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宝贝

安妮宝贝

安妮宝贝,原名励婕,7月出生的巨蟹座女子,一名在网络上四处飘荡的人。从1998年10月开始在网络上写作和发表作品,以《告别薇安》成名于江湖。浙江宁波象山人,隐匿而漫游的写作者,因独特的文风而影响了一大批读者。从2000年开始写作,陆续出版过《告别薇安》、《八月未央》、《彼岸花》、《蔷薇岛屿》、《二三事》、《清醒记》、《莲花》、《素年锦时》。 

安妮宝贝 - 简介

曾任职单位:中国银行、广告公司、网络公司、出版社、杂志社
曾从事职业:金融、广告、编辑
目前职业:网络编辑,自由专栏撰稿人、写作者
喜欢:爱尔兰音乐、长途旅行、鸢尾、电影、散步

安妮宝贝,隐匿且游走的写作者。
安妮宝贝,是一个冷静、清醒得少见的清瘦女子;她人淡如菊,内心波澜不惊;文字温婉、瓷感、绵长、高蹈,富有音乐的质感。安妮宝贝看似在某种秘密暗道里流动的叙述,总能牵动你感官深处最细的一根丝弦;叙述结构繁复迂回,加之语言的温婉、简约、质感,总会让读者的内心在丝缕的揉搓中收到触动,甚至可以感受到丝丝的痛感。这位隐匿且游走的写作者,始终坚持低调而不妥协的边缘写作生存方式,不迎合刻意炒作,并最大限度地拒绝进入这样或那样的文学圈子;热衷隐居、游走或者以游走的方式隐居、匿名——就这样漂泊不定且神秘色彩浓厚的日常生活,和她自己的叙述形成了互动、映照。

现居北京。1998年10月开始发表小说,因作品风格独特引起广泛关注。所有作品均持续进入书店系统畅销排行榜,并进入全国文艺类书籍畅销排行榜。题材多围绕宿命,自由,漂泊等命题思考,创作工业化大城市中游离者的生活,他们在爱和幻觉中的决然出行,及对自我的追寻。作品中的人物多为灵魂飘荡者,外表冷漠、内心狂野、隐忍着叛逆的激情。有沉沦的放纵,也有挣扎的痛苦。相同的是,都受到焦灼和空虚感的驱使,从而一再踏上孤独的路途。

第一本短篇小说集《告别薇安》,2000年1月出版,引起广泛关注。至今共出版短篇小说集《告别薇安》,散文及短篇小说集《八月未央》,长篇小说《彼岸花》,摄影散文集《蔷薇岛屿》,长篇小说《二三事》,摄影图文集《清醒纪》等八部作品。作者拍摄图片及设计封面。所有作品均持续进入书店系统和全国文艺类图书畅销榜。作品被介绍或选载进入德国、日本、越南、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

2004年徒步旅行西藏雅鲁藏布大峡谷之后,创作第七本书。最新长篇小说在2006年3月出版。


读者评价其作品“辞藻阴郁艳丽,行文飘忽诡异”  。其作品一贯低调的清冷风格,诠释着她的自我感悟及思想。世事的无常,如风的情缘。

安妮宝贝

安妮宝贝 - 自述

我把我的文字写给相通的灵魂看。有往事的缺口,有幻想的抚摸,有诺言的甜美,有失望的伤痕。那些和我擦身而过的人群,空旷海底的鱼,深不可测的寂寞。在喧嚣的地铁站里,我看到我小说中的那个男人,他脸色阴郁,一言不发。等待着一个不会出现的人,然后和她告别。然后我看到我自己。

安妮宝贝 - 出版作品

2000年1月:小说结集《告别薇安》出版
2001年1月:散文及短篇小说集《八月未央》出版
2001年9月:长篇小说《彼岸花》出版
2002年9月:摄影散文集《蔷薇岛屿》出版
2004年1月:长篇小说《二三事》出版
2004年10月:摄影图文集《清醒记》出版
2005年5月:《蔷薇岛屿》新版本
2005年8月:《八月未央》新版本
2006年3月:长篇小说《莲花》
2007年9月:随笔集《素年锦时》

