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个人简历 > 名人简历

石达开 简历

石达开
石达开(1831年——1863年),太平天国著名的军事家、统帅。翼王石达开深受太平军将士和各地民众爱戴。也是太平天国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之一。他十六岁便“被访出山”,十九岁统帅千军万马,二十岁封王,英勇就义时年仅三十二岁。1863年8月6日,太平天国将领石达开被害。

石达开 - 简介

石达开(1831年-1863年),小名亚达,绰号石敢当,祖籍广东兴宁,客家人,太平天国名将,近代中国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武学名家。

石达开是太平天囯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之一,十六岁“被访出山”,十九岁统帅千军,二十岁封王,被杀时年仅三十二岁,他生前用兵手法高明,死后仍令对手心有余悸[1],在他身后数十年中都不断有人打着他的旗号从事反清活动和革命运动,辛亥革命党人曾通过诗歌,小说,绘画等各种媒介宣传他的事迹以“激励民气,号召志士,鼓吹革命”。有关他的民间传说遍布他生前转战过的大半个中国,表现出他当年深得各地民众爱戴。

石达开 - 生平经历

1831年,石达开出生于广西贵县(今贵港市)北山里那邦村一个小康之家,汉族客家人,但有壮人血统(他的母亲是壮族人),有两妹一姊,没有兄弟。石达开幼年丧父,八、九岁起独撑门户,务农经商之余,习武修文不辍,十三岁时处事已有成人风范,因侠义好施,常为人排难解纷,年未弱冠即被尊称为“石相公”。

道光年间,官场腐败,民生困苦,石达开十六岁那年,正在广西以传播基督教为名筹备反清起义的洪秀全、冯云山慕名来访,邀其共图大计,石达开慨然允诺,三年后毁家纾难,率四千余人参加金田起义,被封为左军主将。

1851年12月,太平天国在永安建制,石达开晋封“翼王五千岁”,意为“羽翼天朝”。

从1851年1月到1853年3月,石达开随太平军转战数省,战功卓著,尤其是1852年西王萧朝贵在湖南长沙阵亡后,太平军在长沙城下陷入清军反包围,形势万分危急,石达开率部西渡湘江,开辟河西基地,缓解了太平军的缺粮之危,又多次击败进犯之敌,取得“水陆洲大捷”,重挫清军士气,其后,为全军先导,经河西安全撤军,跳出反包围圈,夺岳阳,占武汉,自武昌东下金陵,二十八天挺进一千二百里,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令清军闻风丧胆,号之曰“石敢当”。

1853年3月,太平天国定都金陵,改号天京,石达开留京辅佐东王杨秀清处理政务。定都之后,诸王享乐主义抬头,广选美女,为修王府而毁民宅,据国库财富为己有,唯石达开洁身自好,从不参与。

1853年秋,石达开奉命出镇安庆,节制西征,他打破太平天国以往重视攻占城池、轻视根据地建设的传统,采取稳扎稳打的策略,逐步扩大根据地范围,亲自指挥攻克清安徽临时省会庐州(今合肥),迫使名将江忠源自尽。过去,太平天国没有基层政府,地方行政一片空白,石达开到安徽后,组织各地人民登记户口,选举基层官吏,又开科举试,招揽人材,建立起省、郡、县三级地方行政体系,使太平天国真正具备了国家的规模;与此同时,整肃军纪,恢复治安,赈济贫困,慰问疾苦,使士农工商各安其业,并制定税法,征收税赋,为太平天国的政治、军事活动提供所需物资。

1854年初,石达开在安徽人民的赞颂声中离开安徽,回京述职,太平天国领导层对他的实践给予充分肯定,从此放弃了绝对平均主义的空想,全面推行符合实情的经济政策。

1854年夏秋,太平军在西征战场遭遇湘军的凶狠反扑,节节败退,失地千里。石达开看出两军最大差距在于水师,便命人仿照湘军的船式造舰,加紧操练水师。在湘军兵锋直逼九江的危急时刻,石达开再度出任西征军主帅,亲赴前敌指挥,于1855年初在湖口、九江两次大败湘军,湘军水师溃不成军,统帅曾国藩投水自尽,被部下救起,西线军事步入全盛。同年秋天,石达开又挥师江西,四个月连下七府四十七县,由于他军纪严明,施政务实,爱护百姓,求贤若渴,江西人民争相拥戴,许多原本对太平天国不友好的知识分子也转而支持太平军,队伍很快从一万多人扩充到十万余众,敌人哀叹“民心全变,大势已去”。

