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燿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唐燿,著名木材学家,中国木材学的开拓者之一。他的专著《中国木材学》为中国木材科学研究奠定了基础。他不断深入扩展中国木材研究领域,对中国的木材鉴定、构造、材性和用途等方面进行了系统的研究。1939年创建木材试验馆,1959年开创云南热带木材的研究,80年代又系统论述了中国裸子植物各属的发展演变及其木材特征,为了解新的裸子植物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唐燿 - 生平概况

唐燿,祖籍安徽省泾县,1905年1月6日出生于江苏省江都县(今扬州市)。父名棣华,泾县秀才,英年早逝。母朱氏操持家务,家教严格,对唐燿的成长起了重要作用,养成他勇于进取、不怕困难,勤俭好学的性格。唐燿少年聪颖,高小毕业时名列前茅。母亲多方为之筹措学费,使之读完中学。唐燿自幼爱好自然,对植物尤感兴趣。1923年考取南京东南大学(中央大学前身)理学院植物系,1927年毕业。1928—1931年在扬州中学任生物教员,自编教材、开设实验课,培养和启发学生对大自然的爱好。1931年春,他应胡先驌之邀,赴北平静生生物调查所工作,从此走上了一条探索木材的奥秘、开拓中国木材学的道路,60年来从未间断。

唐燿 - 开拓木材学

木材学是研究木材构造、性质和用途的一门学科,是林学的一个分支学科。该学科系从近代“森林利用学”中深化而成。其研究范畴包括:木材构造和识别、木材的化学性质、物理性质和机械性质,以及木材缺陷和木材改性等。此学科国外起步较早,中国对此学科的系统研究则肇始于唐燿。

唐燿在静生生物调查所被指定从事中国木材学的研究工作。当时一切都是从头做起,所内仅藏有一些从河北省东陵采集的木材标本和日本的木材标本;参考书仅有从胡先驌处借到的美国耶鲁大学雷高德教授在1918年所著《北美木材鉴定》一书。唐燿研究伊始,即与国外学者建立了联系、函索有关刊物和著述,很快得到雷高德教授赠以他主编的《热带木材》杂志和美国纽约州林校教授勃朗等赠送的木材研究刊物多种,从而初步掌握了世界各国在此学科的研究动态和水平。唐燿决定从中国工业用材的鉴定入手。

唐燿在静生生物调查所的4年间,发表了《华北阔叶树材的鉴定)(44种》、 《华南阔叶树材之鉴定》 (94种)《中国裸子植物各属木材之研究》等7篇科学论文,刊于《静生生物调查所汇刊》。其中《中国经济木材的鉴定》一文的摘要发表于该年度美国《热带木材》杂志。这篇论文直至1980年尚列入英国邱植物园格雷戈里编著的《世界木材鉴定名录。胡先驌对此评价很高,在《中国木材学》序中写道:“唐君从1931年从事中国木材事业及木材系统解剖研究,在四年多的工作中,著论文7篇。在任何文字中,中国木材有大规模科学的研究,实以此为嚆矢。”

在上述研究的基础上,唐燿于1935年写成《中国木材学》一书,记述了木材解剖学的基本理论和技术,并论述300多种中国木材的解剖特征。这是中国第一部木材学专著,受到国内外科学界的重视与好评。1933年,唐燿被选为国际木材解剖学会的会员。

唐燿 - 赴美进修

唐燿由于在木材学研究方面崭露头角,经静生生物调查所秉志、胡先驌二教授的推荐,1935年获得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的奖学金,赴美国耶鲁大学研究院林学系进修。临行前,胡先驌嘱其在国外留意有关木材研究的各项设备和文献,为日后建立中国木材科学试验机构创造条件。

唐燿在耶鲁大学,一面攻读木材解剖学、森林利用学等课程,一面在雷高德教授的指导下,从事金缕梅科木材系统解剖的研究,于1938年获哲学博士9学位。在进修期间,唐燿利用暑假访问了美国和加拿大等地的一些林产研究所,用文献摄影仪复制近3000英尺的资料;并在导师的允许下,选锯了1000多属木材标本。唐燿于归国前,得到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的资助,访问了英、德、法、瑞士、意大利等国的有关大学、图书馆和研究机构,先后摄得4000英尺文献资料,以致英国林产研究所一名职员说:“唐博士掌握的我们研究所的资料,比本所任何一名研究人员都要多”。1939年他归国,临行前将数年来收集的资料、木材标本共19箱(重约两吨)寄香港(于1941年10月运抵四川乐山),做为在中国筹建木材研究室的准备。唐燿此次美欧之行,开阔了眼界,对木材科学技术在国民经济中的作用和归国后全面而系统地开展此项研究的途径等,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加上自欧美带回的图书、资料和标本,可以说是学识与资料双丰收。