安妮宝贝 - 未出版作品

随笔

《重读杜拉斯》
《音乐如水》
《隐忍的方式》
《抽烟,伤口以及纪念》
《一个春天的晚上》
《阳光的温度》
《最孤独的人》
《上海生活》
《香水》
《午夜的裙子》
《手心空洞》
《看话剧的晚上》
《爱情理想》
《身体和灵魂的距离》
《山中岁月》
《三毛》
《漂亮女孩》
《如烟花寂寞》
《乔和我的情人节》
《南方八月》
《锦衣夜行》
《她比烟花寂寞--电影篇》
《画漫画的男人》
《风中樱花》
《永远有多远》
《不要去找,要等》
《玻璃之城》
《冷眼看烟花》
《边走边唱》
《暗香如风》
《爱到逃离》
《安妮走四方——前言》
《安妮走四方——南京》
《安妮走四方——武汉》
《安妮走四方——大连》
《安妮走四方——西安》
《我读亦舒》
《安妮读书——苏童》
《沧海蝴蝶》
《为你心动》
《爱已如风》
《瓶中信》
《坐在对面的陌生人》

诗歌

《手心上的洁白花朵》
《安妮的六月诗句》
《平静的约定》
《风中的烟火》
《凌晨三点》
《杀戮》
《无常》
《诗句》

安妮宝贝 - 《城市画报》专访

《城市画报》

安妮宝贝,这是个让太多都市小资为之沉溺、为之疯狂的名字。对很多人来说,她就是那个忧郁、沉默,永远是麻布长裙、光脚穿球鞋的女孩子,就是所有人的另一面。

近日,安妮宝贝的第三部长篇小说《莲花》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这是她2004年去往西藏的途中写就的。而“莲花”的含义,就是“有人说众生如同池塘中的莲花:有的莲花在超脱中盛开,其他莲花则被水深深淹没沉沦于黑暗淤泥。有些莲花已接近于开放,它们需要更多的光明。”安妮宝贝强调,小说的主题其实是一种寻找,人对生命轨迹的反省

生命的不安全感

记者:你享受生活吗?“坚定”、“决绝”、“独立”的性格兼生活方式,也许暴露了你生存的“不安”,当然它或许是物质的,也可能是精神的,抑或二者兼而有之。是这样吗?

安妮:在《二三事》里我试图表述和分析生命里某种不安全感的阴影。“这阴影促使一个人用更为剧烈的方式对待生命。因为他极需要弥补,探究,摸索,分辨与改造。他不能够确定和相信一切人和事……后来我想起来,我是在用不妥协和颠沛流离,追寻在漫长时光中所缺失的爱及安全。追寻失望。就像碰石头的鸡蛋一样,是顽劣而执拗的生活,并因对抗而充满了毁灭感。”

这种不安全感,应该是和人的童年、成长经历及反省习惯有关。所以,这部分论述也是可以针对大部分人,不仅关于我自己。

记者:我们生之为人的那一刻,注定与一个或多个他(她),生发一种叫爱情情的东西,也许并不恒久,也许性别混乱,但这有什么关系呢?诚如你小说中的“莲安”“沿见”之于“良生”。可是爱,终究要留下它的印痕吗?

安妮:一直以来,我对女性之间的感情,总是有某种探究的兴趣。小说里的女子,几乎都是善良、内心起伏不定的,自省清冷,或浓烈执意。她们仿佛是人的灵魂里互相寻求填补的两个部分。矛盾,有着缺陷,却又是平衡的。

以前小说里的男女,不管是同性之间,还是异性之间,他们之间产生的,更多的是一种彼此慰藉的知己之感,很温暖,但又有天生的疏离,不存在世俗论断的长久。花开了,就是要凋谢,但是开的一瞬间,若有人在旁观望,就代表了盛放。

《二三事》里,一些观点有稍微变化。感情仿佛一种修行,也有进阶。对良生、沿见或莲安来说,他们其实有各自的信仰。虽然我的态度可能更倾向良生,因为她具备一种没有怨悔的承担,以及在盛大沧桑之后的平和。

没有远大计划

记者:旅行、写作是否依然是你今后的两大主题?

