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格罗斯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比尔·格罗斯经常被称作债券之王。在始于20世纪90年代初、历经10年的债券繁荣期间,他被冠以这个称号。他是全球最大、最著名、业绩最佳的基金经理。而且凭借4000万美元的年收入,他当然也是全球收入最高的债券经理。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债券就是他的生活。投资债券领域超过30年,比尔·格罗斯对债券投资的热爱未曾衰减,他形容债券投资有如一场游戏:“当你真的沉浸其中时,你会发现,这是一场游戏,有输有赢,每天早上都会重新开始一场战争。”

比尔·格罗斯 - 个人概述

格罗斯相信在变化莫测的债券市场中,有一种必然性的因素,那就是数学的精确。把所有债券的平均到期日带入一个数学公式里,就可以看出在一段持续时间内利率浮动对债券的影响,这是一种简单的衡量风险的办法。债券期限时间越长,它随着利率的波动而波动的幅度就越大。

他正是利用这一系列的数学公式,把债券市场的利润最大化。在短期的风险竞争中,他最大的挑战就是能够在历史上驾驭一艘最大的航空母舰于债券的牛市之巅。

“我喜欢把历史拼凑在一起,不单单是因为我对此感兴趣和有这方面的癖好,而是国家之间、洲际之间不同的争论。”通过学习战争,他能分析各国政府为什幺会这样做和他们为什幺会犯错,这些变化给了他一个经济增长模式、通货膨胀,利率和债券价格的线索。

比尔·格罗斯 - 职业生涯

被业界称作债券之王的比尔·格罗斯,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格罗斯就开始走红华尔街,成为福布斯杂志评选的最具影响力的25位美国企业界人士之一,同时也是唯一入榜的现任基金操盘手。

对于比尔·格罗斯在全球债券市场的影响力,市场上恐怕无人能及,这也是市场尊称其为“债券之王”的原因。格罗斯现在管理着超过3500亿美元的债券投资。他的一句话会引起14万亿美元的债券市场的震动。

作为世界上最大债券权威德盛安联资产管理集团旗下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的缔造者与战略制定者,他的作用无可替代。自1973年以来,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的资本以平均每年10.6%的速度增长。

格罗斯的言论往往显得语不惊人死不休,最近他在英国《金融时报》上宣称,目前全球经济正处于25年来最不稳定的状态,而且可能会在高昂负债的影响下突然脱轨。这番言论引起了金融界的一片哗然。

比尔·格罗斯 - 数学贡献

“拉斯维加斯教会了我可以通过艰苦工作获得自己的理论,以及让我学会忍受一般人难以忍受的枯燥,但对我来说,这些都是最有意思的东西。”格罗斯说。

格罗斯在债券领域一直有他自己的投资理念。他举例说,当美联储把利率调高一个百分点,一只5年期的债券售价将下跌4%,而一只30年期的债券售价将下跌12%。所以,对谨慎的投资者来说,短期债券风险将会比较小。如果可以确定稳定的利率或低利率的话,毫无疑问,买长期债券会比较划算。

格罗斯相信在变化莫测的债券市场中,有一种必然性的因素,那就是数学的精确。把所有债券的平均到期日带入一个数学公式里,就可以看出在一段持续时间内利率浮动对债券的影响,这是一种简单的衡量风险的办法。债券期限时间越长,它随着利率的波动而波动的幅度就越大。

他正是利用这一系列的数学公式,把债券市场的利润最大化。格罗斯有着多年的债券经验,在短期的风险竞争中,他最大的挑战就是能够在历史上驾驭一艘最大的航空母舰于债券的牛市之巅。

格罗斯能走到今天,和一本名为《庄家与取胜之道》的书密切相关。那一年,22岁的格罗斯还在美国杜克大学念四年级,因为一场严重车祸让他头部受到重创,于是在那学期剩下的时间,他都是在医院接受植皮、治疗肾脏。

格罗斯为了打发漫长的治疗时间,开始读一本名为《庄家与取胜之道》的书,书中关于风险最小化而利益最大化的提法让格罗斯很感兴趣。伤愈后,格罗斯来到拉斯维加斯,他每天用16个小时专门研究那套书里的纸牌赌博理论,并在大量实践基础上,根据书里的理论,创造了自己的一套方法。