1856年3月,石达开在江西樟树大败湘军,至此,湘军统帅曾国藩所在的南昌城已经陷入太平军的四面合围,对外联络全被切断,可惜石达开适于此时被调回天京参加解围战,虽然大破江南大营,解除了清军对天京三年的包围,却令曾国藩免遭灭顶之灾。

1956年9月,“天京事变”爆发,东王杨秀清被杀,上万东王部属惨遭株连,石达开在前线听到天京可能发生内讧的消息,急忙赶回阻止,但为时已晚。北王韦昌辉把石达开反对滥杀无辜的主张看成对东王的偏袒,意图予以加害,石达开逃出天京,京中家人与部属全部遇难。

石达开在安徽举兵靖难,上书天王,请杀北王以平民愤,天王见全体军民都支持石达开,遂下诏诛韦。11月,石达开奉诏回京,被军民尊为“义王”,合朝同举“提理政务”。他不计私怨,追击屠杀责任时只惩首恶,不咎部属,连北王亲族都得到保护和重用,人心迅速安定下来。在石达开的部署下,太平军稳守要隘,伺机反攻,陈玉成、李秀成、杨辅清、石镇吉等后起之秀开始走上一线,独当一面,内讧造成的被动局面逐渐得到扭转。但天王见石达开深得人心,心生疑忌,对石达开百般牵制,甚至意图加害。为了避免再次爆发内讧,石达开不得已于1857年5月避祸离京,前往安庆。

1857年9月,天王迫于形势的恶化遣使请石达开回京,石达开上奏天王,表示无意回京,但会调陈玉成、李秀成、韦俊等将领回援,并以“通军主将”身份继续为天国作战。此后,石达开前往江西救援被困的临江、吉安,拥戴他的安徽太平军将领大都留守安徽。因没有水师,无法渡过赣江,救援行动失败,石达开又于次年进军浙江,并联合国宗杨辅清进军福建,欲开辟浙闽根据地,与天京根据地连成一体。

浙江是江浙皖清军的主要饷源,为阻止石达开攻浙,清廷急调各路兵马增援,最终不得不命丁忧在籍的曾国藩重任湘军统帅,领兵入浙。太平军在浙江取得许多胜利,但江西建昌、抚州失守后,入浙部队失去了后方,协同作战的杨辅清又在被天王封为“木天义”后从福建撤军,为免四面受敌,石达开决定放弃攻浙,撤往福建,后又转战到江西。石达开建立浙闽根据地的努力虽因内外矛盾以失败告终,却牵制了大量清军,为太平军取得浦口大捷、二破江北大营、三河大捷等胜利创造了有利条件。

是冬,石达开经与部将会商,决定进攻湖南,取上游之势,再下趋湖北,配合安徽太平军作战,并伺机分兵入川。

1859年春,石达开自江西起兵入湘,发动 “宝庆会战”。彼时湘军正计划分兵三路进攻安庆,闻石达开长驱直入湖南腹地,军心全线动摇,只得将因势利导,全力援湘。面对湘军的重兵驰援,石达开孤军作战,未能攻克宝庆,被迫退入广西休整。

1861年9月,石达开自桂南北上,于1862年初经湖北入川,自此,为北渡长江,夺取成都,建立四川根据地,石达开转战川黔滇三省,先后四进四川,终于1863年4月兵不血刃渡过金沙江,突破长江防线。5月,太平军到达大渡河,对岸尚无清军,石达开下令多备船筏,次日渡河,但当晚天降大雨,河水暴涨,无法行船。三日后,清军陆续赶到布防,太平军为大渡河百年不遇的提前涨水所阻,多次抢渡不成,粮草用尽,陷入绝境。为求建立“生擒石达开”的奇功,四川总督骆秉章遣使劝降,石达开决心舍命以全三军,经双方谈判,由太平军自行遣散四千人,这些人大多得以逃生。剩余两千人保留武器,随石达开进入清营,石达开被押往成都后,清军背信弃义,两千将士全部战死。

1863年6月27日,石达开在成都公堂受审,慷慨陈词,令主审官崇实理屈词穷,无言以对,而后从容就义,临刑之际,神色怡然,身受凌迟酷刑,至死默然无声,观者无不动容,叹为“奇男子”。