安妮:是指旅行和写作在生活里所占的位置吗?在一年的安排里,我会写作、旅行,出去做主题采访、摄影、写剧本,也一直帮杂志做策划写专栏。还会留出一些时间来无所事事,即使只是在咖啡店里晒晒太阳,阅读几本书。

没有想做太多的事情,也没有远大的计划。可能对生命感比较淡薄的人,都会有些懒,以及宁可随波逐流地生活。最近开始跑步。

记者:你的作品,尤其《蔷薇岛屿》、《二三事》,虽然一为散文、一为小说,但语言颇接近,凝练、唯美、沉郁。这是你有意为之?你下意识中对两种文体有所区分吗?

安妮:《蔷薇岛屿》与《二三事》的语言还是稍微有些变化的。《二三事》更简洁,语调也更清寂一些。我一直都喜欢用短句来写作。短句可能需要你有更清晰的思路来把事件或情绪叙述清楚,但它会让读者觉得读起来顺畅舒服。也需要用长句来打一下节奏,但长句必须优美,甚至接近一种华丽,而不是拖沓繁琐。

既然是写作,抛开主题不说,文字是应该用心铺排及让它具备风格的。我不喜欢那种大白话老实话讲故事的小说,有些小说干脆就像剧本一样直白,看书基本上读一两页就知道会不会买下来。一两页也许不够明白整本书的主题,但能够让你判断出这个作者的文字倾向。

记者:书的名字是如何定的。

安妮:书名每次都起得比较辛苦。书名是一种风格的延续性,读者看到书名,可能就会知道这是某个作者写的。就像我书里那些人物的名字,他们同样也是可以被我的读者一眼识别出来。我对书名没有满意或不满意之分。都只是一些名字而已。

闹市的布衣女子

记者:居所周围的环境如何?

安妮:住在北京最热闹的酒吧街区,但几乎不去酒吧。只是喜欢它喧杂沸腾的人声作为一种背景,包括它们寂静的阳光、明亮的午后以及空旷的凌晨时分。

我家里有很多到处收集来的小东西,瓷器、漆器、中式老家具,来自印度、尼泊尔等带有地域风格的装饰品,挂满与植物相关的画,尤其是莲花和栀子。

记者:你喜欢收藏?

安妮:孤独的人都会有恋物癖。我现在手上戴着的最起码有五六只镯子,有旧银、绿松石、珊瑚等,纯属个人喜好。我有属于我自己的品位,任何品位都无高下之分,只是自己个性的一种流露。

我经常穿粗布裤、牛仔裤、布衣。我是个随意清淡的人,平时不化妆。也喜欢高跟鞋,但经常长时间步行,也很少出席任何交际场合,基本没机会穿。

衣柜里民族风格的衣服比较多,它们有大俗大雅的浓烈色彩和精细花纹。我不热衷名牌,人应当保持适当的简朴和清寒,才能让自己更清醒。

记者:很想知道你一天是如何度过的?写作安排在什么时刻?

安妮:一般是中午起床。下午会在咖啡店里,用笔记本电脑处理信件或写作,有时候与编辑、出版商见面。选择咖啡店,是因为长久独处,希望能够接触一些人气,同时也能观察陌生人,阅读也在那里。

晚上会有兴趣自己做饭。我一直觉得女人该学会烹饪,以后能够做给男人和孩子吃。然后呢?重要的写作是深夜到凌晨的时间。睡觉比较晚,因为一旦失眠就会一直看书到天亮。其实每天的任何一个时段对我来说,都具有不同的美感和体会。


安妮:我觉得生活当然不仅仅是种享受。事实上,任何生命的过程,痛苦的时间始终都会多过快乐的。因为快乐若持续长久,那么它实质上就是一种麻木。它应该像光,隐约地、瞬间地照耀,但值得我们追寻和信仰。或者,那也是一种幸福的指代。

记者:以后会结婚吗?