“我不知道我要做什幺,但是我对心理学感兴趣。”格罗斯说。大学毕业之后,他在拉斯维加维花了几个月的时间玩21点和牌九。格罗斯说:“我知道我不能在维加斯继续我的工作。但是,我明白我是数学和游戏的高手。”6个月后,当被他应征入伍时,他已将200美元变成了1万美元,而这笔钱成了他从越南回来后进修MBA的费用。

“拉斯维加斯教会了我可以通过艰苦工作获得自己的理论,以及让我学会忍受一般人难以忍受的枯燥,但对我来说,这些都是最有意思的东西。”格罗斯说。也正是因为他的维加斯经历,也为他成为一个债券经理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格罗斯相信“债券是一个长期的借条,而有稳定的利息支付,当利率上涨,债券价格回落,你能更好地计算出债券返还而得出的利率,但是,债券经理人不得不计算出什么将使美国和世界利率改变,因为债券管理真的是一个不能有丝毫差错的游戏,债券经理不得不计算出什么投资能够产生出百分之几的产量而没有太大的风险。”

在越南服役两年后,格罗斯凭借自己在拉斯维加斯赚到的1万美元到UCLA大学进修MBA学位,而那时候他的目标是成为一个股票经理人。但是,当他毕业以后他只收到一份工作聘用书:在太平洋投资当一名债券分析员。“我惟一可以找的工作是在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做一个债券分析员,但是我希望能借这个机会进入股票市场。”格罗斯说,“之前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债券。”

债券投资并不复杂,所需做的就是买入一种债券,然后收取利息单。通胀、不景气的经济使债券投资显得无利可图,那是最艰难的时期。格罗斯在这个时候向他的老板提交了一份提议,让他成为投资经理并掌管操作一笔债券资金,看看他是否能做得更好。

他对老板们说,通过预测对利率有很大影响的通胀率,他认为可以在让资本基本不担风险的情况下获益。他指出,当一项投资看上去很危险时,投资经理可以通过减持债券、牺牲一些可能的利益的方法来减小风险。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划了1500万美元给他管理。这其实只是个开头,4年后,他手头的资金已经增加到了4000万美元。在其他那些债券持有人痛苦地挣扎着的1975年,格罗斯的战略给他带来了17.6%的回报率,接下来的一年达到了18%。到1987年,资产已升至200亿美元。从1987年开始,格罗斯接管了“Pimco Total Return”债券基金,在过去15年,他每年获得9.5%的收益,这个收益甚至早以超过美国雷曼兄弟公司每年债券市场中获利比例。

史无前例的争斗发生在股票和债券之间,格罗斯和他的债券小组选取了大量的蓝筹股基金,“Pimco Total Return”债券基金的资产现在已经超过760亿美元。没有多少人会想到,在股票市场中选择风险性收益性强的基金,到现在的收益居然已经落后于精明且保守的人所购买的债券基金之后。格罗斯的收益甚至让许多华尔街人士感到吃惊,这让那些在华尔街股票市场闯荡多年却一直对债券市场没有兴趣的投资者感到惊讶。

格罗斯说,“如果当初我入了股票经理这一行,我想我也会干得很出色。两个市场都基于数学,取决于对人性的敏锐感觉……我入债券这一行时,正值债券从被动型向主动型(投资)转变,我当时觉得有必要开始交易,以获得资本收益,而不仅仅是剪下息票去拿利息。”

比尔·格罗斯 - 个人影响

格罗斯的一举一动都是同行关注的重点,他们开始买入大量某种的债券时,往往会吸引对手的注意,而后他的同行们也通常会跟风行动。

30年来,格罗斯每一天都是从早上4∶30开始,先是走下住宅的地下室,打开Bloomberg和Telerate的数据终端机,查看10年期国债的变化、全球债券市场的情况、各种货币的汇率情况,以及股票及债券指数;最后,格罗斯会看看他的幸运骰子是否还在昨天晚上所处的位置。然后,经过12分钟车程到纽波特海滩,进入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的交易大厅。他的衬衣领子从来不扣,领带经常不系好,随随便便地坐在椅子上,轻轻打开他桌子周围的4台电脑——这一切都是每天都相同的程序。