唐燿 - 木材试验馆

唐燿出国前,静生生物调查所已与中国工业试验所商定,待他回国后,创建中国的木材研究室。1939年9月,唐燿在重庆北碚着手筹建中国第一个木材试验室,但不幸于翌年6月毁于敌机轰炸。1940年8月木材试验室迁乐山,重整旗鼓,筚路蓝缕,艰苦创业。乐山地处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交汇处,为木材集散之地,颇得地利。开始,他们租用大佛寺的房屋,做为办公之用,相继在凌云山白塔寺下租用了一些房屋,于1942年扩建为木材试验馆。在扩建的过程中,一方面参考国外带回的图纸,并借用武汉大学迁乐山的部分机电设备,解决了木材试验设备问题;另一方面组织人力赴峨边、峨嵋采集木材标本。研究人员不足,唐燿则吸收了一批林产利用、物理、化学及工程专业的大专毕业生,定向培养。他编写了《木材力学试验》 、 《木材力学试验指导》 、 《影响木材力学性质诸因子》等讲义,给青年研究人员讲授,并定期举办学术讨论会,亲自做学术报告,并鼓励青年人交流学习心得和研究收获。经过唐燿多年的苦心经营,木材试验馆不仅初具规模,并且一批木材研究人员也成长起来,其中许多人后来成为国内外知名的木材学家,如何天相、王恺.何定华、柯病凡、喻诚鸿、屠鸿运等。

当时,唐燿根据实际的需要,把木材试验馆的试验和研究范畴分为八个方面:(1)中国森林和市场的调查和木材样品的收集,如中国商用木材的调查;木材标本、力学试材的采集;中国林区和中国森林工业的调查等。(2)国产木材材性及其用途的研究,如木材构造及鉴定;国产木材一般材件及用途的记载;木材的病虫害等。(3)木材的物理性质研究,如木材的基本物理性质;木材试验统计上的分析和设计;木材物理性的惯常试验。(4)木材力学试验,如小而无疵木材力学试验;商场木材的试验;国产重要木材的安全引力试验等。(5)木材的干燥试验,如木材堆集法和天然干燥;木材干燥车间、木材干燥程序等的试验和研究。(6)木材化学的利用和试验,如木材防腐、防火、防水的研究;木材防腐方法及防腐工厂设备的研究;国产重要木材天然耐腐性的试验。(7)木材工作性的研究,如国产重要木材对锯、刨、钻、旋、弯曲、钉钉等反应及新旧木工工具的研究。(8)伐木、锯木及林产工业机械设计等的研究。根据这一工作范畴,唐燿所领导的木材试验馆先后取得42种国产木材的韧性,121种国产重要木材的基础比重和力学抗强,中国西部重要商品材及其材性,中国木材的基本收缩,乐山5种木材的平均含水量,8种国产木材的天然抗腐性等一大批科研成果。

唐燿在各项试验研究中,提倡“不苟巨、不因循、要彻底、要认真”的精神。如实验人员在进行锐叶青冈木材变异性研究时,为测定含水量取了160枚试样;测定木材收缩率取了176枚试样,测定木材比重取了140枚试样。在进行木荷材件研究时,所取的试样更多,其中为测木材基本比重取样422枚,测木材径向和弦向收缩取样194枚,测木材静曲强度取样80枚,测木材纵纹抗压强度取样286枚。测木材抗剪强度取样321枚,测木材硬度取样230枚,测木材韧性取样92枚。每项试验他们都一丝不苟、不厌其烦地认真完成,这与唐燿所提倡的科学精神是分不开的。

在1942年至1950年期间,唐燿在从事木材科研的同时,还兼任设在乐山的中央技术专科学校教授,讲授木材造纸、林产制造、木材化学等课程。

抗战胜利后,中央工业试验所迁上海。唐燿不愿抛弃多年苦心经营的木材试验馆,决心留在乐山,继续他的科学研究事业。但内战重开,时局动荡,通货膨胀,给科研带来不少困难。特别在乐山解放前夕,谣言纷纷,人心惶惶。唐燿不为所动,为了迎接中国的黎明,毅然组织职工,坚守岗位,保住了试验馆的全部标本、资料。

1949年12月16日乐山解放,唐燿怀着喜悦的心情,与妻子曹觉“箪食壶浆,以迎王师”。1950年元旦,唐燿等人用各种木材的原色镶成“为人民服务”5个大字,悬挂在试验馆门前,并书写一联:“没有中国共产党怎能产生人民解放;缺少科学的研究鲜克完成工农建设”,表达了当时科技人员的心情。

自1950年1月,木材试验馆由乐山专署接管,唐燿留任木材试验馆负责人,又被选为乐山县首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同时被任命为川南人民政府公署财经委员会委员,并于1950年3月出席西南军政委员会农林部召开的农业生产会议。

