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水娟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姚水娟 (1916—1976) 女,演员。浙江省嵊县后山村人,原名姚文贤。

姚水娟 - 生平简历

1930年进群英舞台科班学艺,先工生,后工旦。开笔师父为男班演员竺焕泉,教得细、教得深。武功师傅为绍班的竺基焕,教得严、教得狠,使姚初入梨园就学得扎实的基本功。在科班后期又得女子越剧创始人金荣水的亲授,学会了几出“新衣戏”(小衣戏),如《倪凤扇茶》等。教学中注重人物内心感情的表现,致使姚的表演以细腻传神取胜。学演期间,饰《蜜蜂计·狱中缘》一折中薛小英一角,演得情深意切,众口赞绝,为姚崭露头角的出名戏。由此,未出师门便于1932年春被“越新舞台”聘为客师,流动演出于嵊县、宁波、绍兴城乡。6年中对〔四工调〕的唱腔有所创新,并尝试将路头戏改为详细幕表制。
1935年8月,在宁波大光明戏院上演新编戏《仙宫艳史》,使用了机关布景,姚的演功出色,《时事公报》上称她是继施银花前辈之后的新秀,冠以花容月貌、文武兼备、青衣悲旦,并赞为“越剧主席”。至抗战前,她率班在杭州大世界演出,把《碧玉簪》中的李秀英演活了,当时的浙江省省长兼杭州“大世界”游艺场经理的张载阳,在看戏时被她的表演深深激动,高呼“妙,三花不如一娟!”(三花指施银花、赵瑞花、王杏花,一娟指姚水娟)从此,誉传历史。1938年初,随“越升舞台”到上海,演出于通商、老闸等戏院,搭档小生是李艳芳。是年7月,与竺素娥组班“越吟舞台”,演出于天香戏院。她锐意革新,聘请樊篱(迪民)为专职编剧,上演了含有抗战意识、伸张民族正气的《花木兰》,并打破越剧只演老戏的保守路子,引起舆论界重视。接着,又出演《西施》、《冯小青》、《燕子笺》、《貂蝉》、《天雨花》、《孔雀东南飞》等新编剧目,社会影响日益扩大,被有关报刊冠以“越剧皇后”称号。1939年春节,出版了越剧史上第一本演员个人专集——《姚水娟专集》。1939年“歇夏”后,与魏素云组成水云剧团,取消班长制,实行经理制。

1940年秋,又与李艳芳合作组建越华剧团,在皇后、卡德、龙门等戏院轮番演出。新编剧目之多,在各戏班中占首位。尤其是《蒋老五殉情记》、《啼笑因缘》、《泪洒相思地》等上座率极高。《泪》剧连演80多场,创造剧界连演场数之记录。在当时她的声名之盛达到顶峰,成为改良越剧的代表人物。嗣后,先后与王水花、张桂莲、竺素娥合作,直至1946年7月6日结婚辍演。在沪演出8年多,总计演出5 000余场。她善唱[四工调],喜紧弦响唱。勤于向兄弟剧种学习,曾从绍剧、京剧、杭滩、湖滩、北方大鼓中汲取营养。中气充沛,能运用“海底翻”技巧,一口气连唱十几句而字字清晰。表演功底全面,能饰各类旦角,亦能反串小生,曾串演韩世忠、许仙、梁山伯等。擅演剧目甚多,传统老戏中即有《倪凤煽茶》、《盘夫索夫》、《琵琶记》等。1954年在《盘夫》中饰严兰贞,获浙江省和华东地区戏曲会演一等奖。1962年,上海越剧院由海燕电影厂、香港大鹏影业公司合拍戏曲电影《碧玉簪》,由袁雪芬提议特邀其饰演李夫人一角。

30年代末、40年代初,丽歌和胜利唱片公司为她灌录了《碧玉簪》、《泪洒相思地》、《西施浣纱》、《范蠡与西施》等剧唱片5面。与竺素娥合灌的唱片有《借红灯》、《索夫》、《书房会》、《化缘认妻》等8面,与李艳芳合灌的唱片有《十八相送》共6面。1951年7月加入浙江省越剧实验剧团,主演了《王秀鸾》、《千夫所指》、《新梁祝哀史》等剧。1952年编入浙江越剧团,与来自文工团的青年男女演员实验男女合演改革,在《罗汉钱》中饰媒婆、《一篮草子》中饰农村妇女充满生活气息。还主演了《秦香莲》、《庵堂认母》等。1953年被选为浙江省人民代表和政协委员,后又选任浙江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为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1956年,由她口述、何贤芬笔记整理成《姚水娟表演艺术》一书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单行本。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后较早摘帽,并予平反。1961年进浙江艺术学校教学,培育了首届越剧班一批花旦学员。“文化大革命”中倍受折磨。1976年患癌病逝于杭州。

