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纪德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安德烈·纪德(1869-1951)法国著名作家。保护同性恋权益代表。主要作品有小说《田园交响曲》、《伪币制造者》等,散文诗集《人间食粮》等。1947年获诺贝尔文学奖,“为了他广包性的与有艺术质地的著作,在这些著作中,他以无所畏惧的对真理的热爱,并以敏锐的心理学洞察力,呈现了人性的种种问题与处境” 。

安德烈·纪德 - 个人简介

纪德1869年11月22日生于巴黎。他父亲是巴黎大学法学教授,死于1880年。他叔叔是政治经济学者查尔斯·纪德(CharlesGide)。纪德在诺曼底孤独地长大,在早期已成为多产作家。1895年他母亲死后,他与他的表亲结婚,但一直都只是名义上的夫妻。

1891年纪德发表了他的第一部小说“安德鲁"华特手记”(法语:LesCahiersd'AndréWalter)。在1893年及1894年,纪德在非洲北部旅行。他在阿尔及尔与奥斯卡"王尔德(OscarWilde)结识并在后来意识到自己的同性恋倾向。1896年,他成为一个位于诺曼底的公社的市长。

1908年,纪德参与创建了文学杂志NouvelleRevuefrançaise(新法国评论)。

在1920年代,纪德启发了像加缪、萨特等一批作家。1923年,他出版了一本关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书。当他在“田园牧人”(Corydon)(1924年)公开发行版中为同性恋辩护时,遭到了广泛的非难,他后来将之看成自己最重要的作品。

在1923年他与另一个女人生育了一女,取名为凯瑟琳。他的妻子Madeleine于1938年去世。后来他用自己名义婚姻的背景故事创作了小说。

1925年后,他开始为罪犯争取更人道的生存环境。1926年他发表了自传“如果它死去”(法语:Silegrainnemeurt).

从1926年7月到1927年5月,他与侄子在法国近赤道的非洲殖民地履行。在回法国之前,他又游历了现在的刚果共和国,中非共和国、喀麦隆。他在刚果之行(法语:VoyageauCongo)及从乍得归来(法语:RetourduTchad)中都涉及了他的漫游。在其中,他批评了法国商人在刚果利欲熏心的行为并希望改革。他特别强烈批评了“大特权政权”(法语:régimedesGrandesConcessions),例如在此政权下殖民地的一些部分归法国公司所有,那些公司可以任意剥削此地区的所有自然资源,特别是橡胶。他讲述了当地人被迫离开村庄许多星期去森林中采集橡胶,他甚至将这种剥削比作奴隶制度。

在1930年代,他迅速成为了共产主义者,但在访问了苏联后对共产主义的幻想破灭。他对于共产主义的批评使他失去了许多社会主义者朋友。这种情况在他1936年公开表示于共产主义断绝关系后尤为严重。

纪德于1942年离开法国前往非洲,直到二战结束为止一直居住在那。在1947年,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纪德死于1951年2月19日,天主教于1952年将他的作品列入禁书。

纪德的小说,包括“背德者”(L'Immoraliste)(1902年),“窄门”(LaPorteÉtroite)(1909年),探讨了他在现实生活中所遇到的道德上的进退两难的困境。

安德烈·纪德 - 艺术人生

1880年他的父亲去世后,纪德随母亲离开巴黎,来到外祖父家。1889年通过学士学位考试之后,纪德向表姐玛德莱娜求婚,但遭到拒绝。直到二十多岁,他一直未与其他女于交往,并继续向比他稍稍年长的表姐求爱,却一直遭到拒绝。为了摆脱现实生活中的束缚,他叩响了文学创作的大门,于1891年写成了第一部小说诗歌文学作品《安德烈·瓦尔德的记事本》。

1897年出版的散文诗集《人间食粮》是他的第一部重要小说诗歌文学作品。
1895年5月其母死后,玛德莱娜应纪德母亲在病榻上的请求最终同意与纪德结婚。在几十年之后,纪德才确实意识到,自己与表姐的婚姻从来没有幸福过。

纪德自称他的小说诗歌文学作品是孪生的,几部小说诗歌文学作品是同时构思而成。一部小说诗歌文学作品往往表达两个互相矛盾的真理,而用一个完善的艺术形式使之统一。他的三部小说诗歌文学作品《蔑视道德的人》、《窄门》、《田园交响乐》就是根据这种观点创作的。《伪市制造者》是纪德唯一的一部长篇小说。

