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伯钧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陈伯钧(1910--1974)原名陈国懋,字少达达县河市坝。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卓越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指挥员和军事教育家。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陈伯钧 - 生平概况

陈伯钧(1910~1974),原名国懋,字少达,达县河市坝人。1923年,陈伯钧考入省立万县第四师范,积极参加学生运动。1927年2月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学习,同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后,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三团第三营第六连第一排排长。上井岗山后,参加了争取改造袁文才部的工作。1928年4月朱毛会师后,任工农红军第三十一团第一营第一连连长。

在创建中央革命根据地和五次反“围绕”的战争中,陈伯钧多次负伤,屡立战功。1930年1月,任红六军第一纵队参谋长,7月,任红二十军参谋长,http://www.hudong.com/wiki/%E9%99%88%E4%BC%AF%E9%92%A7/11月,任红三军主力第七师师长,参加了活捉敌师长张辉瓒的龙岗之战。1932年7月,任红十五军军长。1933年1月,任红五军团参谋长。1934年2月,受王明“左”倾错误路线领导者的打击,调任十三师师长,参加长征。1935年7月,调任红四方面军第九军参谋长。1936年7月,任六军团军团长。

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陈伯钧历任要职。1937年8月,任一二O师三五九旅旅长。1938年6月,调任抗日军政大学任总训练部部长。后任军事学院副教育长。1943年7月,调任三八五旅副旅长。1945年8月,任联防军副参谋长。1964年1月,调北平军调处,任热河执行小组中共代表。8月,在东北任军政大学教育长。1948年8月,任东北野战军副司令员兼四十五军军长。

新中国成立后,陈伯钧在人民军队建设和军事教育工作中做出了新的贡献。1950年,协助刘伯承筹建军事学院,主持训练工作。1950年,协助刘伯承因病请假,陈伯钧代理院长。1957年9月,调任北京高等军事学院副院长。1962年9月,任院长。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任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遭到林彪点名诬陷,身心受到严重摧残。1974年2月6日,不幸逝世。

陈伯钧 - 大事年表

陈伯钧,1910年http://www.hudong.com/wiki/%E9%99%88%E4%BC%AF%E9%92%A7/11月26日生于四川省达县河市乡的一个小康人家。1916年高小毕业后,投入万县省立第四师范学校。在师范学习期间,先后参加了学校反对国家主义派的斗争和“五四”运动,后被反动当局开除。时逢黄埔军校到重庆招生,陈伯钧便报考黄埔军校。

1927年1月,陈伯钧编入黄埔军校第六期第一大队第二队。同年5月17日,编入中央独立师,参与迎击叛军夏斗寅部的战斗。1927年5月在咸宁前线加入中国共产党。

接著,陈伯钧随中央独立师回师武汉后,遇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招兵买马,重回广东,编入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教导团。是年8月,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独立团团部副官、独立团新兵训练处主任。同年9月10日参加湘赣边秋收起义,担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三团第三营第六连第一排排长。9月http://www.hudong.com/wiki/%E9%99%88%E4%BC%AF%E9%92%A7/11日随三团攻打浏阳白沙镇,首战告捷。9月19日,跟随毛泽东进军文家市,参加“三湾改编”。改编后,陈伯钧担任第三营第八连一排排长,一度代理连长。后奉毛泽东之命,随军上井冈山,参加改造袁文才部。同年底陈伯钧任工农革命军教导队副队长兼党支部书记,并参加了攻打遂川、西门的战斗。

1928年4月,陈伯钧调到第一团第一营第一连工作。随毛泽东为迎接朱德率领的南昌起义部队,率部和湘南暴动的农军到酃县参加掩护战。4月下旬,朱毛两军在井冈山胜利会师后,统一编成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后称红四军。陈伯钧任红四军一营一连连长。在此期间,陈伯钧率一连参加了黄坳 、五斗江、七溪岭、永新县城等战斗。在永新北乡阻敌战中,陈伯钧英勇战斗,身负重伤,后被送回井冈山治疗。

1929年1月,红四军向赣南出击,陈伯钧留在井冈山养伤,并协助红五军工作,1月下旬被国民党军搜出,带上脚镣手铐,押往吉安监狱,关了5个多月,后被党组织周密安排,营救出狱。尔后,由赣西特委分配到北路行委担任军事工作。