姚水娟 - “越剧皇后”的来历

一九三八年,姚水娟率女子越剧团进入上海的孤岛时。对梅兰芳崇拜已久,苦于没有机会和他见面,姚水娟听说京剧舞台上用绣花大幕,各名家利用图案不同,梅兰芳则采用梅花作为装饰,她也模仿梅兰芳以梅花为图案,作为自已演越剧“玉堂春”的堂幔,打破了原越剧舞台“一桌二椅”的传统格式。
     在一次盛大的会演上,梅兰芳与姚水娟偶然相遇了。那时越剧与京剧相比,当然越剧逊色多了。但梅兰芳博士早就听到过绍兴有个赛西施姚水娟很会演戏,  有“三花不如一娟”之誉,所以他特别注意 。看到台上演戏的姚水娟,果然很有光彩,给他留下了极好的印象,博得了梅兰芳的赞扬。未几,正值岁暮封箱的时候,有中汇银行行长魏晋三鉴于姚水娟剧艺高超,魏系越人,谊在同乡,邀约《罗宾汉报》(专谈戏剧的小报)主编朱瘦竹,代邀梅兰芳到上海知味观杭菜馆赴宴,当时我正在《罗宾汉报》任编辑,也忝末座,同时姚水娟也应邀而来。其时我遂向魏晋三建议,请梅兰芳为姚水娟提字,魏晋三表示同意。我征得梅先生的允诺, 当即由知味观司帐蔡萸英取来笔砚,梅兰芳即兴挥毫书就“水娟艺家越剧皇后”几个秀劲大字,下署梅兰芳题字样,水娟见了,乐得如获珍璧。事后还是由我去梅寓补盖印章,最后由樊篱制版刊在他编辑的“姚水娟专集”中, 一直被艺坛传为佳话。此后姚水娟获得皇后桂冠,声誉益噪。
   “姚水娟专集”中除刊登梅兰芳所题的“越剧皇后”外,还有封面的“红豆馆主”题签。这红豆馆主不是别人,即末代皇帝溥仪的堂兄溥侗,他是位享有盛名的京昆艺术家,还有言菊朋、李万春、冯子和、王熙春、黄桂秋、林树森、章遏云,金素琴等百余人,其中推梅博士所题的“越剧皇后”最为名贵。  

姚水娟 - 出名戏《狱中缘》

姚水娟自幼机智聪颖,肯动脑筋,能苦学苦练。天微明,就起来练功:三九寒天,在白佛堂冰凉的石板地上拿顶,双手冻得红肿,全身冷得鼻涕倒流,她不喊一声苦;在门口桑树地里压腿,脚搁在桑树椿上,被扣出血,也不叫痛。她能唱绍调、徽戏,又能潜心钻研,进步显著,师傅见喜,定为科班“头肩”小旦。科班后期,又得女子越剧创始人金荣水(矮尼姑)精心传授,学就了几出“彩衣戏” (俗称小衣戏)后,表演注重人物内心思想的表露,以神取胜。未出师门,于1932年被“越新舞台”聘为客师。当时,她主演的《双珠凤》 (先演倪凤(小衣角),后演霍定金)和《十美图》(饰严兰贞)演的活灵活现。后人认为该两本戏中的“倪凤煽茶”和“盘夫”是她的成名作,是的,这两出戏是她拿手杰作,但这是以后的事,最早出名之戏,据她自己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所说,是《狱中缘》,实鲜为人知。

