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一雄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大野一雄(1906年10月27日-2010年6月1日)是日本舞踏家,開創了「暗黑舞踏」,並因此成為舞踏界權威與精神象徵。nn大野生於北海道函館市,1933年受舞蹈家La Argentina啟發,才以近而立之齡正式學習舞蹈,可謂大器晚成。約莫50年後,他以獨舞《阿根廷娜頌》向她致敬。nn1960年,大野開始與土方巽直接合作。土方巽稱得上是舞踏技藝鼻祖,但不同於大野做為一位獨舞家,土方較擅長技巧與編舞部分。nn大野篤信浸信會,並長期任教於橫濱一所私立基督學校。nn邁入高齡後,大野著手指導其子大野慶人,並曾一同進行演出。

大野一雄 - 生平简介

大野一雄 简历

 
1906 10月27日出生于北海道函馆


1926 就读于日本体育会体操学校(现?日本体育大学的前身)


1929 1月观看了帝国剧场西班牙舞蹈的“舞姫”受到启发


1933 进入了石井漠舞蹈研究所学习了一年的舞蹈


1936 加入了在日本现代舞界占主导地位的“江口?宮”舞蹈研究所


1949 11月第一次大野一雄现代舞公演。《鬼哭》《Tango》《Rilke?菩提树的初花》《Ernest家的塑像》《Ernest》《螳螂》(东京、神田共立讲堂)


1959 4月、大野一雄现代舞《老人与海》公演。同台演出有他儿子大野庆人,舞台导演:土方巽(东京、第一生命厅)


   9月、参与650 EXPERIENCE表演。《禁色》(2部?改订版)。同台演出:土方巽、大野庆人等(东京、第一生命厅)


1960年代 与土方巽一起使“舞踏(BUTOH)”走向成熟的十年


1980 5月、第14次Nancy国际戏剧节《La Argentina颂》、《御膳》公演。(法国?Nancy Poirel剧场)1995 


5月、主演Daniel Schmid导演的电影《被写的脸》、《KAZUO OHNO》


2001 10月、东京国际舞台艺术节《花》公演。(东京新宿)

 
2002 1月、第一次朝日舞台艺术奖获得特别奖。主办:朝日新闻社


5月、越后妻有三年展大地艺术节热身展,花展「天空散华?在妻有乱舞的郁金花-中川幸夫“花狂”」舞蹈演出。(新泻?越后妻有信浓川河川敷)


2003 9月、野外公演《死的脉络》。共同演出:大野庆人等(岐阜养老公园)

 
10月、出演土方巽的《肉体的超现实主义 舞蹈家土方巽抄》。(神奈川?川崎市岡本太郎美术馆) 


2006 10月、大野一雄诞生百岁节,舞蹈家大野一雄摄影展 “神秘的身体”展出。

大野一雄 - 成就

     

 大野一雄1906 年生于北海道函馆,一生历经明治、大正、昭和、平成等时代,与土方巽并列为日本“暗黑舞踏”的两大宗师。“跳舞吧,只要心跳声还继续响着。”是他的格言。全身抹白的阴阳魔鬼形象是大野的经典造型,一方面他将传统歌舞伎中的假面化之意义,延伸到舞踏对肉体的否定,专注于心灵的展露,另一方面,他把个人的差异性抹掉,使人回归自然和单纯;“光头”象征着脱离红尘、重回母体的原胎;“性别倒错”则是对现今社会男女角色地位被固定的反动,企图寻找人性中同质且人人皆具的原始根性。

 

  在大野的身体上有岁月铭刻下的年轮,以及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身体表现。凡是看过他表演的人,都会从中寻找到一个全新的自我,得到一次心灵的洗礼。大野认为,舞踏表演的目的,在于呈现“灵魂的形式”,而这种来自灵魂最底层的动力,看似可怕、狰狞,实则深深触动生命的本质,与东方民族的农耕文化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大野认为,舞蹈是一种对“自己”或是“生命”极为珍惜的心情。随着岁月消逝,肉体日渐衰弱,终至死去,但是,精神却会不断地往上提升,他曾说:“即使我死去,我的精神仍将继续跳下去。”