安妮:我希望自己能够结婚。我觉得生命的任何一件事情任何一个阶段,都该体验。但这个选择因为不能自主,所以也就无需制定什么计划。它是两个人的事情,不是一个人的。

写作是很孤独的工作

记者: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动笔的冲动的?

安妮:其实很早就开始阅读,小学二年级就开始从图书馆借小说来读了。动笔肯定是和阅读有关的。很喜欢阅读,范围也比较宽泛,社会学、心理学、哲学、地理、生物,包括一直很痴迷《易经》、佛经、《道德经》等中国古典文化的一些精粹。小说方面受欧洲、北美、日本影响比较多,一般只买翻译本。

开始写作,是在生活比较动荡的那段时期,心里累积的思省可能太满了,需要用文字来作一下梳理、浮出水面。应该是跟长期阅读,某种先天成分以及一个人的反省和观察记录的习惯有关。与其他无关。

记者:在你的几本书中都能读出父亲的亡故,对你看世间的态度有一种大影响。亲人活着的时候我们“带她买很好的绸衣,让他穿几千块的毛衣”,可是我们并不能多挽留他们哪怕一秒钟!这种痛非常深彻,你作了最好的阐释。你觉得呢?

安妮:我与父亲之间的感情非常深刻,不管是我对他,还是他对我。但我们之间的相处,又一直不是太好。可能因为我自己的个性强,他又很固执。彼此都不知道该如何去正确表达那种感情。

当自己经历过一些事情,开始成熟和懂事了,但那个人却不在了。如果你一直都很爱一个人,明白自己又一直在用错误的方式在对待他,但却没有改过的机会了,这是很让人难过的。

记者:我们长大后由于种种原因出走,然后再归去,再出走。你的故乡在哪儿?你对那里怀有怎样的感情?

安妮:在浙江。浙江出商人,也出很多文人,仿佛是一种传统。现在基本上每年只回去一次,在外面走得久了,会渐渐感受到它的好。但是它的养分肯定是不足够让你感觉能呼吸成长的。一大部分人的出走,应该都是因为这个原因。

记者:你是基于一种什么样的感情而喜欢小动物的,那样用心的宠养?

安妮:写作是很孤独的工作,你需要长时间地一个人相处。小动物能够陪伴你,而且它又很天真,没有思虑,你只要照顾它就好。但现在没有养小动物了。去年有好几次旅行,去云南、四川、巴黎等,今年还会去青海、西藏、尼泊尔,感觉一直是走在路上的。生活不够安定,也就不能照顾好小动物。所以,就干脆不养了。

记者:旅行过许多地方,对哪里最难忘记呢?

安妮:欧洲虽然精致,但很沉闷。不是太喜欢那种有既定模式的城市。相反,东南亚一些地方,可能会更吸引我。我喜欢活力混乱旺盛的地方,喜欢能够与土地、高山、大海、人、宗教更为接近的地方,比如印度,尼泊尔……每个人的爱好不同。城市依旧是我的基地,对城市生活的麻木与残酷,依旧是有痛感的,所以愿意与它对峙。

记者:为什么会选择北京和上海作为你的居住地?在两地时的心情有何不同?

安妮:没有其他选择啊,这是国内最大的两个城市了。大城市会让你感觉到它与你之间的距离,不会有被包裹的压迫,不会让人有窒息之感。喜欢那种在广漠人群里被淹没的感觉。因为人本来就是渺小的。你会看到很多其他人的其他生活方式,它让你觉得自己的任何决定,其实都并不重要。

记者:最初受过哪些作家的影响没有?现在喜欢阅读什么作品?

