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世骧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陈世骧(1905—1988),昆虫学家、进化分类学家。毕生从事叶甲科系统分类研究,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着力研究进化论与分类学,以其总结的“又变又不变的物种概念”为核心理论,全面论述了物种概念、系统原理和特征分析,综合为进化分类学的一个理论体系,为生物分类学理论发展作出了贡献。主编的《中国动物志:昆虫纲鞘翅目铁甲科》,具有很高的学术水平。

陈世骧 - 人物简介

陈世骧(1905—1988),浙江嘉兴人,生物学、昆虫学家。1928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生物系。1934年获法国巴黎大学博士学位。同年回国,任中央研究院自然历史博物馆及动物研究所研究员。解放后历任中国科学院昆虫研究所和动物研究所研究员、所长、名誉所长,中国昆虫学会理事长,中国农学会副理事长等职。195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学部委员)。另外, 陈世骧先生是第三届、第四届、第五届、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届、第三届全国委员会委员。197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陈世骧先生长期从事昆虫学、分类学和进化论等三个学科领域构研究。在昆虫学方面,他以鞘翅目叶甲总科为主要研究对象,把叶甲总科三科分类改进为六科系统,为国际同行所采用。发表昆虫60多个新属、700多个新种的研究论文。50年代开始研究物种问题总结了“又变又不变”的物种概念,指出进化在物种又变又不变的矛盾统一中进行;并把分类特征区分为新征与祖征,指出新征是变的产物,体现间断,是分的依据;祖征是不变的保持i体现连续,是合的依据。所著《进化论与分类学》一书,首次将物种概念、进化原理和特征分析,综合为进化分类学的一个理论体系,为分类学提供了新的理论概念和特征分析方法。

陈世骧 - 人物简历

1905年11月5日 生于浙江省嘉兴县栖真乡下睦港。
1924—1928年 复旦大学生物系学习并毕业。
1928—1934年 留学法国,获巴黎大学博士学位。
1934—1949年 任中央研究院动植物研究所研究员;1944年5月,动植物研究所分为动物研究所、植物研究所,改任动物研究所研究员。
1950—1952年 任中国科学院上海实验生物研究所昆虫研究室研究员、室主任,兼上海震旦博物馆副馆长。
1953—1961年 任中国科学院昆虫研究所研究员、所长。
1962—1981年 任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所长。
1982—1988年 任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名誉所长。
1988年1月25日 逝世于北京。

陈世骧 - 生平概况

陈世骧,1905年11月5日生于浙江嘉兴郊区一书香之家。祖父曾举秀才。父陈坚,字志鞏,肄业于上海复旦大学,返里后曾在乡间创办小学,中年时举家迁居城内,经商理财,成为嘉兴商界知名人士。嘉兴是鱼米之乡,也是稻螟经常猖獗危害之区。陈世骧自小目睹广大农民于灾后生活无着之惨状,心里充满对农民的同情。其父于早年曾发起成立并参与中国第一个民间治虫组织——治螟委员会,指导农民科学治虫,在家中也经常谈论螟害和科学治虫的方法,在他幼小心灵中留下了深刻印象,为日后选攻昆虫学打下了思想基础。
他高小毕业那年,中国爆发了轰轰烈烈的“五四运动”。当时学校罢课,师生走上街头游行宣传。陈世骧也是爱国洪流中之一员,上街演戏,宣传“亡国恨”,培养了奋发图强的爱国主义思想,萌发了科学救国的思想幼芽。后来,他在复旦大学攻读生物学系,立志将毕生精力献给祖国的昆虫学事业。
陈世骧1928年大学毕业。同年去法国留学,1934年获巴黎大学博士学位,其博士论文“中国和越南北部叶甲亚科的系统研究”获法国昆虫学会1935年巴赛奖金。1934年8月回国后,先后任中央研究院动植物研究所、动物研究所研究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自1950年起,历任中国科学院实验生物研究所昆虫研究室研究员兼主任,昆虫研究所研究员、所长,动物研究所研究员、所长、名誉所长。1955年被选聘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曾任第二、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三、四、五、六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协全国委员会常委、荣誉委员; 《中国动物志》编委会主任, 《中国大百科全书》生物学卷编委会副主任,以及《中国科学》编委, 《昆虫学报》 、 《动物分类学报》等刊物的主编等职。还曾任中国昆虫学会理事长,中国农学会副理事长。1951年参加九三学社。197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在他50多年的科研生涯中,共发表论文和专著约185篇、册。多年来,尤其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他博研众论,觅疑勇进,努力以辩证唯物主义为主导思想,结合其丰富的生物分类实践经验,探讨生物进化的哲理,讨论生物分类的几个基本问题:物种概念、系统原理和特征分析,综合为进化分类学的一个完整体系,并且对进化论作出了若干补充和发展。
学术观点