1930年1月,陈伯钧任红六军第一纵队参谋长。随后,率部在毛泽东、朱德指挥下取水南,攻施家边,全歼唐云山旅。在施家边战斗中,陈伯钧再次负伤。同年7月红二十军成立,陈伯钧任参谋长。吉安战役中又一次负伤。毛泽东让他暂时兼任红军学校三分校学生总队政委。http://www.hudong.com/wiki/%E9%99%88%E4%BC%AF%E9%92%A7/11月,陈伯钧被任命为红三军主力第七师师长,随即率师投入反“围剿”斗争。参与指挥龙冈战斗,俘国民党军师长张辉瓒及官兵9000余人。接著,又指挥第七师追击国民党军谭道源师,进行了东韶之战。 

1931年4月,陈伯钧率部参加第二次反"围剿"的东固战役,俘国民党军师长公秉藩(后逃跑)及其全师官兵。同年6月21日,蒋介石发动第三次“围剿”,陈伯钧率部参加莲塘、良村、黄陂战斗。三战三捷后,陈伯钧又率部与兄弟部队一道,在老营盘全歼“"围剿”军的一旅。随后在方石岭歼灭韩德勤师和蒋鼎文师一部。

1932年3月,陈伯钧率部参加漳州之战。7月初,升任红十五军军长。随即率部直取南雄,在水口与兄弟部队一道将粤军击溃。接著,在宜黄全歼国民党军高树勋师。10月,在宁都召开的苏区中央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被免去红一方面军总政委职务,陈伯钧因支持毛泽东的主张也被免去十五军军长的职务,调到瑞金红军学校学习。

1933年1月8日,陈伯钧继任红五军团参谋长。到职后,便投入了第四次反“围剿”战役。指挥了攻克南丰、黄陂等战斗。同年8月获二等红星奖章。10月,红五军团第十三军改为第十三师。陈伯钧调任十三师师长。

第五次反“围剿”后,陈伯钧指挥十三师先后进行了三都、德胜关、邱家隘、将军殿、烂泥坑、杨家渡、张坊、大除、新桥、新田等30余次战斗,与“围剿”军浴血战斗。

1934年10月18日,陈伯钧率红十三师从兴国曲利出发,参加长征。10月底指挥部队负责掩护中央纵队行动,http://www.hudong.com/wiki/%E9%99%88%E4%BC%AF%E9%92%A7/11月1日冲破国民党军封锁线,击溃沿途围追之敌,于12月初到达贵州的洪州。

1934年12月18日,陈伯钧调军团部接替刘伯承任参谋长。1935年1月,陈伯钧因腿伤在遵义打口治疗。手术3天后,随队行军到达桐梓。3月,陈伯钧抱病协助军团长率部掩护军委纵队四渡赤水,抢渡乌江、金沙江,多次打退敌人的追击。同年7月21日,陈伯钧调任红四方面军第九军参谋长。后与张国焘的分裂活动进行坚决斗争,离开九军,后被分到红军大学当主任教员。

1936年1月,中共中央公布了俄界会议关于张国焘错误的决定。后张国焘被迫北上。陈伯钧带病到第四军任参谋长。随即进行部队整训和开展少数民族工作。同年7月4日调任红二方面第六军团军团长。陈伯钧到职后便率部北进与红一方面军共创西北抗日根据地。http://www.hudong.com/wiki/%E9%99%88%E4%BC%AF%E9%92%A7/11月2日,红二方面军司令部召开会议,决定由陈伯钧协助刘伯承主办随营学校,训练干部。会后,陈伯钧等抽调大批干部组建了高级班、上级班和中级班3个学校。http://www.hudong.com/wiki/%E9%99%88%E4%BC%AF%E9%92%A7/11月26日3校编成红军大学第二校。不久,陈伯钧率随校师生,赴曲子协同独立师阻击敌人。

1937年1月,陈伯钧奉命回到红六军团,贯彻前总关于整顿司令部、严肃军风纪、克服部队游击习气的指示。在此期间,陈伯钧出席了红二方面军党代表大会,与王震主持召开红六军团党代表大会,出席了在延安召开的苏区党代表大会。

