常危险的,故需要考虑予以逮捕或重点进行监视。

海德里希的秘密警察善于用颜色对它要打击的对象,做出细微区别的标志。卡片右上角另有一个检字器记号,用来表示不同的国家敌人。

深红色记号指共产党分子;

浅红色指马克思主义者;

褐色指暗杀分子;

紫色指不满分子。

每年4月1日和10月1日,必须由专人审查颜色标志是否与实际情况相符。

后来,德国边境也纳入秘密警察的控制范围。他们在德国边境上布下了一道铁幕。

为了确保任何外逃者都无法避开秘密警察的眼睛,海德里希及其同僚们苦心孤诣地设计出一套侦缉系统。

海德里希的侦缉系统,既有地方侦缉这方面,又有国家警察侦缉。在这方面,对敌人也以颜色做标志。

红砖色侦缉卡表明系在逃犯;

红边白卡表明系应予驱逐出境的人。

海德里希和他的同僚们所搞的字母代号侦缉细致人微,确实令人叫绝!

字母代号侦缉分为八类,每一类侦缉字母,代表秘密警察的一个行动指令:

A类侦缉:逮捕;

B类侦缉:无居住户口的予以逮捕;

c类侦缉:查明行踪;

D类侦缉:驱逐出境;

E类侦缉:搜寻失踪者;

F类侦缉:核实遗失的证件;

G类侦缉:暗中监视;

v类侦缉:逮捕职业性犯罪分子。

海德里希为了达到自己权力膨胀的目的,干方百计地了解更多人的情况。为此,他在党内建立了一整套的特务系统,把手下人分成几等,标志为:

v——亲信;

A——普通间谍;

z——密探;

H——偶尔雇佣者;

u——靠不住的提供情报者。

他就是靠这些人的报告,了解和掌握经济发展、政治、社会生活以及党员的私生活的情况。

海德里希可以为所欲为地把他认为应该投进监狱的无辜群众投进监狱,进行所谓“保护性”拘留。、

海德里希的秘密警察不受任何法律的约束,他们想置某人于死地,此人就决无活着的可能,对他们来说字典上根本就不存在“道理”二字。他们可以任意向要加害的人提出警告、进行监护或送进集中营,或者采取劫持、谋杀或伪装成不幸事故或自杀等手段进行迫害。

海德里希是夜总会的常客,经常跟那些妓女们鬼混。后来他利用这些妓女,成立了被称为基蒂沙龙的“文明之家”。在每间房屋里都安装上窃听器。

海德里希经常邀请国宾、外交官、商人和高级军官到“文明之家”来,通过他们与妓女的闲聊,窃取一些重要情报。

他曾用假情报“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勾结敌视苏联政策的某外国政权的军事领导集团反对国家”,借斯大林之手,在1937年6月至1938年6月间,杀害了苏联三万五干多名军官。这几乎是苏联军官团总人数的一半。

尽管在这份假情报之前,斯大林早已决定收拾对其统治过于危险的图哈切夫斯基,但总没找到适当借口,海德里希制造的假情报,配到了催比剂的作用。

血洗冲锋队和杀戮罗姆,海德里希及其秘密警察也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海德里希虽然自己有犹太血统,但却成了反犹狂。消灭犹太人的这项任务,本来是由戈林主管的。1938年希姆莱主动要求把这项任务交给他。希特勒考虑到党卫队的工作效率高,因而批准他的要求。希姆莱让他的最得力的助手海德里希主抓这项工作。1941年7月3口,希特勒亲自下令:“这里,我委托你,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在欧洲德国势力范围内,全部解决犹太人问题。我还要派你尽快制定出“最后解决”犹太人问题的具体措施。”根据希特勒的命令,海德里希疯狂地制订出杀人的具体措施,其中包括集体屠杀、毒气室、火化炉、进行拷打、结扎生殖器、饿死或让沉重的劳役累死等惨无人道的法西斯行径。

海德里希象一尊死神,使数以百万计的犹太人死于他的屠刀之下。

海德里希对德国占领区的无辜群众的屠杀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自1941年3月13日, 德军进驻捷克斯洛伐克。希特勒宣布捷克斯洛伐克不再作为一个独立国家存在的那天起,海德里希就指使他的嘎喽罗们大肆屠杀捷克斯洛伐克人民。仅194l年12月15日就一次屠杀一百名捷克斯洛伐克无辜群众,其中男女老少俱全,年龄大的七十四岁,最小者才十七岁。

海德里希是希姆莱的得力助手和知已。曾协助希姆莱干了很多他想干而自己又干不出来的事情。

保安警察和党卫队保安处处长、秘密警察的副首领、三十八岁的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正值官运亨通、平步青云之际,却掉进了自至的坟墓,遇到了受其残害的人民的报复,结束了他罪恶的入生,结束了“刽子于海德里希”在地球上的事业。

海德里希遇炸身亡后, 希姆莱在他的灵墓旁对他作了-个简短的评价:“你是一个铁石心肠的男子汉。在你正登上权力高峰时,命运有意夺走了你的生命!”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 - 相关条目

TAGS: 1904年出生 德国人
名人图文
  • 洛塔尔·马特乌斯(Lothar Matth?us,1961年3月21日-)出生于巴伐利亚的埃尔朗根,德国前足球运动员,曾在1990年带领德国国家队赢得世界杯,被评选为
  • 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LudwigMiesvanderRohe)1886年3月27日生于德国亚琛,过世于美国芝加哥,原名为玛丽亚·路德维希·密夏埃尔·密斯(MariaLu
  • 鲁迪·沃勒尔1960年4月3日出生,德国人。曾是原联邦德国国家队队员,司职前锋,参加过1986、1990年和1994年三届世界杯赛,并为联邦德国队获得1986年世
  • 卡尔·冯·奥西茨基是著名的德国民主主义者,伟大的反法西斯战士。
  • 卡尔特奥多尔·楚·古滕贝格,在德国政坛资历不深,但晋升速度飞快。2002年才进入国会的他,2009年就成为了德国最年轻的经济部长。短短几个月,他便
  • 曼弗雷德·冯·里希特霍芬,全名曼弗雷德·阿尔布雷希特·冯·里希特霍芬(Manfred Albrecht Freiherr von Richthofen,1892.5.2—1918.4.21),是一
名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