物种概念

陈世骧发现,许多新的事实说明,物种变与不变并不相互排斥,而是相辅相成的。物种有变的一面,又有不变的一面,进化是在又变又不变的矛盾中进行的。 
一切生物都具有共同的遗传语言,使用共同的遗传密码(不变),但每一物种所携带的遗传信息又各不相同(变)。一切昆虫在成虫期都是分头、胸、腹三部分,胸部具足三对(不变);一切甲虫在成虫期都具有一对鞘翅(不变);但每一种昆虫或甲虫又各有特点,千差万别(变)。每一物种都保持有自己的又变又不变的历史。
从遗传机制和分类事实,陈世骧作了如下结论:物种是变的,又是不变的,变是物种发展的根据,不变是物种存在的根据,变是绝对的,是主要的矛盾方面,物种在又变又不变的矛盾中演变。这一“又变又不变的物种概念”,是陈世骧的进化论与分类学的理论核心和立论根据。

分类原理

陈世骧指出,分析分类特征,首先应把特征分为两类:新征和祖征。每一物种都有自己的种征,种征是物种的新征,是随着新种的形成而产生的特征,代表物种的变的一面。每一物种又都具有它所隶属的一系列的上级单元特征,这些上级特征都是物种所保持的祖征,代表其不变的一面。新征与祖征是相对的,种的特征对物种本身来讲是特有的新征,对种下单元以至种内个体来讲,则是共有的祖征,各级单元都是如此。所以上级单元的特征是下级单元的祖征,本级单元的特征是本系获得的新征。同一特征,在这一情况下是新征,是变的产物;在另一情况下又是祖征,是不变的保持。
各级单元的特征有一定的出现时序,单元的级别愈高,其特征的出现时间愈早,界级特征早于门级,门级早于纲级,纲级早于目级,目级早于科级,等等,这叫做特征时序。上下单元之间的特征时序反映了祖征的阶段发展,祖征是进化的历史记录,体现了连续渊源,是追溯系统关系的根据。对立单元之间的特征对比显示了新征的独特性质,新征是本系的起源标志,体现间断发展,是建立单源系群的根据。
每一物种或物类在其历史的发展过程中都占有两种地位,时间上的宗谱地位和空间中的生态地位。分类特征可以反映宗谱分支,亦可反映生态适应。分支系统学派主张宗谱分支是系统分类的唯一标准,进化分类则除宗谱分支外,还考虑支系的进化阶段和生态适应水平,即历史发展中的时空统一关系。陈世骧进一步阐明,分类是分与合的对立统一,分中有合,合中有分,两者互相对立,相互依存,而又相互转化。下图是“又变又不变的物种概念”与“又分又合的分类原理”之间的辩证关系示意图。
从下到上,图的左边是:由于变,产生了新征,新征体现间断发展,间断性是区分种类的依据;右边是:由于不变,保持了祖征,祖征体现连续渊源,连续性是归合种类的依据。图上四对矛盾,变与不变、新征与祖征、间断与连续、分与合,每对矛盾的双方都是相对的,在一定情况下可以互相转化。这是陈世骧对系统分类的辩证法的最为精辟的图解。

选择原理

人们把自然选择区分为两大类型:前进性选择和稳定性选择。陈世骧指出,前者是变的促进,后者是变的抑止。所谓稳定性选择,系指在环境相对稳定下的选择,它的特点是保持群体中的常态型个体,淘汰两端的变异较大的个体。事实上,自然选择的作用也是又变又不变的,它有促进变的一面,又有稳定不变的一面。这是自然选择的两重性,和遗传的内因结合,成为物种又变又不变的一种外因。
人们的选种工作同样地贯彻着变与不变的矛盾。良种的选育是从旧变新的过程,选成后的保育是保持不变的过程。两种过程都要通过选择,前者的目的是“要它变”,后者的目的是“要它不变”。人工选择是不断的选种与保持,不断的“选—保—选”的过程,始终贯穿着变与不变的矛盾。
所以,又变又不变的物种概念亦是自然选择学说的理论依据:没有变,便没有选择与进化;没有不变,也不会有进化,因为有利的变异便无从保存、积累、传代,自然选择学说也就不能成立了。

进化论学说

大量生殖与生存斗争,按照达尔文学说,大量生殖是生存斗争的原因,自然选择的根据,但这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陈世骧指出,大量生殖又是生存斗争的结果,也是一种适应现象,是生存斗争与自然选择的结果。