石达开 - 大事年表

1831年3月(清道光11年2月)石达开出生于广西贵县那邦村。

1847年秋

洪秀全、冯云山至贵县访石达开,邀其共图大事。天平天国史谓之“访石相公”,以“三顾茅庐”喻之。

1850年

8月20日 在蚂蟥冲竖旗誓师,率2000人向金田开拔。在六合,卷蓬等村遭叮嘱团练截击,大破之,并进展浔江北岸军事要地白沙圩。

9月 率部4000人抵金田,与杨秀清,萧朝贵共同主持团营军务,负责训练士兵,兼管财务。

1851年

1月11日 金田起义,正号太平天国元年。不久,分封五军主将,石达开被封为左军主将。

6月 石达开在中平 新寨一带大败清都统乌兰泰,周天爵部,是为“独鳌山之战”。

9月11日 与萧朝贵同为“开通前路”先锋,率部自新圩突围北上。

9月25日 进克永安。此为太平军所陷第一座城池。

12月17日 洪秀全在永安封王建制,石达开封翼王,“羽翼天朝”,号五千岁。

1852年

4月5日 石达开率部于深夜出击玉龙关,全歼守敌。全军随由此突出永安。

4月8日 清军乌兰泰所部在龙寮口大洞山陷入石达开和萧朝贵所设重围,清总兵4员和5000清军全数被歼。

6月10日 太平军在全州蓑衣度遭江忠源部湘勇袭击,鏖战两昼夜,冯云山伤重殉国。

9月12日 萧朝贵率部攻长沙时中炮阵亡。

10月 太平军大部连日攻长沙不下,陷于5万清军内外夹击之中。石达开率精锐兵渡湘江,筑联营阻敌援军,并就地打粮。

10月31日 石达开在水陆洲(橘子洲)设伏,清向荣部3000人全军覆没,向荣仅以身免。

11月30日 太平军撤围北上

12月 石达开率部夺益阳,下岳州,克汉阳,取汉口。

1853年

1月 太平军围武昌,石达开担任拒援任务,与向荣援军对峙,使其不能接近,武昌陷入遂成孤城。1月12日 太平军攻克武昌。

2月9日 督部自武昌分水陆东下,连下黄州,九江,安庆,芜湖。

3月19日 率部攻克南京,迎洪秀全入城,建都“天京”

3月-8月 协助东王杨秀清佐理政务。

9月-12月 出镇安庆,经略安徽。其间试行“按亩输钱米”的土地政策,不过三月,即“军用裕而百姓安”“颂声大起”。史称“安庆易制”。

1854年

年初 以东王北王翼王名义发布“照旧交粮纳税”政策,将‘安庆易制”全面推行,太平天国从此放弃“天朝田亩制度”。

2月 奉召回京,主持天京防务建设,设“望楼”制。并助东王协理军国要务。

6月 以东王名义复信给英国使节麦华陀等,重申太平天国在主权,宗教,通商等方面的立场。答英人所提出之三十条,并质问五十条。

7月 返回安庆,设厂造船,训练师。

12月 受命督师西征。旋赴湖口,指挥九江湖口保卫战。

1855年

1月 将湘军水师肢解于内河与外江两处,阻塞湖口,大败湘军水师。

2月11日夜 在九江再破湘军水师,掳湘军主帅曾国藩座船。曾国藩乘舢板逃脱,投水自杀,为其部所救。此后石达开分兵三路,全线反击。

4月3日 太平军第三度攻克武昌,湖北省长江两岸大部为太平军所得。

10月 率部由安庆进援武昌,激战后占领崇阳,欲攻湘军老巢湖南。因协同作战的韦俊部连续受挫,遂改变计划,突然回师江西,连战皆捷。

1856年

3月 克江西吉安,在樟树大败湘军周凤山部。江西13府中8府50余县尽归太平军所有。其间,胡林翼被迫放松对武昌的进攻而回援江西,湘军悍将塔齐布,罗泽南皆死,曾国藩困守南昌,已成孤城。

