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善玉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崔善玉(1937.5~),女,朝鲜族,吉林省延边和龙县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舞蹈家协会顾问,中国编导学会学术委员,获“世界杰出华人艺术家”称号。是集表演、创作理论为一身的当代著名中国朝鲜族舞蹈家,表演创作的《长鼓舞》、《响板欢歌》、《顶水舞》等十三个舞蹈在国际、国内的比赛中获大奖。

崔善玉 - 简介

崔善玉(1937.5~),女,朝鲜族,吉林省延边和龙县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舞蹈家协会顾问,中国编导学会学术委

员,获“世界杰出华人艺术家”称号。是集表演、创作理论为一身的当代著名中国朝鲜族舞蹈家,表演创作的《长鼓舞》、《响板欢歌》、《顶水舞》等十三个舞蹈在国际、国内的比赛中获大奖。著有《民族民间舞蹈的独辟蹊径》、《发展朝鲜舞蹈》等,近年来多次赴朝鲜、韩国、台湾、俄罗斯讲学,获得国内外专家高度评价。“世界杰出华人艺术家” 

崔善玉 - 生平

崔善玉1937年出生于延边。16岁中学毕业后考入延边歌舞团,从此,她的生活中就充满了鲜花和掌声,并赢得了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金日成等中外领袖的赞誉。她的名字与其他中国舞蹈家的名字一样,是与中国舞蹈界的发展历史紧密相联的,而不同的是,她的舞蹈代表着中国朝鲜族舞蹈系统。自步入舞蹈艺术领域之日,她就将舞蹈视为生命中的制高点,并为此付出了心血、劳动和代价,也赢得了荣誉和观众的喜爱。除了表演本民族舞蹈之外,她还饰演过国内外二百多个不同作品的角色,并在神话舞剧《金斧子和银斧子》中扮演主要角色。她美丽动人的舞姿,早在上世纪

50年代就获得了国内外观众和专家的一致赞赏。

1953年考入延边歌舞团。曾受到外国专家亲授的古典芭蕾、朝鲜族民间舞的专门培训。

1961年调吉林省歌舞剧院,担任主要演员兼芭蕾和民间舞教员。表演过的作品主要有:《长鼓舞》、《欢喜》、《扇子舞》等,并在《顶水舞》中担任领舞。70年代起从事舞蹈编导,后任吉林省歌舞团艺术委员会主任。她编导的作品有:
五人舞《勇士的欢乐》,曾入选为文化部在南京召开的舞蹈创作会议演出,受到好评。



1986年获得第一届吉林省长白山文艺大奖。]987年由她担任歌舞总编导的《长春春常在》春节晚会在中央电视台首届星光杯中获全国一等奖。

1988年春节晚会上推出了“银龙狂舞”歌舞晚会;1989年在建国40年大庆艺术节上,她编导的《响板欢歌》获吉林省编导一等奖,1990年又获吉林省长白山文艺大奖。



1991年在加拿大国际民间艺术节演出受到好评。《端午之喜》在1990年底举行的全国崔善玉表演长鼓雾独、双、三民族舞比赛中获双人舞编导二等奖1992年参加了中国艺术节全国民族舞蹈讨论会井发表了论文。同年5月参加了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和中央电视台合办的《中国当代舞蹈精粹一三峡杯》纪念演出。



1993年应邀参加了在韩国举行的国际舞蹈学术交流会议,并在汉城舞台上表演了《长鼓舞》受到热烈欢迎。此外,还发表过论文数十篇。

崔善玉 - 艺术风格

通过崔善玉的舞蹈,可以让人感受到中国朝鲜族民众那富于浪漫激情的内心世界,体会他们与生俱来的艺术天分和艺术品质。崔善玉激情四射的表演让舞台变得窄小,她热情奔放的舞风已经融入了与人类共享的艺术天堂。所有的舞蹈形式都是相通的。豪放的歌舞,欢快的跳跃是朝鲜族民众生活的重要内容,崔善玉将这内容形式丰富和发展起来,并吸收了其他舞蹈类型的长处,继而形成了自己的舞蹈风格。

崔善玉擅长朝鲜族舞蹈,她创作、演出的朝鲜族舞蹈《长鼓舞》、《刀舞》、《勇士的欢乐》、《欢喜》、《响板欢

歌》已成为中国民族舞蹈的经典。在五十年漫长的舞蹈艺术生涯中,她也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