1950年7月,乐山木材试验馆隶属政务院林垦部,并改名为政务院林垦部西南木材试验馆。

唐燿 - 科研结合生产

1952年12月,西南木材试验馆迁到北京,与林业科学研究所合并。唐燿任该所研究员兼副所长、森林工业系主任。在北京的7年间,他仍坚持在木材科学研究的第一线。根据国家提出的“合理利用木材”的方针,开展了裸子植物木材比重、木材力学抗强和允许应力的研究。当时东北等林区每年生产相当数量的桦木和杨木,而用材单位不愿使用,唐燿和同事们进行了桦木、杨木物理力学试验,以精确的试验数据,使用材单位接受并使用。唐燿等还进行了木材防腐剂毒性等项目的研究。同时,唐燿还承担了政务院各部的有关咨询和科研任务,如为重工业部编写了保管基本建设用材防腐、防裂、防虫蚀的技术资料;为枪托、木箱、木梭、木模等用材解决了加工中遇到的问题;为铁道部枕木防腐讲习会讲授“枕木防腐问题”;为交通部公路木桥防腐讨论会讲授“木桥防腐问题”。

唐燿在1956年7月参加了森林工业部北欧森林考察团,访问了苏联、芬兰、瑞典、挪威、民主德国等有关木材研究机构。

唐燿 - 木材科学

1959年秋,中国科学院调唐燿至云南昆明植物研究所工作。云南素以植物王国著称,但对云南热带、亚热带森林的木材无人做过系统的解剖研究。唐燿满怀信心地投入这一木材学尚未开垦的领域,研究所为之配备了助手,开始在西双版纳和滇东南搜集木材标本。同时从北京植物研究所调拨来该所积累的木材标本,并利用了他妻子曹觉技师20年间所做的8000多张木材切片。自此,唐燿又沉浸在木材标本的海洋中。经过7年的努力,他于1966年又完成了一部巨著《云南热带材及亚热带材》 。此书43万字,图79幅,包括60种161属木材的系统解剖的原始记载,1973年由科学出版社出版。它首次揭示云南丰富的热带、亚热带木材的奥秘,为合理利用祖国这一宝贵财富提供了科学依据。中国学术界给予较高的评价,如云南林业学院徐永椿教授写信称:此书“写出了新的水平,不但在热带材方面做了许多工作,提供了完整的比较系统的材料,也对热带树木分类、生态、林木组成和木材使用方面的问题,将自己的心得,从不同方面表达出来。……感谢你的著作在思想性方面的启发。它为我们今后搞业务工作的同志,做出了新的榜样”。此书已被介绍至国外,其外文摘要被刊载于1983年《国际木材解剖学会会刊》 。

“文化大革命”使唐燿科研工作几乎中断。粉碎“四人帮”后,他修订了科研计划,继续开展木材科学研究,并积极培养接班人。短短两年,为青年研究人员和林业院校学生编写了《木材解剖学》一书,讲述木材解剖的基本理论和操作方法。接着他又完成了一部约30万字的著作《中国裸子植物及木材解剖》 。此书是他在1934年发表的《中国裸子植物各属木材研究》论文的增订和扩展,是他从事木材科研的又一里程碑,反映了唐燿几十年从事木材学研究的新的高度。原论文记载裸子植物41种、隶24属、6科,大部分仅根据一个标本记载树径、产地、材性、树皮及工艺性质,是放大镜和显微镜的观察。新著则增至120种、隶33属、11科,根据300多号标本,其主要内容则包括主要工业用材的名称、鉴定、材性、用途、现代裸子植物分类、有关化石的鉴定等。新著从宏观上总结了国内外有关研究成果,通过木材解剖的比较研究,探讨了中国裸子植物各属的发展演变及其木材的特征。他认为松、杉、柏一类的裸子植物的构造远比桦、杨、榆、椴等阔叶材简单,但在工业用途上却更为广泛。中国裸子植物除麻黄及买麻藤两个属有导管,苏铁属具狭的木质部,其他各科属均以轴向排列的“管胞”构成木材的绝大部分。这一类“管胞”的作用,具有支持和输导的两项功能。典型的“管胞”是已失去原生质含有的管状细胞。这种形态上的特征,有利于植物体水分的轴向输导。但它们的细胞壁上都多少有木素化的次生壁结构。后者虽然增强了硬度,但延迟了水分的运输。从这一分析可见:在“管胞”使输导能力增大的同时,又会使细胞强度削弱。反之,支持的能力增强,又使得细胞间水分的移动受阻。唐燿通过这一木材解剖的比较研究,论证了裸子植物一些组合的树种,如杉科、罗汉松科各属的“管胞”,远较另一些组合的树种,如红豆杉科、柏科的为长。他认为,细胞的长和短、厚和薄,确是裸子植物演化史上一个关键问题,裸子植物“管胞”的演化也和双子叶的导管一样,总趋势是缩短。在漫长的地质时代,从水生到陆生的过程中,植物本身在机械支持作用和输导水分作用之间,存在着对立的统一,是内在矛盾。这一认识为了解裸子植物种类的发生、发展到死亡,了解新的裸子植物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证据。唐燿的这一部新著不仅是中国裸子植物及木材解剖的系统记述,而且包含他几十年研究木材的学术见解,是他几十年心血智慧的结晶。这项成果在科学研究上和国民经济上均有很大价值。