《狱中缘》是《蜜蜂计》中一出折子戏:有薛牢头,薛小英父女,“犯人”董良才和旗牌官四个人物。说的是书生董良才年轻貌美,其后母逼他私通,奈董不允,遂怀恨在心。一日,后母故将蜜糖涂满脸面,约董花园赏景。花园蜜蜂飞舞,闻到蜜甜,纷纷飞至后母脸上采蜜。良才一见,即上前扑救,那知后母一把将他抱住,诬说他调戏娘亲,良才中了“蜜蜂计”,蒙冤入狱.戏就是良才入狱后,受到禁子之女薛小英管教,良才诉出实情,小英寄于同情,后结成良缘,并私自放走死犯而结束。全剧长达一小时,可小英与良才的戏,占了四分之三.姚水娟饰薛小英一角,通过很平常的一问一答,很枯燥的对唱对白,却始终吸引住观众,看者不厌不烦,原因何在?这就是姚水娟受金荣水悉心教学“彩衣戏”,自科班就注重揭示人物内在思想所分不开。姚水娟能把人物思想变化发展,处理得层次分明,感情起伏跌宕,达到以情动人。戏始,当小英代父管教犯人时,由于思想单纯,总认为犯人是坏人,所以对良才是蔑视、厌恶。良才不守狱规哭泣时,她毫不手软,提鞭责打,酷似禁子。良才哭诉真情,小英知其受冤入狱,姚水娟表演急转突变,深表同情,显示姑娘家纯洁之真髓.出于同情,她追根寻源,盘问底细,又知董中了“蜜蜂计”,遭不白冤。又遭贪官屈打成招,身受极刑,遍体鳞伤,悲惨痛苦万分,姚水娟的表演由同情化为怜惜之情。她的怜惜来自她的爱憎分明,敢于抱打不平之心。为此,毅然不顾皇法,大胆地为良才开锁下枷,进而不避嫌为“犯人”梳洗脸面,抓虱整衣,敷伤包扎等等。姚水娟的外形动作极为细致,内心情感又非常细腻,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小英姑娘的心地善良,

爱憎分明、大胆敢为的品德,把广大观众引向如临现实境地。后良才进而诉了爱妻为他蒙冤而无力申诉救援,悔恨悲伤至极,自刎身亡。姚水娟此时的表演,把戏推向顶峰,思想感情升华到新的境界,从篾视责打“犯人”到同情怜惜“犯人”,后又发展到心疼爱上“犯人”。全部精力集中于即将赴刑场问斩的良才身上,表现的是情窦初开邂逅情人,心花怒放,却又羞羞答答,含情脉脉。按小英思想的发展结果,道出愿与良才结为终身伴侣。此时,台下观众无一不欢心大笑,拍手鼓掌。笑薛小英高尚风格,终与良才结缘,掌鼓姚水娟表演:时而比父亲还凶的牢头禁子,时而却成纯洁天真可爱的年轻姑娘,演技堪称绝妙。但是,戏并非到此结束,正当一对情侣处在幸福之中,突然旗牌官到来,宣读刑部批文:良才即绑赴法场监斩。姚的表演急转直下,惊呆慌张,恐吓害怕,手足无措,恰似热锅上的蚂蚁。但小英的爱憎分明,真挚的爱情,勇敢大胆的思想行为,最后说服父亲,放走了良才。

姚水娟习艺不久演《狱中缘》,能通过管教犯人的蔑视厌恶:责打犯人的严厉怒恨:同情犯人的正义善良;爱上犯人的情窦初开纯洁美丽:放走犯人的勇敢大胆等细节,表演层次分明,变化明显,起伏跌宕,把七情六欲细腻逼真的表达出来,塑造了小英的鲜明形象,观者无不如痴似醉,众口赞绝。姚水娟随着戏班不断演出,声誉鹊起,名扬嵊县及浙江城乡。

姚水娟 - 三花不如一娟

抗日战争前,姚水娟在绍兴、宁波等地演出已红极一时,被报界誉为“越剧主席” (见1935年8月27日《时事公报》),称她是继施银花等前辈之后的新秀,戏馆竟相邀请,身价百倍。

她在省城杭州演出期间,随着年龄的增长,舞台经验的丰富,声誉也越来越高,当她进“大世界”越剧场之时,一日上演传统老戏《碧玉簪》,由她饰主角李秀英。“大世界’的经理张载阳,是新昌人,很爱看越剧,尤喜看姚水娟的戏。他得悉姚演李秀英,特来观看。戏演至中途,他被姚水娟真挚动人、朴实无华的表演所感动,突手拍座椅,惊呼“妙!三花不如一娟”。此一惊呼,震惊了全场。可观众个个莫明其妙,只道他是“越迷’捧角儿。可是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传遍杭州全城,大报小刊也随之刊出。当时有位叫陈赓仙的人,与张载阳相识,特去询问,何说“三花不如一娟”?张答:姚小姐的表演妙极了,有独到之处。尤是“归宁“、“三盖衣”二出戏为最。施银花她们虽是大名鼎鼎的名伶,可就此而论,难与相比。