4月 率军三万星夜驰援天京,分三路入皖。

5月 连克宁国等数镇,逼近秣陵,分兵三路对敌形成钳形攻势。

6月 佯攻溧水,江南大营张国梁所部尽皆出援。石达开会同秦日纲 、陈玉成、 李秀成部,大破江南大营。

7-8月 回援湖北,在洪山与攻武昌之湘军展开激战,渐将对洪山敌形成合围。

9月2日 韦昌辉、秦日纲等袭杀杨秀清及其部众两万余人,是为天京事变。

9月5日 石达开撤军,移营后退。

10月初 石达开轻车简从回天京排解,议止杀之计,韦昌辉欲害之,石达开缒城而出,家属及王府所部尽皆遇害。石达开至安庆后,上书天王,请诛韦昌辉,为天王所拒,天王并下诏悬赏捉拿石达开。石达开乃号召各路,举兵靖难。是时得悉陈玉成宁国失利,皖南告急,遂暂缓回京,率师以援宁国。

11月 韦昌辉被诛,石达开回京,“合朝同举翼王提理政务”,军民共上“义王”尊号,天王封之为“圣神电通军主将”。对“义王”之号,石达开谦辞不受,乃以“圣神电通军主将翼王”之职总理军政。

1857年

初,石达开提理政务,军事上采守江西,反攻鄂皖,局面渐渐好转。但为洪秀全所忌,先封安福二王,后连封洪姓王侯16人挟制翼王,乃至有加害之意。

5月底 石达开率所部随从千人,离京至安庆

6月9日 在安徽无为张贴《五言告示》,将被迫离京苦衷召告全国,并谆谕军民“依然守本分,照旧建功名”“或随本主将,亦足标元勋。”。

9月 天京形势恶化,洪秀全罢安福二王,命人送义王金牌请石达开回京,是为石达开所拒。同月,石达开上书天王,提出由自己先赴援江西,巩固上游,而后兵进浙江,同时令李秀成联络捻军张乐行分扰下游,陈玉成、韦俊等回师天京,以相互配合,解天京之围,为天王所允。

10月 石达开兵进江西,克乐平,万年。同月,洪秀全降石达开封号为“电师”(原为“圣神电”)

12月 石达开率兵援吉安,渡赣江受挫,退回抚州。同月,洪秀全取消所授“义王”封号,改回“翼王”。

1858年

2月 自抚州,进贤,东乡东进广信,为入浙做准备。

4-5月 率军入浙,克江山,所属石镇吉部占处州,大败清总兵周天受,明安泰,攻占武义,云和。

7月 放弃攻浙,分兵进入福建。

8月 洪秀全分封五军主将,实际已取消石达开“通军主将’之职,石部受封的杨辅清率部撤出福建。

11月 石达开回师江西。

12月 进占瑞金,南安府.。

1859年

2月 会诸将于南安,确定进图四川之大计。同月分并两路,突入湘南。

5月-8月 与清军激战于宝庆,未克,被迫退入广西。这是石达开远征后第一次重大的军事失利。

10月 攻克庆远府,屯兵驻军,操连士卒。

1860年

5月 所部彭大顺,朱衣点等67名将领率军20万脱离。东返天京。

6月 撤离庆远,进占宾州,上林,武缘等地。

秋 “通军主将”衔被洪秀全正式取消,加“开朝公忠军师”和“殿左军”虚衔。同时,“电师”封号被取消,改授与萧朝贵(成为“圣神雨电”)。同时,取消韦昌辉“雷师”头衔,改授与杨秀清(成为“圣神风雷”)。

1861年

年初 “殿左军”头衔被洪秀全取消。

7月 因投效之天地会将领叛变,放弃上林等地,退至贵县。

9月 离开贵县,西出横州,兼程北上,经融县,怀远冲出广西,进入湘鄂边界,直趋四川。

1862年

1月30日 在湖北来凤与先期入贵州四川的曾广依部会师,全军已再次发展至10万人。

2月 克咸丰,利川,17日进入四川。分别三路至涪州会师。

4月 渡过乌江,兵临涪州。石达开发布著名的《翼王石达开告涪州城内四民谕》 ,被后世史家赞为“全篇革命大义与爱民精神充分表露,不作宗教宣传之语,真是蔼然仁者之言,是可传也。”(简又文《太平天国全史》 )