唐燿老当益壮,马不停蹄,在完成上述专著之后,又投入了《中国木材属志》巨著的编撰工作。

唐燿 - 科学事业

从唐燿近60年从事中国木材科学研究的历程中可以看出,他是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时期爱国知识分子的典范。这表现在对祖国的眷恋和对人民的热爱,以及对科学执著追求的意志和自强不息、永不自满的奋斗精神。

他从青年时代即立志为开拓中国自己的木材科学研究事业而奋斗,以振兴中国的林业科学为己任。无论是在远涉重洋、寄身异邦的进修时期;还是在四川乐山披荆斩棘、创建木材试验馆时期;还是在祖国边陲进行热带、亚热带木材研究时期,他只有一个理想:为祖国争光、为民族争气。他兼收各国之长,立足于中华大地,创建中国自己的木材科学事业,使之立足于世界学术之林。他认为外国人能做到的,我们也一定能做到。他关心祖国的建设,注意理论联系实际,针对国民经济建设的急需,在木材工业领域,解决了不少生产问题。他鄙视那些争名于朝、争利于市,或为小家庭安乐、舒适而奋斗的人;他崇敬那些为真理而斗争,为祖国繁荣昌盛而献身的人。

他献身于中国木材科学事业,虽然道路坎坷、几经风霜,但都动摇不了他的信念。草创的木材试验室毁于敌机轰炸,则移地重建;“四人帮”倒行逆施,横加罪名,株连子女,他横眉冷对,宁折不屈,逆风而上,继续进行科研。这种高贵的品质和锲而不舍、百折不挠的精神,代表了中国知识分子的正气。当科学春天到来之际,他已70多岁高龄,但老而弥坚,仍以生命不止、奋斗不已的精神,惜时如金,为木材科学添砖加瓦,攀登新的高峰。

他一生在科学事业上永不自满,与时俱进,不断修订与充实自己的科研内容,不断超越昨日之我。他虽然在木材科学上已取得丰硕的成果,但他深知学无止境,清醒地看到中国木材科学与世界的差距。他在《木材科研五十年》一文中说:“有人称赞我是木材专家,我的回答是:‘我钻得还不够,如在国外已有40多年历史的木材超微观构造研究,它和木材材性试验的关系是我们从事木材解剖学的一个新的领域,这在中国还是一个空白’。”这也正反映了他在木材科学研究领域的学识博大精深之处。

1978年至1988年唐燿被选为全国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六届委员。198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表示愿将自己多年珍藏的关于木材学的图书、文献、资料和木材标本全部献给国家。他说:“在木材研究战线我是一员老将,但是在无产阶级先锋队列中,我是一名新兵。我将更加勤奋努力,在祖国‘四化’的征途上奔驰不息。”

唐燿 - 人物简历

1905年1月6日 生于江苏省江都县(今扬州市)。
1927年 毕业于南京东南大学理科植物系。
1928—1930年 任江苏省扬州中学生物教员。
1931—1934年 任北平静生生物调查所研究员。
1935—1938年 在美国耶鲁大学研究院进修,1938年6月获博士学位。
1939—1949年 于四川省北碚及乐山创建中央工业试验所木材试验室(馆),任该馆主任。
1942—1950年 兼任中央技术专科学校教授。
1950—1952年 任中央林垦部西南木材试验馆负责人。
1953—1957年 任中央林业部林业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兼副所长及森林工业系主任。
1959年— 任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员。

唐燿 - 主要论著

1 唐燿.中国木材的研究.静生生物调查所汇报,1932—1935,1—5卷
2 唐燿.中国木材学.北平:商务印书馆,1936.
3 唐燿.中国商用木材初志.木材试验专报,1942(1).
4 唐燿.金镂梅科木材系统解剖的研究.静生生物调查所汇报,1948(新1号).
5 唐燿.中国木材材性研究——木柏.木材试验馆特刊,1945,5(39)
6 唐燿.中国木材材性研究——丝栗.木材试验馆特刊,1945,5(40)
7 唐燿.云南热带材及亚热带材.北京:科学出版社,1973.
8 唐燿.中国裸子植物及其木材解剖(30万字专著,尚未出版).
9 唐燿.木材解剖学基础昆明:云南林学院,1982.

TAGS: 中华名人 中国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