“七七”芦沟桥事变后,红六军团编为三五九旅,陈伯钧任旅长。9月3日部队主力开赴抗日前线。陈伯钧率七一八团暂留陕中,驻防洛川。同年10月,入中央党校学习4个月。

1938年6月,陈伯钧调任抗日军政大学总校训练部部长。同年12月中旬,中央军委决定建立抗大第一、第二分校。陈伯钧被任命为抗大二分校校长。1939年3月中央抗大二分校正式开学。9月29日,陈伯钧指挥分校和兄弟部队成功地阻击了日伪军的偷袭。尔后,率领干部、学员挺进敌后的河北陈庄、神南地区,在参与指挥反日伪军"扫荡"的同时,坚持办学。

1940年5月1日,陈伯钧被选为中共“七大”代表。13日赴延安,后因“七大”推迟召开,被留总政治部。在此期间,陈伯钧撰写了《八路军简史》。同年10月http://www.hudong.com/wiki/%E9%99%88%E4%BC%AF%E9%92%A7/11日陈伯钧到八路军军政学院工作。次年http://www.hudong.com/wiki/%E9%99%88%E4%BC%AF%E9%92%A7/11月7日任军事学院副教育长。

1942年2月,由毛泽东亲自批准,陈伯钧到中共中央党校学习。同年5月,党校学习尚未结束,陈伯钧奉命任陕甘宁边区保安司令部副司令。

1943年1月,陈伯钧离延安赴甘肃庆阳三八五旅任副旅长,协助王维舟(旅长)主持工作。1945年4月至6月参加了中共七大。

1945年8月14日,日本投降后,陈伯钧奉命调延安任联防军副参谋长。

1945年9月下旬,陈伯钧奉命率800名干部赴东北工作。http://www.hudong.com/wiki/%E9%99%88%E4%BC%AF%E9%92%A7/11月下旬到达承德时,奉令将800名干部留在冀热辽军区。随后参加了遵化和保卫热河战役。

1946年1月19日,叶剑英电示陈伯钧到北平军调处工作。不久,陈伯钧被委派担任军调处热河执行小组中共代表。同年6月,国民党发动全面内战后,陈伯钧奉命到东北前线。8月任东北军政大学教育长。

1947年5月,陈伯钧调任合江军区司令员。同年8月,中共中央东北局为了统一军队高级干部的作战指导思想,创办了上干大队,陈伯钧调任东北野战军上干大队大队长。

1948年5月,陈伯钧调到东北野战军前方指挥所工作。随后指挥所改为第一兵团司令部,陈伯钧任副司令员。同年9月,回到长春前线,他根据中央军委发布的辽沈战役作战方针,与东北野战军领导人一起,确定了东北战场的作战部署。参加指挥了辽沈战役。随后向关内进军,参加指挥了平津战役。接著,率部进军北平城下,傅作义接受和平改编。陈伯钧等负责改编了20万国民党守军。1949年2月3日,陈伯钧作为胜利者之一站在正阳门城楼上,目睹人民解放军北平入城仪式。

1949年初,陈伯钧奉命到天津主持警备工作。不久,奉命南下豫鄂,策应渡江战役。3月,陈伯钧率部南下至开封、许昌,并沿平汉路及其以东地区奔袭信阳、黄园、孝感、黄安等地,钳制白崇禧部,掩护刘邓大军安全渡江。

4月,东北野战军第一兵团改称十二兵团,陈伯钧任第一副司令员兼四十五军军长。5月16日,陈伯钧随兵团指挥机关从鸡公山出发到汉口。6月http://www.hudong.com/wiki/%E9%99%88%E4%BC%AF%E9%92%A7/11日赴鄂城四十五军兼职。7月7日率部出击,一路经铁山、保安到金牛,过湘赣边境直插江西修水、铜鼓,进占萍乡,截断南(昌)、萍(乡)路之敌,配合兄弟部队歼灭了江西国民党军。9月下旬率四十五军向广西进军,一路作战歼敌,进行了解放战争史上有名的“衡宝战役”。后,又进军广西进行了广西战役。广西战役结束后,陈伯钧进驻贵县,负责在桂中及桂东南剿匪。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陈伯钧调任湖南军区副司令员。1952年2月陈伯钧受命到达长沙,指挥部队清剿湘西国民党残余武装和土匪。剿匪任务完成后,协助刘伯承组建军事学院。同年12月调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训练部副部长。1953年任副教育长兼军事学术研究部部长、教育长,1955年任副院长。同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6年http://www.hudong.com/wiki/%E9%99%88%E4%BC%AF%E9%92%A7/11月代理军事学院院长。