因敌军有备,渡江不易,旋即放弃攻城,西进巴县。

5月 进攻纂江,欲借以攻重庆再渡长江。因内应暴露,敌军有备,受挫后即停止攻城,渡赤水,进入川南。

8月 进军合江,大败湘军刘岳昭部。但因沿江清兵重兵布防,遂决定绕道黔滇,至金沙江寻找渡江机会。

10月 入贵州,长驱直入。分并两路(后成为三路),以迷惑敌军。

11月 石达开本部由云南镇雄入川,进驻横江。

1863年

1月 清军调集川滇湘军多部,欲攻占横江,以阻止太平军抢渡金沙江。15日,双方在横江激战,太平军坚守22日,后因叛徒倒戈而被迫撤兵,退入云南。

4月 石达开命分支李福猷部大张旗鼓东入贵州,各路清军误以为是其主力,纷纷追赶,15日,石达开遂率本军四万余人在未遇抵抗的情况下自米粮坝轻易渡过金沙江。

5月 太平军进占宁远,经冕宁小路,14日进抵大渡河南岸与松林河交汇处的紫打地,此时北岸尚无一名清军。太平军造阀准备渡过大渡河,直下成都。

5月15日 降暴雨,河水突涨,无法以木筏渡河,向导介绍,此时非涨水季节,只因山洪爆发才突涨,很快会回落,石达开遂下命休息三日,造船待机。

5月17日 天晴,但对岸出现清军。第一次试探性抢渡不利。

5月21日 第二次抢渡,河水突然暴涨,五千精锐无一生还。

5月23日 抢渡松林河和十里磨坊沟不利。

6月4-6日 与土司议和不成。

6月9日 率残部6千人离开紫打地向东突围。

6月11日 因被老鸦漩水势所阻,突围无望,石达开至洗马姑清营谈判。

6月12日 谈判后,遣散4千人,余2千人不缴械,移住大树堡。当日,石达开率幼子及少数部将入随杨应刚而行。后唐友耕强行夺俘,石达开等与2千人失去联络,后此2千人大多被杀。

6月27日 石达开在成都慷慨就义。

石达开 - 练兵三法

冲锋训练

石达开从贵县到桂平集中以后,专门负责操练兵马,他是一个善于打仗的人。同时,他还兼管理财政。石达开练兵的时候,叫大家跟着马跑得一样快,谁能赶到马的前头,就算得是好兵。石达开担负其操练人马的责任。要把原先的矿工和农民训练成为善战的队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石达开早在进行“拜会”活动时,就已经比较注意对会员施行战斗教练,经常招请练武的教师向他们传授武艺;至此,他更定出一些办法来锻炼群众的作战能力,例如,他常叫群众拉着马尾巴,跟着疾驰的马匹奔跑,以此来训练他们冲锋陷阵的本领。

骑术训练

石达开参加了拜上帝会,在贵县、白沙一带积极开展革命宣传和组织工作。金田起义前,他带领一支拥有三千多武装齐全.训练有素的队伍参加太平军。洪秀全看见这支队伍,十分高兴,就命石达开专门负责加紧训练天军。

当时,各地拜上帝会的武装聚集金田.每天都在盘营上练兵。石达开要求非常严格。他常教育部队,功夫要练到家,不能马马虎虎,十八般武艺,样样俱精,井能做到言传身教。传说他练马非常奇特。除了快跑、俯身跑、卧跑外,还在地下放着一把刀,骑马的战士扬鞭催赶快马,马飞跑到放刀的地方,战士即踩着马鞍磴子俯身去拾刀。谁能拾刀到手,又不掉下马来,就算练得一手硬功夫,获赏钱三枚。练得第一手骑马硬功夫后,还有第二手,把装进炮筒里的铁丸子一颗放在草坪上,马跑如飞,当跑到放铁丸子的地方,谁能俯身拾到铁丸子,又不掉下马来,就算练得第二手硬功夫,获赏铜钱五枚。第三种硬功夫就是逐步升级,把小小的一枚铜钱放在地上,战士跑马飞奔,当马飞跑到放铜钱的地方,即俯身去捡铜钱,谁捡得铜钱在手,马技就算是到家了。

石达开因为练兵严格,一丝不苟,天军训练有素。金田起义后,他训练的军队即成为太平军的主力,充当先锋,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杀得清军失魂丧魄,闻风而逃。