大约在上午10点,他到体育馆坐45分钟的瑜珈课和骑半小时的固定自行车。“在我50岁的时候,我告诉我妻子,我不会用我的后半生再去做这同样的事。”格罗斯说,“现在我有一个新的身体,它的好处是能帮助我思考。”

在做完运动之后,他回到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办公室和他的员工进行两个小时的会议,他大概在4∶30的时候回家,下午5点前回家和家人在一起,到晚上9点上床睡觉,严格的作息时间让人明显地感觉到那种军人的气质。

2000年5月,他就坚持认为,美国的一场经济衰退就要来临,而高科技股票泡沫的破裂和美联储为了冷却经济而疯狂提高利率的举动,正在为这一场残酷的经济减速创造条件。这时,他的公司便开始将100亿美元的公司债券转换为美国政府债券和政府支持的住房抵押债券。在几个月内,他就为公司赚取了5亿美元。2001年2月,格罗斯又把200亿美元投入到美国国债,他相信美国为了全力以赴恢复经济增长,美联储会大幅度下调利率,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在国债中撤走了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并将20亿美元投入一种短期债券的操作,从中,太平洋投资管理获得了15亿美元的利益。

在9·11事件发生后不久,格罗斯感觉到美国经济已经渐渐的接近底部,于是他便开始买入价值50亿美元公司债券,其中包括AT&T、福特以及GMAC的债券。格罗斯的一举一动都是同行关注的重点,他们开始买入大量某种的债券时,往往会吸引对手的注意,而后他的同行们也通常会跟风行动。所以,当太平洋投资管理购入这三家企业的债券的消息开始在华尔街传出时,市场的反应是一致看好,格罗斯新购入的资产马上升值了2亿美元。

2001年12月,美联储连续第11次削减了利率。当这一消息公布时,从伦敦到纽约的交易所里都充满了激动不安。债券市场也立刻显得生机勃勃,很多债券的价格都开始上扬,大量急切的交易电话不断涌进芝加哥债券市场。格罗斯又一次用事实来展现他的实力,由于准确预测到了这种情况的发生,他在一天前刚刚进行的10万份欧元合约的买卖,而这10万份欧元合约也在一天之内为他挣回了1亿美元。

纵然取得了这么重大的胜利,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的60个投资经理、分析家及交易助理,没有一个人大声喧哗,也没一个相互拥抱以示庆祝,人们所能听到的仅仅是敲打了计算机键盘的声音。因为在格罗斯的公司里有条不成文的规定,在他的交易大厅里需要一直保持安静。和别的投资大师都不太一样,格罗斯认为,债券投资是一项团队活动,他的团队非常大。

在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里,37位投资经理操作着超过50000只股票,在事务所里还另有14位专门负责调整风险的哲学博士。格罗斯的公司管理着超过2500亿美元的养老基金和私人账户以及从德盛安联资产管理集团借来当做固定资金的500亿美元。

2000年德盛安联资产管理集团用33亿美元的代价收购了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并且与格罗斯签订了一份价值4000万美元的5年合同。格罗斯从卖出自己的股份中大概赚取了2.3亿美元。对于比尔·格罗斯而言,债券就是他的生活。投资债券领域超过30年,比尔·格罗斯对债券投资的热爱未曾衰减,他形容债券投资有如一场游戏:“当你真的沉浸其中时,你会发现,这是一场游戏,有输有赢,每天早上都会重新开始一场战争。”

比尔·格罗斯 - 惊人之语

格罗斯日前在接受《金融时报》专访时更是语出惊人,他认为目前是全球经济近二十多年来最混沌的时期,负债过多、地缘政治风险及多项泡沫已为全球经济营造出相当不稳定的状态,经济景气指数随时有翻转的可能

格罗斯是一个想法大胆且不惧风险的人,而且他从来不会对自己的观点遮遮掩掩,而他的言论往往会对市场产生巨大的影响。

2001年秋天开始,美国上市公司的黑幕事件层出不穷,一些曾经大名鼎鼎的公司一夜之间名声扫地,安然、环球电讯、安达信都纷纷破灭,由于市场的联动效应,很多曾经近乎完美的榜样也受到了投资者的质疑。格罗斯此时也并不掩饰他对安然事件的紧张不安,他预言:“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将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安然事件。”

