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锦秋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张锦秋,女,1936年10月7日生于四川,196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曾经师从建筑大师梁思成和莫宗江。设计的陕西省历史博物馆,是我国第一座现代化国家级博物馆,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认为世界一流博物馆。2010年度陕西科技最高成就奖获得者、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建筑西北设计研究院总建筑师。

张锦秋 - 个人简介

  张锦秋,女(1936.10.7 -),教授级高级建筑师,生于四川 成都。

1954—1960清华大学建筑系毕业。

1962—1964被选为清华大学建筑系建筑历史和理论研究生,师从梁思成、莫宗江教授。

1966年至今在中国建筑西北设计研究院从事建筑设计。其间,主持设计了许多有影响的工程项目。由于张锦秋的早期研究课题是与绘画、文学交融的中国古典园林,她所处的创作环境是有三千余年历史的中国古都西安,多年来,她的设计思想始终坚持探索建筑传统与现代相结合,其作品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并注重将规划、建筑、园林溶为一体。

1994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

张锦秋 - 建筑生涯

张锦秋的建筑生涯可分为三个阶段:

在清华大学是学习研究阶段,《颐和园后山西区的园林原状及造景经验》为代表作;

在设计院工作进入建筑创作阶段,西安大雁塔景区的三唐工程、陕西历史博物馆和西安群贤庄小区,先后被评为国家优秀工程设计奖,建筑学会创作奖,被誉为“新唐风”;

此后她将建筑创作的领域扩展到城市设计:西安钟鼓楼广场(建设部优秀规划奖)、陕西省图书馆和美术馆群体建筑(陕西省、建设部及国家优秀设计奖)、已竣工的黄帝陵祭祀大殿及大唐芙蓉园为其代表作,由于工程项目不同的性质和环境,建筑创作的探索呈多元化。

张锦秋 - 个人荣誉

1991年获首批“中国工程建设设计大师”称号

1994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

1996年被母校清华大学聘为双聘教授

1999年和2004年当选为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常务理事

2001年-2005年担任中国建筑学会副理事长

2001年获首届“梁思成建筑奖”

2004年获西安市科学技术杰出贡献奖

张锦秋 - 逸闻趣事

成长故事

1936年10月,张锦秋出生于四川成都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均毕业于高等学府的建筑系,长年累月地奔波于桥梁、公路的建筑工地。幼小的锦秋就随着家的流动和迁移,不断变换着生活环境。学生时代迷上了文学的张锦秋,几乎读遍了她在学校所能够借阅到的文学著作。唐诗、宋词、三国、红楼、托尔斯泰、屠格涅夫、罗曼罗兰、巴金……最后图书馆老师不得不告诉她:这里已经没有她没读过的文学作品了。读完这些文学作品后,张锦秋和许多青年人一样,自然而然做起了作家之梦。这一年她还是一个正在上海务本女中读初中的中学生。

