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昌锋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陈昌峰,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陆战队某旅旅长,军事学硕士。陈昌锋自2001年9月担任某陆战旅两栖装甲团团长以来,认真学习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刻苦钻研军事技能,熟练掌握全团所有新装备的技战术性能,并能驾驶7种坦克和战车,会操纵3种火炮和全部轻重武器,成为指技合一、素质过硬的复合型指挥员。

陈昌锋 - 简介

陈昌锋,海军陆战队某旅旅长,1981年入伍,江苏阜宁人,自打从江苏阜宁一个乡村走出,已有23年军旅生涯。排长、连长、营长、团参谋长、团长,海军军事学硕士研究生、留学德国联邦国防指挥学院,能驾驶5种型号坦克和装甲车,会操作3种型号的火炮,丰富的军旅阅历、厚实的知识储备、良好的军事素养造就出一个不可多得的复合型现代指挥员。

“优秀基层主官”、“优等指挥员”、“全军优秀共产党员”,胸前3次戴上三等军功章;当团长3年,团队连续3年被舰队评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荣立集体三等功一次。

现代化装备呼唤着高素质人才。从海上到岸滩,陈昌锋带领全团苦练3个月,使每一个战斗员熟练掌握了新装备的技术性能和战术要领。在登陆作战演习中,400发炮弹全部命中“目标”,创造了新装备形成战斗力的最快速度。

经历过中外军事院校5次深造的陈昌锋,把战法创新作为提高部队整体作战能力的突破口。他带领部队探索出了20余项新战法、新训法,组织编写了43新装备指导法和7本教材,发表了31篇军事论文。他潜心研究的两栖机械化编队“多潮位多地段抢滩登陆”课题,在重大演习中得到检验。

三级海况下,他指挥数十辆两栖装甲车,夜间连续泛水突击4个小时;灼人的烈日下,他带领突击队长途奔袭12个小时,滴水未进;毒蛇野兽出没的丛林中,他与部队野外生存30个昼夜。8000米徒手浮渡、500米武装泅渡、5公里沙滩拉练、10公里携装越野……4个高强度课目连贯进行,参训人员在长达4个月的野外训练中无一掉队。

如今,在这支部队中,85%的装甲乘员达到了技术等级要求,所有指挥军官都能够驾驶两种以上两栖战车,全团连续3年被评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团长陈昌锋不仅能够熟练驾驶7种装甲车,而且娴熟掌握12种新式轻武器,在5次重大演习中,担任第一梯队指挥员……  

来自57个国家的驻华武官观摩陈昌锋所指挥的军事训练表演,留下了这样的评语:这是一支任何对手都不能轻视的部队。

陈昌锋 - 经历

留学德国

1999年3月,北京。凌晨4点,正当人们沉醉于甜蜜的梦乡,陈昌锋已捧起了一本德语教科书,口中念念有词。

时任两栖装甲团参谋长的陈昌锋作为海军唯一人选,将被推荐到德国联邦国防指挥学院留学。走进莱茵河畔的异国校园,陈昌锋只争朝夕,发愤苦读。两年间,在全校近百名留学生中,他是唯一没有迟到、早退和缺勤记录的人。他如饥似渴地汲取世界发达国家先进的军事思想营养,广泛涉猎海洋战略、作战指挥、参谋业务等多个学科,门门功课成绩优秀。他走遍了德国五大军港,参观了德国陆海空三军机关、部队和院校,并赴法国、荷兰、比利时、丹麦、奥地利、卢森堡等周边国家及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北约总部、欧盟总部考察,对发达国家先进的军事理论、国防建设、部队编成进行了广泛调研,积累了数十万字的留学笔记。毕业前的联合演习中,陈昌锋被各国同学公推为海军作战指挥工作组组长,组织各国学员精心制定周密的演习计划。最后,演习完全按照陈昌锋他们制定的方案实施,赢得院方高度评价。

“我是中国人,我是中国军人!”求学海外,陈昌锋尤其珍惜国家的形象和军人的荣誉。刚到国外不久,许多西方国家学员好奇地问陈昌锋:“中国有那么多人,能吃饱饭吗?有衣服穿吗?”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今日中国,2000年10月1日,陈昌锋联合两名陆、空军的战友,精心制作了反映祖国现代化建设成就的多媒体课件,还在中国驻德使领馆帮助下做了小笼包、饺子等风味小吃,举办了一个别开生面的“国庆招待会”,邀请来自42个国家的老师和同学共庆伟大祖国的生日。这天,学院升起了中国国旗。