1957年10月,陈伯钧调任北京高等军事学院副院长,1962年9月,叶剑英辞去院长职务后,中央军委任命陈伯钧为院长。

陈伯钧还担任过中央军委训练小组成员,是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第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在“文化大革命”中,陈伯钧遭到林彪点名诬陷。1974年2月6日,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终年64岁。

陈伯钧 - 个人荣誉

上将军衔

二等红星奖章

一级八一勋章

一级独立自由章

一级解放勋章

陈伯钧 - “红军干才”

1936年10月15日,在中国工农红军一、二、四方面军胜利大会师前夕,毛泽东同志曾亲笔致函一位红军高级将领:“伯钧同志:闻你在六军,为红军庆得干才!你的身体好否?同志们都相念的。大家都好,相见之期不远,愿共努力!此致革命的敬礼!”这位被毛主席誉为红军“干才”的传奇人物就是红六军团军团长、开国上将陈伯钧。

(一)

何以称陈伯钧“干才”?纵观陈伯钧的人生经历,他确实是实干、苦干、拼命干起来的,长征前历经秋收起义、井冈山斗争、开辟赣西根据地、中央苏区五次反“围剿”,他英勇作战,多次负伤,又经过万里长征的千锤百炼,终得锻造成红军之骨干、将才!红军长征时,年仅二十几岁的陈伯钧,先后担任红一方面军十三师师长、五军团参谋长,红四方面军九军参谋长、四军参谋长,红二方面军六军团军团长。他从江西中央根据地出发,直到将台堡三军大会师,随着红军三大主力的长征路线,曾血战湘江、四渡赤水、突破乌江、巧渡金沙、强渡大渡河、三过草地、两爬雪山。

更难能可贵的,陈伯钧当时是受“左”倾路线迫害降职之后步入长征的。早在1932年中央苏区反“围剿”战斗中,22岁的陈伯钧就担任了红十五军军长。1933年1月升任红五军团参谋长。同年8月,由于对反“围剿”中红军最高领导层“左”倾错误指导的不满,他曾上书红军总部陈述自己的意见,遭到“左”倾路线的批判,10月初被降职为十三师师长。陈伯钧不计个人荣辱,率领红十三师六千官兵连续打了十余场胜仗,被中革军委命名为红军主力“坚师”。毛泽东闻此消息,不禁赞呼:“十三师万岁!”1934年10月18日,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大背景下,陈伯钧率部开始长征。他指挥的十三师为红一方面军全军最后卫,掩护兄弟部队先后突破敌人四道封锁线。抵达湘江前,五军团参谋长刘伯承派人给他送来中央驻五军团代表陈云同志的一封信,说“这是紧急关头,关系中国革命的命运,希望你们下最大决心,赶快拉过湘江”。陈伯钧临危不惧,身先士卒,把坐骑让给了伤病员,亲率十三师在敌人夹击中打了一整天阻击战,十三师指战员前仆后继,终于掩护整个方面军渡过湘江。刘伯承元帅后来评价:“十三师是我最放心的师!”当时任一军团政委的聂荣臻元帅,1972年在北戴河疗养时曾深情地对陈伯钧说:“要不是你的十三师在湘江战役与敌苦战一整天,前面的部队没那么顺利渡江,早不知是什么结局了。”

血战湘江后,由于部队严重减员,军委电令撤销八军团建制,并入五军团,把五军团、八军团和十三师的三指挥机关合编为一,陈伯钧复调五军团接替刘伯承任军团参谋长。1935年遵义会议期间,陈伯钧因腿伤复发在遵义开刀作手术。会后正值红军三渡赤水到茅台,因前线战事紧急,陈伯钧伤未痊愈就奉命重返五军团,与军团长董振堂、政委李卓然共同率领五军团掩护全军在太平渡之间四渡赤水,又掩护大军南渡乌江。乌江战役中,陈伯钧亲自指挥五军团殿后部队同敌人整整打了七个小时阻击战,才将追敌击溃。由于五军团担负全军殿后任务,在长征中,五军团一直担当全军后卫,沿途抗击追敌,掩护中央红军北上,浴血奋战,功勋卓著,陈伯钧也因此有了红军“铁屁股”之称。