  台湾舞踏家王玮廉曾在2005 年来到横滨,在大野一雄的舞踏工作坊里学习,他在日记里写道“: 大野躺在摇高了的床上,他不能动,不能说话,看不见,无法表达,张着如洞一般的口??”在他看来,大野的魅力在于,一种既柔弱又强韧的美感,用身体去执行天马行空的想象,吸引着“缺乏自信,又看重自己”的人。

  

大野的表演语汇—暴力、躁急、排练、粗糙,但他创作出了惊人的欲望原型以及肉体景观。他强调应由生命的本体来引导舞蹈的形式,即精神重于一切—这也是为何大部分大野一雄的表演,都是独舞且形式近乎极简而缓慢的原故了。

 

大野一雄20岁时进入日本体育大学学习体操及舞蹈,其间他深受当时前往日本参加公演的著名西班牙现代舞蹈革新者La·Argentina的影响,对现代舞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毕业后于横滨的教会学校关东学院作为体育教师赴任,教授体操与舞蹈,同时也做了一些关于现代舞的表演尝试。在战争期间大野不得不暂时放弃他的舞蹈事业而随军远征。大野几乎历经了上一世纪所有历史的风云变幻,岁月的年轮深深地铭刻在他饱经世纪沧桑的身体上,战争遗毒的侵蚀在他皮肤上留下了各种斑痕。这个无需任何修饰的身体本身已经成为令人感动生命的张力呈现。他那犹如在地狱里摸索游弋的肢体,把我们的视象完全带入了一种灵魂的无间道。颤动的指头宛如敲击出一种来自异域的幽弦琴声,又仿如自黑暗中传来的神秘影音。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大野一雄随日军征战新几内亚时被俘虏一年。在他结束俘虏生涯后由新几内亚返回日本的航船上,许多人因为饥饿与病痛的折磨而纷纷死去,甚至还有人因为不能忍受的痛苦而跳海自杀。因为见过了太多生命的死亡,大野最初是被这些大遍死去的生命所触动,以舞蹈方式哀悼亡灵、谴责战争的罪恶,并试图对日本皇权提出批判的意识。自这次悼念表演后,大野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终生似与鬼魂共舞,无间于地狱与人生。复员后的大野一雄马上开始了他作为舞蹈艺术家的表演活动。50年代大野公演的《海蛰之舞》,便是根据这一战

时体验而创作的。


     50年代末期,大野一雄与日本著名的现代舞蹈艺术家土方巽相遇,在交流表演的碰撞中孕育了新舞踏BUTOH的诞生,创立了闻名世界的 BUTOH 流派。他们在吸纳西方现代舞同时也结合了传统日本舞佣的一些特点。主要是以身体语言来表现日本人民族内心精神世界的全新舞蹈形式。自BUTOH 流派诞生以来,其魅力一直为全世界所爱戴。舞踏(BUTOH)在日本同时又被称做“黑暗舞踏“(Ankoku Butoh)。大野与土方巽的舞踏团体先后在欧美以及其他一些国家演出。最初,大部分人们对舞踏表演中的荒诞造型、甚至丑陋的、充满阴暗的似黑暗地狱中鬼魂式的表演并不能完全接受,这种表演形式常常令观者感到不安、甚至恐惧。因为大野与土方巽的舞踏摈弃了传统舞蹈中所有优美的元素,更偏重于对生命意义的追问与反思、以及对宇宙自然苍生灵魂深处的探索和表达。大野常常以扮相怪诞、狰狞恐怖的形象出现在舞台上,舞台表演形式单纯,常常以独舞形式出现,节奏时而极其缓慢,仿佛在黑暗风暴中艰难探索前进。时