体力训练

 有了会众的队伍,石达开就着手训练工作,他在那邦村背建了一个练武场,又在可览山上建一个跑马场,进行各种兵器使练,并进行会员的体力训练。其中有用石头木棍自制的扛铃,重量有的达百多斤,有些会员能用脚挑起,再用双手接住,然后举起来。其中有的体力更大的能担起两个石滚子(土话叫石碾)从圩回到奇石(相距十五、六公里).有一次,县官派几个探子到奇石刺探石达开拜上帝会的情况,这些人去到六屈村一个会员家里,这个农民正忙着洗石磨,准备磨包粟,见了几个可疑的人,趁机显示自己的武功,于是,轻轻把磨头提起,在头上转了一圈,随即放下。对几个陌生人说: 你们来干什么?”几个探子见到这种情况,转身急急走了。

石达开如此重视他的队伍的训练,难怪他出征时所带的队伍,成为一支骁勇善战,无坚不摧的部队,他被清军号为“石敢当”。在首义诸王中,重视对部队的训练,他算是为首者。

石达开 - 武艺

 石达开不仅是太平天国一代名将,同时也是晚清中国的武学大家,在战场上,他是以冲锋陷阵、骁勇善战闻名的“悍将”,在武学修为方面,《北平国术馆讲义》更将他与许宣平、达摩祖师、宋太祖、岳武穆、张三丰、戚继光、甘凤池等人并论为中国历史上最杰出的拳术名家,只可惜由于他的身份敏感,清政府在太平天国败亡后大肆销毁各种对太平天国人物的正面记载,以致他作为武林高手在后世的名声远不能和以上诸人相比。

据《清稗类钞》《太平天国野史》记载,石达开的拳术“高曰弓箭装,低曰悬狮装,九面应敌。每决斗,矗立敌前,骈五指,蔽其眼,即反跳百步外,俟敌踵至,疾转踢其腹脐下。如敌劲,则数转环踢之,敌随足飞起,跌出数丈外,甚至跌出数十丈外者,曰连环鸳鸯步”,民间认为这种武艺就是后来号称“北腿之杰”的“戳脚拳”,传说石达开还曾将这种武艺传授给选拔出来的士兵,用于作战,

石达开不仅外功出众,而且内外兼修,他和陈邦森比武的故事已成为后世武林口耳相传的掌故。根据文字记载和口碑传说,两人相约各自击打对方三拳,受拳者不得还击,“邦森拳石,石腹软如绵,邦森拳如著碑,拳启而腹平。石还击邦森,邦森知不可敌,侧身避,碑裂为数段”。

石达开 - 死因研究

《蜀海丛谈》中对石达开之死的记载:

就死之日,成都将军为崇实与骆文忠同坐督署大堂,司道以次合城文武咸在。石及两王跻堂,为设三拜垫于堂下。三人者皆跏跌坐垫上。其头巾及靴褂皆黄缎为之。惟石之头巾上,加绣五色花。两王则否。盖即章制之等威也。清制,将军位在总督之右,骆故让崇先问。崇语音低,不辩作何语。只见石昂头怒目视,崇顿气沮语塞。骆始言曰,石某今日就戮,为汝想,亦殊值得。计起事以来,蹂躏数省,我方封疆大吏,死汝手者三人。今以一死完结,抑何所恨。石笑曰,是俗所谓成则为王,败则为寇。今生你杀我,安知来世我不杀汝耶。遂就梆。石下阶,步略缓,两王仍左右侍立,且曰,“仍主帅先行。”石始放步先行。是时先太守甫戳取来川,充成都保甲总局提调,所目睹也。

石之死处,在成都城内上莲花街督标箭道。三人自就绑至刑场,均神气湛然,无一毫畏缩态。且系以凌迟极性处死,至死均默默无声,真奇男子也。

石达开 - 评价

“稗史漫传曾羽化,千秋一例不平鸣”,翼王石达开是太平天囯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之一。他十六岁便“被访出山”,十九岁统帅千军万马,二十岁封王,英勇就义时年仅三十二岁,他生前用兵神出鬼没,死后仍令敌人提心吊胆,甚至他身后数十年中都不断有人打着他的旗号从事反清活动和革命运动,辛亥革命党人曾通过诗歌,小说,绘画等各种媒介宣传他的事迹以“激励民气,号召志士,鼓吹革命”。有关他的民间传说更遍布他生前转战过的大半个中国,表现出他当年深得各地民众爱戴。