“陈中校是一名有能力并且非常值得信赖的军官。他以聪明才智、钢铁般的自律以及非常合作的态度,很好地完成了学业。我认为对他的提升使用应不加限制。”一向以严谨刻板著称的德国教授在陈昌锋的毕业鉴定中,破天荒地使用了这样的评语。两年留学,陈昌锋展示了一名中国军人面向世界、探索求知的风貌,也展示了一个中国军人挺直脊梁、正气凛然的风骨。

大刀阔斧

2001年9月,留学回国的陈昌锋走马上任两栖装甲团团长。两栖装甲团是海军第一支两栖机械化部队。从驻西沙群岛一名坦克排长成长起来的陈昌锋一直为身在这支“明星部队”感到骄傲。然而,经过两年留学深造,当他的眼光越过营区、越过国界、回首打量自己的团队时,一种从未有过的危机感和紧迫感同时涌上心头。

陈昌锋看到,团里的装备技术含量越来越高,但不少官兵的视野和素质却没有跟上趟:有高配置的电脑,却主要是用于打字,谈不上开发训练功能;有上级配发的装甲兵模拟训练器材,却只是分散使用,谈不上综合集成。见识过外军高度自动化训练手段和作战指挥系统的陈昌锋坐不住了:对飞速发展的信息技术,再也不能漠视下去了,那样往日威风八面的两栖机械化部队将会被远远甩在时代的后头!

陈昌锋发起了一场向信息化进军的“抢滩登陆”:2002年初,团里拿出家底经费,新添100余台电脑。团领导走进了电脑培训班。连队建起了电脑学习室。随后,装甲模拟训练中心、军事训练局域网、作战指挥自动化系统一一建成。

随着两栖铁骑日益迈向现代化,一些长期形成的旧观念、旧习俗渐渐成了制约战斗力生长的“瓶颈”。陈昌锋大刀阔斧,带领官兵不断打破常规,突破禁区。

游泳训练是两栖官兵的“必修课”。过去,为了保安全,团里有条不成文的规定:游泳训练限制在浅水区进行。陈昌锋把官兵成建制赶下海,由浅至深进行训练。最后,从团长到列兵,人人能在海上徒手游5000米、又能武装泅渡。

迎外表演是陆战队员的“拿手戏”。过去,有的连队拼凑尖子登台。陈昌锋把迎外表演与实战训练结合起来,成建制训练,成建制登场亮相。2004年2月,他奉命率队为56国驻华武官进行两栖登陆作战表演。在直升机掩护下,水陆坦克、两栖战车破障登陆,势如破竹。激烈的对抗、火爆的场面博得各国武官连声称赞。

野外驻训是两栖装甲兵的“家常饭”。过去,部队一进训练场,到处挂横幅、插彩旗、用石子拼口号。陈昌锋认为这样大张旗鼓,不是作战,而是作秀。他下令:只要部队一动,就要利用地形、丛林、迷彩色和伪装网隐真示假,声东击西。这一来,部队行军打仗的气氛陡然浓厚。

农副业生产是部队的老传统。过去,全团每个连队都要养猪种菜,但部队长期在外搞训练,菜地里草比菜长得高。陈昌锋下令把菜地改为花园草坪,变成体能训练场。有人提醒:“把老传统丢了,不好向上面交待。”陈昌锋说: “养兵千日,用在战时。陆战队是一支打仗的部队,打不赢才更没法向老百姓交待!”

一位外国将军在参观海军陆战队时感叹:“一支敢于正视自己不足、永不满足现状的部队将是难以战胜的。”陈昌锋冷眼向洋,凭栏观潮,率领他的团队不断抢滩军事变革新战场,实现战斗力的一次次跃升。

热血军人

夜海如墨。一支满载重型装甲战车的庞大登陆舰编队在夜幕掩护下悄然向某海域进发。经过一夜航渡,拂晓前,编队逼近预定海域。

这是陈昌锋率部参加的又一场跨军种联合登陆作战演习。舰艇上,两栖装甲兵摩拳擦掌,蓄势待发!演习进入倒计时,海上却风云突变,海况远远超过了水陆坦克和两栖战车泛水的性能极限。“还能不能下海?”演习指挥部来电询问。

“和平时期演习就是打仗,别说一点点风浪,就是龙潭虎穴也要闯一闯!” 陈昌锋斩钉截铁地回答。他的“001“号战车第一个跃入波涛汹涌的大海。官兵们紧随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攻占“敌”滩头阵地。