初中毕业,没和父母商量,她自作主张同时报考了三所学校。一是陶行知创办的行知艺术师范学校美术专业,因为她除了文学,还喜欢画画;二是上海国立高等机械学校,这是所著名的名牌技术学校;三是以教学质量远近闻名的南洋模范中学。结果三所学校都发来了录取通知书。最终她留在务本女中读高中。18岁高中毕业,张锦秋报考了清华大学建筑专业。 师从建筑大师梁思成。
1966年春,张锦秋告别清华园,来到古城西安,在西北建筑设计院,开始了她的建筑设计师生涯。
当然,在“文革”这一非常时期,张锦秋和许多知识分子的遭遇一样,今天被赶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明天又被叫回来充当“臭老九”,被狠批狠斗。
在上海搞城建的父亲即使身患癌症也难逃批斗的厄运。张锦秋回上海趁探望病重父亲的机会,到父亲所在单位询问:父亲是爱国知识分子,解放后又是市政协委员,到底有什么问题就此一问,张锦秋竟被扣上一顶“替父翻案”的大帽子。
随着父亲平反的同时,也摘去她头上那顶“替父翻案”的沉重大帽子。时至今日,张锦秋感慨地说,如果问她的一生有什么坎坷的话,这顶帽子所带给她的精神压力大概就算是最大的一段人生“坎坷”吧1978年,创作设计阿倍仲麻侣纪念碑, 是张锦秋积聚了多年的才华、知识和创作激情首次得以酣畅的宣泄。她以其女性建筑师特有的细腻,设计了这座依岗面湖、周环草坪、碑身挺拔、尺度亲切、唐风十足的纪念碑。她不忘将碑主的《望乡》诗文和李白悼其逝世的《哭晁卿》诗篇以草书体镂刻于碑身两侧。碑顶碑栏饰以日本樱花和中国梅花,以及日本遣唐使船的浮雕,使整座纪念碑气质古朴,具有深邃的中日文化内涵。
以这座纪念碑的成功设计为嚆矢,张锦秋在建筑设计界脱颖而出。青龙寺空海纪念碑院,被人们誉为“三唐工程”的唐华宾馆、唐歌舞餐厅、唐艺术陈列馆,法门寺博物馆珍宝阁、华清宫唐代御汤遗址博物馆、钟鼓楼广抄…一个又一个的建筑构思,从她脑海里倾泻到图纸上,又见她娇小的身影奔波在工地现场,将图纸上的一切化为一座座实实在在的建筑物。
若非要从张锦秋的建筑设计中,寻觅到她作为一位女性建筑大师究竟和男性建筑师有何不同,大概是件非常困难的事。
“我的创作方法与中国大部分建筑师没有什么不同,确切地讲是大同小异,在建筑创作的天地里,我却近乎于中国古代的工匠,或者更像一个写小说的文人。”
就以她80年代设计建造的陕西历史博物馆为例,它可以说是张锦秋性格形象的逼真写照。
陕西历史博物馆落成于1987年,其规模仅次于北京的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张锦秋首次成功地采用了宫殿的形象和其布局设计,突破了以往大型公共建筑一般只采用楼阁式造型设计的传统格局。最引人注目的是博物馆的整体色彩构思:白色砖墙面、汉白玉栏板、瓦灰色花岗岩台阶、柱子、石灯、浅灰色喷砂飞檐斗拱、深灰色琉璃,全部色彩未超出白、灰、茶三色。这和北京故宫等明清建筑以亮丽的黄、红两色为主调的色彩构思截然相反。问张锦秋何以放弃偌大的宫殿式建筑色彩不求亮丽,却以沉稳的白灰色为主调“其一是受国外许多名建筑的影响。欧美博物馆大量采用石料所形成的永恒感使我赞赏不已。那种灰白色调子平稳安详又充满活力。其二是国画‘水墨为上’的观 念。王维《山水诀》说‘夫画道之中,水墨为上’。自唐以后水墨画成了各代画家追求的绘画形式,在世界画坛独树一帜。这种高雅的格调对中国园林建筑影响极深。
我们决定在陕博这座‘宫殿式’建筑上作一尝试……”当人们赞许她的“新唐风”建筑艺术成就时,她的回答十分简单:“我是站在巨人的肩上。”摘自《艺术世界》2000年第3期商子雍文 。

