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斌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阮斌 - 家世传略与谱系

阮斌阿訇系云南省鲁甸县文屏镇庆门村黑山迅人,他的祖籍是在唐代由我国西北长安因安史之乱,而被残害的袁姓改宗为阮姓从而进入山东地区的。在北宋时代天下大乱时有所谓水泊梁山阮氏三雄之说,往后则又潜入江苏南京、浙江杭州一带落居。远祖阮国梁其子阮启龙、阮启云于雍正四年【1726】因清廷在云、贵、川三省毗连地区的芒部、乌蒙、乌撒、东川继明末清初发动的一场大规模的“改土归流”的高潮从而随总督鄂尔泰所属哈元生将军南征而进入云南的。所以滇东北的绝大多数回族先民当以这次“改土归流”之高潮而随军入滇的为最多,由于入滇落居晚于滇西、滇南的回族,因此似有别具一格的姿态。在此指明这一点是极其重要的。在这次征略中有阮氏启云曾直接参与南征与第一次战役,后来考证有一人曾作为南征中的勇士而出现,他正是阮启云这位荣获“武兄郎”称号的阮氏回族之先祖,于是阮斌阿訇的祖先进入贵州后签发而定居于乌撒【威宁县】杨万桥一带。现在杨万桥有阮氏祖先的墓地存在,还特存有上面刻记阮氏三十代谱系的墓志铭具在,比较可靠的有十代其字辈为:国、启、庭、世、德、中、开、成、正、应。随军南征中的阮姓只有启云祖信奉清真教【伊斯兰教】而启龙祖则信奉佛教,其子孙后代早期已落居鲁甸县郊区顺三村,现有三百多户阮姓人家。还有会泽县落业区落业河旁也有三百多户同宗阮姓,其字辈排行完全与回族阮姓一致。信奉伊斯兰教的祖先阮启云曾追随哈元生将军转战于三省四区之间,在乌撒得胜破一役中哈元生将军闪电似的击毙了黑寡和暮末两土司,从而挥军乌蒙并大举向东川、芒部两路进军中阮启云显示了“武兄郎”的气魄,所到之处敌军见旗返走于是军威大振,真可谓有“过三关【豆沙关、天底关、大关】斩六将”之势。这就标志着“改土归流”的决定性胜利。这种胜利乃是三省四区的土司全面崩溃而告终。这就是扫平吴三桂在云南精心设置的三藩残余的第六次改土归流的高潮。在胜利之后阮氏祖先启云选定云南鲁甸县拖姑地区并择定而落居,现在已近千户人家四千多人口。在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就是:阮斌阿訇的第四代先祖阮世美修建了驰名中外的拖姑大清真寺,因为这座清真寺为纯香木而无穿孔的一种乘搭结构,而大殿则以四柱落基的庞大基座,采用了同梁共柱的“斗拱建筑”的奇离方式而达成雄伟高大的殿堂,使人们直观后构成一种奇迹般的观念。现在被例为云南重点文物保护之一。曾有伊斯兰世界的外宾参观过。据传说:此殿乃是阮老巴巴借助托梁换柱的神力而修建的,所以在云南滇东北地区的穆斯林称他为老仙巴巴。这位老仙巴巴有一个亲侄子阮德典在陕西西安大清真寺求学,在清代乾隆年间他的四叔阮世美归真于鲁甸拖姑大寺时,当举行葬礼之日[时遇主麻聚礼日]阮世美突然在西安大寺出现,还参与他的侄子阮德典举行了聚礼,从而为他的亲侄子所会晤并谈了话。由于这个传说的存在使这位老仙巴巴更加离奇多彩,从而永恒地获得口碑载道之颂歌。而拖姑大寺离奇多彩的故事就世世代代传颂着。至于阮德典先师他的一生最值得我们称颂的,就是他为我们经学世家留下了用竹笔亲手抄写的在伊斯兰世界流传一千多年的伊斯兰教的权威著作,即《古兰经注释》、《教义学大纲》、《伊斯兰哲学》、《伊斯兰法学》、《伊斯兰逻辑学》、《阿拉伯语语法学》、另外还抄写了《阿拉伯语修辞学》。上述这些著作都是伊斯兰教中世纪的作品,这些著作都是阮德典在乾隆年间的手抄遗本,笔画婉透而清晰从而又美观大方,自具风格看起来如花似玉。这些手抄本包括阿拉伯语、波斯语的伊斯兰教各种学科的大小经籍多大三百余种,可惜在十年动乱前后付之一炬。要知道宗教实际上是一种学术,一般都由深奥的伦理观念开始。在我国本来就不存在什么儒教,至于后来则是佛教与道教相互融合及各自吸取对方之哲理而构成佛道贯通为一。从而把儒学作为一种庞大的鸿学而带入道佛之中构成一个牢不可破天理之道的那种伦理观念,于是儒家各派转化为儒教。到了晚期变成了三教合一的所谓“三一教”,这是林兆恩【1517——1598】所创立的三教合一的东西。所以说宗教乃是人类认识真理的思想意识形态,因此宗教是一些认识论的不同层次罢了。现在有几本主要著作还仍然由我收藏着。这可算是在我国三百年前的伊斯兰教精神艺术产品的用竹笔手抄的珍贵文物,这位书法家就是阮斌阿訇的“三曾祖父”其名阮德典,他早期在我国西北陕西西安经堂院校求学。阮斌阿訇的祖父就是他的曾孙,阮斌阿訇的祖父有四子,他的父亲排行第三学名阮正奎。从这位书法大师到我父亲阮斌阿訇共六辈人都是集大量经籍的世代阿訇,可算是一个伊斯兰经学世家。