安妮:喜欢一本小说《英国病人》,是出生在斯里兰卡的诗人写的小说。非常之优美而具备力度。最近在阅读美国小说《人性的污秽》,奈保尔的印度游记,卡尔?萨根写的关于天文学方面的书,佛经,以及一本探访隐士的书。

记者:可不可以介绍一下你的作品影视改编,及在国外的销售情况。

安妮:很多影视公司都在洽谈之中。我的书本身就具备一种意象及画面感,所以常常吸引一些制作人。但他们做事有自己的进度,比如小说可能卖掉了,但却一直不开拍。或者要把书的内容大部分改掉。所以,我有计划会自己来写一个电影剧本。

国外的出版社或代理人都有接触过。我对条件会严格一些,一般不接受太低的条件,否则宁可不做。有些人可能只要来要,就随便怎么样都给了。但我会坚持一些原则,作品都已经被选入他们的杂志、电视或丛书里面。

城市画报:对“上进”、“励志”这些词语以及它们所代表的生活态度持什么观点?

安妮宝贝:人必须要做事。简单的逃避或者终结一件事情,尚不算勇气。在结束旧的拖累之后,如何担当得起新的建立,才算完整。如果只是轻易的想获得自由,却根本不具备担当的力量,那么这自由只是一厢情愿的轻率。这担当包括历练人事,奋力工作。这些都是根本。所以你可以看到有些人始终都是在发牢骚,抱怨寸步难行。有些人默默做事,日渐精进。个人修行是表达在很多方面的。一方面会体现在控制你的欲望,另一方面是你要努力的做事,通过做事,对你身边的人和世界产生影响。这样才能尽到责任。独善其身并不足够。

安妮宝贝:《莲花》的不同之处是,书里面的人选择了简单和真实的生活。那是他们经历了繁华以后才能够得以获得的路途。简洁朴素只有从繁华热闹里蜕变而出,才具备真味,最为长久和真实。一开始就简单,只是贫乏。那完全是两个概念。

城市画报:自省是你的作品很大的一个特质。但你自己也说过,若对自己有太多自省,触摸到的生命之深渊,便更黑暗、更长。那么,究竟怎样才能维持一个比较平衡的状态?

安妮宝贝:探索和挣扎在追求平衡的过程中,这个动态大概就是在维持平衡的状态。我们生命中有很多问题是不能得到解决的,比如一些隐秘的黑暗面,其中的困境以及种种的困惑,它们难以被解决。但是你要有直接面对它们的勇气。我曾经在一本小说《福楼拜的鹦鹉》里面,看到过一段话,说如果你理解凝视脚下黑暗的深渊能使人平衡,那么你就不会往下跳。这是一种凝视黑暗深渊的能力。所以,我想,也许站在悬崖边缘与它对峙,就是平衡。

城市画报:肯接受命运的安排也许就是一种答案吧,和命运和解了。

安妮宝贝:是跟命运心平气和的态度。和解有妥协的意味,但态度里并没有妥协,它有理解之后的接受。

城市画报:对自己的身体持什么态度?

安妮宝贝:我觉得人要健康的生活。所谓健康的生活,就是我们要吃单纯的、干净的食品,喝品质很好的水。你不必吃得很豪华、很丰盛,但是应该很清净、很健康。要有好的睡眠。有时要有意识的运动锻炼,要有节制。

城市画报:在北京这样的城市里选择“干净”这个标准来要求食物和水,其实也是蛮奢侈的。

安妮宝贝:这其实是一种选择。比如同样是200块钱,可以不去餐馆吃饭,自己去集市买菜来做,就可以买一箱很好的天然矿泉水。你肯定要有所选择。我选择的是少,但是精良。

城市画报:现在的生活状态下,有足够的安全感吗?

安妮宝贝:其实大部分人都没有安全感,包括一些有钱有地位的人在内。如果安全感这么容易获得,可能宗教的问题就显得简单了。安全感很难由外界给予,一定是要自己内心给予。但它不是说给就给,也不是给了就不会变化,它会显得异常脆弱。
一些修行很好的人,我相信他有安全感。这样的人我在生活当中还没有碰到过,但是我相信会有。而身边这些生活在常态里的人,通常都是通过外界给予的一些评定获得间歇性的安全感。安全感需要强大的内心修炼。怎样面对自己,怎样控制自己,这永远都是问题。

城市画报:你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吗?