(二)

红一、四方面军在懋功会师后,陈伯钧调任四方面军九军参谋长。他坚决拥护党中央、毛泽东关于红军北上的正确方针,与张国焘另立中央、分裂红军的错误路线作坚决斗争。1935年9月左路军南下途中,他听到一些受张国焘影响的同志关于两个方面军起纠纷、闹矛盾的错误议论,深为愤慨,9月8日直接找到红军总政委张国焘,当面提出要他“采取有效手段,立即解决这些问题,以挽救危机,匡复革命,庶几有利于党,有利于群众”。张国焘以种种理由推托敷衍,陈伯钧受到追随张国焘路线的一些人围攻,惯于耍两面派的张国焘一方面安抚陈伯钧,同意其调离九军,一方面纵容亲信把陈的坐骑、望远镜扣下,打其马夫,整其警卫员,逼使他只身离开九军。

后经再三交涉,陈伯钧才被分配到红军大学当主任教员。在红军总司令朱德、总参谋长刘伯承等力荐下,1936年2月http://www.hudong.com/wiki/%E9%99%88%E4%BC%AF%E9%92%A7/11日,陈伯钧带病到四方面军四军任参谋长。3月初,指挥陈锡联任师长的十一师作战、筹粮,侦察北进道路。4、5月间,他在瞻化积极争取少数民族首领,打开了群众工作的新局面。陈伯钧胸怀宽广,能打仗、能训练、能讲课,深得四方面军指战员的拥护且视为知己,他以自己的模范行动和实干精神,加深了周围同志对于中央红军的认识。

1936年6月初,红二、六军团与四方面军在甘孜会师。六军团军团长肖克、政委王震率先头部队与四方面军部队接触初期,听到的多是关于一方面军的负面消息。直至6月17日,陈伯钧所在的四军与六军团会合后,多年不见的老战友重逢,连续两个夜晚,肖克、王震听陈伯钧详谈了一、四方面军会合后张国焘搞分裂的真相,随后将真实情况打电报向贺龙、任弼时、关向应汇报,打破了张国焘的封锁和欺骗。7月4日,红军总司令朱德和任弼时、刘伯承会见陈伯钧并通知他调红二方面军六军团任军团长。此后,陈伯钧与王震率领六军团征战数月,终于在10月18日与一方面军一军团胜利会师于甘肃老君坡。

(三)

是什么力量使红军“干才”陈伯钧能经得起磨难,受得起委屈,百折不挠、愈挫愈奋、屡建奇功的呢?正是崇高的共产主义理想和坚定的革命信念!用粟裕大将的话说,就是“他对革命充满信心并始终洋溢着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陈伯钧是个天生的乐天派,自幼追随革命真理,1925年五卅运动他在四川省立第四师范学校因参与学潮被开除出校,继而与罗瑞卿、程子华等进步青年于1926年共同考入黄埔军校第六期武汉分校学习,在军校他经常听邓演达、恽代英讲课,也听过毛泽东来校讲演。他酷爱读书看报,思想觉悟提高很快,在大革命失败的关键时刻,于1927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陈伯钧的哥哥是黄埔一期的毕业生,在国民党军队任职(后当将军),1927年曾劝其脱离共产党、改效国民党,但被其断然拒绝。在革命最低潮的时候,陈伯钧等随部自武昌欲奔南昌参加八一起义未达,随后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从此在毛泽东直接指挥下,由排长、连长干起,一步步成长为红军的高级指挥员。长征途经四川时有一个最富戏剧性的真实情节,陈伯钧带着红军后卫部队在前面边打边退,他在川军中一个当国民党将领的哥哥领着川军在后面紧追,两军交兵,兄弟俩因为各自信仰不同兵戎相见,私情丝毫未能动摇陈伯钧坚定的理想信念。随意将陈伯钧在长征中的日记择一篇读来,都令人感悟颇多。1935年6月5日记述:“越甘竹山,下小平子,悬崖数丈,绝壁时生,石坎参杂,烂泥殊深,攀葛附藤,举足难进。骏马走骡死伤十匹以上。太白诗云: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我虽生长蜀中,过去尚不以为然,至此,方证实。这亦证明我工农红军无坚不摧,无险不克!敌人梦想我步太平天国石达开之后尘,而我竟于最短时间,不但越过石达开受困顿之绝地,反而西北出天全,东逼汉源,使敌人全取守势,东奔西驰。这亦是我战略指导之机动与神速、战士之坚信勇猛所致。”字里行间透露着散文诗般的如画意境,把长征所遇到的艰难险阻全然挥斥一边,处处洋溢着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红军必胜的坚定信念。