张老板所说不无道理,姚水娟确是以刻划人物性格.內在感情真切丰满著称。她饰演的李秀英在“归宁”一场中:李秀英与丫鬟环春香返回娘家,李夫人为女设宴款待。席间,问及嫁到王家夫妻关系时,李秀英此时的思想非常错综复杂,内心矛盾甚是激烈。她怕娘亲知道自己到夫家遭冷落之苦,因此,必须隐瞒被王玉林凌辱之真相,只好强颜欢笑,把苦水往肚里咽。又怕春香嘴不紧,道出真相,败露隐瞒事实之机关,不得不强装主人之尊严,威胁、暗示丫鬟环不许说出实情。同时又以求情之心,劝她帮助自己。可她更怕自身的后果,从近想远,从今虑后。新婚燕尔,应是夫妻恩爱情深,归宁之日,更该双双同来,可成婚一月,未曾同房共寝,何来恩,那有爱?有的是冷落无情,落得红颜薄命,今后怎样度日?悲从中来,但在娘的面前,非得装作“夫妻恩爱”若无所苦。这是一场里外极为矛盾的戏,姚水娟把李秀英欲真言而不可,欲哭不哭、欲笑不能、欲怨不愿的尴尬矛盾的心理活动表现得恰如其份,以微妙的一摇手,一摆头,一跺脚,一挤眼等身段动作,又通过会说话的眼睛和脸上的表情一一传达给观众,催人泪下,台下无不感动。当玉林来书,命秀英原轿去原轿归.别母时,姚通过对母亲回头“三看” 、“三跪”、“三磕头”等较大幅度的动作,表达了她满肚哀伤痛苦,有言难开口之情,把戏推向高潮。

“三盖衣’一场,姚水娟充分运用她自己韵味浓郁、朴实的唱腔,咬字正、吐字清的道白的特长,有声有情地告诉观众,并以行如飞云的台步,飘忽轻柔的水袖相辅之,使人倾倒。当李秀英三番几次向睡坐在桌边的丈夫玉林盖衣时,她那种怕他怨他,惜他爱他的心理活动,通过云步、雀步、移步和颤抖的双手以及水袖抖、甩、抛等动作来表露,一双乌黑圆睁的眼睛,正确地显示了李秀英此时之惧怕惊吓,对他不满却又爱护怜惜之情。把一个封建社会中的干金小姐的善良贤孝表现得维妙维肖,栩栩如生。难怪张载阳赞她“三花不如一娟”。可话又得说回来,施银花、赵瑞花和王杏花都是声望很高的名伶,施,赵是第一代女伶,比姚早习艺六年多,王与姚同属第二代。“三花”的艺技都各具特色:施银花唱如珠走玉盘,粒粒可数,又是“四工腔”的创始人,号称“越剧泰斗”“花衫鼻祖”;赵、王有“越剧魁首”和“越剧皇后”之誉.她们的表演都以细腻真切闻名于越剧界。为此,不论“三花”或是“一娟”,她们都是‘四工调’时期的代表人物,艺术上各有千秋,都是越剧界和观众一致公认的名角,倍受欢迎的红伶。

姚水娟 - “越剧皇后”

抗战不久,上海沦陷敌手。姚水娟率先领班进上海,于1938年春节演于通商旅馆。后又与竺素娥、商芳臣、毛佩卿等组建“越吟舞台”。并聘请原《大公报》记者樊迪民(樊篱)为编剧,开创了越剧团设专职编剧之先声。樊篱根据魏绍昌的提议,把《木兰辞》改编成新戏《巾帼英雄花木兰》,1938年9日首演于天香大戏院,由姚水娟演花木兰一角。