迈入建筑行

巴金对她说:“人在不同的时间段会有不同的追求和崇拜的目标”
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名字里缺少“事件”成分的张锦秋,小时候对讲述“事件”的文学作品抱有浓厚的兴趣。
1948年,她随父母举家迁往上海,进入上海市立务本女子中学(后更名为本立第二女中)就读。很快,学校图书馆里的老师就认识了这个小姑娘,因为她成了这里的常客。高尔基、列夫·托尔斯泰、罗曼·罗兰、屠格涅夫……这些文学巨匠的作品她悉数拜读。很快,小小图书馆满足不了她的胃口———能读的书她都读了。
张锦秋开始展望自己的作家梦。她提笔向巴金写信求教,并提出一个尖锐的问题:巴金这个笔名的“金”字来自于克鲁泡特金,但这是一位无政府主义者,你怎么可以崇拜他呢?
在热切的盼望之中,又出乎意料之外,巴金回信了。现在信件已经遗失了,但张锦秋依然记得巴金给出的解释:“人在不同的时间段会有不同的追求和崇拜的目标。”
巴金的回信让她兴奋不已,就在作家梦正酣时,父亲的一席话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临近填报大学志愿前,父亲要求张锦秋放弃当作家的想法,理由是从事专业文学写作必须具备非凡的天赋,光作文写得好成不了大气候。他还分析了张锦秋的学习情况,认为她的数理化成绩不错,美术也不赖,适合当建筑师。
张锦秋说,父亲期待她从事建筑设计工作,还因为他有个愿望,当时她的兄长已经在学习造船技术了,父亲希望两个孩子一个造海上的房子,一个造陆地上的房子。
“我父亲说得很浪漫,让我觉得当建筑师和当作家一样浪漫,我就应下了。”现在细细回想,张锦秋觉得自己没有多少抵触就听从了父亲的劝告,主要是因为建筑设计早已融入了她的生命。
她的父亲学土木工程出身,毕生从事公路技术工作;她的母亲曾就读于当时南京中央大学建筑系,建筑历史课程考试拿过满分;她的大舅舅留德学习建筑设计,一度在同济大学建筑系任教;而姑妈张玉泉更让她直观地感受到学习建筑设计的美妙。
张玉泉是我国第一代女建筑师,也是我国首位独立执业的女建筑师。在上海期间,张锦秋一家就住在姑妈张玉泉宽敞的家里。
张锦秋至今记得,家里的餐厅、卧室都放着大幅的图纸板,高高的绘图桌,她经常在这些桌子的大图板上写作业。橱柜中摆放着许多建筑杂志,张锦秋有事没事就拿来翻翻,当娃娃书读。特别是客厅的墙上挂满了张玉泉设计作品的照片,“照片上的房子好漂亮,都是我姑妈设计的,我可自豪了。所以,从小我的印象里,建筑设计是一个崇高而美好的职业。”
家庭环境的耳濡目染,让张锦秋毅然听从了父亲的意见,弃文从工。不过,爱好文学练就的修养让她受益一生。文学的气息,充盈在她作品的形与神之间。

大师身言教 徜徉清华园

梁思成对她说:“你有志于研究中国园林,这很好”

1954年,张锦秋如愿迈进清华大学校门,就读于建筑系。从1961年开始,她留校攻读建筑历史与理论专业研究生,导师是中国建筑学术泰斗梁思成先生。
在本科学习期间,张锦秋总是怀着仰慕的心情,远远地看着这位整个建筑系的学术领袖与精神领袖。一旦跨入他的门下,张锦秋发现,这是一位平和、亲切、儒雅的前辈。
梁思成的书房成了师生之间的另一个课堂。张锦秋对这个“教室”里的摆设历历在目:“书房朝南,两个大窗,十分敞亮。房间东端当中布置着梁公的书桌。书桌对面的西墙排满了书架。书桌右前侧是一条长沙发。左前侧是木茶几和靠背椅。小屋子简朴舒适,紧凑而不拥挤。冬春之交,梁公喜欢在书桌右角摆一盆‘仙客来’,挺秀的朵朵红花显得生意盎然。”
就是这样一个温馨的所在,为师者侃侃而谈,求学者洗耳恭听。梁思成言行的点点滴滴,张锦秋铭刻在心。