阮斌 - 生平思考与判断

阮斌阿訇、字仲康、1932年出生在一个伊斯兰教经学世家;幼承家学具有渊源,12岁前基本懂得了阿拉伯语词法与语法,因而获得了一定的阿拉伯语基础。而少时流离颠沛却是为的仰求名师。1938——1941年只读了两年高小;接着读了两年的简易师范,1943年由于具有一定的阿拉伯语基础,因此由昭通鲁甸两县回协支会联合保送到昆明永宁清真寺明德阿专学校学习。当年冬季到沙甸、大庄寻求高师马坚先生。两年半后归返昆明阿专部学习。在立年之间基本上掌握阿拉伯语的新闻阅读能力。1949年冬天学成返回家乡,1952年到东川参加工作。30年间阮斌阿訇从未停过学习伊斯兰教各种学科与有关这方面的一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东西。阮斌阿訇的工作是搞水文与测量;而这两种学科须要高度的数学基础,于是他在3年之间学习了和水文与测量急须应用的数学知识:微积分。在工作上能搞水文测量、计算与整编;以及水文迳流与洪水频率的概率论的数理统计工作。能搞水文地形的坐标控制测量、计算与展绘工作。1963年曾主编过一本〈东川矿务局落雪矿坝洪水迳流考查报告〉约5万字,随即呈交给北京设计院东川工作组使用。1960——1961年参加了东疮市[包括会泽县]水文手册编写工作。
三十五年来由于阮斌阿訇素爱的学科是文史、哲学;其中主要是对伊斯兰哲学的研究,其此是伊斯兰逻辑学、法学、史学。由于他有一个不可动摇的抱负;因此,他的一切学习都是具有目的性的,一切都是围绕这个目的而进行的。因为伊斯兰教是世界三大宗教最理性的宗教,它的思想意识形态是一种蕴涵着社会与国家伦理观念的宗教。如果说把闪民族的三大宗教断说成是一个普遍、特殊与个体性的那种一体三环节关系的话,那么伊斯兰教是前两者集大成者,换而言之是前两者即犹太教与基督教的统一,或者说是对前两者的扬弃,这就是思辩哲学以慨念立论从而真理之辩正运动的任识。中世纪的伊斯兰教;当它摧毁了两大帝国以后即波斯帝国与东罗马帝国[拜占庭],于是把版图扩展到异构成为横跨欧、亚、非三洲毗连地区的大帝国。到了阿巴斯王朝时代在两河流域的巴格达建立和展开了大翻译世纪近200年之久的译书运动。把世纪前后2500年的古希腊哲学与亚里士多德的逻辑学包括伪作与古罗马的古典哲学、法学通统被译为阿拉伯文。在巴格达翻译宫的伊斯兰学者们既懂阿拉伯语,又懂希腊语,前者是阿拉伯化、或伊斯兰化的效果,而后者则是亚力山大300年间希腊化的效果。这些译作通过11次十字军的东征与早期西班牙的被征服,从而通过阿拉伯化了的渠道把这些希腊罗马文化以英语为媒介传入欧洲,于是在中世纪的晚期终于不可避免地引起欧洲人文主义与文艺复兴。于是欧洲经院哲学家们大大开了眼界、从而拉开了思想上的闸门,接着文艺复兴的思潮滚滚而流,使人文主义的潮流空前兴起。但丁[1265——1321]的《神曲》与薄伽丘[1313——1375]的《十日谈》就是文艺复兴的代表作品,此时东方文化才真正传入西方,这是中世纪伊斯兰教对全人类文学艺术的传播起到一定的有益的中介作用,深远一点来看这是伊斯兰教对人类学术最大的功绩。这里作为东方闪民族的宗教素质激发出欧罗巴民族的辩证法与思辨哲学。因为黑格尔的辩证逻辑与其思辨哲学、法哲学、美学、精神现象学、历史哲学、精神哲学都是充满了伊斯兰教的历史感的,特别是他的美学更加充满了伊斯兰教哲学的、法学的、理性美观念的深刻而耐人寻味的长远影响。在这里黑格尔的辩证法确切地说他的思辨思维地方法乃是渊源于宗教的神秘主义哲学的,特别是导源于伊斯兰苏菲学派的哲学。清醒地理解这一点是极其必要的。对于上述这种观点已经是世界上很多权威学者所接受的一种结论。无怪乎阮斌阿訇在1956年当他一接触黑格尔的一切著作时,于是阮斌阿訇就深深体会到对伊斯兰教各种学科感到豁然开朗的气氛。阮斌阿訇在三十五年间主要以探讨伊斯兰各种学科的源流问题为目的,从而也就构成了阮斌阿訇同时致力于研究黑格尔的所有著作的一种动力。在这期间阮斌阿訇的发现、理解、判断使他逐步识见了伊斯兰的法学、哲学、教义学、逻辑学、历史、语法、修辞及伟大的古兰经的庞大注释与注疏,都与人类远古的几个文明地区的上古文化有着密切不可分的关系和源流上的牵连,这真是源远而流长啊!与此同时也证明了世界的主宰安拉启示着全人类学术的总源流、总趋势。要知道世界不是落花无主随风漂泊的东西,而是落花无情开花有意的东西。例如伊斯兰逻辑乃是古希腊亚里士多德的三段论、四格式的垂青,从而进展为六十六种推论。任何一种学术都是绝对真理的辩证演绎的外在体现。因为伊斯兰逻辑是导源罗马籍的闪民族的儿子波菲利的范畴篇《导论》的,而伊斯兰哲学则是受到希腊哲学的影响特别是受到新柏拉图学说的影响更大。晚期则受到印度教瑜伽学派的“梵我不二论”的直接注入与影响。在伊斯兰法学中则反映出闪民族早期的一些著名法典的痕迹,如古巴比伦《汉谟拉比法典》、亚述尼尼微古城中的《尼板法典》、以色列犹太人的《泰姆纳德法典》。在这些法典中有所谓“以眼还眼”、“以手还手”、“以鼻还鼻”、“以耳还耳”的远古律例却在伟大的古兰经中都具有明显的反映,这说明伊斯兰教是一种具有时空观念的、深切透明的历史感的宗教。由于上述这些千丝万缕的因素,于是阮斌阿訇不得不长期刻苦的学习黑格尔的有关十一部著作及学习四十五个伊斯兰国家的通史、简史,这就花了十五年时间。作过三十多万字的读书笔记在历次运动中散失了一部分,然后集中理解为以下三点:其一伊斯兰教是一种天启的宗教。