1925—1926年纪德在刚果和乍得旅行时,卷人了支持共产主义的政治活动。由于他长期严重脱离人民,把自己封闭在内心世界的探寻中,所以他的政治立场具有很大的摇摆性。

1939年他出版了1889—1939年间的日记,以后他继续写作,并于1947年获诺贝尔奖。他除了小说、游记外,还发表了多卷文学评论集,如《借题发挥集》、《新借题集》、《偶惑集》等。纪德于1951年2月19目在巴黎辞世。

安德烈·纪德 - 安德烈·纪德诗选

别再等待

别再等待,别再等待啦!哦,堵塞的道路,已经轮到我了,我要超越你!阳光告诉我,欲望就是我最好的向导。今天早晨,一切都那么惹我喜爱。无数闪烁的光线凝聚在我的心头。我以种种细微的“感触”来编织那奇妙的衣衫:神冲着我微笑,我也以微笑回答。谁说伟大的泮已经死去?我透过呼出的水汽见到了他。我的嘴唇也迎向他。今天早上,他不是悄悄说过:“您还等什么?”用思想和双手把一切帷幔都拉开,直到眼前呈现的只有一片光明,一片赤裸。
              
欲望!美丽的欲望欲望!美丽的欲望!我将给你们带回压碎的葡萄,我将再次斟满你们巨大的酒杯,让我回家吧——但愿你们陶醉而睡去时,我能戴上缠有红缎带的长春藤花冠,遮住我前额的忧伤!
          

广袤的原野上。傍晚,沟壑中有薄雾冉冉升起;跑累了的马放慢了步子。每一个黄昏都使我陶醉,仿佛我是第一次闻到了大地的气息。这样的时刻,我爱独自坐在林边
的陡坡上,四处铺满落叶。我谛听那远远传来的耕作的歌,凝视着夕阳在原野的尽头缓缓睡去。湿润的季节,诺曼底多雨的土地……

漫步——荆棘丛生但并不崎岖的旷野——突出的峭壁——森林——冰冻的小河。树荫下的憩息,聊天——深褐色的蕨。唉,草原,为什么我们的旅途中见不着你?我们多么想骑马穿越你呵。我们没有这样想过吗?
 
夜晚流泉······夜晚的流泉更加清冽,日中则显得醇厚,清晨河上凉爽,微风低低掠过浪涛,海湾樯桅林立,河岸上散发着阵阵热气……

啊,要是有通往平原的路,那便是晌午的炎热,野外的冷饮,晚上,则是麦秸堆里的憩息。要是有通往东方的路,那便是去可爱的海上远航,是伊拉克莫索尔城的花园,撒哈拉的土库拉舞,瑞士山间的牧歌。要是有通往北方的路,那便是尼吉恩的集市,飞驰的雪橇,冰冻的湖泊。是的,娜塔那埃拉,我们的欲望可不会厌倦。船舶驶进港湾,载来了发自陌生海岸的成熟的水果。卸货吧,让我们好好品尝它们。 

给娜塔那埃拉娜塔那埃拉,你无法想象酣饮日光的后果!持久不断的热会带来何等的肉体陶醉!橄榄枝横在半空,山岗之上是沓远的蓝天。咖啡馆门外传来悠扬的笛声。阿尔及尔显得如此炎热,充满节日的欢乐,使我不得不想离开它三天。来到布丽塔,我发现那儿正值橙花怒放……

拂晓,我便出门散步;虽没注视什么,却看清了一切。在我内心深处孕育和合成的那支交响乐并非来自我的听觉,而是来自我的感觉。随着时光的流逝,我的激动缓和了。

喜悦,喜悦的泪水“喜悦,喜悦,喜悦的泪水呵……”你凌驾于人间那种种痛苦和喜悦之上,是的,我预感到这令人炫目的喜悦。我无法到达那块岩石呵,那名叫幸福的岩石……但要不是最终将趋之于它,那我明白我的一生便将流于虚幻……可是主啊,你对抛弃了欲念的纯洁的灵魂却说:“从此有福了,”那可是你神圣的话语:“死在主怀里的从此有福了。”那么说我必须等到死吗?我的信念在这儿动摇了。主啊,我竭尽全力向你呼喊。我是身处黑夜等待着黎明。我呼喊你一直呼喊到死。宽恕我的心吧。我突然渴望起幸福来了……要不,我该自信我已得到它了吗?犹如一只急切不安的小鸟,与其说报晓,还不如说是呼唤日出,在拂晓前啼啭,我该不等到夜色阑珊就歌唱吗?

TAGS: 文化人物 荣誉人物 诺贝尔奖获奖者 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