有一回,梁思成说他喜欢豪放的、有“帅”劲的艺术风格,但是他的字和画工整有余,“帅”味不足,并引为一生的遗憾。他还顺手从案头拿起一份手稿让张锦秋看,并道:“看到自己‘帅’不起来,所以我就一笔一划、工工整整地写字,至少要使人家看得清楚。”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张锦秋说:“就是这句话,使我以后再也不敢伸胳膊伸腿地乱写‘自由体’了。”
梁思成对这位“女将”关怀有加。当时他准备全力研究宋代《营造法式》这本我国古代最完整的建筑技术书籍,打算让张锦秋也参与研究,但这个学生却自有主张。
张锦秋参加了建筑历史教研组的古建筑考察活动,去了承德避暑山庄后又到无锡、苏州、杭州、扬州、上海考察了古典园林,“我彻底为之倾倒,中国古典园林太有味道了,是取之不尽的宝藏!”时隔将近50载岁月,张锦秋回忆起中国传统园林给她带来的震撼,还兴奋不已,感慨系之。


情定园林,她决定论文选题围绕园林展开。但张锦秋感到自己好像犯了什么错误,因为有老师和同学告诉她,别人想跟梁先生一起工作都苦于没有机会,你张锦秋怎么可以这样自作主张!
张锦秋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怀着一份忐忑,她走进了梁思成的书房。“那是一个黄昏,斜晖脉脉,书房的空气宁静舒缓。梁公笑容可掬地坐在他的圈椅上,又像是讲正事,又像是聊天地谈了起来。”张锦秋曾经这般诗意地写道。结果,梁思成尊重她的意愿:“你有志于研究中国园林,这很好。”当即指派他的得力助手莫宗江担任张锦秋的论文导师。


后来,张锦秋的研究课题与颐和园后山有关,其中涉及乾隆关于后山西区风景点的11首诗作。由于乾隆写诗喜欢用典,有些近于冷僻,张锦秋就用小纸片抄好这些诗句,向梁思成请教。“万没想到,对我的提问,他随口就说出了出处。”张锦秋举例说,像“椰叶定无何足拟”句中的“椰叶”的出处,梁思成立即说这引自《吴都赋》“槟榔无柯、椰叶无阴”一句。
当时,梁思成兴致很浓,在这些抄写诗句的纸片上亲笔写下注释,这些纸片张锦秋一直保留到今天,“尽管都发黄了,但我视如珍宝”。说话时,她沉思神往,满怀深情。
前段时间,梁思成在北京的一处故居面临被拆迁的危险,张锦秋很是揪心,如今总算保留了下来,她说有机会到北京要前往拜谒。
在她的心目中,梁思成是一位卓越的学者,“他的热情关怀,他的渊博知识,对专业真挚的感情,继承发扬祖国建筑传统的雄心壮志,对于鼓励我们年轻一代热爱专业、树立良好的学风和为祖国的建筑事业献身的精神,具有极大的感染力。”
和梁思成一样让她深受感染的,还有莫宗江先生。
他是梁思成手把手教出来的,没有大学学历,但被破格提拔为清华大学教授。梁思成决定让他担任张锦秋的园林论文导师,因为“他对古典园林研究很深。不但对造型、尺度十分精到,而且对这种东方的美有特殊的感受,对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亭一阁,一情一景都能讲出许多道理。”
让张锦秋情定中国园林的两次考察活动,领队正是莫宗江。“每到一处,他边走、边看、边讲,揭示了许多我们看不出或不懂的美景和典故,特别是点评规划设计的成败,言简意赅、切中要害,入情入理。从他那里得来的关于古建筑的系统知识,让我受用终生。”
莫宗江对张锦秋的研究指导自有一套。他先让张锦秋研究颐和园“意迟云在”、“重翠亭”和“千峰彩翠”这三个处在游览道路上的建筑的景观特色,再让她把昆明湖中的龙王庙这个岛屿作为景点进行研究,然后给她定的毕业论文课题是研究颐和园后山西区风景点的园林现状和造景经验。“莫公就是这样由浅入深、由表及里、由此及彼一步步引领我进行学术的攀登。”
除了学术上的引领,莫宗江以自己的文人性情影响着张锦秋。他曾经说要带学生去看大雨之后的香山瀑布,尽管最终没有成行,但那样的情景让张锦秋至今依然神往。