所谓天启的宗教就是指它是一种伦理的宗教,换言之是符合人类的理性意识形态的宗教。因此它不仅是一种具有真理的宗教,同时又是一种人类的三种精神意识进展的过程结晶即理性观念,而且也是一种具有国家伦理观念从而是“安拉”意志的产物,是社会伦理的意识形态的社会科学,是人类以不同的意识形态的综合反映的结果。这就是伊斯兰教存在一千多年的唯一的“内在根据”。因为它的外在化便是社会观念从而又进入国家观念的那种具体性的善恶统一体,认识这一点乃是极端重要的不了解这一点是极其错误的。其二黑格尔这位巨人的辩证法时起源于宗教哲学的神秘论观念的。所谓辩证法不过就是一种作为事物本性的那种“双重否定”的概念式的运动罢了,即世界事物的对立、矛盾统一运动。除此什么也不是。因为世界上的一切事物只有提高不到伦理的事物却没有脱离事物的伦理,因此一切都要以概念立论,于是世界上的事物就没有说不清的。其三宗教的神秘论哲学如果揭开其内容来考察,那么它就只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不太明确的还有暧昧性的、表达不生动的也不太合理的一种理性观念。因此宗教的本质实际上是伦理,可以这样认为:伊斯兰教的内在理性的外在化便是主观精神的客观化。换而言之就是人类的理性意志的本质转化为社会与国家的伦理现实。因此在伊斯兰世界中出现不少的政教合一的国家观念,这是相当发人深思的。我们深刻地知道理性意志便必然是伦理的,从而它就是一种善与恶的统一体,除此任何什么东西都不是。因此人类之理性的东西乃是作为一种意识的同一性,在三种不同的范畴中的不同反映。即意识反映、即感性自我意识反映、即反思理性反映、即“双重否定”。这就是人类的三种不同思想,这种理性反映或反思使人类能在思维中直观存在,在同一中控索差异。在偶然中洞察必然在差异中寻找同一,在概率中推论纯粹“异数”,在有限思维无限在现象中理解本质,在社会伦理中直观人类精神,在形式中窥视内容。所以把宗教纳入社会科学意识来考察这是理性必然性的现实性的需要。黑格尔的著作包罗万象特别是他的思辨逻辑学、精神现象学、美学、法哲学。事实上他的辩证法不是别的就只是事物的本性——否定之否定。他认为世界“是如此”是客观性,而人类的认识则是一种“应如此”,却是主观性。所谓主客统一就是指“应如此”最终同一于“是如此”,这叫做主客统一便是观念性。着说穿了就是自然界与人类社会及国家的伦理观念是一种贯穿概念形态的无休止的理性必然性运动,他把一切都纳入概念的三性变化中来洞察、分析、判断。把世界直观为一种概念形态的运动过程。这叫做理性的直观而不叫感性的直观,换言之乃是理性作为万物本性的否定之否定的辩证运动,因为世界是一个概念、判断、推论的过程,认为理性才是直观的归宿。到今天为止黑格尔的这个庞大的学术体系,作为一盏绿灯仍然开放与照耀着一切在向前推进,从而还没有任何体系超越它。上面说过黑格尔辩证法是导源于宗教的神秘论,并依据而建立了作为本体论、本性论、认识论组合的辩证逻辑与建立了逻辑、自然、精神三一体的思辨哲学的庞大体系。在这样的前提下阮斌阿訇才立志要把黑格尔的逻辑与其哲学引入宗教,从而加以映现使之相映成趣并统一于哲学之中,这样就可以相互渗透地进行比较、考察、理解、思辨地把它们揉和起来,因为黑格尔的认识论是以三种意识形态为基础的,就是说意识体现在三种不同的范畴中,即崇拜自我艺术性的反思意识、即崇拜真理性的理性意识。这个判断过程阮斌阿訇前后花了十多年的时间,其中包括印度教、佛教、犹太教、基督教、道教、儒教几大宗教的哲学观念的重点学习,正是这样的研究、理解、揉和的结果,阮斌阿訇才逐步把握了伊斯兰教各种学科的源流及其它宗教的哲理渊源,从而通过现代各种学术领域的通行术语使阮斌阿訇的译作概念比较准确表达的翻译过来,争取能够基本上反映原著的面貌。阮斌阿訇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努力译制伊斯兰教的哲学、逻辑学、法学及古阿拉伯语法学、修辞学这几门中世纪伊斯兰世界的一、二流学术名著,通过这种译著让译本与广大穆斯林见面,争取使众穆斯林对伊斯兰教学科的学习与了解。另外也可以反映伊斯兰各种学科的学术性体系问题,从而提供给我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作研究之用。这样可以洞察到:一千多年的政教合一的从而是宗教伦理即是社会国家伦理的那种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社会意识形态模式的反映,这样可以填补伊斯兰的法学体系、哲学体系、逻辑学体系和其它学科体系。在半个世纪以来表现在研究领域中的空白。因为在我国研究用外国语言写成的学术著作如果没有中译本的话,那么在研究上是比较困难的。可是令人痛心的是阮斌阿訇的一生都是在逆境中挣扎过来的,几十年来这种挣扎主要体现在下述四部译作与三部自著上,那就是《光辉的射线》、《天方性理本经注释》、《伊斯兰逻辑学》、《卫道经注》译著与《逻辑哲学与真理》、《冰川洪积与闪民族的渊源及宇宙一神观念》、《伊斯兰哲学》。这种寒窗冷瓦的历程阮斌阿訇一家整整度过了二十年,长期的惊涛骇浪往往是一波不平一波又起,使阮斌阿訇一家多年都介入在风风雨雨之中,从而又是以同舟共济的毅力度过来的。