进化路线与自然选择 在讨论《生物界级分类的新概念》中,魏泰克(1969)指出,植物、菌类和动物组成为生物生态系统的三个基本环节,决定生物进化的三条基本路线。陈世骧进一步阐述,绿色植物是自养生物,是自然界的生产者,它们进行光合作用,把无机物质合成有机养料,供养自己,又供养异养生物。植物生命活动的根本问题是“光合”,核心要求是“抓光”。菌类,包括细菌和真菌,是异养生物,是自然界的分解者,它们从植物(或动物)得到食料,又把有机食料分解为无机物质,反过来为植物供应生产原料。菌类取食的特点是“吸收”,它们生命活动的核心问题是“抓面(吸收面)”。动物也是异养生物,它们是自然界的消费者。动物的取食方式是“摄食”,它们生命活动的核心问题是“抓食”(其反面是避抓)。所以植物进化是适应于“抓光”的斗争,菌类进化是适应于“抓面”的斗争,动物进化是“抓食”的斗争。三种斗争都是取食的斗争,取食斗争又决定于取食方式,正是三种取食方式(或营养方式),决定了生物进化的三条基本路线。根据以上事实,陈世骧总结了三个结论:
一、取食斗争与生存斗争 生存斗争的含义十分广泛,包括生物之间和生物与外界物理条件之间的复杂关系。三条进化路线的事实说明,取食斗争是生存斗争的主要矛盾,“进化是植、菌、动三条取食路线的生存斗争。这是其第一个结论。
二、路线因素与具体因素 自然选择作用于两种因素:路线因素和具体因素。以动物为例,基于它们的抓食路线,在自然选择的作用下逐渐导致“感觉——神经——运动”等复杂器官系统的发展,表现为进化的路线方向。但每一物种,根据其一定的机体水平和生态地位,又各自适应于一定的生活条件,表现为进化的具体方向。所以“自然选择作用于两种因素”。这是其第二个结论。
三、内因与外因 变异与遗传作为生命的特征是进化的内因,自然选择作为外界条件对变异的考验是外因。这是一般的理解。三条取食路线是以前所未曾注意的内因,因为决定路线的营养方式是生物本身的特征,不是外界条件。这是其第三个结论。

昆虫进化

昆虫发展史上的三个最基本的问题是:昆虫纲的起源(也可以说是昆虫体型的起源)、昆虫翅的起源和全变态昆虫的起源。陈世骧于1955年发表了“昆虫纲的历史发展”一文,首次对这三个问题作了辩证的、富有创见的论述。他认为,这三个问题代表昆虫进化的三个主要阶段,历史的阶段发展是前后继承的,彼此互相关联的。
昆虫纲的起源,关键在于躯体获得了一个作为行动中心的胸部。昆虫获得了行动中区之后,整个机体便分化为头、胸、腹三部。而胸部作为行动中区的继续发展,结果产生了翅。翅的产生给昆虫成虫、幼虫间的生活条件要求带来了矛盾,由于翅器官要到成虫期才长成,因而在成幼虫之间,体质既不相同,行动工具与活动能力亦差异很大,如果在同样条件下生活,便不免发生矛盾;这个矛盾的发展,演化为成幼虫发育的分化,全变态发育的起源。

生物进化

陈世骧把生命史上的重大创新和突破,总结为“生物进化史上的十件大事”,表现为十次巨大的突破,即:一、从无机到有机——生命的起源;二、从非细胞到细胞——细胞的起源;三、从异养到自养——藻菌生态系统的形成;四、从嫌氧到喜氧——能量代谢的提高;五、从原核到真核——细胞机构的复杂化;六、从无性到有性——变异机制的发展;七、从两极到三极——植物、菌类(真菌和细菌)、动物生态系统的形成;八、从单细胞到多细胞——生物机体的复杂化;九、从水到陆——生物占领陆地;十、从猿到人——劳动创造社会文化。(注:原文“十”标题为“劳动创造人类”,现据陈世骧生前意见作此修改)。

陈世骧 - 分类学成就

陈世骧毕生从事昆虫分类研究,而以鞘翅目叶甲总科为主要对象,包括叶甲、跳甲、萤叶甲、肖叶甲、隐头叶甲、铁甲、龟甲等类群,此外在双翅目方面,如实蝇、眼蝇、甲蝇、牛虻等,也做了不少工作。他的研究还涉及昆虫行为、昆虫进化、古昆虫、生物的界级分类、物种问题、分类原理、进化论等等。他一生共发表了中国、日本和东南亚地区昆虫新种700多种,60多个新属。其中有些是大田作物和森林、果树的重要害虫。他的系统分类研究和《进化论与分类学》一书,都获得1978年科学大会奖和1978年中国科学院重大科技成果奖。1985年,他主编的《中国动物志:昆虫纲鞘翅目铁甲科》 ,包括4亚科、417个种的记述,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他的“叶甲总科的演化与分类”一文,在1984年在汉堡举行的第17届国际昆虫学会议中的第1次国际叶甲讨论会上宣读,获得与会学者赞赏。