安妮宝贝:我没有觉得应该对生活满意。只是觉得走到了这一步,你在做着当下的事情,过着当下的生活,这是有道理所在的。需要心平气和的接受此刻的生活。而且我相信它不会一成不变,生活会有有趣的事情发生,会有奇迹发生。只要你活着,你走到这里,走到那里,就会有事情发生。勇气和天真会让这些奇迹发生在期待着它们的人身上。

城市画报:你会害怕时间流逝吗?

安妮宝贝:只要是曾经经历过的,那些时间带来的回忆和历练,都是财富。即使有选择,我也不会愿意再回到12岁,或者20岁。我更喜欢现在的自己。我相信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会越变越好。

城市画报:这个“好”是指?

安妮宝贝:更通透。更善良。更洁净。更有力。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能够明确自己的生活。

安妮宝贝 - 发表在杂志上的文章

标题:《植物女子》 (作者:安妮宝贝.载于《ELLE世界服装之苑》2005年9月号)

是在王府井新天地的一个茶餐厅里,对一个年轻男子突然说起,内心对一类人的喜好。我说,我喜欢植物一样的女子。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们已经观察了所限空间里大部分的男男女女。这是同为写作者的习惯。眼睛如同一精细刻度的镜头,冷静细致,自动扫描所有进入范围的对象,寻求焦点来定格。我一度被一个穿着孔雀蓝绉纱裙的少女吸引,因为她赤脚穿着人字拖,细小洁白的脚趾涂着同样颜色的油料。这深刻的孔雀蓝,有海水的质地,仿佛可以在断崖独坐来静心观望。但是他独钟爱一个骨骼秀丽的女孩。因她和他一样,穿着布裤和球鞋。但是,两个女子都并非出人意料,亦不够好看。我们对好看女子的定义是,她若走进人群之中,如同遗世独立,突兀的存在,会让他人立时感觉空气发生变化。而普通人一走进人群,如同水滴汇入海洋,不见痕迹。这定义不免偏执,却很分明,并且和五官无关。

大都会一直不缺少形貌出色的女子。每个人走出来,状态亦差不多:都懂得淑女混搭波希米亚的装束,都会混迹各种时髦派对,谈一谈电影文学哲学诗歌,带着一只微型数码相机自拍照片,字也都写得流畅。都很知道如何与男人调情以及适当放纵,都会上得厅堂入得厨房。聪明,有情调,精打细算。

所以,在北京或者上海这样的城市里,女人很难具备竞争力。这些城市汇集一切稍微有些小才小貌小气质的女子。看着她们在身边晃荡,就如同走在山谷,看到一树树的艳红桃花盛开。即使没有观众,也要兀自热热烈烈地开和谢。而那原本也是和观众无关的事情。是必须要打发掉的妖娆和寂寞。

但是我很少遇见植物一样的女子。我认定植物一样的人是好看的。比如在巴黎遇见法比奥拉的时候,她已经快四十岁了。也穿刺绣的宽长袜子的衣服,涂鲜红色的唇膏,戴金耳环和大颗宝石的戒指。起初,一直不太明白,她吸引我的气息何在,未必是她和我畅谈法国作家的左派倾向,她关心的环保问题和学佛的心得,以及去台湾学唱京剧的兴趣有关。很多女人都有这样或那样的经历,有些可能还更为奇特孤拐。只是体会到的所言所行,丝毫没有浮夸。待人真诚实在,有一种粗砺的优雅。且她的人生观是开阔而坚定的,自成体系,与世间也无太多瓜葛。

女子若有些男子的品格,便会有一种结结实实的美。所以,我喜欢略带中性气质的女子。这种中性气质,不是说她不能穿高跟鞋或小礼服裙。中性气质,在这里代表一种内心格局。一种独特的情怀。一种力量所在。在植物性上来说,若一个少女像墙头蔷薇一样绚烂天真,便是人间的春色,成熟之后的女子,就当接近树的笃定静默。