阮斌 - 著述与译作的生涯

哲学著作《光辉的射线》译著

这部作品是中世纪伊斯兰哲学对真理过程进行描述的一部极其抽象的认识论,原著用波斯语写成,并取名为〈拉姆尔特〉,后来经过一位天才的注释家贾米[1414——1492]的注释后[1480年成书]。它的全名改为〈艾施尔特·拉姆尔特〉,在这里阮斌阿訇把它译为〈光辉的射线〉。编著者是帖木尔帝国时代一位著名的哲理家、文史学家、诗人阿必丁·拉赫曼·贾米,1414年出生在波斯东北部的呼罗珊的贾姆城,1492年卒于阿富汗的赫拉特城。他是在早期伊斯兰的东方世界的政治文化中心撒马尔罕皇家学院讲学的一位具有思辩天才的理论家,他是以蕴涵着辩证观念的神秘主义哲学、诗圣、文史学家、阿拉伯语法学家、古兰经注释家著名于世的。早期他曾在巴格达尼扎米耶大学毕业,曾留下46种著作。他集苏非学派之大成,具有相当的辩证思维感,他在波斯的古典诗坛上是一位伟大的诗人,因而被称为“末代诗圣”。他对苏非学派哲学具有登峰造极的程度,他的著作有对埃及语法学家伊本·哈基布[1175——1249]的〈阿尔·卡非叶〉扩大注释本即取名为〈阿尔·卡非叶补注〉,此书是伊斯兰世界的高等院校的阿拉伯语法教材,我国经堂院校叫做〈满略〉。其它30多种著作都流传于全世界。至于阮斌阿訇译的这部作品是蒙古人的征略由政治野心铁血的征服、转化为自身精神意识的被征服,从而取代了伊斯兰东方世界霸权时期的伊斯兰教一元论的代表作。本书最大的社会价值是在早于黑格尔500年就提出了世界具有同一性,同时主张含有“辩证规律”的具体同一,反对抽象同一这一点在哲学上是极其重要的。它在伊斯兰哲学领域中是一部享有光辉典范盛名的作品,它涉及的学术范围较广。全书的字里行间贯穿着这样的一种论点:就是说宇宙的过程乃是一个通过直观现象的反思,从而认识本质的过程。而作者始终如一的据此论点,从而采取外在形式各异的表达方式却陈述着内容一致的内在本质。全书描述了整个精神运动的一切环节的过程,按照中国先辈哲理的提法就是“体”、“用”、“为”的流行。本书还着重研究了绝对与相对、无限与有限、本质与现象、偶然与必然的反思过程。这不作品乃是一部抽象的精神艺术品,它具有表达最抽象的精神艺术崇拜,因而是物性艺术崇拜最少的,反之是观念性最强的一种语言艺术的作品。编者采取了韵散相间、波阿相串的体裁,并使用了唯一表达精神要述的语言而陈述了整个真理流逝的一切环节的过程。本书还研究了伊斯兰教的喜剧意识的乐观情素,及其道德的、法的伦理观念。还提出了善与恶的社会伦理。从而伦理的、到德的、具有艺术形态崇拜的宗教意识,则最终必然要消失在具有辩证逻辑的必然命运仲裁者即理性意识的那种宗教观念之中。此书的书稿阮斌阿訇是在废纸堆上捡来的废纸译出的。初稿比较错乱。于1978年10月一日起译,1979年三月一日脱稿,往后在四年间【1978 ——1981】阮斌阿訇以废寝忘食的精神修改过五次,查阅过百本以上的主要参考书籍,其中出现的难题往往是通过三易春秋才得到解决。本书的译者导言写了六个月的时间但阮斌阿訇仍然感到很不满意。本书的译稿三十万字。同时经过长时期的联系与协商于1981年十一月二日经过三个月的精心誊抄后,抄送北京商务印书馆编辑部外国哲学编辑室审阅。通过三年【1982——1984】内的一次通读一次审读后便进入审校中。因此1984年5月商务印书馆来函称:此译稿我们找不到人审校,你可以在云南找人我们出面联系。事后云南也找不到审校的人,于是书稿摆下三年。到1987年元月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任继愈教授来函称:你把五部书全部寄来我委托人阅读。同年2月阮斌阿訇如数把全部书稿寄给任继愈教授,同年5月任继愈先生委托黄心川、金宜久两位教授赴商务印书馆编辑部商谈。与此同时1987年7月至9月阮斌阿訇又自动地作了第六次复校,同年10月商务印书馆来函称:准备请有关专家审一遍便进行发稿。到1988年4月商务印书馆哲编室又函告:你速把第六次复校的订正表寄来,88年因存稿太多因此寄托在89年发稿同年11月又来信说:把译稿的原著寄一章来,请人校对一下。同时在90年初准备发稿。直到2001年7月此译著才正式出版,从1981——2001年整整二十年的等待......