与西安

西安的古城墙保留得非常完整,张锦秋最喜欢的是北城墙,因为它是西安城里为数不多的没有经过修缮的一段。作为传统建筑大师,张锦秋对城墙有着特殊的感情,这段时间,看到北城墙旁边的房子又要拆迁,她担心这段城墙也会翻新。

在西安,张锦秋的名字与这座城市几十年来出现的一些标志性建筑紧密相连。陕西历史博物馆、玄奘纪念院和刚刚落成的大唐芙蓉园,与很多城市中显眼的西式建筑相比,从张锦秋的作品中人们感受更多的是一种传统文化的气息。

张锦秋1966年从清华大学建筑系毕业来到西安,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四十年。有人说,她的建筑以开创“新唐风”而自成一派。

张锦秋 - 代表作品

张锦秋的代表作就是陕西历史博物馆,这是她来到西安之后接受的第一项重大任务。在70年代,周恩来就曾建议,作为文物大省的陕西,可以在大雁塔附近建一个现代化的博物馆,当时这个任务交了西北设计院,张锦秋被委任为项目的负责人。到底要把博物馆建成什么样子,当时的任务书上只说明了一句话:博物馆建筑本身,应该成为陕西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象征。

陕西历史博物馆是一个高度概括的唐代宫殿,整个庭院采用中轴对称的布局,院落四周的崇楼簇拥着中央殿堂,整个建筑体现出了唐代建筑的简洁和大气。而建筑本身也与现代博物馆的功能紧密结合在一起,这个崇楼内就是一个报告厅。曲径通幽的回廊增加建筑的亲切感。而陕博在设计上最大特色还在于,它打破了皇家建筑惯用的红墙黄瓦,而是以黑、白、灰为主色调。历时四年建成的陕西历史博物馆,1991年对外开放。它成为西安市的标志性建筑,同时,陕西历史博物馆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认为世界一流博物馆。

张锦秋 - 家庭

韩骥与张锦秋是清华大学的同学。当年,作为建筑系里的白专典型,韩骥被分派到了宁夏,红专典型的张锦秋为了跟随丈夫,放弃了留在北京的机会,作为支援三线建设的专业人员来到了西安。两人分居七年之后,韩骥才调到西安,在西安市规划局工作。因为各自的岗位不同,两人在工作中也会产生矛盾。1991年,张锦秋接受了改造钟鼓楼广场的任务。位于西安市城中心的钟楼,是我国古代存留下来最完整的钟楼,与它对望的则是建于明代的鼓楼,晨钟暮鼓遥相呼应,成为西安人的骄傲。但是80年代时,在钟楼鼓楼之间有一大片密密麻麻的危房区,规划部门决定拆迁后在钟鼓楼之间建一个广场,但是这个计划十年都没有实施。

张锦秋的丈夫韩骥曾是西安市规划局的副局长,在钟鼓楼广场的改造过程中,两人甚至在会议上争论起来。由于资金问题,广场的方案始终无法实施,于是张锦秋在家里给韩骥出了个主意。

张锦秋在她的设计图上写到:“突出标志性建筑,延续古城文化带”。建成后的钟鼓楼广场,被西安人亲切地称为“城市客厅”。在这里,不仅保留了晨钟暮鼓的风格,广场下面还形成了一个新的高档商业区。同时,由于地下空间的经营,又使得原来拥挤在破旧平房中的西安老字号焕然一新。对于张锦秋的设计,有人认为太平凡不够震撼,而张锦秋恰恰是把自己的建筑作为了城市的背景。作为建筑师,凡是破坏西安风貌的建筑张锦秋一律不做。因此在西安就有这样的传言:张锦秋是位不好合作的建筑师。

TAGS: 中国各大学教师 中国工程院院士 中国科学院院士 人物 四川人 女科学家 建筑学家 文化人物 院士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