若看到不管是何种职业的女子,在人群面前表演欲望太过强盛,用力通过各种媒介来推销和演出,便觉得动物性的一面太过明显。功夫做足,野心昭显,昌盛踊跃。扭秧歌的虚假繁荣的劲头,最后导致的无非是普遍性的平庸。这同样反映在恋爱态度上。植物性的女子大部分布衣素食,独立自主,会懂得与男子并户站立观望人间景色。而动物性的女子,功利性太明显,她的爱是以欲望的名义来找回了她。

前者大多寡淡少言,后都不免艳丽辛辣。无可置疑,后都更受注目,让世间活色生香。而前者的存在,是对世间的恩惠。她们因稀少而珍贵。

安妮宝贝 - 安妮宝贝经典50句

1 我的快乐都是微小的事情。
2 任何一件事情,只要心甘情愿,总是能够变得简单。
3 容易伤害别人和自己的,总是对距离的边缘模糊不清的人。
4 渴望占有愈多而愈脆弱。
5 没有欲望只能说是麻木不仁。
6 短暂的瞬间,漫长的永远。
7 鸟的翅膀在空气里振动。那是一种喧嚣而凛冽的,充满了恐惧的声音。一种不确定的归宿的流动。
8 人的寂寞,有时候很难用语言表达。
9 总是需要一些温暖。哪怕是一点点自以为是的纪念。
10 感情有时候只是一个人的事情。和任何人无关。爱,或者不爱,只能自行了断。
11 伤口是别人给与的耻辱,自己坚持的幻觉。
12 我大概是一只鸟。充满了警觉,不容易停留。所以一直在飞。
13 痛彻心扉的爱情是真的,只有幸福是假的。那曾经以为的花好月圆……爱情只是宿命摆下的一个局。
14 我的世界是寂静无声的,容纳不下别人。
15像我这样的女人,总是以一个难题的形式出现在感情里。
16我们可以失望,但不能盲目。
17 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真性情的人,想法总是与众不同。
18 我总是以为自己是会对流失的时间和往事习惯的。不管在哪里,碰到谁。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
19 幸福始终充满着缺陷。
20 但是快乐太单纯,所以容易破碎。
21 我从来不自欺欺人。我只看真实。
22 聪明的女子值得同情。
23 一个女子的寂寞就是这样的不堪一击。如果一个男人对我伸出手。如果他的手指是热的。她是谁对我其实已经并不重要。
24 我会惧怕孤独吗?我只是偶尔会感觉寂寞。
25 爱情是容易被怀疑的幻觉,一旦被识破就自动灰飞烟灭。
26 快乐的流泪。
27 在她的心里潜伏着一个深渊,扔下巨石也发不出声音。
28 喜欢的就要拥有它,不要害怕结果。
29 很多人一旦分开也许会永远都不再见面。
30 有些人是可以被时间轻易抹去的。犹如尘土。
31 很多人不需要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
32 他们似乎从没有正式地告别过。而每一次都是绝别。
33 你的头发美丽而哀愁。就象你的灵魂。
34 爱的,不爱的。一直在告别中。
35 我爱你,没有什么目的。只是爱你。
36 那些离别和失望的伤痛,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
37 也许爱情只是因为寂寞。需要找一个人来爱。即使没有任何结局。
38 会过去的,就会过去的。我们的痛苦,我们的悲伤,我们的负罪。
39 当一个女子在看天空的时候,她并不想寻找什么。她只是寂寞。
40 该笑的时候没有快乐,该哭泣的时候没有眼泪,该相信的时候没有诺言。
41 有些事情在劫难逃。
42 男人不爱女人。他们只是需要女人。
43 我们一直是在离别中,比如和爱的人,和伤害,甚至和时光……
44 我微笑。在任何我难过或者快乐的时候,我只剩下微笑。
45 我相信我爱你。依然。始终。永远。
46 任何东西都可被替代。爱情,往事,记忆,失望,时间……都可以被替代。但是你不能无力自拔。}47 如果有过幸福。幸福只是瞬间的片断,一小段一小段。
48 缘分叵测,我们无从得知下一刻会发生一些什么。
49 手指不会动了,眼泪不会流了,时间不会走了。
50 那些美丽的小鱼,它们睡觉的时候也睁着眼睛。不需要爱情,亦从不哭泣。它们是我的榜样。