哲学著作《天方性理本经注释》的译稿

这部作品是先哲马联元先生[1841——1895]用阿拉伯语译著,同时加以注释和注疏的。本书的原作是一部古汉语的作品,因此源流比较复杂一些。此书的原著是中国伊斯兰教南京籍学者刘智[1660——1730]先生用典雅的古汉语编写而成的,它的书名叫做《天方性理本经》。与此同时,他还编辑了为经立图、借图达义的《天方性理图传》共5卷,图书合计有6万字,附图69幅,而图书对阅可以相映生趣。从刘智先生的一生来看,他不愧为是一个博古同今、博大精深的伊斯兰教学者,这里阮斌阿訇所译的的这部作品就是刘智先生在参考了数十种伊斯兰教经籍的基础上用古汉语编辑而成的。它实际是一本哲学全书的缩写本。此书的内容则高度慨括了伊斯兰教哲学的一切精深论点,主要综合了伊斯兰教各学派的主张,从而加以谐和之后而用古汉语写成的。到了清代晚期,马联元先生为了在经堂教育中解决学生识阿不识中的困难,于是为教授刘智先哲的汉语著作而立志把他的《天方性理本经》这本汉语写的伊斯兰哲学译著为阿拉伯语,并在阿拉伯语译著的原文基础上又用阿拉伯语补注和大量的注疏即旁训。从而用阿拉伯语取名为《沙里哈·拉图伊夫》,于是使之成为《天方性理本经注释》的阿拉伯语版本,这样使内容括大了进3倍,由6万字变为18万字。现在阮斌阿訇又将这本《天方性理本经注释》的阿语版本采用近代的哲学术语把它译为中译本。关于本书的内容主要是陈述宇宙的渊源、判断、推论,而渊源是一个自在的普遍性、判断是一个自为的反思否定性,推论则又是一种归返的双重否定性的完整的统一过程,揭开来看就是一个慨念运动。还着重阐述世界与其万物都处在一个必然联系、因果关系和相互作用之中。换句话来说:世界处在一个完整的作用与反作用的那种力与力表现的外在关系的全过程之中。全书分为5章。这种章节的划分乃是按照世界上一切事物的内在层次的进展程序而安排的,是主客统一的划分法。即逻辑体系、自然体系、主观精神体系、客观精神体系、理性精神体系。这5大内容剖开来看实际上是把世界洞察为一种慨念形态,即是说逻辑是它的普遍性,实际是指作为世界共性的逻辑实体。而自然界则是它的特殊性。这里它以共性的品格进入个性中。因此自然事物都将是通过慨念形态体现出来。至于精神就是人类出现的主观精神。因为人类的主观精神的客观化就转化社会的、民族的、国家的观念。而主客精神辩证地统一起来构成认识世界的人类理性精神。实际上是指逻辑观念与自然界的统一构成了人类这个理性动物的象征。这种划分法充分表达了伊斯兰哲学的“真一”、“数一”、“体一”的这种对世界认识论的全过程。这就是阮斌阿訇这本译著的大体内容。本书稿阮斌阿訇是在1982年6月30日起译,到1983年8月完稿。其间修改了两次并誊清为二改后后的誊清本。二十万字。