石达开既是著名的军事家,又是优秀的政治家,文韬武略都很出众,因此对其经历不够了解的人常误以为他曾经中过科举(连咸丰皇帝都曾误因为他是湖南贡生),并把他想象成和曾国藩年龄相仿,在太平天国时期已过不惑之龄,传统戏曲中,以老生来饰演石达开,央视电视剧《太平天国》中,也把石达开演成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对观众造成了很大误导。实际上,石达开在被洪秀全“访请出山”时只有16岁,金田起义时19岁,在湖口、九江大捷中令曾国藩兵败投水时是23岁(时年曾国藩46岁)在成都英勇就义时年仅32岁,是不折不扣的少年英雄。

对手评价

太平军的高级将领们对石达开的胆略十分推崇,如李秀成谈及各王优劣才能时“皆云中中,而独服石王,言其谋略甚深”,陈玉成认为太平军将领“皆非将才,独冯云山石达开差可耳”。而清朝方面,曾国藩说“查贼渠以石为最悍,其诳煽莠民,张大声势,亦以石为最谲”,左宗棠说他“狡悍著闻,素得群贼之心,其才智诸贼之上,而观其所为,颇以结人心,求人才为急,不甚附会邪教俚说,是贼之宗主而我之所畏忌也”,骆秉章说他“能以狡黠收拾人心,又能以凶威钤制其众”,是“首恶中最狡悍善战”。不只如此,他还赢得了众多与他敌对立场的人的敬重,如地主文人周洵在《蜀海丛谈》中称其为“奇男子”,清朝一位贡生在湘军军宴上公开说他有“龙凤之姿,天日之表”,在大渡河畔与他为敌的许亮儒对他的英雄气概与仁义之风钦佩不已。直到他死去近40年后,由清朝地主文人所撰的著作《江表忠略》之中还有这样的记叙:“至今江淮间犹称……石达开威仪器量为不可及。”

国外评价

在有关石达开的各种评价中,最著名的当属美国传教士麦高文通讯中的一段话了:“这位青年领袖,作为目前太平军的中坚人物,各种报道都把他描述成为英雄侠义的----勇敢无畏,正直耿介,无可非议,可以说是太平军中的培雅得(法国著名将领和民族英雄)。他性情温厚,赢得万众的爱戴,即使那位颇不友好的[金陵庶谈]作者也承认这一点。该作者为了抵消上述赞扬造成的美好印象,故意贬低他的胆略。正如其他清朝官方人士以及向我们口述历险经过的外国水手声称的,翼王在太平军中的威望,驳斥了这种蓄意贬低的说法,不容置疑,他那意味深长的“翼王”的头衔,正表示他在军事上的雄才大略和他的性格。他是一个有教养的人,一个敢做敢为的人”。(以上简介出自“翼王坪-石达开纪念堂”)

石达开 - 遗迹:翼王亭

翼王亭系仿古八角亭。双层平顶敷轻瓦,有八鸱吻井飞檐,上层有斗拱,下撑八柱。重檐琉璃瓦盖顶,高9米,宽12米,亭内施兰花板,四周砌八条圆柱,高4.5米,刷红色。古朴典雅。由县人沈锡琳设计制图。建成于1934年。

1934年,广西军政首脑李宗仁、白崇禧等,在抗日战争前夕,为了表彰翼王石达开桑梓增光之业绩,在广西今贵港发起创建“先烈石达开纪念碑”和翼王亭。据《贵县志》卷十三记载。先烈石达开纪念碑在县东中山公园内(今东湖公园)东湖之滨,碑高二丈余,呈长方形,上有双层盔项,下有底座,正中四周到有题词,碑身西面镌李宗仁的碑文题字“石达开纪念碑”,东面镌当时任国民党中央副总裁汪精卫的“太平人杰”题字和中央政府司法院长居正的题词:“欲饮黄龙血,人头作酒杯。破家还汉业,揽辔铁群才。羽翼原无黍,豆箕实可哀。蜀山稚不逝,魂魄好归来。”

石达开 - 作品

虽然不少诗文被传是石达开所作,但只有《白龙洞诗刻》、《五言告示》、《驻军大定与苗胞欢宴即席赋诗》可证,其余的不能证明是石的作品。

TAGS: 中国人 中国历史人物 中国革命家 人物 军事学家 各国人物 各地中国人 各时代历史人物 太平天国人物 广西人 旅游知识 社会科学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