是热血军人,就要敢冒风险,挑战极限。陈昌锋对官兵的体能和心理训练堪称“极限训练”。从团长到列兵,每人脚上一副沙袋,每天早晚两次体能锻炼,每周至少两次5公里武装越野。他率领部队在夏日气温最高的午后行军,把军用水壶里的水全都倒光,连续数小时滴水不沾唇,还要一路防“空袭”、挖战壕、打阻击。营区建起了一条两栖体能训练带,滑铁索、走浪桥、涉浅水、越障碍、冲沙滩,浓缩了登陆作战全过程,练就海军陆战队员特有的胆魄、体魄。

2003年9月8日,两栖装甲团经过两个月的“海练”,已是人困马乏。陈昌锋偏在部队需要休整之时,率领大部队徒步回撤,80多公里的归营之路全用两只脚板来丈量。部队夜间开进。官兵们身负数十斤重的作战背囊,在山间丛林穿插奔袭。早晨抵达预定休息地时,突然下起瓢泼大雨,官兵原以为要休息躲雨、埋锅造饭,不料团长大手一挥,命令冒雨强行军。第二天,部队回到营房。在海军陆战旅蹲点的海军机关一位部长闻听一定要去迎接。当他看到官兵们满身泥水,却精神抖擞,军歌唱得山响,不禁赞叹:“两栖先锋!名不虚传!”

枕戈待旦

钢盔、迷彩服、防毒面具、子弹袋、手榴弹、水壶、挎包全身披挂,一日三餐枪不离身,夜晚怀抱着武器就在丛林里席地而卧……这样的场景在两栖装甲团并不鲜见。这正是陈昌锋所要的训练效果。

“两栖攻坚,抢滩登陆,撕开缺口,杀出血路!”陈昌锋用16个字归纳了团队所担负的作战使命。强烈的使命意识时时提醒他:他的装甲战车隆隆开进,燃烧的不该是和平麻痹的空气,而是浓烈的战斗气氛。

2004年2月底,战车营、装甲营组织轻武器夜间射击。天黑后下起大雨,两个营的领导先后打电话请示:“打不打?”陈昌锋严肃地回答:“你们去问敌人打不打!”

陈昌锋脑子里绷得最紧的就是战备这根弦。他在全团开展“读战争书、看战争片、谈战争事、树战争观”系列活动,帮助官兵树牢随时准备打仗的临战意识。

一次训练间隙,陈昌锋和连队官兵一起玩“击鼓传花”游戏。花传到他手里时,鼓声戛然而止。陈昌锋站起来有感而发:“对军人而言,和平生活犹如击鼓传花,当鼓声一停,就该是我们上场的时候了!”

为了保卫和平,军队必须准备战争!为此,陈昌锋和他的团队厉兵秣马,枕戈待旦。他每月至少要组织一次紧急拉动演练,经常随意在地图上画定一个区域,指挥部队齐装满员向该地区昼夜奔袭,风雨无阻。官兵们全副武装,连续10多个小时急行军、强行军,穿丛林、攀断崖,一路练通讯、练驾驶、练战术、练战法、练指挥、练对抗。炎炎烈日下,坦克车内温度高达42℃。坦克兵闷在“铁罐子”里,始终严格按作战要求着装,甚至还要头戴防毒面具通过“污染区”。

陈昌锋 - 事迹

抗震尖兵 2008年5月18日凌晨,川西地震灾区。瞪着熬红的双眼,海军陆战队某旅旅长陈昌锋站在两栖侦察队前点名,挑选出50名特战队员组建救援突击队。

当天,他率领这支突击队徒步进入绵竹市天池、清平乡的深山峡谷,连续奋战37小时,成功解救出142名被困群 众。从南海之滨来到满目疮痍的灾区,一连几天,海军陆战队2750名官兵转战在危机四伏的高山峡谷,一些死里逃生的群众看到带队的陈昌锋就喊:“不要让部队往前走了,再往前就是塌方区,山是会动的,根本进不去,会死人的!”咬咬牙,挥挥手,陈昌锋下令:“部队继续前进!”。一声令下,部队肃然。在海军陆战某旅,每一名官兵都知道陈昌锋的一句名言:“除了努力,没有选择!”。几天后,海军陆战队过硬的军事素质享誉灾区。人们看到:塌方断崖处,队员们像山猫和壁虎一样,从岩壁飞身而上;携带饮用水不足时,官兵运用野外生存技能,竹节取水,蒸馏取水;堰塞湖阻挡道路时,官兵们泅渡过湖,利用树木搭成木筏营救被困群众……