《伊斯兰逻辑学》的译稿

这本逻辑学丛书是马复初[1794——1874]先生用阿拉伯语编注的。马复初先生的著作有30多种,其中多数是用阿拉伯语写的。马复初是我国西北地区胡登洲先生的再传弟子,山东的常志美与云南的马复初都是从属于这位陕西经堂学院大师的再传弟子之体系的。几百年来他们在伊斯兰教内先后所开创与推行的经堂教育体制是卓有成效的、是具有业绩的。马复初先生是一位博学多才广而精的伊斯兰教学者,他是一个多产著作家,他在云南立志著书讲学、弟子众多。在伊斯兰教各种学科中造诣较深的除了马联元、马安义、马安康父子外,还有马开科、田家培、王家朋都是属于他的直接传授和再传系统。才华横溢的马复初先生是一个对于伊斯兰教的各学科一手全览的人物,他是一个名符其实的伊斯兰学者。早期他曾翻译过《宝命真经直解》,于1858年写了《四典要会》和它的续篇《大化总归》等。马复初在1867年间还史无前冽地翻译埃及人莆西尼[1212——1296]的赞颂先知穆罕默德的长诗。他以《诗经》的形式译制为初稿,因而取名为《天方诗经》。又过了23年之后,他的门弟子马安礼仍然以诗经的体裁编辑问世。解放后曾由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出版。马复初先生还有意识到新加坡去观察太空天体运转的规律,借以研究历法问题,从而用阿拉伯语写成一本有关天文历法方面的作品,并用阿语取名为《太埃西勒》,意思是“太空媒介”,而汉语名称《寰宇述要》。他大慨是为了观察地球运转的回归年,因为陀螺体运行而产生的那种运动,从而引起岁差的问题,而来到新加坡的。因为这里地处赤道线上,住在这里在一年之内可以直观太阳两次[春分点与秋分点]直射赤道的历程与地球运转的景观,从而可以观察到地球与太阳的黄赤交角及其地球体的某一点的切线平面与阳光射线的直角所反映的区域,换而言之就是太阳射线在地球上的南北回归线,这样可以证实历法节令的规律及其节奏变化情况。阮斌阿訇翻译的这本逻辑学是马复初先生导源于中亚伊斯兰哲学大师《教义学大纲》的栓释者赛而顿丁[1312——1389]的《论理学补正》的。此书在1869年在印度出版。那时曾有论理学家沙莫斯用波斯语注释并取名为《论里学详解》。伊斯兰教的逻辑早在伍麦叶王朝与阿巴斯王朝的大翻译世纪里就已经有所发展了。因此,伊斯兰文化实际上是希腊化的直接垂青,从而在阿拉伯化。伊斯兰逻辑是在古希腊逻辑的基础上采取了新的形式而再现同一内容的结果。但是也有相当的创建及产生了阿拉伯化后的辩证观念。在伊斯兰教的早期就有法拉比[870——950逻辑学的出现。法拉比提出了3种逻辑学说或者是逻辑命题:其一全称先于特称;其二全称与特称并存,其三全称后于特称。这种提法实际上就是指世界是存在、本质、概念的万物皆三性运动的学说。接着还有伊本·西那[980——1037]的这位大师的出现,他即是一个理学家,又是一个伟大的医学家,是古波斯帝国布哈里城的塔吉克人。他又是亚里士多德学术的一位大注释家。无数的历史证明:很多伊斯兰哲学家、逻辑学家都成了很有名的古希腊学科注释家、译注家。这种情况从法拉比到伊本·鲁世德[1126——1198]都是如此。在这里值得提一下伊本·鲁世德的那种思辩性的论述。他认为:本体唯一的德性乃是思维与所思,于是在思维中“存在”就是单一性。他认为:全称作为本性就存在于个体中,从全称的角度来说它又存在于思想中,意思是说全称作为一种潜能而存在于万物中,而全称作为现实性则存在于思想中。实际上就是指的:真一就是绝对精神。他还认为:悲剧应当被直观为一种被歌颂的东西,而把喜剧则直观为是一种讽刺。这种意义是很深远的,因为它直接导致和深刻影响了黑格尔的理性美学出现,所以在800年后再洞察他的这些观点,会使人深刻感觉到它的思辩性的深奥之处,也要知道伊斯兰逻辑实际上是导源于叙利亚的闪族人波非利[232——303]的《导论》的,此书于公元258年出版。波非利的逻辑可以在伊斯兰逻辑直观到它的痕迹。如十大范畴,后来的五公十论,也可以洞察到亚里士多德的三段论、四格式,在伊斯兰逻辑学中还加以推论出66种推论。为了交流伊斯兰文化,阮斌阿訇把这部阿拉伯语版的《伊斯兰逻辑学丛书》翻译成现代通俗易懂的汉语版的《伊斯兰逻辑学》。