“长鼓一响遍城乡,响彻五洲动四方,婀娜多姿添神韵,赞语伴着美名扬。”这是香港《大公报》对崔善玉舞蹈的赞美诗。

在半个世纪的舞台生涯中,崔善玉集舞蹈编导、表演、理论研究于一身,形成了自己的艺术品质。她的学术论文《独辟蹊径――民族民间舞蹈创新之我见》荣获第三届世界华人艺术评选活动的国际优秀论文奖;《探讨世界朝鲜族舞蹈的共性和中国朝鲜族舞蹈的个性》一文,对朝鲜族的舞蹈文化做了深入的研究,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世界东方人体国际研修大会”上获得了“国际学术顾问”证书。

能文能舞崔善玉,攀登高峰真不易。牡丹花开长鼓响,功成名就舞世纪。

痴迷舞业数十载,创作表演亮光彩。飞舞天涯传友谊,民舞飘香越四海。

这是舞蹈家贾作光对其的赞美诗


为中国舞蹈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舞蹈学会副会长,中国舞协编导研究会委员,吉林省舞蹈家协会副主席。历任吉林省第五届、第六届政协委员,现为吉林省第七届政协常委。

崔善玉 - 政协提案

舞蹈采风时也时刻不忘做调研,已经做了38年政协委员的著名舞蹈家崔善玉,至今已经向政府提交了100多份提案,每年少则2份,多则4份,从基层政协到全国政协,她始终关注时事,关注社会发展,关注国计民生。今年,针对社会上部分地区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的问题,以及文艺界的某些不良现象,她郑重提出了一份提案,中心内容是呼吁进一步加强社会的政治文明建设。


关注身边百姓事

 


今年这个提案,来自于她对于普通群众生活的多方接触和深入思考。有一次她带家人去一家医院看病,注意到一位从

农村赶来看病的老人,病情不轻,可是在医院只待了一天,就坚持回家了,因为交不起一天1000多元的医疗费用。因为这事,她就对医疗制度改革留了心,经过观察、询问和一系列的调研,她发现,除了普通群众,某些地方连正厅级的干部都觉得“看病贵”,不少老艺术家、科学工作者都反映“看病难”。她认为,医疗体制改革的目的是要方便群众看病,可是目前这项改革处于进程当中,还存在不少没顺利解决的问题,作为政协委员,她觉得自己有责任把这些问题向政府积极反映,促进政府贯彻改革措施,为老百姓谋取更大的福利。上学难、买房难,也是她从自己身边的生活小事上注意观察发现的,由此,她也仔细调研,并深入思考教育体制改革和住房改革措施的贯彻执行情况,积极提出意见和建议。


追求社会和谐美

 


崔善玉是一位舞蹈艺术家,她喜欢从舞蹈的角度看待和谈论自己的提案。她说,舞蹈艺术主要是从生活中汲取营养,那么舞蹈艺术家就应该深入生活、熟悉生活;舞蹈艺术讲究韵律动作的和谐之美,那么舞蹈艺术家对社会生活的和谐与否,同样应该敏感,应该关心。当前中国提出加强政治文明建设,她非常关注,觉得这一举措可以解决当前社会一些不够“和谐”的地方。


崔善玉认为文艺界当前存在一些问题,很多人的行为都不够“文明”,也需要通过进一步加强社会的政治文明建设来

寻求解决。她对演艺圈里存在的一些金钱交易、情色交易现象痛心疾首,对于屡禁不止的“假唱”现象,对于文化市场上鱼目混珠谋取暴利的假画、假古董交易等种种“不文明”的行为,都十分愤慨和难过。她对文化体制改革、文化市场繁荣都十分关注,也做过相关调研。她发现一些文艺院团机制不活,文艺家、文艺尖子的个人积极性没有充分调动起来;她批评一些文艺工作者不愿意去基层,都往大城市跑,不愿艰苦创业,还一心想端“铁饭碗”,追求享受。她说,这些都不够“文明”,而加强政治文明建设可以调整这些问题,让社会更加和谐。她说,文艺界更应该“文明”,真、善、美的东西才是艺术,假、恶、丑的行为和心理都是要不得的。早在上世纪80年代,她就在一项提案里提出:文艺界奖项设置太多,而文艺评论不够繁荣、不够强大、不够健康,这就影响文艺的发展。文艺家是为人民服务的,不是为了获奖、评奖的。这么多年来,呼吁、推动、促进文艺界加强“文明”行为,崔善玉一直不遗余力。


崔善玉 - 对生活要敏于思



崔善玉经常深入各地进行舞蹈采风,在生活中汲取舞蹈营养。在采风的同时,她时刻都不忘记一个政协委员的责任,非常留心身边的人、身边的事。她说,艺术家不仅要对艺术敏感,对生活中的一切都要敏感,舞蹈说到底是由情感来控制的,而情感只能来自真实的生活。所以艺术家要真正地去贴近老百姓的生活。有一次她到某地采风,走在乡间小