看着队员们矫健的身影,陈昌锋心中涌起一股热浪:“平时的训练,都派上了用场!”。2007年9月,该旅组织野战生存训练,陈昌锋只给每名官兵一斤米、二两盐,却要他们在荒无人烟的孤岛生存一周。那次,一名陆战队员出发前悄悄在裤腿里藏了两根火腿肠,想不到点验时被陈昌锋揪了出来:“平时训练就吃不了苦,上了战场怎么办?现在你们自己减少困难,以后只会增加更多的困难!”。于是,训练场上,陈昌锋时刻用猎豹一样的眼神审视着他的兵。在高强度体能训练课目中,他命令官兵扛着数百斤重的圆木过泥潭,憋住一口气钻过黏稠的污泥潭,背着战斗背囊在铁丝网下潜越水障。此外,长途奔袭、高空自救、钢索滑降、崖壁攀援……陈昌锋要求每一名队员人人过关,连女兵也不例外。

平时流汗,是为了战时不辱使命。此次震区抢险,塌方滑坡,山川移位,现场已经面目全非。一次执行空中救援任务时,陈昌锋带领突击队员搭乘直升机深入孤岛,却发现地图上的“平坦”机降场到处是陡坡断崖。“下!”他果断下令。就在直升机一侧的轮子刚刚接触陡坡的时候,他带头从悬停的直升机跳下。那次,他率领队员成功营救出被困群众21名。

考验在继续。在执行抢修天池乡光缆任务时,陈昌锋指挥30名突击队员,平均负重35公斤连续奋战15小时,徒步行军50多公里,顺利打通了这条“生命通道”。在遵道镇太平水库排险中,他指挥潜水员成功潜入水下,打开库容接近极限的排水口……

从两栖先锋到抗震尖兵。在陈昌锋看来,战场变了,使命没变,这支部队的目标紧锁两个字:“打赢!”。

陈昌锋 - 荣誉

40岁刚出头的这位南海舰队某陆战旅两栖装甲团团长,自打从江苏阜宁一个乡村走出,已有23年军旅生涯。排长、连长、营长、团参谋长、团长,海军军事学硕士研究生、留学德国联邦国防指挥学院,能驾驶5种型号坦克和装甲车,会操作3种型号的火炮,丰富的军旅阅历、厚实的知识储备、良好的军事素养造就出一个不可多得的复合型现代指挥员。“优秀基层主官”、“优等指挥员”、“全军优秀共产党员”,胸前3次戴上三等军功章;当团长3年,团队连续3年被舰队评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荣立集体三等功一次。有人赞曰:真个是腿肚子上绑铜锣,走到哪响到哪!

穿上迷彩服,是领军对阵、叱咤战场的热血军人;走下训练场,是挥毫泼墨、题诗作赋的儒雅学者。官兵佩服:咱团长能武能文、智勇双全!

陈昌锋 - 评价

在两栖装甲团,说起团长陈昌锋,官兵们的话特别多。那故事好似吐鲁番的葡萄,一嘟噜一嘟噜的……

3双48码鞋

战车三连连长荀博———

有一天,团长突然把我叫到办公室,捧出3双48码的特大号鞋子和1套迷彩服交到我的手里:“拿回去给刘恒穿,看合不合适?”

我一下愣住了,团长一天到晚那么忙,他咋知道我们连刘恒没有合脚的鞋?身高1.96米的刘恒就为这还得了甲沟炎。原来,团长有个习惯,经常要到卫生队查看官兵们的病情记录。那天,他查看到刘恒患有甲沟炎,便问起得病原因。随后,他就到基地军需仓库和工作人员一起翻找了半天,终于找到3双特大号鞋子和1套大号迷彩服。

湿衣服·姜汤

战车一连上等兵孙雪峰———

2003年的一天,我们在训练时突遇大雨,大家衣服全湿透了。训练结束,正当我们回到宿舍换衣服时,团长来到了我们班。糟了,我们这副军容不整的样子还不挨批?大家抓起湿衣服就往身上穿。没料到,团长说:“还不快把湿衣服脱掉,感冒了怎么办?快叫炊事班煮姜汤,每人必须喝一碗。光知道训练不行,还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

接着,他又挨个摸了摸我们的头,叮嘱注意防病。当时,我非常感动。这是我第一次和那么大的军官接触,真没想到平时严肃的团长那么亲切和蔼,待我们像亲兄弟一样。

“华山论剑”选士官

装甲营副营长王铁龙———

2002年底选取士官时,我们遇上一件难事:装甲三连战士小杨和小刘都是公认的好兵,论军事素质小刘强一些,但小杨是团里某老领导的“关系”。情况反映到团里。这天,团长和其他几名团领导来到训练场,召集小刘和小杨当场“华山论剑”,比武见高低。一个5公里越野跑下来,小杨被小刘落下400米。团领导当即拍板:留下小刘。小杨没选上,也心悦诚服,公平竞争嘛。

TAGS: 中国人民解放军 军事 军事家 军人 江苏人 社会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