陈世骧 - 成功因素

生前,他曾一再对身边的学生们深情地说,是两个原因促使他达到现在的研究水平。

第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学习了辩证唯物主义,体会到辩证唯物主义作为科研工作的主导思想,可以提高思考能力,有助于发现问题和分析问题。以下三点他体会尤深。(一)对立统一规律是理论思维的主导思想。发展是对立面的斗争,探索基础理论或基本概念,总要涉及对立面的分析,才能得出比较深入的认识,揭露自然界的辩证发展过程。他认为理论思维是科研工作的灵魂。(二)善于思考,抓主要矛盾,是搞好科研的关键。矛盾普遍存在于事物的发展过程中,必须抓住其主要环节,作为分析问题的中心思想,才会概括全面,条理清楚。(三)历史分析要注意发展的时空关系。系统分类是生物进化历史的总结,每一物种或物类在其历史发展过程中都占有两种地位,时间上的宗谱地位和空间中的生态地位。宗谱地位是先后继承的,生态地位是相互关联的。现代分类把真核生物划分为植物、真菌和动物三界,就体现了三者之间的这种时空关系。在他的分类原理和进化历史的研究工作中,也总是注重这个时空观点,并力图贯彻。

第二,在50年代初期,苏联生物学界针对李森科的《科学中关于生物种的新见解》,对物种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当时李森科的言论在中国生物学界占统治地位,其新见解早已在中国广泛传布。苏联学术界的争论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兴趣,陈世骧也于此时开始注意对物种问题进行研究。1956年8月,中国科学院与高等教育部在青岛联合召开遗传学座谈会。会上争辩十分热烈。陈世骧受座谈会的委托,在会上作了《关于物种问题》的发言,批驳了李森科的“种内无斗争”的反达尔文主义论点。这是他对物种问题所作的第一个系统报告。经过那次座谈会,以及此后参加的其它学术讨论会,他深深体会到,“学术讨论,尤其是反面意见的争论,最能启发思想,提出问题。”

陈世骧 - 主要论著

1 陈世骧.昆虫纲的历史发展.昆虫学报,1955,5(5):1—43.
2 陈世骧.关于物种问题.科学通报,1957,2:33—43.
3 陈世骧.分类学的若干基本概念.昆虫学报,1961,10(4—6):321—338.
4 陈世骧.生物进化的辩证法.科学通报,1975,20(8):348—357.
5 陈世骧.进化论与分类学.昆虫学报,1977,20(4):359—381;又:增订重版,北京:科学出版社,1978;又:第二版,北京:科学出版社,1987.
6 陈世骧.生物进化史上的十件大事.科学通报,1978,2B(3):138—145.
7 陈世骧.生物进化的三条路线.自然辩证法通讯,1980,2(5):14—16,45.
8 陈世骧,陈受宜等.生物的界级分类.动物分类学报,1979,4(1):1—12.
9 陈世骧.物种概念与分类原理.中国科学,(B辑),1983,(4):315—320.
10 陈世骧.进化论的若干基本概念.进化论选集,北京:科学出版社,1983:1—8.
11 陈世骧,虞佩玉等.中国动物志:昆虫纲鞘翅目铁甲科.北京:科学出版社,1986.

陈世骧 - 人物评价

陈世骧的一生,是献身科学的一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他以高昂的激情和使命感,领导中国科学院昆虫研究所、动物研究所的建设事业。他坚持理论研究与经济建设相结合,长远目标与当前任务相结合的原则,按四个水平:群体水平、个体水平、细胞水平、分子水平要求设置研究室,遴选学术带头人,安排科研项目,发展科研队伍。强调生物学的发展离不开与物理学、化学等学科的相互渗透与促进。30多年来,昆虫研究所、动物研究所的发展以及取得的丰硕成果,无不凝聚着他的心血。 
陈世骧对他选定的专业,始终不渝地执著耕耘,即使在严酷逆境中犹拳拳于心,不忘未竟之业。他在“文化大革命”受迫害期间,时刻铭记要坚持生存,他感叹:“文化大革命是文化大灾难,许多知名人士在这场大灾难中湮没了!我没有倒下去,中国汉代学人太史公司马迁给我以坚持奋斗的勇气。我经常默诵他的名言:‘所以隐忍苟活,函粪土之中而不辞者,恨私心有所不尽,鄙没世而文采不表于后也’”。恢复工作后的20年,他忘我工作,以辩证唯物主义为主导,终于在进化论与分类学的理论研究上,综合提出了进化分类学的一个理论体系,达到了全新水平,作出了很大贡献。 
北京农业大学杨集昆教授在陈世骧遗体告别仪式上撰赠的挽联,正可作为陈世骧理论贡献的写照。 
生命从无到有从猿到人发展生物史十件大事永垂史册 
物种变又不变祖征新征进化分类学二个论点激发科学 

TAGS: 中华名人 中国科学家 中国科学院院士 中科院院士 人物 昆虫学 昆虫学家 昆虫学院士 科学 科学家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