安妮宝贝 - 安妮文章的关键字

关键字:死亡
安妮宝贝写了太多的死亡。潮湿、阴暗,甚至血腥,总是出现在字里行间,似乎主人翁惯穿的白棉衬衣、光着脚穿的球鞋都只是为了给人一点阳光的感觉 
关键字:巨匠
我以前真的一直以为安妮宝贝是外国的,而且是上个世纪或者是更早的文学巨匠,还一直把她看成是和莫泊桑大小仲马同时代,后来才知道她是当代作家 
关键字:邻座   
邻座有一个同样喜欢安妮的女人,我们并不熟悉。她问我借一包速溶咖啡,我转头看见她手上的《蔷薇岛屿》,我们相视而笑,突然觉得认识了很久一般。 
关键字:脆弱
安妮的书总是荡漾着某种不安分的因素,勾起人内心深入最为脆弱的神经。男主人公两次不幸婚姻,深深的勾动着深夜某些脆弱,抑或经受着类似情绪的人们
关键字:爱情
读安妮是在02年末或者03年开春的时候,追一个女孩子,她告诉我,安妮说,不相信爱情的人比相信爱情的人更寂寞。看这段话的时候心里朦胧胧的。 
关键字:虚无
手指留在《莲花》最后几章,隐约的感知到结局,这场善生与庆昭开始的旅途,经历塌方,阴雨,伤痛即使谜底似乎就要揭晓,但终究都只是场虚无
关键字:男人
这个星期好好干活,星期六奖给自己一本《蓮花》。要多学学男人的理性,向上和坚韧。现在中国男人的坚毅确实有点不敢恭维,但现在女孩子太过强悍
关键字:落泪
于是在众目睽睽中无声地落泪。他们都用奇异得眼神看我。安妮曾说,如果心里藏着一些眼泪,为什么不感觉一下它的流动呢。所以我放任冰凉的泪水流过脸颊

安妮宝贝 - 安妮宝贝照片集

TAGS: 人物 作家 女作家 巨蟹座名人 当代名人 文化人物 文学领域人物 网络作家 网络文学 著名作家
名人图文
  • 奥诺雷·德·巴尔扎克
    奥诺雷·德·巴尔扎克(1799~1850),法国作家,生于法国中部图尔城一个中产者家庭。1816年入法律学校学习,毕业后不顾父母反对,毅然走上文学创作道
  • 安·兰德
    安·兰德(AynRand1905年2月2日1982年3月6日)又译“艾茵·兰德”,俄裔美国作家、哲学家。她的哲学理论和小说开创了客观主义哲学运动,她同时也写下
  • 安娜·卡瓦尔达
    安娜·卡瓦尔达于1970年出生,是法国当代畅销的纯文学作家,著有《我希望有人在什么地方等我》、《曾经深深爱过》等。
  • 奥维德
    奥维德(公元前43~公元18),Ovidius,PubliusNaso ,古罗马诗人。生于罗马附近的苏尔莫,卒于黑海边的托弥。年轻时在罗马学习修辞,对诗歌充满兴趣
  • 安娥
    安娥,女,(1905,9-1976,8),剧作家、歌词作家 。原名张式沅,河北获鹿人。早年肄业于北平美术专门学校。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和中国共产
  • 安意如
    安意如,原名张莉,女,80后自由写作者,1984年6月20日出生于安徽宣城一个普通工人家庭。2005年9月,出版传记文学《看张·爱玲画语》。2006年8月,出
名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