2002年3月20日,格罗斯在一份报告中对通用提出了尖锐的批评,矛头直指GE的信息披露及其传奇式的商业模式。格罗斯指出,通用极佳的口碑是靠实体业务赢来的,这包括飞机发动机、照明设备、医疗器械等,但作为金融公司的GE表现并不突出,它也面临着其他金融公司所面临的各种风险,只是这些风险被掩饰了而已,正是这一点美化了GE的形象。同时,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也指控通用犯下了欺诈罪,并当场宣布停止购买GE的短期债券。

格罗斯的言论很快地触动了市场敏感的神经,就在格罗斯发出对通用的批评后的第二天,通用的股价大跌超过6%,收盘报37.45美元。几乎在同一时间,通用刚刚在3月13日发行的评级为Aaa的30年期债券交易价格也迅速下滑到了与Aa级相近的水平。几个月后,他声称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的真实价值约在5000点,这话令股票基金经理们非常焦虑。

也正是因为低位徘徊的利息率、欲振乏力的宏观经济和节节败退的股票市场,投资者将债券基金当作最好的资金避风港,市场促使多数债券基金连续走强。除了高收益类债券类别外,几乎所有的债券基金2002年都获得收益。

可是正当众人的目光更加专注于债券市场的时候,格罗斯却开始告诫投资者,因为债券连续第三年胜过股票市场,所以固定收益类别极有可能会告别最好的时光。格罗斯说,美国利率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维持在低谷,只有当经济复苏的时候,利率才会上涨。

他对当前的投资展望与全球经济作一个对比,好像一块湿木头,根本就点不燃。经济增长将会很慢,通货膨涨将会很低,回报也会很小。众多的债券经理们在听到格罗斯对未来债券市场的评价后惊惶失措,他们不能不为格罗斯的言论在市场中作出更加谨慎的判断。在格罗斯发出上述警告后,债券价格迅速滑落。

2007年4月初时,格罗斯再次建议投资者不要买美国债券,他认为他它任何投资工具都要较债券吸引。这是因为预期经济增长速度的加快,将推高债券的利息,从而导致债券价格的下跌。不过,格罗斯之后补充说,他认为美国国库券更具投资价值,并不意味债券的熊市已经结束,仅代表债券价格已反映联邦基金利率会逐步上升。

格罗斯日前在接受《金融时报》专访时更是语出惊人,他认为目前是全球经济近二十多年来最混沌的时期,负债过多、地缘政治风险及多项泡沫已为全球经济营造出相当不稳定的状态,经济景气指数随时有翻转的可能。格罗斯还表示,全球经济目前已有好几个泡沫,包括商品市场、英国房市及美元等等。格罗斯还说,影响经济稳定的另一项威胁来自于“财务点石成金术的出现”,尤其是对冲基金的使用率大幅提高,“连银行都在运用此一借短贷长的息差交易(carrytrade),他们现在操作以前从未使用的手法,经济所隐含的风险甚至不比5年前少”。

格罗斯这番言论又一次让投资者感到惊讶,同时也让金融界同行感到忧心忡忡。格罗斯的预言能兑现吗?或许只有时间可以证明。

TAGS: 各国经济学家 经济学 经济学家 美国经济学家 融资
名人图文
  • 本·伯南克(英文:Ben Shalom Bernanke,1953年12月13日-),美国经济学家,现任美国联邦储备局主席。1953年12月13日出生于美国佐治亚州的奥古斯塔
  • 理查德·波斯纳 波斯纳 介绍 美国法律经济学家。1939年元月11日出生在纽约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父亲是律师,母亲是一位“非常左倾”(波斯纳语
  • 白川方明(1949年9月27日-),日本经济学家,2008年起任日央行日本银行行长。
  • 法国经济学家。法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创始人,重农学派的先驱。生于法国鲁昂。曾任鲁昂地方议会的法官和路易十四的经理官。他生活的时代,正是法国经济
  • 彼得?戴蒙德((PeterDiamond,1940年——)男,1960年毕业于耶鲁大学,获数学学士学位。现为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教授,2010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 杰里米·边沁(Jeremy Bentham,1748年2月15日——1832年6月6日)是英国的法理学家、功利主义哲学家、经济学家和社会改革者。他是一个政治上的激进分
名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