戏一开场,表演的是本行旦角。但其气质非小家碧玉,更非大家闺秀,乃是具有正气俊秀之农家女,别具一格。改装男儿汉代父从军后,则显得英俊威武,但又不失女儿气。充分显示了姚水娟旦角扮男生的艺术风采。这是她入科习艺初学生,后工旦所打下的基础。尤其是花木兰巡营寨一场,一手执钢枪,一手执马鞭的既舞又唱的表演更为精彩,动作干净利落,鹞子翻身有速度,有力度。既圆又灵,每一个亮相犹如雕塑,洒脱漂亮、美不可言,博得观众满堂掌声。当时上海英文版《大陆报》,赞姚小姐饰的花木兰,如法国的女英豪琴妮阿克。这是外文报刊第一次赞美越剧艺术.广大观众在颂赞姚水娟艺技的同时,更颂赞她的爱国热情与胆识,当时正处于日寇占领之时,她竟敢上演反对外来侵略,唤起民众抗倭寇之爱国戏,并以花木兰代父从军;最后打败外敌来影射日本帝国主义侵我中华也必遭失败的含意,这种大无畏的爱国精神,实是可敬可嘉。《花木兰》上演后,上海日伪汉奸操纵之报刊上,大放厥词.说天香戏院内埋有一颗“定时炸弹”,威吓姚水娟和“越吟舞台”的姐妹们。但她们没有被吓倒,连演27场、连演连满,誉满沪上。此后,姚水娟又上演了樊篱编写的新戏《冯小青》、《燕子笺》、《啼笑姻缘》、《泪洒相思地》和《蒋老五殉情记》,又一次开创了越剧演“路头老戏”走上演新编戏之先声。

姚水娟在敌人侵占上海之期,上电台播唱《劝勿囤米》的新曲,为百姓买不到米之苦诉情,揭露奸商的不法行为,同时她还反对上演妇女赤身游街有辱女性的《游四门》等坏戏。姚水娟的高超艺技,正义行动,大受沪地群众称颂。1938年9月,上海《戏报》、《戏世界》、《戏剧世界》三家小报,联合举办由读者投票选举“越剧皇后”活动,那时在上海的女子越剧戏班有10副之多。扮演旦角之名伶济济,选举结果,姚水娟独占鳌头,荣登“越剧皇后”宝座,夺得桂冠。

有人曾写“姚伶水娟越剧皇后”八个字的藏头诗一首,诗曰:

姚姝色艺无双品,
伶界天香第一家。
水眼波回应闭月,
娟情春逗亦羞花。
越中交口称翘楚,
剧里传神惑物华。
皇度自应推表率,
后名瑞合颂柔嘉。

姚水娟 - 姚水娟墓

一般墓碑上的文字比较简炼,并且对人的评价也比较客观,盖棺论定,这墓碑上记载还是要看看。

姚水娟墓,首先看到的姚水娟的照片,非常漂亮,非常端庄,并且墓碑正面的文字也非常醒目直白,就是“故越剧皇后姚水娟墓”。对于越剧,从小喜欢看,知道的赏多是袁雪芬、徐玉兰等,姚水娟不太熟,而此地写着是“越剧皇后”,所以越加感兴趣。

姚水娟墓碑背后的文字:

越剧杰出表演艺术家姚水娟一九一六年丙辰八月十四日生于浙江嵊县后山村  十四岁学艺  十六岁成名  德艺超群  誉满两浙  一九三八年一月率团赴沪  一鸣惊人轰动上海  继而吸收姐妹艺术之菁华  争取社会各界人士支持   首先建立正规编导制  倡导排演新戏  结束了绍兴文戏时代  奠定越剧改革发展之基础   从此越剧正式定名  扎根上海  在沪九年始终一马当选冠领群芳稳坐越剧皇后宝座  一九四六年因结婚隐居杭州  一九五一年在杭重登舞台  历任浙江省首届政协委员  人民代表  戏剧家协会副主席  一九七六年丙辰十月廿日病逝杭州寿满花甲  越剧从农村文化转轨为城市文化  由地方小戏转化为一大剧种  当记姚水娟奠基创业划时代之功绩  一代越剧宗师永垂千古

浙江艺术学校六五届六九届越剧班学生

浙江越剧团部分友好及弟子敬赠五千元

TAGS: 1916年出生 1976年逝世 上海民国和新中国时期人物 各职业人物 浙江人 社会科学人物 艺人 越剧 越剧演员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