路上,发现很多农村的孩子在路上玩,她拦住一个孩子,问他们为什么在上课时间不在学校里,孩子回答说,因为这地方缺水,很多孩子每天要往返很远的路为家里打水,因此就渐渐挤掉了上课的时间,后来很多孩子干脆辍学了。崔善玉很吃惊,立即做了调研,向地方政府反映,后来还多次查问这事的解决情况。崔善玉说,一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始终推动着她在做这些事情。


崔善玉做调研是非常认真的,为了掌握实际情况,写出有针对性的提案,她常常自费跑到农村、跑到边远山区、跑到老百姓家里,去询问、了解、记录、整理。她对于自己提出的提案要求很高,她说,我是搞舞蹈艺术的,我希望我的提案也能像我的舞蹈作品一样,内容丰富、新鲜,有分量,有值得关注和思考的东西。

崔善玉 - 晚年家事

崔善玉,蜚声中外的著名朝鲜族舞蹈艺术家,她一生沉浸在盛誉中。可是,她晚年生活却因为大儿子吸毒而浸满了血和泪。但她以冷峻的理智和博大的母爱,帮儿子爬出白色泥潭,其情其景,令人泪下。时值世界禁毒日,特编此文,向所有像崔善玉这样的伟大母亲致敬。

崔善玉舞蹈艺术日臻成熟、艺术生涯步入顶峰时,她的家庭却坍塌了。1990年,她的老伴患脑血栓,瘫痪在床;1992年的一天,派出所把她叫去,说她大儿子骗了人家2.8万元钱,她才知道儿子吸毒了。

崔善玉 - 帮儿子戒毒

自1992年那个悲伤的夜晚后,崔善玉的生活就变得灰暗而阴郁了。那年,崔善玉55岁。没有谁知道她大儿子吸毒,她内心在忍受着什么样的痛苦?就连崔善玉的老伴及另一双儿女也不知道家里有一个人在吸毒。所有的痛苦都是崔善玉一个人扛着。

在毒瘾发作时,大儿子人性尽失,偷光了家里的钱,还不择手段地借、骗别人的钱。所有这些钱,都要崔善玉来还。同一般家庭比起来,崔善玉家的收入是偏高的,可她家已经一贫如洗,有许多次,连买菜的钱都没有了,崔善玉只好

去借。

1995年,老伴和另一双儿女终于发现大儿子在吸毒。
  
从1995年秋天到1999年,,崔善玉和老伴几次把大儿子送进戒毒所或劳教所,但好上一段日子,不久又旧病复发。

1998年以后,崔善玉和老伴决定在家里对大儿子进行强制戒毒。崔善玉知道,戒毒最难戒的是心瘾。大儿子毒瘾发作时哭嚎着、哀求着,用头撞暖气片。有什么能比一个母亲看着儿子生不如死的痛苦更撕心裂肺呢?崔善玉实在看不下去了,她就打开录音机,大声播放音乐,并伴着音乐疯狂地舞蹈着。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一天过去了,大儿子从高声嚎叫变成了低声呻吟,仿佛全身被抽出了筋,瘫成了一摊泥。这时,崔善玉就把大儿子平时爱吃的饭菜端来,一口一口地喂进大儿子的嘴里,吐出来喂进去,再吐出来,再喂进去。

每次这样强制戒毒后,大儿子都要大病一场。在晴朗的天气里,崔善玉把大儿子扶到室外,晒阳光、闻花香、看街上

的车流人流。她让儿子听音乐,让优美的散文来疗治大儿子心里的伤痛。为了让大儿子心里静下来,崔善玉还迷上了收集风光图片,那些极具艺术魅力的美术图片被崔善玉一张张精心地剪裁下来,张贴在大儿子的房间里。崔善玉看到报上介绍洗桑拿、用蒸汽蒸,可以使吸毒的人渐渐摆脱毒瘾。每到周末,她就让老伴陪大儿子去浴池洗浴蒸桑拿,她就是通过这种努力帮大儿子找回失去的世界,找回对世界清新的体验,和健康生命才拥有的激情。

在长达6年多的时间里,面对“毒品”,大儿子的疯狂一次比一次轻了。在这样的过程中,皱纹迅速爬上崔善玉的脸。日前到记者采访时为止,崔善玉大儿子已有10个多月没犯毒瘾了,他的身体也壮实起来。他对崔善玉说:“妈,我可能真的好了。如果真的好了,我要娶个妻子,给你生个孙子,那样,我就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崔善玉喜极而泣,禁不住泪流满面。

 

TAGS: 文化人物 舞蹈家
推荐文章