伊斯兰权威法学《卫道经注》的译稿

这部著作是用阿拉伯语写成的。它是伊斯兰世界的一本具有权威性的法学论著,这部作品是14世纪布尔汗·沙里亚特·马哈姆德在探索《希大亚》这部庞大的法学指南著作过程中的一部摘要论著性的作品。本经籍的原文与注释是由外祖父与外孙两人分别在大量的考证之后而编纂的。注文系欧拜顿·拉欣·本·麦斯尔德·本·滔准·沙里亚特所注。它是伊斯兰世界最有使用价值,也是最通用的一部法典,因此具有伊斯兰世界法典的价值。由于伊斯兰法学体系被列为世界五大法系之一,因此本书又具有法学的那种体系价值。它反映了伊斯兰帝国的一千多年政治的、经济的、人民生活和上层建筑的多层次的整个过程,因为这部作品打头到尾都充满了整个伊斯兰社`会的伦理观念的历史感。它具有明显的奴隶制、封建制、资本主义制度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结构反映与解体了的所法制环节的余迹。好像是中世纪阿拉伯世界的奴隶制、半奴隶制、封建制的那种交替活动而转折的一种盘根错节的各族人民生活的史实再现。全书共分为四卷、58篇、123章。只有第一卷是讲教法的。第二卷到第四卷是阐述伊斯兰社会的伦理观念的法制。及其法制的律列。这部作品反映了整个伊斯兰世界帝国之间的、社会的、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的那种社会意识形态的客观伦理性。它不只是反映了人民的宗教,同时也反映了人民的政治文化生活及其法与法人的那种法制观念的历史面貌,更重要的是反映了它蕴涵着奴隶制与封建制的转折性历史划分情节的客观存在的宝贵资料。这部作品对奴隶制下的那种普遍贩卖奴隶的合法化的具有相当生动的体现和描述,表明人类的共性是自由,这种共性进入个性中,人类相互都失弃了自由,从而共性与个性的统一才能转化为理性,或者伦理性,这就是人类走向最高素养,即善乃是善与恶的具体统一体,因此人的权利本身不在交易之中。从而只在“法人”范畴之中。本书从第二卷开始便是以人类婚姻为社会序幕的。因为婚姻乃是家庭的细胞从而家庭又是社会的细胞,社会是国家观念的基础。但是社会是人类主观精神的客观化。因此是人类3种意识形态的交替反映的组合体。而国家则又是一种“理性意志的集中反映”。所以说家庭、社会、国家是婚姻的缠物,因此这部巨著的社会法是通过婚姻开始的。它以58篇、123章为思维构架从而展开它的法制体裁的。那就是:婚姻、离婚、税课、释放奴隶、法制与司法、悔罪之血金、重罪的偿命与血金、刑事犯罪、疑案的起誓、战略圣战、联营、贸易、经商合同、信托合同、借贷、典当、使用借款合同、货币流通、兑换、饮料的合法与受戒、公共财产、水利设施、生产生活用水法、保险、农耕合同、林业植管与利用、矿产开掘、冤案、生命的血金、道匪、打猎、战利品之分配、侨居法、人头税、收容弃儿、逃奴法、失踪者律例、担保合同、转帐法、生前嘱言、委托合同、诉讼法规、公证法、供认条例、调解法、寄放合同、霸道律例、赠与法、租凭合同、劳役待金合同、强迫行为遏制法定、遗产继承法、先卖权、家产分配、两性人的法定、喑哑人的律列等。几呼皆有的法制观念乃是标志着法与法人的关系。使人清醒地洞察到:在一个完整的伊斯兰世界中,人类社会的主观精神客观化的那种伦理观念的体现。他还包含着同时反映出这样的一种深远含义,伊斯兰教的宗教伦理与社会伦理、国家伦理观念的思辩统一从而构成了一个政教合一的体系。这在世界上、在其它一切宗教是罕见的。而在伊斯兰教中则又是屡见不鲜的。在本书中有很多立法的见地是很辩证的、高尚的、充满了法哲学原理的,例如在《战略圣战篇》中引用先知穆罕默德的话说:“只要人类战争的长期存在,那就意味着欺骗的合法化”。本书在译法上阮斌阿訇是采取了现代法学学科的术语的概念而译出来的。