而急速快舞惊惧如在闪电惊雷中,时而男扮女装荒诞不羁,有时做激烈呐喊状,又作恐惧状、被伤

害状,或者又象个地狱使者,仿佛与鬼魂齐舞,似人间又似黑暗之异境如地狱。打破时空界限任魂魄自由扩散飘逸,这大概就是大野所追求的舞踏“灵魂的形式”吧。
      80年代舞踏风靡欧美各地,各种国际艺术节、舞蹈节纷纷邀请大野与土方巽的舞踏团体前往演出。大野的舞踏随着他年纪的增长,其肉体本身的那种生命存在感如澎湃袭来的灵魂浪涛,惊扰着我们的视象身心。凡是看过他表演的人,大都感到从他那里寻找到一个全新的自我,得到一次心灵的洗礼。
     大野最震撼人心的一次表演是在2001 年 10 月,于日本新宿公园塔大厅举行的大野一雄舞踏公演。这时大野刚刚迎来他的95岁生日,他的身体已经受到多处伤病的折磨,举步维艰。公演之前甚至还有媒体跳出来报道大野已经患上脑梗塞和老年痴呆病症,公演根本不可能实现。然而,演出如期进行。与大野一雄同时登台表演的还有他的儿子大野庆人。大野庆人的任务主要是配合他父亲的表演,在大野一雄需要站立而很艰难时,庆人便扶起他,帮助他继续表演。同时庆人也有许多自己颇具新意的表演展现。在这次表演中,大野一雄将他本来老年化的身体本身作为一种重要的身体语言来表现,在他无法站立着表演的时候他便支撑着表演,在他连支撑着也不能表演了,他便坐着表演,脚不能动了便用他的手,他甚至有时候用身体蹭着地面爬行表演。他把人的生命、以及身体的可能性扩大到了极至。凡是去现场观看过大野表演的人,无不被感动甚至潸然落泪的。
      大野一雄强调应该由生命的本体来引导舞蹈的形式。因为随着岁月的流逝,生命终会消亡,而精神却会不断提升,所以在他看来精神是重于一切的。他还说:“我要在舞台上一直跳到死,即使到死后我还会一直跳下去。” 可是在2002年初,因为下肢的瘫痪,他再也不能跳了。但是他的指头仍然没有停止舞动。无论是在他自家庭院的兰花枯枝间、或者塌间的轮椅上,他依然舞动着他那细若瘦竹甚至有些颤栗的指头,就象一个指挥家,控制着魂魄的乐音,传递给我们一股仿佛来自于黑暗的深沉力量。我们不得不相信他真的即使死后还会一直跳下去,他的舞踏精神还将继续存在下去。

大野一雄 - 暗黑舞踏

    “暗黑舞踏”(Ankuku Butoh),又称舞踏,是由大野一雄和土方巽(Tatsumi Hijikata 1928-1986) 在1959 年开创,它是当时艺术家结合传统日本舞踊和西方现代舞,重新诠释身体语言,并试图对日本皇权提出批判的一种新舞蹈形式。舞踏家表演时光头裸体,性别倒错,身上涂满白粉,着奇装异服,在舞台上暴烈呐喊,并配合扭曲变形的肢体语言,呈现一幅幅几近原始的画面。

  大部分人对舞踏这些看似荒诞、丑恶、暴力、色情的表现形式感到不安,因为他们无法在舞踏表演中看到所谓线条优美、轻盈弹跳的舞蹈技巧。尽管如此,舞踏艺术确实是上世纪晚期现代舞蹈主要的发展方向之一,并在整个文化领域造成极大轰动。与舞踏诞生同时期的如: 文学家三岛由纪夫、摄影家细江英公、画家横尾忠则、音乐家黛敏郎等站在反抗保守势力之革新立场的有识之士,都积极参与这种前卫的艺术活动。自上世纪80 年代起,舞踏风靡欧美各地,各类国际艺术节、舞蹈节,纷纷邀约日本的舞踏团体参演。如今舞踏已成为一种独特而重要的舞蹈形式,包括莎士比亚古典戏剧和贝克特现代戏剧,都因此受到强烈影响。



TAGS: 文化人物 舞蹈家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