陈伯钧 - 长征日记

写日记,是陈伯钧在长期革命战争年代养成的良好习惯。在红军长征的两年征程中,陈伯钧无论是行军打仗,还是驻地休整,除了生重病的1935年底、1936年初两个月采取几天集中写一篇外,都一天不落的坚持记日记。有时作战紧张实在没有空隙就过后补写。他为后人留下了一部颇为完整的红军长征日记。

陈伯钧的长征日记幸运地保留了下来,通过这部宝贵的日记,我们可以大致了解他在长征途中读书的情形。

陈伯钧是带着一批舍不得轻装的书踏上长征路的。除军情急迫以外,只要形势稍缓,他就不放过机会收集书籍。到兄弟部队参加会餐,他“会餐毕去军部找书籍”,虽只找到一本书,也被他记在日记上。驻军阿坝的一个多月,他“去各处搜集书籍”,果然在一位办过红军学校的同志那里找到几本书。另外,了解他爱读书的同志,也不时地送给他一些书刊报纸。

陈伯钧的读书时间,是见缝插针、废寝忘食挤出来的。行军、作战间隙,他忙完军务后会强忍困倦就着马灯读上几段书。部队短暂休整时,他结合下一步的行军、作战任务读书。负伤之后,动手术、养伤期间,他才可以一次几十页甚至多半本地读个痛快。

陈伯钧在长征路上读的书刊,见于他日记记载的如下——军事方面的有:《苏军步兵战斗条令》(刘伯承编译)、《骑兵的奔袭》(刘伯承编译)、《骑兵的抄袭》(刘伯承编译)、《战术讲义录》(德译本)、《武装暴动》、《淞沪抗战画史》等;政治方面的有:《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列宁著)、《红军中党的工作》、《新形势新任务》、《干部必读》、《前进报》等;历史方面的有:《石达开日记》、《西北问题讲座》,历史类杂志等;文学方面的有:《石头记》(即《红楼梦》)、《初恋》(高尔基著)、《小说月报》(茅盾主编)等;此外还有哲学书《唯物史观》。

陈伯钧在长征途中读书,很讲究方法。其一,重点书精读、反复读,非重点书浏览而过。如《战术讲义录》,他长征前在中央苏区就读过,长征路上再次研读;列宁的《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他认为重要,不到9万字篇幅的书,读了一个月。而古典小说《石头记》,他仅用一天就翻阅了半部。其二,紧密结合工作需要读书。部队进入西康省(后与四川省合并)藏族聚居区后,他读了介绍西康藏区历史沿革、风土人情的杂志;部队在草地上与国民党军骑兵作战时,他研读了《骑兵的奔袭》与《骑兵的抄袭》;红二、红四方面军欲北上陕甘与红一方面军会师前,他读了《西北问题讲座》。其三,一面读书一面写学习提纲和读书笔记。这些方法,对我们今天读书仍有借鉴意义。

毛泽东曾在1936年10月15日的一封信中,将陈伯钧誉为“红军干才”;建国后,陈伯钧被公认为“军中教育家”;他于20世纪50年代撰写了《学习毛泽东同志的军事思想》一书,此书可以说是研究毛泽东军事思想最早的专著之一。陈伯钧能够在军事指挥领域、军事教育和军事学术领域都取得突出成就,是与他不间断地挤时间读书学习分不开的。

陈伯钧 - 视频

陈伯钧 - 参考文献

《陈伯钧日记·文选》
作者:陈伯钧
出版社: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

《学习毛泽东同志的军事思想》
作者:陈伯钧
出版项:中国青年出版社

 

TAGS: 中国人 中国人民解放军人物 中国军事人物 人物 军事家 各国人物 各地中国人 四川人 开国上将 政治人物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