关于《逻辑哲学与真理》的著述

这部著作是阮斌阿訇在30多年中从事学习、研究、收集资料、努力博览宗教的、社会的、自然科学的群籍的基础上进行写作的。换而言之,此书的内容是通过腹稿、语稿、书稿三个环节的历程。此书虽然算不上什么鸿篇巨著,但是本书著述的宗旨却是企图拭探在人类的主观精神意识的客观化中去寻找最高实在对宗教的思维意识形态所客观地启示的渊源。还有往后的发展变化,换句话说就是宗教的源流。从这一点来看它是一部思想性极深刻的著作,然后把思辩哲学引入宗教。使它摆脱不应有的人为的那种所谓神秘论的外壳,于是使最高实在之真理性作为绝对必然性而由过份茂密的丛林中透露出它是“是如此”的光辉。作为某种宗教到底它是属于一些什么意识形态具有多少真理价值?到时侯它会明白启示在人类的理性面前。在这里它是什么环节或品格我们就承认它是什么环节与品格。一种宗教它到底有多少真理性,这就要看它是哪种意识性的宗教。换句话说宗教不是意识的便是自我意识的,否则就是理性意识的,这三者必居其一。宗教在前提中是一种自在的肯定性,即感性意识的宗教。宗教在中项中它是一种自为的否定性,是具有差异性的自我艺术的宗教。宗教在合项中它是自在而又自为的统一性,即双重否定性——理性,即理性的或天启的宗教。因为作为宗教来说如果它确属于通过人类的思想意识形态这个范畴而被启示与体现出来的一种现实性的话,那么人类有什么样的意识就一定只适应什么样的形态的宗教。于是宗教也就必然要构成什么样的形式与内容;并加以明白启示出来而转化为宗教现实。人类的崇拜形态是一个内容与形式的关系。当初人类崇拜的东西是形式超过内容的东西。这就是以建筑为性的象征艺术,随着时代的转移于是人类的崇拜达到抛弃形式改造内容的方式。于是内容与形式相谐和的艺术崇拜出现了,这就是崇拜雕刻的古典艺术。但是到内容饱合从而超过形式时,于是物性艺术就再也不能满足崇拜的内容要体现的东西了。于是带有大量性的精神性出现了,这就是浪漫艺术崇拜。这是因为:假如人类开初只具直接性的意识性,或着说只具有感性确定即肯定的自在性的话,那么所信赖的与能接受的宗教就必然是启示为一种崇拜自然的宗教,换句话说崇拜对象只是一种自然物的现实性。因为自然宗教一定要府合人类的内心只是一种直觉的意识崇拜的产物。如果说人类的意识是进入自我的;是向自身深入的,换言之:意识作为人类的共性却被人类的个性任意地使用了,同时深入刻化了、自我成否定性,或构成了反思规定性时,那么此时的宗教观念就是一种自我艺术的东西。如佛教的成千上万的塑像便是自我艺术的体现。因此严格地说来佛教只是一种自我艺术的宗教。但是这种宗教如果不能上升到理性来认识,即不能超脱有限性进入无限性的话,那么这种宗教就会陷入抽象的否定性之中,永远深入自身确信从而产生怀疑、造成二律背反。从而坠入二元论之中或多元论的泥坑中。并转化为单纯的恶的观念。于是内心则构成主观意向的艺术性的那种形象崇拜。假如人类的意识与自我是辩证地统一的,就是说人类的意识已经通过反思而扬弃了有限性,便自身上升为具有无限性的人类时,那么宗教成为一种抽象观念就会转化为一种理性意识的宗教——即天启的宗教了。在这里只要人类的思维达到理性的意识性时,真理性的“安拉”的宗教——伊斯兰教就被启示了、出现了。当人类思维转化为主观精神的理性时,那么宗教意识作为主观精神性转化为被感性直观到的客观精神的社会现实性的那种无限的伦理运动,这种纯粹知识的无限运动就是真理本身。这就是精神实体的理性,它的本质则是它的无限的现实性,这里是说所谓存在乃是潜在着的思维的存在。而思维则是对存在的思维或反思,要知道所有世界上事物只有提高不到理性的事物,却没有脱离事物的理性,换句话说:只有提高不到概念的事物,却没有脱离事物的概念,万事万物均无例外。我们主观精神作为纯理性,只是世界的内在必然性,也就是世界的唯一共性。这种共性作为一种反思规定性,它体现在自然界中就是数理化作为事物内在概念的科学性。从而共性体形在生命中,则是一种感性直觉意识性或叫做思维与存在潜在同一性。只有当理性体现在人类自身中,于是人类就会由意识这个共性发展为自我意识这个个性了。从而又思辩地使两者进行统一,即思维与存在重建自身同一,于是就构成人类的内在理性,就是主观精神性,这种内在理性的外在化就是为主观精神所识见了的社会客观伦理化,就是作为社会细胞的家庭、社会、宗教、国家意识形态的那种观念反映。因此在自然界中理性是通过物理表现出来的。那就是概念的三性,即“普遍”、“特殊”、“个体”。就是说理性在自然界的本质是概念。但是在人类社会中理性是通过人类的三性思维表现出来的,即“意识”、“自我”、“理性”。所以人类必然要作为三性思维统一了的那种理性思维去认识作为三性潜在于其中的那个自然界,最后取得自然界的物理性与人类理性的重合或统一,这叫做主客观重建自身重一。伊斯兰教哲学把这种统一或重合叫做“体一”,这是一种很有价值的意义观念。或者叫做思与所思的统一。接着构成以理性为内容以概念为形式的那种纯粹知识自身,这就是精神实体展开它的一分为二的最高分裂。然后进入逻辑范畴运动,自然界领域的物质运动,人类精神的意识运动。这就是“思维”与“存在”这两个属性在逻辑世界、自然世界、人类世界中进行分化、判断、推论及其统一运动的全过程。这种高度的自身分裂乃是最高实体或最高实在作为绝对的品格而分化为思维与存在的两大德性,然后直到人类的出现,从而通过人类的产生于是就由这种高度的分裂而进入重建自身同一的最高统一领域之中,这种思维与存在的高度统一是凭借人类的高尚的理性意识来完成的,而不凭借下意识。那就是人类的主观精神——理性。因为人类就是重建自身同一的观念性的象征。当人类的精神意识达到这种理性意识的境界时,于是宗教作为一种理性的抽象内容的观念形态,它只作为一种完整的“全称”存在于人类的思想中,一切宗教应属于什么品格已明白启示出来。其实宗教只是一种人类在最高实在的启示下,在思维与存在的分裂、差异、对立、矛盾统一的全过程中隐晦地采取了那种通过即是自在的又是自为的,从而又是自在自为的意识手段对自身分裂又重建自身同一的那种最高真理性精神谱系的全过程作出具有系列的,但还缺乏概念的认识性罢了。“安拉”作为最高实在主宰一切。于是我们将把这种宗教观念理解为与宇宙间一切艺术美的统一,从而这种呈现在人类精神意识面前的那种的思辩思维的观念就是哲学。

TAGS: 回族 服务业人员 阿訇
名人图文
  •    欧阳毅霖    法国里昂格勒诺贝尔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MBA 国际注册管理咨询师CMC  国家认证高级咨询师  中国管理咨询委员会高级管理顾问 
  • 秋天即秋季,是由夏季到冬季的过度季节。阴历为7至9月立秋到立冬,阳历为9至11月,天文为秋分到冬至这一段时间。1 概述;2 秋季疾病的预防;3 成语;4
  • 国家资深家电业顾问,浙江大学科技咨询中心专家顾问。从事市场营销、公关策划、产业分析工作。对国内家电、IT行业等问题有着独到的看法和鲜明的思路
  • 墓地管理员是从事墓地维护管理,提供安葬、祭奠服务的人员。北京规定殡葬人员2009年12月1日起墓地管理员等职业必须持证上岗。
  • 石龙乡位于冕宁县东南部,东邻后山乡,南接泸沽镇,西与宏模乡一衣带水,背连复兴镇,国道“108”线纵贯全境,面积23.2平方公里,农户3449户,人口153
  • 时尚保姆,是指“80后”新一代的年轻夫妻提出新型要求下的保姆,他们想要的保姆,并不是只照顾孩子生活,还需要为孩子以后的教育、性格等打下好的基础
名人推荐
相关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